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再用点力很快就出来了|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

2022-05-28 13:17:2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时琋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犹豫片刻后接了起来。“喂,你好。”“琋琋啊,是我!我是爸爸!”时琋听到那声音,不由得又看了眼来电号码。时续?他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

时琋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犹豫片刻后接了起来。

“喂,你好。”

“琋琋啊,是我!我是爸爸!”

时琋听到那声音,不由得又看了眼来电号码。

时续?

他怎么会有自己的号码?

时琋轻眯起眼睛,尽可能让声音冷静些:“您有事吗?”

“是这样的啊,我那天看你和蒋先生挺熟的?爸爸想在梨落画廊开个画展,你帮我和蒋先生说一声,这周末开始,到下个月!”

时琋怒极反笑:“您这画展是打算包月办?”

“是啊!我这么多年都没办画展了,要办的话自然就要做最盛大的!”时续的声音中满是得意,“我已经准备好画作了,你和蒋先生打个招呼,让他派人来家中取画吧!”

时琋忍无可忍的翻了个白眼:“我没那么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替你提出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想要办画展,请你自己去找蒋靖宇谈。”

时续根本没料到时琋会这么直白的拒绝他,他愣了片刻,赶忙说:“你不要以为没有你我就办不成这个画展!我这是给你机会,回到我们时家的机会!”

“那我真是谢谢你了,”时琋冷笑,“不过我不需要。”

说罢她便把电话挂断了,顺带把时续的号码也拉黑了。

司景洛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她,等她挂了电话,他说:“没必要与这样的人生气。”

时琋还真的没有生气,她只是疑惑自己的信息到底是怎么走漏出去的。

她总觉得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她也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时琋突然转头看向司景洛:“是你?”

司景洛的脸顿时便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她这是怀疑到他头上了?

时琋摇了摇头:“没什么。”

若是他,他也不会把寻亲的事全盘托出,更不会给她找来当年的卷宗了。

司景洛咬紧后槽牙,瞪了她好一会儿后转过身去,闷声说:“你歇着吧。”

他真想看看她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但……都是他造的孽,他除了忍着也的确没有其他办法了。

司景洛径直去冲了个冷水澡,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冰冷的水带走了燥热和愤懑,司景洛渐渐冷静下来,开始分析时家的事。

一次可以是巧合,两次或许是偶然,但这么接二连三的,说背后没有人操控全局,他不信。

但到底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司景洛一时间也想不通。

他吐出口浊气,关上花洒出来,叫来左萧吩咐:“派人去盯着时续一家,再查一下他们最近与什么人接触过。”

“好的先生,”左萧先点了头,紧接着又问,“那么先生,夫人现在离开,您真的不管么?”

司景洛:“???”

他披着浴袍冲到客厅时,时琋的车已经开出司家大门了。

司景洛看着车尾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张嫂走上前来,说:“是韩扬先生来接的小姐,据说小姐留在这儿两天只是因为韩先生在盯着白珊珊那边的事,无暇过来。”

司景洛把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张嫂只当自己看不出来,继续说:“小姐什么都没带走,包括她一直用惯了的香薰。”

“我有提醒小姐那个香薰外边买不到,但小姐说,习惯么,戒了也不难。”

司景洛忍无可忍的低吼:“闭嘴!”

他挥起一拳,直接砸在了墙上。

张嫂想说的都说完了,闭上嘴回身去拿医药箱。

时琋坐在车上,枕着自己的胳膊对韩扬说:“派人去查一下时家,我的手机号码漏出去了。”

韩扬不敢置信的看向她,“怎么可能?”

时琋很无奈,耸了耸肩:“事实就是如此,而且之前陆知行来找我也很突然。”

韩扬轻皱起眉头,眼底已经氤氲起阴骘的寒意:“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我来查。”

“嗯。”时琋应下来,垂眸翻出蒋靖宇的号码拨了过去。

蒋靖宇电话接得倒是快,不过开口就是抱怨:“小琋啊!你那个亲爹多少有点儿离谱了啊!”

时琋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时续和我的关系的?”

“他自己说的啊!打个电话过来,张嘴就说是你亲爹!”

蒋靖宇长叹口气,“妹子,真不是哥不给你面子,但画廊的预约已经排到三个月后了,他要插队真的不可能!”

“我知道,”时琋蹙着眉说,“不用理他,也不用给我面子,我跟他没关系。”

“嗯?”蒋靖宇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怎么了?他惹着你了?”

