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吃扇贝的感觉_想知道第一次是啥感觉

2022-05-26 13:48: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这事之后,对于其他人只不过是个饭后谈资,甚至连过眼云烟都算不上,但是对于李小夭来说却是很大的打击。一个小女孩,在刚刚对男女性别有意识的时候,却感受到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恶意。

这事之后,对于其他人只不过是个饭后谈资,甚至连过眼云烟都算不上,但是对于李小夭来说却是很大的打击。

一个小女孩,在刚刚对男女性别有意识的时候,却感受到来自于整个世界的恶意。

至于李妈,只是在听说了李小夭这件事情之后,直骂李小夭蠢,至于安慰,连半句都没有,至此,这件事以李小夭哭了半夜而告终。

就算是许诺言再不想开学,开学季还是如期来到了。

来到小班里,许诺言放眼望去,一班清一色的小萝卜头,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小孩子都是第一次来上学,哭的,闹的,口水鼻涕吹泡泡的一眼望去都是,让穿的干干净净的许诺言忍不住嫌弃。

想想上辈子的自己可能也是这个样子,许诺言一直在安慰自己,才好不容易让自己忍住暴走的念头。

因为家境特殊,所以许诺言是在办公室里和大伯一起被班主任特殊接待的。

在人前,冷漠高傲的班主任现在就像是一只哈巴狗一样,跟在许甫州的后面恨不得能摇尾巴。

许诺言嘴角抽了抽,乖乖地躲在许甫州的后面,这老师,你还能再没有节操一点吗?在我面前这样,你以后让我如何好好叫你老师?

许甫州倒是没有端起架子,而是平易近人的,甚至还非常尊重老师,坐下的时候还给老师拉了椅子,让老师先坐。

老师受宠若惊的不敢坐,但是又怕因此得罪了许甫州,毕竟每个人的脾气不一样嘛。

一直坐着也坐不稳,甚至腿都有些打颤。

两个人像模像样地聊了一下许诺言的学习之后准备离开。

“等等!”一直没有说话的许诺言在两个人快要结束的时候松口。

“怎么了,许诺言小朋友!”班主任颇为讨好的跟许诺言说,一时之间,许诺言竟是无言以对。

“老师,我想跳级!”听了班主任的这样讨好,许诺言更加坚定了自己想要跳级的想法。

跟着这样的老师之后每天的生活得有多压抑啊?

“额……”班主任没有想到许诺言跟他说的竟然是这个,他以为许诺言会说在班里还请老师好好照顾她之类的话,没有想到这小小的年纪居然想要跳级。

“老师,我可以考试的!”为了让班主任相信自己,允许自己跳级,能够说明问题的,也就只有考试这个方法了。

“考试?”其实在班主任心里,像许诺言这样的孩子,根本就没有想过还让她老师,这样的孩子成绩很多都是学校里给的及格成绩,然后糊弄糊弄毕业算了。

“对的老师,我可以做一年级的题目!”许诺言冲着老师微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和两个小小的梨涡。

旁边原本对许诺言成绩不抱什么希望的许甫州颇为惊讶,这小妮子居然想要跳级,够聪明,颇有他当年的风范。

若是许诺言知道他心里这么想的话,一定会露出鄙夷的深情,然后瘪瘪嘴说:“也不知道当年是谁因为学习不好而被赶去部队,一呆就是这么多年?”

“这……”班主任有些为难,说实话,他是想让许诺言留下来的,因为她家境的原因,成为她的班主任,这中间不知道有多少油水可以捞,说不定给这个大小姐伺候好了,他还有升为教导主任的希望呢。

本身男幼师的身份就比较尴尬,他已经做了那么多年了,年纪都大了,若是再一直当个男幼师,面子上也过不去啊!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却不敢说,这没留住不过就是没有机会讨好了,但是要是强行留下来,先不说留不留得下来了,就算是留下来,也是在得罪她的前提下,别说是升迁了,就连眼前的工作,能不能保得住都不一定呢!

