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的体育老师每天都做运动,班主任说考好了就做一次

2022-05-28 13:02:5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葬礼结束了。司景洛仍旧站在司老爷子的墓碑前,满面悲色。“景洛。”白珊珊来到他身后,柔声说,“你别太难过了。”司景洛略一皱眉,闷声问:“她呢?”

葬礼结束了。司景洛仍旧站在司老爷子的墓碑前,满面悲色。

“景洛。”白珊珊来到他身后,柔声说,“你别太难过了。”

司景洛略一皱眉,闷声问:“她呢?”

白珊珊抿了抿唇,拿出那张离婚协议书递向他:“时琋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司景洛看着那张纸,瞳孔急剧收缩。

那熟悉的字迹,是时琋的亲笔!

“她人呢!”司景洛怒喝出声。

白珊珊缩了缩脖子,颤着声音说:“她、她已经走了……”

司景洛一把扯过那张离婚协议书,攥在掌心揉成一团。

“好、好!”

司景洛怒极反笑:“想跑?想得美!”

他的眼底满是血丝,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攥着离婚协议带人离去。

白珊珊目送着他离开,待到他走远了,这才转回身看向墓碑上司老爷子的照片。

她的嘴角勾起戏谑的笑,用鞋尖踢了踢墓前的白菊。

“老头子,还是我对你好吧?知道你喜欢那死丫头,这不就立即送她去给你作伴了?”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化成灰了还怎么阻挡我嫁给景洛!”

白珊珊把白菊踢得七零八落,脸上尽是大仇得报的狠辣笑容。

她正得意着,保镖急匆匆过来,低声说:“小姐,医院传来消息,时琋没死!”

“什么?她倒是命大!”

白珊珊的笑容僵住,脸上的血色急速褪去。

她攥紧拳头,冷声说:“你立刻带人去医院,把她给我扔进河里!决不能让景洛找到她!”

“是!”

-

“轻微脑震荡加上多处擦伤,不算严重。”

明亮的病房里,陆知行合上病历本,微笑着对时琋说:“别担心,你没大事。”

时琋那一步退得及时,骨头和内脏都没伤到,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谢谢。”

时琋勉强扯了扯嘴角,却牵动到脸颊上的红肿,疼得她皱起了眉头。

陆知行瞥了眼她裹着纱布的左手,视线落回到她的脸上:“需要我帮你报警么?”

她脸上和手上的伤明显是他人所为,从他行医多年的经验来看,她大概率是遭受了家暴。

时琋摇了下头,嗓音有些沙哑:“不用了,谢谢。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吗?”

陆知行应下后便离开了。

时琋望着天花板,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她不知道那辆车是受谁指使的,但她知道,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正想着,却突然听到病房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动静。

她才看过去,房门便开了,但来的不是医生。

两个黑衣男人冲了进来,看了她一眼,便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时琋顾不得输液针被扯开的疼痛,高声叫喊:“救命!放开我,你们是谁!”

她的尖叫才出口就被捂住了口鼻。

但门外还是传来了嘈杂声,隐约还有脚步声逼近。

一个男人瞥了眼窗子:“来不及处理了,扔下去算了!”

“也行!反正小姐吩咐不留活口!”

他们俩立即把时琋往窗边拖去。

时琋的眼睛瞬间瞪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在一个男人去拉窗子的时候,用力挣扎开他们按着自己的手,转身就往外跑!

她浑身是伤,速度却丝毫不慢,身手了得的男人也没能抓住她。

“糟糕!你给我站住,别跑!”

时琋头也不回的跑着,没跑几步,她便撞上了陆知行。

陆知行被她吓了一跳,赶忙扶住了她的肩膀,“你怎么跑出来了?”

“救我!有人要杀我!”

时琋面色苍白,呼吸格外急促。

不用她再做解释,陆知行已经看到了从时琋病房里冲出来的两个黑衣男人。

他轻眯起眼睛,把时琋护到身后,对一旁的护士说:“叫保安,报警。”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

“司家的事,不是你能管的,让开!”

陆知行声音清冷平静:“不管是谁,任何人都不能在医院闹事,我已经报警了。”

走廊里的人渐渐多了,保安也围了上来。

那两个男人咬了咬牙,狠狠地看了一眼时琋,转身跑掉了。

陆知行回身扶住时琋的胳膊:“别怕,我送你回去。”

时琋轻抿着唇,眼底一片冷意。

司家……

他连一天都等不了了么?

