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输了让同学玩全部位置游戏

2022-06-05 15:50:1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阮霆深的目光流转,看样子,自己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女人。就算他今天不出现在这里,她也不会输。自己来得……反倒是有点多余了么?梁真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连忙说道:&ldquo

阮霆深的目光流转,看样子,自己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女人。

就算他今天不出现在这里,她也不会输。

自己来得……反倒是有点多余了么?

梁真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连忙说道:“还要谢谢你,霆深,谢谢你支持我。现在他们看到你来了,知道你是站在我这边的,我接手公司,会轻松很多。”

站在阮霆深身边的时候,她忽然有一种错觉,他们并肩作战,两面御敌,并把柔软的后背留给了对方。

董萱小声地插了一句嘴:“如果不是阮总,小姐虽然未必会输给苏映红母女,但是,就看不到她们鼻子都气歪掉的样子了!”

阮霆深想了想,又说道:“你最近事多,我把白东和墨阳先留给你吧。”

梁真明白他的意思,她现在新来公司,除了一个董萱之外,没有一个信得过的手下,办事也多有不便。

另外,她这个未婚妻的行事作风到底如何,他恐怕也需要留两个人在她身边看着点。

她在A国修习律师课程的时候,辅修过心理学。

她可以看得出来,阮霆深这个人,是那种戒备心非常强的,想要得到他的信任,跟他好好合作,就必须她先对他敞开心扉,坦诚相待。

一个稳固的合作,反正总得有一方先表示诚意,不是吗?

再说了,有人看着她,对她来说也没有坏处。

她欣然答应,“谢谢。”

梁真回到董事长办公室,上一次她来的时候,这里还是苏映红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好像没有锁,看起来只是虚掩着,董萱准备推门进去,梁真想了想,回头看白东,“你先进去吧。”

白东拉了一把身边的墨阳,“叫你呢!”

墨阳不明所以,不就是一个办公室吗,里面还有人敢放定时炸弹不成?

他走了过去,一把就把门给推开了。

只听见“嘭”的一声,门上掉下来一个桶,一大桶水,把墨阳给浇了个透心凉。

他“哇哇”叫了起来,“好啊大哥,你坑我……”

白东摊手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锅。

果然梁天淇给她来了这么一招。

梁真自己都觉得挺好笑的,想让她第一天上任就在公司丢脸么,一惜用这么幼稚的方法!

可惜了,她失算了。

梁真这才跟在他们的后面走了进去。

刚才一大桶水倒在地上也就算了,明显刚才苏映红拿走自己东西的时候,心里很火大,现在整个办公室都已经被打砸得不像样子。

一个文件柜歪在旁边,里面的文件资料全部都散乱不堪,满地都是;地上到处都是碎片,茶杯茶壶,饮水机,烟灰缸,各种碎片几乎无处下脚,桌子被砸得伤痕累累,连窗帘都掉下来了。

再加上刚才弄的这一地的水……

要不是知道这里是董事长办公室,白东都怀疑自己是不小心进了一个垃圾场了。

梁真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吩咐道:“收拾一下,这里的办公家具就直接扔出去好了,白东,麻烦帮我定一套新的。”

“是。”

梁真先在公司小规模地,分别到各个办公室去亮了个相,讲了几句话,大致就是以后嘉佑由她来当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与配合之类的话。

因为办公室还没有收拾出来,她暂时也没有在公司久留。

她想回家去看看。

梁苑,那栋老房子,现在也已经过到了她的名下。

那里是爸爸和妈妈当年的婚房,是她从小一直生活的地方,承载了无数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里面也有一些妈妈留下来的东西,是妈妈生活的最后痕迹了。

本来以为从A国回来,就可以直接回到那里去,没想到一下子耽搁了这么多天。

车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她几乎有些近乡情怯。

终于开到了门口,梁真在车里坐了许久,看着那爬满了爬山虎的墙壁,和种着蔷薇的围墙,感慨万千。

那蔷薇,都是妈妈当年亲手种下的,现在虽然疏于打理,却依然枝繁叶茂。

院子外面的铁门,已经有些锈迹了。

梁真走到门口去,拿出了钥匙,这也是爸爸留在保险柜里给她的。

门锁“卡嗒”一声就开了,梁真刚把门打开,里面就有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迎了上来,看了梁真一眼,然后“噗嗵”一声跪在了地上。

把梁真给吓了一跳。

她想起来了,这个女人,之前她回家的时候,就是她说不认得,不许她进来,叫她不要乱闯,还说要报警。

梁真还没来得及说话,紧接着屋里又有那么一二十号人,鱼贯而出,也跟在那个中年妇女后面,齐刷刷地跪了一地!