“可以说是从未和平相处过。”时琋嗤笑一声,“行了,我就是告诉你一句,你不用看在我的份上给他任何优待,就这样。”

“那行,你明儿闲着吗?我有事找你。”

“行,你闲了来我公司。”

挂断电话,时琋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扬哥,想法子拿到时续一家三口的DNA,我要重新做亲子鉴定。”

她轻眯着眼睛,眼底一片冰冷。

-

陆明欣端着茶杯推开书房的房门,轻声对书桌后的时续说:“老公,你别生气了。”

时续的眉头拧得死紧,他看了眼陆明欣,声音发闷:“画展的事办不成,那丫头现在也死活不想回来。”

陆明欣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她把茶杯放到时续的手边,轻

次日,时琋按时来到了公司,还没进办公室的门就对上了桑桑哀怨的眼神。

“时总!您的脚都这样了,就不能在酒店里好好呆着?有什么文件我给您送过去不行?”

桑桑牢牢地扶住她,生怕她不留神会再摔了。

时琋走得不快:“其实我都好差不多了,真没事。”

桑桑无奈的扁了扁嘴:“扬哥把你的椅子换过了,他说你的脚要抬起来才行,不然还会肿的。”

时琋轻笑着点头,也不争辩,乖乖的坐了下来。

桑桑给她调整好椅子,这才说:“那时总,你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啊。”

“好,知道了。”时琋朝她挥挥手,“你去忙吧,我看一会儿文件。”

桑桑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着,眼中尽是担忧。

就在她要出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时琋的声音。

“今天懂事些。”

桑桑纳闷儿的转回头去,却发现时琋已经埋首于文件,根本就没再看她了。

桑桑不明就里,直到前台小姐打来电话,说时续又来了。

桑桑终于明白了时琋所说的“懂事”是什么意思。

她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时续还没摆出来时琋亲爹的谱儿,就被警察架住了。

“有人报警说你妨碍正常办公,请跟我们离开。”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坚定的说着:“我是这儿总裁秘书的父亲!我来找我的女儿!”

警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们接到的就是总裁秘书的报警电话,请跟我们离开。”

时续的脸顿时便涨红了!

他忿忿的看着一旁捂着嘴偷笑的前台小姐,正想让她把时琋叫下来,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们时总在呢吧?我和她约好了。”

时续定睛一看,竟然是蒋靖宇!

他忙不迭的朝蒋靖宇挥手:“蒋先生!蒋先生!”

蒋靖宇纳闷儿的转回头,看到被警察架着的时续,他轻笑着挑眉:“呵,时先生,怎么了这是?”

时续赶忙说:“我来找琋琋!这两位警察好像误会了什么!”

蒋靖宇瞬间就想到了昨天电话里时琋的态度。

他长长的“哦”了一声:“那你就把误会解释清楚呗,我相信警察同志一定会给你个公道的。”

他说完就转身,朝前台小姐抛了个媚眼:“核对好了吧?我上去了啊!”

前台小姐微笑着点头:“蒋先生慢走。”

时续被晾在原地,呆呆的被警察拖走,愣是都忘了再喊蒋靖宇一句。

“啧,妹子你的秘书是怎么调。教的?也忒懂事了!”

蒋靖宇一进办公室的门就连声称赞。

时琋纳闷儿的看向他:“怎么了?”

蒋靖宇努了努嘴:“时续要见你,你家秘书直接报警了哈哈哈!”

时琋头疼的揉着额角。

这事儿绝不能再拖了,不然他们这公司非得要被闹成菜市场不可。

她放下文件夹,问他:“什么事找我?”

“找你开个画展。”蒋靖宇笑嘻嘻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时琋满脸疑惑:“我?你那儿的档期不是都排到三个月后了?”

“是啊,但我给你留出来了两个周末!”蒋靖宇翘着二郎腿,“哥够意思吧!”

“我谢谢你啊!”

时琋朝他翻了个白眼:“早知道是这事儿,我都多余让你过来。”

蒋靖宇拍着大腿,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妹妹!你可得为哥哥考虑一下啊!梨落画廊这么大的盘子,那是我说能撑住就撑得住的?”

时琋捧着茶杯,漫不经心的说:“我觉得你撑得挺好的,门庭若市。”

“那是人气,根本就做不得数!”蒋靖宇嘬着牙花子连连摇头,“我需要一个有名气、有分量、能让所有人哑口无言的人来给我撑一下场面!”

时琋:“没兴趣,不想开,不缺钱,不卖画。”

她的拒绝四连根本就没能搓灭蒋靖宇的热情,他就像没听到时琋的话似的,自顾自的继续游说:

“哥都给你安排好了,既不用你出面也不用你布置,更不会随便卖你的画!”

