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矜持-每天都想弄湿你(高h)

2022-05-31 14:38:5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鹤氏集团。鹤辞苏醒,成为鹤氏集团新总裁,初上任大刀阔斧革新,这一连串的事情在商海掀起巨浪。无数媒体争相报道采访,都在期待这个重新归来的王者会引领何等浪潮。总裁办公室。桌

鹤氏集团。

鹤辞苏醒,成为鹤氏集团新总裁,初上任大刀阔斧革新,这一连串的事情在商海掀起巨浪。

无数媒体争相报道采访,都在期待这个重新归来的王者会引领何等浪潮。

总裁办公室。

桌后的男人衬衫的第一个扣子被解开,颈间的领带被置于桌边,高定西装将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

认真工作的男人更迷人,放到鹤辞身上,则是一眼便能让人沉沦。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

电话来自鹤辞的特助纪明。

鹤辞本准备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再接,转念想到他安排纪明暗中跟着江意欢,便接起电话。

“什么事?”

“江意欢一个人离开了鹤家。”

“一个人?”鹤辞皱眉:“司机呢?”

“她将司机甩开了。”

鹤辞眉间褶皱更深:“把她的照片传来。”

“是。”

几秒后鹤辞收到了江意欢的照片。

虽然拍照者和江意欢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她精致的妆容和神色中的期待非常清晰。

鹤辞沉眸,神色转冷。

这个女人精心装扮一番,还特意甩开了司机,是要去哪里?

见什么人?

难道想要单独和男人约会?

到了约定的地点,江意欢又整理了一番,才耐心等待着。

她想要知道当年的答案,也想要和爸爸妈妈拥抱。

相较于她的急切,江长东和高淑兰倒是不紧不慢,没什么激动的神色。

见到他们下车,江意欢直奔主题:“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淑兰语调轻巧:“当年还能发生什么事?不就是你将鹤辞撞成了植物人吗?”

江意欢压下怒气:“不是我!是江泠泠!”

高淑兰瞬间急了:“你在胡说什么?为什么要冤枉你妹妹?”

江长东适时出来打圆场:“好了,别聊这个了,意欢,你能出狱就好。这几年,爸妈事情太多,没来得及去看你,这是我们的不对。”

江意欢没说话,等着他继续解释,结果发现他的解释到这里便结束了。

“爸,这就是你所谓的苦衷?”

江长东平静地转移话题:“意欢,听说你嫁给鹤辞了,是吗?”

最初的期待与温情彻底被碾碎,江意欢冷笑:“是又如何?”

想必是江泠泠回去告诉他们的。

高淑兰十分布满地拔高音调:“对爸妈你就这种态度?你只需要说到底是不是!”

“爸妈?原来你们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吗?”

她惨然一笑:“说吧,你们和我见面,到底有什么目的。”

直到这一刻,江意欢再也无力为他们辩解。

他们早就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她的入狱,甚至可能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这就是她的父母!

她对亲情的渴望,显得那么可笑。

江长东似乎不介意她的态度,依然好声好气地说道:“意欢,既然你嫁到了鹤家,就帮爸妈一个忙吧!爸妈的公司出了些问题,资金周转困难,你帮我们借五百万,好吗?”

“做梦!”

江意欢扔下这两个字,转身准备离开。

一切昭然若揭,难怪迫不及待想要和她见面!

她在他们眼中,究竟算什么?

“站住!”

高淑兰上前抓住江意欢的手臂,一把将她拧过来,丝毫不顾她是不是会痛。

“我们生你养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样对我们的?让你借五百万而已,你都不愿意!你有没有良心?啊?”

江长东附和:“是啊,意欢,你不能这么自私,就当爸爸妈妈借你的,如何?”

暖阳高悬,江意欢却如坠冰窖。

本以为会在父母这边得到温暖,却只见到了漠视和索取。

不等江意欢说什么,高淑兰攥着江意欢的手忽然被人扯开。

江意欢惊讶抬眸,鹤辞?

他怎么会来这里?

他是来帮她的吗?

“你谁啊!我……”

高淑兰尖利的话语在看到来者后,统统咽了下去。

她谄媚地笑了笑,语气说不出的柔和:“原来是鹤先生啊!您和意欢结婚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呢?作为意欢的父母,我们……”

“结婚?”鹤辞打断她的话,嘲讽勾唇:“谁告诉你们,我和她结婚了?”