陆知行见她不说话,只当她是吓坏了,扶着她的手愈发温柔了。

时琋被陆知行扶着回到病床上,他细心的给她掖好被角,哄孩子似的揉揉她的头:“别怕,你是安全的。”

说罢,他拉起她的手,拿了酒精棉给她擦拭着手背上的血迹。

时琋轻抿着唇看向他,低声道谢。

“没事,这是我的义务,”陆知行的眸光闪烁,他擦干净时琋手背上的血迹,抬头看向她的眼睛,“你和我妹妹长得很像。”

时琋一怔,不知道该如何答话。

“嘭”的一声,病房的门又一次被推开。

时琋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正瞧见了满面寒霜的司景洛。

看着阳光下对视的两个人,司景洛眼底的寒意愈发浓郁。

陆知行也看了他一眼,淡声提醒:“这里是医院,禁止喧哗。”

他说罢便重新在时琋手背上贴好胶布,又给她拉好被角,嘱咐:“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重新开药。”

“谢谢你,陆医生。”时琋瞥了眼陆知行的铭牌,垂眸轻声说。

司景洛看都没看陆知行一眼,他死死地盯着时琋冷笑出声:“呵,这么急着找下家?”

时琋微皱起眉,别开头说:“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我如何都与你没关系。”

司景洛大步迈进病房,推开挡路的陆知行,一把捏住了时琋的下巴。

他眯着眼,恶狠狠的盯着时琋的眼睛。

“一个中年医生都下得去手,你可真不挑食!”

陆知行皱着眉拦下司景洛:“这里是医院,她还伤着,你不能再施暴。”

司景洛想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

他松开时琋的下巴接起电话,声音中的带着烦躁:“喂?”

“先生,肇事司机找到了!”

“等着。”司景洛挂断电话,又看向时琋。

他戏谑的看着她,带着薄茧的指尖点了点她的鼻尖:“好好养伤别死了,我们的账,慢慢算。”

说罢,他转身就走。

“安排几个人守着,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是!”

瞥见门口留下的两个壮汉,陆知行皱起眉毛想要出去制止。

他才迈出一步就被时琋叫住了:“没事的,不用管。”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保护你是我的职责。”陆知行如此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时琋这个小丫头如此上心,或许真的是因为这双酷似自己妹妹的眼睛吧。

他盯着时琋的眼睛,突然问:“对了,你叫什么?”

“时琋。”

时琋正在发消息,并没有注意到陆知行瞬间握紧的拳头。

她有些费力的发出去一条信息,删除了记录后便把手机递还给陆知行:“谢谢。”

陆知行回过神来,他定了定神,说:“稍等一下再睡,你还得检查一下血液,我去拿东西。”

陆知行很快回来,他亲手给时琋抽了点儿血,状似随意的问:“你的父母呢?不让他们来照顾你么?”

时琋垂着眸子,淡淡的说:“我是孤儿。”

“抱歉。”陆知行握紧了血样,看着时琋的眼底却并没有歉意。

他说:“我让保安多留意你这边了,你等会儿再打一针就可以安心休息了。”

“好,谢谢。”

陆知行没再多停留,快步离开病房直奔检验室。

他把时琋的血样递给同事,声音中带着颤意:“快,亲子鉴定,加急!”

“啊?和谁的?”

“我妹!”

陆知行眼底猩红,索性自己也去检验科帮忙。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病房里的人已经变了模样。

一个戴着厚重黑框眼镜的女护士拿着托盘走进来,她关好房门,然后便把眼镜口罩都摘了下来。

时琋看到她,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能行吗?”

“护士”快步上前扶住她。

时琋点了下头,生咽了止疼药,低声催促:“快些。”

“好!”

两个人飞快的换好衣服,“护士”躺到了病床上,时琋则戴着眼镜和口罩,端着托盘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

或许是以为时琋刚刚受过重伤还不能下地,门口的两个保镖根本就没多看她一眼,任由她大摇大摆的走向电梯。

这是医院,与时琋一样打扮的护士不要太多,她混在其中,任谁都分辨不出她是谁。

她提着一口气,忍着疼痛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一到停车场,她便瞥到了司景洛的身影。

她没想到司景洛这会儿还在医院,万幸她的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立即蹲下来,藏在了一辆吉普车后。

司景洛正在打电话,离得远,时琋只能隐约听到几句断断续续的话。

“……带他来见我。”

“嗯……看好她,别让她死了……”

“嗯?别让她再出现在陵园……”

司景洛一边说一边上车,后边的话,时琋就彻底听不到了。

直等到司景洛的车驶离,她这才扶着车站了起来。

双腿有些发软,时琋的脸色格外苍白。

她还不能死?

