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办公室扒开衣服揉吮奶头,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

2022-05-28 12:59:5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长的还行,就是比那位气势上差了点。”未等宋韫开口,少女已经自给自答说了下去:“不过男人嘛!就喜欢你这种貌美娇弱的。”宋韫确信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少女,又

“长的还行,就是比那位气势上差了点。”未等宋韫开口,少女已经自给自答说了下去:“不过男人嘛!就喜欢你这种貌美娇弱的。”

宋韫确信自己不认识眼前这少女,又听她口口声声离不开傅忱言三个字,猜测是对方那边的熟人。

掩下心中思绪,温和道:“这里施工危险,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我们可以换个地方谈。”

“不用。”少女手一挥,接着看了看四周道:“徐勤奋那瘪犊子是我爸,昨晚的事他跟我说了,那瘪犊子第一次干坏事就被打脸,你这园子随便搞搞算了,谁愿意离开市区跑到山上玩,又不要修仙。”少女大大咧咧,一张口世故又幽默,全然没有十七八岁该有的纯真懵懂,一双眼睛滴溜溜转,随后掏出手机递到宋韫面前道:“加个微信吧!以后有事方便联系。”

宋韫想说我跟你能有什么好联系的,但想到这个园林,又加了上去。

少女看了眼手机收起来道:“我叫徐蒹葭,就是蒹葭苍苍的那个蒹葭。我那瘪犊子爸没什么文化,翻开诗经第一眼看到这个字,就给我取了这名。”

宋韫忍着笑意道:“是个好名字。”

少女见状,再次打量她一眼:“能笑就多笑笑吧,等你回了S市,哭都不一定哭的出来。”

徐蒹葭说完这句就晃着身子走了。

宋韫觉得莫名其妙,又觉得这姑娘挺有意思,特意给她备注了下名字,而后再次投入了工作中。

一个半月一晃而过,莫名出现的少女只在刚开始两三天,天天发消息给她,而傅忱言,自那日后像是失踪了,不见音讯。

算算时间她已经在这里待了将近三个多月,而园林,则在今天正式竣工交接。

徐勤奋自从那日后,隔三差五问安宋韫,宋韫知道自己之所以被这样对待,不过是因为傅忱言。

徐勤奋如今肠子已经悔青了,早知对方是个硬骨头他就不该去啃!不对!他就不应该打歪主意,当场遭天谴!

要不是蒹葭那闺女头脑灵活,早一步和宋韫掏好关系,让傅忱言放过自己,现在也和另外破产的几个一起扫大街了。

宋韫自然不知道背后的这些弯弯绕绕,等所有交接流程走完,她就回了宾馆收拾行李准备回去。

阔别小半年,此刻的她迫不及待想要回到自己的窝。

大巴车驶离H市的时候,另一边的S市鹿沅建筑设计所门口,一大批记者正在拿着话筒面对镜头。

就连她的住所此刻也蹲满了人。

“据知情人士透露,宋小姐今日就会从H市归来,我们已经等待了一个多月的ZM集团总裁的女朋友,真容到底是怎样的呢!”

“听说傅总是有未婚妻的,而且还是国外Fluorite萤石科技公司老总的女儿宁夏小姐,如今这突然出现的女朋友,是真是假,让我们一起揭晓。”

此刻的各大媒体,短视频都在报道转发这一件事。

秦双看着手下人一波,波递上来的消息,整个人白着脸走到傅忱言面前:“傅总,消息是被人故意放出去的,就为了今日宋小姐回来发酵这件事。”

傅忱言看着递上来的资料,整个人沉寂的可怕。

“调直升机,现在就回去!”

宋韫根本应付不来这些媒体,他压了一个半月,结果这些人在今日集体反水。

很好,他倒是要看看背后之人究竟是谁!能有那么大的能力将手伸到这里!

宋韫不知道,因为她无心之举的那句老公,整个S市都被轰动了。

而她因为赶着回去,手机在上车不久后就因没电而自动关机,错过了对她打来的电话和信息,等她从大巴睡醒下车,拖着行李箱回到建筑单位门口时,整个人被一群记者淹没。

“宋小姐,传闻你和傅总是情侣,这是真的吗?”

“宋小姐,请问你和傅总交往多久了呢?你知不知道对方是有未婚妻的呢?对于这种抱着小三心态和别人的未婚夫恋爱,是什么感觉呢?”

“宋小姐……”

各种刁钻侮辱性的话从这些娱乐记者嘴里喷出。

宋韫震惊看着一群如附骨之蛆的人涌上来,身体还未站稳,大脑已经被各路媒体记者的问话震住。

她像是波涛汹涌中的一叶孤舟,随着凶猛的风浪剧烈摇摆。

内心的恐惧和颤栗让她身子止不住发抖,姜民带着李心洁要挤过来,奈何进不得半步。

他看着宋韫像个濒临绝望的小猫一样在人堆里被人推搡,话筒怼住了她大半张脸,愤怒大吼一声就要报警。

大厦上空却传来一阵强劲的气流,众人的衣服头发被突然而至的狂风吹起,众人抬头而望,就看到一架直升机正在他们头顶上空正螺旋而降。

记者被吓的一哄而散,生怕自己被直升机的气流刮到受伤。

姜民终于得了机会,一把上前拉过还处在呆滞中的宋韫,将她拉进了大厦厅内。

“小宋,没事的,我已经报警了,你别怕。”姜民看着仍旧呆滞的宋韫,安抚道:“你刚回来,领导知道你这次项目完成的很好,还要给你奖励办庆功宴,你先上楼休息,晚上我们一起去吃大餐。”

一旁的李心洁跟着连忙点头,走过去搂住她的肩道:“我带你上去,看你这样就还没吃饭,我刚好叫了炸鸡,都给你吃!”

