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幸福的一家1—6阅读小说

2022-06-06 08:05:5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淡淡的奶香味让叶南弦回神,他看着眼前的小包子,心理复杂的很,居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沈梓安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好像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位子坐着,至于身边

淡淡的奶香味让叶南弦回神,他看着眼前的小包子,心理复杂的很,居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沈梓安也不说话,就那么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好像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位子坐着,至于身边坐着的人是谁,他根本就不在乎。

叶南弦发现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叶睿也是四岁,可是叶睿活的十分自在,甚至有些任性,高兴地时候会哈哈大笑,不高兴的时候哭的一塌糊涂。可是反观沈梓安,他冷静老成的好像不像个孩子。

最初对沈梓安的印象是在机场的卫生间里,那个夹着双腿皱着眉头,一脸乞求的看着他的小包子好像昙花一现一般,和眼前的沈梓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造就了沈梓安这样的性格?

如果他真的是他的儿子,这五年来跟着沈蔓歌受了怎样的苦?

叶南弦心里好多问题要问,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沈梓安开口了。

“我妈咪为什么受伤了?”

叶南弦微微一愣,低声说:“车子安全系统出现问题,你妈咪是我公司的汽车设计师,在试车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这件事情我有责任,是我没提前查看车子的安全性能,对不起。”

他是海城的太子爷,是海城的龙头老大,这辈子很少对人说对不起,可是现在面对着沈梓安,一个四岁的小包子,他就那么自然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说出来之后,叶南弦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沈梓安的眼眸直直的看向叶南弦。

叶南弦看着他那双像极了自己的丹凤眼,心中的激动更甚,他甚至想要把沈梓安揽在怀里抱一抱他,可是他最终什么都没做,就那样回望着沈梓安的眼神不说话。

沈梓安看不出来叶南弦眼底到底有没有撒谎的痕迹,毕竟他还小,还不能看出人心险恶,不过心中却是愤怒的。

“你让别人试车的时候都这么马虎大意吗?还是说你故意这样做的?”

“我为什么要故意这样做?”

叶南弦敏感的察觉到了沈梓安的敌意。

这孩子恨他!

虽然他极力的想要掩藏着。

“因为你……”

沈梓安差点就说出因为你不喜欢妈咪,不喜欢我!你就是想要我和妈咪去死对不对?

可是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停下了。好像是恨自己的无能,他猛地扭过脖子背对着叶南弦,那别扭的样子让叶南弦的心都要化了。

“因为我什么?”

叶南弦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了。

沈梓安却不搭理他了,站起来冷冷的说:“你快离开这里吧,我妈咪醒了不会想要见到你的。”

“我是你妈咪的顶头上司。”

“我可以让妈咪辞职的。”

沈梓安再次转头,那双眸子已经不加以掩饰对叶南弦的厌恶和痛恨了。

叶南弦的心突然就难受起来。

“臭小子,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五年来你和你妈咪怎么过来的?”

“关你什么事儿?你赶紧走!”

沈梓安说完就站了起来,快速的回到了病房,顺便把病房的门给关上了。

叶南弦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么厌恶过,此时厌恶他的还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他却恨不起来。

他看着刚才趁着沈梓安不注意摸到的头发,眸子微眯了一下,随机抬脚朝医院的另外科室走去了。

沈梓安回到病房之后,脸色依然阴沉沉的,小嘴嘟嘟的,一看就很不高兴的样子。

蓝灵雨见他这样,笑着说:“臭小子,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沈梓安却不言不语的来到了沈蔓歌的身边坐下,过了好一会才说:“蓝阿姨,你说妈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她呢?”

蓝灵雨突然就愣住了。

这件事儿她也很疑惑啊。

沈蔓歌那么好的人,叶南弦怎么就舍得伤害她?

“好了,大人的事情你小孩子就不要管了好不好?”

