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和老师一起做运动|和老师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作文

2022-05-28 13:04: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舅舅,这是谁啊?”时觅挽着陆明欣的胳膊,歪着头望着陆知行。陆知行没理她,压低声音对陆明欣说:“明欣,开门啊!”陆明欣仍旧盯着时琋,她颤抖着伸出手,问:“是琋琋吧

舅舅,这是谁啊?”

时觅挽着陆明欣的胳膊,歪着头望着陆知行。

陆知行没理她,压低声音对陆明欣说:“明欣,开门啊!”

陆明欣仍旧盯着时琋,她颤抖着伸出手,问:“是琋琋吧?是你吧?”

时琋回过神来,轻轻点了下头:“嗯,我是时琋。”

朝夕相处的人都能毫不犹豫的让她去顶罪,她还能奢求离别十五年的人始终记挂着她?

陆明欣还没反应,时觅就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又一个?”

陆知行早就觉察到时琋的情绪变化,他瞪了时觅一眼:“我已经给琋琋做过亲子鉴定了,明欣,没错的,这就是琋琋!”

陆明欣颤巍巍的点着头,喃喃道:“我知道、我知道……这就是我的琋琋……”

她终于回过神来,赶忙拉开了房门,一把把时琋拥入怀中。

“琋琋啊……你这些年跑到哪儿去了啊……”

时琋被她抱着,身体有些僵硬,视线不自觉的往时觅身上瞟。

时觅显然有些紧张,她攥紧了衣角,紧抿着唇,死死地盯着时琋。

陆明欣的哭声惊动了房间里的时续,他穿着一件对襟汗衫,背着手出来,眉头还轻皱着。

“怎么这么吵……”

时续的话说了一半便顿住了,他看着时琋,眼睛瞪大了。

“琋琋?”

足足折腾了十几分钟,时琋这才被拉进了时家的门。

时续和陆明欣一左一右的夹着她,夫妻两个的眼睛都红红的,沉默着看着时琋,谁都没有先开口,只是拽着时琋的手,生怕她再不见了似的。

时觅不动声色的泡了一壶茶,把一个个茶杯分送到各个人面前。

时琋轻声道了句谢,旋即便注意到自己的茶杯与他们的不是一套。

时觅扬着嘴角,眼底带着抹挑衅:“抱歉姐姐,我们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茶杯,还没有给你准备……你先凑合用客人的可以吧?”

时琋捏着茶杯,瞥了她一眼:“你是?”

“哦哦,我忘了介绍了,”陆明欣赶忙对时琋说,“琋琋,这是你妹妹时觅,比你小两个月,是……那之后我们收养的女儿。”

时琋的嘴角微扬,勾起了一个讽刺的弧度。

是觉得她已经死了,所以领养了一个来代替她?

可以理解,但心里仍旧很不舒服。

陆明欣却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时琋的情绪,她笑得心满意足,对时续说:“老公,现在好了,以后我们就有两个女儿了!”

时续点点头,对时琋说:“琋琋,你和妹妹要好好相处啊!”

时觅赶忙朝时琋伸出手:“姐姐!”

时琋看了他们三个一圈儿,视线最终落到了陆知行的身上。

陆知行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今天是周三,他以为时觅在学校!

本想着等以后再和时琋慢慢说,却没想到直接撞见了。

他正想说点儿什么,时琋已经和时觅握了下手:“你好。”

陆知行长舒了口气。

他这口气才松下来,就听到时觅问:“姐姐在哪儿上学呢?”

陆知行再次屏住了呼吸。

时琋才二十岁,按理说的确应该在上大学。

只是他知道,时琋不仅已经在工作了,甚至都已经结婚了。

这放在寻常人家或许没什么,但时家向来古板。时续是个画家,陆明欣是服装设计师,夫妻俩都自诩艺术家,向来视金钱如粪土。

在时家人眼中,做任何与艺术不相关的事情,都是堕落!

他的担忧时琋不知道,她如实说:“没上学,在工作。”

司老爷子视她如己出,从小到大都是请最顶尖的家庭教师教的,大学的课程她十六岁就学完了。

果然,听到她这话,时续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沉默了好半晌,勉强展开眉头说:“这些年,苦了你了。”

时琋:“……”

爷爷一直把她当小公主宠着,她真没吃过什么苦。

陆明欣又开始抹眼泪了,她握紧时琋的手,说:“琋琋,把工作辞了吧,让你爸爸教你画画,咱们再考个大学。”

时琋直接拒绝:“不必,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

时觅立即说:“姐姐,你不要这样嘛,爸爸妈妈也是为你好,你没有学历,能有什么好工作呢?”

陆明欣深表赞同:“觅觅说得对,琋琋你现在还小,不明白这些道理,听爸爸妈妈的安排就好,我们不会害你的。”

时续好像也想到了解决办法,他连连点头:“嗯,我亲自教你画画,就算不能考个好大学,以后搞艺术也是可以的,总好过你现在这样庸庸碌碌的混日子!”

