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老师你下面好大好硬

2022-05-28 12:53:3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男人炙热的掌心抚过她寸寸肌肤,宋韫难耐出声。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清醒情况下做那事。白日里的矜持,懊恼,丢脸通通都消失了。她只想和他贴的更近。男女之间的气息交融几乎让她使不

男人炙热的掌心抚过她寸寸肌肤,宋韫难耐出声。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清醒情况下做那事。

白日里的矜持,懊恼,丢脸通通都消失了。

她只想和他贴的更近。

男女之间的气息交融几乎让她使不上力,傅忱言圈住她的腰,目光落在她锁骨的地方,碾转啃咬,像是为了弥补之前消失的痕迹,这一次他吮吸的时间更长。

“热……”宋韫浑身酥麻,低喃的声音带着一丝轻颤,让身上的男人顿了下。

被子遗落下床,闪电划破漆黑夜空,在白色的墙壁投下两道极致交缠的身影。

宋韫不是没看过这类东西,刚开始看只觉得恶心肉麻,可她真正接触了这样的事,才知道其中滋味。

正处在快感中的她察觉到身下异样,伸手去摸,却被男人的大掌扣住:“乖,别分心。”

宋韫意识到什么,咬牙怒斥:“傅忱言,你故意的是……”

话未说完,就被更大的快感攻陷。

窗外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像是不会停歇。

宋韫到公司刚坐下,李心洁神秘的凑过来,朝着她挤眉弄眼:“宋美人,最近有情况啊!”

说着指指她衣领处。

宋韫条件反射捂住,傅忱言这个骗子!

外表像个真人君子,内里却是个十足色狼!

她都求饶了,他还不放过她。

差点今天上班都要迟到。

“新男友?”李心洁不死心八卦。

“......嗯。”宋韫含糊不清,男女之事,她如今倒也想开了。

“可以的。”李心洁奸笑着捣捣她:“改天带他出来让我们见见。”

宋韫点着鼠标,内心慌如老狗,表面镇定自如:“有时间就带他给你们见见。”

“还以为你要追傅大总裁,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新欢了。”李心洁半是遗憾半是惋惜的划回自己工位。

宋韫点鼠标的手一顿,假装不在意道:“为什么我要追他?”

“你是一点都不了解他啊!传闻他冷心冷清,接近他的女人不知道多少,他一个也看不上,而且这么多年,愣是一个绯闻也没有,你不追,难道等着他追你啊?”

“我现在都怀疑那样完美的男人,很可能是......”李心洁说着小心的看了眼宋韫。

“什么?”

“断袖。”她这样说,应该对宋韫的刺激小点吧。

宋韫愣了愣,随后想到他昨夜在自己身上的样子,脸颊微热,连带着锁骨那里都一片滚烫。

午休时,宋韫接到一通陌生电话。

“宋韫,我道歉,是我对不起你,但你能不能跟我妈和解,她只是被气晕了头,她从来没在派出所呆过,我求你。”男人急切又悲伤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宋韫果断挂掉拉黑。

过了几分钟,新的陌生电话再次打来。

挂掉,拉黑。

再响,如此反复几次,手机终于安静下来。

下班时,宋韫收到傅忱言的信息。

“要出差两天,等我回来。”

宋韫对着手机翻了个白眼,将傅忱言三个字改成色狼骗子。

昨晚上出现的那个套,不是他回不去,显然是蓄谋已久!

宋韫只要想到这事,就恨不得扒光他禽兽的外表,昭然示众。

宋韫回到家,就看到让她生理厌恶的男人跪在她的房门口。

“宋韫,你回来了。”男人长着一张普通的脸,右侧脸颊和额头还有几颗痘印,正歉疚的看着她。

“滚。”宋韫也不知道当初自己怎么瞎了眼就答应和他在一起,打开门就要进去。

男人却一把握住手把,哀求道:“我求你,只要你跟我妈达成和解,我立马滚!”

宋韫想推开门进去,奈何力气悬殊。

“宋韫,之前都是我的错,只要你答应,我愿意在全网公开对你道歉。”

“刘睿,是我让你变成同性的吗?”

“不是,宋韫你听我说......”

“是我让你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吗?”

“不是,你听......”

“那么你凭什么跑过来求我放过一个伤害过我的人!”宋韫转身怒视着他。

“你明明可以坦白跟你家人说,若是怕父母伤心反对,也可以找形婚,明明有那么多可以选择的路,为什么偏偏选择我?是因为觉得我单纯好骗?还是我欠你的?”

刘睿想要安抚,见宋韫激动盛怒的模样,又不敢上前,只能用手拽着她。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宋韫挥开他的手:“你妈的事,我不会和解,你带给我的伤,我更不会轻易原谅!”

