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办公桌添的我好爽&刚跟客户做完回家会被发现吗

2022-05-31 14:47:2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车子缓缓行驶,距离晚宴时间越发近,江意欢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她手心冷汗津津,看着窗外不断流逝的街景,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此时脑海忍不住浮现在监狱里暗无天日被折磨的日

车子缓缓行驶,距离晚宴时间越发近,江意欢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她手心冷汗津津,看着窗外不断流逝的街景,努力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此时脑海忍不住浮现在监狱里暗无天日被折磨的日子,被辱骂的句子仿佛再次响起在耳边。

“杀人凶手!鹤家那位醒不过来的话你一辈子都得呆在这儿。”

“还江家大小姐,现在还不是跟我们一个牢里,呸!谁比谁高贵呢。”

……

江意欢犹如梦魇了一样抽离出来,颤了一下。

随后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去晚宴的路上,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段昏暗的日子几乎磨灭了她所有高傲与尊严,她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直视他人。

一旁的鹤辞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不禁眉头微皱。

江意欢犹豫了片刻,才询问出口:“鹤……鹤先生,我这样的身份真的适合陪你参加晚宴吗?”

她怕自己一出现,就会被认出是当年新闻报道撞到鹤辞成植物人的罪魁祸首,引起轩然大波。

一旦被认出,恐怕麻烦不断。

而且她还是作为鹤辞的女伴出现。

鹤辞连眼都懒得抬,手握着平板仍旧在处理着工作,“你什么身份?”

他的反问让江意欢怔了一下,动了动唇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今晚就是我的女伴,有问题?”

这句话莫名让江意欢的心定了下来,紧张感跟不安也退散不少。

连鹤辞都觉得没问题,她凭什么畏畏缩缩觉得自己并不配站在他的身边。

江意欢刚完成自我心理建设后,车子平稳的停在了宴会厅门口。

司机为她拉开车门,江意欢提着裙摆优雅下车,自然的挽住了鹤辞的手。

鹤辞侧目看了她一眼,忽然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是鹤辞苏醒康复后参加的第一场晚宴,自然万众瞩目,谁都想看看这南城奇迹。

在植物人状态下存活了三年的鹤辞,竟然能够奇迹般痊愈并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他的亮相本就引人注意,再加上他身边挽着的女伴,两人出场直接吸引了晚宴所有人的目光。

俊男靓女养眼至极,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犹如金童玉女般登对。

江意欢今天的打扮更是一举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

她没有半分怯场,反而气势跟鹤辞不相上下,完全将气场拿捏到位。

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时,她没有想象中的窘迫紧张,取而代之的是镇定与从容。

站在鹤辞身边,莫名就有了无穷的底气。

“鹤辞身边的谁啊?怎么也没听说他有恋爱了或者订婚了?”

“别胡说,只是女伴吧。长得也就那样,鹤辞哪里看得上她这样的。”

“看不上人家难不成看得上你?”

紧接着一阵哄笑声。

其他人小声议论着,大多数都围绕在江意欢身上,其中也不乏一些酸不溜秋的发言。

“过去打个招呼。”鹤辞见到父亲母亲在不远处,于是拉着江意欢上前。

鹤海波收回目光,对于鹤辞愿意带江意欢出席,有些出乎意料。

毕竟先前他问过一次,鹤辞态度抗拒不已,表示绝不可能跟江意欢同时出现。

江意欢礼貌的打过招呼,祝秋雅也许被她今日这身装扮惊艳到了,甚至都没有都问一句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晚宴上。

“你们年轻人自己接触去吧。”鹤海波摆了摆手,示意鹤辞多与其他人接触交流,不用呆在这里。

鹤辞微微颔首,刚走开就有人主动上前来打招呼了。

“鹤先生,真是许久未见。”对方貌似是某房地产大亨,江意欢曾经在杂志上见到过,名气不小。

鹤辞举杯示意,与他浅聊了起来。

谈论的话题都是商业上的,江意欢也很少接触金融房产类,她只能像个花瓶一样在一边保持笑容。

只不过对方说着说着就将话题引到了她的身上,“这位是?好像以前都没听鹤先生你提起过。”

江意欢神情顿了顿,不知鹤辞会如何回应。

“我太太。”鹤辞唇边带着几分浅笑,手自然的搭在了江意欢的腰间,这番动作颇有宣示主权的味道。

听到这几个字,江意欢心脏仿佛漏停了几拍,没想到他会冠冕堂皇的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对方亦是一惊,多打量了江意欢两眼,“原来是鹤少奶奶,哈哈哈哈那鹤先生年少有为还早成家,真是让人羡慕。”

对方顿了顿,语气带着几分犹疑,“不过,好像瞧着有些面熟?”