时琋:“……”

她有点儿想走了。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不耐烦,陆知行赶忙说:“明欣,先别说这些了,快到午饭时间了,咱们出去吃吧,我在青松酒店订了位子,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陆明欣连连点头:“好好好,咱们走!”

她说罢便站起身,一手拉着时琋,一手拉着时觅,喜气洋洋的往外走。

陆知行刻意慢了一步,与时续落在后边。

他低声提醒时续:“妹夫,琋琋才刚回家,你们说这些做什么?来日方长,别急啊!”

时续纳闷儿的看了他一眼:“我们这不是为了她好?”

陆知行被他这一脸纯真气得差点儿晕过去。

他这妹妹妹夫哪都好,就是看不出脸色!

时续完全没觉得自己有错,自顾自念叨着:“我得把教材翻出来,琋琋这个年纪实在太迟了……”

青松酒店里,时觅乐呵呵的挽住时琋的胳膊,问:“姐姐,这个包是你买的吗?”

时琋随口答:“别人送的。”

她离开司家的时候什么都没带,所有的东西都是韩扬给她添置的。

时觅笑了,说:“姐姐,这个包以后你还是别拿了,你的朋友可能骗了你,这是个假包!”

时琋:“……”

“姐姐,我们要保护原创啊,千万不能买假包,尤其你的这个……专柜里根本就没有这个灰白色的,被别人看到了肯定要笑话你的。”

时觅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被他们一家人听到。

陆明欣赶忙说:“没事的琋琋,等会儿吃完饭,妈妈带你去买个新的!这个就丢了吧!”

“不用……”

“时总!”

时琋看着眼前的人,只想感叹一句世界真奇妙。

她怎么都想不到,替她解围的人竟然会是白海。

他再一次圆润的滚过来,毕恭毕敬的弓着腰:“时总!好巧啊!竟然在这儿碰到了您!”

他的恭敬态度瞬间让时家的几个人都愣了。

时总?您?

瞧他那与时续差不多的年纪,为什么对时琋如此恭敬?

时琋朝他点了下头:“你好。”

白海拉着身边女人的手,对时琋说:“给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妻子。”

“你好。”时琋与白夫人握了下手。

这位白夫人比时琋大不了几岁,她满眼艳羡的盯着时琋的包:“哇,时总果然大气,这只包我只看过图片,没想到竟然能看到实物!”

时琋瞥见时觅的脸都黑了。

她不禁笑了,随口说:“朋友送的。”

“时总的朋友果然非同凡响,”白夫人满眼羡慕,“全球限量十只的包竟然都能买到。”

时觅的脸更黑了。

她盯着时琋的包,想到自己刚刚说过的话,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时琋轻轻一笑:“包而已,能装东西就好。”

“是啊是啊!时总的眼界果真非比寻常!”

白海立即逢迎着,试探着问,“时总,创投峰会还没结束,您的心情好些了吗?可以赏光吗?”

时琋的笑冷了几分:“今天有些私事,改日吧。”

白海的脸上闪过一抹失落,他依依不舍的侧身让开:“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嗯,再会。”

白海目送着时琋离开,眼神渐渐变了。

白夫人纳闷儿的看着他:“老公,你怎么了?”

白海指着陆明欣的背影,低声说:“看到她了没?设计师陆明欣,时琋要投服装业!”

白夫人满眼疑惑:“你要跟着投资?”

“当然!”白海毫不犹豫,“谁不知道时琋的投资眼光极准?跟着她投,准没错!”

白海志得意满,心里盘算着下午要把所有的服装企业都收入囊中。

包间里,时琋正迎着三双满是疑惑的眼睛,淡定喝茶。

终于,时续先开口了:“琋琋,刚才那个是谁?”

时琋抿着茶,淡淡的说:“白氏风投,白海。”

时续恍然大悟:“哦,是他啊,之前他要买我的画,我没卖。”

说着,他就像想起了什么惹人厌的东西似的,脸都皱了起来,义愤填膺的骂:“这样的商人哪懂我的画?附庸风雅!糟蹋艺术!”

