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真的可以把人c哭吗,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2022-05-28 13:11: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时琋出了包间便叫来服务生加了几道菜——不加辣不加麻不要蒜和香菜的海鲜拼盘。她顺带还买了个单。吃司景洛的饭,她怕自己半夜吐了。安排完这些她才去了洗手间。隔

时琋出了包间便叫来服务生加了几道菜——

不加辣不加麻不要蒜和香菜的海鲜拼盘。

她顺带还买了个单。

吃司景洛的饭,她怕自己半夜吐了。

安排完这些她才去了洗手间。

隔壁的格子间里传出呕吐的声音,听得人格外难受。

时琋不由得摇了摇头,正想叫来服务生帮忙,就听到隔壁人猛咳了几声之后开始打电话:

“喂,妈妈,我今天要在学校赶设计图,回不去家了,您早点休息哦……嗯?没有啊,可能是天气太干了嗓子哑,我没事的……”

时琋微微一愣,只觉得这个声音她在哪儿听过,很熟,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心中存了疑惑,她洗完手便没立即离开,静静地在那儿等着。

不多时,一张浓妆艳抹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那女人看到时琋的瞬间也愣了。

时琋看着这张脸,笑了。

纵使埋在脂粉下,她也认出了这个人。

时觅。

时觅呆呆的看着时琋,一时间竟然忘了反应。

时琋轻笑了一声,转身走了。

这就是被她的亲生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孩子?

这就是把她比得一无是处的人?

真是可笑。

时琋垂着眸子往前走,睫毛轻颤间,眼角多了抹湿意。

她低垂着头,没注意到前方有人,直勾勾的撞在了那人身上。

“对不起。”

时琋倒退了两步,捂着头来不及痛呼便先道了歉。

“怎么了?”司景洛拽住她的手腕,把她拎到了自己身前。

时琋看到是他,下意识的扭动手腕想要挣开。

司景洛牢牢地握着她的手腕,拧眉看着她微红的眼角:“又哭了?”

“不用你管。”时琋皱着眉提醒,“司总,这里没有你的兄弟,可以放开我了吧?”

她吃饭的时候也想清楚了,司景洛迟迟不肯离婚,大概率是为了稳住司氏的股价,免得给因爷爷离世而动摇的股市雪上加霜。

这很符合她对司景洛这个商人的“了解”。

司景洛垂眸看着她,片刻后他竟笑了。

松开她的手,他点头:“行。”

时琋看着突然退让的司景洛,心中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能让司景洛退让,必定是足以撼动司氏的事了。

时琋看着他,坐地起价:“我累了,想回去了,婚纱什么时候给我?”

司景洛望着她:“那么重的东西我可能随身带着?跟我回家取。”

时琋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我让秘书跟你回去。”

“呵。”

司景洛的嘴角勾起冷笑。

他看着满眼戒备的时琋,怒极反笑:“时琋,你是怕我跟你算账?”

提起那件事,时琋的眼神也冷了下来:“怕?我为什么不去,司景洛,你心知肚明。”

他要用自己顶罪,她还能往上凑?

司景洛突然长叹了口气,脸上的冷色消散。

他按了按眉心,说:“再坐一会儿,我让左萧取来给你。”

“你最好说话算话。”时琋的脸上没有多余表情,冷冷的盯着他。

“嗯。”

司景洛这次还真没有骗她,第二份海鲜拼盘才端上来,他就对时琋说:“走吧,东西到了。”

时琋的脸上挂着浅笑,对其他人挥挥手:“我先告辞了,大家慢慢吃。”

“哎,拜拜!回头见啊!”

众人都忙着填肚子,只有蒋靖宇跟着他们一起出去了。

左萧把装着婚纱的袋子放进时琋的车里,时琋便立即上了车。

目送着车子远去,蒋靖宇用手肘碰了碰司景洛的胳膊:“哎,听说你和小琋闹得挺凶的?”

“嗯。”司景洛闷闷的应了一声。

他最近心里也不舒坦,爷爷的死和时琋扯上关系,他的心来回拉扯,始终无法安宁。

蒋靖宇看着他,沉默片刻说:“小琋是咱们看着长大的,那种事,她不可能做。”

司景洛朝他伸出一个巴掌:“五处监控,我看了一天一夜,也没能给她找出来洗脱的证据。”

蒋靖宇的眉头拧紧了:“警方怎么说?”

司景洛望着融入车海的车子,闷声说:“我没报警。”

蒋靖宇沉默了。

良久,他拍了下司景洛的肩膀,问:“然后呢?”

司景洛瞬间烦躁,从兜里掏出个纸团扔给蒋靖宇:“然后她把这个甩给我,跑了。”

蒋靖宇展开纸一看,嘴角直抽抽。

很同情司景洛,但是他想笑。

给司景洛甩离婚协议书,是这小祖宗能干出来的事儿!

