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对象搞的时候都会说什么话&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2022-05-31 14:46:3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意欢听到经理的话,忍不住出声为自己据理力争,“刚才是她先动手的,我最多是自卫行为,实在不行查监控,我保证我没有半句假话。”她音量不大,但语气坚定不已,在场的人都能

江意欢听到经理的话,忍不住出声为自己据理力争,“刚才是她先动手的,我最多是自卫行为,实在不行查监控,我保证我没有半句假话。”

她音量不大,但语气坚定不已,在场的人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经理脸色一青,转头怒骂道:“不就是让你给人家道个歉,怎么就不愿意,非得闹得这么难堪是吧?”

江泠泠冷眼瞧着两人,随后质问经理道:“是不是真的要报警?报警的话我定追究到底。”

“不不不,她瞎说话。江小姐,你看我先前提出的你是否满意,不如就这样了了。”经理陪着笑,今晚这餐厅还是陆丞与江泠泠两人包了场,属于贵客了。

若是闹到进警局那么难看,以后他这餐厅口碑也差了。

江泠泠神情不屑一顾,不紧不慢说道:“不是我不给你机会,只是有人连道歉的诚意都拿不出来,很难让我这气顺下来阿。”

明眼人都能看出她这是故意在刁难江意欢。

“不是我的错凭什么道歉。”江意欢清楚自己这份工作必定是保不住了,干脆撕破脸。

经理被她这副模样气的脸都绿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工资一分都别想要了!”

江泠泠唇角微勾,很满意这结果,她就是要看到江意欢像是走狗一样被人赶走。

“怎么有好戏看也不叫上我?”

忽然传来一道男声,打断了众人。

鹤辞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站在江意欢的身边,语气带着几分玩味,只不过笑意不及眼底,旁人看了只觉后背发凉。

“你怎么……怎么来了?”江意欢看到他从天而降,止不住的惊讶,她还以为自己出去工作的事情瞒的天衣无缝,原来鹤辞早就知道了。

“路过。”鹤辞面色不改,冷淡的解释道。

江意欢沉默了下来,要是真的碰巧路过,还真太巧了,碰到她最落魄的时候。

陆丞与江泠泠两人同样愣住了,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

“泠泠,不如算了吧。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就好了。”陆丞下意识不想得罪鹤家,虽然不清楚江意欢跟鹤家究竟什么关系,但既然鹤辞站在这了,立场已经摆明了。

江泠泠没有吭声,看到陆丞这个态度,更觉得他窝囊。

“走吧。”陆丞语气稍沉,拉住江泠泠的手臂,示意她该离开了。

“事情还没解决完,怎么就要走了。”江泠泠甩开他的手,回视鹤辞,酝酿了一下情绪才开口道:“鹤先生,你不会是要帮着这个没礼貌的服务员吧?”

她将服务员这三个字音咬的极重,她还记恨着上次在公司被轰出来的事情,同时觉得在鹤辞面前装作有个性些,或许会有意外收获。

结果鹤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看向江意欢,“受伤没?”

江意欢摇了摇头,在他面前气焰莫名弱了几分,就像是乖巧的娃娃一样,陆丞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没事,这件事让我自己来解决吧……”江意欢回过神,还是不想麻烦到鹤辞。

鹤辞充耳不闻,周身气势凌厉,目光停在了面前的两人身上,“服务员?”

“鹤家的人不需要服务任何人。”

一旁的经理提着耳朵小心翼翼听了半天,得知自己新招的小服务员竟然是鹤家的人,顿时脸都吓白了几分。

“怎么回事?”鹤辞自若的坐到了椅子,质问经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余光瞥到女人微垂着脑袋,配上那身灰不溜秋的服务员套装,怎么看都可怜,鹤辞眸光暗了暗。

如果不是他心血来潮,参加晚宴前过来一趟,恐怕都看不到这出好戏。

刚路过就瞧见江泠泠在刁难着江意欢,鹤辞顿时不爽,有种自己的私有物被侮辱的感觉。

经理讪讪的笑着,迟疑了片刻才开口,“其实都是误会,发生了点小冲突。鹤先生不用放在心上的,至于这位小姐真的是我眼拙,没认出来是鹤先生你的人。”

“误会?”

鹤辞的威慑力让经理大气都不敢喘,不知不觉冒了一身冷汗。

“那个……是。”

他看了看江泠泠,有些吞吞吐吐。

鹤辞起身环视餐厅环境一周,接下来云淡风轻说出来的话吓得经理面容失色。

“环境挺好,不过风气那么差,应该要好好整顿整顿再营业吧?”

