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你越来越耐C了,胸前的小兔子都肿了

2022-06-06 08:04:22【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沈蔓歌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现在赶过去如果不堵车的话,时间刚刚好,可是她并不知道恒宇集团的汽车加工场在哪里呀。就在这时,叶南弦给她发了一个定位,并且标注了具体位置,让她开

沈蔓歌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现在赶过去如果不堵车的话,时间刚刚好,可是她并不知道恒宇集团的汽车加工场在哪里呀。

就在这时,叶南弦给她发了一个定位,并且标注了具体位置,让她开车小心点。

沈蔓歌气的直接回了句“你混蛋!”

叶南弦看着手机唇角微微上扬,心情明显好了很多。

宋涛在一旁候着,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叶南弦,什么话都没说,却早已经将沈蔓歌来了之后的一切事情安排妥当了。

楚梦溪这一个星期简直活的像是噩梦一般。

五年来她都以为叶南弦是一块寒冰,总想着用自己的热情和叶睿的存在来感化叶南弦,让自己彻底成为叶家的当家主母,可是叶南弦对她一直不冷不热的,如今却对沈蔓歌热情大方,甚至完全不顾社会舆论的天天给她变着花样的送东西过去。

虽然叶南弦没有出现和沈蔓歌出双入对的,但是叶南弦的反常还是让楚梦溪有了危机感,并且对沈蔓歌充满了深深地敌意。

这个女人,不管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背后有什么关系,光凭着叶南弦对她的态度,她就不能留!

当楚梦溪看到媒体上叶南弦发布的消息时,她的眸子滑过一丝阴狠。

恒宇集团的汽车加工场楚梦溪是知道的,她看了看时间,快速地开车跟了过去,并且趁着人多混进了工厂里面。

沈蔓歌到达加工厂的时候,叶南弦亲自在门口迎接。

“叶南弦,你什么意思?”

沈蔓歌本来还绷得住,当她看到现场这么多人的时候,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瞬间让她火气上涨。

叶南弦却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笑着说:“你今天代表的可是H`J集团,况且难道你不想看看我的汽车加工场?你设计的跑车我看过了,虽然无缘买上一辆,不过看那设计理念,和我倒有几分吻合。我觉得在商言商,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先把工作做好对不对?况且一个星期了,你的身体应该没事了吧?”

这些话一说,顿时堵得沈蔓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用那双愤怒的眼神凌迟着他。

“好了,今天来了不少记着,别让他们觉得你是个不容易相处的人。以后再这个圈子里,你还得混呢不是?”

叶南弦拉着沈蔓歌就往里面走。

沈蔓歌努力的挣扎着,却怎么都抽不出自己的双手,身边更是走过不少记着,对着他们连连点头。

她现在就算是想要报复都不行了。

沈蔓歌恨得牙根痒痒,却海德端着一张笑脸跟着叶南弦进了会场。

记者们见他们两个走进来,那郎才女貌的样子顿时让记者们一顿猛拍。

叶南弦突然有一种和沈蔓歌八年前结婚典礼时候的错觉感。

沈蔓歌却趁着叶南弦神色恍惚,闪光灯叠起的时候,用高跟鞋的鞋跟狠狠地踩向了叶南弦的脚背。

“嘶——”

剧烈的疼痛差点让叶南弦失态,不过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沈蔓歌一眼,看着她眼底那得意洋洋的表情,好像一个终于报复了对方的孩子一般,他突然觉得脚背上的疼痛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沈蔓歌本来以为叶南弦会失态的,没想到这个男人温情脉脉的看着她,反倒是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想要挣脱开叶南弦,叶南弦的手却好像铁钳一般的紧紧地扣住了她,并且长臂一伸,直接将沈蔓歌揽在了怀里。

“这位就是凯瑟琳设计师,今天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大家还是悠着点提问,我们一会还得去工厂试试车。”

叶南弦落落大方的介绍着,但是举手投足间都是霸道占有的意味十足。

记者们开始乱了。

“请问叶总,你和凯瑟琳小姐是男女朋友关系吗?有人说看到叶总曾去凯瑟琳小姐的住处待过。”

“叶总,凯瑟琳小姐这么漂亮,你们是旧相识还是刚认识的?”

