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么公里的太大了

2022-05-28 13:18:3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司景洛就像没注意到这位子有什么不妥似的,直接坐到时琋身侧。他先与蒋健点头打了招呼,便转过头问她:“好些了?”“嗯。”时琋低低的应了一声。她不用抬头都

司景洛就像没注意到这位子有什么不妥似的,直接坐到时琋身侧。

他先与蒋健点头打了招呼,便转过头问她:“好些了?”

“嗯。”时琋低低的应了一声。

她不用抬头都知道,蒋靖宇这会儿必定用“我就知道”的眼神看着自己。

她深吸了口气,很快调整好表情,微笑着对蒋健说:“蒋叔叔,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剩下的都是蒋氏的内部决断问题,我就先不打扰了。”

蒋健的视线在她和司景洛之间来回游移,相当疑惑时琋的态度。

以前时琋最喜欢司景洛,现在这是……吵架了?

他见司景洛没有拒绝的意思,便点了头:“也好,那等我和景洛谈完了再给你回应。”

“好。”时琋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拿上包站起身,便听到蒋靖宇说:

“琋琋,那你等我会儿,我陪我爸谈完生意咱们再回。”

时琋的脚步一僵。

她差点儿忘了,他们来这儿,是蒋靖宇开的车!

这个球场距离希冀公司足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等人来接的话……她还不如等蒋靖宇了。

时琋看着蒋靖宇那一脸欠揍的笑,点头:“好、啊!”

万幸这边什么都有,时琋去了个包间,躺在沙发上把蒋靖宇骂了一万次。

她发誓,等她脚伤痊愈,一定把蒋靖宇套麻袋里揍一顿!

时琋对着空气挥了几下拳头,还没解气,便听到了敲门声。

她忙不迭的坐了起来,动得太急,脚踝处又传来了痛感。

没心思理会那灼热的疼痛,时琋理了理头发,说:“请进。”

她以为是服务生来送东西,结果进来的却是司景洛。

时琋满眼戒备:“你怎么来了?”

“谈完了,来送你回去。”司景洛走到她身前,瞥见她的左脚正虚点在地上,眉头皱了起来,“又疼了?”

时琋扯过一个抱枕挡在身前,顺势往旁边挪了挪:“我等蒋靖宇就好,我还有事和他说。”

“他陪蒋叔打球去了,没一个小时结束不了。”

司景洛说着在她身边坐下了。

“那我……你干嘛!”

时琋错愕的盯着司景洛的手。

他俯身握住她的小腿,把她的脚搭在了自己膝盖上。

时琋想躲,但脚踝处的疼痛限制了她的行动力。

“别动,又有些肿了。”

司景洛声音低缓,他轻皱着眉,把掌心搓热了,覆在时琋的脚踝处,轻轻给她揉着痛处。

“嘶……”

时琋挣扎着想收回腿,却被司景洛的大手牢牢按住膝盖。

“不用你管我!”

时琋蹙着眉,手指用力揪着抱枕,忿忿的瞪着司景洛。

司景洛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不用我管就别把自己伤着。”

“你!”

时琋呼吸微滞,想踹他,却又怕让自己伤得更重。

为着他,犯不上!

她重重的呼出口气,轻哼一声靠回到沙发上,把眼睛都闭上了。

眼不见,心不烦!

她就当自己找了个按摩师傅!

如此安慰着自己,时琋的眉头舒展开了几分。

司景洛的力道恰到好处,掌心的温热驱散了疼痛,时琋抱着抱枕,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没一会儿,司景洛就听到了时琋绵长的呼吸声。

侧头一瞧,她果然已经睡着了。

司景洛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自己靠到沙发上,侧眸看着她的睡颜,眼中尽是无奈。

他放轻了手上的动作,却惹得时琋嘤咛一声,下意识的蜷起腿想要躲避。

司景洛无法,轻手轻脚的控制着她的小腿,免得她在睡梦中又把自己伤着了。

时琋自打离开司家后便开始失眠,床垫和枕头换了一个又一个,却没有一个能让她踏实入睡的。

也不知怎么的,只有靠近司景洛她才能睡着。

不过这一觉她没能睡太久。

蒋靖宇大剌剌的推门而入,弄出来的声响把时琋吵醒了。

她茫然的坐起来,大眼睛里还带着朦胧睡意。

“艾玛,你们俩真没走呢?我爸说刚好一起吃个饭,问琋琋想吃什么呢!”

他大踏步走进来,绕过屏风才看到了司景洛那几欲喷火的眼神和刚睡醒的时琋一脸懵的软萌模样。

蒋靖宇僵在原地,很有自知之明的问:“我来得是不是特别不是时候?”

司景洛眯起眼睛:“滚!”

“好嘞!”

蒋靖宇转身就走!

他真没想到这大白天的时琋会睡觉嘛!

