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徒儿长大了可以做了||男男狂揉吃奶胸高潮动态图试看

2022-05-26 14:06: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顾槿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疼,公司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现在韩月又这样,他的生活陷入了灰暗之中。他没头没脑的四处乱走,发泄心中的郁闷与烦躁。公司的股票已经慢慢的回暖,公司的查封已

顾槿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疼,公司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现在韩月又这样,他的生活陷入了灰暗之中。

他没头没脑的四处乱走,发泄心中的郁闷与烦躁。

公司的股票已经慢慢的回暖,公司的查封已经被取消,不用整顿,可以继续营业。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诡异。

来的快,去的快。

他心中充满了疑问?

难道真的是他李绍搞的鬼?

李绍为何要这样的针对他?

他跟李绍不熟悉,只是同所大学,他那里得罪他了,至于让他下死手?

难道就是因为那个错乱的夜晚,那个他睡错了的人,安溪?

李绍基于他的仇恨与敌意,好像不止这一点,他能够感觉到。

正想着心事的顾槿,与只顾低头走路的安溪碰到了一起。

安溪没有抬头,只顾道歉。

顾槿本想置之不理,奈何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低头仔细看,果然是她。

道歉的安溪没有听到回应,疑惑的抬头,发现了那张熟悉的脸庞,熟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

“是你!”

“怎么是你?”

低沉悦耳的男声与充满疑惑的女声同时响起。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又是异口同声的问。

四目相对,眼里充满了笑意。

“我随便走走,你呢?”顾槿好整以暇的问。

“我要去买点东西”安溪轻笑。

顾槿皱眉看着安溪,说:“记得按时吃饭”

“谢谢”安溪娇羞的笑着回答。

“再见”安溪向顾槿挥了挥手。

顾槿想了想,说:“等等,我也要买些东西”

安溪的脸上出现了惊喜,连忙说“好”。

两人不紧不慢的向超市走去。

安溪从货架上拿了很多康师傅,顾槿看的眉头微皱,“这些天,你都吃这个?”

“啊?嗯。”安溪不得不点头

“你明知道,这些没有营养,你还吃?”顾槿眉头几乎都能打成结了。

安溪垂头不语,一是她不会做饭,二是她没有多余的钱与时间去学习做饭。

他叹了口气,说“我也饿了,我们一起”。

他把她的康师傅都放回了货架,买了些可以充饥的零食甜嘴。

迅速从生鲜区找到所要的食材,推着购物车前往收银台。

安溪一路跟随着他,他最近消瘦了很多。

她也听说了他的事情,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着清减了的他,心中莫名的一疼,紧跟着他的步伐。

也不知道李绍那个疯子,为何要对他大动肝火,甚至不惜动用特殊的手段。

他们难道有世仇?

无意识的跟随着他的步伐,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中一暖。

他是第一个关心她的人,给了她温暖。

从家里出来,不会做家务,做饭的她,手头不太宽裕的她,捉襟见肘。每天只好买些泡面来充饥了。

“你家就在附近?”顾槿问。

“嗯,清惠小区”安溪笑着说。

顾槿眸光一闪,他也住在这个地方,怪不得最近容易碰到她。

“你租的房子?”顾槿疑惑的问道。

“嗯”安溪点点头

顾槿双手提着袋子,说“走,去你家。”

“我,我,能不能去你家做饭?”安溪咬了咬下嘴唇。

她家只有简单的做饭工具,他买的这些食材,在她家无法做出来。

他抬眼扫了她一眼,问“为何?”

“我,我家厨房没有你做饭所需的用品。”安溪不得不实话实说。

“啊?这些天你一直吃这个?”顾槿生气的问道。

“嗯,我不会煮饭。”安溪吞吞吐吐的说。

“怪不得,你会低血糖,你,你让人怎么说你呢?”顾槿恨铁不成钢的说。

“走,回家”顾槿大声说。

“啊?哪个家?你家,我家?”安溪不可置信的问道。

顾槿被安溪呆蠢的模样逗笑了,发自内心的笑。淤积在心头的那股闷气,消散了点,心中莫名的舒畅。

顾槿把安溪领回了他与韩月合租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

安溪仔细的看着他家内的装饰,温馨。

虽然不大,经过他们精心的布置,屋内处处生机勃勃。

绿色的植被,小花分散在各个角落。

可能是主人多天的疏忽,花盆里的土壤发白,有些花已经临近枯萎。

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从卫生间接了些水,认真的为每盆鲜花浇水。

阳台上的花已经浇完水,卧室里依稀还有,她想了想,放下了洒水壶。

两室?

他们两个单独住?

怪不得,李绍说他珍惜了多年的宝贝,便宜了他。

难道他们没有那个?

李绍是韩月的第一个男人?