“不好!我想让妈咪开心。我要给妈咪找男朋友,妈咪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女人,值得最好最好的男人来喜欢。”

沈梓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把蓝灵雨直接逗笑了。

“臭小子,你还那么小,你知道什么是男朋友?还有啊,你觉得谁能配得上你最好的妈咪?”

“我干爹啊!”

沈梓安突然抬起头来,眼神说说的说:“我干爹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而且他对我和我妈咪很好很好的。干爹说,只要妈咪愿意,他随时都可以做我爹地!”

“你干爹是谁呀?”

蓝灵雨从不知道沈蔓歌在M国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如今听到沈梓安说道这么一个干爹,而且眼神显然是那种引以为傲的骄傲样子,不由得对那个男人有了兴趣。

沈梓安十分自豪的说:“我干爹叫唐子渊,是对我和妈咪最好的人。”

“唐子渊?”

蓝灵雨不是商场中人,不太熟悉这个名字,只是笑了笑说:“既然他对你妈咪很好,那么你为什么要和妈咪回来呢?留在干爹身边不是更好?”

“那是因为……”

沈梓安及时的停下了。

妹妹沈落落的事情谁都不能说的。

妈咪说过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妹妹的事情。

想到这里,沈梓安的眸子黯淡了下去。

“蓝阿姨,你说妈咪什么时候会醒啊?”

“我也不知道,你如果累了就先回去,我在这里陪着你妈咪。”

蓝灵雨看到沈梓安疲惫的样子,多少有些心疼。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陪着妈咪。”

沈梓安跳到了一旁的床上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叶南弦又回来了一次,不过蓝灵雨没让他进来。

宋涛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爆炸的车子检查出了结果,他快速的赶了回去。

“叶总。有人隔了刹车,没有隔断,很有技术性,凯瑟琳设计师试车的时候刹车断裂,所以发生了意外。”

听松涛这么说,叶南弦的脸色冷凝的可怕。

“给我查,不管用任何方式,都要给我查出来是谁动的手脚。”

“是!”

宋涛连忙点头,不过低声说:“叶总,我把小少爷带回去了,楚小姐好像打了小少爷,小少爷哭的厉害,你要不要回去看看?”

叶南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他还是没说在他之前有谁在电脑房吗?”

“没有,小少爷一直说就他自己,叶总,会不会是我们冤枉了小少爷?”

宋涛是看着叶睿长大的,见他哭的那么惨,多少有些心疼。

叶南弦何尝不心疼?

不过想到丢失的商业机密,他最终叹息了一声说:“告诉楚梦溪,别打坏了叶睿,再怎么说他也是叶家的继承人。”

“是,就知道叶总心疼小少爷,那么我们现在是回去看看小少爷?”

“不用了,我还有事儿要做。”

叶南弦说完就离开了。

宋涛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猜不透这个总裁了。以前他可是最在乎小少爷的人,现在这是怎么了?

叶南弦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库房,他查看了爆炸的车子。

爆炸已经将很多证据掩埋,可是他却在车座下面发现了一个口红。

这个口红颜色应该不是沈蔓歌的,那么会是谁的呢?

难道是动手脚的人留下的?

他快速的把口红给包了起来,送到特殊机构去检查去了。

沈蔓歌发生这样的意外,他无论如何不能原谅自己,至于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他更加不会放过。

一天的时间匆匆而去。

当第二天的太阳从东边升起的时候,叶南弦带着丰盛的早餐来到了医院。

蓝灵雨见沈梓安和沈蔓歌还没醒,就出去买早点去了。叶南弦来的时候病房里正好没人。

看着病床上睡着的一大一小,叶南弦突然觉得胸口满满的。

曾经,他也幻想过这样一家三口的和谐场面,没想到五年后居然实现了。

他来到沈蔓歌床前,将早饭放到了桌子上,却发现有人拽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叶南弦微微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睁开了眼睛,想要说话,又觉得嗓子有些干疼。

“你醒了?要喝水吗?我给你叫医生。”

