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班长的手灵活的按着遥控器视频

2022-05-28 13:03:2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保安还没走近便被韩扬的人拦下,根本不能靠近时琋分毫。时琋停下了脚步。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看着白珊珊反问:“你凭什么?”白珊珊怒极反笑:“凭我是白家大小姐!这

保安还没走近便被韩扬的人拦下,根本不能靠近时琋分毫。

时琋停下了脚步。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看着白珊珊反问:“你凭什么?”

白珊珊怒极反笑:“凭我是白家大小姐!这次峰会是我们白氏主办的!”

她转而看向韩扬,又恢复了得体的微笑:“韩总,我代表白氏欢迎您的莅临,不过你恐怕不了解这女人的真面目,她可是个杀人犯呐!”

“与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恐怕会对韩总的声誉有影响!”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瞬间哗然。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时琋,实在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竟然是杀人犯?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白珊珊得意的笑还没维持一秒钟就被韩扬喝止。

“放肆!”

韩扬微皱着眉,“这是希冀公司的总裁,轮得到你污蔑她?”

白珊珊的笑容僵在了唇角:“你说什么?”

时琋是希冀公司的老板?

开什么玩笑!

时琋这些年来一直陪着司老爷子在国外疗养,哪来的时间搞这些?

周围的人也都皱起了眉头,满眼不信。

旁人如何看自己,时琋完全没在意,她的嘴角笑意更浓,笑得白珊珊心慌。

时琋突然偏过头问韩扬:“白氏换人当家了?”

韩扬一身戾气瞬间收敛,他躬身柔声说:“没有,还是白海。”

“让他来见我。”时琋轻描淡写的说。

白珊珊被她气笑了:“时琋!你还真是够入戏的!让我爸爸来见你?你凭什……”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韩扬的电话还没打出去,白海圆滚滚的身体便像个球似的一路滚了过来。

“时总你好!时总好久不见!”

白海满面堆笑,根本没觉察到现场的尴尬,毕恭毕敬的朝时琋伸出了手。

显然他不是被韩扬叫来的,他是知道了时琋亲临,特地赶过来的。

是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刚才都说了些什么。

被自己亲爹打脸,白珊珊只觉得眼前发黑。

白海伸出去的手时琋没理,她站在那儿,笑着看着白珊珊。

白珊珊狠狠地咽了口口水,颤抖着拽了拽白海的衣角:“爸,你、你认识她?”

“当然!”

白海对时琋的高冷完全没脾气,他侧身向白珊珊和周围的人介绍:“这位就是希冀公司的总裁时总!”

“前两年我有幸与时总合作一次,时总英雄出少年,实乃行业之幸吾辈楷模啊哈哈哈……”

时琋:“令嫒刚刚说我是杀人犯。”

白海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脸上的肥肉颤抖两下,连问一句都不敢,直接扬起手,一巴掌就抽在了白珊珊的脸上:“给时总道歉!”

这一巴掌来得又快又狠,白珊珊本就穿着高跟鞋,站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爸!”

白珊珊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海。

从来都不舍得碰自己一根手指头的白海,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当众扇自己的脸?!

白海怒目圆瞪:“道歉!”

这样的白海,白珊珊从未见过,她的肩膀剧烈颤抖着,大脑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她趴在地上,震惊的看着白海,甚至都忘了爬起来。

时琋睨着她的狼狈相,淡淡的说:“算了,我与她的事,可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了结的。”

白海被她这一句话吓得冷汗直流:“时总、时总您别生气,小女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和她一般计较……”

“不,我是小人,我最记仇。”时琋的视线在白珊珊红肿的脸上转悠着,“我受过的伤,必定得让仇人双倍奉还才行。”

白珊珊如坠冰窖,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她真的很想要一颗后悔药,尤其是在时琋的鞋跟踩在她的手掌上的时候。

“啊——”

白珊珊不受控制的尖叫出声,声音凄厉刺耳,哪还有刚才傲气凌人的模样?

时琋挪开脚,看着她手背上的血洞,轻轻皱眉。

韩扬立即掏出一块手帕,在时琋身旁蹲下,仔细的替她擦干净鞋跟。

“小姐,擦干净了。”他站起身,随手把手帕递给了身后的保镖。

“嗯。”时琋拂开腮边的发丝,看着白海突然笑了,“不小心踩到了白小姐,白总不会生气吧?”