刘睿急的站起来:“宋韫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是我没跟我妈说清楚,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有什么冲我来,我妈已经年过半百,那里她......”

刘睿激动说着,目光却忽而飘到宋韫的锁骨边,整个人蓦然顿住,随后一把扒开她的衣领:“这是什么!”

“我们现在没任何关系!”宋韫再一次厌恶的挥开他的手,转身进屋。

这一次刘睿没阻拦,而是在对方强行关门时推开进去。

“宋韫!枉我还觉得你清纯干净不做作,原来也跟外面的女人一样,两腿一张谁都能上!”

啪!宋韫忍着怒气挥出去,却被刘睿一把抓住手臂:“我们结束连两周都没到,你就这么急着被男人上!我妈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荡妇!”

“我们已经分了,别说两周,就是一天,我想做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你无权干涉!”

宋韫怒极,刘睿却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样,拖着宋韫将她摔在地上,就要动手扒她衣服。

他一直以为她如她的长相一样干干净净,不过两周!不!兴许在他和她还在一起时,她这荡妇就已经跟别人上过了!

这样想着,刘睿目中怒气更甚,手上更加用力。

上一次宋韫之所以把刘睿打进医院,是因为有周可在,可这一次不一样,她本就力气不大,刘睿因为愤怒力气比以往更大。

她感觉到裙子和上衣被撕拉的声音,身体控制不住因为恐惧愤怒而颤抖,用力挣扎却仍旧无济于事。

“刘睿,今天你要是强,奸我,我会让你跟你妈一样,在牢里呆一辈子!”

“呵!你以为我不懂刑法?强,奸你最多做十年牢,我表现好点,可能三年就出来了,换你痛苦,也值了。”

宋韫看着这一刻状似癫狂的刘睿,痛苦的闭上了双目。

裙子几乎被扯烂,宋韫松了手,不再挣扎,忽而轻笑一声:“若我因为你死了,你还会出的来吗?”

身上撕扯的动静消失,宋韫睁开眼,就看到刘睿一双血红的眸子怔怔看着她。

“小韫,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想……”刘睿眸子里闪过一抹慌张,而后起身走到门边:“我这就走,你不要做傻事。”说着关起门匆匆跑走。

他虽然渣,可他并不想背负人命官司,而且那贱女人也不值得他冒险。

宋韫从刘睿离开,就一直呆呆坐着,像个没了生气的布偶娃娃。

傅忱言走进建筑设计所,设计岗位的女人纷纷捂着嘴无声尖叫。

男人目光在宋韫的工位上扫了一眼,一旁李心洁察言观色,立马道:“宋韫请假了,两天没来。”

男人的眉宇轻皱,那天从她家离开,他就联系不上她了,回来去她家,发现那里被搬空了。

身后的助理接到消息,上前两步凑在傅忱言耳边说了几句。

随后一行人又步履匆匆离开。

办公室内一下子炸开:“不是吧!那真的是傅忱言?天啊我居然有一天见到了真人!”

“可是他来这里干嘛的?也没见他说什么?”

众人越说越兴奋,而此刻的傅忱言,薄唇紧抿,琉璃色的眸子里像是含着冰渣,周身气息低沉的让人退避三舍。

“据小区保安处提供的视频,那个男人前后大概半小时,进了宋小姐所在的单元楼。”

“查!”

“宋小姐这两天之所以不在,是因为正在搬家,你要去吗?”助理摸透了自家总裁的心,讨好着说。

“地址。”

这一次是傅忱言自己开车,他从下飞机到发现她消失,整整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没有人发现他附在两侧微颤的手。

宋韫站在小区楼下对送货的卡车司机致谢,余光却发现男人高挺的身姿径直朝自己走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男人声音带着薄怒,在她面前站定。

宋韫撩起耳边碎发笑着:“临时起意……”

“我不是说搬家的事!”

宋韫止了笑,冷眼看着他:“傅总,我想我们私下并无关系。”说完转身朝单元门走。

傅忱言跟上:“我以为我们有关系。”

宋韫讥讽:“那也是误会的关系,现在误会解开,傅总可以走了。”

话落,整个身子却被大力拉扯过来,唇被包住,宋韫挣扎,却被对方锢紧。

“几楼?”

宋韫踢他,傅忱言索性将她抱进电梯:“你不说我就在这里亲。”

电梯门开,二人身影出来,宋韫挣脱开想要跑进屋,傅忱言上前一步将她圈在门内,周身冷冽的气息让宋韫隐隐发颤:“宋韫。”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她的面叫她的名:“为什么第一时间不打电话告诉我?”

所以他是知道了?

