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腿架到肩膀上猛烈冲刺_低头看我是怎么弄你的视频

2022-05-31 14:45:5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意欢想要从他怀抱中挣扎出来,却被男人反手压住了手腕,抵在了头顶处,这下她彻底无法动弹了。气氛也莫名的暧昧了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她甚至能听清鹤辞的呼吸声。“既

江意欢想要从他怀抱中挣扎出来,却被男人反手压住了手腕,抵在了头顶处,这下她彻底无法动弹了。

气氛也莫名的暧昧了起来,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她甚至能听清鹤辞的呼吸声。

“既然你也知道认错人了,那放开我。”江意欢脸颊腾起两朵红霞,她甚至跟曾经的未婚夫江丞都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

鹤辞眼神添了几分灼热,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下,面前的女人都觉得顺眼了几分。

他逐渐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鼻尖轻触,气氛逐步攀升。

她被迫的与他四目相对,江意欢咬住舌尖,疼痛的感觉让她从恍惚中抽离。她侧开头,不情愿已经写在了面上。

“鹤先生!你放开我!我是江意欢。”情急之下,她提升了音调,企图让醉酒的鹤辞清醒过来。

“无所谓。”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却撩拨起了江意欢的怒火。

无所谓?!

什么是无所谓,她跟其他女人都一样,反正都不会是他日思夜想的卿卿。只不过是用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东西罢了。

这样的认知让江意欢的怒火熊熊燃烧,愤怒之下,她用尽浑身力气,竟然挣脱开了鹤辞的束缚。

“够了!“江意欢红着眼盯着他,愤怒烧的她胸腔闷疼,“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你报复我折磨我可以!你不能羞辱我。”

“你不是觉得我恶心吗?那为什么要碰我?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鹤辞踉跄了一下,站在她两步开外的位置,面对她的愤怒,他面不改色,仿佛并不能激起半点波澜。

江意欢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浑身不痛快,她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想要径直离开,不理会醉酒的鹤辞。

“站住。”

江意欢转头看向他,鹤辞站在门关处,阴影将他笼罩在其中,她看不清他的神情,她也从来看不透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你自己要当鹤家少奶奶的。”鹤辞一字一句吐出,目光冰寒刺骨。

江意欢脊背一僵,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恐惧感。她往后退了一步,不停的摇头,哭腔已经抑制不住了,“不!我宁愿在监狱中被那些人日日夜夜的折磨,我也不愿意当这狗屁鹤家少奶奶。”

“从来就不是我选择的,我也没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不是吗?”江意欢冷嗤一声,嘲笑着自己的软弱。

她垂下眼帘,强压着翻涌的情绪,眼泪才不至于夺眶而出。

鹤辞紧盯着她,江意欢站在原地,旁边暖黄的灯光映照得她身形显得更加单薄,衣服就像是挂在骨头上,空荡荡的,身影里化不开的孤寂。

“原来还念着你那个未婚夫。”鹤辞半天没有出声,冷不丁开口说道。

“你是不是日思夜想着离开鹤家,好跟那个野男人团聚?”

“是!”情绪上头的江意欢面对着他的质问,干脆承认了下来,“我是对他念念不忘怎么了?”

尽管事实不是如此,尽管她已经厌恶江丞到极点。

但是事到如今,真相是怎么样一点都不重要。

鹤辞冷笑一声,径直离开上楼。房门合上传来沉重的响声,江意欢泄力跌坐在沙发上。

经历过今晚的事情,她最后那点期盼也消耗殆尽。

她跟鹤辞的婚姻本来就是名存实亡,她消沉了好几天,总算是想清楚,打算去找份正式工作。

也许是那天晚上激怒了鹤辞,这几天他完全将她视作空气,没有半点交流。她独自一个房间,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江意欢利用这几天空闲的时间,在网上浏览了一圈工作,将自己的简历投给了好几家南城有名的跑车设计公司。

意外的是得到了面试的机会。

江意欢出门面试前,在镜子中整理着自己的衣着,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设计行业本来就跟她大学专业对口,而且她对跑车设计很感兴趣,曾经学习以及课余时间都深入研究过。

对于知识储备上她并不担心,希望今天面试一切顺利。

……

会议室里。

公司HR翻阅了一下她的简历,对江意欢的初次印象较佳,发现她是国外某名牌高校高端跑车设计专业的高材生后,态度也变得热切了几分。

“可以说一下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吗?”