而且,明明有床,这俩人非得在沙发上……嗯,这不是他该管的。

蒋靖宇脚底抹油,生怕自己慢一步就会被司景洛揪回去捶一顿。

时琋看着身上的西装外套,自己也有些疑惑:“我又睡着了?”

“嗯。”司景洛应了一声,把她的脚轻轻放下,“你最近都不睡觉?”

这是她第二次在他面前睡着了,在司家庄园那几天也是,除了吃饭就是睡觉。

她向来不贪睡,这模样倒像是在补眠。

时琋缓过神来,把外套叠好递向他:“失礼了,谢谢你。”

司景洛最近已经习惯了时琋选择性忽略他的提问这件事了。

他索性也不再问,接过外套穿上,朝她伸出手:“走吧。”

时琋这次不仅忽略了他的话,还忽略了他的手。

她活动了一下脚踝站起身,再看向司景洛时,又是那副公事公办的微笑。

“司总刚刚说与蒋叔叔谈好了?”

司景洛也选择性忽略了她这亲疏分明的称呼,再次把手递到她面前:“我也同意与希冀合作,时总,合作愉快。”

时琋这次倒是没忽略,很公私分明的与他握了一下手。

只是触碰还不到一秒钟她就收回了手。

短暂的停留,时琋指尖就像柔软的羽毛划过司景洛的掌心。

他垂眸看着她,声音都温柔了下来:“别那么拼,身体不舒服就少工作。”

对于他的柔情攻势,时琋的心就像不锈钢做的一般,内心没有丝毫波澜,脸上也依旧挂着公式化的微笑。

她的语气没半点儿起伏:“多谢司总关心,您也是。”

司景洛品味着时琋的这两句话,连她什么时候走了他都不知道。

过了好一会儿,蒋靖宇的头又探了进来:“那啥,司爷,你到底走不走?”

司景洛回过神来,嘴角竟然挂着诡异的温和笑容。

“???”

“你被附身了?!”

“刚才她让我注意身体。”

司景洛竟然没有秋后算账,甚至还给蒋靖宇解去了心中疑惑。

蒋靖宇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真的?那可得恭喜你了!”

时琋那性子,她能让司景洛注意身体,可见之前的事情已经快要翻篇了!

司景洛的嘴角扬着笑,心情甚好的走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时琋依旧坐蒋靖宇的车。

蒋靖宇琢磨了半路,终于按捺不住好奇,问时琋:“你刚刚跟司景洛说什么了啊?他挺开心的。”

时琋正用手机看文件,连头都没抬一下:“没说什么啊,几句寒暄而已。”

“???”

蒋靖宇瞥了她一眼。

这话,怎么跟司景洛说出的版本很不一样?!

时琋抬起了头,她看着蒋靖宇那怀疑模样,仔细回想了一会儿,说:“他说司氏将会继续与你家的合作,我就说合作愉快,然后他好像说了让我注意身体,我道了句谢。”

蒋靖宇:“……”

呵呵呵。

依照他对时琋的了解,这丫头最多应付似的说了一句“你也是”。

这就叫让司景洛注意身体?!

果然是他太天真!

果然不能信司景洛的话!

他满脸叹惋的摇了摇头。

还以为这俩人要和好了,感情只是司景洛的一厢情愿。

时琋被他反复变化的表情闹得发懵:“怎么了?他又跟你说我什么了?”

蒋靖宇嘴角直抽抽:“呵呵呵,没什么,他自作多情。”

时琋的脑海中画出个问号。

什么意思啊?

她的疑问注定得不到回答,蒋靖宇心疼自己兄弟,完全不想告诉时琋真相。

车一路开进城,直接停在了夜色会所大门前。

与其他会所不同,这儿全天二十四小时营业,夜晚有全林城最嗨的夜场,白天也有名厨做出佳肴。

夜色的侍者都是人精,瞧见这四个人一起到来,立刻带他们去了最大也是最奢华的包间。

蒋健是长辈,自然而然的坐了主位,时琋便坐在他的左手边。

按理说,司景洛应该去蒋健的右边的,毕竟他们也是合作关系,而蒋靖宇……他坐哪儿都行,想蹲着都没人管。

但偏偏司景洛就坐到了时琋的另一侧。

时琋的手略僵了一下,旋即便恢复了正常。

于她而言,这是商务应酬的饭局,决不能把私人感情代入其中。

别说司景洛是坐在她的身边了,就算他跟蒋靖宇一起蹲着,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蒋健笑呵呵的翻着菜单,状似随意的说:“对了,我刚刚听靖宇说你们两个已经结婚了?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

时琋的笑僵在唇角。

所以只有她把这个饭局当成是应酬了?

