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能放下一根手指是破了吗||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

2022-05-26 14:01:5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若是十到十五分钟,头还晕的话,再吃一次。一个小时后,再吃主食,加些面包,饼干与馒头”女大夫事无巨细的交代安溪。安溪连忙说:“谢谢医生”“记住按时

“若是十到十五分钟,头还晕的话,再吃一次。一个小时后,再吃主食,加些面包,饼干与馒头”女大夫事无巨细的交代安溪。

安溪连忙说:“谢谢医生”

“记住按时吃饭,即使再忙,一定要吃早餐。”女大夫再三交代。

“好的,我会的。”安溪忙点头说。

女大夫还想在说些什么,想了想,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

安溪小口的喝着果汁,想着心事。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顾槿了,她不会放手的。哪怕是用尽了计谋,她也要得到他的人与心。

上京最繁华的中心,高级住宅区一栋楼房中,

正上演着一幕你懂的画面。

韩月被李绍塞进了宝马车中,还没坐稳,李绍已经坐到驾驶位上,猛的一踩油门,车子如离弦的箭一样嗖的飞奔而去。

他已经把速度飙到了最高码,疾驰而去。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韩月脸色苍白,双腿发软,蹲在车前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接着就被人从后领拎了起来,想要问“你想干嘛”话都没出口,就被扔到了地上。

入目极其奢华的红木地板,全红木的实木家具。

此时电话铃声响起,李绍皱眉挂断了电话,一会一条短信发过来,他看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拨了过去,冷声问“安安怎样了?”

安悦就知道,他不会接她的电话,在他挂断电话后,迅速编辑了条短信,发给他。

他电话立马打了过来,开口就问“安安怎样了?”

安悦怒气上心,不过她知道,若是他知道接下来的一番话,肯定会气炸的。

“安安在医院,顾槿和她在一起”仅仅一句话,就足以让李绍怒火中烧。

对顾槿更是恨之入骨,连带可怜的韩月也遭受波及。

还是耐心的打了个电话过去,“安安你怎样了?”

安溪不知道说了什么,就看到李绍眼中发红,怒气冲冲。

韩月还没看仔细,又被人扛着上楼。

头朝下,被人扛到肩上,脑袋迅速充血了一般,呼吸困难,双手乱抓,想要大声呼喊,无力出声。

咚,她被他一个大力扔到了床上,被床垫弹了几个来回,头蒙蒙的,喊道“混蛋,你想做什么?”

她护着胸前,退无可退,缩在床上。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李绍邪笑道

“混蛋,想都不要想!”韩月一脸坚定的说。

“昨晚,你不是挺享受的吗?怎么一夜过去,就翻脸不认人了?!”李绍咬牙说。

“昨晚是个误会,占便宜的是你,你还想怎样?!”韩月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说。

“误会,难道不是你亲自走到我的房间?”李绍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

“昨晚,昨晚我也是受害者,喝了酒就迷糊了,明明我进的是919,为何你会在这个房间里?难道不是你走错了房间?”韩月一脸你才是走错房间的人的表情。

“笑话,我是刷卡进来的,你呢?韩小姐?”李绍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问。

“我,我当然也是”她才不会说,她一拉门,门就开了。

李绍嘲讽的笑着,这个女人满嘴谎话,还说的如此的理所应当,他就要看看这个可恶的女人,能翻出什么花样来,他松了送领带说:“呵呵,到底是怎样,恐怕韩小姐心里最明白了!”

韩月警惕的看着他手中的动作。

他的动作在她的眼中,无限的放慢,心中越发恐惧。

他满意的看着她的表现,本想逗逗她,没想到她当了真。

蠢女人,以为自己多精虫上脑。

他才不屑碰她。

看着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的韩月,他眼里的寒光闪过。

拽过韩月,盯着她的眼睛说“要怨就怨你是顾槿的心肝宝贝,他动了不该动的人,总要付出些代价,那么倒霉的就是你韩小姐,明白?”

韩月哆嗦着嘴唇,点了点头。

“幸运的是你走错了房间,你以为你喝的那杯酒是普通的酒,难道喝了之后,身体的反应你感觉不到?”李绍嗤笑一声、

“什么?!”韩月不可置信的惊呼。

“是你?是你安排的?!”韩月惊叫出声

“你到底想做什么?”韩月惊叫

“呵呵,当然是让顾校草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呀,呵呵呵。”李绍大笑。

“一切都是你搞的鬼?”韩月颤抖出声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怎么,做了坏事,不敢承认了?”韩月讽刺道。

“我只是让人在你与安溪的酒里做了手脚,没想到还有其他的人隐藏在身后,我也中招了,包括你的顾槿。”李绍沉声说道。

“反倒是安悦代替你受了罪。”李绍说着摇了摇头。

“什么?!安悦?”韩月高声惊叫道。

“她不是,她不是爱慕你吗?”韩月小声的嘀咕。

“不会是她吧?”韩月凉凉的说。

韩月你真相了,果真是她,不过她是自作自受。

李绍的眼中流光闪过,目光一紧,他倒是忽略了她。

该时候好好的查一查了。

韩月低头整理了下身上弄皱的衣裙,问李绍“我可以走了吗?”

