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白桃松木(校园)请你吃糖PO\贺朝用棒棒糖桶谢俞

2022-06-06 08:05: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恒宇集团的所有人因为凯瑟琳设计师的试车出现意外而有些慌乱,更有记者想要从员工的口中套取点有用的信息,场面多少有些混乱。沈梓安看了看自己进来的房间,黑白相间,却十分宏伟,办

恒宇集团的所有人因为凯瑟琳设计师的试车出现意外而有些慌乱,更有记者想要从员工的口中套取点有用的信息,场面多少有些混乱。

沈梓安看了看自己进来的房间,黑白相间,却十分宏伟,办公桌的木质好像也价值连城。

他跳上了办公椅,打开了电脑,才发现这是叶南弦的办公室。

果然老天爷都是帮着他的。

叶南弦的办公室不同与其他人的,他的电脑更是加了开机密码的。沈梓安皱着眉头看了看,一双灵活的小手在键盘上敲打着,一串串特殊的符号出现在屏幕上,很快的形成一片光驱,开机密码没几秒钟就给破解了,不过对于这个密码,沈梓安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怎么可能?

他不信邪的重新关机,再次开机之后,利用密码登录,居然一下子就上去了。沈梓安的脸色阴暗不明,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敲开了叶南弦的秘密文档,将恒宇集团的核心机密调了出来。

沈梓安看不懂什么文件是有用的,什么事没用的,但是有个文件是被叶南弦红笔标注的,应该是比较特殊的把。

这么想着,沈梓安将那个文件调了出来,出现了一连串的数据。他看不懂,却还是把这些数据截取下来,然后发布到了商业网上。

一时间,整个海城的商业圈哗然。

沈梓安做完这一切之后就跳下了办公椅,将自己的痕迹擦掉,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叶南弦的办公室。

这是他给叶南弦一个小小的教训,如果妈咪后续有什么不好,他会继续让叶南弦悔不当初的。他一定要保护妈咪,再也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沈梓安双眼迸射出坚定地光芒,从普通楼梯下去,趁着人多回到了幼儿园。

而叶南弦正一脸着急的等在医院的手术室门口坐立不安,宋涛却快速的跑了过来。

“叶总,出事了。我们公司下个星期要竞标的项目数据完全被公开在商业网上了。”

“什么?”

叶南弦的脸色瞬间变了。

这个项目竞标他们公司筹备了一年,利用各种关系打通了各种环节才争取到竞标的资格,所有人更是费心费力的熬了几个通宵才算出了竞标数据,怎么就突然被曝光出来了呢?

“查到怎么回事了吗?”

叶南弦的脸色有些难看,却看着手术室的灯没有动弹。

这要是平时,他早就第一时间赶回公司了,可是现在手术室里面的人是沈蔓歌,很有可能是他五年前失去的妻子,他说什么都不能离开。

宋涛顺着叶南弦的目光看了一眼手术室的方向,虽然讶异叶南弦对沈蔓歌的在乎和紧张,不过还是低声说:“技术部门查到了,泄露出去的数据是从您办公室发出去的,IP地址也是。可是秘书说没人进入你办公室。”

“那就是鬼了?大白天的我办公室进去鬼了是不是?告诉技术部,查不到这个人是谁,就让他们卷铺盖滚蛋!”

叶南弦的心情相当不好。

那辆车子是他亲自设计的,而且定时保养,怎么沈蔓歌试车就除了问题呢?

“对了,车子的问题查了没有?”

