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进入的那一刻你的感受是怎样

2022-05-26 13:55:0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若是她不喝那杯酒,神志清醒,没有走错房间该多好!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她还是那个幸福的韩月,还是被顾槿宠着爱着的韩月。即将嫁给爱了十年的顾槿的韩月。韩月失魂落魄的走在

若是她不喝那杯酒,神志清醒,没有走错房间该多好!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还是那个幸福的韩月,还是被顾槿宠着爱着的韩月。即将嫁给爱了十年的顾槿的韩月。

韩月失魂落魄的走在熟悉的小道上,记忆回到了三个月前,毕业晚会的那天。

韩月只记得,她喝了那杯酒之后,神智开始涣散,浑身燥热,只想找个凉快的地方,缓解心理那股渴望。

即使有那么一丝丝的清醒,她还记得,啊槿塞给她的那张房卡,数字919。她心里默念着919,一路朝房间找去。

保洁员,刚从616房间里退出来,为房间的专属客人,换上了新床单。关门的时候,门牌号被她拿的清洁器挂了一下,数字倒过来了,急于离开的她并没有发现。

一个醉醺醺的,满脸潮红的女孩子,从正在整理东西的保洁员身边,脚步踉跄的经过。

她朦胧间,看到数字919,心中一喜,本想刷卡,手刚放到门把手上,门已经开了。

难道啊槿这么早就回来等着她?

回到安全的地方,她绷紧的那个神经终于放松,倒到了床上。

保洁员,看到她手中的门卡,也没多想刚才她是否锁上了门,推车离开。

躺在床上的她,身体越来越热,她无意识的撕扯着衣服,想要凉快些。身体明显的亢奋,让她有股羞耻感,想顾槿想的厉害。

突然身体被一个重物压到,牙关也被顶开,她无意识的配合着他的吻。

终于与他合二为一了,她终于可以成为他的新娘了。

梦里她积极的配合他,实在是太累,太困,一直没能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她安心的被他搂在臂弯里睡觉。

意识同样涣散的李绍,终于能够得到他女神的身体,他格外的温柔。低声哄着她,承诺要给她幸福。“安安,我爱你”在睡着前,他对她说。

可惜,韩月已经沉沉睡去。

韩月是被热醒的,她刚一动,他有了转醒的迹象。想到昨晚的那个断断续续的春梦,她还以为是梦。醒来看到了身边的人,身体就像车轮子压过一样,那个部位还隐隐作痛,想着昨晚与她颠鸾倒凤的是他早已想要嫁的人,她心里如同吃了蜜一样甜。

他宠她爱她入骨,她爱他深入骨血。

她从他的臂弯里抬起头,想要说声“早安”,话还没说出口,被她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是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脸,李绍怎么在她的床上?!

她尖叫了一声,捂着脸,低喃着“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肯定是她醒来的方式不对,闭上眼,低喃“不是真的,一切都是做梦,做梦,不是真的。”深呼吸,慢慢放下手指,希望一切都是梦。再次睁开眼,当看到还是李绍,她脑子轰的一声,只剩下“怎么可能?!”

她拿着枕头,疯狂的向他的脸上打去,“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李绍是被砸醒的,女神还真疯狂。本想好好的哄一哄,睁开眼,看到的是披头撒发,红着眼睛的韩月?

他有一瞬间的呆愣,随即脸上乌云密布。大手掐着她的脖子,阴冷的问“说,你是怎样进来的?有什么阴谋?”

韩月被掐的几乎快窒息了,她只觉得空气越来越稀薄,死了倒好,她已经不干净了。

她停止了挣扎,眼前已经开始发黑。

“想死,没这么容易。”李绍放开了那双手,嫌弃的用纸擦了又擦手指。

“为何要爬上我的床?”

“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李绍与韩月几乎同时开口问对方。

她是怎么替换掉安溪的?

那群蠢货!!!

安溪被送到了哪里?

“滚”李绍把韩月从床上拽了下去。

韩月被他大力的拉扯,光着身子被他推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她赶紧捡拾勉强还能穿的衣服。

慌乱中,怎么也套不上牛仔裤。

李绍大力的把支票,拍到了她的脸上,阴狠的说“既然这么想卖,就给你个好价格。”

韩月怒瞪他,毁了她干净的身子,还如此的羞辱她。努力说服自己别流泪,别在什么也不是的人的面前流泪。

万分委屈的穿上了衣服,拿着支票看了看。

“呵,十万?”她嘲讽的看着他。

“李大少,很有做鸭的潜质,就送给你作为补偿,毕竟是我睡了你。”韩月把支票扔给了他,头也不回的逃了出去。

李绍阴沉着脸,迅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厉声问“人呢?”