李绍看到了韩月无意间泄露的春光,该死的顾槿为何这样的好命,一个一个的都喜欢他。尝过她的滋味,还挺不错的。

顾槿呵护在手心里的宝贝,白白的让他捡了个便宜。

该死的顾槿,竟然睡了他的女神,他呵护在手心里的宝贝,让他这头猪给拱了,他咽不下这口气。

况且凭借着他们两家的世仇,加上顾槿糟蹋了他的女神,这件事情不会就此揭过的。

他与顾槿没完,他的心肝宝贝他是不会放过的。

“想走?需要留下些东西。”李绍冷酷的说到。

“为何你要针对啊槿,我们不欠你什么!”韩月生气的说道。

“为何,你该去问问他,还有他的好父母。”李绍讽刺的笑着说。

韩月心中吃惊,问“我们都不认识你,何来的仇恨?”。

“你很聪明,说到了点子上,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怎么着?”李绍点了点韩月的额头说。

“我们已经扯平了,谁也不欠谁,要说追究起来,还是你惹的祸!”韩月不客气的回击。

李绍笑得张扬,说:“扯平?哪能那么的容易!”

“你毁了我还不够,你到底想要怎样?”韩月恼怒的回答。

“这远远不够”李绍猩红着双眼,凶狠的说到。

韩月边与他周旋,边向门边靠近,只一步的距离,就可以逃出去。

李绍看出了她的意图,想要玩,好,我就陪你玩玩。

他邪笑着,看着寒月,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猫捉老鼠,好久没玩了,呵呵。

韩月本想猛的推他一把,趁机逃走的,嘴里不甘心的骂道“禽兽,去死吧。”

没想到,他纹丝不动,倒是她自己摔倒了。

屁股朝地板上狠狠的摔去,他冷眼旁观,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打算。

韩月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心中狠狠的骂着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小人,小气鬼的男人。

“你个贱人,你竟敢骂我?”他气哼哼的问。

“是,你就是个禽兽,混蛋加八级,另加扫把星”韩月想也没想的怒吼出声。

他的忌讳就是扫把星,真的是碰到了他的雷区。

他二话不说,上前拎起她,扔到了床上,欺身而上。

“你,你不要乱来”韩月后悔刚才的冲动。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还不能上你!”李绍冷笑道。

“你,你别冲动。”韩月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冲动,我可一点也不冲动”李绍步步紧逼。

“不,你不能这样做,啊!”韩月的衣服被李绍撕破了。

“混蛋,你,唔……”韩月被李绍狠狠的吻住。

“呜呜呜,呜呜!”韩月使劲的骂他, 奈何嘴被堵上了。

李绍不顾韩月的挣扎,想要欺身而上。

韩月拼命的拍打着他,就像给他挠痒一样。

她越反映的激烈,他的怒火噌噌的往上涨,他今天一定要办了她。

韩月激烈的挣扎,猛地一下额头撞到了墙上,瞬间流血并晕倒了。

看着即使晕倒,也痛苦的缩成了一团的人,他眉头皱了皱,他可不想闹出人命,于是拨了个电话。

“这么晚了,打扰小爷的好事。”对方不满的怒吼。

“霍轩,快点到某某小区来,人命关天。”李绍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你该不会是杀人了吧?”对方调侃。

“废话,限你十分钟内滚过来”李绍冷声吩咐。

“靠,小爷我飞也的十分钟”对方不满的嘟囔。

“八分钟”李绍没有那么多耐心说。

“小爷……”对方诅咒了一声。

“5分钟”李绍最后一点耐心也快消耗掉了。

十来分钟之后,门被大力的推开。

年轻的男人气喘吁吁的拎着医药箱,问“大晚上的,你要玩也要注意点,人怎么样?”