叶南弦连忙嗯下了护士铃,下一刻给沈蔓歌倒了一杯温水,坐在她的床前,将沈蔓歌小心翼翼的扶了起来,然后轻轻地喂了她一口温水。

“你刚醒,也不敢让你喝太多,你润润嗓子,等医生来了做完检查再说。”

叶南弦很少这么温柔的队沈蔓歌说话,起码婚后三年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过她。

沈蔓歌有片刻的恍惚,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像做梦。

直到医生和护士走了进来,吵醒了一旁的沈梓安,那张稚嫩的脸上迷茫的眼神扫向沈蔓歌的时候,那声软软的“妈咪”叫到她心坎上的时候,沈蔓歌才如梦初醒。

她在想什么呢?

一场意外居然让她的脑子被撞坏了吗?

叶南弦对所有人都好,唯独对她不好。如果不是这张和以前不一样的脸,如果不是因为她带给叶南弦的疑惑太多,他又怎么可能那么温柔的对她呢?

沈蔓歌苦笑了一声,再也不去搭理叶南弦,转头看向沈梓安。

沈梓安已经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妈咪,你吓死我了。”

沈梓安的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来,那些强忍着的坚强在这一刻完全的控制不住了。

沈蔓歌比任何人都清楚沈梓安的恐惧,他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害怕!

小小的年纪,几次亲眼目睹沈落落经历生死,看着沈落落一次次从死亡边缘挣扎下来的虚弱和苍白,他这个双胞胎哥哥又怎么可能不感同身后?如今他一直依赖的妈咪也躺在了病床上,这让一个四岁的孩子如何承受?“宝贝,对不起,妈咪让你担心了。”

沈蔓歌握住了沈梓安的手,眼底满是愧疚。

叶南弦在一旁亲耳听到沈蔓歌叫沈梓安宝贝的时候,他的心说不出什么滋味,想要确认什么,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终究是没有开口询问。

沈梓安趴在沈蔓歌的怀里多少有些颤抖,也终于有了一点四岁孩子该有的气质。一旁的医生和护士不敢打扰,一脸无助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咳嗽了一声说:“臭小子,你妈咪刚醒,让医生为她检查一下好不好?”

沈梓安微微皱眉,却还是听话的退到了一旁,叶南弦下意识的牵住了他的手。他想要挣脱开来,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抬头愤愤的瞪着叶南弦,叶南弦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眼神一直盯着医生和沈蔓歌。

沈蔓歌自然也听到了叶南弦刚才的话,特别是“你妈咪”三个字,她的眸子滑过一丝光亮。

看来她和沈梓安的关系暴露了。

虽然没有想过要隐瞒梓安的身份,但是这对于沈蔓歌来说还是有些太突然了。在她的计划里,能够不让沈梓安出现就最好不要他出现,毕竟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她不希望牵扯到孩子,无奈来的时候梓安非要跟着。

现在叶南弦知道了她有孩子这件事儿了,对她的疑惑肯定也在上升,会不会因此调查沈梓安的身份也成了沈蔓歌目前关心考虑的问题之一。

万一他要是知道了沈梓安的身份,想要抢夺梓安的抚养权怎么办?

沈蔓歌多少有些浮躁。

她知道叶南弦不见得会抢去这抚养权,但是看了看沈梓安,她一时间思绪复杂。

医生给沈蔓歌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发现她的情况还算稳定,这才离开了。

恰巧蓝灵雨回来,看到叶南弦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你怎么又来了?叶总那么闲呢?”

