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主舌头在女主腿间律动_乡村野花香小说免费阅读

2022-05-31 14:45:1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意欢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并没有直视他,掩饰着自己刚才因为鹤辞出手相助而动容。他愿意帮助自己,是不是证明,并没有那么厌恶自己?这样的想法就像是在她内心深处埋下了种子,迅速

江意欢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并没有直视他,掩饰着自己刚才因为鹤辞出手相助而动容。

他愿意帮助自己,是不是证明,并没有那么厌恶自己?

这样的想法就像是在她内心深处埋下了种子,迅速蔓延生根发芽。

“这是带给你的饭,我重新做了好几遍,味道应该跟你想要的差不多。”江意欢升起几分希翼,将饭盒递给了他。

她提着饭盒的手悬在空中,对方似乎没有半点要接过来的意思,江意欢怔了一下,有些不解,但仍旧没有收回已经发酸的手臂。

鹤辞目光如钩,忽然有些恍惚,江意欢的模样与记忆中那张脸缓缓重合。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她重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记忆中的她永远都是笑颜如花,似乎与那些世俗离的很远,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无条件的支持着。

“鹤先生?”

江意欢感觉到鹤辞神色变得温和了下来,忍不住轻声唤道。

陌生的嗓音将鹤辞从思绪中拉扯出来,所有错觉也像是泡沫一般被碾碎。

他顿时冷下了脸,示意秘书接过饭盒。

“以后少给鹤家丢脸。”

鹤辞不带感情的目光狠狠刺伤了江意欢。

原来愿意出手帮她,只是因为她身上还有“鹤家”的名号,只是不想让她丢人现眼。

她又怎么会误以为这个男人会对自己有片刻的心软,这样的念头真是天大的笑话。

江意欢唇角轻扯,止不住的自嘲,她的尊严一次次都在鹤辞面前被毫不留情的击碎。

“帮我重新订一份饭。”鹤辞吩咐一旁的秘书,秘书愣了一下,有些没反应过来。

“好的鹤总,那这份饭……?”

“给你了,或者清理掉。”

秘书看了看鹤辞,随后又看了眼旁边的江意欢,神情有些为难。

她犹豫着开口问道:“鹤总,要不别浪费一番心意?”

“听不懂我的话就立刻去财务部结算工资离开。”

秘书迅速意识到自己逾越了,忙应道:“我马上给您订午饭。”

江意欢指尖抵住自己手上因为做菜产生的各种伤口,疼痛感让她头脑更清醒了几分。

“既然鹤先生不需要我送饭,那以后我不会踏进这里一步,打扰了。”

江意欢咬牙,丢下这句话径直离开,甚至不顾鹤辞脸色有多难看。

江意欢离开后,鹤辞脸色沉的吓人,秘书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鹤总,我给您订好餐了,那这份饭您还要吗?”

“处理了。”

鹤辞扫了一眼那精致的饭盒,不由得心生烦躁。

江意欢越是倔强不服软,他越要将她的傲气一点点都磨掉。

鹤家司机见江意欢出来,手里也不见饭盒,“少奶奶,你不用把饭盒带回去吗?让鹤先生收拾干净的话,恐怕他会不太高兴。”

江意欢呼吸一窒,她的生活全都围绕着鹤辞,就连没有处理好饭盒会让他不开心都要担心,这多可笑啊?

他根本连尝一口都不愿意,她花费的心思只不过是徒劳无功。

“以后不用再来了。”

司机有些犹疑,江意欢接着说道:“你们鹤先生的命令,以后不需要我送饭了。”

司机也不好再继续多问,依照命令驱车送江意欢回去。

江泠泠被鹤辞毫不留情的轰出了办公室,还在江意欢面前丢了面子,气的半天都没缓过来。

“泠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陆丞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去到安静的角落才接起了电话。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不是,主要现在我还在忙工作,可能……”陆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

“我今天又碰见了江意欢那个贱人了。”江泠泠语气阴冷,自从她被放出狱,日子就没有一天过的顺心。

陆丞愣了一下,不由得想起再见时江意欢带来的几分惊艳。“泠泠,她撞破了我们的事情,虽然她现在不能对我们做什么,但始终有威胁在她手上,你尽量少招惹她。”

江泠泠本意是想找他发泄一下火气,没想到陆丞这番话反而是火上浇油了。

她冷笑一声,反问道:“怎么?我现在连一个佣人都对付不了吗?我反正不想再见到江意欢。”

陆丞在电话那边产生了犹疑,“你要想清楚,说不定会得罪鹤家。”

“不如算了吧,以后总有机会让她不能再开口的。”

陆丞的不情愿彻底激怒了江泠泠,“你心里是不是还放不下那个贱人?”