霓虹灯五彩的颜色打在纸上,映射出一块干涸的水迹。

蒋靖宇本以为自己眼花了,凑近了仔细去看,半晌才惊叫出声:“司景洛!这纸有问题!”

时琋坐在车上,抱着婚纱,眼底尽是落寞。

司老爷子的笑脸仿佛还在她的眼前摇晃。

“爷爷……我一定给您讨回公道……”

她喃喃低语,声音极轻。

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时琋立即朝前扑去。

她的车被一辆面包车逼停,紧跟着那车里便冲下来了十来个操着钢管的壮汉。

时琋被拖下车,他们捂住她的口鼻,把她塞进了面包车扬长而去,所用不过一两分钟。

眼睛被遮住,车子转了几个弯儿,时琋便分不清方向了。

也不知车开了多久,终于停了。

时琋被两双大手抓着拖下车,跌跌撞撞的走在泥地里,她好几次都险些崴了脚。

终于踩到平坦的水泥地上,时琋才松了口气,就被人反绑住双手,推到了地上。

膝盖处传来火辣辣的疼,她微皱了下眉头,淡淡的说:“既然到了地方,那便说你们的条件吧,要多少钱?”

“钱?我怎么会对那种东西感兴趣呢?”

女人的嬉笑声在时琋不远处响起。

紧跟着,蒙住时琋眼睛的黑布便被人扯开了。

夜色的包间里,蒋靖宇用一只紫外线手电照着那处痕迹,拧着眉头说:“看,就是这儿,那种药不管是什么笔迹都能消除得一干二净,根本看不出来!”

司景洛盯着“甲方签名”后的空白处,目光阴沉似水。

那个位置,他不用想就知道会有什么。

该是他的签名吧?

时琋是看到他的签名后才签的字?

蒋靖宇问他:“模仿签名不难,小琋当时跟谁在一起?”

司景洛的呼吸急促,他默不作声的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时琋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蒋靖宇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扑哧一声就笑了:“大哥,你这是被拉黑了?”

司景洛没心情与他争论,一把抢过他的手机,再次拨通了时琋的号码。

“对不起,您……”

熟悉的电子音再一次响起,司景洛的眉头皱紧了,蒋靖宇的笑也僵在了嘴角。

“左萧,查时琋的位置!”

司景洛吩咐一句,又拿起手机拨通了个号码。

这张离婚协议,除了他和时琋,唯一接触到的人就是白珊珊!

出乎他的预料,白珊珊的电话竟然也无法接通。

司景洛只觉背后发凉,他一把扯住还没走出门的左萧,目龇欲裂:“白珊珊呢?!”

左萧赶忙说:“我这就去问问盯着她的人!”

“白珊珊。”

时琋看着眼前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又是你。”

昏暗的废弃工厂里,白珊珊的脸格外狰狞。

她走近了些,看着时琋,一字一顿的说:“时琋,好久不见啊。”

“我倒是夜夜都能梦见你,”时琋随意的靠在墙上,半点儿被绑架的自觉都没有,“每晚都能梦到你被警察抓进监狱,夜夜美梦。”

白珊珊呼吸微滞,她眯了眯眼睛,冷笑:“你就嘴硬吧!今天你别想活着走出这扇门!”

“怎么?你害死了爷爷还不够,想顺带把我也弄死?”时琋微仰着头,“说起来,那天的车祸也是你的手笔吧?”

“是又怎么样?”白珊珊冷笑着,“没弄死你真是件可惜的事,不过没关系呢,司机亲口说是你买通他撞伤自己以此逃离景洛的身边……景洛相信了哦!”

时琋挑了挑眉。

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这么拙劣的谎言,司景洛竟然也会相信。

她嗤笑着摇头:“他信鬼信神都与我无关,白珊珊,你不会以为我死了你就能把自己的罪行掩埋干净了吧?”

“你是唯一的意外,只要你死了,自然不可能有人知道。”白珊珊冷笑着走过来,手里多了把银光闪闪的刀。

突然有人拉住她的手腕,是绑时琋来的壮汉:“白小姐,这种事还是让我们做吧,我们从不会让雇主染上麻烦。”

这话正中白珊珊的下怀,她没有过多犹豫,便把刀给了壮汉。

壮汉把玩着刀,冷笑着看着时琋:“时小姐,可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啊,只能说你命不好!”

时琋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后转而看向白珊珊:“我一直想不通,司家处处是监控,你到底是怎么栽赃给我的?”