“琋宝啊!你是不知道这个圈子的人多可恶啊!他们欺负你哥啊!他们看不起我这个画廊新东家啊!他们不仅压价还要乱改画廊啊!”

“梨落画廊就是我的命!哥就指着它活着呢!你要是不帮我,以后梨落画廊被蚕食,我也没脸活着了!”

眼瞧着这八尺大汉在自己面前演苦情戏,时琋的嘴角抽抽两下:“你但凡掉一滴眼泪,我都信了你的鬼话了。”

蒋靖宇直接掏出一小袋洋葱末:“你说真的?”

“别!”时琋伸出手阻止了他的动作,“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别拿它来污染我这儿的空气!”

“好嘞!”

蒋靖宇直接把塑料袋又塞回到裤兜里,朝着时琋挤眉弄眼:“Mita的首秀,哥就收下了!”

时琋轻叹口气,伸出一根手指:“不许告诉——”

“不告诉司景洛!告诉他我就是老狗!”

蒋靖宇不用她说出口,直接就做出保证:“放心!不止司景洛,后边所有打听你的人,哥都给你挡下来!”

“那就好。”时琋点了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银闪闪的钥匙给他,“呐,画室的钥匙,你自己去拿,除了第三个架子上的画,其余的随便你。”

“好嘞!”蒋靖宇朝她飞了个吻,握紧钥匙就要走。

“等会儿,”时琋叫住了他,“有个事儿拜托你。”

“说!十件百件,哥都给你办明白了!”

蒋靖宇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时琋笑靥如花:“听说蒋叔叔的新项目也在西城?你什么时候有空,带我去拜访一下他老人家?”

蒋靖宇的笑僵在了嘴角:“小祖宗,你真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啊!拿你的画办个画展,你就要吞了我家的项目?”

“怎么会?我只是想和蒋叔叔合作而已,”时琋依旧扬着笑脸,“你帮我引荐一下呗?”

蒋靖宇仍有些迟疑:“真的?”

“当然!”时琋信誓旦旦。

“你没事儿的话咱现在就走,他今天刚好要和别人谈这个项目,明天就晚了。”

“走!”

时琋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地,额角落下了三道黑线。

蒋靖宇一路上都在跟她说画展的布置设计,根本就没告诉她蒋父是在高尔夫球场啊!

“走吧,我爸的合作方还没到,咱们先去谈。”蒋靖宇拍着时琋的肩膀说。

时琋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在心中长叹了口气。

她提前说明:“我今天不能打球。”

“不能?你怎么了?”蒋靖宇纳闷儿的看着她。

时琋扯了扯嘴角:“前些天脚扭了。”

蒋靖宇愣了好一会儿,突然猛地一拍手:“啊!难怪这两天司景洛都找不到人!”

他嬉笑着朝时琋挤眉弄眼:“在家守着你呢?”

时琋:“……不是!”

司景洛出不出门,可能跟她有关系?

蒋靖宇盯着她泛红的脸蛋:“你这几天果然在司家庄园。”

“……”

时琋别开头,不想说话了。

蒋靖宇满脸揶揄,嘿嘿笑着说:“好好好,不打就不打,我爸又不会挑剔你。”

说着,他抬起手,朝不远处的人挥了挥:“爸,琋琋来了!”

蒋健正在休息区喝茶,回头瞧见他们,脸上顿时便挂起了微笑:“琋琋啊,这么多年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时琋笑着走到他身前,礼貌的伸出手:“蒋叔叔早,好久不见了,您一点儿都没变。”

蒋健笑着和她用力握了下手:“小丫头不错,英雄出少年!司老手把手教出来的人才果真一鸣惊人!”

希冀公司的事儿他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为着时琋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他现在愈发嫌弃蒋靖宇了。

时琋浅笑着和他寒暄几句,蒋靖宇便给她拉开椅子:“爸,琋琋前两天伤着脚了,你们坐着聊。”

“啊?”蒋健眼含关切,“好些了没?你这孩子,伤着还急着来谈生意做什么?”

时琋笑着摇头:“好多了,不碍事的。”

蒋健看了时琋一会儿,又忍不住瞪了蒋靖宇一眼:“看看人家琋琋,女孩子都不娇气,再看看你……”

眼瞧着蒋靖宇又要挨骂了,时琋笑着打断蒋健的话:“宇哥这么多年保家卫国,也很辛苦的。”

蒋健这才收了嫌弃,转而看向时琋:“我听这小子说,琋琋你也对西城的项目感兴趣?”

“嗯,”时琋点了头,直入主题,“希冀在西城也有个项目,与蒋氏的项目只隔了一条街,我有心与蒋叔叔合作,让两个项目互补互利。”

她笑得灿烂:“和气生财嘛。”

蒋健也笑了,他问:“希冀想用那块地想做什么项目?”

