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2,李晓婷不内穿裤坐公交车阅读

2022-06-05 15:49:1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因为要在程序上把爸爸给的东西转移到自己名下,并处理很多琐事,梁真的一天,忙得跟总理似的。好在阮星昀这几天都上幼儿园去了,也没怎么打扰她,她得以抽出时间来,忙自己的事。嘉佑的

因为要在程序上把爸爸给的东西转移到自己名下,并处理很多琐事,梁真的一天,忙得跟总理似的。

好在阮星昀这几天都上幼儿园去了,也没怎么打扰她,她得以抽出时间来,忙自己的事。

嘉佑的事,还有爸爸的事,全部都是要紧的,这几天足以叫她焦头烂额。

从交管所赶去房管局,梁真闭上眼睛,在出租车上小憩片刻。

董萱也跟着她一起东奔西跑。

她在车上整理手里的文件,一面说道:“小姐,你说这个唐微微,靠得住么?”

梁真没有睁眼,轻轻地说道:“我跟她素昧平生,如果这次她能帮我的话,可以说是天助我也。但是,我做事的风格向来不是靠天,必须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万一她这里出问题,我得有备用方案。”

这几天梁真去见了不少的人,她确实是做好了两手准备。

只要她的支持者持股数量大于苏映红的支持者,等到股东大会的时候,她就可以一举向苏映红发难,把公司的管理权给夺回来!

董萱翻到了一份资料,再次看了一遍,然后说道:“小姐,还有一件事。我查到嘉佑还有7个点的股份去向不明,最终源头可能指向阮氏……”

7个点。

除去梁真父母留下来的,和苏映红母女手里控制的股份以外,7个点可以说是一个大数目了。

如果说阮霆深也站到了她们那边……

梁真有几分疲惫,“只要阮霆深不做声就好。他毕竟跟我有婚约,应该不至于去帮梁天淇对付我。”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

董萱继续整理自己手里的资料,梁真闭目养神,很快就睡着了。

“不好了不好了,小姐,你看……”

她才刚刚合眼没多大一会儿,董萱就急急忙忙地叫出声来,用力地摇着她的胳膊,把她给摇醒了。

梁真打了个哈欠,“什么事这么急,跟被鬼咬了一样……”

“比鬼还可怕,小姐你看这新闻上说的,梁天淇……”

一听到这个名字,梁真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她打断助理的话,“你要是闲得慌,可以玩玩手机里的益智小游戏,不要老看娱乐新闻,容易拉低智商……”

“不是啊,小姐你看,梁天淇居然真的跟……跟阮总在一起了,还流出了很多的亲密照,你看这……”

梁真皱起了眉头,拿过她的手机来,果然看到屏幕上梁天淇那张整容加高度美颜的脸,紧紧地贴着阮霆深,姿态相当亲密。

她看了几眼,也没看具体的文字报道,顺手把手机还给了董萱。

董萱弱弱地解释:“那个……小姐,我没特意看娱乐新闻,这是头条自动弹出来的,我看到阮总的名字才点进去……”

呵,都弄上头条弹窗了,看样子梁天淇还真是下了血本。

梁真伸手按了一下太阳穴。

董萱有些担心,“小姐,阮总怎么能这样对你,这才刚宣布订婚,他怎么能……”

唉,小姐真可怜,怎么就遇上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未婚夫呢?

这要是等到股东大会上的时候,他真帮了梁天淇,小姐可怎么办啊!

和她相比,梁真似乎并没有那么担心,她抬手制止了她后面的话。

“昨晚睡得少了,我再睡会,到了叫我。”

……

眼看着几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梁真每天早出晚归,阮霆深也同样是工作狂,虽然她还住在阮家,但是两个人打照面的机会都不多。

只有阮星昀,每天还能跟她见上两面,梁真尽量抽出时间来,陪小家伙玩一会儿。

很快就到了和苏映红约定的,股东大会的那一天。

梁真身穿一套非常有气场的白色阔腿女式西装,带着董萱,两个人再一次来到了嘉佑大厦。

前台小姐早已经知道了梁真要在股东大会上亮相的事,于是把她引上了楼。

今天的大会不寻常,虽然除了梁真和苏映红母女以外,其他的都是小股东,十几个人手里的股份加起来也不过就是百分之二,但是他们都到得很齐,都在关注着原配的女儿和后妻继女之间的财产争夺大战。

苏映红和梁天淇也已经在会议室里坐下了。

梁天淇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嗤笑着,“我那个好姐姐今天不会是不敢来了吧?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呵呵!”