“我已经让人查了,可是车子已经爆炸了,很多线索都没有了,而且那辆车前几天还送去保养检查过,按理说不该有问题。”

这一点宋涛也很疑惑。

叶南弦的专车谁也不敢动手脚的,况且都知道叶南弦喜欢这辆车子,每天都有人检查车子的安全性能,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意外?但是沈蔓歌也绝对不可能自己要制造这么大的新闻吧。

宋涛百思不得其解,感受着叶南弦冰冷愤怒的目光,他感觉犹如凌迟,却不得不顶着头皮说:“叶总,M国H`J集团那边也得到了消息,唐总裁可能下午或者晚上就到。”

叶南弦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先去查公司机密泄露一事儿,尽可能的把竞标数据重新推演。前几天侵入公司的黑客找到了吗?不如并在一起调查。”

“是。”

宋涛快速的逃了,实在是承受不住叶南弦的冰冷怒气。

叶南弦看着手术室的方向,心急如焚。

公司出现这样的机密泄露,沈蔓歌突然遇到这样的意外,难道一切都是设计好的?是对手公司做的吗?

他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什么都不管了,直接将心思放在了沈蔓歌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叶南弦的心愈发的紧张起来。

他来来回回的走着,早就失去了作为一个上位者的沉稳和淡定。

终于在两个多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灭了。

叶南弦快速的跑上前去。

“医生,她怎么样了?”

叶南弦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带着颤抖着的。

医生是认识叶南弦的,整个海城谁都知道叶南弦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如今被他这么在乎和重视的人,医生自然也不敢怠慢。

“叶总,这位女士伤的比较重,右腿有些骨折,需要静养一阵子。其他的目前来看还算可以,但是也要观察一晚上,如果明天数据正常就没事了。”

医生快速的说着。

叶南弦的眉头愈发的皱的深了。

“她身上那么多血,怎么可能就一处骨折?你给检查好了吗?有没有漏掉哪里?”

叶南弦紧紧地抓住了医生的胳膊,那力道让医生多少有些皱眉。

“叶总,这位女士身上的血都是额头撞破之后沾染到身上去的,她应该是个开车好手,关键时刻让自己的身子错开了最严重的撞击部位,将伤害降到了最低,看着吓人,其实没有那么多的伤痕。我们经过仔细检查了,除了右腿骨折,其他的地方都是轻伤,额头上的伤口也不会毁容,我们都做过严密处理了,叶总放心好了。”

听医生这么说,叶南弦总算是放下心来。

他看着沈蔓歌被推了出来,那本来绯红带着光彩的小脸此时苍白如纸,他只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胸口,一点点的收紧。

“给她定最好的VIP病房,并且请特护照顾着。”

“不用了,叶总,还是我来照顾她吧。”

蓝灵雨早就来了,不过一直没有上前和叶南弦打招呼,她看到了叶南弦为沈蔓歌着急的样子,但是她却不领情。

现在的沈蔓歌是另外的一张脸,对叶南弦来说就是另外的陌生人。

他居然可以为了一个陌生人如此关心,可是五年前却那样残忍的对待沈蔓歌,蓝灵雨越看越觉得窝火。如今听到叶南弦说要给沈蔓歌请特护,蓝灵雨快速的站了出来,直接走到了叶南弦的面前,将他和沈蔓歌隔离开来。

“叶总那么忙,肯定不会留在这里亲自照顾的,至于特护,我想还是算了,我们家凯瑟琳不需要陌生人的关心。”

蓝灵雨的眼睛里,身体上,无处不散发着敌意。

叶南弦看着她像护小鸡仔似的将沈蔓歌护在身后,不由得想起几年前她也这样在他面前维护过沈蔓歌。

如今她这样对待凯瑟琳,除了那张陌生的脸,其他的好像和沈蔓歌在的时候一模一样,他真的没办法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巧合。

叶南弦意味不明的看了蓝灵雨一眼,淡淡的说:“好,你要照顾变照顾,我会按照特护的价钱算你工资的。”

“我不要你的臭钱,我也不是你雇的特护。凯瑟琳需要休息,叶总请回吧,顺便把那些记者一起带走。”

蓝灵雨气的浑身发抖。

他依然还和以前一样,习惯用钱和权压人。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才让沈蔓歌过得那么辛苦的是不是?

