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笔趣阁,每人C我半小时

2022-06-06 07:59:5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门铃还在继续,可是沈蔓歌好像没听到一般,依然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心理想着此时的楚梦溪该是怎样的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来求她的样子。想当初,她死里逃生之后,醒来的第一道晴天霹雳就

门铃还在继续,可是沈蔓歌好像没听到一般,依然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心理想着此时的楚梦溪该是怎样的不情不愿,却又不得不来求她的样子。

想当初,她死里逃生之后,醒来的第一道晴天霹雳就是网络上对她的谩骂。那些和男人不堪的照片,那些别人对她出轨的咒骂都让她一度差点失去活下去的勇气。要不是因为沈梓安的存在鼓励着她,或许当时她就算没死在那场大火里,也会死在别人的唾沫之中。而她最后调查得知,这一切都是楚梦溪干的。

破坏她的婚姻,偷偷的给叶南弦生孩子,并且逼迫自己背上那样的骂名,楚梦溪就算是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罪,可是沈蔓歌现在不着急和她清算。

温水煮青蛙其实也挺好玩的不是么?

想到这里,沈蔓歌的唇角微杨,那邪魅的笑容却不达眼底。

叶南弦敲了好久,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人觉得没人在家,可是他就是不甘心,心里一直有个执念,那就是要亲眼看看沈蔓歌到底在不在蓝灵雨的家里出现。

持之以恒的敲门声响了能有十分钟,沈蔓歌这才起身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却依然遮挡不住她的美好身材。她头发披散着,赤着脚打开了门,漫不经心的说:“谁呀?这么没礼貌!”

叶南弦猛然愣住了。

沈蔓歌的慵懒,沈蔓歌的随性都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蔓歌……”

他下意识的轻吟出声,却让沈蔓歌愣在当场。

怎么会是他?

虽然知道自己住在蓝灵雨家里会让叶南弦产生怀疑,但是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的找过来。

慌乱在她的眼底一闪而过,她快速的调整情绪,甚至不自在的拉了拉衣领,咳嗽了一声说:“叶总?您怎么来了?”

这声“叶总”把叶南弦的神志给拉了回来。

他的眼神微微眯起,仿佛X光似的在沈蔓歌的身上扫射着,好像要把她整个人看穿一般。

沈蔓歌的手心渗出了汗水,不过却强撑着冷静,笑着说:“叶总,你这眼神可是会让人误会的。如果让你家那个未来总裁夫人看到了,我可能又会遭殃了。”

“你到底是谁?”

叶南弦没打算和沈蔓歌兜圈子,他单刀直入的问了出来,那锐利的眸子直直的看向了沈蔓歌的眼睛。

以前沈蔓歌最怕他这双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人心一般,如今虽然经过了五年的历练,可是她依然还是有些胆怯,却不得不逼迫着自己直视叶南弦。

“叶总觉得我该是谁?”

她笑颜如花,眼神清澈,甚至带着一丝诱惑。

如果是别的女人,叶南弦会毫不犹豫的转身,可是眼前的沈蔓歌给了他太多的疑惑了。

叶南弦猛然上前,直接将沈蔓歌扣在了墙壁上。

“沈小姐,你最好别和我玩花样,我叶南弦不是一个任由着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惹到了我,你就要有粉身碎骨的打算。”

他离她如此之近,近的可以彼此闻到彼此的呼吸声。沈蔓歌双手紧握,笑得却更加灿烂了。

“叶总这算是挑逗我吗?还是说这是你们恒宇集团要留住人才所使用的手段?”

“沈蔓歌,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别和我说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和我妻子有什么瓜葛。你和她同名,又都认识蓝灵雨,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不成?”

叶南弦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沈蔓歌的脸上,沈蔓歌甚至可以感受到他衬衣下面勃发的胸肌力度。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迷人!

可惜,他是个没心的人。

沈蔓歌的眸子微敛,低声说:“叶总的妻子?是那位楚小姐吗?”

她再次抬头,眼底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干净的像一汪清泉。

叶南弦的心猛然颤抖了一下。

这样熟悉的眼神,这样的眸子,除了沈蔓歌还有谁?

可是为什么她不承认?

为什么那张脸不是记忆里的脸?

难道是因为那场大火?

叶南弦猛然伸出胳膊,直接拽住了沈蔓歌的衣领,下意识的就要往下拉。

沈蔓歌直接被吓到了。

“叶南弦,你干什么?我警告你,你如果再对我动手动脚,我要报警了!”

她紧紧地抓住了衣领,手心的汗水再次渗了出来。

不能让他这么做!

这五年来虽然她有整容过,但是身上那些烧伤还是多少存在的。

她想到过叶南弦会怀疑,会调查她,但是没想到叶南弦会这么不管不顾。再怎么说她还是H`J集团的设计师不是吗?