鹤家的势力简直包揽南城半边天,经理可真不觉得他在跟自己开玩笑,他哭丧着脸连忙赔罪着,“对不起鹤先生,是我们的错,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餐厅吧。”

“事情是江小姐突然刁难这位服务……这位小姐的,起了冲突才打翻了铁板,溅到了江小姐,才不依不饶在这要个说法。”经理态度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我们餐厅的监控录像非常齐全,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的,一会我们就调取监控查看,一定会还这位小姐一个公道的!”

“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江泠泠瞪着经理,气的说不出话来。

“江小姐,公道是非自在人心,看监控就知道怎么一回事了。我们餐厅也绝对不容许欺凌事件出现!无论施暴者是谁,施暴者身份地位如何!我们都一视同仁!”

江泠泠羞愤不已,远处看戏的服务员的目光犹如针扎一样在她身上。

“鹤先生,你看这样满意吗?”经理小心翼翼询问着他,见他没有半点反应,咬牙再开口道:“今天的事情让这位小姐受惊了,精神损失费赔偿是我们餐厅应该给的,迟些会给打到这位小姐的账户上的。”

这样的结局,江意欢真是意想不到。本来还以为今天触了霉头,估计工作丢了这几天的工资还拿不到手,结果不但解了气,还有精神损失费。

“嗯。”鹤辞抬手一把扯掉了江意欢身上围着的服务员的外搭,直接摔到了经理的脸上,经理被吓到差些一个踉跄摔倒,那也只能陪着笑站在一边。

随后鹤辞脱掉外套,披在了江意欢的身上。

江意欢不由得怔了一下,外套上还有他残存的余温。

西服显而易见的昂贵,江意欢缩了缩,想要还给鹤辞,毕竟她身上还沾了油迹,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蹭脏他的衣服。

鹤辞按住她的肩膀,眼神警告她要是脱下来后果自负。

江意欢只好乖乖窝在他的外套里,外套足足大了两个码,显得她更加娇小玲珑了。

他这算是在关心她吗?

江意欢内心控制不住的悸动,对他为自己出头这一系列行为有些动容。

他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

陆丞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莫名就泛起了酸意,怎么都觉得不舒服。明明这个女人以前满心满意都是他,现在连正眼看他都不乐意。

“意欢,今天的事情不好意思。”陆丞面露歉意,这么说一下子就将自己摆在了无辜者的位置,仿佛一切都是江泠泠的主意,跟他毫无关系。

江意欢只觉得好笑至极,若是之前,她一定会被陆丞这副无辜的样子所欺骗。

甚至还会心软,觉得他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

但是她见过这对狗男女的真面目后,陆丞现在做的一切她只会觉得恶心!

“你不应该先送你女朋友去医院?”江意欢声音清冷,不带一丝起伏,让人听不出她的一丝情绪。

江泠泠就这么被忽视,气的几乎要爆炸,陆丞果然对这个贱人念念不忘,刚想甩手离开的时候。

鹤辞冷不丁的开口道:“江小姐要是像上次去我办公室穿的那么清凉,恐怕烫伤的不止这么一小块。”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尤其是陆丞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你什么时候去他办公室了?”他压低嗓音质问江泠泠,眼里几乎要喷火,男人的尊严被当面挑衅,自然控制不住。

鹤辞当然不管他们剩下来狗咬狗的把戏,直接带着江意欢离开。

江泠泠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离去,不但没有给江意欢一个教训,反而惹得一身麻烦。

“说话阿?江泠泠,你到底什么意思?”陆丞感觉自己现在的脸色跟头顶一样绿。

“什么意思,能有什么意思?“不提还好,一提起来她心里的火气就压抑不住,“你不也是放不下那个贱人?眼睛都快埋她身上了。”

“不可理喻!”

……

他们接下来的争吵,江意欢就全都不清楚了,她被鹤辞直接拉上了车,他用的力气不小,攥得她手腕有些生疼。

“你弄疼我了。”江意欢微微皱眉,想到他刚才出手帮自己,语气便缓和了些许。

鹤辞没有松开她的手,反而更用力的握住,将她抵在车门角落处,步步紧逼,“是不是对他念念不忘呢?”

“怪不得想方设法都要来这里工作。”

鹤辞话里话外都是嘲讽,显然他误会了江意欢是故意找了一家陆丞喜欢去的餐厅工作,能够多些机会与他接触。

“想旧情复燃是吧?”