叶南弦却不理睬蓝灵雨的话,看了看依然昏迷的沈蔓歌,低声说:“不要钱就滚。我会请最好的特护来照顾她,毕竟她是我恒宇集团的合作设计师,这里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幼师来插手我的事儿。”

“你……”

蓝灵雨气的要死,叶南弦却再也不搭理她,转身就走,那高大挺直的背影好像不久前惊慌失措送沈蔓歌来的人不是他一般。

“渣男。”

蓝灵雨恨恨的骂了一句,这才推着沈蔓歌进了房间。

叶南弦也确实有本事,他一走,直接将医院的闲杂人等都给带走了。

看着还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沈蔓歌,蓝灵雨心疼的不得了。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是沈梓安打来的。

蓝灵雨这才想起给沈梓安保平安。

“梓安,你妈咪没事儿了,刚出手术室,不过还没醒来。等你妈咪醒了,我就接你过来好不好?”

“好。麻烦蓝阿姨照顾我妈咪了。”

沈梓安小小的年纪说出的话却让蓝灵雨觉得特别窝心。

“没事儿,阿姨在,保证会把你妈咪照顾的好好地。”

沈梓安挂了电话之后,脸上却没有任何笑容。

妈咪怎么会突然在试车场出事呢?

她的车技沈梓安是知道的,他觉不相信这是一次意外。

沈梓安回到了幼儿园的电脑房,打算登录电脑寻找一下干爹唐子渊,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账号被人追踪了。

他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

叶南弦这么快就锁定他的账号痕迹了?

怎么可能呢?

他明明把一切痕迹都消除了不是吗?

沈梓安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气来,一双小手快速的敲打着键盘,却发现对方的追踪系统如影随形。

他突然有了一丝危机感,小小的脑门上瞬间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来。叶南弦很少遇到这样的对手,整个人特别凝重,而宋涛站在他的身边一动不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是从大学毕业就跟着叶南弦的,已经很久没见过叶南弦这么凝重的样子了,如今这样棘手的问题让宋涛有些惭愧。

沈梓安使出浑身解数,最后还是被叶南弦的木马程序给缠住了。

“糟糕!”

沈梓安想要撤出来怎么都做不到,情急之下他快速的拔掉了电源,却知道自己很快就会被发现IP地址的。

果不其然,叶南弦对一旁站着的宋涛说:“马上查这个IP地址,这次如果再让他给逃了,你也可以提前退休了。”

宋涛不敢怠慢,快速的让技术部门跟踪调查,而沈梓安则心虚的离开了电脑房,暗自庆幸自己是在幼儿园里,而不是在家里,不然后果就惨了。

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是个天才般的存在,别说同龄人了,就是M国那些黑客有时候他也不放在眼里,他没想到叶南弦表面看起来是个纨绔子弟,却拥有这么强大的电脑技术。

他不想承认叶南弦很强,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纠结矛盾的心情让他很不自在,恨恨的出了电脑房,正好看到跑过来的叶睿。

“沈梓安,你在这里呀?我听说你妈咪出事了,怎么样?要不要紧?你怎么不去看看你妈咪呢?”

叶睿很喜欢沈梓安,总觉得沈梓安身上有让他觉得安心的东西存在着。

沈梓安看着他一脸的真诚,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他发现叶睿其实很好相处的,只不过因为他是叶南弦儿子的身份让他很不喜欢,却又不得不接触他。

突然,他的眼睛微微一眯,计上心来。

“叶睿,我刚才在电脑房看到一个动漫很好看,但是不能让老师知道,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好啊好啊!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和老师说的。”

叶睿立马就高兴起来。

他其实不太喜欢学习,因为是叶南弦儿子的身份,老师和院长对他都战战兢兢的,小朋友也不喜欢和他在一起玩,只有沈梓安对他好,愿意和他一起玩,他巴不得天天和沈梓安腻在一起,如今听说沈梓安要带他去看动漫,他满脸的高兴。

沈梓安拉着他的手进了电脑房,重新插上了电源,也没有吧自己的账号退出来,因为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他的这个账号已经不能用了。

“那,这是最新流行的动漫,很好看的,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去上个卫生间,如果有人问起,你可千万不要把我供出来知道吗?你是恒宇集团的小少爷,别人不会为难你,可是我刚转学过来,如果让老师或者别人知道我不上学偷来电脑房看动漫,会被开除的。”

沈梓安小声的嘱咐着。

叶睿一听他会被开除,那就意味着以后再也见不到沈梓安了,连忙点了点头。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在这里的,谁我都不说。”

“你爹地你也不能说行吗?”