班主任拿不住主意,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许甫州。

“嗯。”许甫州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大不了就让她再上幼儿园小班不就行了。

“那好,我现在去给你拿大班的试卷!”班主任忙着就去拿大班的试卷,一边去一边还在想是拿一套简单的让她过,还是拿一套难的,把她留下来?

“等等!我说的不是大班的试卷,是一年级的试卷,我说的是一年级,我想要跳级一年级!”许诺言在心里翻了翻白眼,其实她很想一下子跳过了小学,但是又怕太明显了,所以还是先跳个一年级,远离这些只会哭的小萝卜头再说。

“什么?一年级?”班主任吓得“花容失色”,转过身来看了看这个小小的小萝卜头,这小萝卜头口出狂言,居然还想上一年级。

“对啊!”许诺言眨巴着眼睛确定一下,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她长得有那么傻乎乎的吗?

“这……”班主任觉得许诺言在开玩笑,她这个娇滴滴的样子,也不像是学霸那种苦学习的样子,这幅样子,也不像是刻苦学习的。

“给她吧!”其实说实话,许甫州也没有想过许诺言能够真的过,只是她既然提出来了,一张试卷而已,总得让她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想当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是怎么也学不会的,不知道挨了老爷子多少打,最后还是被送进了部队。

饶是他当年再牛逼,也没有经受过学习上的打击,他就不会,许诺言这小妮子能好到哪去。

什么跳级,听起来好听,等到真正摸到试卷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了。

“好,好!”班主任点头哈腰的去拿试卷了,许诺言一边淡定的看着他去拿试卷,一边但愿一年级的时候不会遇到这个悲催的班主任。

为了能够让自己演得更逼真一些,许诺言还让老师给读题目,让老师读那些她早就认识的字,心里有种说不出想笑的冲动,甚至将自己的嘴巴都咬疼了,才忍住了颤抖的肩膀。

一边做,一边许诺言假装自己在思考的样子,然后扫了一眼题目就开始写在自己眼中甚至都能称得上弱智的题目。

做完之后的许诺言,百无聊赖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常青树。

班主任拿着试卷,一边改,一边头顶冒着汗,明明外面的温度并没有太高,而且房间里面还是打了空调的,但是班主任的汗还是布满了额头,像一颗一颗的大黄豆。

这……哪里是不会,简直就是太会了好的吧。

正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五,虽然还是有些出错的地方,但是这已经是小学一年级的题目了,本来是想拿大班的题目给她做的,但是刚刚找的时候发现大班的题目已经没有了,所以硬着头皮拿了一年级的期末考试题。

想的是只要正确率能达到百分之六十就让她上一年级,结果,这成绩都能拿到一年级的优秀,直接可以上二年级了好吧!

而且这字体,根本就不是像小学生一样像狗啃的,字体娟秀,一看就是练过的。

虽然绝大多数的都是拼音和数字,因为年纪小,还没几个字会写的。

许诺言看着班主任的反应,在心里默默地笑了一下,她上辈子也算是一个,上了多少年课的知识分子好吧,做这种题目简直就是小儿科。

要不是觉得过犹不及,她也不会故意做错的。

“那个……许先生!”班主任拿着那张已经改好了的试卷,战战兢兢的走到许甫州面前,想着措辞。

他真的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考的怎么样?”许甫州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考的过就上,考不过就回她应该上的小班。

“这……”班主任该怎么说呢?

“我就知道,言言,你还是好好上你的小班吧!”许甫州哑然失笑。

怎么可能,这些东西都那么难,想他英明神武,无所不能的都对这些东西没有办法,许诺言个小屁孩不范头疼都是好事了,还跳级了,能顺利毕业就已经是很大的本事了,好吗?

“嗯?”许诺言一脸懵的看着大伯,班主任还没有说话,他怎么就知道自己考不上?