呵,当然,他还得留着自己给白珊珊顶罪呢!

时琋的眼底一片冰冷,一辆车停到她眼前她都没注意到。

车窗落下,开车的人无奈喊她:“琋琋,该走了!”

时琋这才回过神来,看到眼前人的笑,她的嘴角也扬了起来。

上了车,时琋终于放松下来,长舒了口气。

口罩被身侧的人扯下,紧跟着就是一句“卧槽”。

“司景洛打的?他疯了?!”

时琋拉过口罩又戴上了,闷闷的说:“先走,其他的以后再说。”

男人磨着牙,泄愤似的狂踩油门,载着时琋火速离开了医院。

足足开出去三条街,车速这才减缓了些。

时琋闭着眼,声音中满是疲惫:“去找爷爷的轮椅,上边应该有被破坏的证据,凶手是白珊珊,但我需要更多的物证。”

“嗯,我去查。”男人的声音发闷,他又问,“那你呢?”

“我?”

时琋缓缓睁开眼,看着熟悉的街景,声音冰冷:“我只想给爷爷报仇。”

她的话音才落,余光便瞥到一辆熟悉的车与他们擦肩而过。

司景洛再次回到医院的时候,对上的就是空荡荡的病房和悬挂在窗边的床单,里边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秘书左萧站在他身后,颤着声音说:“刚刚我来给夫人送饭,这、这才发现……”

“废物!”

司景洛一拳砸在墙上,沉闷的声音吓了左萧一跳。

“找!”

左萧立即应下,赶忙带人离开去找时琋的下落。

司景洛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眉头皱得死紧。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嘈杂声。

“时琋!时琋!”

一听到这声音,司景洛心中的怒火瞬间更旺。

他转身出去,就瞧见陆知行挣开保镖的阻拦扑了过来。

陆知行扑到门边,一瞧见病房内的模样,他的眼睛登时便瞪大了。

“时琋呢?!你把她带到哪儿去了?!”

他怒不可遏的瞪向司景洛,手里还攥着一张报告单。

陆知行口干舌燥,看着空荡荡的病房,心冷得厉害。

他又瞥了眼手里的化验单。

那是时琋的血型检查报告。

Rh阴性AB型血。

她也叫时琋,有和他妹妹一样的熊猫血,她还是个孤儿……

陆知行觉得自己根本没必要再等亲子鉴定的结果了,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时琋,就是他们找了十五年的孩子!

然而她已经再次不见了踪影。

陆知行急喘了几口粗气,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向司景洛。

正想再追问,左萧去而复返:“先生,附近所有的监控记录都被黑了,没有任何夫人的线索。”

陆知行瞬间愣住:“不是你把她带走的?”

司景洛拧紧了眉头,理都懒得理他,径直转身离去。

她一个刚经历过车祸的人,能跑到哪儿去?

与他们一样想知道时琋现在在哪儿的人还有白珊珊,只是她很快就没心思再管时琋的死活了。

“是、是白小姐……她给了我一百万,让我撞死时琋……”

看着眼前的司机,白珊珊的眼睛瞪大了。

司景洛冷眼看着她:“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白珊珊猛地回过神来,腿一软就扑倒在司景洛的脚下。

“景洛!你怎么可以听信他的一面之词?我为什么要杀时琋?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她拽着司景洛的裤脚辩解,满脸焦急,眼泪成串的往下掉。

白珊珊的大脑飞速运转,她继续说:“如果真的是我,我之前为什么要留下来?那不是等着你怀疑我吗?”

“而且,不是说时琋没事吗?若真有人指使,怎么可能让她活下来?人还能跑得比车快吗?”

白珊珊的眼睛里噙着泪花,满脸委屈。

她的肩膀轻轻颤抖着,转头看向司机:“你为什么要诬陷我?我是白家大小姐,就算我要买凶杀人,也用不着亲自出面吧?”

司机对上她冰冷的视线,不禁打了个寒战。

白珊珊瞥见他眼底的恐惧,声音都高了八度,理直气壮的追问:“到底是谁让你诬陷我的?”

“是、是……”

司机战战兢兢的不敢开口。

白珊珊的嘴角扬起,放缓了声音:“你说实话,景洛和我都不会为难你,但你再乱说,我也救不了你。”

司机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硬着头皮说:“是、是时琋!”