沈梓安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叶睿一拍胸脯,豪气干云的说:“你放心,就算爹地打我我也不会说的。”

“真是好兄弟。”

沈梓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离开了。

宋涛和技术部的人快速的找到了IP地址,却看着这个地址有些疑惑。

“叶总,是小少爷幼儿园的IP地址。”

叶南弦的眉头皱了起来。

幼儿园里面会有谁和他有仇呢?

“去开车,我亲自过去。”

叶南弦直接站了起来,外套都没穿,快速上了车。

恒宇集团这次损失严重,钱倒是小事儿,叶家百年家族不缺钱,主要是商业机密的泄露让他很被动。

宋涛不敢耽搁,带着叶南弦快速的来到了幼儿园。

院长和老师见到叶南弦突然到来,一个个不知所谓,却又战战兢兢的。

“什么人在电脑房?”

叶南弦直接开了口。

院长一脸懵逼的看着老师,老师也有些疑惑,不过连忙说:“没人在电脑房啊。”

叶南弦冷着脸直接抬脚朝电脑房走去。

沈梓安躲在暗处看到这一切,趁着人多不注意,他快速的回到了班级上。

叶南弦带着宋涛打开电脑房的时候,就看到叶睿正一脸痴迷的看着电脑上的动漫哈哈大笑。

宋涛直接愣住了。

“是,小少爷?”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高超的电脑技术居然是自家小少爷搞出来的。

叶南弦的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叶睿,你在这里干什么?”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把叶睿给吓了一跳。

他猛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看到叶南弦带着宋涛,宋涛后面是院长和老师,再后面是其他小朋友的时候,一时间有些呆愣。

“爹地?你怎么来了?”

“我再问你,你不好好上课,怎么在这里?”

叶南弦很少对叶睿生气,但是这一次是真的压抑不住了。

叶睿也感觉到了叶南弦身上的肃杀之气,吓得双腿大颤,却突然看到了人群中的沈梓安。

他想起来沈梓安临走之前说的话、

不!

他不要失去沈梓安这个兄弟!

更不要他离开这里!

想到这里,叶睿咬着下唇低着头,手指拧着衣摆说:“我就是觉得上课无聊,来这里看看动画片的。”

叶南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一直都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叶睿一时间愣住了。

他也不知道沈梓安呆在这里多长时间了,但是他也不能说自己刚来一会,不然沈梓安就暴露了。

叶睿低声说:“不记得了,好长时间了。”

叶南弦一把将他扯了过去,关闭动漫屏幕就显露出熟悉的电子账号,以及那账号的活动范围,显然就是刚才攻击恒宇集团的黑客。

“说。你之前谁在这里?”

叶南弦浑身冷凝,吓得叶睿浑身一个哆嗦,而沈梓安也不由得提起了心。

“就我一个人在这里,爹地,我看个动漫而已,你至于这么大发雷霆吗?你都不喜欢我了对不对?我要回去告诉我妈咪,你凶我。”

叶睿惊吓过度,哇的医生哭了起来。

这要是在平时,叶南弦肯定会哄他的,然后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可是今天他的哭声并没有引来叶南弦的妥协,反而让叶南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身为恒宇集团的继承人,居然撒谎包庇坏人,叶睿,你还真是让我失望!宋涛,把他给我带回去,让楚梦溪好好管教管教,再这么下去,这孩子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叶南弦是真的生气了。

和叶睿在一起生活了四年,他什么样子叶南弦最清楚,这孩子有点小聪明,但是绝对不会是和他过招的黑客那么厉害,可是现在叶睿却死活不肯说,要么是他真的不知道,对方利用了叶睿,要么就是叶睿在包庇那个人。

能让叶睿包庇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叶南弦想不出来,却更加的郁闷和烦躁了。

叶睿却不知道叶南弦怎么想的,哭的更厉害了。

“爹地你是坏人,我不要回去!放开我!”