江意欢对答如流,镇静的叙述自己的原因,“我大学所攻读的专业与贵公司对口,并且我在校之间涉猎多个领域,对跑车设计行业拥有很浓厚的兴趣。贵公司是南城有名的跑车设计公司,并且发展前景我觉得非常可观。”

HR是个中年知性女人,询问过后,对她的回答基本都很满意,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几分。

几个问题下来,也探查清楚了江意欢对这个行业的了解以及知识储备,可以看出是不得多得的人才。

可是……

HR目光停在了她简历上工作经验那一栏,上面是一片空白。她推了推金属框眼镜,探究的看向江意欢询问道:“江小姐,据我所知你毕业已经接近快三年多的时间,依照你的学历跟经验来看,没有猎头与你联系工作,这是不太可能的吧?那为什么工作经验上你是空白的。”

面对如此犀利的问题,江意欢不由得怔了一下。

她捏住了椅背,有些紧张起来。

HR见她吞吞吐吐,越发怀疑,语气便没有那么客气了,“江小姐,我们面试的目的也是想要充分了解每一个人,我们这个行业也很忌讳对家跳槽这点你应该是清楚的吧?若是你刻意隐瞒,就不好意思了。”

江意欢没想到会被误会成是对家员工来打听消息,她面对HR的质问,犹豫再三还是坦白了自己的经历。

“是因为我毕业不久,因为一些原因入狱了,最近刚刑满释放。”

话音刚落,HR脸色骤然一变,看着她的眼神也有些变了味。

江意欢有些无力,她不可能跟所有人解释一遍自己是蒙冤入狱,也不会有人愿意相信她的话。

“抱歉,我想需要重新考虑一下。”HR起身离开了会议室,独留下江意欢一人。

等待的时间让她煎熬不已,江意欢咬紧下唇,坦白的后果会换来谅解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HR才折返回来。

江意欢不愿意放弃这次机会,于是开口争取道:“入狱那次是意外,并没有影响我对这个行业的热爱,我真的很希望重拾热爱的专业……”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不好意思,江小姐。”

江意欢浑浑噩噩的离开了公司,看着外面阴气沉沉的天空,心里就像是堵了棉花一样难受。

若不是蒙冤入狱,她应该会有一个很美好的未来,她能够继续坚持自己热爱的专业,在擅长的领域上发光发热。

正是这场无妄之灾,打破了她原有平静的生活。

江意欢没有死心,紧接着去面试了好几家跑车设计的公司。都是知晓她曾经有案底,将她拒之门外。

面试频频碰壁,接下来投的简历几乎都石沉大海了。

南城有名气的跑车设计公司的HR估计都互相认识,碰壁了几次,恐怕都传开了,根本没有人愿意要她。

尽管她简历上的学历,领域成就多么闪亮,都比不过一个污点。

人们往往只会把污点放大到无限大,那些闪光点也不足称奇了。

江意欢关闭渺无声息的邮箱,她只能将工作要求降低,找一些劳力工作,虽然这几天屡屡碰壁,她也没有消沉下去,反而坚持不懈的寻找着。

另一边办公室里。

手下将江意欢近日的动向都汇报给鹤辞。

“结果怎么样?”

“我们依照鹤先生的吩咐,都逐一联系过那些HR,他们对江小姐的背景都基本了解了,根本没人敢招江小姐。”

“嗯。”鹤辞应了一声表示清楚了,目光仍未离开过文件上。

手下迟疑了片刻,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鹤先生,我们接下来还需要关注着江小姐的动向吗?”

“可以,但不必干涉了。”

手下连声应道,也不敢多言什么。鹤先生这算是把江小姐的路彻底给堵死了,有案底本身就不太可能被聘请,更何况鹤家出面,谁敢招她进来,招了就是跟鹤家过不去。

那些人都是聪明人,哪犯得上因为一个遍地都是的高材生,而得罪鹤辞。

“鹤先生,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出去了。”

“慢着。”

手下脚步一顿,看向鹤辞,想知道他还有什么吩咐。

鹤辞语气漫不经心,“家里那边要是来电跟我说一声。”

手下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好的没问题。”他莫名其妙的摸了摸鼻子,怎么感觉鹤先生这次是在等着江小姐服软求饶。

江意欢每天都出去找工作,外面奔波一天,回来累的饭都顾不上吃就睡着了。

几天下来,人都瘦削了好几分,看着更加瘦弱娇小了。

江意欢硬是没有妥协过一次,一大早就出门去寻找工作。

她今天面试的是一家西餐厅的服务员,她已经将工作要求降至到这种地步了,她不相信没有一份工作愿意录用她。

“哟?国外大学高材生呢?怎么沦落到来应聘餐厅端盘子了?”