卧室不适合她去,所以她就认真的看每盆盆栽。

绿萝,仙人球,迷迭香,吊兰,石斑竹,太阳花,月季花,碰碰香,含羞草,长寿花,杜鹃花,还有些叫不上名字的花卉。

顾槿熟练的切菜,炒菜,煮面,边娴熟的做饭,边留意安溪的动向。

看到她认真的浇花,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他呵护十年的宝贝韩月,眼眶一热,差点落泪。

她喜欢养花,搜集花种子,然后自己种植。

这些花,她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现如今,他与她再也没有了可能,她已经成为李绍新任女朋友,而他还固执的守在这所房子里,等着她回来。

他无法相信她说的话。

他无法忍受分离的痛苦,每天深受煎熬。

若不是为了韩月心心念念的事业,估计他会垮下。

现在唯有每天拼命的工作,通过工作来麻痹自己。

今天遇到安溪是例外,唯一一次让他笑出了声。

他该感谢她。

对她不止有内疚,还有欣赏。

她是个安静的女孩子,有着良好的修养,高贵的气质。

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她穿着普通,自己租房子,这是为何?

不仅对她的事产生了好奇?

想到这些天,她都是靠吃泡面充饥,心中不是滋味。

加快了手中的动作,面条很快的做好了。

他忘记了问她是否喜欢吃面条,他已经习惯性的煮成韩月最喜欢吃的意大利面。

顾槿搓了搓手,问“面条可以吗?”

安溪其实不挑食,只要有吃的就行,她点了点头说“都可以。”

顾槿很快就端上了做好的面条,说“简单吃点,下次会提前问下你喜欢吃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还有下次,安溪满足的笑了,如同阳春三月的笑容,让顾槿如沐春风。

“好,还有谢谢你,让我吃到了一顿热腾腾的饭。”安溪低头掩饰红了的眼圈

出来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吃到如此可口的饭,她狼吞虎咽的吞着面条。

顾槿看了皱了皱眉,她是多久没有吃一顿饱饭?

想要说几句,又咽了下去。

算了,以后总是要做饭的,大不了多做一份就行了。

他也是好久没有下厨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没有心情也没有力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顾槿的话还没说完,“咳咳”她被口水呛住了。

他赶紧给她倒了杯水,她还咳着,他轻拍着她的后背。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他喉头一动,责备的话脱口而出“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嗯~”

安溪红着脸,低头低声说“你的面太好吃了。”

“呵呵,喜欢的话,以后只给你做。”话没经顾槿大脑就脱口而出,说完他才尴尬的挠了挠头。

“好”安溪认真的看着他说。

她也不知道,她为何会这样说,这是她最开心的一晚。

尝遍了人情冷暖,第一次感到了温情。

所以刚才她不只是被呛到了,她真的落泪了。

顾槿听了她的话,莫名的松了口气。

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紧张她的回答。

两人都没多想,继续埋头吃饭。

看着小肚子吃的圆鼓鼓的她,顾槿满意的笑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让他开心的笑了。

顾槿只觉得与她相处,很放松,很舒服。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很晚了。

安溪依依不舍的告别,回那个冷冷清清的家。

顾槿把她送到楼下,安溪客气说了一句“不上去坐坐?”

“好”他回答

安溪愣了一下,她只是客气一句,本以为他会说“晚了,下次吧。”

没想到他的回答出乎她的意料。

他为何回想去她的家,看一看?

看着因为他的一句话,呆愣了好久的安溪,顾槿心中愉悦不已。

他只是脱口而出,他也奇怪他的回答。

“啊?好,我家在四楼,得爬楼梯”安溪说完率先向楼道而去。

顾槿眯了眯眼,抬步跟上。

“每天,你都走楼梯?”顾槿好奇的问道

安溪淡定的说:“嗯,权当是锻炼身体”

顾槿轻哼了声“你的锻炼可真特别” 。

“呵呵”安溪干笑

安溪直直的看着顾槿,说:“我到了,谢谢你的饭, 很好吃。”。

“不请我进去坐坐?”顾槿揶揄的问

顾槿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何如此的执拗,想要去看看她家,是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冷锅冷灶?

“好吧,请进,家里只有白开水与花茶。”安溪无奈的叹口气

顾槿不客气的说:“白开水就行。”

安溪无奈,撇了撇嘴说:“你先坐,我去烧水。”。

顾槿看着逃也似的安溪,好笑不已,他就这么的可怕,至于像防狼一样的防着他吗?

他好奇的跟到了厨房,眼前的一幕,让他的眉头打成了个死结。

比他想象的还差,只有烧水的水壶与一个小饭锅,垃圾桶里满是康师傅方便面的包装纸。

怪不得,她非得要去他家里。

原来真的如同她说的那样,严重的缺少厨具,连菜刀都没有。

虽然收拾的很干净,但是太缺少烟火了。

真的是冷锅冷灶。

看着她手脚笨拙的烧着水,他眉头皱了又皱,生活白痴的她,为何会独自生活?