“什么?已经送到了指定的房间?”他额头青筋暴突。

“蠢货!shit!”他赶紧穿上衣服,出去找安溪。

明明说好是616的,为何会送到其他的房间?

他慌乱的找着,突然眼睛一眯。

919,919,两个一模一样的房间号?

明明他是刷卡进入的呀?

等等,一群蠢蛋。

他赶紧找人打开919的房门。

919房门被李绍大力的踹开,惊醒了里面熟睡的两人。

“啊!”

“啊!”

男女声同时响起

“是你!”

“怎么是你?”

一个惊喜的女声,一个吃惊的男声。

安溪只记得喝了一杯酒,头晕乎乎的,身体莫名的亢奋。想要出去透口气,走到拐角处,被人用手帕迷晕了。然后她就不知道了。

她是被惊醒的。

顾槿现今还没缓过神来,他以为与他共赴云雨的是韩月。

本身他打算今晚与韩月提前洞房花烛,再加上喝了些酒,就喝高了。

酒量奇好的他,喝了一杯酒,头就晕乎乎的,然后就返回房间等韩月。

顺便去洗了个澡,出来就看到了床上的白花花的一具胴体。

因为她是面朝下趴着,他还以为韩月害羞了,所以他也没多想。

美色当前,加上酒精的诱惑以及春药的作用,他迷迷糊糊的欺身而上。他也记不清楚做了几次,反正是饥渴难耐,直到体力消耗尽了,才沉沉地睡去。

安溪本身喝了加了料的酒,虽然她是昏迷的,但身体是渴望的,两人完全是最原始的欲望在作祟,共赴云雨。

李绍看到两人, 以及床上的凌乱与血染的床单,刺眼的红色,刺痛了他的眼与心。

上前就给了顾槿一拳,顾槿的鼻血流了出来。

李绍第二拳已经挥出,顾槿看也没看,伸手抓住了他的拳头。硬生生的抓住了他的胳膊。他感觉胳膊要废了,如同铁箍一般,怎样也挣不脱。

“CNMLGB,你竟然和她……!”李绍怒吼一声。

顾槿脸色难看,说“我会负责的”。

安溪梨花带雨的看着顾槿,她喜欢了整整四年的男生。

她知道他的眼里心里只有韩月,可她控制不住那颗暗许的芳心。

本身她想在毕业的时候,跟他告白。即使被他拒绝了,他至少知道还有一个叫安溪的女孩,喜欢过他。

为了鼓起勇气,所以她喝了李绍递给她的酒。

然后她就迷糊了,再然后就被迷晕了。

难道?!

她心中波涛汹涌,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李绍瞧。

李绍看到她变幻莫测的表情,暗道事情 不妙。

“顾槿,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吃了碗里,还看着锅里。我鄙视你!”李绍指着顾槿的鼻子破口大骂。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顾槿被他骂的不知所措。

李绍厉声指责“难道不是你用下流的手段,才睡了安安?”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槿到现在还没弄明白,韩月怎么变成了安溪了?

“还有请你出去,不知道不请自入,即为盗?”顾槿冷冷的回击。

“呵呵,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的吗?脸可真大!”李绍气哼哼的说。

顾槿脾气也上来了,说:“既然不是,请出去,你打扰到我休息了。”

“安安,你还好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不会放过这个禽兽的。”李绍温柔的对安溪说

全身被薄被包裹起来的安溪,说“麻烦你,先出去,我,我要穿衣服。”

“我?”李绍不可思议的指着他自己的鼻子问。

“嗯”安溪用力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他可以留下?”李绍指着顾槿咬牙切齿的问。

“我还有话要跟他说。”安溪咬着下唇小声说。

“好,你,安溪,你……”李绍烦躁的抓着头发

“拜托了”安溪央求道

李绍咬咬牙,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的门。

顾槿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我会负责的”他郑重的说到。

“不,不用,我不是故意走错房间的。”安溪低着头说。

“嗯,我信你。”

“你,能不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安溪鼓起勇气说。

“啊?”顾槿被她的话,弄蒙了。

“为何?”顾槿喉头发紧,惊愕的问出声。

“我喜欢你,不想你为难。”安溪低头轻声说。

顾槿被她的话弄得一愣,“可是我,我……”

“我不后悔这个决定。”安溪坚定的说。

“我们就这样吧!”安溪快速的穿好衣服,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走出门的安溪,表情一变,不再是那个温婉的女子,只见嘴角上扬,眼里的狠光闪过,心里到韩月,你是斗不过我的。顾槿迟早是我的男人。

顾槿还处在呆愣中。

一晚上发生的事情让他措手不及,安溪的态度又让他惊愕不已。

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可是她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

他对她愧疚不已。

心中还担心着韩月,她去哪里啦?

