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厨房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视频_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2022-05-28 13:21: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沈艺有一瞬间的腿软,但很快她强装镇定了下来。她努力扯出一抹微笑,“舅舅,你也在这吹风啊,好巧啊。”柏南众撩起眼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谁是你舅舅?”&ldquo

沈艺有一瞬间的腿软,但很快她强装镇定了下来。

她努力扯出一抹微笑,“舅舅,你也在这吹风啊,好巧啊。”

柏南众撩起眼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谁是你舅舅?”

“………”

沈艺笑容一僵,手差点没控制住,一拳就甩了上去。

又是这句话,以前她为了让所有人都觉得她对谢昭情根深种,所以她经常会上谢家套近乎,有一次碰到了柏南众,也跟着叫了声,柏南众当时面无表情,语气恶劣的回了她一句:谁是你舅舅?

那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沈艺现在都记得。

“那啥,舅舅说笑了,今晚是我和谢昭的订婚宴,你是他舅舅,那也就是我的舅舅了,呵呵。”

沈艺干笑着,不确定柏南众是个什么想法,会不会揭发她?

柏南众冷眼看向她。

沈艺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倒退了一步。

她从小到大谁也不怕,但如今被柏南众这样对着,她就怂了。

这男人的气场太强了,强到让她不敢轻易撒野。

谢昭的舅舅柏南众,沈艺见过几次,每一次见面都不太好。

第一次见面,沈艺依稀记得是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她跟着沈琴上谢家玩。

沈琴和谢母是“好闺蜜”,因此从小就口头上给两人订了娃娃亲,沈琴就偶尔也带着沈艺上谢家,让她和谢昭多接触。

只是沈琴死也不会想到,她死后,她的“好闺蜜”会和杨芳成为了好闺蜜,同仇敌忾,算计沈艺。

第一次见面,沈艺是和谢昭闹了矛盾,争玩具,她把谢昭打的流鼻血,刚好被柏南众碰到了。

当时沈艺七岁,柏南众十五岁。

别的不太记得清了,只是当时那个清冷帅气的少年睥睨她的那个眼神,她记忆犹新。

她始终觉得,当时的柏南众,心里肯定在嘲笑她。

因为她把谢昭摁在地上,骑在他身上,像个小泼妇一样揍他的样子,都被柏南众看到了。

第二次见面,是十四岁的时候,她和许雁晴以及郭东东第一次偷溜去酒吧,碰到了色狼,她打人的样子又让柏南众就那么巧看到了。

她喝的醉醺醺的,据许雁晴所说,是她非要缠着柏南众各种撒娇耍泼打滚抱着人家不给走的。

最后柏南众只能亲自送她回家,许雁晴和她说,当时柏南众看她的眼神都透着杀气,可能心里想着要不要把她杀了分尸。

回到家后,她还……强吻了柏南众。

第二天醒来,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些都是许雁晴和郭东东说的,两人天花乱坠,绘声绘色的将事情完完整整的给她说了一遍。

听后她尴尬又窘迫,深怕柏南众会找他算账,好在和柏南众不熟,也没啥机会见面,没多久,柏南众又去了国外深造。

只是她对柏南众始终耿耿于怀……因为她的初吻啊!!!

第三次见面,就是柏南众回国后的事,时隔两年再见面,当时的沈艺十六岁,已经学会了伪装。

她装的自己对谢昭一心一意,爱他爱的难以自拔。

那天她跟着谢昭去谢家吃晚饭,正巧那天柏南众在谢家。

她跟着谢昭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柏南众。

男人一身黑色风衣,长腿交叠,剑眉星目,山根高鼻梁挺,五官立体,鬼斧神工般帅气的脸面无表情,淡色的薄唇紧紧抿着,那双深邃的眼眸直直的望着他们。

他什么也没说,什么表情都没有。

可浑身透出来的冷气和气场,就压的人心生惧意。

他的气质,是与生俱来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自觉的弯腰。

不知为何,沈艺那瞬间,被他盯的头皮发麻,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谢昭胆战心惊的喊了声“舅舅”。

沈艺低着头,察觉到谢昭拉了拉她,她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喊了声“舅舅”。

而柏南众就是像现在这样,面无表情,语气恶劣:“谁是你舅舅?”