“跟我来。”李绍急忙在前边带路。

“你不会是磕了春药吧?把人都弄成了这样?!”霍轩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嘴巴都能塞个鸡蛋。

看着眼前女孩惨烈的样子,他倒是下的手。

“她招你惹你了,至于让李少爷,下这么狠的手?”说完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这是擦的药,这是外服的药。还有让她吃好点,这样的体质,怎么能够经得起你的折腾。”霍轩唠里唠叨的说着。

“看好了?”李绍皱眉问。

霍轩给了他个白痴的眼神,说:“好了。”

李绍明白他的笑,说:“拿着你的东西滚,记得嘴放严实些。”

“靠,兄弟我可是冒着闯红灯,被罚分的危险,赶来的。你竟然这样对待我。”霍轩不满的大声嚷嚷。

李绍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他哪里来哪里去。

霍轩无奈的提着药箱离开,临走时还朝楼上望了望,无奈的叹口气。

她怎么就惹上他这个霸王?

李绍掏出烟,吸了口。

他的逆鳞,他的硬伤,被人再次揭开。

即使他不想面对,但是有人再次的提到了“扫把星”,他才会发这么大的火。

韩月受伤了,貌似还伤的不轻。

他心头泛起了不一样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他烦躁的吸了口烟,才能缓解心头的不快与不适。

他不想放过顾槿,更不想放过韩月,他还没玩够。

想要她留在他的身边。

第一次有了挽留人的想法。

想他被人称为花心大少,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的李大少,何时想要留人了。

他耻笑自己,只是不甘心顾槿好过,才想要拿她来膈应他。

对,就是这样。

韩月在他们下楼时,已经醒来。

发现头疼痛不已,想要挪一下,就如同撕裂了一样痛。

她乖乖的躺在床上,呆呆的出神。

听到了脚步声,她心中一惊,赶紧闭上了眼睛。

他站在床头,看了看,发现她的眼皮轻颤,肯定她已经醒来。

既然她装睡,那么就不用理她,他也不知道他在生什么气。

气呼呼的下楼,刚想出门,又想到她还没吃饭。当时他们买了很多食材,估计是回家做晚饭。

那么她也像自己一样,饿到了现在?

想了想,订了外卖。

不一会而,外卖已经送到了。

他看着外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拿出其中一份,送到了楼上。

“吃吧,有话等到有力气的时候再说。”说完他头也不回的下楼。

韩月闻到了饭香,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本想不理会,谁知道,饿的不行,本来一天没有进食了,现在胃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想了想,不能委屈了自己。

想要伸手去拿饭,可奈何根本不敢动,一动头痛的厉害,只能挣扎着坐了起来。

李绍貌似想起了什么,转身又上了楼,自然是看到韩月想要吃饭,又够不到饭的样子。

嘴撇了撇,任命的把饭端到了她的跟前。

韩月好容易才缓过来,发现眼前一花,饭已经被李绍端到了身前。

“吃吧”李绍生硬的说。

韩月实在是没有力气与他斗嘴,默不作声的接过饭,狼吞虎咽的开吃。

也不管他在不在身边,是否看着。

看到了真性情的韩月,李绍眼中闪过一道意外之光。

他肚子也饿了,所以转身下楼,吃饭。

“签了它,你就可以自由活动。”李绍递上一份文件。

韩月傻眼的接过文件,越看越激动,胸口起伏不定,脸色青紫红变幻不定。

她颤巍巍的捏着文件,看了一遍又一遍,凭什么她要成为他的床伴,玩物?

她有喜欢的人,她不久后就要与顾槿完婚的,他在开什么玩笑?

她不就是走错了房间,上错人。

她也是受害者,本身她是被他算计的,他得了便宜不说,还要囚禁自己,还要自己成为他的女人?怎么可能呢?她是绝不会答应的。

可是,牵扯到啊槿,她又迟疑了。

他不相信,他会动啊槿,啊槿也不是吃素的。

所以只要养好了身体,才能重新回到啊槿的身边。

可是接下来,让她真正的见识到了他的凶狠,他的卑鄙,他的无下限。

“你可以考虑,你会签下的。”李绍志在必得。

“你做梦!”韩月想也没想就拒绝。

一个星期后,

顾槿的槿月实业,被迫停业,只剩宣告破产了。

各个部分查出公司的各项指标不合格,勒令停业整顿,股票更是跌停。

顾槿一个星期内,忙的最多的就是利用各种关系找韩月的下落,最后不得不利用上了侦探社,只查出了某一个高档小区内。

小区的保全设备非常的先进,没有指纹卡根本进不去。

即使股票急速下跌,他也没心思应付,唯一想的是早点找到韩月确认是否安全。

韩月也想联系顾槿,奈何网络被切断,手机被没收。

况且她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易让他看到。

动漫关键词: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