“若别人问这就是商业机密,但蒋叔叔问的话,”时琋停顿片刻,笑着答,“想做个科技产业园,那块地距离市区有些远,做商业综合体不合适。”

蒋健琢磨了片刻,一指时琋对蒋靖宇说:“你瞧这丫头,我要是不答应,日后这个项目泄密了,岂不都是我的黑锅?”

蒋靖宇干笑着,心中不免哀叹。

这小祖宗越来越缺德了,已经明目张胆的坑他爹了。

时琋满脸无辜的摇着头:“怎么会呢?我当然是最相信蒋叔叔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来这儿啊。”

蒋健哈哈笑着,片刻后说:“我本意是想用那一块地做休闲娱乐项目的,那边距离枫山近,可以引进天然温泉水。”

“若要与你们的项目配合,那首选就是房地产了。现在的房产行业……”蒋健轻轻摇了摇头,“琋琋,你怎么看?”

时琋也不催促,喝了口茶后说:“我只是提出一个想法,可没有要代替您做决定的意思,蒋叔叔是前辈更是长辈,我相信您的决断。”

她这么说,最先急了的竟然是蒋靖宇。

他拧着眉头朝时琋使眼色,意思很明白:这种时候不替自己说话,你生意不做了?

时琋当然想做成这笔生意。

但她只是笑着,不紧不慢的给蒋健添了茶,由着他拧眉思索。

好半晌,蒋健提出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你们评估预计的招商率。”

“蒋叔叔的问题总是直击要害,”时琋笑着答,“八成。”

蒋健的眼底闪过一抹震惊:“能有这么高?”

“能。”

时琋浅笑着,很轻松的模样。

蒋健几乎在瞬间就想到了希冀公司的老本行。

是啊,他们本身就是做投资的,旗下企业简直不要太多,想把一个产业园填满,当真不算大事。

若有这么大的客户需求,做房地产倒是也能更快收回资金,而且风险更小。

蒋健的脑子转得飞快,不多时便笑了:“你这小丫头,哪是想和气生财,分明就是为着你们的产业园服务的,是想让我给你们做后勤啊!”

时琋也不争辩,只问:“那您还想合作吗?”

“我若不合作,岂不是要血本无归了?”蒋健苦笑着摇了摇头。

两块地只隔了一条街,若时琋一定要做个科技产业园,那他们的娱乐休闲项目大概率都拿不到批文。

思及此,蒋健朝时琋伸出了手:“琋琋,叔叔先谢谢你了。”

谢她特地跑过来提醒一句,给了他们蒋氏一条活路。

时琋双手握住蒋健的手:“怎敢?我还得仰仗蒋叔叔呢。”

蒋健已经有了决断,便说:“丫头,再坐一会儿,正好见一见我的合作方。”

时琋笑问:“更换项目的话,您不需要与合作伙伴再商量一下?”

“嗯,这会儿说也一样,他来了。”

蒋健说着,看向时琋的身后。

时琋下意识转回头,瞧见来人,她脸上的笑顿时便僵在了唇角。

司景洛一身黑西装,脸上没什么表情,精致俊朗的眉眼使人忍不住想要多看他几眼。

时琋转回头,看向蒋靖宇的眼神里尽是想要砍了他的意味。

蒋靖宇嘿嘿笑着,一脸无辜的小声说:“你也没问过我我爸要和谁合作啊!”

所以这能怪他么?当然不能!

时琋只觉得眼前发黑。

越躲越近!

司景洛走近了,蒋健笑呵呵的说:“来,都是一家人,咱们慢慢聊。”

蒋靖宇顶着时琋那快要杀人的眼神站起来,往旁边挪了个位子,把紧挨着时琋的椅子让给了司景洛。

“……”

她的道德底线快要控制不住她想杀人的心了!

叹了口气之后说:“时琋的性子实在是倔强,就像她……”

她像是触了电一般,赶忙抬手捂住了嘴巴。

时续咬着后槽牙,恨恨的说:“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她!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陆明欣垂着眸子,轻声说:“事已至此,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把她拉回家中来吧!要不然那边也没法交待啊。”

时续头疼的揉着额角,满眼困惑:“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就这么傲气,从小流落在外,有我们给她处处安排得当,她不应该乖乖的回来?”

陆明欣想了一会儿,摇头叹气:“要不你明天再去找一找琋琋?这次你好好说话,她应该不会那么冷漠的吧?”

时续哀叹着,半晌才认命似的点头:“我就是欠她们的!”

动漫关键词: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