她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司景洛的胳膊伸过来,挡住了她的尴尬。

他拿过她的杯子,给她添了杯茶之后才说:“家中新丧,不适合办喜事,过几年的吧,糖糖也还小,不急。”

时琋搭在腿上的手紧攥成拳。

糖糖。

这是她的昵称,司景洛取的,也只有他这么叫她。

小时候她总缠着他要糖吃,他嫌她名字拗口,便索性这么叫她了。

她以为她已经收拾好了心情,甚至可以平淡的与他一起做生意。

但他一声轻飘飘的“糖糖”,就让她的心都跟着颤抖了。

蒋健还在看菜单,没瞧见时琋的别扭,他点了点头,脸上也多了抹唏嘘。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闷,直到一个服务生敲门进来。

他微笑着鞠了个躬,然后径直走到时琋身后,把一个没有贴标签的小药瓶递了过去:“时总,韩总说您忘了带药。”

时琋瞬间了然,这是她前些天让徐璐璐给她找的安眠药。

普通的安眠药她也吃过了,没有用。

“好,谢谢。”

时琋接过药塞进包里,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今晚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她的嘴角向上扬起,心中那点儿不自在也随之消散了。

蒋健纳闷儿的看向时琋,问出了其他人的疑惑:“怎么了?”

时琋随口应道:“维生素而已,落在公司了。”

蒋健点了点头,不由得赞叹:“韩扬真是个难得的人才,手腕硬又心细,我要是有个女儿,都想招他为婿了。”

他的话成功的让刚刚和缓些许的气氛更压抑了。

自打司景洛知道了韩扬的来历后,对他的敌意日渐浓重。

现在他看着时琋的包,很想把那瓶维生素抢过来扔了。

什么维生素非得大老远的送过来?

他的脸如何黑,时琋并没有看到,也可能是看到了但懒得理会。

她歪着头与蒋健一起点菜,时不时说两句笑话,逗得蒋健直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在年轻的时候再要个女儿。

这顿饭吃得有人欢喜有人忧,表面上的和谐并不能粉饰太平。

于是,送走蒋健后,司景洛看向了时琋。

他刚要开口,一辆车停在时琋身前,时琋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利落的拉开车门上车,连句再见都没跟他说,直接扬长而去。

“……”

司景洛站在路边,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蒋靖宇看着他,沉默片刻后长叹口气,安慰:“别想了,至少琋琋还让你注意身体了对不对?”

他发誓,但凡有其他的话能来安慰司景洛,他都不想这么昧着良心说话!

司景洛缓缓松开了拳头。

蒋靖宇松了口气,忙不迭的转开话题:“明晚我那儿有个小型拍卖会,你来不来?”

“不去。”司景洛闷声答。

他正要上车,蒋靖宇又说:“不去算了,有一对紫翡翠的镯子,琋琋应该挺喜欢的,回头我问问她要不要。”

司景洛停下脚步,转回身看向他。

蒋靖宇坏笑着,伸出拇指和食指:“明晚八点。”

司景洛收回视线,上车走了。

蒋靖宇看着他的车渐行渐远,忍不住长叹口气:“老子自己追妹子的时候都没这么费劲过!”

他咂吧着嘴,直接把那对手镯的照片发给了时琋。

果不其然,还没过十秒钟,时琋就给他回了消息。

“时间、地点。”

蒋靖宇一边回消息一边低声嘟囔:“我死了之后都可以直接去接月老的班了……”

时琋一手撑着额角倚在座椅上,看着前座的韩扬笑问:“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韩扬扶着方向盘,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说:“刚从警局回来,路过。”

“嗯?拿到了?”时琋的眼睛亮了。

“拿到了时续的头发,刚给徐璐璐送去。”韩扬点了头。

时琋轻舒了口气:“那就好。”

她把时续送进警局当然不是闲的找事儿,只是因为她太需要时续的头发了。

按着她和时家现在的关系,想要不动声色的拿到时续的头发,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陆明欣和时觅那边你打算怎么办?”韩扬又问。

“先不急,”时琋轻摇着头,“别打草惊蛇了。”

“嗯。”

韩扬应了一声,隔了一会儿,他又开了口:“拘留所那边传来消息,白珊珊明天执行枪决。”

“哦。”时琋点了头,“那明天还真是个好日子,我看中一对手镯,明晚陪我去趟拍卖会吧。”

“好,”韩扬迟疑片刻,继续说,“白珊珊这几天一直吵着要见你。”

“见我?”时琋轻皱起眉头,“说什么事了么?”