宋韫抬头看着他,却莫名嗤笑:“打你电话你就能下一秒出现在我面前?傅忱言,我希望你明白,我们之间没有情,有的也只是床上那点事。”

她用最无谓的态度来隐藏被践踏和受伤的心,浑身像个竖满刺的刺猬,傅忱言撑在门上的手青筋暴起,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

“傅......”

傅忱言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一边吻一边将她手指按在指纹锁上,带着她进了门。

宋韫被抵在门上,张嘴咬了他一口,傅忱言吃痛,琥珀色的眸子渐深,拇指指腹轻轻擦掉唇上的血珠,一把将她抱起。

“傅忱言你放开我!”宋韫挣扎,他却扣紧了她的腰,朝着客厅未拆封的沙发走去。

“傅忱言你混蛋!”宋韫骂完,身子就被丢进了包着塑料袋的沙发上,男人的身子紧随其后压上来。

“傅忱言你住……”

唇再一次被锁住,宋韫呜咽着捶打,直至渐渐平息被欢愉取代。

“宋韫,下次不要玩失踪,也不要不理我。”傅忱言埋在她的颈间,说出的话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

宋韫侧过头不搭理他。

傅忱言伸手将她脑袋转向自己,拨开贴在她脸颊两侧的湿发,在她唇上啄了啄,而后起身抱着她进卫生间。

哗哗的水流传出来,直到很久才消失。

宋韫被男人抱了出来,微阖的双目显示她的疲累。

傅忱言将她抱进床上,伸手拿过被替她盖上,看着她转身面向另一边的身子,轻轻走了出去。

门外传来声响,宋韫却无暇顾及,疲倦的闭上眼,沉沉睡去。

等她醒来,已是凌晨。

肚子传来一阵阵抗议,她起身走出去,就看到原本杂乱的客厅被收拾一新,浅蓝色的沙发被拆开摆放整齐,光洁的地板倒映着炙亮的灯光。就连换下的衣服都被洗好挂在了阳台。

宋韫走进厨房,橱台上放着的纸条被气流轻轻卷起。

“给你点了外卖,在微波炉,热了就能吃。”

宋韫回到公司,就被一群人围住:“小宋,傅总不会是来找你的吧?”

宋韫一脸懵,随后想到什么,笑道:“你们别乱猜,我不过是个平民。”说着走到工位坐下。

一群人讨了个没趣散开。

宋韫请了两天假,手上积了一堆工作,加班到七点,才想起来半天没吃饭。

工位上走了一半人,宋韫原本打算叫外卖,肚子饿的厉害,索性下楼去便利店买点快餐。

“就是,这种人简直是人渣中的榨汁机,不仅混乱,还有女人为他打过胎!”

“就这种长相怎么会有女人看上他的!”

“身世好呗!听说他家开公司的,虽然在本地不算什么,但是蚊子肉也是肉,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妹子可不就上赶着上了。”

宋韫打开热好的泡面,坐在超市窗边的餐台上搅了搅,身侧两个女人讨论的则越来越激烈。

“不过好像他家今天不仅上了热搜还登上新闻了,被点名批评,偷税漏税,好多主播去堵他家要为那个姑娘讨回公道,据说一家人连夜逃离S市了。”

宋韫被二人交谈的话引起兴趣,伸手打开热搜,就看到几个爆。

#渣男不仅骗婚还哄骗少女为他打胎#

#景程家具公司涉嫌偷税漏税被查封#

景程?宋韫咬了口面,她记得当初父母说过,刘睿家的公司好像就是这名。

宋韫一路看下来,忍着恶心关掉了手机。

原来刘睿不仅和男的搞,连女人也搞,还把女方搞怀孕,带去打胎。

宋韫捏着叉子的手拽紧,她当初到底是多瞎才会看上这种人渣!

本来她还想找机会报复对方的,结果自作孽不可活,就凭他家那点资产补罚税的窟窿,这辈子是被债务绑牢了。

西远镇,刘睿一家三口背着包站在破旧的二层小楼前,李梅花咬牙怒骂:“都是那个贱人!要不是她,我们怎么可能会回来!”

刘睿撇了她一眼,将背上的包放下:“当初若不是你打她,我又去求她放你出来,我们也不至于这样。”

“你还替那小贱人说话!她就是个婊子灾星!谁娶了她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刘睿不想理疯了一样的李梅花,刘仁东呵斥了她两句:“行了少说两句,先想办法住下吧!”

刘睿走进早已破败的房子,扫开眼前蛛网,手机屏幕亮起,锁屏界面是宋韫穿着灰色大衣站在马路边朝他微笑的画面,清爽明艳

动漫关键词:老师你下面好大好硬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