对蓝灵雨的热嘲冷讽,叶南弦自动忽略了。

他把沈梓安往蓝灵雨手里一塞,冷冷的说:“小孩子还是不要长期待在医院比较好,这里的细菌很多,别传染了他。还有,这么小的孩子该去上学了,你不是老师吗?带他去幼儿园吧。这边有我呢。”

沈梓安和蓝灵雨同时瞪向了叶南弦,叶南弦却好像没看到一般,径直走到了沈蔓歌的窗前,将带来的早餐拿了出来。

“我让张妈炖的乌鸡汤,放了枸杞,补血补气,你喝一点。”

说着,他把乌鸡汤倒进了碗里。

沈蔓歌摸不清楚叶南弦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况且有些事情她也不想让梓安知道太多,所以她回头笑着对蓝灵雨说:“亲爱的,梓安拜托你照顾了。叶总说的没错,梓安需要上学的,这里环境确实也不好,放心吧,我没事儿的。再怎么说我和叶总也是合作关系,他不会不管我的。况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唐总应该也受到了消息,会尽快赶过来的。”

“干爹什么时候来?”

沈梓安一听到唐子渊要来,一双眼睛都是光芒,那期盼的样子看的叶南弦特别的刺眼。

这臭小子就那么喜欢唐子渊?

他怎么没见过这臭小子对他这么好呢?

叶南弦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闷闷的说:“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唐总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这边我会全权照顾的。”

“你说什么?他有什么事儿不能来了?”

沈蔓歌立马紧张起来。

这几年来,唐子渊对他们母子三人确实很好,就算是重大合同唐子渊都不会那么尽心,唯一让他走不开的可能就是落落了。

难道是落落又出事了?

沈蔓歌紧张的表情看在叶南弦的眼睛里特别的刺眼,甚至心头更是窜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这个唐子渊对她来说就那么重要?

臭小子那么期待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看来沈蔓歌也那么期待,叶南弦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我怎么知道,他秘书说他家里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你再怎么重要,也不过是唐子渊的一个设计师,你能比人家的家人重要?”

叶南弦不想这么说的,但是就是突然管控不住自己的嘴。

沈梓安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突然低吼一声,“干爹比你好多了,如果干爹在,绝对不会让妈咪受伤的!而且我们就是干爹的家人!干爹说过了,只要妈咪愿意,他随时可以给我当爹地的!”

叶南弦的无名火愈发的厉害了。

“给你当爹地?你自己没爹地吗?什么人都能随便认来当爹地是不是?”

“我爹地死了!”

沈梓安这一嗓子喊完,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那双雷同于叶南弦的眸子闪烁着愤恨。

沈蔓歌突然就惊住了。

“梓安,你……”

她完全没想到沈梓安对叶南弦会是这样的态度。

如此看来,是不是沈梓安知道了什么?不然以他的心性是不可能这样对叶南弦说话的。

沈蔓歌惊出了一身冷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沈梓安一把推开了蓝灵雨,疯了似的朝外面跑去。

“梓安!”

沈蔓歌想要起身,可惜力不从心,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幸亏叶南弦扶了一把。

蓝灵雨恨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说:“叶总还真是好大的气势,连个孩子都能欺负的理所当然!”

说完她转身去追沈梓安去了。

叶南弦此时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特别是刚才沈梓安说他爹地死了的时候,他居然揪心的难受。

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孩子……

叶南弦简直不敢往下想。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那么说的,我……”

叶南弦很少对人说对不起,可是这几天貌似和沈蔓歌说了两次了。

沈蔓歌却摇了摇头,将情绪收敛了。

“和你无关,他爹地确实死了。”

沈蔓歌冷冷的话语像一把尖锐的匕首深深地刺进了叶南弦的心坎上。

“死了?怎么死的?”

他不想问的,但是由不得自己。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的妻子的话,那么他一定要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蔓歌却不想谈,直接闭上了眼睛。

“叶总,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你没事儿就回去吧,帮我找个特护过来就好。我现在这个样子了,去上班可能不行了。”

“没关系,你这属于工伤,我会亲自照顾你的。”

叶南弦说着就在沈蔓歌的床边坐了下来。

“你要休息可以,先把鸡汤喝了,补身体的。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和不满,总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是不是?”

说着,他把鸡汤端到了沈蔓歌的面前。

浓浓的香味传来,却让沈蔓歌一阵恶心反胃,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怎么了?”