“怎么会?泠泠你不相信我,我一心一意都在你身上。”

陆丞有些烦躁,但碍于江家,还是耐下心来哄她。

“我还在片场忙着,一会有空了再找你。”

“你敢挂电话就证明你心虚!你必须想办法让那个贱人消失。”江泠泠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也没想到动真格。

如今感觉全世界都站在那个贱人身边,鹤辞是如此,就连陆丞也是这样,顿时火气上来了。

陆丞也维持不住温柔人设了,语气难掩不耐的情绪,“再怎么说江意欢也是你的姐姐,你就这么盼着她死,你心思有些过了吧?”

“陆丞!你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如今江意欢回来你就对我这副态度?当年的事情别以为你能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陆丞被威胁,更不可能主动服软,两人最终闹得不欢而散。

江泠泠觉得憋屈不已,顺势将今天的事情全都怪在了江意欢的头上。

“帮我查查,江意欢到底在鹤家干什么?”

江泠泠冷静过后,立即吩咐手下去调查鹤家的事情,阴冷的眼神尽数被挡在墨镜后。

“还有,陆丞要是找上门,我不同意不许让他踏进江家半步!”

高淑兰瞧着她一回来就大发雷霆,甚至对陆丞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不禁好奇的询问道她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江泠泠一想到今天当着江意欢的面被羞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妈,那个贱人跟鹤家的关系绝对没那么简单,你怎么都不仔细调查清楚?”

高淑兰听闻发生的事,略微惊讶,“鹤辞亲口否认的,难不成还有错?”

江泠泠烦躁不已,懒得与她多费口舌,一门心思全都盘算在鹤家上。

另一边的江意欢根本无暇理会她们,也不知道被悄然记上了仇。

她费劲拧干手里的抹布,机械重复着擦地板的动作。

江意欢累的满脸通红,额前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浸湿,湿答答的贴在脸颊上。

腰酸的感觉快要断裂开,江意欢仍旧咬牙强忍着,一遍又一遍擦拭着地板。

鹤辞一回来直接命令她将鹤家上上下下擦的一干二净,鹤家别墅的面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平时卫生打扫也需要不少佣人负责,如今全都落在了江意欢身上。

旁边还站着一排佣人监督着她,不允许她偷懒。

鹤辞还特地吩咐了,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帮她,不彻底打扫干净了今晚不能睡觉。

江意欢揉了揉发酸的腰,随后继续手上的工作。

鹤辞想在这种乏味机械的工作上折磨到她精神崩溃,她除了咬牙承受着别无他法。

“挺熟练,不愧是监狱流水线劳作出来的。”

头顶传来一道嘲讽的嗓音,江意欢动作一滞,每当那段不堪的日子被提起,她总是忍不住颤栗。

江意欢没有抬头,而是半跪着继续往前将每一节台阶擦拭干净。

下一秒下颚就被人用力扼住,江意欢被迫看向鹤辞,额间的汗水糊的她眼前一片模糊,强烈的压迫感下,她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怎么不说话?”

“我应该说什么?”江意欢轻呵了一声,语气均是自嘲,“是要感谢鹤先生你给我这么荣幸的机会,让我能够在鹤家发挥唯一作用吗?”

鹤辞目光紧盯着她,下颚不悦的紧绷着。他缓缓开口道,“你激怒我也不会放你离开的。”

“对啊,所以我认命,任由你戏弄我,这样你总会开心了吧?反正我怎么都逃不出鹤家。”江意欢这几天在鹤辞刻意折磨下,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

她最开始的希望已经被鹤辞亲手捏碎了。

鹤家就像是密不透风的牢笼,将她死死的关在了里面。

“你长得很像一个人,不过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玷污这张脸,让我无时无刻感到恶心。”

鹤辞的话让江意欢浑身骤然一寒,她总是觉得他的目光像是在穿透过自己,看别的东西。

原来她被留下来的唯一价值,只是因为她是别人的复制体……

“原来鹤先生这样的人,也会需要依靠着复制体来生活,还有鹤先生得不到的?”

