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穿超短裙忘穿内裤公车,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

2022-06-06 08:01:0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沈蔓歌迷迷糊糊中好像回到了那场大火里,那些绝望的求救完全被大火给淹没了。“不要!救命!救救我!”她浑身大汗淋漓,双手挥舞着,像个无助的孩子。蓝灵雨连忙抓住了她的


沈蔓歌迷迷糊糊中好像回到了那场大火里,那些绝望的求救完全被大火给淹没了。

“不要!救命!救救我!”

她浑身大汗淋漓,双手挥舞着,像个无助的孩子。

蓝灵雨连忙抓住了她的手,心疼的说:“蔓歌,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有我在呢,我在呢,你别怕。”

虽然她不知道五年来沈蔓歌经历了什么,但是五年前的那场大火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没有人能从那样的梦魇中醒过来的。

听说那场大火把一切都烧得一丝不剩,熊熊的火焰烧了好几个时辰。

“疼!我好疼!救救我,我要疼死了!”

沈蔓歌胡乱的抓住了蓝灵雨的手,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她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那双手上,指甲渗进了蓝灵雨的肌肤里,火辣辣的疼着,却不及心口的疼痛。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又为什么要纹身呀?蔓歌,你有太多的秘密自己一个人扛着,你让我怎么帮你呀?”

蓝灵雨的眸子湿润了。

她想为沈蔓歌讨回一个公道,可是对方是谁?

对方是叶南弦!

海城的太子爷,海城的龙头老大。

他随便的跺跺脚就能让整个海城的人颤抖了,她这样的小人物又能做什么呢?

唯一能为沈蔓歌做的也就是为她提供一个住所,尽可能的帮助她一些琐事。

她能感觉的出来,沈蔓歌这次回来是有计划的,甚至可能还有什么大事儿要办,但是沈蔓歌没和她说,她也不好问。如今看到沈蔓歌这么痛苦的样子,蓝灵雨说不出的难过。

好不容易沈蔓歌才安静下去,不过眼角的泪水却从来没有断过。她不断地呢喃着,不断地询问着为什么,口口声声的喊着梓安和落落的名字。

一夜不知不觉的过去。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的时候,沈蔓歌悠悠转醒。

她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铺,好一会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

她动了动胳膊,瞬间惊醒了蓝灵雨。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去给你叫医生。”

蓝灵雨还没等沈蔓歌开口说话就跑了出去。

沈蔓歌有些失笑,不过却能感觉出浑身的酸软无力。

看来海城还真的和她犯冲,才回来就病倒了。

医生赶来的时候,沈蔓歌多少恢复了一些体力。在医生的检查下,沈蔓歌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还是需要吃点药。

“以后可不能这么任性了,本身对药物过敏还去纹身,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医生有些谴责,沈蔓歌低声听着,并没有说什么。

她本身就属于过敏体质,当初生下沈梓安和沈落落以后,唐子渊让她整容恢复那张被烧得面目全非的脸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药物过敏了。所以这五年来,她只是把那张脸给修复了,却也休克了无数次,幸亏唐子渊一直在身边陪着她,才不至于她一脚踏进阎王殿。

如果不是叶南弦怀疑她,想要查看她的身体,她可能还不会冒险去纹身遮挡那身上的烧伤。

可是这些事儿她又怎么能和医生说呢?

医生见沈蔓歌还算听话,交代了几声也就出去了,说她随时可以出院。

蓝灵雨在医生离开之后,快速的转身看向沈蔓歌。

“为什么要去纹身?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会药物过敏。”

见蓝灵雨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沈蔓歌轻叹一声,将一切告诉了蓝灵雨。

“你疯了?就为了不让叶南弦发现你的真实身份,你就这样糟蹋自己?为了那么一个渣男,你值得吗?你如果出点什么事情,梓安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蓝灵雨很生气。

沈蔓歌低声说:“唐子渊给我介绍的纹绣师,我知道他肯定关照过了。如果不是纹绣师释解了药物浓度,我可能还不止这样。你放心吧,我没事儿了,当时回去就吃了点消炎药,只是没想到还是吓到你们了。对了,梓安呢?”

“亏你还记得你儿子。”

蓝灵雨依然气的不轻,却又无法责备她。当年沈蔓歌受了那么大的苦,不管她要对叶南弦做什么,蓝灵雨都觉得应该的。

“好了,梓安到底去哪儿了?”