西餐厅的经理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头发梳的油光噌亮,西服都挡不住他隆起的啤酒肚。江意欢一来,那目光就止不住的上下打量着她。

经理看都没看她的简历,随手一丢丢到一边去了。

江意欢眉头微皱,强忍下不适感,“我四肢健全,做事也麻利,应聘服务员应该没问题吧?”

经理斜嘴一笑,“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是我这西餐厅也不是街边的小摊,平日里的客人都是有钱人,当服务员规矩也很多,就怕你不懂事得罪了人。”

“不会的,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学东西的速度也很快的。”

“只不过我还真有点好奇名牌大学怎么就跑来当服务员了?”经理见她不想多说,依旧不依不饶,非要问出个缘由来。

江意欢吃了好几次亏,下意识隐瞒了自己入狱的情况。“我家里破产了,其他工作需要家里人脉,我没办法只能来这里应聘。”

经理虽然有些怀疑,但还是被江意欢应付了过去。

最终这才被西餐厅录用服务员,江意欢工作的时候都很沉默寡言,基本很少跟同事沟通,都是闷头忙自己手头上的活。

所以在餐厅其他人看来,她就像是怪胎一样,并不是很受欢迎。

江意欢也不介意,她只想尽早拿到一份工资,实现经济独立,才可以考虑别的出路,她也不觉得自己会在这里当一辈子服务员。

在餐厅工作了一周,也算是平安无事。她不清楚鹤辞是否知情,反正她自那会后,很少见到他。就算回来了,也是径直回书房。

完全不给她交流的机会。

江意欢莫名有些失落,但也很快适应了过来。

鹤家毕竟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迟早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的。

……

一天。

江意欢照常在餐厅上班,她目光触及来人时,忍不住手一颤,手里端着的水撒了一地。

“你怎么回事阿?干活也不带脑子,这都能弄洒?还不赶紧擦干净,一会客人路过摔倒了怎么办。”

江意欢连声道歉,感觉到那边投来的目光,连忙蹲下身低头擦拭着地板的水迹。

“站在这干嘛?发工资让你在这发呆的,还不赶紧去招呼客人?”经理瞧见江意欢躲在后厨角落,认为她偷懒破口大骂。

江意欢面露难色,并不是很想出去。“经理不好意思,我有点肚子不舒服,我想在这缓一会,晚点我就去干活。”

经理并没有谅解她的情况,反而冷笑一声,“你以为你自己是千金大小姐阿?小姐就不要出来做服务员,外面人手不够,赶紧给我滚出来!”

江意欢被经理硬生生拽了出来,没有办法只能回到工作岗位上。

不远处的江泠泠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她还在生陆丞的闷气,他约了好几次才勉为其难给他一个台阶下,答应出来一起吃饭。

陆丞拿出早已订好的花,轻声哄着她道,“泠泠,你还在生气吗?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江泠泠看着娇艳欲滴的花,心里的火气也消散了不少,本来就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这下顺势和好。

两人甜言蜜语时,江泠泠忽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怔了一下,有些不相信,仔细一看,才确认下来,那就是江意欢!

江意欢现在看着灰头土脸的,头发随意的盘在脑后显得有些乱糟糟的,身上穿着土气的服务员服装,因为疲累也显得脸色十分苍白。

看到仇人这副摸样,江泠泠顿时心里暗爽。

她直接叫江意欢来为他们服务,江意欢知道她发现了自己,但碍于经理,不得不去完成工作。

“两位需要些什么吗?”江意欢不卑不亢的开口询问,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仿佛面前的两人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陆丞见到她出现在面前,还是有些意外。

“意.....”他刚想开口,随后反应过来江泠泠就在身边,剩下的话便嘎然而止吞了回去。

但不得不说江意欢现在比三年前还要让人惊艳,尽管不施粉黛,素净的小脸依旧让人移不开目光。

江泠泠注意到对面陆丞的反应,有些吃味,故意出声嘲讽,“怎么一段时日不见,沦落到在餐厅里端盘子了,你看看这手,洗盘子都给洗出茧子了。”

江泠泠阴阳怪气的握住她的手腕,露出江意欢手上被水泡的发皱的伤口与肌肤。

江意欢一言不发挣脱开了她,一板一眼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两位需要点什么?”

