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教官在我腿中疯狂律动,男女啪啪猛烈到合不拢腿小说网

2022-05-31 14:44:4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江意欢脑海里不断回旋着鹤辞面无表情威胁自己的模样,她攥紧衣角,全然忘却自己愣坐在这里多久。不远处传来轻响,房门被人推开。江意欢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睫毛轻颤,眸间难掩的害怕

江意欢脑海里不断回旋着鹤辞面无表情威胁自己的模样,她攥紧衣角,全然忘却自己愣坐在这里多久。

不远处传来轻响,房门被人推开。

江意欢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睫毛轻颤,眸间难掩的害怕。

祝秋雅将她的反应尽数收入眼内,内心略微复杂。

“祝夫人,有什么事吗?”

她现在寄人篱下,也没办法离开鹤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装傻,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谄媚的讨好着所有人。

江意欢想到这不禁心里酸涩万分,她连选择自己的命运都没机会。

祝秋雅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来。“既然阿辞不愿意跟你离婚,那你就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江意欢唇色发白,耳边不停围绕着鹤辞无情戳破少奶奶的假头衔的话,她并没有反驳祝夫人,只是低垂着眉眼。

“知道了。”

“不过虽然阿辞想留住你。”祝秋雅话锋一转,盯着她的眼神变得凌厉了几分,“但你也要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要是阿辞出了什么问题,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听到这,江意欢总算是明白了过来。面前的女人并不是出于好心来关怀她,而是警告她,让她安安分分呆在鹤辞身边。

江意欢轻扯唇角,笑意略显苦涩,“祝夫人,我哪里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那最好不过了。”

祝秋雅见她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蹭到哪里,脏了好几处,不由得皱眉,吩咐一旁的佣人安排她去换身干净的衣服。

江意欢全程没有任何异议,犹如一块没有生气的提线木偶,任由着他人摆布。

整个人滑坐到浴缸里,四肢都被温热的水包围着,不由得放松了下来。泪水不知什么时候顺着脸颊悄然滑落,落入水里激不起一丝涟漪,江意欢掩面而泣。

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鹤辞的折磨,明明不是她的过错,她却要承担多年的惩罚。

鹤辞眸色晦暗看向僵立在门边半天不动弹的女人,“过来。”

江意欢这才不情不愿的挪动着脚步,靠近了些许。刚泡完澡,脸颊上还残存着红晕,像是颗娇嫩欲滴的水蜜桃。

下一秒,他就将她拽到自己身边来。

鹤辞眼底划过不耐,皱紧眉头,“身上喷了什么?”

江意欢感觉自己就像是玩具一般任由摆弄,羞辱感涌上心头,又无力对抗鹤辞。

“祝夫人让我去洗漱换身干净衣服的。”

“我允许了吗?”

江意欢咬紧下唇,没有出声,她清楚鹤辞在故意激怒着自己,就是想看到自己无助歇斯底里的模样。

果不其然,她一声不吭的态度惹来了鹤辞的厌烦。

鹤辞躺回床上,拿着平板审阅公司的文件,犹如把她当作空气一般。

江意欢强忍着,硬是在旁边站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变换过动作。脚踝已经酸到有些站不稳了,他也没有半点要理会她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支撑不住了,才选择坐到了那天在床边打的地铺。

男人冷冽的嗓音在她头顶响起,“我让你坐了?”

江意欢舒缓了片刻自己酸涩的腰跟腿,才重新起身,站到一边去。

鹤辞的目光从平板上移开,见她如此听话站在角落,心底莫名窜起一股无名火。

她本来就穿的单薄,冷风呼呼从窗外刮进来,吹的她直抖索,江意欢手心发凉,依然咬着牙强撑着。

“站过来!”

“鹤先生有什么事要吩咐我做的吗?”江意欢低垂着眉眼,嗓音软软的,称呼冷淡而又疏离。

好一个鹤先生。

鹤辞气急反笑,他突然就不懂面前这女人的心思,明明上午宁死都不愿意留在鹤家,现在又这般做派。

“脱衣服。”

江意欢浑身一僵,男人的目光犹如冰刃一样扎在自己的身上。

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攥紧,她强装镇定,语气轻嘲道:“鹤先生不会对我这副满身伤痕的身体感兴趣吧?我怕你看了觉得倒胃口。”

“你是我的女佣,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不是说我连爬上你的床的资格都没有吗?”