白海擦了把冷汗,连连摇头:“时总说笑了!明明是这不孝女的手挡了时总的路!冒犯了时总还请您不要介怀!”

他的话让白珊珊的哀嚎戛然而止。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已经被这样欺负了,他却还在讨好时琋这个元凶!

时琋没再理会白珊珊,她轻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心情不好,这个峰会不看也罢。”

她说完就转过身,径直往外走去。

她的步伐坚定,似乎在告诉白珊珊,今天只是开始。

白海拼命朝保安挥手,让他们把白珊珊抬走,自己则紧跟着时琋,试图挽留她。

“时总您别生气,我保证绝对不让她再出现在您面前,您……”

“时琋!”

司景洛的声音打断了白海的话。

他刚刚走出电梯,迎面便撞见了时琋。

他没想时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三两步冲到她面前,他盯着她的眼睛,怒不可遏:“你这几天跑哪去了?”

时琋的表情没半点儿变化,淡淡的点了下头:“司总。”

白海见到司景洛,顿时就像抓住救星似的,腆着笑脸说:“司总您和时总认识?快帮我劝劝时总不要走啊!”

司景洛一怔,这才注意到时琋的打扮与往日很不一样。

他的眼中多了抹探究:“时总?”

时琋理都没理他,绕过他就往电梯里走。

司景洛一怔,伸手就想抓她,却只碰到了她手掌上缠着的蕾丝。

蕾丝缠绕在他的指间,从时琋手上脱落,紧跟着他就看到了时琋手背上的圆形血痂。

时琋的手很白,血痂周围的一圈青紫格外碍眼。

司景洛拧起眉头:“怎么弄的?”

这绝不是车祸能撞出来的伤!

时琋的眉头终于皱起来了。

她收回手,冷笑着看着司景洛:“司总未免管得太宽了,有这时间,您还是去瞧瞧白珊珊吧,毕竟她是孕妇。

司景洛微怔。

白珊珊怀孕,与他有什么关系?

他正想再拉住时琋,电梯门却已经合上了。

这一次,司景洛没再追,而是看向了白海。

“你认识她?”

白海连连点头,毕恭毕敬的说:“认识、认识!时总是希冀公司的总裁,前两年我与她有过合作,司总若是也认识她,可否替我求求情?”

司景洛瞥了他一眼,却问:“希冀公司?”

“是的,”白海连连点头,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司景洛,“司总,珊珊不知怎么和时总闹出些矛盾,我已经教训过珊珊了,只是时总她……”

司景洛挥手打断他的话。

“怀孕了就让她在家呆着,别出来惹麻烦。”司景洛不耐烦的拧起眉毛,转身进入电梯,“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海的眼睛瞬间瞪圆,不敢置信的看着司景洛:“司总不是要出席峰会?”

司景洛没答话,电梯门缓缓关上。

白海看着紧闭的电梯门,脸都白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转身走向白珊珊所在的休息室。

白珊珊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忍着疼让医生给她包扎手上的伤口。

白海关好门,冷着脸走过去喝问:“你到底和时总说了什么?司总怎么也跟着走了?我看他们好像认识?”

白珊珊的眼睛还红着,她抬眼看了眼自己的父亲,抿紧嘴唇别过头,不想与他说话。

刚才那一巴掌,打的不止是她的脸,更打碎了她的所有颜面。

白海气得牙根直痒痒,却还是缓和了神情,问她:“你怀孕了?孩子是谁的?”

白珊珊顿时便心虚的攥紧了裙角,她眸光躲闪,反问:“谁告诉你的?”

白海听她这话,赶忙给她倒了杯水,放缓了声音柔声询问:“是司总的?”

白珊珊接过水杯,垂着眼睛不答话。

白海看她这般反应,突然笑了。

“哈哈哈……这就好、这就好!你有了司总的孩子,这司夫人的位子就稳了!”

“对不起珊珊,爸爸错了!但时琋那丫头手腕太硬,咱们家屈居人下不得不如此啊!爸爸也是为了公司为了这个家!”