陆明欣没理他,轻声问时琋:“琋琋,你怎么认识他?我看他对你还很尊敬。”

时琋放下了茶杯,答:“有过一次合作,不熟。”

“琋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陆明欣轻声问。

“希冀公司,”时琋顿了顿,说,“总裁秘书。”

时续呼吸微滞,他看着时琋,眉头拧得更紧了。

时续一手按着心口,另一只手指着时琋:“你你你……”

陆知行还没来得及拦下他要说的话,时琋便开口了:“我靠自己的本事赚钱,既没有偷税漏税,也没有违法犯罪。”

她的声音微冷,直视着时续的双眸,淡然道:“我很感谢您二位的生育之恩,但这不代表我会按照你们的安排过我自己的人生。”

时琋决定把话说明白。

她与这个家的三观差别太大。

从小爷爷就告诉她,工作无贵贱、行业无尊卑,但显然,时家人并不这样以为。

时琋微皱着眉,久居上位的气势竟压得时续说不出话来。

他瞪着眼睛,支吾了半天,愣是没想出反驳她的话。

陆知行赶忙打圆场:“好了,妹夫你就别顽固了,琋琋的工作很好的!琋琋才回家,这些事以后再说。”

陆明欣也跟着点头:“是啊,只要琋琋人没事就好,剩下的以后再说。”

时续憋着一口气低头喝茶,不说话了。

时琋还想说什么,却迎上了陆知行那略带哀求的眼神。

她无奈的闭上嘴。

罢了,谁让自己欠他一条命。

她索性低下头,拿出手机给韩扬发消息让他来接自己。

陆知行左看看右瞧瞧,琢磨了好半天,最终选择了和一直低着头的时觅搭话缓解尴尬:“觅觅在想什么呢?怎么一直不说话?”

时觅抬起头,满眼单纯疑惑:“我只是想不明白,刚才那个白总的夫人为什么那么年轻?”

她这话一出,时续的呼吸声更粗重了。

他当然知道那些钱色交易的黑暗,更想到了刚才白夫人赞叹时琋的包的话。

全球限量十只的包,一个总裁夫人都买不到,时琋能有?什么朋友会送这样贵重的礼物?

还有,希冀公司是比白氏风投大十倍的公司,时琋一个连大学都没上过的人,能当总裁秘书?

时续抬头看向时琋,眼神格外冰冷:“琋琋,你说实话,你的包到底是谁送的?”

时琋微微一怔,抬头看向他:“您到底想问什么?”

时续面色铁青,他直接喝退要插话的陆知行:“你闭嘴!这是时家的事!原则性问题!不能含糊!”

陆知行郁闷的捂住了脸。

时琋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您是想问我,是不是被人包。养了,是不是卖。身上位,是不是和白夫人一样靠色相换钱,对吧?”

时续猛地一拍桌子:“够了!这种话你竟然都说得出口!”

“难道不是?”

时琋盯着他,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寒意。

时续把牙咬得咯咯作响:“从今天起,你就给我老实呆在家里,哪都不许去!我要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陆明欣见他真生气了,赶忙去拉他的手,还低声劝着:“老公你别这样,琋琋走失了这么多年,三观有偏差在所难免,你慢慢与她说啊……”

正这时,时琋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电话,报出包间号后便挂断了电话。

她站起身,淡淡的说:“非法拘禁是犯罪,请您尊重法律。”

时续理直气壮:“我管教自己的女儿,谁都管不着!”

时琋懒得再与他辩驳,她直接看向陆知行:“陆医生,很感谢您救了我,日后有我能帮忙的,只要不违背我的三观,我会尽力而为。”

陆知行心中哀叹,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场团圆戏,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时琋说完就走,头都没回。

时续怒不可遏,抓起水杯便朝着时琋丢了过去:“你给我站住!”

他气急了没控制好力道,那只茶杯竟朝着时琋的后脑砸去!

时琋略一偏头,那只茶杯便砸到了房门上,碎片四溅开来。

她随手用包挡去眼前的碎片,转回头冷冷地盯着时续。

时续梗着脖子,拧着眉头与她对视:“你给我过来!”

他的怒喝与房门开启的声音重叠,韩扬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边。

他觉察到房间内剑拔弩张的气氛,直接迈前一步把时琋护到了身后。

“吃亏了?”

他冷眼盯着时续。

他可不会管眼前的人是谁,只要欺负了时琋,就不行。

“没事,走吧。”

时琋缓步离开,高跟鞋声清脆却落寞。

“琋琋!”

陆明欣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跑出来想要追上时琋。

时琋停下脚步,转回头便看到了站在门边的陆明欣。

她红着眼眶看着她。

“让她走!我们时家没有这样丢人现眼的女儿!”

时续的咆哮尽数传入时琋的耳朵。

时琋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她没再停留,拽着面色铁青的韩扬,走了。

陆明欣看着时琋的背影越来越小,眼泪掉了下来。

“琋琋……”

她扶着墙,喃喃的唤着时琋,到底没有追出去。

“你还好吗?”

韩扬瞥了眼身旁的时琋,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时琋靠在椅背上,轻声说:“包被划到了。”

她看着被茶杯碎片划出几道细痕的包,眼眶有些发酸。

她跟陆知行回家的时候,真的是满心欢心的。

她以为她可以有个家的。

但现在……

是她太差劲,所以连亲生父母都嫌弃她?