要知道,她们还有一个秘密武器!

就在这个时候,梁真已经推门进来了。

苏映红也是一脸的自信,带着几分嘲讽,“梁真,你父亲因为残忍暴虐的可怕罪行被判死刑,可以说他是我们嘉佑的耻辱。我给过你补偿,但你不肯接受,你一定要引起公司的动荡才高兴吗?”

当着其他小股东的面,苏映红先发制人,她首先把自己给抬到道德的制高点去,好让梁真说什么都像是在胡闹。

耻辱……呵!

梁真笑了笑,“苏总,你说我爸是耻辱,如果当初你不是嫁给了那个耻辱,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做基层员工呢。你脖子上价值百万的项链,手上价值几十万的手表都是那个耻辱给你买的,我看你也戴得很骄傲啊?”

“你……”

苏映红被她给噎得面红耳赤,厉声喝道:“虽然一开始是因为他,但是后来的这么多年,我都是凭我自己的本事和努力获得的一切!”

梁真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如果说坑蒙拐骗的巧取豪夺都是本事的话,那您的本事,我还真是自愧不如。”

她从背后的董萱手里拿过资料,“首先,嘉佑集团是我父亲和母亲结婚的时候创立的公司,在我母亲去世以前,一直由她担任公司的总经理,并把公司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一步一步做成了京都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

对付苏映红,就得不遗余力,直接从根本上否定她。

“其次,这里是嘉佑最近十年来的财务盈亏报表。去年的营业额与我母亲去世的那年相比,增长率是—5.86%,从苏总您开始担任总经理以来,公司实现了连续三年负增长。您的努力,还真是没白费!”

她这一番话,苏映红倒也不怕,她轻嗤了一声,“你倒是个有本事的,连公司的财务报表都拿到了。”

她眯起眼睛来,轻轻地笑,“我承认你母亲曾经为公司立下过汗马功劳,但那也不是你。我看你是没有经营公司的经验吧,俗话说得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她环顾四周,继续说道:“影响公司盈利的因素很多,包括每年的经济形势和市场,以及国家政策等等,可不是你说的那么轻松。只要企业并没有出现巨大的动荡,就说明我做的没有问题!”一时间两方的辩论也陷入了僵局,分不出明显的胜负来。

梁真站起来,“既然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说不服对方,那么就用权利说话好了。”

她从董萱的手里拿过了文件袋,“这是我的股份持有证明。我父亲的百分之十五股份,加上我母亲的百分之三十,都已经在我的名下。还有我另外从别的地方收购来的百分之六,加起来,一共是百分之五十一。”

她看向了苏映红,“百分之五十一,已经占据绝对优势,所以,苏映红女士,今天我以手中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行使我作为嘉佑最大股东的权利,要求罢免你的总经理职位。”

梁天淇的指甲终于涂完了,她斜睨了一眼梁真,“还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怕不是通过造假来忽悠人的吧?”

既然她愿意自取其辱,索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让她知难而退,这样,她在整个嘉佑,甚至于整个京都都颜面扫地,恐怕就只好乖乖地躲到国外去了。

董萱都看不下去了,“梁天淇,你不要血口喷人!”

梁天淇忽然笑了起来,“我有没有血口喷人,验一下就知道了。”

她也从秘书那里拿出了自己的文件,“这里是我和我妈的股份证明,我妈百分之二十五,加上我的百分之十五,一共是百分之四十。”

她笑了笑,把那新涂好的腥红指甲伸到梁真面前去,按在股份证明文件上。

“我记得,公司还有百分之六的股份,是在唐微微小姐那里,那是看在她多年来对公司的贡献,分多次逐年奖励给她的。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转让给你?”

她把文件拿起来,翻了翻,“你这份是假的。”

说完,她把文件直接甩在了桌子上,“梁真,你手段可真够下作的,居然打算趁着微微姐不在公司,就伪造证明文件,谎称那百分之六的股份已经转让到了你手上!”