江意欢在鹤辞的注视下,颤抖着手摸索上睡衣的纽扣,她缓缓解开,一颗接着一颗,大片的伤疤裸露了出来,在白嫩的肌肤上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江意欢鼻间泛起了酸意,强忍着泪意。

她想过鹤辞会想办法折磨自己,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羞辱她。

她倔强的对上了鹤辞的目光,轻嘲道:“是我脱得太慢不满意吗?”说罢就要解开剩下的纽扣。

鹤辞忽然沉了脸色,起身径直离开。

房门被猛然合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江意欢失力跌坐在地上,她狼狈的紧揪着衣领,泪水止不住的涌出。

另一边。

高淑兰始终在盘算着鹤家的事情,她看着样子气质毫不逊色江意欢的女儿,瞬间动起了心思。

“泠泠,既然那个贱人不是鹤家少奶奶,我们为什么还要忌惮她?”

“妈,你那天真的听仔细了?鹤辞亲口否认的。”

江泠泠仍旧对那天的事情心有余悸,看那保镖的架势也不像是假装鹤家的人。

高淑兰轻嗤了一声,“我听的可真切了,你爹之前还非不信,想要去巴结那个贱人。”

“我就说怎么可能鹤家会让一个仇人去当少奶奶,鹤辞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江意欢只不过是给他们家擦地的佣人。”

江泠泠听罢若有所思,高淑兰趁机怂恿她道:“泠泠,其实你也可以找机会多些接触一下鹤辞,你长得漂亮,说不定那天鹤辞真的对你动心了,你摇身一变就是鹤家少奶奶了。”

“到时候江意欢那个贱人就永无翻身之日了,我们母女还用时刻忌惮着她回来抢江家的东西?”高淑兰对江意欢的厌恶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江泠泠动作微顿,娇嗔的打断了她的话,“妈,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我现在跟陆丞不是好好的吗!都那么久了,感情这么好。要是让他听到了你对鹤家感兴趣,肯定得生气了。”

高淑兰瞥了一眼她,语气详装作漫不经心,但实际句句都在敲打着她。

“陆丞现在看着确实对你挺好的,但是当初他对那个贱人不也是挺好的,他能够背叛她跟你在一起,谁知道日后他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江泠泠咬紧下唇,这些话全都听到了心坎里。

她假装毫不在意,出言反驳道:“妈,你别胡说。陆丞不是这样的人,他之前都说跟江意欢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接近我,他心里只有我呢。”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高淑兰也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与那些名媛夫人约着去搓麻将了。

凑巧的是,刚提起陆丞没多久,电话这就紧接着过来了。

“泠泠,今晚有空吗?”陆丞温柔的嗓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怎么了吗?”江泠泠也没意识到自己态度不自觉冷淡了不少。

陆丞也觉得她的冷淡奇怪,但也没有深究,“我今晚订了餐厅,想跟你一起吃晚饭,有时间吗?”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本来今晚经纪那边还给我安排了两个饭局,可是我太想你了,都给推掉了。”

“我有点不舒服,改天吧。”

陆丞听着那边冷淡的回复,只能强压下怒意关心着,“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过来陪你去医院看看?”

“没什么大碍,你去忙工作吧。”

“好吧,有事记得打我的电话。”陆丞以为她是被前几天江意欢突然出狱的事情搅和了心情,于是安慰道:“意欢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她掀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知道了。”

江泠泠不耐烦的挂掉了电话,一口一句意欢叫的倒是亲密。

往常也没发现陆丞如此烦人,她随手翻看着杂志,在其中一页停了下来,目光不由得被杂志上模样出众的男人所吸引。

鹤辞跟陆丞完全就是两种风格的帅气,论样貌,陆丞还稍稍逊色。

江泠泠想起母亲的话,心思不由得活跃了起来。

深夜。

鹤家厨房仍旧灯火通明,江意欢被呛的眼睛都睁不开,不停翻炒着锅里的菜,手臂酸的都快抬不起来了。

好不容易才端出锅,下一秒就被男人尽数倒进了垃圾桶。

江意欢看着一垃圾桶都是自己做的菜,又气又恼。

她从傍晚做菜做到晚上,没有一道是得到鹤辞的肯定的。

他甚至没有尝一口,就直接倒进了垃圾桶。

“继续。”鹤辞双手环胸,靠在一旁示意着她重新回厨房。

江意欢咬牙,“鹤先生,你说明天需要我给你送饭,其实可以让佣人做好了,我去拿给你。”

“你不就是佣人?”