韩扬突然伸过手,把她的包丢到后座。

他说:“坏了就不要了,带你买新的去。”

时琋:“……”

让她难过的真不是包。

韩扬向来雷厉风行,直接把车开到了商场。

时琋拗不过,只得认命的跟在他身后。

韩扬一副硬汉相,却对各个品牌格外了解,用不着时琋说话,他自顾自的选了好几个符合时琋审美的包。

时琋站在门边,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白小姐下午好!”

“嗯,我要看婚纱。”

时琋转回头,正瞧见白珊珊进了对面的婚纱店。

她略一皱眉,旋即便转回了头。

是啊,都怀孕了,也该准备婚礼了。

司老爷子几个月前也给她订了一件婚纱,只是……她不会有机会穿上它了。

她垂下眼睛,心里仍有些酸涩的不痛快。

白珊珊没看到身后的时琋,迎着店员的奉承进了门。

店长亲自迎出来,满面微笑的说:“白小姐是来取预订的婚纱吧?您这边坐,请稍等一下。”

“嗯?预订?”

白珊珊狐疑的皱起眉毛。

她来这儿只是为了暗示别人自己和司景洛好事将近,怎么可能会有预定好的婚纱?

店长也有些疑惑:“您不知道吗?五个月前司老爷子就送来了设计图让我们代为制作,原本我们家是从不接受这样的定制的,只是……”

白珊珊心中冷笑。

呵,老头子还真是阴魂不散!

他预订婚纱是想给谁,这还用说?

白珊珊的眼底划过一抹冷意,旋即便挂上了个羞赧的笑脸:“哎呀,我还真的没听说过,景洛和爷爷真是的,也不告诉我……”

她红着脸,满眼幸福的笑。

店长赶忙说:“想必是司总要给您一个惊喜,您今天要试试么?”

白珊珊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仍挂着笑:“好啊!”

她倒要看看,老头子给时琋准备的婚纱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店长立即请她坐下,自己带着两个店员去取那件婚纱。

一个店员小声说:“店长,我怎么觉得这件婚纱不是白小姐的尺码呢?”

店长警告似的瞪了她一眼:“别乱说话!谁不知道白小姐和司总相恋多年?不是给她的还能给谁?”

店员委屈的小声辩解:“从来也没见过司总陪白小姐逛街啊……”

“废话!司总那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有时间逛街?你把嘴闭上,再多说一个字就别干了!”

店员不敢再多话了,垂头跟着店长捧出了一件婚纱。

简约大方的抹胸款式,低调奢华的哑光丝绸质地,宽大的裙摆更显得腰身不盈一握。

白珊珊看着这件婚纱,心中冷笑。

连个贴钻都没有,这么寒酸的样式,也就只配时琋那样的土包子了。

她正盘算着该怎么把这件婚纱毁了,就听到身后传来冷冰冰的一声:“谁让你们把这件婚纱拿给别人的?”

白珊珊心中一惊,回头便瞧见了时琋冰冷的脸。

她下意识的挪回自己的左手,手背上的疼痛仿佛在提醒她,现在的时琋和之前的软包子完全不同。

店长不认识时琋,皱着眉毛呵斥门口的店员:“没看到白小姐在?谁让你们把其他人放进来的?”

她皱眉盯着时琋,没见到她身上有什么贵重品牌,顿时底气更足:“这位小姐,我们正在招待贵客,您若有选购婚纱的需求,请在店外排队。”

时琋看都没看她,清冷的目光死盯着那件婚纱。

那是她耗费数月做出的设计,是她对婚礼的期盼,也是爷爷对她的宠爱。

纵使一切都成了笑话,她也不可能让白珊珊玷污它。

时琋缓缓收回视线,看向白珊珊:“那就请白小姐亲口说说,这件婚纱,是给你的么?”

白珊珊呼吸微滞,她的眼睛四下转悠,没瞧见韩扬的身影,她这才底气足了些:“不是给我的,难道是给你的?你现在与司家有关系?”

店长也跟着冷笑:“是啊,这可是司家老爷子特地送来定制的,用的是著名设计师Mita的设计图,当然是给白小姐准备的!”

“说得好,”时琋笑了,她冷冷的看着白珊珊,说,“这件婚纱是爷爷送来定制的。但爷爷在世时你连司家大门都迈不进去,他会给你订婚纱?你上辈子的梦还没醒?”

白珊珊的脸瞬间就白了。

不被司老爷子接受是她永远的痛,时琋的话气得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时琋走向婚纱,提起裙摆,她的眼底不禁划过一抹心疼。

深吸了口气,她又看向白珊珊:“这件婚纱的腰围只有六十公分,你穿得进去?既然是定制款,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疏漏?”

白珊珊猛地拍了一下沙发扶手,指着时琋对店长怒吼:“等什么呢?还不把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赶出去!”

动漫关键词:和老师一起做运动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