门缝里看人,给她看扁了!

“走吧,言言!”许甫州拿起外套,头一抬就准备走,他也没指望让许诺言真的能考上。

“大伯!”许诺言虽然很无语,但是还是出声叫住了他。

“怎么了言言!”许甫州转过头来看她,已经做好了许诺言撒泼打滚,在地上哭让他动用权利,让自己上一年级的准备了。

“大伯,你还没考试卷呢!”许诺言在心里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你当我不知道,你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读书,就是考试了。

“有啥好看的!”许甫州一边从班主任手里抽过来试卷,一边嘀咕着。

许甫州本来以为试卷上会是一大片的红叉叉,然后试卷上写个少得可怜的分数。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本来她连小班都还没有上,小班要学的题目都还不会,还做一年级的呢。

甚至,许甫州都已经想好了以后怎么教育她了。

结果一接过来的,真有一大片的红色,只不过不是红叉叉,而是一个个大红色的对号。

一般老师改试卷,都是打红叉叉,然后对的不动,这老师改真奇葩。

“这个……改的没有问题吧!”许甫州大概看了一眼,也没有仔细看,看多了脑壳疼。

他当然看得出来这个班主任一直在讨好他,能把试卷故意改得很好也不是没有可能。

许诺言就算是想跳级,他也不能容忍这么蒙混过关。

许诺言就算了,想逞能而已,但是这个老师,是不能再当班主任了,这不是把许诺言好好的孩子都教坏了吗?

若是班主任知道他怎么想的话,一定会咆哮,你当你家孩子多听话,多省心似的。

“嗯……啊?”因为想讨好许甫州,所以许甫州无论是说什么,他想都没有想,全部都答应,结果等他答应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许甫州在怀疑他改试卷出问题了。

他倒是想改试卷出问题了,这样的话许诺言就能留在这里了,他也有机会讨好许诺言,从中捞取最大的利益。

可惜,这小妮子看起来不好糊弄啊。

“不会的,我改的时候很认真的,不会出错的!”班主任生怕许甫州怀疑他的业务能力,差点拍着胸脯告诉许甫州自己有多认真了,恨不得挑灯夜战到两三点。

“真的?”许甫州还是有些不相信,许诺言真的有这么厉害?

若是许诺言知道他心里这么想的话,估计轻飘飘地吐槽,明明是你太菜了好吗?

“所以,我现在能上一年级了吗?”无视掉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话,许诺言直接问重点。

不是她太想出挑,只是她真的不想和这一群麻烦的小萝卜头在一起。

“这……”班主任为难的看向许甫州,这事还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准确来说是许甫州说了算。

若是许甫州说行,就算是许诺言考了零分都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许甫州说不行,哪怕是许诺言将高考试卷做完了,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嗯。”许甫州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好像在学习方面,许诺言是比他好那么一丢丢。

“好的,许小姐,您跟我来!”班主任很殷勤的要将许诺言带去一年级,多和这个小祖宗说句话,说不定能够得到她的好感,在许甫州面前说自己两句好话。

“不用了!”想到他趋炎附势的性格,许诺言很嫌弃的摇摇头。

“大伯,我可以自己去报名的!”说罢,许诺言这才转过来和班主任说:“你帮我打个电话给以后的班主任,不要告诉他关于我大伯的任何事,我自己去报道!”许诺言抱着试卷。

她可不想因为这个再被班主任“特别关照”,到时候还没有进班就被弄得被整个班孤立,那就不好了。而且,这也不是她的初衷。

这辈子,她想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好好上课,好好学习,暂时远离这些东

因为提前打过招呼了,而且许甫州也没有跟着去,所以许诺言进新班级除了因为长相和成绩引起关注之外,在家世上倒是没有人知道。

这个新的班主任,许诺言看了两眼,印象也不是太好。

大概是个二十多岁,快到三十岁的青年,胡子拉碴,邋里邋遢的样子,带着一副方框眼睛,头发挺长,也没有打理,估计起床之后就没有碰过头发。

而且上班时间穿着肥大的短裤,趿拉着一双拖鞋就来了。许诺言甚至还发现,他的拖鞋有一个带子已经在断掉的边缘。

这种人,说得好听一点,叫放荡不羁,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邋里邋遢。

虽然心里对他的印象并不好,但是因为是班主任,而且和那个比起来,这点也不算什么,所以许诺言还是恭恭敬敬地完了弯腰,叫了声:“老师好!”