众股东面面相觑,其中有一个年纪大点的,把梁真的那份百分之六的股份证明拿过来,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好像……好像真的是伪造的啊……”

梁天淇越发的得意,两个手指头捏起来,对着门外吹了一声口哨。

哨音刚落,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年轻女人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

唐微微。

梁真脸色微变,“唐微微,你不是今天上午的飞机,剧组开机仪式,要到外地去拍戏吗?”

唐微微笑了,她笑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风情,举手投足都是一线女星的风度。

“今天导演临时改变计划,说另有安排,叫我明天再去,所以我就先回公司了。”

她看了一眼梁真,然后从自己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袋,“这里是我的百分之六的股份证明书,随便验,梁真小姐手里的那份……应该是假的吧?”

她居然……

董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差点就要扑上去动手了,“唐微微,亏你还是个公众人物,你简直欺人太甚!”

梁真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别激动。

所有的目光现在都齐刷刷地落在梁真的身上,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张嘴,都开始窃窃私语。

梁真有些悲戚地看着她,“所以现在,你以你百分之六的股份,也要站苏总那边了?”

唐微微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当然啊!我作为嘉佑集团的签约艺人,也可以说是公司的员工,我当然要维护公司领导的决定,拥护领导的地位!”

梁真不甘心,又问了一遍,“所以,你来找我,说的什么把股份转让给我,只要一块钱,都是骗我的?”

唐微微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花枝乱颤,“梁大小姐,你搞清楚,众所周知,嘉佑集团百分之六的股份,市值起码是几个亿。你跟我说一块钱跟我买去了,一块钱,是你脑子坏掉了还是我脑子坏掉了,你用的是太空币吗!”

遭人背叛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之前苏映红说的那些话,还有梁天淇的奚落,她一点都没有往心里去。她梁真,当律师的时候,见过了无数的巧取豪夺和落井下石,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一颗铁打的心。

可是,她试图真心相待的人,却欺骗了她。

这种感觉,就好像别人敞开心扉的时候,她于是也把自己的心双手奉上,哪知道,别人拿出来的只是一个气球,还顺手在她鲜红的心上戳了一刀。

看着梁真震惊的样子,梁天淇得意地拿出小镜子来补妆,“一个连股份都要造假的女人,也不知道骄傲个什么劲!”

苏映红见大局已定,也清了清嗓子,用一种痛心疾首的语气,“梁真,我没想到股份的事你也造假!就算你以大股东的身份非要加入董事会,我们也对你有否决权。像你这样不诚信的人,不可能会有人支持你的!”

母女两个唱着双簧,得意地看着梁真很快就要被她们给踩到泥里去。

就在这时候,背后忽然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她的股份没有造假!这声音……

会议室里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回过头去,看向了门口出现的一个人。

阮霆深!

他怎么会来了?

梁天淇张口结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过了会半天才惊疑不定地叫了一声,“霆深哥哥?”

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霆深哥哥刚才说什么来着?

没有造假,是什么意思?

明明她亲自做好假的股份证明书,让唐微微拿给梁真的!

阮霆深迈开长腿走了进来,看都没看梁天淇一眼,而是径直走到了梁真身边,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抱歉,我来晚了。”

梁真坐在椅子上,回头与他对视,微笑着点了点头。

阮霆深好看的眉头微微拧起来,浑身散发出森冷的气息,“今天的股东大会,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

梁天淇支支吾吾的,“我……我想霆深哥哥你那么忙,应该没空吧……”

阮霆深的语气平淡无波,“和我家夫人有关的事,我当然是要来。”

他环视了一周,“嘉佑集团的股份,我手里持有百分之七。前几天我已经将其中的百分之六转让给了我的夫人梁真小姐。所以她手里现在的确是持股百分之五十一,占绝对优势,你们有意见吗?”

阮霆深已经站在了她这一边!

阮氏的总裁阮霆深!

这么一来,也就是说,之前所有关于什么可能退婚,什么他跟梁天淇搞到了一起的传闻,都只是传闻,是谣言,现在都被他亲自给击破了!

今天是当着梁天淇的面,他明确地站了梁真!

