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一边写作业一边C他:老马的春天阅读答案

2022-06-06 08:03:4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不吃姜,叶总不用麻烦了,而且你身份高贵,让你给我煮姜汤,多不好意思。”沈蔓歌淡淡的说着,显得兴趣缺缺的。叶南弦的眸子微沉了几分。不爱吃姜哪个?他老婆也不爱吃姜

“我不吃姜,叶总不用麻烦了,而且你身份高贵,让你给我煮姜汤,多不好意思。”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显得兴趣缺缺的。

叶南弦的眸子微沉了几分。

不爱吃姜哪个?

他老婆也不爱吃姜!

他突然就有些开心。

“没事儿,不吃姜,喝点水就好了。”

说完,他也不管沈蔓歌同不同意,径直去了厨房,找出了姜开始切片。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叶南弦怎么不安理出牌?

以前的那个高冷冰山的冷面阎罗哪儿去了?

“喂,你听不懂人话么?我说了,我不吃,也不喝!”

沈蔓歌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看到叶南弦在她家厨房转悠,突然觉得那么别扭。

这么温馨的场面不该出现在他们之间的。

而且她也不觉得现在的叶南弦就是爱上了她,不过就是因为怀疑想要接近她而已。

沈蔓歌想要上前去夺叶南弦手里的菜刀,叶南弦却突然转身,直接把她扣在了厨房的门上。

他的气息扑面而来。

沈蔓歌不由自主的心跳漏了两拍,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突然感觉身子一空,叶南弦再次将她抱了起来送回了床上。

“不想让我强制性的把你捆在床上,你最好乖乖听话。”

威胁完沈蔓歌,他转身再次回到了厨房。

沈蔓歌整个人都是呆萌状态。

这么强横霸道的叶南弦她并不陌生,但是他的做法让她有些不太理解。

他这是唱哪出?

还是看出了破绽,故意诱她露馅的?

沈蔓歌搞不清楚,叶南弦已经煮好了姜汤并且送了进来。

“自己喝还是我喂你喝?”

叶南弦将姜汤递到沈蔓歌面前,那刺鼻的味道顿时让沈蔓歌的鼻子皱了起来,嫌弃的往后退了退,不过叶南弦的手却跟着往前一步。

“我这个人比较喜欢用嘴喂药,你要不要试试?”

叶南弦再次开口,沈蔓歌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到。

这男人有病吧?

以前的他可不是这么轻挑的。

难道因为对象不是她,所以这才是叶南弦本来的面目?

想到这里,沈蔓歌突然觉得特别生气。

“叶总,你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还有,请你离我远一点,你那位女朋友我也招惹不起,我还不想成为海城的名人!”

见沈蔓歌生气了,叶南弦的心情反而很好。

他笑着说:“楚梦溪不是我女朋友,叶睿也不是我儿子,不过是挂在我名下,名义上的父子罢了。”

沈蔓歌再次愣住了。

如果她不是沈蔓歌,如果不了解叶南弦和楚梦溪之间的一切,或许她还真会信了叶南弦的鬼话,可是现在她更加瞧不起叶南弦。

本以为他还算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没想到这么渣!

当初自己怎么就瞎了眼,爱上这么一个渣男了呢?

她怎么都没法忘记当初叶南弦陪着楚梦溪去做产检的样子,现在说叶睿不是他儿子,谁信?

沈蔓歌突然就觉得心口堵得难受。

她一把抢过叶南弦手里的碗,憋着气把姜汤喝完了。

“现在可以了吗?叶总可以走了吧?我要休息了。”

沈蔓歌突然表现出来的反感让叶南弦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在解释,怎么她会那么生气呢?

难道是因为楚梦溪住在叶家的关系?

叶南弦想了想,这么多年因为照顾叶睿,他一直让楚梦溪住在叶家,现在看来还真的有些不妥了。

“你好好休息,我周一来接你上班。”

“谁说我要去上班了?我都说了,我要让总公司换人!叶总你听不懂吗?”

沈蔓歌的语气很不好。

叶南弦却笑了,眼神中甚至带着一丝宠溺。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沈蔓歌瞬间有些呆愣,等着她反应过来想要反驳的时候,叶南弦已经起身朝外面走了。

她搞不懂叶南弦是什么意思。

那个冰山不会对一个女人动情这么快的,所以这一切都是阴谋!

她的崩住才好。

沈蔓歌不断地告诉自己,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看到沈梓安的来电,沈蔓歌的脸上顿时春暖花开。

“宝贝,怎么了?”

沈蔓歌划开接听键,声音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顿时让叶南弦的脚步停下了。

他微微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笑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那种满足幸福的表情瞬间刺痛了叶南弦。

给她打电话的人是谁?