这事在沈艺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距离这次见面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去年。

她把柏南众的车划了。

柏南众的车牌很特别,也一直都是那辆迈巴赫,她见四下无人,就刮花了他的车,还对着车揣了几脚比了中指,完了还要指着车骂柏南众是面瘫、棺材脸。

做完之后,她发泄了脾气,心里舒服了,插着腰对着柏南众的车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车窗映照着她心花怒放的脸。

结果下一秒,车窗就降了下去,柏南众坐在车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沈艺笑容都没来得及收起,就僵在了嘴边。

然后——

她跑了。

鞋子还掉了一只,捡起鞋子,光着一只脚,拎着凉鞋,慌张逃窜。

虽然当时没看到柏南众的脸,但沈艺也知道,绝对在嘲笑她。

那件事,她深怕柏南众找她报复,柏南众背后是柏家,京城第一大家族,只手遮天,她可惹不起。

还好柏南众没找她报复。

沈艺发现,每次遇到柏南众都没好事。

就比如这一次,被他听到了秘密。

要是他揭穿她了,那她前几年假装对谢昭死心塌地的戏都白演了。

要知道学校的人都说她舔狗,死皮赖脸的缠着谢昭,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她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

要是功亏一篑了……

沈艺咬唇,望着柏南众,他肯定是站在谢昭那边的吧?

哪怕谢昭和他关系并不亲近,但也是他舅舅,而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见她望着自己发呆,柏南众蹙了蹙眉,放下酒杯,站了起来。

霍然起身,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完完全全压了沈艺两个头。

沈艺也不矮,一米六七的个子,却只到男人胸膛的高度。

“………”

男人宛如大山,沈艺再次后退了一步。

柏南众余光瞥了她一眼,整理了下西装,抬脚就要走。

沈艺眼皮一跳,眼疾手快的拦住他。

“舅舅!”

柏南众停了下来,蹙眉,冷冷道:“我不是你舅舅!”

“我,我……”

沈艺擦觉到他身上突然降低的气压,膝盖都软了几分。

要不是她定力好,都要跪下来喊爸爸了。

“放开。”柏南众沉声命令。

“不放!”沈艺以为他要去揭穿自己,死死拉着他胳膊,“你刚刚是不是听到了?”

“听到什么?”柏南众反问。

“你没听到?”沈艺眨眨眼,脸上浮现了惊喜。

柏南众嗤笑:“你是说我出来吹吹风,然后看到有人偷偷摸摸的出来打电话,让人把今晚订婚的男主角拦住这件事?”

“………”

妈的,明明就是听到了,故意耍她的。

沈艺死死咬住唇,脑袋当机了般,完全想不到应对的办法。

柏南众听到了,他肯定要去揭穿她了。

这几年她白伪装了。

要是柏南众揭穿她了,她还能顺利退婚吗?

柏南众垂眸,突然瞥到抹胸礼服前的锁骨和那抹白皙,他狠狠蹙眉。

偏偏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好抱着他的胳膊,紧紧贴着。

“放开!”柏南众声音沉了几分,带着一丝不易擦觉的情绪。

沈艺加重了力道,死死抱着柏南众的胳膊,哀求:“舅舅,你,你别拆穿我行不行?我就是想和谢昭解除婚约,我不搞别的,我就是想退婚,如果我主动退婚,他们不会罢休的,但要是谢昭来不了,我就能顺利退婚了,求求你行不行!”

她努力眨巴眼睛,想要挤出两滴眼泪。

水润的凤眸眼巴巴的看着柏南众,尽量去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

也不知道和她有仇的柏南众会不会吃这一套,怜惜她一下。

她之前把柏南众的车刮了,他会不会这一次报仇啊?

沈艺想着想着就真要哭了一般,“我不喜欢他,但是他们硬逼着我结婚,想抢我的财产,要是和他订婚结婚了,指不定哪天被他们算计,把我弄死,搞成意外死亡,那我沈家就成了他们的……”

眼看着她越贴越近,柏南众加重语气:“放开。”

“我不放!”

眼见求饶不行,沈艺直接威胁了。

她扣住柏南众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收起可怜兮兮的表情,露出凶巴巴恶狠狠的狰狞表情威胁:“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沈艺也不敢对柏南众干什么。

柏南众有多厉害,京城谁不知道?

柏家的继承人,商场上杀伐果断,目光独特,敢于创新的小柏总,近几年让柏家越发蒸蒸日上,权势滔天,财富满贯,在互联网方面几乎是垄断的强劲地位。

柏老爷子曾是商界大名鼎鼎的人物,柏南众年纪轻轻就让他刮目相看,成就比他当初还好,他极其满意这个孙子,柏家那么多子孙,而柏南众是他唯一认定的继承人。

柏家孙辈一共有七个孙子,柏南众不是最年长的,他排行第四,但众所周知,柏氏集团以后的掌权人只会是他。

所有人都在争的位置,从柏南众被接回柏家开始,就注定是他的。

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他。

她区区一个小丫头,也没本事怎么样给他……

但事到临头,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希望能震慑到这个冷冰冰的男人。

“………”

柏南众顿了顿,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意外。

垂眸,视线落在眼前白皙修长的双手上。

她居然……拽着他的衣领威胁他?

呵,胆子比以前更大了。

柏南众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你威胁我?”

沈艺心慌意乱,眼珠子乱飘,结结巴巴道:“我,我就威胁你怎么了,你偷听你还有理了!”

动漫关键词: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