叶南弦连忙拍打着她的后背,眼底滑过一丝疑惑和着急。

沈蔓歌捂着鼻子让他拿走。

叶南弦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可是还是照做了。

鸡汤的味道散去之后,沈蔓歌才感觉好了一些。

可是叶南弦也不能看她饿着肚子,只好去食堂买了一些小米粥回来。

沈蔓歌以为叶南弦走了,正想着和唐子渊视频问问沈落落的事情,没想到叶南弦又回来了。

她连忙将手机锁了放在一旁。

叶南弦眼尖得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将小米粥递给了沈蔓歌。

“多少吃点吧,你流血过多,右腿骨折,总要恢复点体力才行。”

沈蔓歌这次没有拒绝,接过小米粥就喝了下去。

“叶总,现在你可以走了吗?我希望有个人休息的时间和空间,谢谢你了。”

沈蔓歌完全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叶南弦将碗筷放到了桌子上,一屁股坐在了沈蔓歌的床上,上身微微前倾,眼看着就要和沈蔓歌亲密接触了。

沈蔓歌眉头紧皱,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她连忙伸出胳膊挡住了叶南弦。

“叶总,你这是干什么?”

“你好像很讨厌我,我们以前认识?”

叶南弦身上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还是那么的富有魅力,可惜她已经不是当年的沈蔓歌了。

“叶总说笑了,我怎么会和叶总认识。”

沈蔓歌极可能的想要拉开彼此的距离,可是叶南弦却好像故意似的,她退一分,他便前进一分,两个人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寸之间。

“是么?既然以前不认识,你对我的仇视和恨意从哪儿来的?别和我说你没有,我的眼睛还不瞎。”

叶南弦淡淡的说着,眉宇间带着一丝探寻。

沈蔓歌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男人五年没见,怎么不是原先那高冷冷漠的样子了?他什么时候会和陌生女人离这么近了?

“叶总该不会忘记,我刚到贵公司就被你的女朋友给当众羞辱一番,然后叶总又亲自上门差点扒了我的衣服,如今更是因为叶总,我躺在这病床上动弹不得,叶总觉得我不该对你有恨意?”

沈蔓歌猛然抬头,丝毫不掩饰眼底的情绪,这么多年来的恨意瞬间充斥着双眸,多少有些猩红的可怕。

叶南弦却不为所动。

他猛地扣住了沈蔓歌的下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连带着她的呼吸都紧张起来。

“你想做什么?叶南弦,我警告你,这里是医院!”

沈蔓歌的声音颤抖着,身体更是极力的抗拒着。

这个男人让她恨到了骨子里,现在他的碰触只会让她觉得恶心!

可就在这时,叶南弦猛然低下了头。沈蔓歌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婚后三年,他们之间缠绵的景象涌入脑海,那么的甜蜜,又那么的让人心醉,她曾经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一辈子,可是没想到他却是她的噩梦!

手指紧紧地抓住了床单,眼看着叶南弦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就在离她樱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叶南弦停下了。

他脸上的绒毛清晰可见。

五年来,他一如既往地英俊潇洒,而她早已不复当年,他们的孩子更是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沈蔓歌猛然抬手,“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瞬间响彻真个房间。

叶南弦没有忽略掉她刚才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那悲恸的眼神就好像是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胸口。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叶南弦却不在乎,他用舌尖顶了顶自己发麻的脸颊,低声说:“够了吗?不够的话还有另一边。”

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怎么会?

这不像是她认识的叶南弦!

叶南弦是何等高傲的人,觉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一下的。还记得多年前有人故意撞了他,他差点要了那个人的双腿。就在刚才她还在后怕,怕叶南弦把她给撕了,如今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他的眼神带着柔情,好像自己是他心爱之人一般。这种眼神她曾经在叶南弦看待楚梦溪的时候见过,现在却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沈蔓歌猛地转过头去,避开了叶南弦的气息,胸口急剧的起伏着,一颗心完全的乱了方向。

“叶南弦,你这么做有意思吗?别以为你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你和你女朋友对我的侮辱和伤害,还有这次试车的意外,我都不会忘记。还有,你真觉得这次是意外?”