这可把梁真给吓了一跳,他们这是干什么啊,莫不是来申冤的不成?

她连忙后退了一步,“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为首的那个先自我介绍道:“我姓赵,是这里的管家,已经在这里做了五年了。我知道您是梁家的大小姐,也知道这里已经是您名下的单位了,可是……”

她回头看了一眼众人,“我们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家还有个瘫痪的老公,婆婆年纪大了,已经没有劳动能力,我儿子现在才刚念高中,正是需要钱的时候。如果您不让我在这里工作了,我就失业了,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活啊!”

后面有人跟着附和,“是啊,我家也是,女儿上学正是要花钱的时候,这时候忽然失业,那不是……不是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

“大小姐,之前的事,都是误会,我们也确实不认得你。但是我们毕竟都在这里工作了好几年,你不能不管我们啊!”

“是啊是啊,你不能那么狠心……”

这么多人黑压压的跪了一大片,梁真自己也有点懵,弄得好像她是要这么一大堆人的命似的。

人群中没有一张是熟悉的面孔,很明显,苏映红也做过同样的事,把从前在这里给她妈工作过的老保姆管家什么的,都找理由给换掉了,现在这里全部都是她的人。梁真如果不换人的话,岂不是把自己每天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生活在一大群的定时炸弹中,随时接受苏映红的监控与检阅?

他们对她来这一招,她心里已经明白过来。

道德绑架。

董萱有些为难,“小姐,这……”

梁真看着他们,忽然问道:“你们中,谁是管账的?”

赵管家连忙说道:“是我,每个月的薪水,先前太太都是直接转给我,我再发给大家……”

梁真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先把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人名单,还有薪资,以及每个月转账的流水凭证提供一下,我看看你们之前的工资是什么样的标准。”

她语气很平淡,似乎还带着几分怜悯,赵管家于是自己站了起来,从旁边拿出一个册子,“大小姐,都在这里了,您过目。”

梁真接过来,随手翻了翻。

账目还挺清晰的,可见他们也都有准备。

梁真把册子交给了董萱,“我也并没有说要换人。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会酌情处理,请大家放宽心。”

她温和地看向董萱,“都起来吧,按照花名册,给每人转账三千块,权当是给大家的见面礼。”

董萱愣了一下,“可是小姐……”

梁真打断她,“别忘了你自己,你也有一份,以后还得多多照应。”

她这么一说,这些人都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喜气洋洋地跟她道谢。

梁真走进去,又说道:“这房子我也多年没住过了,不太熟悉,也不习惯了,有些布置,也需要改一改。这样吧,暂时先给你们放两天假,给我点时间,好吗?”

赵管家连忙说道:“我们帮着大小姐来布置也行。”

梁真微微一笑,环顾四周,“我从前都是一个人住,暂时还不太习惯家里有这么多人,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吧。”

她这个理由好像也说得过去。

赵管家想了想,答应下来,“那好,我们大家就先休息两天,谢谢大小姐了。”

她带着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大家各自先散了。

等他们都走了,董萱把门一关,才急急忙忙地问道:“小姐,你真把他们给留下来啊?你是发慈悲可怜他们,可他们不一定啊……”

梁真淡淡一笑,“谁说我要留下他们?”

她走上楼梯,伸手摸了一把扶手,低头一看,手指上薄薄的一层灰。

屋里也有些凌乱,大概有苏映红他们母女收拾得急,弄得家里像被打劫了一样。

梁真上了楼,推了一下门,发现苏映红和梁天淇的房间,虽然人是走了,东西应该也拿了个差不多,但是门却是锁着的。

她上楼去,去看从前妈妈住过的房间。

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东西几乎都没有了,被改成了一间更衣室,里面还留着一些她们母女没有带走的旧衣服。

在她走之前,是特意跟苏映红说过的,反正家里的房间也够用,叫她不要动妈妈以前住过的房间,当时苏映红刚刚嫁给爸爸没多久,也是答应得好好的!