沈蔓歌摇晃着蓝灵雨的胳膊,像极了小时候撒娇的样子。

蓝灵雨无奈的用手戳了她的脑门一下,恨恨的说:“这里是医院,细菌丛生的,我能让他待在这里吗?梓安在家里呢。你如果没事儿了,我去办理出院手续,赶紧回去看看,我有点担心这小子。”

“好。”

沈蔓歌现在也归心似箭,一晚上沈梓安一个小孩子自己在家,真的没事儿吗?她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沈蔓歌和蓝灵雨很快的办理了出院手续,她们因为都担心沈梓安,所以很快的回到了住处,而此时的沈梓安已经起来了,收拾好了自己,并且准备好了早餐。

“咦?妈咪,你回来了?你好点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出院了?”

沈梓安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特别开心。

蓝灵雨看着沈梓安准备的皮蛋瘦肉粥还有热腾腾的小包子,特别暖心的说:“臭小子,这皮蛋瘦肉粥是你做的?”

沈梓安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出去买的,不过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学着做,以后专门负责妈咪的伙食。”

“宝贝,真乖。”

沈蔓歌的脸部表情柔和了很多,她摸着沈梓安的头,觉得他是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天使,是老天爷给她最好的礼物。

“今天周六,不用上课,妈咪没事儿了,你吃点早饭去玩吧。”

沈蔓歌希望孩子有自己的人生,所以她才带着儿子回来,把沈梓安交给蓝灵雨,她很放心。

沈梓安笑着拉住了沈蔓歌的手,把她拉到餐厅坐下,低声说:“妈咪,我先陪你吃饭,不过我今天要出去一趟,我和同学约好了出去玩,你不会不允许把?”

看着儿子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闪烁着祈求的光芒,沈蔓歌是一个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会,不过你自己要小心一点,有事儿随时给妈咪打电话。”

“好。”

沈梓安笑得像个天使一般。

蓝灵雨有些羡慕,不过也知道不能刺激沈梓安,特别是沈蔓歌现在身体不太好的情况下,她可是亲眼见过沈梓安昨天害怕的样子,多少还是很心疼的。

三个人坐下来吃了早餐,沈梓安就早早地出门了。

蓝灵雨提议要去送他,被沈梓安给拒绝了。

“让他自己去吧,他可以的。”

沈蔓歌对自己的儿子倒是很有信心。

蓝灵雨多少有些忧心的说:“蔓歌,他才是个四岁的孩子。”

“在M国,他三岁就可以自己去超市买东西了。三岁半就可以横穿半个唐人街。不要小瞧了梓安,他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放心吧。”

对沈蔓歌的说法,蓝灵雨有些不能理解,很诧异的看着她,当她看到沈蔓歌眼底都是对儿子的肯定时,她才试着放下心来,不过还是不时地往外面看看。

沈蔓歌吃完饭之后把药吃了,打开电视却看到了一则新闻。

楚梦溪居然当众在媒体上向她道歉了!

“凯瑟琳小姐,对不起。我知道我的鲁莽行动让你很难堪,都怪我心眼太小了,是我的错,我在这里求你原谅我吧。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凯瑟琳小姐,你如果觉得不过意,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希望你不要迁怒恒宇集团,破坏了和恒宇集团的合作。叶总十分在乎这次合作,为了这次合作日以继日的休息不好,如果因为我让凯瑟琳小姐不舒服了,那么我楚梦溪郑重的向凯瑟琳小姐道歉。我愿意接受凯瑟琳小姐所有的提议,保证毫无怨言,求求你,周一到恒宇集团上班吧。”

楚梦溪说的梨花带泪的,蓝灵雨却冷哼一声说:“这哪里是道歉啊,明明是道德绑架。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楚梦溪是叶南弦家的人,现在她这么委曲求全的给谁看?表面上是给你道歉,这暗地里还不是说你拭才而骄,她不得已才这样的么?”

“看破不说破,你怎么还这么急性子。”

沈蔓歌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并不在意楚梦溪的这点手段。

“你怎么还那么单纯啊?这公开道歉看上去是给你道歉,实际上你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了你知道吗?起码恒宇集团的员工都不会喜欢你了,都会觉得你故意为难他们总裁。你是不知道,这几年叶南弦因为一直单身,名誉和身价在整个海城水涨船高的,整个恒宇集团的女人看到这个道歉通告,估计把你吃了的心都有了,你还这么不在乎,我真怕你进了恒宇集团还能不能全身而退。”

蓝灵雨急的要命,看到沈蔓歌这么不在乎,更是沉不住气了。

沈蔓歌笑着站了起来,拍了拍蓝灵雨的肩膀说:“好了,别为我担心了,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的沈蔓歌吗?楚梦溪那点手段想要和我斗,她还嫩了点。放心好了,我会让叶南弦亲自来接我的。”

说完,沈蔓歌转身回了房间,只留下蓝灵雨一个人在原地呆愣不已。

让叶南弦亲自来接她?