沈蔓歌不敢去看叶南弦的眼睛。

这个男人太会演戏,太会伪装了,她好像不是他的对手。

叶南弦见沈蔓歌又把自己给缩到了保护壳里,他一把抓住了沈蔓歌的手。

沈蔓歌努力的想要抽回却有些力不从心。

“叶南弦,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你说,只要你开口,哪怕要我这条命我都给你。”

叶南弦说的真诚,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直直的盯着沈蔓歌。

沈蔓歌的心猛然顿了一下,木木的有些疼。

“叶总可真会说笑。我们才刚认识,你就这样对我,难道不怕楚小姐吃醋?还是说这是叶总撩妹时惯用的伎俩?”

她差点被他给骗了!

这个男人那么的爱自己,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深情的话?况且虽然她身上有疑点,可是为了那些疑点让叶南弦放弃自己的命,这可能吗?

如果说以前叶南弦爱她的话,这还有可能,但是他爱过她吗?

三年的婚姻关系,一直都是她追着他跑,而他一直高高在上,冷漠梳理。就连她怀孕了都可以那么残忍的让人烧死她,现在和她表什么深情,简直可笑!

沈蔓歌的眸子滑过一丝伤痛。

叶南弦没有忽略这抹伤痛,将沈蔓歌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那里火辣辣的,有些灼热的烫手。

沈蔓歌想要抽回来,可是叶南弦力气很大,让她一时之间没办法做到,却又有些不甘,只能愤愤不平的瞪着他。

见她这个样子,叶南弦仿佛回到了以前,以前那个她追着他跑的日子。曾经以为那些足不起眼的小事,在知道她葬身火海之后不断地放大,不断地撞击着他的心。

他那时才发现,他是那么的爱她。

如今她回来了,不管她抱有什么目的,想要做什么,他都答应,只要她留在他的身边。

“我从来不撩妹,我只撩我的妻。”

叶南弦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柔情。

沈蔓歌的所有防备差点轰然瓦解。

他的眼神太过于温柔,他的声音太过于迷人,甚至他的气息都带着一丝熏人的味道。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揪疼起来。

妻?

他还记得他的妻吗?

“叶总真会说笑,我凯瑟琳可不是你的妻。”

沈蔓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趁着叶南弦不注意,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

手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可是她却将手放进了被子里,眼不见为净。

叶南弦只觉得脸上一空,手上一空,仿佛整颗心都空了。

五年来,他守着冰冷的卧室,冰冷的家彻底难免,好不容易如今她回来了,那么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那么鲜活的表现着她的喜怒哀乐,甚至他可以碰到她温热的体温,他觉得他的心活了,暖了。

既然沈蔓歌不想承认,那便由着她吧。总有一天她会说出自己的目的,总有一天他会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笑得春意盎然,笑得让沈蔓歌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男人疯了吧?

他一直都是冰山男,突然笑得这么温柔是要做什么?

“叶南弦,我警告你,别以为我现在受伤了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如果你敢对我对什么,我保证……”

“我什么都不做,就是要留在这里照顾你,直到你康复为止。”

叶南弦笑着起身,将碗筷给收拾了。

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叶南弦正在清洗碗筷。

沈蔓歌整个人碉堡了。

这真的是他认识的叶南弦?

他怎么可能就这样由着她?

沈蔓歌的心彻底的有些乱了。

果然是只狐狸!

或许是他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改变了战略?

沈蔓歌胡思乱想的时候,叶南弦出来了,他将温热的毛巾递到了沈蔓歌的面前,柔声说:“擦把脸,还是我帮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

沈蔓歌为了避免和他肢体接触,连忙接过了毛巾。

现在的叶南弦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居然亲自来照顾她,这真的让她有点猝不及防。

“你不用去公司吗?公司里那么多事儿,况且我们两家的合作备受关注,现在出了我这样的事儿,记者恐怕早就闹翻天了吧?你不出去解释一下?”

