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和老师一天弄了好几次小作文

2022-06-02 16:20:3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付清欢脸色一红,她急忙伸手推开面前的男人,好在脸上还带着面纱,不至于被对方发现自己这般狼狈模样。季伏城满意地看着付清欢的窘迫,伸手欲摘她脸上的面纱,却被她轻轻避开。&ldquo

付清欢脸色一红,她急忙伸手推开面前的男人,好在脸上还带着面纱,不至于被对方发现自己这般狼狈模样。

季伏城满意地看着付清欢的窘迫,伸手欲摘她脸上的面纱,却被她轻轻避开。

“别摘,我怕吓到你。”

季伏城看了付清欢一眼,面前人的眸光璀璨,眉眼如画,纤细的腰肢不盈一握,偌大的衣服袖子盖住了她大半个手掌,露出的纤细手指。怎么看,都是不应该是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才对。

季伏城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对面前这个女孩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付清欢这张脸,他总觉得有问题。

季伏城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刚才都坦诚相待了,现在倒是这般……欲擒故纵?”

付清欢的耳尖逐渐泛红,迎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季先生请自重。”

好歹季伏城到底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一路无话回到家中,付清欢快步下了车,借口自己要去洗澡,急急忙忙回到了房间,深怕下一秒对方会说出什么更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来。

季伏城看着付清欢的背影,目光逐渐变得深沉,他微微扬手,看着自己指尖的印记。

刚才在车内看得不清,这印记是刚付清欢换衣服的时候车子猛然换了方向的时候,自己搂着她的腰肢沾上的。

这是一种土黄色的痕迹,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和付清欢身上的一样,更重要的是,这个颜色,几乎和付清欢裸露在外侧的肤色一模一样。

季伏城的眼睛微微眯起,事情似乎正朝着一个有趣的方向发展。

他掏出手机,按下一串数字:“给我调查一个人,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此时,付家别院。

付雯雯泡在水中,身上的污渍加了草药之后渐渐褪去了,可是她还是不解恨的用毛巾拼命地搓着身体,直到身上的皮肤都泛红。

罗若兰小心的换了一遍温水,又加了些草药进去,这才将女儿身上那股怪味盖住了。

“妈,今天这事情就是付清欢那野丫头故意害我!这事儿我和她没完!”

罗若兰听到付清欢三字,眼神也变得阴狠,“那个小贱人运气好罢了,你放心,这一次妈一定给你出气。”

付雯雯还是气愤不已:“你看看唐凯风都给她披外套了,爸竟然还为了她打我!”

回想起来今晚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丢人,付雯雯恨不得将付清欢扒皮抽筋了才好。

罗若兰冷笑一声,“你放心,妈有办法。再说了,小贱人已经嫁给了那个残废,又没有你半分姿色,唐家除非眼瞎了才会看上她!”

听到罗若兰这般说,付雯雯的脸上这才好看了许多。

……

浴室里,付清欢脱去衬衣,衣服上已经沾染了少许黄色药水,她急忙拿过冲洗了一遍,确定看不出来了才稍稍安心。

好在刚才在车里灯光昏暗,季伏城并没有发现。

冲去身上的泡沫,付清欢踮脚从柜子里拿出一盒润肤乳,打开之后,正是那黄色药膏。

抹完整张脸付清欢刚想对着镜子涂抹后背,不料一道声音在门口响起,“付清欢?”

伴随着声音落下的同时,门把手也向下拧着,眼看房门就要在下一秒被打开。

付清欢急忙挡在门后,胸口微微起伏着,带着几分慌乱,“我、我还没洗完!”

季伏城悠然的抱着胳膊靠在墙边,对着门内说道:“见你这么久没出来,我还以为夫人正梳妆打扮打算与我共度良宵呢。”

付清欢强装正镇定,一边抵着门,一边费力地伸手将那“润肤乳”藏好,“季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们不过合约关系,这才几天功夫,您就忘了?”

门那边终于没了动静,付清欢刚想拿浴巾裹上却不料脚底一滑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疼得她忍不住痛呼出声。

“砰”的一声房门被猛地推开,季伏城快速冲了进来,“怎么了?”付清欢呆呆地抬头看着季伏城,脑子一片空白。

季伏城的脸色有着片刻的僵硬,他很快避开眸子拿过一边的浴巾盖在了她的身上,将付清欢打横抱起放在床上,“哪里伤到了?”

付清欢裸露出来的脖子泛着绯色一路蔓延到脸上,她快速摇了摇头,“没、没有。”

季伏城看着对方泛着淤青的膝盖,直接从房中拿来一瓶药酒,自然而然地替她抹开,淡然道:“我早就说过,我对你这种小身板没兴趣。”

付清欢紧紧扯着浴巾,竟然也忘记了反驳。背后还有一大块皮肤没上药膏,幸好刚才对方没发现,可是,刚才在浴室里,该看的不该看的……想到这里,付清欢的脸色再次通红。

或是察觉到付清欢的不自在,季伏城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径直去了浴室洗漱。

付清欢愣了片刻,见对方去浴室了,这才急忙换上衣服,又端来一杯水,将三叶珍珠草以及大青叶和蒲地蓝等草药混合起来的药粉倒入其中,这能很好的对季伏城身上的慢性毒素起到一定压制作用。

也不知道季伏城到底中毒多久了,这种慢性毒急不得。

见对方出来,付清欢急忙坐在床上淡然地看书,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见季伏城喝了桌上的水之后,付清欢这才缓缓开口,“我们家里的伙食都是钟嫂负责吗?”