记着的问题接二连三的甩来,沈蔓歌却只是礼貌的笑着,丝毫没有开口作答的打算。

她倒要看看叶南弦打算如何收场。

叶南弦仿佛看出了沈蔓歌的小心思,笑着说:“这些私事回头再和大家说吧,我只能说凯瑟琳设计师对我们恒宇集团,对我都很重要。”

这句话直接激起了千层浪。

记者们还想再问什么的,时候,叶南弦已经带着沈蔓歌走进了工厂,他们丝毫没有看见,混迹在记者群里面,一双恶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沈蔓歌沈蔓歌问着叶南弦身上特有的气息特别的不自在,她想要挣脱开叶南弦的胳膊,却听到叶南弦说:“我看过你的设计了,和我想要的一款车子理念特别相似。正好我自己也设计了一台,要不要去试试?”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多少有些沉默。

她小时候是喜欢画画,但是开始学习汽车设计完全是因为叶南弦,是因为叶南弦喜欢,所以她也跟着喜欢,她甚至曾经天真的想过,设计出来的第一辆跑车,她一定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叶南弦。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那张设计图才设计了一半,她和叶南弦就分道扬镳了。

那款车子确实是以叶南弦的设计理念为基础,她加以改良之后,又修改了很多安全设计,在美观和性能上做出了最大的完美结合,才有了那款车子的问世。

讽刺的是,车子问世的时候,正好是楚梦溪孩子呱呱落地的时刻,而她那时候还备受大火灼烧之后的折磨,夜不能寐,却又不能连累了肚子里的孩子。

如今叶南弦将这辆他自己设计好的车子摆放在沈蔓歌的面前,沈蔓歌觉得特别的讽刺,不过却也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叶南弦算是她汽车设计里面的第一个导师,现在他设计的车子就在眼前,她怎么样都想试一试的,然后找一下彼此之间的差距在哪里。

“我可以上去试开吗?”

“当然。”

叶南弦对沈蔓歌的要求很是赞同。

沈蔓歌接过钥匙上了车,叶南弦也打算上副驾驶室,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叶总,我想一个人试试,你在我旁边我会很有压力的。”

叶南弦微微皱眉,低声说道:“你开车技术行么?”

“看不起女司机是吧?只要叶总这辆车子是定期保养,没什么安全隐患的话,我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沈蔓歌的眼睛里闪烁着不服输的倔强光芒,反倒是让叶南弦不好硬跟着上去了。

这次沈蔓歌回来,叶南弦总觉得她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她就是他的妻子,但是他就是认定了她。

“这车一直都定期保养,而且都是我一个人开的,安全隐患没问题,你自己小心点。”

叶南弦最终还是妥协了。

沈蔓歌笑颜如花。

“谢谢叶总了。”

她猛地踩下油门,车子箭一般的飞了出去,谁也没看到一道阴狠的眸子在暗处如影随形。

沈蔓歌不得不承认,叶南弦这款车子确实设计的不错,不管是车子的性能还是外观,甚至是驾驶员的舒适度都考虑到了,如果不是先前她采用了叶南弦的设计理念,或许得奖的跑车会是叶南弦这一辆。

她加快了速度,拐弯,漂移,回旋,所有的动作漂亮而又精准,看的叶南弦眼睛都直了。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居然可以把跑车开的这么霸气侧漏,这么让人眼花目眩的。

宋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叶南弦的身边,嘴巴都张大了。

“叶总,凯瑟琳设计师该不会是业余的赛车手吧?”

叶南弦突然就觉得骄傲起来。

以前一直觉得沈蔓歌是一株温室里的花朵,只会躲在家里等他回来,如今他才发现,沈蔓歌是外面的玫瑰,美艳动人,却又带着自己独特的风采。

他眼睛里的赞赏丝毫不加以掩饰,周围的人顿时明白了凯瑟琳在叶南弦心里的地位,纷纷开始赞叹起来。

叶南弦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整个人仿佛也温暖了很多。

沈蔓歌自然是不知道叶南弦怎么看她的,她只是开着车觉得特别顺手,甚至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想要看看这个车子最大的潜能会发挥到哪里,所以她使出了浑身的绝技来让自己和车子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突然,沈蔓歌的脸色变了。

她敏感的察觉到车子的刹车出了问题。

怎么会这样?

叶南弦说这辆车子一直都定期保养的,她刚开始上来的时候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这一圈下来,她反而有些刹不住车了。

这种事故看起来像是意外,但是作为汽车设计师的沈蔓歌却清楚地明白,这应该是人为!

有人想要杀了她!并且制造意外的假象!

是谁?

叶南弦吗?

可是想想刚才叶南弦的举动,她也顺眼朝叶南弦看去,他眼底除了赞赏就是惊艳,没有任何其他的色彩。

如果不是叶南弦,又会是谁想要了她的命呢?

沈蔓歌脑子快速的旋转着,眼睛看向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上来的人群,她当机立断,直接扭打方向盘,将车子直接朝着试车场后面的围栏冲了过去叶南弦还在惊艳沈蔓歌的开车技术,却突然发现沈蔓歌的车子改变了方向,他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

沈蔓歌的车以箭的速度朝着围栏开去,叶南弦的脸色顿时变了。

“蔓歌!”