“乖女儿,爸爸答应你,以后等到咱们家压过希冀公司了,一定让你亲手扇回去!”

“司总让你好好在家养胎,今天爸爸忙,等会儿让你妈带你去做个产检!”

白珊珊听着白海的话,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是司景洛和爸爸说的……所以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当时刺激时琋时说的话?

不,他应该不知道全部,否则他现在就该出现在自己面前,狠狠地给她两巴掌了!

白珊珊顾不得再与白海置气,赶忙说:“不用检查了,我已经检查过了。”

白海一怔:“啊?谁陪你……哦哦哦,爸爸懂了!那宝贝你好好休息,爸爸先去处理工作!”

白海志得意满的大笑离开。

白珊珊坐在原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思忖半晌,她招手叫来自己的保镖,压低了声音说:“不惜一切代价,弄死她!”

-

车上。

韩扬解下自己的领带,默不作声的拉过时琋的手,用领带缠住了她的左手。

时琋面无表情的望着车窗外阴沉的天,淡声道:“扬哥,你亲自跑一趟,把手帕送到璐璐那边去。”

她指的是刚刚韩扬给她擦拭鞋跟的手帕,上边沾着白珊珊的血,那是最好的DNA比对样本。

司老爷子最厌恶白珊珊,平时都不许她出现在自己眼前,更不可能让她碰到自己的轮椅。

只要他们在轮椅上发现了白珊珊的DNA,那就是铁证。

“我知道,”韩扬松开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先送你回酒店,免得司景洛再来烦你。”

“不了,我去公司。”

时琋摇了摇头,眸底一片沉寂,“既然已经露了面,他自然会知道我是什么身份,躲是躲不掉的,也没必要。”

原本她回到公司就是为了要与司景洛站在同一水平线上,她知道,只有握着足够的筹码,她才能与司景洛一较高下。

她若手无缚鸡之力,凭什么给爷爷报仇?

而且,白珊珊在自己这儿受了委屈,还不一定要怎么跟司景洛告状呢,她在公司显然更安全。

韩扬见她主意已定,便也不再劝,送她去了公司。

时琋回到公司,还没看完两页文件,助理桑桑便敲门进来。

“时总,司氏集团的总裁司先生来找您,只是他没有预约,您要见吗?”

时琋手里的笔微微一顿。

果然来了,比她想象中还快些。

她连头都没抬一下,只说:“不见。”

桑桑望着她,又问:“那如果他预约的话,是否要推了?”

“让他约吧,”时琋抬起了头,明亮的眸子里不带任何情感,“这辈子我没时间,让他下辈子请早。”

她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语气平淡却不容置疑。

桑桑呼吸微滞。

她干笑着点头:“好的时总!”

桑桑的脸上挂着公式化的微笑,一字不差的把时琋的话转达给了司景洛。

司景洛面沉似水,声音冷如寒冰:“她真这么说的?”

下辈子请早?

这种话,根本不是他记忆中的时琋能说出来的。

桑桑的手心已经爬满了冷汗,却还保持着微笑:“是的,司总若无别的事情,我先告辞了。”

她说完就跑!

司景洛给人的压力太大,她实在撑不住了!

司景洛没拦下她,他站在希冀公司的大堂内,周围的气压好似都低了许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左萧咽了口口水,凑到他身旁问:“先生,要不咱们先回去?”

司景洛没动,大有要在这儿守到时琋下班的打算。

左萧见状,只得认命般的缩回头,陪着老板等。

好似感觉到司景洛的冷意和愤怒,整个一楼都陷入了诡异的静谧,就连希冀公司的员工都自觉的绕路走,不往他们这边凑。

“你好,我找时琋。”

突然,一道略有些耳熟的声音传入司景洛的耳中。

他猛地转过头,看清前台边的人后,他的眉头立即拧紧了。

先生,没有预约的话,我不能让您进去的。”前台小姐满面歉意,不自觉的瞄了司景洛一眼。

前边那鼎鼎有名的司氏总裁都被拒之门外,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自然更不可能被放行。

陆知行微皱着眉,表情急切:“我有很重要的事找时琋,可以替我……”

“不好意思,这不合规矩。”前台小姐直摇头。

再用这种小事打扰时总,她怕是也不用干了!