“你租房子有多久了?”顾槿直皱眉。

安溪低头小声回答“上次在超市门口碰面的那天,还要谢谢你送我去医院,还有帮我缴费。医药费,我会还你的。”

顾槿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不用,最近你在忙什么?”

“投简历,找工作。”安溪像霜打的茄子一样

本身她不想搬出那个人人羡慕的身份的,但是生活,工作已经一团糟的她,开始犹豫了。这时刚好碰到了顾槿。

顾槿好看的眉都皱成了一团,开口问:“这一个月,你都忙的这个?”

“嗯”她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是安悦交代了招聘公司还是怎么的,只要一听她的名字,要么说招满了,要么说他们的庙小,容不下她这尊大佛,反正是各种奇葩的借口都有。

甚至有个好心的人,悄悄的跟她说“是不是得罪了人,有人已经发话,只要是她来找工作,一概拒绝。”

她得罪的人,恐怕就是事事与她作对的安悦了,也不知道她发什么疯,这次竟然做的这么的过分。

不仅要把她赶出家,还断了她找工作的机会,纯心是想要她走途无路。

她才不会这么容易的被打倒,这么轻易的认输。

顾槿,看到了她眼中的挣扎,以及痛苦。

以她的学历与资质,好的用人单位估计争先聘任她,为何会屡屡遭拒绝?

刚好他的公司,还缺一个人。

“你愿意加入我的公司吗?”顾槿轻声问。

“我?”安溪激动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顾槿

一个多月前,想着要与顾槿断绝来往,没想到一个月后,他们再次相遇,又要去他的公司里任职,这是不是表明他们的命运产生了交集?

“我能行吗?”安溪不确定的问

顾槿反问“怎么不行?”

安溪心跳加速,可以跟他在一起工作了,表面上表现的很不愿意的样子说:“容我考虑下,好吗?”

“你不是没单位可去,为何要拒绝?”顾槿就不懂了,直接问。

顾槿看安溪害怕的样子,还以为她怕他,沉声问“我,就有这么的可怕?”

“不,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过于依赖你,习惯你的照顾。”安溪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你才要独自生活?”顾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是你的原因,是我家里的问题。”安溪苦兮兮的说。

顾槿心里一惊,问“你家里?”。

顾槿再次问了句“确定不是我的原因?”

“嗯”安溪点头。

安溪快速的换好了衣服,羞涩之感慢慢的恢复。

深吸了口气,装作无事人的样子,快速的梳洗。

不到十分钟,她已经整理好自己。

顾槿看到梳着高马尾,打扮的清爽利落的安溪,眼中露出了赞赏之情。

韩月每次出门,光化妆要用半个小时,换衣服最少要十分钟,出门大概会花费一个小时。

安溪则是和他花费的时间差不多,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

身为女孩子,为何她会这么的不同呢?

驱车前往公司,虽然他的槿月实业比不上李绍的公司,但是在年轻的一辈里,他也是佼佼者。

他是白手起家,单打独斗。

李绍是世家,几辈人积累的产业。

所以,李绍可以轻而易举的排挤他,打压他的公司。

他不会这么放弃的,他一定会迅速的发展起来。

他的韩月还等着他。

想到了这里,他握紧了拳头,给他自己加油。

安溪看着嘴抿成了一条线的顾槿,心中自然知道他想起了谁。

她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俊美的侧颜。

能够近距离的看他,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她知道,他心头的朱砂痣是谁?

所以,她只做好本职的工作就好。

不会插手,甚至是过问他的感情的。

他们本身就不该牵扯到一起,她深知他心中深爱的人是谁。

他们一路沉默,快到公司的时候,安溪叫停。

“我想,我还是在这里下车的好。”安溪

“你,好吧,我已经打好了招呼,你直接去人事部报道就行了。”他无耐的停车

“谢谢”安溪笑颜如花。

顾槿张了张嘴,本想说“我们无需这样客气,再亲密的事情已经做过了。”最后还是被他吞了回去。

他脸色极差的说了句“等我一起下班。”

安溪弄不懂,他的意思,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做?

算是弥补?

她安溪不需要怜悯。

但是她又不忍心拒绝,叹了口气。

向槿月实业走去。

前台小姐甜美的笑容,真诚的问话,让她感到了踏实。

“你是安小姐吗?”