梁真瞬间是气不打一处来,“麻烦帮我叫几个锁匠来,就现在,马上,把家里所有的门锁,包括窗户锁,全部拆下来换一遍。”

“还有,把她们所有的东西,包括她们用过的床和桌椅,全部都给我扔出去!”

道德绑架,梁真偏偏就不吃这一套。

叫她这么一折腾,家里几乎也是什么都不剩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了,自然也不好住了。

梁真想了想,晚上还是回到阮宅去住。

阮宅此刻,也是灯火通明。

今天因为梁真那边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所以阮霆深交代了一句,叫厨子多做几个菜,算是给梁真庆祝一下。

其实他只是这么随便交代了一嘴,但是家里的厨子和保姆下人哪个不想好好讨好一下自家主子?

毕竟这个四爷,平时脾气臭得很,说黑脸就黑脸,脾气喜好一向都很难捉摸。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夫人,看上去,讨好夫人比讨好四爷容易!

阮霆深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摆着华丽的三层大蛋糕,还有满满的一圈红艳艳的玫瑰花,桌子上有香槟和醒好的红酒,甚至有两枝漂亮的纯银质古董烛台,那是节日里才拿出来的。

这……

他其实只是想加几个菜,随便当是庆祝一下,没打算这么隆重啊!

他想叫陈妈撤下去,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外面阮星昀的声音,“妈咪,妈咪回来了!”

梁真已经走进来,她一把把这个小包子给抱了起来,转了个圈。

小家伙在她怀里拱了拱,“妈咪,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

这说的什么话?

她立即蹲下来,摸着他的小脑袋,“怎么会?”

小家伙撅着小嘴,“可是陈妈说,你有自己的家了……”

陈妈也真是,跟小孩子说这个做什么?

她只得安抚道:“不会呀,妈咪又多了一个家,等新家布置好了,也可以带你去玩啊!”

小家伙还是不太满意的样子,掰着手指头想了想,“那妈咪,每个周末都要过来陪我好不好,还有……还有后天我生日,妈咪也要来陪我过!”

后天生日?

她点点头,“好。”

小家伙高兴起来,勾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香了一下,“妈咪,快进来吧,爸爸在等你一起吃饭呢!”

梁真抱着小家伙走进去,然后就看到了阮霆深坐在桌前,这满满的一桌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隆重的典礼,梁真给吓了一大跳,差点都以为走错门了。

看她站在那里半天没动,小家伙连忙把她给拉过来,“妈咪,这是爸比特意为你准备的……”

阮霆深眉头微拧,眼里闪过一丝尴尬,但是又懒得解释,淡淡地说道:“吃饭吧。”

梁真于是落了座,先给小家伙夹了几样喜欢吃的菜,然后自己舀了半碗菌子汤,慢慢地喝。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她问道:“星昀就要满六岁了吗?”

阮霆深摇了摇头,“不是,是这个月的生日。我答应他,每个月都给他过一次生日的。”阮霆深也并没有做出解释,只不过在他看向小家伙的时候,目光忽然变得有点百味陈杂。

梁真有点费解。

不过,也许是因为阮霆深平时工作太忙,疏于跟孩子相处,所以特意答应孩子这种奇怪的要求。

她于是换了话题。

今天阮霆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甚至拂了梁天淇的面子,这个情,她是一定得领。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阮霆深“嗯”了一声,顺口说道:“也恭喜你,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这么一次合作之后,两个人之间,好像多了一点有关默契的东西。

小家伙低头吃了几口东西,又去拿蛋糕,一个不小心,弄得满脸都是。

梁真拿餐巾替他擦拭,小家伙忽然说道:“爸比,跟别人说恭喜的时候,不是应该送礼物吗?”

额……

阮霆深当然没准备什么礼物。

这么一说,倒好像是她在找他要东西似的。

梁真连忙说道:“不要胡说,今天的事,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她低头去哄小家伙,“你看看,这么大的蛋糕,还有花,你还不高兴吗?”

阮霆深却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她,问道:“你想要什么礼物?”

要什么礼物?