他疯了似的抬脚朝着车子追去。

宋涛等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听到“砰”的一声,沈蔓歌的车直接撞到了一旁的护栏上。

护栏承受不起这么大的冲力,瞬间断裂开来,并且发出了刺眼的火花。

而沈蔓歌的车子却没有停下来,往前滑行了二百多米,再次撞到了石柱上,整辆车子猛然翻了过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以至于他们都反应不过来。

叶南弦的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一边跑一边喊,“宋涛,赶紧叫救护车,拿灭火器过来!快啊!”

宋涛一个哆嗦,方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连忙指挥人抢救。

沈蔓歌整个人被卡在了驾驶室里,头碰到了挡风玻璃,鲜血直流。

血顺着额头模糊了她的眼睛。

血色迷雾中,她仿佛看到了叶南弦疯了似的赶来,不管的喊着她的名字,并且用手死死地拽着车门,想要把她拉出来。

沈蔓歌微微的笑了起来。

她居然产生幻觉了。

生死存亡关头,来救她的人怎么可能是叶南弦呢?

如果他真的在乎她,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就不会有了不是吗?

她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叶南弦在外面不断地拍打着,喊叫着,希望沈蔓歌不要睡过去,但是沈蔓歌的眼睛还是闭了起来。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停止跳动了。

五年前的那场大火他没有亲眼经历过,不过现在这样的惨状却仿佛无数把刀子在凌迟他的心一般,让叶南弦疯了似的开始敲门。

他的手磨破了,血滴滴的到处都是,可是他就像没有感觉似的。

温热的液体充斥着他的眼眶,他强忍着,却浑身瑟瑟发抖。

不!

别这么残忍!

不要!

叶南弦恨透了自己当初设计这款车子时为什么要用防弹玻璃,现在以至于他不能第一时间救出沈蔓歌。

宋涛及时的赶来了,拿着工具和叶南弦一起把沈蔓歌给抢救了出来。

叶南弦抱着鲜血淋漓的沈蔓歌,疯了似的往外面跑。

“救护车呢?救护车还没到吗?赶紧去开我的车!去啊!”

他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和淡然,吓坏了周遭所有的人。

就在他们刚跑出几百米的时候,车子“轰”的医生爆炸开来。那满天的火光直冲云天。

叶南弦心有余悸,却也不敢耽误,第一时间把沈蔓歌送去了医院。

慌乱的人群中,楚梦溪狠狠地握住了双手,那双阴狠怨毒的眸子恨不得将沈蔓歌给碎尸万段。

她从来没见过叶南弦对哪个女人这样在乎紧张过!

除了当年的沈蔓歌,现在这个凯瑟琳简直罪该万死!

可惜,还是让她逃过了一劫!

楚梦溪趁着混乱快速的去清理了现场,尽可能将一切可能留下来的痕迹给抹杀掉了。

当蓝灵雨接到沈蔓歌发生意外的消息时,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沈梓安说,却发现沈梓安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不知道听了多少了。

“梓安……”

“我妈咪怎么了?”

沈梓安比同龄的孩子显得特别冷静沉着。

蓝灵雨咽了一口唾沫说:“你妈咪在试车场发生意外,目前正在市中心医院抢救。我现在要赶过去,你看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沈梓安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却敛了下来。他低着头,以至于蓝灵雨看不清楚他眼底的情绪,以为他在害怕和担心,连忙蹲下身子抱住了他说:“别怕,梓安,你妈咪福大命大,不会有事儿的。我就带你过去好不好?”

“妈咪那里现在都有谁在?”

沈梓安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好像正在抑制着悲伤。

蓝灵雨心疼的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记者和恒宇集团的总裁以及管理层应该都在的。”

“恒宇集团的总裁是叶南弦吗?”

沈梓安低声问道。

“是。”

蓝灵雨以为沈梓安并不知道叶南弦和沈蔓歌之间的恩怨,也不知道叶南弦对沈梓安而言的身份,所以没有避讳。

沈梓安退出了蓝灵雨的怀抱,低声说:“蓝阿姨,你赶紧过去吧。现在那边人太多了,我过去也没用。不如你先过去,等妈咪脱离了危险你再告诉我。”

蓝灵雨有点讶异沈梓安的反应,不过想了想,那么多人都在担心着沈蔓歌,沈梓安过去确实没人能够顾得上他。

“你怎么办?”

“我在幼儿园等蓝阿姨的消息。”

沈梓安沉着冷静的样子让蓝灵雨多少有些欣慰。她把沈梓安托付给其他的老师,自己就急匆匆的朝医院赶去。

而沈梓安在蓝灵雨离开后不久,就从幼儿园的后门离开了。他一个人打车来到了恒宇集团门口,趁着混乱进入了恒宇集团,凭借着上个星期的参观记忆,他很快的闪进了一间房间里。

叶南弦让妈咪遭受了如此大的灾难,今天他一定要让叶南弦付出代价!如果妈咪有个万一,他会让叶南弦和整个恒宇集团陪葬!

动漫关键词:你越来越耐C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