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宝贝乖张开腿我让你舒舒服服&直接摸男朋友下面就变硬了

2022-05-28 12:52:4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宋韫的大姨妈迟迟没来,她害怕自己有了,周末一大早跑去周可那给她炖了个老母鸡汤。弥补她那日被打流的血。周可顶着个鸡窝头,一边喝一边感叹:“宋韫,要是你以后嫁不出去,也可

宋韫的大姨妈迟迟没来,她害怕自己有了,周末一大早跑去周可那给她炖了个老母鸡汤。

弥补她那日被打流的血。

周可顶着个鸡窝头,一边喝一边感叹:“宋韫,要是你以后嫁不出去,也可以嫁给我的。”

宋韫白了她一眼,指尖却在手机屏幕上来回划。

周可悄默默凑过去,猛地瞪大眼一把夺过:“你有了?小肥羊的?”

宋韫想要夺,周可一边端着鸡汤碗一边往后撤:“你告诉我我就给你。”

宋韫争不过她,只好老实道:“我姨妈一向准时,上次和他做了两次......”

“两次!”周可一脸八卦,随后回过神:“噢~还有从包厢抱你出去的那次是吧!”

宋韫被她这大喇喇的样子闹了脸红,趁她不备一把夺过手机,忧心道:“我现在很慌,要是真怀了怎么办?”

“慌什么,生下来,孩管我叫爸,管你叫妈,一家齐整。”

宋韫被她贫的失笑,又蹙眉道:“这要是我爸妈知道能打断我的腿,而且......”

宋韫迷茫的看向窗外:“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照顾得了孩子。”

周可趁着她愣神,再次夺过她手机,翻看微信,看到傅忱言三个字,果断点进去发了个消息,随后丢给宋韫道:“要你照顾什么,小肥羊一人能照顾这样的你十个。”

宋韫不解看向她,随后低头看手机,就见“我怀孕了”四个大字,明晃晃的躺在傅忱言的对话框里。

宋韫脑袋要炸,她好不容易摆脱了对方。

她一把夺过周可手里的碗:“下次再给你熬鸡汤我就是狗!”

M国机场。

傅忱言刚下飞机,手机上就跳出一条信息“我怀孕了”,头像是一朵向日葵,中间是个滑稽的人脸。

他以为又是哪个女人卑劣的手段,点开微信刚要删,目光落在那已经失效的红包上,指尖忽然顿住。

脑中划过宋韫那张瓷白柔美的脸,站稳身体,而后忽然转身,沉声道:“回国。”

助理一脸懵,不是约好下午三点和对方商谈合作吗?怎么刚到又要回了?

看着傅忱言大步往飞机走的身影,连忙跟上。

宋韫从周可那回来,傅忱言的消息随之发来。

“在家等我。”

宋韫吓得差点跌倒,怎么又来?

她想跟他解释,这只是个误会,她已经准备好如果没做好心里准备就打掉孩子,可眼前这人,不仅是想结婚想疯了,很可能连孩子都不放过。

“不用了,我已经准备去打掉它。”

宋韫果断回复过去,以此来打消二人再见面的尴尬场景。

却没得到对方回复。

宋韫打算先去买个验孕棒测一下,两周差不多是能测出来了。

刚进药店,姜民却打来电话让她赶紧去工地一趟,施工方和设计方吵起来了。

宋韫头疼,施工方和设计方三天两头吵是常态,但总要有个人在里面当和事佬。

宋韫脸嫩又漂亮,平日里性子也是温和挂的,所以姜民在她实习的时候除了教她设计方面的,只要工地上出现口角,必拉着她去挡。

宋韫事先了解了事情状况,是一个刚来的实习生和施工工人吵起来,实习生说施工工人不应该这样施工,施工工人说他们设计的图纸有问题。

小伙刚来,年轻气盛,被施工方怼了几句就吵了起来。

宋韫赶到的时候,实习小伙被一群施工方围住,手握成拳,脖颈青筋暴起,和那群人据理力争,眼眶却含了泪。

“小杨。”宋韫扒开人群,见他无恙,这才转头和那群人调解。

“以后听到他们唠叨几句不要往心里去,两方都不容易,互相体谅体谅,事情总能进行下去。”

宋韫带着跟她差不多大的青年走出工地门口,看到不远处停着

清淡的松木清香率先冲入鼻尖,宋韫看着被拽住的手腕,抬起头,男人浅薄的唇一如既往沉静严肃的微抿,宋韫震惊要后退。

腰上传来一股拉扯,将她再次带到对方怀里:“抱歉。”

男人低沉嗓音在她耳畔轻响,说着就把她打横抱起来,在小杨震惊的眼神中,被塞进了车里。

“宋姐,要报警吗?”