鹤辞咬牙切齿道,殊不知自己话里透着一股浓重的酸味。

江意欢不理解的看着他,明明刚才在餐厅还好好的,现在莫名就发起了疯。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江意欢身后抵着车门,她有些不适,车窗是半透明的,若是路人仔细往这边看,能够看出车内的情景。

“不是你亲口说的放不下他?”

江意欢没想到他那天醉酒将她的气话记得一清二楚,一时间又无奈又好笑,“我没有。跟他没关系。”

这番话落在鹤辞眼里,就成了妥妥的护着陆丞。

他扣住她脖颈,附身吻了上去。江意欢瞪圆了眼睛,想要挣扎,结果被他压制的更死。

唇齿交缠,鹤辞的吻猛烈而又霸道。

江意欢感觉自己唇边都被磕的生疼,她被迫承受着他的强吻。

鹤辞指尖按住她的脑袋,进一步深入这个吻,顿时车内的气氛升温,暧昧而又涟漪。

江意欢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一片空白。

一边被他引导进这个吻里,一边是无尽的羞耻感,生怕路人发现车内的动静。

江意欢被吻的头昏脑胀,甚至有些缺氧的时候,鹤辞总算是放开了她。

她脸颊通红,小口的喘息着。

“你!”江意欢想要骂他,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鹤辞眼神晦暗的紧盯着她,“你虽然是我的女佣,但是我爸认准了你是鹤家少奶奶,你绝不能惦记其他男人。”

江意欢沉默了下来,想不出任何话来反驳他。

鹤辞仍觉得不解气,拉过她手臂,用力咬了一口以示惩罚。疼的江意欢惊呼出声,忙抽回自己的手,瞪着他,“鹤辞!你上辈子属狗的?!”

鹤辞面不改色,仿佛刚才那幼稚而又粗暴的行径并不是他所为。

江意欢揉了揉发疼的手臂,心绪有些复杂,这下不知道该感谢他,还是要记恨他。

但起码他在别人外面,愿意出面帮她讨回公道。

这句谢谢说出口有些艰难。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上班?”江意欢斟酌了一下,问出了最想问的问题。

结果石沉大海,鹤辞根本不理会她,似乎觉得她这个问题愚蠢至极。

江意欢悄悄看了他一眼,悄然有了答案,也许这几天两人的僵持里,鹤辞也不是完全对她不闻不问。

得到这样的答案,江意欢不知为何内心莫名有些小雀跃。

有种融化了坚固多年冰山的其中一小角的成就感。

鹤辞拿出手机,拨通了其中一个电话号码。“帮我封杀陆丞。”

江意欢听到他的话,脸上划过一抹讶异,没想到鹤辞手段这么干脆利落。

她的这些表现,落在鹤辞眼里,就都变了味。鹤辞轻笑一声,有些讽刺的开口:“怎么?舍不得看到他落魄?”

江意欢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间没注意到他的话。

她只是在想,封杀那个渣男,是不是太过于便宜了他,他跟江泠泠应该受的报应可不止这些。

倒是很想看到陆丞知道自己被封杀那一瞬间崩溃的神情。

江意欢想起一些往事,起初与陆丞相识的时候,被媒体拍到还不愿意承认他们指尖的关系。

后面是意外公开,陆丞建起对未婚妻的痴情人设才让他爆红。

当初江意欢还感动的不行,陆丞将自己的痴情人设营造的实在太过完美,以至于她出狱后还想着回来找他。

才意外撞破他跟江泠泠的奸情。

鹤辞将礼服丢给她,示意她换上。

江意欢刚从回忆中抽离出来,不禁愣了一下,“我要换上?”

“陪我去参加晚宴。”

江意欢有些抗拒,不想答应。但是鹤辞直接拿她身份要挟,根本不给她机会拒绝。

“那……那你找个地方让我换衣服可以吗?”

“就在这换。“鹤辞安然泰若,显然想要看她出糗。

江意欢脸上爆红,支支吾吾的说道:“这里不太行。”不知道什么时候鹤辞将车窗全都封闭起来了,这下外面行人就看不进来了。

似乎铁了心要逼迫她在这里换。

“回别墅换也可以阿,离这里也很近。”江意欢拿着礼服,始终克服不了自己的羞耻心,不得不向鹤辞服软,想让他放过自己。

“都可以在餐厅当服务员了,换个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这不一样!”江意欢咬紧下唇,语气带上了几分哀求,“让我回去吧。”

鹤辞低头瞧了一眼时间,“三分钟。”

完全不理会她的哀求,“你已经浪费我很多时间了。”鹤辞视线移到她身上已经被压的皱巴巴的西服,意有所指。

江意欢心一横,干脆背对着他换衣服。

她解纽扣的手微微颤抖,羞耻感如潮水般淹没了她,她清晰感知到男人灼热的目光停在她身上。

她缓缓解开纽扣脱下里面的服务员的衣服,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身上那狰狞的伤疤也显得尤为吓人。