江意欢气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鹤辞存心刁难自己,又要挑那些工序复杂的菜肴,又要做到十全十美。

别说这鹤家的佣人能做出来,就连五星大厨来了都够呛。

“我手艺不佳,怕鹤先生你吃了肚子不舒服,换个人比较合适。”

鹤辞看了一眼时间,唇角轻扬,“还有十五个小时,大把时间。”

江意欢自知跟他斗,只能是自己吃亏,只能妥协回到厨房继续重复刚才的步骤。手已经被冷水浸泡的发皱,被刀划破的伤口也隐隐刺痛。

可这些痛跟监狱里遭受的算得上什么。

她自嘲的笑了笑,鹤辞现在这算不算怜悯自己。

只不过是在精神上一遍又一遍的折磨着自己。

出神之际,刀尖一歪,手上被划破了一长条口子,鲜血迅速涌了出来,把砧板跟菜都沾染的猩红一片。

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一旁的佣人立即反应过来,“少奶奶,我去给你拿纱布。”

“不用。”江意欢木然的伸手在水龙头下冲洗着伤口,似乎全然感觉不到疼痛。

伤口止血后,又复而切菜的动作,仿佛毫不在意自己受不受伤。

鹤辞将她的反应尽收入眼内,脸色却悄然沉了下来。

重新做出一道菜,已经又是半小时过去了。江意欢连端盘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差些手滑摔到了地上。

“少奶奶,少爷回房间去了,说让你自己慢慢练习。”佣人见她出来,上前转达鹤辞的意思。

江意欢坐了下来,看着面前这盘菜出神,缓缓拿着筷子将菜放入口中,机械的重复着咀嚼动作。

尽管味道她真的做的很像了,她现在也是味同嚼蜡。

早就被饿的饥肠辘辘,吃什么都觉得没区别了,甚至觉得里面混杂了些许她鲜血的腥甜味,吃得内心酸涩无比。

她倔强的吃的一干二净。

这只不过是鹤辞为她准备的开胃小菜,她这就忍受不了,日后恐怕在鹤家寸步难行。

逃离了鹤辞的目光,江意欢得到了片刻的喘息。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难以入睡。

忍不住想起自己先前天真相信他救自己出去,带自己离开这里的鬼话,她始终都逃不出鹤辞的戏弄。

她如今经受这些折磨,都是源于那场车祸吗?

莫须有的罪名,她却像是哑巴一样忍气吞声认了这么多年。

江意欢浑浑噩噩睡了过去,在睡梦中她迷迷糊糊感受到温暖,有种回到妈妈的怀抱的感觉,不安的情绪也得以疏解。

次日清晨。

江意欢醒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她后知后觉昨夜的梦竟然如此真实。

“少爷先去公司了,让少奶奶你按时给他送饭。”佣人推门进来,江意欢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了。

相比之下,江泠泠一大早就起来打扮。再三确认自己今天妆容精致到无懈可击,才满意出门。

“我找你们总裁鹤先生。”

“小姐你有预约吗?”前台礼貌询问道。

江泠泠摘下墨镜,莞尔一笑,“我是江家派来的,今天想要跟鹤先生谈一下合作。鹤先生应该知晓,我想,就不用预约了吧?”

前台小姐虽然没分清是哪个集团派来的人,但还是循例进去通报了一声。

意外的是,鹤辞同意了让江泠泠进来。

江泠泠有些心花怒放,觉得自己此行肯定会有所收获。

她看着镜中打扮的美艳的自己,越发自信。

“进。”办公室里传来清冷的声音,江泠泠平静了一下心情,便推门而入。

说起来,她跟鹤辞这次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先前只是略有耳闻,鹤辞在床上当植物人昏迷了几年,她更是避而不及。

没想到今日一见,顿时就被惊艳住了。江泠泠顿时被他吸引住,鹤辞身上与生俱来的气势是他人无法比拟的。

“鹤先生你好,第一次见面,也许有些唐突,我是江泠泠。”

江泠泠坐下后顺势脱下了外套放到一边,今天的打扮着实下了心机。貂毛外套里搭配了一件修身的包臀裙,小开叉的下摆将身材勾勒的淋漓精致,既吸睛又不会太过暴露。

“没印象。”

鹤辞只抬眼瞥了她一下,冷声直白打断了她的自我介绍。

江泠泠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又很快收敛起情绪来。“鹤先生贵人多忘事很正常,但我对你印象倒是挺深的。”

江泠泠就像是唱独角戏一样,一个人说了一大堆,对面的男人毫无反应,甚至都没被影响到半点。

鹤辞的目光总算是从电脑上移开,“哪个江家?”