“江意欢你这是装不认识我是吧?不过也是,沦落到这副狼狈模样,我也不好意思见人,是我的话我宁愿一头在马路上撞死得了,省的丢人现眼。”

“话说你不是名牌大学出身吗?怎么有今日,真是让人可惜呢。”江泠泠抱着手,肆意讽刺着她,几年前,她就不爽江意欢处处压自己一头。

学历成就,她再怎么努力都比不过江意欢,如今有这机会,她自然抓紧来奚落江意欢。

江意欢犹如木头人一般,仿佛听不见她说的话,她面无表情的说道,“要是两位还没想好,那就迟些点餐再叫我吧。”

说罢就要离开。

江泠泠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浑身力气不知如何发作。

“站住!”

陆丞打断了江泠泠,示意她在餐厅里适可而止,他怎么也算是公众人物,怕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江泠泠冷哼一声,姑且放过了江意欢。

江意欢离开后,独自缓了许久,刚才江泠泠每一句话都像是冰刃一样扎入她的心里,刀刀见血,她只能装作不在意。

“怎么又在这偷懒?去给客人上菜。”经理催促着她。

“请慢用。”江意欢垂眼躲开了两人的目光,放下就想要离开。

结果刚才江泠泠越想越觉得气不顺,于是叫住了她继续刁难着,“你们餐厅就这样的服务态度?黑着脸给谁看啊?”

陆丞看着觉得江意欢楚楚可怜,心思活跃了几分,主动出声阻拦她道:“泠泠,算了吧,别为难她了。”

江泠泠听到他为江意欢说话,越发生气,径直握住江意欢的手往铁板上按。

牛排是刚出炉的,铁板烧得正旺,还发出吱吱作响的油溅声音。江意欢失色,若是手按上去,恐怕要生生脱一层皮。

情急之下,江意欢下意识反抗挣扎。

“啊!你个贱人!”女人尖利痛苦的喊声惹得所有人注意。

刚才挣扎过程中,江意欢失手打翻了铁板,恰好跌落到江泠泠腿边,飞溅出来的油烫伤了她。

只是烫伤了一小块,迅速红了起来。

江泠泠的反应就像是整块铁板都按在她身上一样痛苦。

“泠泠,你没事吧?”陆丞来不及反应,连忙上前关心。

江意欢僵在原地,抿唇不语。她只是本能反应,刚才要是不挣扎,她的手恐怕就被烫的皮开肉绽了。

“滚开,看到你就烦。”江泠泠被烫的五官都有些扭曲,她平日这么娇贵,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更何况这是江意欢,更不可能放过她了。

“对不起。”江意欢为了自己的工作,还是卑微的与她道歉。

但江泠泠不依不饶,直接叫来了餐厅的经理。

经理上来看到这混乱不堪的现场,直接劈头盖脸给江意欢一顿骂,“你怎么回事?怎么招呼客人的,这种情况都可以发生?”

随后谄媚的向着江泠泠,“江小姐,不好意思,是我们新招的服务员笨手笨脚。这顿我们餐厅给您免单,您要是觉得身体不舒服,可以前往医院处理,后续费用我们餐厅全权负责。”

江泠泠指着自己腿上的烫伤,“你们餐厅的服务员敢用铁板往客人身上招呼,以后传开了,谁还敢来你们餐厅吃饭。”

经理表情一滞,没想到这么严重,随即瞪了一眼江意欢,“还不赶紧给江小姐道歉。”

“别,我可受不起她这声道歉。”

江意欢终于忍不住为自己说话,“经理,是江小姐先不讲理掐着我手往铁板上按,我才失手打翻了铁板,导致她受伤。”

经理喝止她的话,“闭嘴!客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做错的事情还不承认,赶紧给江小姐道歉。”

“餐厅有监控。”

江意欢的话让江泠泠的脸色沉了几分,转而看向餐厅经理,“本来我也不想多追究,现在这样的态度实在让我舒服,你们餐厅等着倒闭吧。”

餐厅经理连忙拦住江泠泠,“江小姐,您这是什么话呢,您可是我们餐厅的贵客,我们当然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啊,将她解雇了,我就不计较。”江泠泠指着经理身后的江意欢,企图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经理看了一眼江意欢,随后谄媚的笑了起来,“那是自然,做事这么不稳重的人,我当然不会让她留下来。”他不想得罪江泠泠,一个劲讨好着。

动漫关键词:腿架到肩膀上猛烈冲刺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