“没有。”

时琋沉默了。

片刻后,她倾身拍了下韩扬的肩膀:“走,去瞧瞧,就当日行一善了。”

时琋见到白珊珊的时候,一度以为是狱警提错了人。

白珊珊那悉心保养多年的长发如今被剪得好似狗啃的一般,脸上手上也都是淤青,被折断的左手只是草草包了块纱布,根本没什么作用。

她走路时一瘸一拐,显然被囚服盖住的地方也尽是伤。

短短几天,她已经瘦脱相了,眼眶深陷,嘴唇惨白,鬼似的。

纵使时琋以前从没见过死刑犯,她也知道,绝对不该是这样的。

时琋下意识看向韩扬,用眼神询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韩扬无声的吐出三个字:司景洛。

时琋撇了撇嘴。

这手段,的确很符合司景洛的性格。

看到一身得体套装的时琋,白珊珊的神色竟然很平静。

她坐下来,先吐了口气,这才说:“时琋,好久不见。”

她的声音哑得厉害,全没有了昔日的温柔清丽。

时琋回过神来,直接问:“你想说什么?”

她有些唏嘘,却并不同情她。

白珊珊会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白珊珊咧开嘴,竟然笑了。

时琋这才看见,白珊珊的牙齿竟然都少了两颗。

“我看起来很惨吧?”白珊珊问。

时琋没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把想说的话说完。

白珊珊缓缓靠在椅子上,她仰着头,看着天花板:“时琋,明天我就要死了,我杀了人,我偿命。但对你,我还欠你一句对不起。”

时琋不禁挑了挑眉。

这算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白珊珊疲惫的咳嗽了两声,呛得掉下了眼泪来:“其实我也真是傻……我和你攀比什么呢?就算你嫁给了司景洛又能怎么样……”

时琋有些不耐烦了:“你找我,就是为了忏悔?”

白珊珊就像没听到她说话一样,自顾自的继续说:“我和你,终究都是错付了……终究都败给了秦宁啊……”

时琋一怔,没想到竟然会从白珊珊的口中听到秦宁的名字。

秦宁这个人她知道,她是司景洛的同学。

只是听说秦宁早就回京城了,很多年都没再听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了。

白珊珊的重新看向时琋,笑得如鬼似魅:“时琋,我就要解脱了,但你呢?你活的每一天,都只是作为秦宁的影子而活的。”

“老头子当年把秦宁视为己出,她要天上的星星老头子都敢应……若不是秦家出了变故,秦宁和司景洛的婚约也不可能作罢。”

“老头子当然舍不得秦宁,但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只能再养出来一个秦宁啊!”

“秦宁喜欢画画,老头子就给你找了最好的老师;秦宁是金融奇才,老头子就手把手教你,把你也打造成这般模样;秦宁温柔随性,你也被调。教成了小乖乖……”

“只是你这个替身,老头子认,但司景洛不认啊!哈哈哈!”

“时琋,你还不如我呢!你活的每一天,都只是个替身!而且你永远都得不到解脱!”

她的笑声在时琋的耳边回荡。

韩扬一把按住时琋的肩膀,冷眼看向白珊珊:“你若想今天就死,我成全你。”

白珊珊对他的威胁丝毫不在意:“今天死和明天死,有区别吗?”

韩扬眯起眼睛,猛地站了起来,蒲扇似的大手朝着白珊珊的脖子伸去。

“扬哥。”

时琋突然叫住了他。

韩扬转回头,就见到时琋一脸平静,嘴角甚至还挂着抹浅笑。

“为着这么个人,犯不上。”时琋轻笑着抬起手,拉着韩扬的胳膊把他拽回到椅子上。

她看着白珊珊,轻笑着问:“你说完了吗?”

白珊珊挑了挑眉,反问:“你不生气?”

“司景洛喜欢谁,与我无关,他如何看我,也与我无关。”

时琋的声音很平静,语速缓缓,不疾不徐:“爷爷对我的好是否另有目的并不重要,我知道的是——”

“你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这牢笼和将死的命运。”

“明天对你和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日子。对你来说,明天是你的忌日;对我来说,明天我要去个拍卖会,有对紫翡翠手镯我很喜欢。”

时琋说完,嘴角上扬露出了个笑。

她从包里拿出一支口红放到了桌上:“拿着吧,明天行刑前涂一点儿,能好看些。”

“时!琋!”

白珊珊的平静再也装不下去了,她瞪着眼睛,眼底的血丝像狰狞的蚯蚓。

时琋没再看她,侧头对韩扬说:“走吧扬哥,日行一善结束了。”

时琋走了,任凭身后的白珊珊如何咆哮,都再没有停顿片刻。

离开拘留所,时琋轻眯起眼睛,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

韩扬站在她身边,轻声说:“你从不是谁的替身,无人能与你媲美。”

“我知道。”

时琋笑得灿烂:“她不过是想在最后的时刻利用爷爷伤害我一下罢了,我又不傻,怎么可能不相信爷爷呢?”

司景洛对秦宁到底是什么感情,她不知道,也不在意了;但她相信爷爷对她是真心的,永远相信。

韩扬轻舒了口气,说:“那我送你回酒店。”

“不行,我还有事没做。”时琋摇了摇头,“很重要的事情呢。”

动漫关键词: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