梁真轻轻地握了握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站了起来,“从现在开始,作为嘉佑的第一大股东,并拥有最多的支持率,我宣布,即刻解除苏映红女士的总经理职位。”

苏映红的脸色早已铁青,先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已经不复存在,看起来有些狰狞。

梁真从董萱的手里拿过文件,展示给大家看,“从现在开始,由我担任嘉佑集团的董事长,今后公司所有的事情,都由我负责。从前嘉佑集团姓梁,今后,也是!”

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空气凝滞了一瞬,随后,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在座的几个年纪比较大的股东,都是当年跟着梁元绪一起干的老将,出了这样的事,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只是碍于苏映红母女两个的权力,他们手里的股份本来又不多,敢怒而不敢言罢了。

如今梁真回国,把公司给收回来,才是众望所归!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她需要当场提出要求。

“还有,苏女士,梁苑的房子是属于嘉佑,更是属于梁家的产业。在卸任以后,希望您能马上搬出去,毕竟这是我父母的婚房。”

若是私底下向她讨还这套房子,估计还没那么容易。

但是当着全体股东的面,直接向她发难,她就算是为着自己的脸面,也不好霸占着房子不走了。

苏映红气得把手里的东西用力地在桌上一摔,“梁真,你给我等着瞧,我看你能撑到几时!”

她说着站起来,踩着高跟鞋,噔噔噔的直接冲了出去。

董萱见局势已经反转,冲着她的背影吐了吐舌头,“麻烦你把办公室让一让哦,我们小姐要用了,略略略……”

“哼!”

梁天淇气得用力一跺脚,也跟着她妈走了。

现场还有一个极尴尬的人,就是唐微微。

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女星,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竭力地保持着平静,甚至已经想好了解释的理由。

“真真,其实我早就知道,阮总一定会帮你的,毕竟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啊!所以,我是故意假装跟她们一伙的,我……”

梁真深深地看着她,“唐微微,我试图相信过你。但是,你让我失望了……”

“不是这样的,真真,你听我解释……”

梁真抿了抿嘴唇,不太想说话。

董萱冲唐微微眨巴着眼睛,有点幸灾乐祸,“喂,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啊,明明是站错了队,却变成了墙头草,这样很让人看不起诶!”

唐微微自己闹了个没脸,只得厚着脸皮道歉,“真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苏总把持着公司的所有资源,我是签定了十年合同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梁真看着她,“我能理解你,但是不能谅解你。你明明可以明哲保身,也可以找借口提前离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踩低捧高、落井下石。你是在投机,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承担应有的风险。”

“我……”

唐微微咬着嘴唇,一副可怜楚楚的样子。

可惜梁真是个女人,不会怜香惜玉。

董萱看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说道:“你现在可以打电话回去问问导演,为什么忽然临时有事,要推迟开机了!”

唐微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这……

难道说,梁真早就已经知道了?

梁真叹了一口气,“我给过你机会。”

她说完,带着董萱,和阮霆深一起走出去。

阮霆深微微侧头,看着这个行事果决的女人。

不得不说,她身上,有着让人着迷的魅力。

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里,阮霆深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梁真抬起头,直视了他的眼睛,“你想听真话还是想听假话?”

“都说来听听。”

“假话是,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他会在万众注视的场合,身披金甲,脚踏七彩祥云出现,拯救我于水火。所以我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处境再危险,我知道他也一定会来,保护我,支持我,给我力量。”

阮霆深听了,沉默了片刻,这才问道:“那真话呢?”

“真话是……我是个律师,凡事都讲证据,做事也不靠捕风捉影。你说过你会支持我,所以我信你。最坏的可能,就是你不参与任何一方,那我就不怕。”

我信你。

三个字落在阮霆深的心坎里,有说不出的熨帖。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又一次通过了他的考验。

他的女人,当然必须要无条件地相信他,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不管有多少人诋毁他,她都必须要信他。

就算是合作,毫无保留的信任,也是合作的基础。

要不然,他给自己娶回来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有什么意义?

董萱在旁边骄傲地说道:“我们小姐早就看出来那个唐微微有问题了,所以她这几天,已经私底下跟其他的小股东联络过了,最起码可以争取到百分之一点二的支持。所以,就算是他们加上唐微微的六个点,也没有用!”

动漫关键词: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