原本有些受挫的江泠泠,见他主动询问,便又积极起来。“我的父亲是江长东。”

恰好这时,秘书送了咖啡进来。

江泠泠借机端着咖啡,拉近了跟鹤辞之间的距离。

“鹤先生,这咖啡好香,能问问是什么咖啡豆吗?”江泠泠缓缓搅动着咖啡,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

鹤辞掀眸看向她,“问我秘书。”不加掩饰的不耐烦。

“既然我们两家都要合作,多些交流自然是促进合作的一大前提......哎呀!”江泠泠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身形一歪,直直朝着鹤辞身上倒去。

手中的咖啡也泼了出去。

没想到鹤辞迅速做出反应,立刻起身往后退了两步,完全拉开了距离。

这跟江泠泠设想的完全不一致,她狼狈的撑住了桌子才不至于摔的四脚朝天,可打翻了手上的咖啡,衣服遭殃了一大片。

胸前晕开了一大摊褐色的咖啡迹。

江泠泠强忍难堪,脸颊微红的看着鹤辞,“我衣服弄脏了,可以借用鹤先生的休息室换身衣服吗?”

既然都到这一步了,过程不重要,结果达成目的就好了。

鹤辞冷眼瞧着她,“江意欢是你的姐姐?”

江泠泠不知他突然提起江意欢是什么意思,迅速想要撇清关系。

“同父异母的姐姐,但是跟我不太亲近,她犯下错事后,也没脸面回江家了,基本跟江家没什么关系。”

鹤辞不予理会,径直按下电话,让秘书进来请她离开。

“鹤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合作的......”江泠泠不敢置信,怎么都想不到他这么不给面子。

鹤辞冷笑一声,“江家配跟我谈合作吗?”

气的江泠泠脸都青了,一旁的秘书还识相的开口道:“这位小姐,若是你再不离开,我就要叫保安上来请你出去了。”

“鹤先生,你......”江泠泠碍于脸面,临走之前还想放两句狠话。

“滚。”

结果毫不留情就被轰出了办公室。

江泠泠感觉那些员工的目光都是赤裸裸的嘲笑,脸面越发挂不住,刚想离开。

结果碰到了“熟人”。

江意欢提着个大饭盒,又因为昨夜练习了一晚做饭手酸的没有力气,所以看着提着有些吃力。

江泠泠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正好心里憋着一股火气无处发泄。

“这不是我的好姐姐吗?怎么几天不见,就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传言说你成了鹤家少奶奶,果然还真是传言,这年头少奶奶也要亲自捧饭盒了?”

“江泠泠,别以为你跟陆丞的事情我会忘记,你们迟早都会被人曝光。”江意欢眸间泛寒盯着对方。

戳中了她的死穴,江泠泠气急败坏,出声羞辱她道:“你现在只不过是个给鹤家人擦臭鞋的佣人,谁会相信你的话?你还是个囚犯,你觉得大家会相信你呢还是相信我的话。”

“你也就这点本事,上赶着给鹤家人献媚摇尾巴了。等哪天,鹤家人觉得你连擦臭鞋都不配了,你不就跟破布一样被丢弃,江家也不会可怜你半分的!”江泠泠语气均是不屑。

江意欢握住饭盒的手微微发抖,正是因为她戳穿了事实,才会如此难受。若是鹤家哪天赶她出门,她真的无处可去。

“一大早上门献媚摇尾巴的不知道是谁?”鹤辞似笑非笑的盯着江泠泠。

大抵是听到了声响出来查看情况,正好撞见了江泠泠在羞辱江意欢。

江泠泠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他会出来。

“下次,闲杂人等不许放进来。”鹤辞吩咐一旁的秘书。

秘书连声应道,“知道了鹤总,只是这位江小姐等了大半个小时,说很有诚意想跟您谈合作,又说是江家派来的,所以才进来知会您一声。”

被一唱一和打脸,江泠泠气的脸都绿了,“鹤辞,你为了这个贱人得罪我有什么好处?”她指着江意欢,一点都不理解。

明明江意欢是鹤家的仇人,还是撞到鹤辞植物人的罪魁祸首。

怎么鹤辞会从监狱里把她放出来,还要把她留在身边?

现在这样维护的态度,实在是让人不解!

江意欢垂眸,并不期盼着鹤辞会帮自己说话,上次在江长东两人面前,他也是直白的揭穿了她的身份。

“江家算什么东西?即便是鹤家的佣人,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你......!”江泠泠气的直接拎包离开,虽说江家在这城中确实有几分根基,但在鹤家面前,不过就是蚂蚁跟大树。

要是真得罪了,简直就是得不偿失!

江泠泠气疯了也不会这么不理智。

江意欢有些意外,没想到这次鹤辞会帮着自己说话,她忽然有些看不懂他了,刚才完全可以任由江泠泠羞辱自己,没必要出手帮忙。

“谢谢。”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轻声开口道谢。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帮我,但是还是谢谢你。”

动漫关键词:教官在我腿中疯狂律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