他挣扎着,却终究因为年纪太小,被宋涛给抱了起来,强行带了出去。

在经过沈梓安身边的时候,叶睿的大眼睛朝他眨了眨,嘴型没出声,沈梓安却看明白了。

他说:“放心吧,我不会供出你的,我们是哥们。”

那一刻,沈梓安突然内疚起来,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冲出去告诉所有人,那个人就是他,不关叶睿的事儿!

可就在这时,叶南弦的电话响了。

“什么?凯瑟琳情况不好?什么叫药物过敏?什么叫休克了?我马上过来。”

说完,叶南弦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沈梓安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妈咪病危了?

他再也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小小的身子颤抖的厉害,却快速的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叶南弦的手,冷冷的说:“带我去医院!”

叶南弦没想到抓到他的人居然是沈梓安这个臭小子。

“你去医院做什么?我现在有事儿,没时间和你多说,放手!”

因为黑客的事情和沈蔓歌药物过敏冲击的叶南弦有些口气恶劣,一般情况下,别说沈梓安这样的小孩子了,就算是商场上的人看到叶南弦这样也都会退避三舍的,可偏偏沈梓安不怕,不但不怕,还紧紧地拽着他的手说:“带我去医院!”

叶南弦突然觉得这小子这一刻居然有点像极了自己的模样。

他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叶南弦想要甩开沈梓安,却发现这臭小子人虽小,可是力气还是蛮大的,无奈之下,因为担心沈蔓歌,他不得不把沈梓安带上了车。

两个人快速的来到了医院。

当蓝灵雨看到沈梓安和叶南弦一起到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蒙掉了。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处理现在这样的场面。

这是巧合?还是说叶南弦知道了什么?

沈梓安却比她淡定多了。

“蓝老师好!”

沈梓安彬彬有礼,蓝灵雨下意识的点头答应。

叶南弦却着急的问道:“她怎么样了?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怎么又危险了?”

一看到叶南弦,蓝灵雨的脸色就不好,此时听到叶南弦询问沈蔓歌,再想到沈蔓歌现在所承受的一切,她的怒火顿时就冒了出来。

“叶总问的好奇怪,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知道?如果不是叶总,我们家凯瑟琳现在也不会在里面生死未卜不是吗?”

“蓝灵雨,你最好别这么阴阳怪气的对我说话,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的。”

叶南弦情绪很不稳定,但是因为蓝灵雨是沈蔓歌的朋友,他正在极力隐忍着。

蓝灵雨却不领情,冷冷的说:“你不想?幸亏你不想她才这样,你如果想的话,还不知道凯瑟琳会不会像五年前的蔓歌一样,被你葬身于火海之中。”

“蓝灵雨!”

叶南弦仿佛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眼眶都红了。

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沈蔓歌是叶南弦的禁忌,除了蓝灵雨,估计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沈蔓歌的名字,更别说那场大火了,如今蓝灵雨无意在挑战叶南弦最后的自制力。

眼看着叶南弦就要失控了,沈梓安淡淡的说:“妈咪对头孢过敏。”

“什么?”

叶南弦没有听清沈梓安对沈蔓歌的称呼,不过却听到了“头孢过敏”四个字。

“你说她头孢过敏?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他从不知道沈蔓歌对头孢过敏,只记得她很少感冒,即便是感冒了,她也只是多喝水的扛着,很少去打针吃药。

以前他一直觉得是沈蔓歌矫情,或者想要利用这样来引诱自己对她关心和照顾,他刚开始一直嗤之以鼻,时间长了反倒是有些上心,不过也只是让管家熬些姜糖水给她喝罢了。

夫妻这么多年,他作为她的枕边人,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头孢过敏!