像是蜈蚣一样扭曲盘旋在她的肌肤上,红褐色的伤痕凹凸不平,让人看了都心有余愧。

鹤辞眼底敛去几分复杂,之前那次在深夜,看的并不真切,这次给他带来的冲击感更加深刻。

江意欢咬着牙,泪水不知不觉在眼眶里盘旋,大抵是无穷无尽的羞辱感让她觉得难堪。

衣衫褪半,江意欢没有勇气继续下去,身上也只剩下他的西服堪堪挡住隐私部位。

“鹤辞.....求求你……”江意欢轻声求饶,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

不知是她身上的伤痕刺伤了鹤辞,还是她可怜的模样惹得鹤辞动了恻隐之心,他移开了目光。

江意欢这才轻松了几分,迅速将礼服换上,但是礼服的样式繁杂又厚重,她一个人换有些手忙脚乱的,研究了好一阵总算是穿上了。

但是拉链的设计,让她不是很方便。

她努力去够礼服的拉链,但尝试了好几次都无功而返。江意欢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不知如何是好。

“能不能帮我一下……”江意欢声音都弱了几分,脸像是火烧一样滚烫。

鹤辞视线停在她还没拉好的拉链上,唇角弯了弯,并没有出手帮忙。

江意欢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心想要折磨自己,于是也赌气,自己一个人在车厢角落够拉链,试得手都酸了,也没能成功把拉链拉上。

“鹤辞,能帮帮我吗?”

此时的江意欢脸颊红扑扑的,眉眼低垂,像极了一只纯良的小兔子,不自知的诱人。

鹤辞凑前去,指尖触碰拉链时,江意欢整个人犹如触电一般,她颤了颤,指尖的凉意触碰肌肤,奇异的感觉让她很是窘迫。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拉链真的很难拉上。

江意欢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车内的气氛也暧昧无比。

“好了吗?”

鹤辞帮她把拉链拉上后,便重新坐好,仿佛跟个没事人似的。

江意欢为自己方才产生的各种想法感到羞耻,她轻咳两声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她想要将换下来的衣服整理叠好放在一边,结果直接被鹤辞装进袋子毫不犹豫丢进了垃圾桶。

“鹤家的人不需要服务其他人,懂吗?”

江意欢没有吭声,只是想不到自己努力了那么久,还是因为鹤辞才获得了应有的工资。

寻找了那么久工作,也没想到是会因为这样的愿意没了。

鹤辞让司机驱车带江意欢去化妆师工作室,为她收拾行头。

江意欢也迅速适应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反正也没办法反抗。

“半小时。”鹤辞将江意欢推给了化妆师,独自坐在一边沙发等待。

江意欢看着镜子中素面朝天的自己,脸色苍白的不行,也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两颊显得微微凹陷,看起来精神不佳。

自从入狱到出来,这段时间,她都没有认真梳妆打扮收拾过自己。

现在才发现自己精神状态这么糟糕。

她开始有些不自信,化妆师却一直跟她闲聊,夸她天生条件好,大眼睛高鼻梁的,妥妥的美人胚子。

江意欢有些不自在,但紧绷的神经也在闲聊中舒缓下来了,心情也没有那么糟糕。

任由化妆师折腾了半小时后,江意欢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愣了神,不知多久没见过如此光彩招人的自己了。

“好了!简直太完美了,快走吧。一会鹤先生就得催了,离晚宴时间还有半小时了。”化妆师推着打扮一新的江意欢从房间中出来。

鹤辞听到动静,抬眼往这边看去,难得怔了一下。

江意欢本来底气就不差,打了底之后,简单遮盖了一下黑眼圈,提亮后就显得精神了许多。

与素颜的样子,就像是两个人。明媚的妆容,为她精致的五官添了不少色彩,一眼惊艳。

再加上礼服完美的勾勒出她身材的优势,侧边开叉长腿若隐若现,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

宛如宴会里的女王。

江意欢起初还有些紧张,随后看到鹤辞的反应后,心稍微定了定,起码他都满意了,证明自己这一身没什么问题。

“好看吗?”

“还行。”鹤辞收回了目光,恢复平时那副冷淡的模样,即使被惊艳到了,也不肯多说两句赞美一下她。

“一会别给鹤家丢脸。”

“知道了。”江意欢欣赏着镜中精致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一蹶不振,这才是她应该有的模样。

动漫关键词: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