司景洛远远地看着,眼底划过一抹戏谑。

他还以为这个医生和时琋有多亲密呢。

原来连个电话号码都没有。

司景洛看着陆知行,完全忘了自己也处于相同的境地。

陆知行沉默片刻,突然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前台小姐:“这是时琋的体检报告,她忘了拿了,麻烦你替我转交给她,这样可以吧?”

前台小姐看到信封上的医院名称,这才点了头:“好的,我替您送。”

陆知行松了口气:“那我就在这儿等她。”

“好。”

前台小姐拿着信封匆匆离去,陆知行松了口气,抹去额角的冷汗,转头便看到了司景洛。

两个男人的视线交织,火花迸射。

陆知行一看到司景洛便想到了时琋那一身伤,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冷哼一声,语气生硬:“既然离婚了就不要纠缠。”

司景洛眯起眼睛:“这是我们的私事,医生未免管太宽了。”

陆知行的脸上带着三分怒意,他走到司景洛身前,一字一顿的说:“时琋的事,我自然管得着。”

“呵,”司景洛睨着他,眼中尽是不屑,“老牛妄想吃嫩草?你也配。”

陆知行盯着他,正想回怼过去,一串迅疾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前台小姐一路小跑,来到陆知行的身前,喘着粗气说:“陆先生,时总请您上去!”

司景洛的表情瞬间僵住。

陆知行瞥了司景洛一眼,低笑出声。

“我配不配,恐怕不是司总说了算的。”

他说完,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时、琋!”

司景洛攥紧拳头,从牙缝里挤出时琋的名字。

他死死地盯着陆知行的背影,眼神若能杀人,陆知行早死了八百遍了。

陆知行就像感觉不到那炙热的目光一般,大摇大摆的进了电梯。

司景洛的胸口急剧起伏着,正要冲进去,突然被两个警察拦住了去路。

“您好,有人报警说您影响正常办公,请离开。”

司景洛:“……”

时!琋!

“时琋。”

陆知行看着眼前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突然有些紧张。

时琋的脸上挂起微笑,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迎上去:“陆医生,快请坐,那天多谢你。”

时琋微笑着请陆知行坐下,亲手给他倒了杯茶。

她很感谢陆知行,若没有他,自己恐怕早死了。

陆知行看她这反应,心知她根本就没看信封里的东西。

他喝了口茶,说:“时琋,很冒昧来找你,但我必须得来。”

时琋微笑着点头:“您说,不管什么事,我一定尽力而为。”

她向来恩怨分明,他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这必须得报。

陆知行沉默良久,只说:“你先看看那封信吧。”

时琋被他这欲言又止的模样闹得有些迷糊。

“行。”

她还是站了起来,回到办公桌旁拿起了那个信封。

陆知行始终盯着她的动作,看她打开信封,展开纸张,他的手都开始发抖了。

亲子鉴定报告。

陆明欣与时琋为母女的可能性:99.99%。

时琋看着那几行字,手突然失去了力量,那张纸便飘落到了地上。

她呆怔在原地。

五岁那年,她走失了。

失足跌进水库,刚巧被在外钓鱼的司老爷子救了起来。

她没死,却只记得自己叫时琋了。家在哪儿、父母是谁,她完全想不起来。

这么多年了,她早已不对找到亲生父母抱有任何幻想。

陆知行捡起纸,走到时琋面前。

他看着她,轻声说:“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时琋,你长得很像我妹妹。”

他的眼眶泛红,盯着时琋的眼睛:“时琋,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找你。”

“跟我回家吧。”

时琋缓缓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他们呢?”

“我还没告诉他们,”陆知行说,“你妈妈身体不大好,已经经受不起任何失望了,我一直瞒着他们,直到检查结果出来……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先来找你。”

时琋垂眸看着那张纸,嘴唇嗫嚅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陆知行掏出钱夹,把里边的老照片拿出来递到时琋眼前。

照片有些泛黄了,边角也有些毛躁。照片上的陆知行还很年轻,怀里抱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

时琋的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她认得,她知道,那是她小时候。

“琋琋,回家吧,我们都很想你。”

动漫关键词:女班主任晚上让我随便摸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