叶南弦在这一刻整个人说不出的懊恼和后悔,甚至参杂着其他的情绪,仿佛一头野兽,正在狠狠地撕裂着他的心脏。

蓝灵雨却丝毫不同情他。

“我们家凯瑟琳对什么过敏,需要告诉叶总吗?叶总你是我们家凯瑟琳的什么人呀?”

“蓝灵雨,你最好趁着我对你海能容忍的时候闭嘴,不然的话……”

“怎么样?利用你的权势地位,像五年前对待蔓歌那样对待我吗?”

蓝灵雨的愤怒简直不加以掩饰。

一想到沈蔓歌这五年来所承受的痛苦,她就恨不得手撕了眼前这个男人。

叶南弦气的双眼猩红,上前一步说:“你以为我不敢是么?”

“够了!你们要吵就出去吵!”

沈梓安突然怒吼一声。

那稚嫩的童音顿时震慑住了全场。

蓝灵雨这才意识到沈梓安还在,一时间有些懊恼,而叶南弦却有些讶异,他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吼了?

不过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沈梓安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么担心?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医生打开了手术室的门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

叶南弦快步上前,紧张的样子让医生有些局促。

“叶总,先前我们不知道沈小姐有药物过敏的迹象,把这一块给忽略了,幸亏发现的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目前还没醒。只不过这以后的药物……”

“找其他她能承受的药物替换头孢,不管多贵都无所谓,只要她能好。”

叶南弦的眸子滑过一丝心疼。

“好的!”

沈蔓歌再次被推回了病房。

叶南弦想要上前查看一番,却被蓝灵雨给拦住了,而沈梓安就那么理所当然的走了过去,站在沈蔓歌的床前,拉着沈蔓歌的手说:“妈咪,你别睡了,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梓安好怕。”

蓝灵雨刚想把叶南弦给赶出去,就听到沈梓安这么说,而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觉得自己活了将近三十年,大脑可能不够用了。

刚才这臭小子叫沈蔓歌什么?

妈咪?

他居然是沈蔓歌的儿子吗?

“臭小子,你刚才喊她什么?”

叶南弦快步上前,蓝灵雨想要拦着,却被叶南弦一把推开了。

他无比紧张的看着沈梓安。

沈梓安,沈蔓歌,都姓沈!

如今仔细看来,沈梓安的五官确实有些地方和沈蔓歌还是想象的,只不过因为和以前的沈蔓歌相似,和现在的沈蔓歌不像,他才没有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如果沈梓安真的是沈蔓歌的儿子,他如今四岁,那么他会不会是自己的儿子?

叶南弦的心一下子就激动起来。

“臭小子,你告诉我,你刚才叫她什么?”

叶南弦没发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沈梓安却好像没听到似的,也没看到叶南弦这个人一般,他的眼睛里只有沈蔓歌。

“你不可以耍赖的,你说过等你工作稳定了,你要带我去儿童乐园的。你现在躺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呀?”

沈梓安直直的看着沈蔓歌,眼眶里有晶莹的液体涌动着,却倔强的不肯让它落下来。

叶南弦的心突然就揪紧了。

“叶南弦,你够了吧?你出去!别打扰我们家凯瑟琳休息!”

蓝灵雨心惊胆战的,生怕叶南弦查出什么,她不知道沈蔓歌带着沈梓安回来是什么样的打算,但是这么快让叶南弦知道沈梓安是他的儿子会不会打乱沈蔓歌的计划?