“你说什么?”司景洛眯起了眼睛,搭在身侧的手立即握紧。

司机咬着牙继续说:“是时琋!她让我把她撞伤,再污蔑给白小姐!”

司机说完便伏到地上,把头埋在自己的臂弯里,挡去了满脸愧疚。

他想活!

眼前的人他惹不起!

司景洛的拳头猛地砸在沙发上。

她为了从自己身边逃离,还真是煞费苦心!

连自己的命都舍得做筹码,她够狠!

耳边传来白珊珊如泣如诉的哭声,司景洛烦躁的挥开她的手:“够了!”

他阴沉着脸,瞥了眼缩成一团的司机,侧头朝左萧使了个眼色。

左萧立即带人上前,把他拖了出去。

客厅里恢复了安静,白珊珊识相的抹去眼泪,站起身来给司景洛倒了杯茶。

“景洛,你别生气了。”她柔声说着,声音中带着些许委屈,“别气坏了身体。”

司景洛没喝茶,看了她一眼,淡声说:“告诉你父亲,三天后白氏的创投峰会我会去。”

白珊珊心中一喜,明知道司景洛是因为刚才的事在补偿她,却还是一脸感激。

“谢谢你景洛,不过你最近太累了,不去也没关……”

她的话还没说完,司景洛已经起身离开了。

白珊珊看着他的背影,咬紧了下唇。

直等到看不到司景洛的背影,她这才悄声离开司家。

才上车她就冷下脸来,一脚踹向前座的保镖。

“把时琋和那个司机都给我弄死!再敢出差错,你们也别活了!”

白珊珊的胸口急剧起伏着,脸都涨得通红。

她却不知道,此刻的司景洛正站在窗后,死死地盯着她的车。

“左萧,盯着她。”

-

三天后。

白氏每年举办的创投峰会是创业公司争取第一桶金的地方。

这里不仅有数以百计的创业公司来寻找投资,更是各大投资公司扩充商业版图的地方。

偌大的宴会厅里整齐的摆放着桌椅,每一个位子上都摆着精美的名牌。早来的人一瞧见第一排的三个名字,顿时双眼放光。

“早就听说司氏总裁和白家大小姐好事将近,没想到司总竟然会赏光!”

“看,白总都把这次峰会的决策权交给白大小姐了,这是有意撮合咯!”

“你再看那儿!希冀公司的总经理韩扬!”

“我一直以为希冀公司看不上这个峰会呢,没想到他也会来!”

白珊珊还未入场就听到了议论声,她的下巴不禁扬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愈发得意。

她身着白色连衣裙迈步而入,顿时便被恭维声包围。

这种被捧在中央的感觉让白珊珊心满意足,她的嘴角挂着笑,游刃有余的周旋在逢迎声中。

正这时,不知是谁惊呼一声,而后所有人便齐刷刷的抛下她,看向了大门处。

白珊珊狐疑的转过头,一眼便瞧见了一道周身被黑色包裹的壮硕身影。

这人她认得,是韩扬。

而走在韩扬身前半步的女人她更熟!

她一身黑色套装,满头青丝慵懒的卷曲着披散在身后,左手手掌上还缠着一条精致的黑色蕾丝。

略带着婴儿肥的白嫩脸上化着精致清冷的妆容,倾国倾城。

她走在韩扬身前,把他的光芒尽数夺去。

这张脸,白珊珊投胎八次都不会忘!

“时琋?!”

她惊呼出声,不敢置信的盯着她的脸。

她怎么会在这儿?

她怎么会和韩扬在一起?

数不清的疑问在白珊珊的脑中萦绕。

时琋走近了,之前围着白珊珊恭维的男人却下意识的退后,不敢与她多说什么。

她就像一株立于山巅的雪莲,容不得旁人亵玩。

时琋瞥了眼白珊珊,眼底的戏谑和轻蔑毫不掩饰。

白珊珊猛地回过神来,直接张开手臂挡住了时琋的去路。

“时琋!这里不是你能来闹事的地方!”

她扬着下巴,朝一旁的保安使了个眼色:“把她带下去!”

时琋被他的话气得胸口急剧起伏,她的嘴唇嗫嚅着,半晌才说出一句:“司景洛,你别乱说,我的事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离婚证还没办,你出轨与我无关?”司景洛双目猩红,手越收越紧,想把时琋的下巴捏碎似的。

突然,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够了!”

动漫关键词:班主任说考好了就做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