现在她只想找到韩月,她是否还好?

顾槿开始没头没脑的寻找韩月。

他慌乱之中,撞开了一扇门。

门内的场景,让他侧目。

安悦?

他依稀有些印象。

安悦与中年大叔?

安悦好这口?

只见安悦小脸红肿,明显是被扇了耳光。

安悦梨花带雨的哭着,这是怎么回事?

为何,一觉醒来,世界翻了天,生活全变了样?

大家一夜之间,都发生了什么?

“你谁呀?滚,打扰到我了。”啤酒肚子的中年大叔怒吼。

“对不起,还有打搅了。”顾槿赶紧道歉,并退了出来。

“救命,救……命”安悦张口呼救

大叔狠命的扑了过来,又重重的扇了她一个耳光,怒吼“闭嘴,乖乖的享受吧。”

“不,不要……”安悦害怕的向床边退缩。

走出门来的顾槿听到了呼救声,他确定是从刚才他出来的那扇门里传来的。

难道他想错了,她是被迫的?

他赶紧砰的一脚踢开了房门。

“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不知道她不愿意吗?还强?”说着他一把把大叔从床上拽了下来。

“小子,谁让你多管闲事,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大叔一张老脸涨得通红,骂骂咧咧的喝道。

顾槿才不怕他,冷声说:“管你是谁?强女干是犯法的。”

“呵呵,这是李大少送我的玩物!”大叔强硬的说。

“李绍?”顾槿沉声问道

“小子,算你识货,鼎鼎大名的李少也配你叫?”大叔兴奋的问

顾槿眉头皱的紧紧的,总觉得很多事情的矛头指向李绍。

李绍究竟想干什么?

中年大叔,以为他只要报出李少的名号,这小子就会吓得瑟瑟发抖,屁滚尿流。

突然被一个大力拽起,伴随着一道抛物线划过的弧度,他就像垃圾一样,被扔出了房门,肥胖的身子跌倒在楼道上。

“你还好吧?”顾槿轻声的问安悦。

“谢,谢谢,顾学长”安悦感激的说。

“我还有事,先走了。”顾槿眼中充满了怜悯。

安悦眼神复杂的看着顾槿离开的背影。

顾槿满头大汗的走出酒店,她去了哪里?

她怎样了?为何她会变成了安溪?

顾槿满肚子的疑问,马不停蹄的找了所有她会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韩月,就连最后一个能找到她的地方,他也找了。

挫败的他,回到了那个他们临时租住的地方。

推开门,在玄关处发现了她的鞋子,他眼睛一亮,难道她昨晚回来了?!

满心欢喜的推开卧室的门,果然在床上发现了缩成一团,熟睡的韩月,他的心才放回肚子里。

赶紧去浴室冲了个凉,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看到她安好,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洗澡时走了神,待会该怎样跟她开口呢?

说他是无意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安溪没让他负责,可他怎么能做出那种不负责任的事情呢?

可面对韩月,他又无法张嘴,说婚礼推迟的事情。

本身已经做好了安排,毕业后就结婚,她不知道已经盼了多少年,说了多少次,要成为他的新娘。

可是他怎么能在睡了一个好女孩后,转眼又跟另外一个女孩子结婚呢?

在浴室里磨蹭了好久,也没有想出好的措词来。

其实在顾槿来到床边,韩月已经醒来,可是她无颜面对他,索性就装作熟睡。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昨晚的事情,不知道他的态度如何,她不敢贸然说出口。

他们两个都在犹豫,该怎样开口,跟对方说这件事情。

顾槿在客厅抽了很久的烟,韩月在床上发了很久的呆。

“咕咕咕”韩月的肚子发出了抗议,不得不出去找吃的。发现了客厅里吞云吐雾的顾槿,她被香烟的味道刺激的咳嗽了起来。

顾槿听闻咳嗽声,才回过神来,发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客厅的韩月。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都在酝酿怎样开口,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韩月从来没有发现这个样子的顾槿,表情沉痛,神情凝重,眉头紧紧的锁着。

从来不抽烟的他,为何突然抽起了烟?他在苦恼什么?他在犹豫不决?

难道他知道了她昨晚的事情?