对沈梓安突然的暴露,蓝灵雨本身也很紧张,连忙推搡着叶南弦,把他推了出去。

叶南弦觉得今天所受的刺激有点大。

宋涛把叶睿送回去之后快速的赶来了医院,看到叶南弦此时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问道:“叶总,你没事儿吧?难道凯瑟琳设计师她……”

“别胡说八道。”

叶南弦瞪了他一眼,却坐在了走廊的长椅上。

“宋涛,你去查一下沈梓安在幼儿园用过的杯子,碗筷什么的,最好能够找到他的发丝或者唾液,我要做亲子鉴定!”

叶南弦的话让宋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叶总,沈梓安是谁?”

“可能是我儿子!”

叶南弦此话一出,宋涛直接被吓到了。

叶总该不会是神经错乱了吧?

不过他可不敢这么说,有些纠结的看着叶南弦说:“叶总,公司现在乱成一团了,凯瑟琳设计师这边如果没事儿的话,你是不是回公司主持大局?”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待着!公司如果离了我就垮了,我花钱雇那么多人都是吃白饭的吗?”

叶南弦这话堵得宋涛居然无言以对。

“对了,叶总,M国那边的唐子渊唐总本来买好了机票要过来看望凯瑟琳设计师,临时据说家里有人病危,他赶不过来了,不过让秘书告诉我们,如果凯瑟琳设计师在我们这边出现任何不测,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件事儿宋涛也是刚刚得知,对唐子渊的口气他恨不能接受,不过唐家在M国的势力却是不容小觑。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挥了挥手让宋涛离开了。

他现在的脑子很乱,像一锅粥似的,从来没有这么乱过。

他想起了五年前的那张验孕单,想起来婚后三年沈蔓歌到处求子的辛苦。

其实在得知沈蔓歌怀了他的孩子的时候,他是高兴地,是开心的,但是他已经习惯了用冷漠来对待沈蔓歌。他不知道跑开了冷漠之后,他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沈蔓歌。

为了那个孩子,他甚至将公司的股权做了调整,就想着孩子一出生,不管是男是女,都会把自己的股权送给他作为新生贺礼。

可是偏偏楚梦溪也怀孕了,偏偏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叶家的骨肉。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楚梦溪和沈蔓歌之间的恩怨,说是怕沈蔓歌害了怀孕中楚梦溪的孩子,其实他是怕沈蔓歌发生任何意外,所以才让人送她出国的。

国外有他的别墅,他甚至打电话给了那边的管家,让他们准备好最好的房间,请了最好的营养师和特护打算全程陪着沈蔓歌生产的。

可是谁能想到一场大火将一切都烧没了。

他的妻子没了,他的孩子没了,他的家,也没了……

国外那边还有他布置的婴儿房,卧室里还躺着他几天后要去国外陪伴沈蔓歌的机票,可是一切都停留在那一场大火上。

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过了,在悔恨和懊恼中蹉跎一生,孤孤单单的过完余生就是他的宿命,没想到沈蔓歌五年后回来了。

虽然改变了容颜,改变了声音,以一个他不认识的全新面貌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但是他就是确定那个凯瑟琳就是他的妻子沈蔓歌!

他觉得老天爷还是怜悯他的,还是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的,所以这一次他一定要不顾一切的留下沈蔓歌,却没想到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回来了。

这个沈梓安的岁数和他的孩子相当,如果沈蔓歌是他妻子的话,那么沈梓安会不会就是他们的孩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南弦的心就激动地不能自已。

他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他恨不得现在就能知道结果,可是又怕吓到了沈梓安。

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么忐忑不安过,更没有这么慌乱过,可是却又带着不可抑制的狂喜和激动,那是签署了几个亿的合同都带不来的喜悦之感。

但是他又怕,万一不是呢?那种失落能否承受得住?

就像五年前失去沈蔓歌的那一刻,他差点跟着去了,也在那一刻才明白沈蔓歌在他心里的地位到底有多重,好在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

叶南弦的心情起起浮浮的,整个人坐在长椅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开了,沈梓安小小的身影走了出来,然后直接来到了叶南弦的身边坐下。

动漫关键词:贺朝用棒棒糖桶谢俞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