安溪点了点头

“顾总吩咐,可以直接去十楼的人事部报道,找李主任。”前台妹妹友好的交代。

安溪感叹,顾槿公司职员素质挺好。

乘坐电梯,前往十楼人事部。

安溪前脚刚走,后脚前台妹妹轻致勃勃的开始在V信群里八卦。

当安溪看到人事部,站在门前,深吸了口气,敲了敲门。

“进来”干练的女声响起

安溪推门而入。

李慧心抬头仔细瞧眼前的安小姐,心里纳闷,从来不管公司人事调动的顾总,昨晚打了个电话,空降了一位职员,她有点好奇安小姐与顾总的关系。

不懂声色的观察,看着她落落大方,任由她目光扫过。

打扮朴素简单,更加衬托她的清丽与纯真。

眼前的女孩,不矫揉造作,让她很满意。

一向要求严格的她,最讨厌那些拿腔作势的人。

安溪很入她的眼。

李慧心问“我想问下,安小姐想要去那个部门?”

安溪很是乖巧的说:“那哪个是最基础的部门,最锻炼人的就去那个,还有李主任最在行,我听你的安排。”

李慧心认真的想了想说:“好,目前公司秘书处一位女职员待产,要不你去秘书处报道。”

安溪一愣,她不想与顾槿离得太近,迟疑了一下,说“能不能去其他的部们?”

李慧心一愣,竟然不是为了顾总而来。

有趣。

李慧心眼中有着赞赏,问“你想去那个部门?”

“最基层的”安溪淡定的说

“那个比较累,与安小姐的专业不对口,要不再考虑下?”李慧心试探的问。

安溪想也没想回答“嗯,不用考虑”

李慧心决定,还是给她安排个好点的人带她,微笑着说:“好的,三楼,找小丽。让她带你。”

她给她安排了个可靠的人,带她。

小丽不仅业务能力强,关键为人忠厚,待人和善。

她就想不明白了,人人都想去的部门,离顾总最近,而这位却要远远的避开。

李慧心,看着脚步轻盈,弱柳扶姿的安溪,眼中露出了浓厚的兴趣。

不一会,桌上的固定电话响起。

顾槿急忙问“安溪去了那个部门?”

李慧心愣了愣,顾总?

顾总问安溪的情况?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有点蒙,没有反应过来,她忐忑的回答“她,她要求去销售部”。

“呵”顾槿啪的挂了电话。

她即使在公司也这样的躲着他。

他有点生气,本想让她入职秘书处的,已经交代好了,为何她会去销售部?

很快到了中午,他突然想起,她吃泡面会不会是因为手头没钱?

心中一惊,拨了个电话,交代秘书处的人,去三楼找新入职的人员,办理餐厅卡。

安溪正愁中午吃什么,办公室的门被推开,窈窕的秘书,手中拿着餐厅卡,连声抱歉说“工作失误,新员工直接办理餐厅卡,中午在餐厅就餐”

安溪笑容满面的接过餐厅卡,心里松了口气。

秘书走出三楼,笑容变了,眼中若有所思。以前顾总从来没有这样关注过新员工。

这个新员工不简单。

安溪拿着卡,前往九楼餐厅。

当她小心翼翼的端着两菜一汤,寻找座位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看着她,这个陌生的面孔。

她笑着跟大家打招呼,大家都非常的热情,欢迎她的加入。

不一会,餐厅突然安静下来,入口出现了顾槿挺拔的身姿,后边跟着男秘书。

顾槿扫了一眼,发现了安溪,只见她头都能伸进碗里了。

他直接朝她而去,秘书赶紧去打餐。

顾槿不顾员工们打探的眼神,自顾自的问安溪“还习惯吧?”

“咳咳”安溪被汤呛着了

她两眼泪花花的回答“还好”,心想你不来,更好。

这下她就会成为焦点,她一点也不喜欢。

顾槿交代了安溪一声“下午等我下班,负一楼停车场”

“好”安溪头也没敢抬,快速的吃着菜。

余光发现,秘书已经端着餐盘往这边来。

她赶紧放下筷子说“我吃饱了,你慢慢吃。”仓皇的逃走了。

顾槿眼睛眯了眯,转身也尾随着离开。

秘书发现顾总离开了,知道他是要在办公室里吃。

迅速去打包。

安溪刚才吃的太快,吃饭的时候,发现连最喜欢的红烧肉,看到油腻腻的样子,就想呕吐,碍于顾槿在旁边,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现在只觉得,一阵恶心,想要吐。

赶紧拐进了卫生间,大吐特吐。

顾槿看到安溪脚步踉跄,不放心,跟了上去。

只能驻足在卫生间门口,等她出来。

“那个刚才吐的厉害的女孩,你认识吗?”

“生面孔,好像是刚来的吧?你说她会不会是怀孕了?”

“你开什么玩笑?可能是吃多了吧?”

“我当年怀孕时也是这样的反应。”

顾槿一愣,“刚来的,怀孕?难道她是怀孕了?”

动漫关键词:徒儿长大了可以做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