她心中咯噔一声,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是不是要说与她分手的事情?

顾槿看到韩月眼里的紧张与恐惧,话到嘴边,又不知怎么张嘴。

“你”

“你”

惊慌失措的女声与沉痛的男声同时响起。

“我”

“我”

男女声同时响起,两人的眼中都有了笑意。客厅沉重,严肃的气氛顿时被冲淡了不少。

“我们婚礼推后吧?”

“我们婚礼暂时延后,可好?”

清脆的女声与磁性的男声同时想起,两人说完,心中都同时松了口气。

看来他们还是非常有默契的。

韩月心中放松了不少,不仅说出了心中的话,还确认了他不会提出分手的决定。

顾槿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想法,眉头舒展了些。

“昨晚”

“昨晚”

两人又同时问出了声。

“啊槿,我饿了,能不能吃完饭再讨论这个问题?”韩月眨着眼睛问。

“好,我们出去吃饭。”顾槿怜惜的说。

“不好,我想吃你做的意大利面。”韩月撒娇道。

韩月想要托一时是一时,可能以后,很久都要吃不到他亲手做的饭,格外珍惜两人相处的分分秒秒。

就这样,先自私一回吧。

“好”听到他的回答,韩月沉重的心,总算是松了一些,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

“我们要去超市买点材料。”顾槿去厨房搜了一圈,发现有很多食材没有了,暂时无法做出意大利面。

“好,现在就去。”韩月说完,挽着顾槿的胳膊,小鸟依人的靠着他,前往不远处的超市。

安溪从酒店里出来,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让她自己自力更生。

即使家里不打这个电话,她也会这样做的。

那个家,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充满温暖的家了。

自从继母带着她可爱的女儿进门后,她从家里的大小姐,降为女佣。

继母当着父亲的面,待她比安悦还好;父亲不在家,她就要承包家里所有的家务,即使家里有女佣,她也要洗衣,拖地,洗碗。

估计安悦又说了她什么坏话吧?继母竟然让她一个刚毕业,连工作也没有的她,自己租房子住?

算了,幸好她做兼职赚了些钱,本想不想再依靠家里。

现在勉强能够租个房子,接下来就是找工作的事情了。

房子很快就租好了,一天没有吃饭的她,觉得浑身无力。

想要去最近的超市买些东西,勉强应付一下。

有谁能够知道,如此穷困潦倒的她,竟然是赫赫有名的京都世家,安家的小姐呢?

在学校她不愿意声张,所以大家只知道安家的小姐安悦,而她安溪才是安家正宗嫡亲的孙女,大小姐。

父亲不在身边,说什么都是妄为,先填饱肚子再说。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前往超市。

李绍通过朋友,知道安溪已经租了房子,所以他快马加鞭的赶来。

家福乐超市

顾槿与韩月已经选好了做饭的食材,韩月顺手从货架上拿了她最喜欢的糖果,还有卫生棉。

他们手挽手打算去结账。

韩月在排队的时候,无聊的东张西望,突然发现了人群中低着头,拿着不少东西的安溪。

安溪惨白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无精打采的混迹在结账的人群中。

即使是素颜的她,依然是这样的美丽动人。

韩月一直都知道安溪的心思,因为安溪始终没有表露出来,所以韩月对她没有多大的敌意,但她格外的留心,以防安溪突然跳出来,对顾槿表白。

即使她看到了安溪,也不会声张,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超市出口处,有辆宝马顶级配置的跑车嘎然而止。

大家都在好奇是那个骚包的家伙是谁,竟然这样的横?

李绍从车里急匆匆的出来,生怕错过了安溪。

没理会周围的白眼,他极目远眺,搜索人群中的安溪。

突然眼睛一亮,不仅看到了安溪,也看到了他要找的人。

嘴角勾起了诡异的笑,卸下墨镜,斜靠在车身前,等待着他们。

韩月看到人群都频频的向一个地方观望,她也好奇的看了一眼,顿时小脸惨白,急忙拉了拉顾槿的袖子,想要从另外一个出口离开。

“啊槿,我们从另外一边走。”韩月极力掩饰她的颤抖与慌张。

“我们不是经常走这边,为何要换一边走?”顾槿推着购物车,不解的问道。

就要与李绍插肩而过,韩月缩在了顾槿的身后,祈祷李绍没有发现他们。

“呦,这不是顾校草与他的宝贝吗?这是要去哪里呀?我正要找你们呢?”李绍双手插兜,斜靠在宝马车前,凉凉的问。

动漫关键词: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