身后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姜民早一步看到外面的记者被一群人拦住,再看眼前这突然而至的沉稳男人,心中明白了什么,主动拉着李心洁到一边。

“宋韫。”傅忱言在她面前站定,看着她仿佛失了生机的样子,眸子带了沉痛:“对不起。”

是他低估了这件事,让她陷入了困境。

宋韫眨了下眼,眼中的湿热忽而倾泻而出,她看着男人脖子下方的西装扣子,轻笑:“你有未婚妻?”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目光落在她白皙秀丽的脸上,忍不住想要为她拭泪。

宋韫转头躲避他的触碰,伸手抹了把脸上泪珠,后退一步,弯腰致歉道:“上次的事带给傅总困扰是我的错,我会跟媒体解释澄清,现在是我上班时间,有劳傅总为我跑一趟,工作繁忙,我就不陪傅总,先走一步。”

话落提着行李箱朝着电梯走去。

宋韫当天借着媒体就澄清了事情真相,原来她工作期间被几个老板恶意刁难,正好看到合作公司傅总也在,请他帮忙解围,这才造成了误会。

网上舆论一时平息,即便有几家媒体还在跳,但到了第二天,这件事像潮汐过后的流水一样,毫无踪迹。

ZM集团总部,整个会议室沉浸在一股低气压中。

“傅总,宁夏小姐打来电话亲自道歉了,宁冬也被关了起来,老爷那边今晚让你必须回老宅一趟。”

宁家庄园。

二楼卧室,徐蒹葭倚着壁柜刷完手机嗤笑一声,看着床上哭泣的少女,将手机丢到她面前道:“别哭了,人家都澄清了,二人根本没有关系,你最多被你爸关个两三天,就能出去了。”

宁冬抬头白了她一眼:“我是为那对奸夫淫,妇哭的吗!我是因为姐姐!她从来没有凶过我,可是居然为了那对奸夫淫,妇,今天凶我了!”

徐蒹葭笑着脱掉鞋爬到床上,勾着少女婴儿肥的下巴道:“行了宝贝,今晚陆司宇在星爵会所开了包厢,你不去可就便宜别的小贱人了。”

宁冬眨巴了下眼:“可是我被关着呢!”

徐蒹葭勾唇轻笑:“你都有本事找媒体攻击宋韫,没本事走出这间屋?”

宋韫看着响了一遍又一遍的手机,无奈接起道:“有事?”

周可咋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宝,你没事吧!没被那些人打击到吧?”

宋韫盯着被风吹动的窗帘,没有说话。

“你等我,我这边工作结束就去找你。”

大门被阵阵敲响,宋韫假装听不到,埋头进被窝,等她稀里糊涂睡醒,就看到男人沉思担忧的坐在她床边。

“你怎么进来的?”宋韫激灵坐起,傅忱言将门把手拿给她看:“请开锁师傅重新换了锁。”

“傅忱言!”

“我没有未婚妻!那只是爷爷一个人承认的,我从来没承认过!”

傅忱言解释,目光落在对方始终皱着的眉头上,忍不住伸手替她抚平道:“你别多心。”

宋韫却呵了一声:“既然是你爷爷承认的,那便是有这个人存在,你不先解决理清自己的事,却一而再来招惹我!”

“傅忱言,你说的交往,只是想让我当你炮友?小三?情人?”

“不是!我对你是认……”

“滚!”

宋韫只觉得他满嘴胡话,比骗婚男刘睿还要可恶万分,资本家都是吃肉不吐骨头的,连爱情都是。

不,她跟他连爱情都不算。

傅忱言不走,楼下的秦双却一遍又一遍发信息催促,刚刚老爷子又打电话给他了,让他今晚务必带他回去。

“傅忱言。”宋韫累了,不想再跟他计较:“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就当我们相识是一场误会,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我们相见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比我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为什么偏偏……唔……”

男人凶狠而霸道的裹挟着她亲吻,宋韫挣扎,他却吻的更凶。

“不许胡说。”

霸道湿热的吻让宋韫险些喘不过气,她微微喘息,男人的眸子却渐深。

宋韫还想说,却再次被吻住。

男人的手滑过她的腰际,身体本能的带起一阵颤栗。

宋韫咬牙,傅忱言吃痛,却仍不肯放开。

淡淡的血腥味在二人口齿之间弥漫,宋韫挣扎更深。

“傅忱言,别让我恨你。”口齿相交,傅忱言却还是听到了这句话。

他清醒过来,目光对上她愤恨的视线,静默片刻,最终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宝,你别伤心了,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东西!咱不要男人了,咱自己过。”周可匆匆赶来,看着窝在床上的人满眼心疼。

宋韫侧着身用枕头掩盖泪意:“可能我上辈子缺德事干多了,遇到的第一个男人是个gay,第二个是个有妇之夫。”

她说着自己都想笑了,网上说的没错,远离男人,否则会变得不幸。

周可越发心疼,宋韫像是忽然想明白了,笑着道:“女人没男人可以,但是不能没钱,我宋韫以后只向钱看齐!”

“对!女人就要洒脱自信的活着,宝起来,今晚我用员工内部价带你去我们星爵会所包厢喝酒,咱们也痛痛快快的醉一回!”

二人来到会所,周可要了两箱酒水抱进包厢。

“今晚咱包夜,不醉不归!”周可拿着鸡尾酒兑在一起,和宋韫碰杯。

二人喝了小半会,宋韫不行了,起来上厕所。包厢内有卫生间,但只有一个坑,周可也有了尿意,趁着宋韫正在上,打开门去外面的公共厕所。

可门一开,一道娇小的身影就顺着门缝,慌张的钻了进来。

“救……救救我……”

动漫关键词: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