宋韫看到小杨发的信息,努力维持表面涵养,回了个“不用”,随后面向身旁的傅忱言:“傅先生,我想我们除了在工作上有关系,私底下应该没有吧?”

傅忱言目光在她锁骨上扫了一圈,见那痕迹没了,眸子暗了暗,沉声道:“去医院。”

宋韫稳住气息:“不劳烦傅总,医院我自己会去。”

说着就要开车门,正在开车的司机吓得猛地刹车,宋韫惯性朝前冲,脑袋却落入一片温暖的肉垫上。

傅忱言沉着脸用手护住她的头,等车开平稳,才拿开道:“坐好。”

经过这一岔,宋韫冷静下来,乖乖坐好。

医院里,二人面对着检查结果,皆有点目瞪口呆。

“二位也不用这么急,调整好心态,减轻压力,以二人的身体素质,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孩子的。”妇科医生将检查单子递给他们,微笑送着他们离开,随后朝门外喊:“下一个。”

宋韫低头看着检查单,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地里。

她没有怀孕,只是因为乱吃了避孕药,导致一向很准时的姨妈推迟了。

真是......尴尬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

尴尬的情绪让宋韫在面对傅忱言时变得更糟,出了医院门,宋韫正要奔向路旁的出租车,身体却被人猛地一扯,“啪”的一声,脸上立即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

“小贱人!你还敢出现,我儿子被你害惨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是上赶着来了。”

中年胖女人咆哮着,看着宋韫满满都是恶毒恨意,似乎那一巴掌不解气,还要冲上来。

身体却被一道有力的手钳制住。

宋韫捂着火辣辣的脸,见傅忱言拉着女人看向她,对着他歉意笑了笑。

很好,她上半生的尴尬糟糕都被这个男人见证了。

“我说你怎么撇下我儿子不要,感情是劈腿和别的野男人在一起苟合,还污蔑我儿子是同性!”

宋韫打开手机,看着傅忱言停在车边的黑西装几人过来拉住那女人,对着手机道:“我要报警,有人打我。”

傅忱言用眼神示意手下的人不要动,静静守在宋韫身侧。

“小贱人,你报警,老娘怕你!不就是仗着自己年轻漂亮上男人的床,看着嫩其实那里早已黑的跟木耳一样了吧!”

难堪侮辱的话从中年胖女人嘴里飚出,宋韫笑而不语,警察赶过来,了解情况,宋韫打开录音,女人怒骂侮辱的词不断从里面传出,听得两个警察都忍不住黑了脸。

“不和解。”宋韫收起手机。

“宋韫!你不要脸!你自己不干净还要污蔑我儿子!”中年胖女人说着就要再次朝她扑来,却被警察及时拦住。

宋韫淡淡看她一眼:“警察叔叔,你们也看到了,我有理由怀疑她会对我的人生安全造成威胁。”

“宋韫,我李梅花不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

李梅花张扬舞爪,被两个警察带着往警车走。

“虽然你骂了我这么多,但我还是要为自己澄清一件事。”宋韫看着她挣扎的背影轻语:“你说我污蔑你儿子,难道是我让你儿子跟另一个男人上床?是我掰着另一个男人的嘴让他叫你儿子老公?”