江意欢想过有人会认出自己来,只是不曾想这么快,脑子飞速运转,率先做出了反应。

“我平时鲜少参加这种宴会,不过李总的大名我倒是久仰,今天一见,果然跟传闻一样……”江意欢随口就将这个话语敷衍了过去,顺势拍了一下对面的马屁。

李总乐呵一笑,也许是被夸的飘飘然,一时间也忘了追问她的身份。

江意欢沉着应对的反应,令鹤辞都有些改观。

接下来不少人都凑着上来,想要跟鹤辞攀谈几句,江意欢看得出来他不想多理会,三言两语就帮他应对了过去。

表现得落落大方,完全没有半点小家子气的痕迹。

几杯香槟下肚,江意欢脸颊微微泛起了粉意,鹤辞对上她的亮晶晶的双眸,有一瞬间沦恍惚陷在她笑颜之中。

鹤辞及时抽离出来,不过江意欢在晚宴的表现,确实让他刮目相看。

“第一次知道你还会夸人。”

宴会厅里有些嘈杂,鹤辞凑到了她耳侧边轻声说的,呼吸的气息不经意喷洒在江意欢耳朵,她心里一阵悸动,两人之间的距离凑的极近。

不过鹤辞这句话听着意外不明,说像夸奖与其不过说是轻嘲。

江意欢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拿起了新一杯香槟,温淳的酒缓缓滑入喉咙,不知不觉有些享受起这种微醺的感觉。

鹤辞按住了她的手腕,制止她继续再喝下去,眼底夹带着几分危险的警告。

“我没喝多。”

灵希,爸对不起你。”

乔灵希离家出走五年,父女再次见面竟是在医院。

五年前,乔家陷入财政危机,乔氏集团资金链断裂,父亲逼她拿着婚约去找厉家履行婚约,希望用她的幸福拯救乔家。

她百般不愿,却还是在厉家别墅外等了三天。

可婚约对象厉庭州故意避而不见,甚至还找了保安赶人,父亲和继母知道求助厉家无望,退而求其次把她贱卖给了孙家那个老光棍。

“你确实对不起我。”

乔灵希恨透了父亲的冷血无情,但对上父亲自责、愧疚的眼神,她的内心还是不好受。

她想要一个真相,“五年前,我从厉家回来的那天晚上是你和继母把我送到酒店的?”

那天晚上,她在酒店床上醒来,浑身不着一缕,处处迹象表面她失了身,并且那个男人爽完就走,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店。

“什么酒店?”

父亲很虚弱,疑惑的眼神不是作假,“你消失之后爸爸找了你好久,爸后悔答应你和孙家的婚事,你走后爸就取消了。”

父亲的生命已经走到了最后,没有理由骗她。

想来是继母担心她不愿嫁到孙家,才想出生米煮成熟饭的龌蹉伎俩。

不过她还是没有如继母的愿,就算那天和她发生关系的是孙家的老光棍,她也没嫁进孙家。

这时,一名美妇走了进来。

“灵希你回来了啊。你爸被那个女人害惨了,那个女人卷走了你爸所有的积蓄,从江城赫赫有名的乔董事长沦落为没几天活头的穷光蛋,这次住院的医药费都还是我交的。”

美妇言辞讥讽,神情中还是有几分愤然与难过。

“妈,爸都这样了,你少说两句。”

乔灵希一声爸让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如释重负。

女儿原谅了他,他可以放心走了。

病房外。

乔灵希看到母亲耳畔一缕白发,心疼的抚摸着郭红的脸颊。

她不是不理解郭红的心情,郭红是真的爱着父亲的,而父亲为了那个女人抛弃了她。

“妈,这五年你过得好么,你都瘦了。”

郭红看着眼前这个越长越漂亮的女儿,笑了笑,“嗨,妈过得好得很,你这次回来不走了吧?咱们母女以后相依为命,妈再给你找个金龟婿,以后好跟着享福。”

乔灵希一愣。

不知道母亲知道自己五年前失了身,还有了一双儿女之后,会不会骂自己未婚产子?

江城一处高档公寓中,两个漂亮的小家伙乖巧的并排坐着。

一副小绅士打扮的小男孩儿,以及像童话书里小公主的女孩儿打量着这处公寓,乌溜溜的大眼前像是黑葡萄。

他们长得过于漂亮,让程星星看呆了。

“你们真是乔灵希的孩子?”

“星星阿姨,乔灵希就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妈咪大人。妈咪说星星阿姨笨笨的,如今看来妈咪说得对。”

小女孩儿说得一本正经,一副很认同乔灵希的样子。

“妈咪还说,星星阿姨不仅笨,还有点傻乎乎的。”

小男孩点着头,还补充了一句。

程星星被气得吐血,她这是交了什么损友!

“更正一下,我程星星还年轻得很。一口一个阿姨把我叫老了,请叫我姐姐,谢谢!”

“那你岂不是要叫我妈咪阿姨了?”

小女孩儿竟让程星星无法反驳,算了,不和孩子计较。

小女儿笑眯眯的又开口。“我们听妈咪说,星星阿姨这几年帮了妈咪很多,我和弟弟替妈咪谢谢星星阿姨。星星阿姨不仅心地善良乐于助人,长得还这么好看。”

“对,我们很喜欢星星阿姨。”

小男孩儿又补充一句。

程星星简直被这对活宝征服了。

活宝开始自我介绍。

小女孩儿叫乔甜甜,小男孩儿叫乔阳阳。

乔甜甜是姐姐,乔阳阳是弟弟。

程星星和两个孩子聊的开心,心里要气死了。乔灵希是从哪儿借的种,这两个孩子太可爱了,她自己也想有。

不过她怎么觉得这两个孩子越看越熟悉呢?好像在那里见过!