鹤辞冰冷的视线掠过江意欢,落在高淑兰身上:“她不过是我家的女佣罢了。”

“怎么会?!”高淑兰愕然,笑意立刻僵在脸上。

江长东干笑着开口:“鹤先生,您真会开玩笑……”

“我从不开玩笑。”

鹤辞不再多言,扔下那两个勃然变色的人,强硬地拽着江意欢离开。

江意欢失魂落魄,仿若任人操纵的玩偶,踉跄地跟着身前的男人。

女佣,原来这就是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晚上。

鹤辞难得回来,不等江意欢说什么,便冷然开口:“江意欢,床是我的,以后你只能睡在地板上。像你这种女人,没资格和我睡在一张床上。”

“我知道了。”

江意欢低声应道。

是啊,女佣有什么资格睡床呢?

一刀又一刀剜下去,好像已经麻木了。

当她在地板上铺床单的时候,鹤辞离开房间,直接关闭了房间的灯。

嘭。

关门的声音,仿若一个锤子,狠狠敲在了她心上。

江意欢拥着被子坐在黑暗中,无神地望着窗外。

忽然,窗户被打开,那个男人跳了进来。

“江意欢,我说的对不对?鹤辞对你只会越来越糟糕,当着你父母的面,他甚至都不肯承认你们结婚了。你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幸福。”

江意欢惊讶:“为什么你会知道……”

“我说过,很多事情我都了解,区区鹤家,根本不能入我的眼。鹤家的人这样对你,你想要报复他们吗?”

报复?

江意欢凝视着男人在黑暗中的轮廓。

他语调散漫,仿若这件事对于他不值一提。

可是……

鹤家的人待她确实冷漠,但也是他们将她救出了监狱。

“不……”

江意欢刚吐出一个字,就被男人一把拥进怀中,“为什么不?”

“成为我的女人,我可以帮你报复他们,也可以好好对你,怎么样?”

男人的体温传递到她身上。

一种温暖的错觉。

江意欢沉默。

就像这个拥抱,只有他和昏迷中的鹤辞给过她。

可鹤辞已经醒了,再也不会给她拥抱。

眼前的男人,真的可以给她温暖的拥抱吗?

她不奢求更多,只想要冷彻入骨时,有人能够抱抱她,赐予她稀薄的暖意。

江意欢伸手,在黑暗中抚上男人的脸颊:“你真的能对我好吗?”

她没有察觉的是,当她的手摸上男人的脸时,他的身体僵了一秒。

“自然,我可不是鹤辞那种冷冰冰的人,对于你,我很有耐心。”

男人顺势抓住她的手,从他的脸上拉下来,放到嘴边落下一个浅淡的吻。

嘴唇碰到的肌肤仿佛烧了起来。

江意欢喃喃:“好……”

说出这个字,她变得坚决:“给我三天的准备时间,三天后,我愿意和你离开,成为你的人。”

“宝贝,我等你。”

男人没再多留,说完便跳窗离开。

江意欢上前几步,走到窗边张望,却已经看不到男人的身影。

只剩下手背上灼热的吻,证明今晚的一切不是幻梦。

幸福似乎触手可及。

就在这时,鹤辞推门进来,打开了灯。

他冷声道:“你站在窗边做什么?难道在想哪个男人?”

“不是的,我没有……”

被言中心事,江意欢心虚地辩解。

鹤辞根本不在意她的解释,走到书柜边拿出一份文件,冷冰冰扔下一句话:“江意欢,不要以为我看不透你的本质。如果我爸同意,我立刻就会将你送到监狱。”

江意欢僵在原地。

她绝对不要回到监狱!

她脑海中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像是一秒都不愿意和她呆在一个空间,鹤辞拿到文件便马上离开。

江意欢松了口气,她彻底想通了,她要和那个男人离开。

这一次,她不再犹豫。

关上房门,江意欢开始收拾行李。

路过书柜时,她发现书柜中竟然还有一个巨大的暗格。

她小心地望了眼房门,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打开了暗格。

当看清暗格中的物品后,江意欢脑中只余下一片空白。

三天的时间一闪而过。

深夜。

鹤辞躺在床上已经熟睡,江意欢躺在地板上静静等着那个男人过来。

终于,男人跳窗进来。

“江意欢,你做好决定了吗?”

浓稠的黑暗中,男人轻柔的语调,让人不愿拒绝。

床上的鹤辞仿佛睡得很熟,什么动静都不会影响他。

“嗯,我和你离开。”江意欢慢慢起身,朝着男人伸出手。

男人拉起她的手,唇畔勾起一抹笑。

但下一秒,江意欢猛地拽向男人的衣领,死死揪住,将没有防备的他拉过来。

男人反应过来后,顺从了她的动作,轻佻道:“江意欢,你已经等不及了吗?现在就想要……”

不等他说完,江意欢另一只手开启隐藏的手电筒。

刺眼的光芒笼罩着两人。

江意欢看到了意料之中的那个人。

举世无双的容貌,熟悉到不能更熟悉。

即使早就猜到是他,但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还是瞳孔紧缩。

那个许诺要带她离开,会好好对她的男人!