“哈哈哈……想做个明白鬼么?”白珊珊笑靥如花,阴冷的视线萦绕在时琋的身上,“也好,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我就是用司家无处不在的监控栽赃给你的啊,那个轮椅可是经过无数次的实验才确定的动手脚的位置。”

“其实我只取走了其中一根螺丝,但只要你推着轮椅下楼,老头子和轮椅就一定会跌落楼梯,那个轮椅被摔得几乎报废,谁会在意有没有少一根螺丝呢?”

“而你,看到老头子跌落,你会不伸手去拉住他?司家的监控器角度都是固定的,不管怎么拍,你都是唯一的凶手。”

时琋了然的点点头:“难为你了,如此煞费苦心。”

她面色平静,搁在身后的手已经紧握成拳。

这个混蛋!

她怎么敢?!

时琋合了合眼,掩去眼底的痛色,继续套话:“你根本就进不去司家,你是让谁碰到的爷爷的轮椅?”

“你的问题还真多,”白珊珊冷笑连连,“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你以为你还能有机会告发我吗?”

说罢,她直接看向一旁的壮汉:“动手!送她上路!”

“司景洛你稳着点儿!这是车不是坦克!”

蒋靖宇双手紧握安全带,整个人都紧绷住了。

司景洛握着方向盘,面无表情的狠踩着油门。

蒋靖宇拧着眉头,忍不住发问:“你就这么确定是白珊珊对小琋动手?小琋身边可有韩扬,她不可能出事的!”

司景洛错愕的瞥了他一眼:“你认识韩扬?”

蒋靖宇反问:“你不认识?”

“希冀公司的总经理,怎么?”司景洛拧着眉头,把油门踩得更急了。

“哦对,那会儿你不在国内,”蒋靖宇拍了下脑门,“是你去留学那年的事儿了。”

司景洛狠狠地瞪向他:“快说!”

接收到司景洛那几乎快要喷火的眼神,蒋靖宇毫不犹豫的说:“韩扬是个孤儿,从小在黑市打黑拳的!小琋有一次走岔路了误入拳场,正巧那场的裁判吹黑哨,韩扬被打得半死。”

“然后她就把韩扬捡回来了,还把那个拳场给端了!就这啊!没人告诉你?唉卧槽你慢点儿!”

司景洛踩油门的力道更狠了。

当然没有人告诉他。

时琋啊,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

司景洛的眼底划过一抹阴霾。

蒋靖宇却突然笑了,格外能理解时琋似的:“其实小琋不肯告诉你这些事也很正常啊,谁愿意把自己的缺德事儿告诉喜欢的人呐?”

“缺德事?”司景洛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呃……”蒋靖宇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摇头,“不说了,我答应过小琋,绝对不能告诉你,你自己问她吧!我要是告诉你了,她得折腾死我!”

司景洛:“……”

为什么在他们口中,时琋就像是个小魔女?

司景洛还想追问,但地图上的小红点已经近在眼前了。

壮汉手里的刀在灯光下划出一道银光,白珊珊满眼嗜血的热络,下一秒,她的笑僵在了唇角。

捆着时琋双手的绳子断成两截,落在地上。

时琋活动了一下手腕,嘴角笑意渐浓。

壮汉毕恭毕敬的扶起她,低着头认错:“小姐对不起,让您受委屈了。”

“无妨。”

时琋站稳了身子,浅笑着看着白珊珊:“哎,有没有人告诉你,人不能作恶事,否则必定要付出代价的。”

她的眼中冰寒一片,恍若在看一个死人。

白珊珊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尖叫出声:“怎么可能?!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时琋的唇角向上扬着,她没理会白珊珊,而是问身边的壮汉:“怎么样?都录下来了吧?”

壮汉果断点头:“录下来了!最清晰的摄像机!多角度拍摄,绝对不错过一个字!”

白珊珊面色惨白,她颤抖着摇头,向后退去:“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们……”

“怎么不可能?”时琋嗤笑一声,“找人绑架我,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但你找到我的人的头上……我不将计就计,岂不是对不起你?”

之前韩扬说白家的保镖是自己送上门来的,那时她见韩扬表情古怪,就明白了他们是怎么送上门来的。

白珊珊的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完了……她完了……

刚刚的话若真的被录下来了,那她岂不是……

白珊珊双目猩红,她猛地瞪向时琋:“你根本就没有证据!这样的诱供,根本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时琋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头发,淡淡的说:“你的那两个保镖去夜色找人的时候,喝了水吧?”

白珊珊的脸白得好似女鬼,她颤抖着摇头,眼中尽是慌乱。

时琋的嘴角缓缓扬起,笑得格外冷:“指纹加DNA,铁证如山。”

“白珊珊,司景洛也护不住你。”

白珊珊跌坐在地上,颤栗着缩成一团,满眼绝望。

时琋阖上眼转过身,不愿再看这个凶手。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爷爷,我拿到证据了,不管前边是谁挡着,我都会给您一个公道!