捏住下颚的手骤然收紧,江意欢被强迫昂起了头,下颚骨疼的都感觉要碎裂。

“别逼我让你变哑巴。”

鹤辞甩开了她,用手帕仔细擦拭着手,犹如刚触碰过什么脏东西一般。

江意欢初来鹤家的软弱可怜,鹤辞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博取同情的手段,她现在才是开始暴露真正的性格。

江意欢撑着地板,脑子嗡嗡作响,她感觉到鹤辞的离开,她在地板上瘫软了许久才缓和过来。

情绪在一点点蚕食着她的理智,江意欢随手一抹将额间的汗水蹭掉,重新振作起来,擦拭着台阶。

大抵是她这副模样瞧着实在太过于可怜。

就连佣人都看不下去了,在一旁轻声劝说道:“少奶奶,要不您找个机会跟鹤少爷服一下软,少爷其实心挺软的,就不用挨那么苦了。”

江意欢一声不吭,倔强的一点点完成着鹤辞命令的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少奶奶你……”

“我不会求他的。”

江意欢经过上次的戏弄,已经深知求他没有任何作用,他只会变本加厉。

谁曾想她的话又刚好被鹤辞听见,他眸色暗了暗,嘴角微扬,歇了放过她的想法。

大费周章的折磨并没有惹得江意欢先服软,反而是惊动了鹤海波。

“虽然你把江意欢留在了身边,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对她的严厉程度?”鹤海波斟酌着开口,同时也对鹤辞醒来后的性格有些琢磨不透。

鹤辞醒来后雷厉风行让他很是惊喜,能够应对公司每一个风险,只是他不希望鹤辞变得过于冷血,藐视人性。

鹤辞指尖摆弄着桌上的摆件,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爸,高人让我把她留在身边,难不成还要让我必须对她好?”

“名分上她是你的妻子,面上总不能做的太难看。”鹤海波点明了最后的底线。

鹤辞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沉默了半响后,算是妥协,“知道了,我会有分寸。”

鹤海波点了点头,默许他由着心意来。

同时也看出鹤辞始终介怀着当年车祸的事情,也是因此没有多阻拦他。

鹤辞离开后,祝秋雅端着热汤来到书房,见鹤海波似乎愁眉不解,便主动上前帮他舒松肩膀,“阿辞好不容易醒过来,你就由着他去吧。”

“阿辞被她害得当了好几年植物人,心里有些怨气都能理解,只要做的不是太过火都无所谓。”祝秋雅在一旁缓缓说道。

三两句已经将立场摆明的清晰明了。

鹤海波没有出声,只是心里仍旧念着高人曾经说的话,他怕就怕在江意欢有能力让阿辞苏醒,也有能力让他再次陷入昏迷。

祝秋雅看出他的担心,轻声安慰道:“我警告过她了,她应该不敢做什么。”

她见他还是不说话,有些急了,“阿辞难得醒过来,你就成天黑脸的,就不能开心点。”

“好,这不由着啊辞去了。”

江意欢清理到昨夜后半夜,才算是勉强完成任务,回到房间几乎是一沾床就能睡着,迷迷糊糊间又产生了几分梦的错觉。

她想要分辨清楚的时候,已经一瞬到了白天,刺眼的阳光唤醒了江意欢,她浑身酸痛感觉四肢都要散架。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有些出乎意料。鹤辞并没有一大早叫醒她接着折磨,江意欢太过于疲累,没有多想,转而又沉沉的睡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了,江意欢饿的前胸贴肚皮,胃里空荡荡的。

房门被人敲响,佣人端着晚饭进来。

“少奶奶,这是给你准备的晚饭。”

江意欢盯着丰富的菜肴出神,没想到会给她预留饭菜。

“鹤先生呢?”

“少爷还在公司工作还没回来,不过是他吩咐下来让我们为少奶奶你准备饭菜的。”

江意欢虽然觉得奇怪,但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也顾不上那么多,这算是她来到鹤家后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

之前的每一次都是如坐针毡,味同嚼蜡。

佣人还送来了膏药,细心到一反常态,让江意欢觉得奇怪。

恰好这时手机响起,她看着屏幕上跃动的人名,迟疑了许久,还是接起了电话。

“意欢,你这几日过得还好吗?”

电话那边传来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江意欢原本以为自己的心会变得坚不可摧,但听到江长东关切的话语,又忍不住有些鼻酸。

“我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说的吧?”

“意欢,你听爸说。以前的事情都是误会,事已定局,谁都改变不了了哎,爸知道亏欠了你很多,要不回来吧?”