真的假的?

以叶南弦那冰山冷阎王的尿性,怎么可能?沈蔓歌回到了房间之后,直接给叶南弦发了一条消息。

“叶总,不好意思,我可能对海城有点水土不服,已经向总部发出了申请,把我调回总公司,会有新的设计师来和你们合作。正好楚小姐的公开道歉也表明我有些刁难人,既然这样,咱们还是好聚好散吧。凯瑟琳。”

沈蔓歌发完了之后就把手机关机了,然后整个人靠在床上迷迷糊的睡着了。

叶南弦接到短信的时候有些微楞。

这是他的私人电话,就连楚梦溪都不知道的,这个电话号码从五年前沈蔓歌葬身火海以后就销号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他又去开了这个号码,目前为止可以说除了助理宋涛,就只有当年的沈蔓歌才会有这个号码了。

如今这个凯瑟琳居然把短信发在了他这个号码上,他绝对不相信宋涛会把这么私密的事情告诉凯瑟琳这么一个陌生的女人,除非她本身就是沈蔓歌!

这样的情绪让叶南弦的心情有些波澜起伏。

结合种种迹象来看,叶南弦的心愈发不淡定了。

他直接给宋涛打了电话。

“我让你查的凯瑟琳的信息查的怎么样了?”

宋涛还没从被窝里爬起来,今天周末,他本来打算好好睡个觉的,谁知道叶南弦这么一个电话打来,瞬间把他的瞌睡虫给赶跑了。

“叶总,我动用了所有关系,正常的,非正常的渠道都查了,这个凯瑟琳好像一直生活在M国,有她小学,中学,大雪的所有记录,甚至我还找人查访了她的同学,都说这个人就是凯瑟琳,但是对于她的中文名字却没几个人知道。”

宋涛的话让叶南弦的眉头微皱了起来。

“这个凯瑟琳有没有什么空窗期?比如说休学过一段时间,或者发生过什么事故?”

叶南弦这么一问,宋涛就有些懵了。

“叶总,这个我还没查。”

“给你半个小时,我要所有资料,记住,是所有。”

说完,他也不管宋涛什么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凯瑟琳一直住在M国,从小到大都有记录,可是为什么她和沈蔓歌那么多相似的地方呢?这难道真的是个巧合?而一直生活在M国的人,又怎么会和一直没出过国的蓝灵雨扯上关系呢?偏偏蓝灵雨还是他妻子最好的闺蜜。

这些疑问在叶南弦的脑子里不断地盘旋着。

他打开抽屉,里面是沈蔓歌五年前给他留下的离婚协议书,还有那个婚戒。

结婚三年来,他貌似只给她买了这一枚婚戒,还是为了结婚而买的。

本以为这场婚姻不是自己想要的,对一个颇有心计,算计自己的女人他也无法付出感情,可是每次他加班回来的时候,总能看到一抹灯光为他留着。不管他回来多晚,沈蔓歌总是把饭菜热好,即便他不吃也是三年如一日的坚持着。

他其实是知道沈蔓歌为了生孩子四处求医的事情的,只是当时没觉得要去阻止。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对他而言更好,反正这场婚姻就不是以爱为基础的,多个孩子反而多个责任,让彼此更加牵扯不清。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看到沈蔓歌吃那些难以下咽的中药时,他居然会心疼。当他得知沈蔓歌吃偏方中毒住院的时候,他第一次失去了冷静。

那时候他就知道,沈蔓歌在他心里的地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改变,所以强迫折自己更加疏远她,冷漠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一切回到原点。可是沈蔓歌那个傻女人啊,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管他怎么冷漠,她都笑容相迎,把苦涩和泪水留给了自己。

他本以为沈蔓歌不会流泪,直到有一天晚上她发烧了,一个人蜷缩在偌大的床上,泪流满面的喊着他的名字时,叶南弦才知道她也不过是一个小女人罢了。

他想要对她好的,可惜楚梦溪回来了,带着叶家的孩子回来了。当时他的心情完全乱了,就在这个时候,沈蔓歌又怀孕了,为了避免楚梦溪对她不利,叶南弦派人送她出国养胎,却没想到发生了她偷人遭遇火灾的事情。

这些事情虽然过去了五年,但是那些疑点始终在叶南弦的心头徘徊着。他不相信那么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女人回去偷人,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只有沈蔓歌才能亲口告诉他了。

如今她回来了!

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叶南弦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

沈蔓歌,他的妻子回来了!

动漫关键词:穿超短裙忘穿内裤公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