难不成是她现在的男人?相好?还是丈夫!

这么想着,叶南弦的脸色瞬间冷若冰霜,那双冷眸恨不得透过电话直接刺杀对面的男人。沈梓安忧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电话给了叶南弦无数的敌意,他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上拿着棒棒糖,笑着说:“妈咪,我现在在圣德堡孤儿院哦。记得我还没回过之前资助过一个孤儿吗?她就在这里。我今天和院长联系了,过来看了看,这边还不错的,干爹那边据说有投资,院长对我很好的。妈咪等你忙完了来接我好不好?”

“好。到时候通知我,我一定去接你。”

沈蔓歌笑着说着。

叶南弦的脸色更难看了。

还要去接他?

对方这是要来海城?

他可得回去好好查查。

沈蔓歌挂了电话之后,一抬头看到叶南弦还在,不由得有些皱眉。

“你怎么还没走?”

刚才沈蔓歌打电话的时候柔情万丈的,现在对待他就一副很不待见的样子,叶南弦顿时心里不平衡了。

“谁要来海城?不如我替你去接他?”

沈蔓歌多少有些摸不清他什么意思,不过却淡淡的说:“我的事儿就不牢叶总费心了,叶总还是赶紧走吧,被我朋友看见可别引起误会来,我可解释不清。”

叶南弦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也没说什么,有点气呼呼的走了。

沈蔓歌很少看到叶南弦生气,现在居然觉得有些新奇。她打开手机查看了一下沈梓安的位置,决定给自己入手一辆车代步了。

叶南弦离开沈蔓歌的住处之后,心里郁堵的厉害,正好楚梦溪打电话过来,问他要不要回来吃饭,叶南弦十分不耐烦的说:“今天有事儿要忙,不用等我吃饭了。”

挂断电话之后,叶南弦看了看沈蔓歌的房子,不由自主的去了附近的超市,买了几样蔬菜和鱼肉回来,再次敲响了沈蔓歌的家门。

沈蔓歌见到他重新站在自己面前,手里还拎着这些东西,一时间有些皱眉。

“叶总,请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病了,也没个人照顾,我给你做点吃的再走。”

说完,叶南弦打算进去,却被沈蔓歌堵在了门外。

“谢谢,但是我和叶总之间貌似没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再不济,我还可以叫外卖。”

“外卖不营养,你还病着,作为合作公司的总裁,我得关心好你这个下属。”

叶南弦说完,不由分说的挤了进去。

沈蔓歌从来不知道叶南弦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况且她可不觉得叶南弦会做饭。

结婚三年,哪一次不是她做饭给他吃?这个富家公子根本就是君子远离厨的那种人。

沈蔓歌双手环胸的靠在厨房的门边,看着叶南弦利落的洗菜,切菜,然后热锅倒油,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那么的熟练,那么的优美,她一时间居然看痴了。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学会的做饭?

难道是因为楚梦溪和他们之间的孩子?

沈蔓歌的心理突然就冒出了一股酸涩。

“看不出来叶总还是个做饭高手啊。”

沈蔓歌话说的酸不溜秋的。

叶南弦却笑着说:“叶睿从小身体不好,吃不得别人做的东西,我就学了一些。”

叶睿是谁,沈蔓歌当然知道。本来还有些酸涩的心情此时却突然多了一丝愤怒。

为了一个小三的儿子,他可以亲自学着下厨,可是对于沈梓安和沈落落,他这个父亲当年都做了什么?

“出去!你给我出去!”

沈蔓歌突然就扯过了叶南弦的胳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吧叶南弦给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眼眶却已经湿润。

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这些,早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渣男了不是吗?可是那颗心还是会痛。当她听到他可以为了楚梦溪的孩子做一切的时候,她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如果不是因为他心狠,她的落落怎么可能一出生就在医院里待着?

叶南弦简直不可原谅!

沈蔓歌靠在房门上慢慢的滑落在地板上,强忍着泪水不让他流下来。

叶南弦简直莫名其妙,身上甚至还围着那可笑的海绵宝宝的围裙,却突然被赶了出来,不过他貌似看到了沈蔓歌红红的双眼。

他仔细的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

叶睿!

叶南弦突然有些懊恼了。

不管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他们之间的孩子可能已经不在了,而他居然在她的面前提起楚梦溪的孩子,就相当于一把利刃把她刚结痂的伤疤再次给掀开了。

他怎么可以这么混蛋呢?