这一句话对李梅花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她嚣张不服的气焰一下子消了下去。

其实她都知道,她儿子是个同,这是她不能更改的事实。

可一想到儿子如今被那贱人打的进医院,以后能不能传宗接代都不好说,恨意再次袭来。

宋韫回到家,看着空寂昏暗的屋子,内心的委屈和屈辱一瞬间涌上来,倚着门框的身影慢慢弯曲,丝丝抽泣从捂住脸的指缝间溢出。

明明,明明做错事的不是她,明明她才是那个受害者,可她却要承受别人的污蔑指责。

傅忱言走出单元门抬头看了眼五楼,眉头微蹙。

从他送她到家门口再下去,最快也过了两分钟,他是看着她打开门才走的,可是如今那里,并无灯光。

守在门口的助理上前:“傅总,TG那边一直再催收购的事,这事不能再拖了。”

傅忱言垂眸,朝着小区外走。

宋韫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一阵敲门声在耳边响起,她才止住,打开灯,从猫眼看着外面站着的男人,想了想还是开了门。

“傅总,你还有事吗?”刚哭过的杏眼带着红,说出的话因为强压着抽噎而带了一丝颤音。

这番委屈的模样比之她在车上时的模样,莫名让他升起一股燥意。

傅忱言扫了眼身后屋子,目光再次落在她红肿的半边脸上,询问道:“我能进去吗?”

宋韫点点头,侧过身子,见他往沙发处走,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拿出里面的药和棉签道:“过来。”

宋韫诧异他的举动,走过去刚要接过棉签自己涂,男人却当先抹在了她的伤口上。

清清凉凉,缓解了她的肿痛。

宋韫愣愣看着眼前男人,笔挺的鼻梁上是一双凤眼,明明是张扬的眼型,偏眼尾微垂,透着一股凌厉和压迫,浅薄的唇微抿,显得整个人沉寂疏离。

“傅忱言。”

“别说话。”

说话就会牵动伤口,他不好抹。

宋韫“唔”了一声,傅忱言扫她一眼,见她略显尴尬又强装无所谓的样子,唇角微弯:“其实,你做的很对。”

宋韫抬头看向他。

“真的吗?”

傅忱言看着她,轻“嗯”了一声。

“这一巴掌,你要想打,我可以带你打回来。”即便,她不想,他也会替她讨回来。

宋韫眸子亮了亮,她是想把今天这一巴掌讨回来的,她为了送对方进局子住几天强忍了下来,可是不代表,这巴掌她就算了。

“咕~”奇怪的声音从二人之间传出,宋韫红了脸,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除了尴尬就是丢脸。

灰姑娘在王子面前还有水晶鞋,而她,只有频繁的出丑。

“饿了。”宋韫破罐子破摔的看着他,傅忱言移开目光:“刚好,我也饿了。”

这意思是他一时半会不走了。

宋韫点了两份外卖,她磨磨蹭蹭的吃,见对方也是慢条斯理的吃,丝毫不觉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

“那什么,天好像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就先不陪你了,你吃完直接离开就行。”

说着起身钻进洗手间,假装洗漱。

过了半晌见外面没动静,刚要开门,眼前却蓦地陷入一片黑暗。

门把握下又松开,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一道惊雷在头顶上方炸响。

“外面下雨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宋韫强压着抽搐的心情,打开门就看到男人站在窗前。

傅忱言看着黑色SUV尾灯消失在小区的弯道处,这才转过头,看着前方黑暗中的模糊身影道:“雨比较大,可能一时半会走不了。”

“呵呵,没事,等雨停了再走也不迟。”宋韫客套说完,低头就查看手机上的天气,凌晨中到大雨,一点有雨,两点有雨......四点有雨,五点微风。

宋韫:。。。。。。

黑暗中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显得特别清晰,傅忱言扫了眼对方手机,慢慢走到沙发边。

宋韫陪着对方坐在沙发上,等傅忱言从手机汇报的工作中抬起头,就看到身旁的女人歪着身子倒在了一边。

他轻轻走过去,将她抱进卧室床上放好,窗外的闪电蓦然闪过,照亮了床上的人。

女人远山一样的眉眼深深皱起,傅忱言蹲下身,忍不住伸手要给她抚平,指尖落在女人的眉间,闪电闪过的间隙,对上了那双圆润黑眸。

宋韫看着眼前的男人,男女情事,无非是干柴烈火,一碰即着。

的黑色SUV,脑壳疼了疼,假装没看见,带着小杨就朝相反的方向走。

“我就是气不过他们,怎么能说我们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图纸是垃圾。”小杨压抑着嗓子,闷声道。

傅忱言透过后视镜看着女人和那小伙并肩而行,放在腿上的手微微握了握。

宋韫觉得自己态度很明显了,按那男人的高冷直男脾性,应该会离开。

殊不知一掉头,手腕就被人握住了。

动漫关键词:宝贝乖张开腿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