如果给季伏城长期下毒,只有身边人才做得到。

季伏城点头,挨着她身边坐下,拿过笔记本点开查阅着里面的资料,谁都没有提刚才的事情,“怎么了?”

付清欢摇头,“没有,只是觉得钟嫂厨艺好,想跟着偷师。”

季伏城点头,“这种事,明天你自己去找钟嫂就行。下周我要出差,会在老爷子生日前回来,有问题就找福伯。”

付清欢点了点头,如果男人出差,那么她调查母亲的事情可就更加方便了。

因为药物的影响,季伏城没过一会儿就感觉困意袭来,架不住眼皮的厚重沉沉地睡了过去,付清欢趁机给他把脉,却发现这种毒实在霸道,如果不早点解决,只怕季伏城的身体受不住。

季伏城这样的人,到底谁会给他下毒?而且慢性毒药需要不断的摄入,做这些事情的人应该是季伏城周围的人所为,难道这个男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

隔天,付清欢刚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一条横幅挂着:“热烈欢迎市领导莅校指导!”

段彤彤早就在门口等着她来,看见她盯着横幅看的模样,解释说:“今年又有领导来我们这儿挑选优秀的学生了,听说付雯雯那个丫头被内定了。”

付雯雯被称为医学天才,老师们对她关爱有加,这种培养人才的事情自然少不了她。

不过根据段彤彤的调查,这个付雯雯虚有其名罢了。只因为爷爷是“鬼医”付玉堂,这就让她在学校里颇有名气,再加上付家家世不错,付雯雯没少拿其他人的劳动成果说成自己的。

就这样还敢自诩医学天才,也不觉得丢脸?

看着付清欢沉思的模样,段彤彤忍不住说道:“你该不会忍气吞声让那个丫头真的成为公认的医学天才吧,要知道,这个称谓本是你的!”

不错,十年前付清欢还在临城的时候,小小年纪的她就崭露头角,那个时候医学小天才这个称谓就慢慢起来了。只是那个时候付雯雯眼红得厉害,什么事情都要从付清欢手里抢走才开心。

所以当付清欢被迫离开临城的时候,付雯雯鸠占鹊巢,用了“医学天才”这个头衔,一用就是十年。

付清欢挑了挑眉,“我自然会拿回属于我的东西。”领导来学校,自然有主任和校长去接待,付清欢偷偷留意了一下,发现付雯雯今天穿得十分的正式得体。

白衬衫加格子小短裙,配上一头齐肩短发,不说话往那儿一站的时候,还颇有几分静若处子的模样。

只是可惜眼神出卖了她,时不时转动着眸子,露出几分狡猾来。

主任正笑眯眯的冲着领导介绍,除了付雯雯之外,身边还站着一男一女,显然都是好苗子。

“乔医生,你可不知道,雯雯是我们这届中最具有天赋的孩子了,擎飞和燕涵虽然天赋差了点,可能全靠他们后期自己努力,现在能力也不差。”

面前的几个领导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学生,现在西医发达,学习西医的年轻人也会越来多,相比较中医的发展前景远没有西医这般乐观。

这次他们来,就是想要抽取几个好苗子重点培养。

他们似乎谈的不错,付清欢看着一边的主任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很快一群人就被请到了办公室。

下课之后,付清欢不急不缓的走向食堂,而这群上面来的领导,自然也去了食堂。

临大的食堂不错,不过二楼是私房菜,专门给老师们提供,学生们一般觉得价格昂贵几乎很少上去吃。

付清欢走到食堂的时候,那群被前簇后拥的医学领导们才缓缓出来。

眼下正是学生用餐的高峰期,人虽然多,但是大家也纷纷给领导们让路,付清欢被人挤了一下,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整个人顿时摔在了地上。

付雯雯看见付清欢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这该死的土包子怎么又出现了!一想到她就想到昨晚的事情,真的是让人倒胃口。

教导主任皱着眉,偏偏领导在身边又不能大声呵斥,只能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倒是乔医生上前,将付清欢扶了起来,而付清欢趁机摸到了对方的脉,不动声色地缩回手,“谢谢您。”

这仿佛只是一个小插曲,付清欢并没有多做停留。

刚才在办公室里,付雯雯小小的露了一手针灸和中草药识别,这些她私底下早就偷偷的练习了好几遍,可谓十分得心应手。

主任更是举了几个付雯雯实习时候碰到的病人案例,夸奖词都不带重复的。

只是那个乔榛医生脸上并没有过多表情,似乎付雯雯这点能力并不能算的上乘。

付雯雯不甘心,柔声开口,“我学的不过是皮毛而已,不及我爷爷万分之一。”

随同的陈医生问:“哦,你爷爷也是医者?”

付雯雯窃喜,“我爷爷是付玉堂!”

陈医震惊,起身说道:“‘鬼医’付玉堂?你竟然是他老人家的孙女?”

付雯雯脸上的兴奋按捺不住,急忙点了点头。

一边的乔榛看了付雯雯一眼,十年前付玉堂突然离开临城去了乡下,从此大隐隐于市,据说是为了宝贝孙女。可是看着这个孙女,颇有些急功近利,和付玉堂的性格大相径庭。

主任没有想到付雯雯的爷爷竟然和他们颇有渊源,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急忙招呼厨师上菜。

“乔爷爷,这个菜您不能吃。”

众人闻言抬头,就看见付清欢双手有些不安的交叉在一起,眼神闪烁略带急促。

动漫关键词: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