江意欢听到江长东诚恳的话,不由得心里一颤。

她还有家吗?她的家人原来还盼着她回去。

坚冰一点点消融,江意欢开始动摇,是不是她错怪了父亲。

那天鹤辞不留情面的在他们面前戳穿了她的身份,父亲现在仍旧希望着她回来,对她好。

听到这江意欢不禁有些热泪盈眶,她内心深处太渴望家庭温暖了。

江长东似乎怕她不相信,“放心吧,你回来爸肯定一视同仁好好对你的。”

江意欢动摇,想要一口答应下来,转而想到现在跟鹤家的纠缠,想到回去比登天还难。

“不……我暂时不能回去。”

这样的回答似乎在江长东的意料之中,他紧接着追问道:“意欢,你现在是不是还在鹤家呢?鹤家人跟你究竟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跟爸说句实话。”

这话犹如在江意欢耳边敲了一记警钟,嗡的一下清醒了过来。

原来在这等着她呢,说到底还是想搞清楚她到底跟鹤家的关系如何,想要在她身上捞到最后一丝好处。

所谓的亲情只不过是幌子。

江意欢平静的回答着他的话,“江泠泠是当年车祸的凶手,除非你们将她送到警局自首还我清白,不然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去的。”

江长东在电话那边有些急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那可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这么想,你回来我们一家四口和和气气生活着不挺好吗?”

江意欢轻嗤一声,“一家四口,江家不是只有你们一家三口吗?恐怕你们早就以为我在狱中死了吧?”

“江泠泠跑不掉的,总有一天她会被绳之以法。”

江长东脊背有些发凉,发现这个女儿不再像是当年那般好拿捏了,“意欢,都是一家人,你怎么就这么偏激呢!”

“一家人?我入狱三年,你可曾有一天想到来探望我?我被那些死囚犯折磨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老婆孩子热炕头,怎么就想不到我们是一家人了?!”

江意欢说到最后声音压抑着哭腔,多年的屈辱都控制不住爆发出来。

她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生活了三年。

没有一天是不期盼着家人来探望自己,每次狱警来通报有家属探望家属来电,她都忍不住期盼。

每一次期盼都转而落空,她不明白,为什么就莫名其妙被抛弃了,直至前不久,才惊觉这一切都是他们预谋好的。

江长东在电话那边噎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江意欢,“意欢,有些事情是爸爸做的不够好,但是你身上始终流淌着爸爸的血啊,虎毒不食子,我又怎么可能去害你?”

“你要理解爸爸,是有苦衷的,迫不得己的才这么做。”

江意欢看着窗外逐渐被黑夜吞噬的落日,冷声道,“原本在牢中被折磨三年的应该是江泠泠,我蒙冤了三年!你让我怎么理解你们?”

江长东彻底无话可说,连忙转移话题找理由挂掉了电话。

江意欢靠在床边,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江家人自从知道了她跟鹤家的纠缠后,想尽一切办法在她身上捞到好处。

她在江长东眼里,恐怕连女儿都不是,只不过是任由使唤的工具!

江意欢如坠冰窖,她渴望的家庭温暖,往往是给她伤害最深的!

楼下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将江意欢从思绪中拉出,她看了眼时间,撑着身体下楼。

客厅只留了一盏昏黄的小灯,依稀看清门边站着的人的轮廓。

江意欢沉默的上前想要接过他脱下的外套,结果被鹤辞躲开了。

鹤辞身上的酒味扑面而来,显然是从哪个酒局回来。

“你喝多了?”江意欢眉头微皱,感觉今天的鹤辞不太对劲。

鹤辞停住脚步,忽然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了门边上。

男人的身体与门板形成了一个圈禁,江意欢无处可逃。

鹤辞的靠近让酒味越发浓烈,江意欢被熏的有些想吐。

昏暗的灯光下,她看不清鹤辞的神情,只觉得他一双眼睛特别的亮,似乎有勾人心魄的魔力,让人控制不住的向下沉沦。

“鹤先生,你喝多了。”江意欢重复着这一句话,迫切希望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

鹤辞垂眼,再次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江意欢感觉自己身体迅速升温,耳根子都烫得惊人,她不由得放轻了呼吸,让自己的存在感尽量变弱。

鹤辞附身下来,眼看着两唇即将相碰,江意欢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侧过头躲开了他的攻势。

她抵住鹤辞的胸膛,感觉心跳的飞快,“鹤先生你喝多了,恐怕是分不清我是谁了!”

鹤辞拉开了跟她之间的距离,凝视着她,“我知道你不是卿卿。”

卿卿?

是那个她长得很像的人吗?是因为卿卿,她才会被鹤辞可怜留下来吗?

被人当作替身的感觉真不好受。

动漫关键词:男主舌头在女主腿间律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