看着沈蔓歌慌乱的眼神,叶南弦的眸子顿了一下。

“你觉得我要干什么?难道这不是你的目的?”

说话间,叶南弦的手微微用力,大有一种不管不顾的疯狂样子。沈蔓歌真的被吓到了。

叶南弦是个霸道而且执着的男人,他想要做到的事情完全不会顾及别人的眼光的。这一点她很早之前就清楚了。虽然引起他的注意是她计划中的一环,但是她没想过这么快暴露自己的。

只要她身上的烧伤一旦展现在叶南弦的面前,她的计划就再也难以实现了。这五年来的锥心刺骨也会完全的付诸东流。

一想到这里,沈蔓歌猛然涌起一股力气。她快速的抬头,直接用脑袋撞向了叶南弦的鼻子。

一股酸爽的感觉瞬间袭击着叶南弦。

他猛地松开了沈蔓歌,鼻子也流下了鲜红的血液,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仿佛喂了毒一般的盯着沈蔓歌,盯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

“欲擒故纵玩的倒是得心应手,不过沈蔓歌,你在我面前还是太嫩了点。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真实身份是谁?”

叶南弦虽然痛的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鼻子也冒出了鲜血,不过那股子毁天灭地的狠厉模样和压迫人的气势丝毫不减。

沈蔓歌的心几乎快跳出嗓子眼了。

她的头好痛哦!

这个男人的鼻子是铁做的么?

那么脆弱的地方呗撞到了,居然还能这么慢若无其事的威胁她,果然是没心没肺的叶南弦!

沈蔓歌快速的拉好自己的睡衣,也往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叶南弦,冷冷的说:“叶总真会说话。你来我家,对我轻薄不说,现在还来质问我。请问叶总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对我?就算是合作公司,你的女朋友当众给我难堪,你又上门凌辱我,是真的欺负我们H`J集团没人了是吗?叶总如果再这样咄咄相逼,别怪我不给你们恒宇集团留情面,咱们直接去警察局说道说道去。”

看着沈蔓歌义愤填膺的怒吼,那双漂亮的眸子仿佛两团燃烧的火焰,衬托着她愈发的明艳动人,也愈发的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叶南弦的眸子沉了几分,却没有再继续紧逼沈蔓歌。

他想知道的事情从来都没有不知道的,迟早有一天他会把眼前这个女人的底给完全揭开的。

“沈蔓歌,你最好是你表面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否则我会让你知道,算计我叶南弦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叶总这是来威胁恐吓我的?我还真怕!如果叶总没有合作的诚意,还希望叶总打电话给我们集团老总,或者说叶总对我个人有什么成见,也可以让我们总裁换个设计师过来,没必要这个欺负我一个弱小女人,那样只会让我觉得不齿。”

沈蔓歌的眸子愈发的冰冷了。

叶南弦死死地盯着沈蔓歌,想要从她的眼神中看出点什么破绽,但是这个女人太会装了,居然瞪着一双愤怒的眸子,好像真的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儿似的。

几秒钟的对视,仿佛是一场强者之间的对决。

沈蔓歌觉得后背都湿透了。

和叶南弦比起来,尽管她在国外历练了五年,可终究在气势上她还是输给了眼前这个男人。

就在沈蔓歌坚持不住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喊声。

“你们在干什么?”

楚梦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叶南弦,而叶南弦和沈蔓歌之间的目光对视让她很不舒服,她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声音有些尖锐。

沈蔓歌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感激楚梦溪的到来。

她率先移开了目光,看向楚梦溪的时候,目光多了一丝冷意。

“楚小姐?你是来带叶总回去的吗?还是说你们打算来个夫妻双打,直接把我虐死在这里才算完?我就纳闷了,我怎么得罪了二位?让你们一个两个的都来找我的麻烦。”

沈蔓歌的声音微冷。

叶南弦听她这么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过却快速的擦了擦自己的鼻子,往一旁站了站,正好站在沈蔓歌的身旁。

“你来这儿做什么?”

叶南弦的声音微凉。

楚梦溪看到他们站在一起居然有一种很强大的危机感,就像是五年前看到沈蔓歌和叶南弦站在一起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

她的心火烧火燎的嫉妒着,不过却看到了叶南弦眼底的冰冷和不耐,她只好压抑下自己所有的情绪,低声说:“我找人查了凯瑟琳设计师的住址,特意过来给她赔礼道歉的。我知道是我鲁莽了,对不起,凯瑟琳小姐,请你原谅我的失礼,求你回恒宇集团任职吧。”

楚梦溪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十分卑微和委曲求全,只要叶南弦看到了她的诚意,不管沈蔓歌能不能回去,应该都不会怪她了吧?