梁真可没想过这个事。

毕竟,两个人之间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

再说了,今天扫了梁天淇的面子,他肯定心里还是有点介怀的。

一想到他心里还有着一个梁天淇,她心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忽然蛰了一下似的。

说不上非常痛,但是不太舒服。

她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

阮霆深却又问了她一遍,“你想要什么礼物?”

他这个性格,想给的东西,显然没有办法拒绝。

梁真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点红酒,酒意上头,她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思,故意刁难他:“我想要一枚钻戒,不用太大,三克拉就好了,像梁天淇手上的那样的,你给吗?”

阮霆深的表情有点奇怪,就好像忽然被鱼刺给卡到了似的。

梁真怕他不高兴,连忙摆手,“我是开玩笑的,你不必放在心上。霆深,谢谢你的款待。”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低头继续去给小家伙擦脸擦手。

阮霆深看了她好一会儿,反问道:“你确定想要那个?”

梁真不明所以,“如果是你给不了的东西,我不会强求。”

阮霆深把筷子给放下了,“待会吃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外面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和之前的许多天一样,尽管阮宅的大院里都亮着灯,但那灯的光线有些幽暗的感觉,加上宅子里的意境太美,缺乏烟火气,又使得整个场景看起来像某些老旧的恐怖片。

梁真紧紧地跟着阮霆深后面一步之遥,尽管如此,她依然是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不断地联想到很多可怕的场景,甚至害怕他忽然一回头,看到一张不属于他的,可怕的脸。

她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阮霆深意识到她不太对劲,脚步顿了一下,“你不舒服吗?”

“没……没有。”

这时候院墙上忽然有轻微的响动,梁真瞬间吓得尖叫了一声,并一把抓住了阮霆深的胳膊。

阮霆深愣了一下,已然明白她为什么紧张到脚步都乱了。

他慢了一步,与她并肩,“没事了,大概是外面的野猫或者老鼠。”

梁真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从小就怕黑,怕那种……那种很吓人的东西。”

她都没敢把一个“鬼”字说出来。

阮霆深忽然伸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臂膀坚实有力,有让人心安的温度。

穿过了院子里的回廊和假山,上了车,车上打开了大灯,梁真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阮霆深把车开到了一家珠宝店门口。

梁真心里惊疑不定,她刚才只是开玩笑的,他不会真的带她来买钻戒吧?

她迟疑着下车,阮霆深把手臂朝她伸了伸,她于是很自然地伸了胳膊过去,挽住了阮霆深的手臂。

两个人一起上台阶,进了珠宝店。

店里居然一个顾客也没有,但是灯火通明,里面的员工倒是一个不少,导购小姐们也站得整整齐齐的,仿佛在严阵以待。

阮霆深走进去,门口的导购小姐立即对他们鞠躬,“阮总好。”

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经理的中年女人迎上来,“阮总,是要给夫人选什么首饰吗?”

阮霆深看了梁真一眼,“我家夫人说,想要一款戒指。”

经理立即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夫人请到这边来,这里都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夫人可以先看一下。我这就把店里几款特别定制款也拿过来给夫人过目。另外,最近新到了一批原石,夫人如果想看的话……”

还真是带她过来选戒指的。

既然如此,她若是扭扭捏捏的,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

梁真咬着嘴唇笑,直截了当地说道:“不用了,我想要梁天淇手上戴着的那一款,你这里有吗?”

作为一个网红,又跟嘉佑关系匪浅,梁天淇的知名度不低。而她做节目闹绯闻的时候,那枚钻戒时时刻刻都在她手上,专门做这一行的,不注意到只怕都难。

话一出口,她注意到经理的手都抖了一下,表情瞬间不自然起来。

“夫人确定想要这款么?”

阮霆深听到她提这个要求的时候,表情也很奇怪,这个经理也是这样,这枚戒指有什么不寻常之处么?

梁真不明所以,“当然。”

还是说,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那是阮霆深特意送给梁天淇的,所以才会对她这个夫人有想法?

好像也不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阮霆深何必多此一举,真把她带过来?他当时明明就可以含糊过去,直接把这个话题揭过的。

经理迟疑了一下,还是带她走到了卖钻戒的柜台边,然后扭头跟一个导购小姐说了几句什么。

导购小姐转身就进去了,又很快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大盒子,送到梁真面前。

动漫关键词: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