正是对她恨之入骨的鹤辞!

在发现书柜暗格前,对于男人的身份,江意欢有过无数种猜想。

可她怎么都想不到,原来想要救赎她和想要将她推下悬崖的,是同一个人。

“鹤辞……”

除了这个名字,江意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她的心里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手电筒无力地坠落,在地上滚动出一段距离后静止。

从被揭穿的那一秒起,鹤辞就敛起了笑容,面无表情地直视着江意欢。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什么时候发现的,重要吗?”

江意欢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冷静,幽黑的眼眸和他对视。

“你敢戏弄我?”

见到她这幅模样,鹤辞一脸风雨欲来的阴沉表情。

若是平日的江意欢,早就因他的怒气而恐惧退缩,但此刻她慢条斯理地反问:“我?戏弄你?”

一声冷嗤,彻底引爆了江意欢的压抑已久的怒火。

“鹤辞,是你在戏弄我!”

江意欢低吼:“你凭什么这样对我?三年前让你出车祸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你们都要冤枉我!你们鹤家将我当做仇人,在监狱中也不放过我!将我和死囚犯关在一起,让他们折磨我!”

此刻她爆发出的情绪,出乎鹤辞的预料。

“鹤辞,你知道这三年中我遭受了什么吗?”

“你不是对我的身体很感兴趣吗?”

“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江意欢颤抖着手疯狂解开自己的睡衣!

鹤辞眉心沉沉下压。

从未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和鹤辞说话,更不用说在他面前一向畏缩的江意欢。

他正欲发怒,但看清江意欢的身体时,所有的怒火仿佛都凝滞住了。

本应娇嫩白皙的肌肤上,遍布着无数道大大小小的伤痕!

之前他在黑暗中的那些举动,都是为了恐吓她,并不是真的准备做什么,自然并未注意她身体的情况。

眼前的画面,让他惊愕。

“你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答案已经浮现在他心间,但他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声。

“你说呢?都是鹤家给我的馈赠啊!专门将我和死刑犯安排在一起,让她们尽情地折磨我!”

江意欢声嘶力竭:“鹤辞!你满意吗!”

“三年的监狱生活,已经磨灭了我所有的希望!可是鹤海波出现,告诉我只要能够将你唤醒,我就可以永远摆脱这地狱般的生活!”

“我已经告诉过你,你的车祸不是我造成的!但是你们都不肯相信!这就罢了,只要能不回到监狱中,我能够忍受鹤家对我的态度!”

“可是!鹤辞,你为什么要戏弄我?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践踏我的尊严?”

江意欢猛地将男人推倒在床,扭着他的脸看向床上的那个傀儡。

它和鹤辞完全一样,同时有着人类的触感和温度。

如果不是她在书柜暗格中看到这个东西,明白了所有,只怕还会被鹤辞不断地玩弄!

她的父母,她的妹妹,她的未婚夫,她的丈夫……

所有人,都在欺骗她!咀嚼着她的痛苦!

她迫近男人的脸,一声声地质问:“我只是渴望拥抱,渴望温暖,究竟有什么错?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欺骗我?践踏我?将我的心撕碎,就这样让你们痛快吗?”

盯着他瞳孔中的那个疯狂的女人,江意欢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最后化为失神的喃喃。

不知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他人。

江意欢忽然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我没资格被爱吗……”

“为什么你们都要伤害我……”

温热的眼泪坠落。

溅在鹤辞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像是他也落了泪。

江意欢放开鹤辞脸上的手,无力地瘫坐在地。

手电筒悄无声息地耗光了电,房间中失去了光芒,浓稠的黑暗再度袭来。

房间中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

落在他脸上的泪已经滑落,但还残留着湿润的痕迹。

夜风穿过敞开的窗户吹进来,那些泪痕变得寒凉,仿佛顺着肌肤沁进了他的心中。

鹤辞躺在床上,没有言语,也没有抹掉不属于自己的泪痕。

第一次,他搞不懂自己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女人残留着哭腔的,从未有过的冷淡声音。

“鹤辞,我清楚要怎么做,不需要你们鹤家费心劳神。”

“监狱,我明天会自己去!”

所谓的鹤家少奶奶,只是有名无实的虚假面具而已。

动漫关键词:岳好紧好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