这么想着,楚梦溪更是直接给沈蔓歌跪下了,而就在这时,一道反光让沈蔓歌微微的眯起了眸子。这些年在国外,沈蔓歌没少和闪光灯打交道,那种反光灯在阳光下折射出来的光线更是特别熟悉。

眼前的楚梦溪一如五年前异样的阴险。表面上来求取原谅,实际上却暗地里安排了人把这一幕拍下来,如果她估算的不错,等她去了恒宇集团之后不久,这段她欺凌楚梦溪的视频估计就会出现在网上了。

到时候她沈蔓歌就会像五年前一样再次成为所有人的怒骂对象,而现在她还是知名的设计师,更是H`J集团的人,到时候丢的可不是她沈蔓歌一个人的脸。

楚梦溪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沈蔓歌冷笑了一声说:“楚小姐这是干什么?在公司门口对我拳打脚踢的,现在又来我家门口卖惨,更是让人在暗处拍下来,不知道楚小姐这到底是来道歉的,还是来给我下马威的呢?”

楚梦溪的脸色瞬间白了几分。

“凯瑟琳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是真的真心实意来求你回去的。南弦,我……”

“楚小姐还真会装,可惜啊,你好像忘记了我是干什么的。我是汽车设计师,终日和汽车零件打交道,更是和反光镜接触的机会比较多。下次楚小姐如果要设计我,还请你做的隐秘一些,让那些躲在暗处的摄影师遮好自己的摄像机才好。”

沈蔓歌的话直接让叶南弦的眸子眯了起来。

他快速的朝四周看去,一抹身影快速的闪入了街道之中。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沉了下来。

“如果不是真心实意的来道歉,那就滚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不是的,南弦,不是这样子的,我真的没有。”

楚梦溪连忙解释。

她不能让叶南弦知道她是这样的阴险小人,更不能让沈蔓歌得意,反正那个人是不会供出她的,她只要咬死了不承认就好。

沈蔓歌却懒得看她表演。

“你们要玩什么把戏回家去玩,对我有意见就明说,但是叶总,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能够给我一个交代。抱歉了,我有点累,你们自便。”

沈蔓歌说完,直接退回房里。“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也彻底把叶南弦给关在了门外。

叶南弦猝不及防,差点被撞到俊逸的五官,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躲闪,却没有看到台阶,一脚踩空,整个人朝地面摔去。

“南弦。”

楚梦溪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眼底都是担心。

“你没事吧?这个凯瑟琳还真是恃才而骄。不就是一个汽车设计师么?居然敢对你这样,咱们不要了,我就不信,只要我们出得起钱,还会请不起好的设计师来。”

楚梦溪的话让叶南弦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他将自己的胳膊从楚梦溪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转身冷冷的看着她。

叶南弦第一次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楚梦溪。

他一直觉得楚梦溪温柔,善良。五年前为了叶家的孩子,更是不计较个人名誉的生下了叶睿,而后为了叶睿的成长需要,她不明不白的留在了叶家照顾叶睿。

平时叶南弦看到的都是楚梦溪慈爱,温柔的一面,可是今天的她倒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

就算他怀疑沈蔓歌的身份和来恒宇集团的目的,但是楚梦溪和她算是素未谋面,居然在集团门口不顾脸面的撕打沈蔓歌,那妒妇的样子第一次让叶南弦感觉到,或许她不顾身份的留在叶家,并不完全是为了叶睿。

这样的认识让他莫名的有些反感。

“梦溪,你在叶家也有五年了吧?”

叶南弦淡淡的开口。

楚梦溪微微一愣,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连忙点头。

“是,五年了。”

“你岁数也不小了,这些年为了叶睿也着实委屈你了。如果遇到合适的男人记得和我说,我会以叶家大小姐的身份把你嫁出去的,你放心,嫁妆绝对不会少了你的。”

叶南弦这句话直接把楚梦溪给吓到了。

“南弦,你什么意思?你要赶我出叶家?为什么?就因为我得罪了凯瑟琳设计师吗?你听我说,我知道我错了,我给她认错,我没有找人拍视频,我没有!”

楚梦溪的眼泪瞬间滑落,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一如当年。

叶南弦却冷冷的说:“和她无关,我说的是真的,你岁数也不小了,不能把自己的青春浪费在叶家。有些人去了就回不来了,你该有自己的人生。”

说完,叶南弦抬脚就走。

楚梦溪的脸却苍白的可怕,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不!

不可以!

她等了五年,爱了他这么多年,千辛万苦的生下了叶睿,本以为会苦尽甘来,可是他怎么可以说出这样无情的话来呢?

难道是因为凯瑟琳那个女人?

动漫关键词:每人C我半小时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