叶南弦抬起手,想要再次敲门,可是胳膊擎在半空中许久,他还是放下了。

他叹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房门一眼,把围裙摘了下来放在门口,然后有些内疚和落寞的离开了。沈蔓歌呆了一段时间,彻底的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之后才站起身子,看着厨房里还没有做完的饭菜,她利落的开始重新做。

不管怎么说,浪费粮食不好。

蓝灵雨回来的时候,沈梓安的电话也大了回来,沈蔓歌开着蓝灵雨的车去接儿子去了,对于叶南弦来这里的事情只字不提。

叶南弦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一个周末,沈蔓歌陪着沈梓安度过,还算安稳,沈蔓歌也去4S店买了一辆车。

周一的时候,叶南弦在媒体发布消息,说沈蔓歌是恒宇集团诚心邀请来的设计师,楚梦溪故意刁难,致使沈蔓歌当中狼狈离开,他代替恒宇集团向沈蔓歌道歉,并且附带了当时的监控视频。

这样的举动,第一时间把楚梦溪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每个海城的人都看到了楚梦溪泼妇善妒的一面,也看到了沈蔓歌委曲求全的一面,舆论方向一面倒的倾向了沈蔓歌这一边。

楚梦溪被骂的很惨,几乎不敢出门。她特别生气,跑去质问叶南弦,叶南弦直接说“你的名誉能和凯瑟琳设计师相比么?公司所有的项目都在等着凯瑟琳设计师来主持,每天恒宇集团损失多少钱你知道吗?”

这句话直接让楚梦溪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她在叶南弦这里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是却把这一切算到了沈蔓歌的头上,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蓝灵雨看到这则消息,打电话问沈蔓歌是怎么回事,沈蔓歌说不用管它,显得特别淡定。

沈梓安看着叶南弦如此做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也多少有些安慰。

算这个男人还有点良心,知道为妈咪说话,否则他绝对饶不了他。

外面舆论纷纷,沈蔓歌却把自己关在家里专心养病。

周二的时候,快递送来了很多花,差点把沈蔓歌的家门口给填满了,对方说是叶总送的,祝她早日康复。

沈蔓歌觉得特别讽刺。

结婚三年,她从没收到叶南弦的任何礼物,更别提是花了,如今居然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似的,送来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可惜却再也打动不了沈蔓歌的心了。

沈梓安看到这些花的时候微微皱眉。

“妈咪,有人要追你吗?我是不是要多个后爹了?”

“胡说八道什么。大人的事儿小孩子不要管,赶紧去做功课去。”

沈蔓歌把沈梓安赶回了屋子,直接把所有的花扔到了附近的垃圾桶里。

沈梓安回去查了监控,得知是叶南弦所为,他的眉头微皱了起来,眼底若有所思。

周三的时候,快递送来了吃的,全是沈蔓歌以前爱吃的饭菜,而且是海城最好的饭店御食园特意做的。平时要定这么一桌,起码要提前一个星期预定,没想到叶南弦却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只为了给沈蔓歌送一桌吃的。

周四的时候叶南弦送来了各种保健品。

周五的时候,叶南弦请来医生给沈蔓歌复诊,却被沈蔓歌给赶了出去。

沈蔓歌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叶南弦不是一个热情的人,但是现在却完全打乱了她对他所有的认知。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叶南弦诱她露出破绽的局的话,沈蔓歌不得不承认,叶南弦确实是个高手。因为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她打算等周六的时候来个先发制人,可是周六周日两天叶南弦却没动静了。

就好像他突然狂轰乱炸般的献殷勤一样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沈蔓歌一遍遍的朝外面看,甚至不时地看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那坐立不安的样子看在沈梓安的眼睛里,显得特别不高兴。

那个男人五年前不要他们,还让妈咪和妹妹受了那么多苦,现在凭什么就靠几天的时间就想挽回妈咪?

不!

绝不可以!

沈梓安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划过一抹思绪。

安静的度过了两天,周一沈蔓歌将沈梓安送去了幼儿园,心理有些没底了。

叶南弦突然就对她不理不睬了,是不是她端着的太过了一些?如果真的把叶南弦的耐心给耗尽了,那么她的计划怎么办?

正在沈蔓歌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叶南弦再次出现在了媒体上。

“H`J集团和我们恒宇集团一起开发的新款跑车模型设计目前已经定稿,凯瑟琳设计师将于上午九点钟到达恒宇集团汽车加工场进行实地考察。这是我们海内外跨国集团的第一次合作,倒时希望记者朋友们可以到场,但是不要打扰到凯瑟琳设计师的步伐,谢谢!”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可恶的叶南弦!

她什么时候把模型设计定稿了?可是现在这通告一出,她如果不去,到时候丢的可不是她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H`J集团!

动漫关键词:一边写作业一边C他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