沈蔓歌现在巴不得叶南弦赶紧离开。

这个男人太诡异了,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他站在这里,那气息扰乱了她的正常思考。

她悲哀的发现,她居然还是有些抵挡不住他的魅力。

以前叶南弦对她冷漠,对她不好也就罢了,现在突然这么温柔,这么贴心,她……

沈蔓歌猛地摇了摇头。

想什么呢?

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和这个男人和好如初的吗?

难道你忘记了五年前的那场撕心裂肺的伤痛了吗?难道你忘记了如今还躺在病床上备受病魔折磨的女儿了吗?

沈蔓歌紧紧地握住了毛巾,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

“叶南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但是你在这里给我造成了困扰,请你出去!”

叶南弦是个很少被人拒绝的人,这么多年一直处于高位,更是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哪一个不是对他小心翼翼的?就连楚梦溪都是仰着他的鼻息过活。

只有沈蔓歌!

只有他的妻子沈蔓歌才会如此这般的不给他留下任何情面!

叶南弦觉得自己病了,得了一种自虐的毛病。只要对方是沈蔓歌,哪怕她说话再难听,他都甘之若饴,甚至巴不得她对自己多说几句话。

见叶南弦目光柔柔的看着自己,沈蔓歌只觉得毛骨悚然。

难道那场试车撞坏了叶南弦的脑子?不然他怎么如此反常?

可是她是了解叶南弦的,如此反常之下必定有幺儿。

沈蔓歌连忙收回了目光,眉头微皱的说:“叶南弦,我说让你出去!”

“哪里不方便了?我不觉得啊。”

叶南弦说完就倒了一杯凉白开放在了床头,然后坐在了沈蔓歌的窗前,拿过自己的笔记本打开,低声说:“你受了伤,多休息吧,我不会吵你,有事儿你叫我就好。也不用把我当成总裁,只要你愿意,把我当成护工就成。”

沈蔓歌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无赖!

“你是恒宇集团的总裁,我怎么样也不可能把你当成护工的,况且你我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算怎么回事儿啊?”

“只要心里坦荡荡,你怕别人说什么?还是说你对我本身是有点想法的?”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发亮,那期待的眼神差点让沈蔓歌把持不住。

这个男人这五年到底修炼了什么邪术?

居然如此的会撩妹了?

如果不是太过熟悉他的气味,她真的会以为眼前站着的人不是叶南弦的。

“你!我要去卫生间,但是我的腿骨折了,需要特护。叶南弦,你我之间不方便!”

沈蔓歌有些气愤的说着,甚至有些低吼了。

她一直告诉自己面对叶南弦的时候要冷静,但是这个男人真的让人没办法冷静啊。

叶南弦一听,连忙放下了手里的电脑,直接将外套给脱了,然后上前一步一把抱起了沈蔓歌。

“喂,你干什么?”

沈蔓歌惊呼出声,下意识的抓住了他的衬衣前襟。

他的衬衣太过于裁剪得体,穿在他身上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以至于沈蔓歌抓住他的前襟的时候,衬衣的纽扣猛然崩开,露出了叶南弦精壮的胸肌以及那古铜色的肤色来。

“你这是干什么?想要看我就明说,我乐意为你效劳。”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那笑容带着一丝暧昧,却好像是一种催化剂打在了沈蔓歌的脸上,像火烧云一般的红了起来。

“谁想看你了?滚开!”

她猛地推了叶南弦一把。

因为猝不及防,叶南弦猛然后仰,又想起了沈蔓歌的腿,他快速的上前,却因为惯性,两个人双双的跌到了病床上,姿势瞬间有些尴尬。

动漫关键词:还没进门就忍不住开始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