时琋深吸了口气,睁开眼睛,抹去泪花。

她还没看清月亮,便看到了门边身形颀长的男人。

司景洛也不知道来了多久了,他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时琋。

时琋微微一怔,眉头旋即便皱了起来。

她语气不善:“司总想干什么?”

她下意识的往后前迎了一步,生怕司景洛跟她抢人似的。

司景洛缓步而来,他挡住了月光,垂眸看着时琋。

时琋满脸戒备,语气生硬的警告:“白珊珊的供词已经全部录下来了,现在视频资料已经发到了扬哥的电脑里,就算你今天杀了我,白珊珊也得给爷爷偿命!”

“时琋。”

司景洛的声音很轻。

“对不起。”

他盯着她的眸子说。

时琋错愕的看着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对不起。”司景洛重复着,他抬起手,轻轻地落在时琋的脸颊上,“我……你打回来吧。”

时琋也想起了那天的不堪。

她冷硬的转过头,退开一步离他远些:“不必了,在婚纱店我已经打过了,司景洛,你不欠我的。”

司景洛呼吸微滞,他正要再解释,突然就被白珊珊的尖叫声打断了思绪。

“景洛!景洛!你救救我!”

她跌跌撞撞的扑过来,跪在司景洛的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

“我没有!真的没有!是时琋诳我说出那些话的!”

她强撑着辩解,眼泪哗哗的往下淌。

“滚!”

司景洛一脚把她踢开,而后拧着眉头拂了拂裤子。

白珊珊顾不得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就又要往司景洛的身上扑。

司景洛像躲避瘟神似的让开,拧着眉头对一旁嗑瓜子看热闹的蒋靖宇说:“把她弄走!”

“司景洛!”

白珊珊尖叫出声。

“我哥哥当初为了救你爷爷而死,若没有我哥哥,他早就该死了!”

“他的命本来就是我们白家救下来的!你答应我哥照顾我一辈子你不能食言!”

吼出这两句话,白珊珊突然安静了。

她睨了眼时琋,眼中多了抹得意。

这是她最后的保命符!

白珊珊的话就像一块巨石砸在了平静的湖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时琋看向司景洛,蒋靖宇也停了手看着他。

司景洛的眉头紧皱着,仿佛在做最艰难的抉择。

良久,他突然看了眼时琋。

随后他便看向白珊珊:“好,一命抵一命,从此之后,我再不欠白家的。”

说罢他便侧过身,再不打算纠结这件事的模样。

白珊珊长舒了口气,她的眸底带着抹劫后余生的庆幸,才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突然就被一巴掌甩在脸上,然后再次跌倒在地。

蒋靖宇在一旁看着,不禁打了个寒战。

时琋收回手,淡淡的说:“我说要放过你了?”

白珊珊被打得呕出了口血,她捂着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时琋。

“白珊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时琋眸光冰寒,她瞥了眼司景洛,眼底尽是失望。

转回头,她说:“他放过你是他的事,我绝不可能放过你。”

说罢,她后退半步,朝一旁的壮汉招招手:“送白小姐去警局,把所有的证据一并奉上。”

“你、你……”白珊珊瞪着眼睛,看着时琋的眼中满是畏惧。

时琋突然瞥了眼她的小腹,沉默片刻还是说:“听说孕妇不能被执行死刑,那就先带她去堕个胎,想来爷爷也不会允许这种女人生下司家的后代。”

司景洛猛地转过身,一脸懵的看着时琋。

时琋的注意力全在他的身上,余光瞥到他转身,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今天就算天王老子来,我也要让白珊珊给爷爷偿命!”

司景洛走过来,皱眉看着时琋:“说什么胡话呢?她的孩子跟司家有什么关系?”

这一刻,白珊珊终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时琋听着他的话,笑容中尽是嘲弄:“司总在自己兄弟面前不方便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没问题,我可以理解。”

司景洛怒极反笑:“我不承认什么了?我跟她什么都没有!”

时琋满不在意:“哦,是么。”

司景洛猛地深吸口气:“时琋!好好说话!”

时琋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直接朝壮汉扬了扬下巴:“带到扬哥那去,他知道该怎么做。”

“是,小姐。”壮汉觑着眼前的情形,到底还是没敢把所有人都带走,留下了两个最机灵的人护着时琋,这才拖着白珊珊离去。

工厂里就只剩下了他们几人,时琋冷眼看着司景洛,司景洛被她这眼神气得半死,一字一顿的重复:“我跟白珊珊,没有任何关系。”

时琋点点头:“嗯,司总这样的天之骄子,的确不该与一个杀人犯有任何关系。”

“你不信我?”

“我为什么要信你?”

司景洛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忽然从裤兜里掏出来一张纸,展开来递到时琋面前。

动漫关键词: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