乔灵希来到程星星家里是3天后了。

乔灵希一进公寓,程星星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

“星星,我爸去世了。我料理好我爸的后事才来找你,这几天帮我照顾孩子麻烦你了。”

“啊,伯父过逝了?”程星星惊讶,好友才从国外回来,处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她父亲的后事。

“嗯,我没事,孩子没惹你生气吧?”

“没有,两个小可爱听话得很,我给他们煮了吃的,刚哄了睡觉。”程星星拉着乔灵希回房间,生怕她们在客厅说话吵到两个小家伙。

“灵希,这几年你太让人心疼了。明明是乔家大小姐却一个人逃到国外,做了单亲妈妈,好不容易决定回国,父亲破产了,去世了。以后你要怎么办?”

“我有两个可爱的孩子,过得虽然不富裕,但是很幸福。我真的没事,谢谢你,星星。”

乔灵希的内心十分平静,她离家出走逃出国之后遇到了很多事,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单纯无知的乔家大小姐了。

程星星突然惊呼了一声。

她突然想起两个萌宝长得像谁了,不就是乔灵希当初的婚约对象厉庭州么。

“你和厉庭州真的没有联系?”

乔灵希摇了摇头,“当初乔家还没没落,我在厉家门外苦等三天,厉庭州都没出来见我一面,你觉得我们会有联系?”

程星星不认可,“你觉不觉得两个小可爱长得和厉庭州有点像?”

“厉庭州?”

乔灵希想都没想摇头,“怎么可能像呢?这两个孩子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两个孩子是继母设计,她和孙家的人睡了一晚才有的。

程星星不信邪,找来一本杂志,上面有厉庭州最新的采访照。

乔灵希晃眼看过去,还真有点像,可小孩子五官都没张开,所有的小孩都长得差不多吧。

程星星气死,别人的小孩儿也随便长这么可爱好看试试?

“以我说,你带着两个孩子去厉家试试看,万一厉家就接纳你们母子了呢。”

“星星,不要说了,五年前厉家在江城就是不可高攀的名门贵族,如今更是让人望尘莫及。再说,我真的不在乎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我有孩子就够了。”

乔灵希真的看淡了,不在乎了。

她和厉庭州注定没有结果。不过看照片,厉庭州确实长得很帅,浑身散发出一股贵公子气息,让人不敢招惹!他们二人还只是小时候见过几面,长大之后还没机会见过。

“星星,我要创业工作了,我要养孩子,没时间去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我只能靠自己。”

乔灵希下定决心在江城好好扎根。

程星星也来了兴致,“可以啊,你看要不这样,我们合伙开个童装店,两只小可爱当童模,我想肯定能成。”

乔灵希感动,“星星,你真是太好了!”

程星星是真的心疼乔灵希,挥挥手说道,“我好歹也是两个孩子的干妈,自然也有义务要养活我的干儿子、干女儿。”

“谢谢你,星星!”

“不客气!”程星星腹黑的笑起来。

她们二人一个晚上商量好开店的事,第二天就行动起来。

一间小仓库内,乔灵希忙碌的整理着货,儿子乔阳阳也蹦跶着小短腿在一旁帮忙。

女儿乔甜甜在一边帮忙计数,这个时候,就想,如果有爸爸就好了,爸爸一定身强体壮,可以帮妈妈帮东西,妈妈就不用这么累了。

乔灵希见女儿停下手里的动作在发呆,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甜甜累了么,妈妈带你去买冰激凌好不好。”

乔甜甜琢磨,去买冰激凌妈妈也能休息一下,点头答应下来,“妈妈,我可以吃两根冰激凌吗?”

“不行,只能吃一根!”

乔灵希伸出一根手指头,“冰激凌吃多了肚肚要痛痛哦~”

乔甜甜只好点点头,“行吧。”

乔阳阳拍拍小手的灰尘,扬起下巴小大人说到,“甜甜,你也太娇弱了,你应该和我们一起搬东西运动。”

“我累了嘛!”

乔甜甜要气死,这个木鱼脑袋的弟弟,没看到妈咪流了那么多汗嘛。

“小阳,姐姐是女孩子!你以后要学会照顾姐姐,保护姐姐。”

乔灵希抱起软软小小的儿子,看着儿子小脑袋上都是汗,满心的心疼:“小阳,你是不是也累了?”

乔灵希很自责,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擅自将把这两个小家伙带到这个世界,却要让他们跟着自己受苦受累。

“不是,不过我觉的妈咪要是能够找个男朋友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和爸爸一起来帮妈咪搬东西了。”乔阳阳邪气的眨眨眼睛。

乔甜甜甚感欣慰,觉得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终于开窍了,“弟弟说的对,妈咪,就是应该找个男朋友,我觉得给林叔叔就很不错!”

动漫关键词:办公桌添的我好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