“嗯!”班主任点了点头,随手一指,随便找个座位就让她坐下来了。

许诺言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身体一僵,就连笑容都僵在了脸上。

丫的,出师不利,怎么算都没有想到这一查。

她居然好死不死的和司徒皓坐同桌。

再过一点时间,应该就是两家联姻的日子了。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什么叫喜欢,当时司徒家的人告诉她,以后,这就是你未婚夫了,要和你生活在一起一辈子的,你要尊重他,事事以他为先。

然后她当时就真的相信了,觉得他是她的全部,然后任他摆布。

其实,在现在的许诺言眼中,司徒皓就像是一个完全和自己没有关系的陌生人,陌生得不能再陌生。

至于那些好啊,坏啊的,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她突然觉得,自己当年好傻,为了一个这样的人,完全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重生一来,她想象过自己面对司徒皓有无数个反应,可能会生气,可能会不屑,也可能忍不住冲上去动手,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心情,平静得好像一汪泉水,眼前的人,再也激不起她任何的波澜。

许诺言背着书包,淡定地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淡定地放下来,淡定地听班里的同学倒吸了口凉气。

这个女孩,这个不知名的女孩,居然和司徒少爷做在一起!

司徒少爷可是他们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这个新来的女孩居然和他们的司徒少爷坐在一起。

虽然他们年纪不大,但是由于家境的原因,从小被家里人灌输这些思想,对家境好的人,都是格外的友好,只有这样对他们以后得家族帮助更大。

所以,他们对家境好的人格的友好。

至于女生,天生对比自己长得好看的女生带着敌意,对于同性,总是挑剔得横挑鼻子竖挑眼,再美的女人也会被挑出来一身的毛病。

至于男生,虽然有家境之间的差别,但是并不影响他们对美女的追求和喜欢,对于美的追求是天生的,往往与年龄无关。

“喂,伟哥,看这女生不错哎!”男生对于异性的美更加敏感。

“是啊,你看那腿长,你看那欺皮肤白的,真好看!这个妹子我罩了,你们可都不能欺负他!”某个在班里的班霸拍着胸脯。

“伟哥,你可不能这样,这小女生可是我先发现的,要罩着也应该是我罩着,你这不能和我抢啊!”某个男生委屈。

“怎么,你还想和我比试比试?”张修伟说着用力掰自己的手指,啪啪的响,一副摩拳擦掌的架势。

“不敢不敢!”刚刚还说罩着人家的男生顿时就怂了,缩着头退了回去。

“心里有数就好!”

……

“什么嘛,哪里好看了?不过就是白一点嘛!”某个刚上一年级就知道化妆打扮的女生不屑的瞥了一眼许诺言,长长的指甲扣了扣耳朵,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就是嘛,哪有我们佳怡好看!”某个家境贫寒,但是一直看着拍马屁混在她们之中的的某女一听到她这么说,连忙拍马屁,生怕她真的生气。

“好了,刘静,不要什么人都拿来和我比!”佳怡听到这种话,自然是受用的,嘴上又不好说得太明显。

“是是是,我们佳怡,哪能是一般女孩能比的!”刘静伸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心里面飘过一丝鄙夷。

其实佳怡没有她好看,而且也没有她有能力。只不过因为家境好,才一进班就得了个班花的称号。

要不是因为她家境不好,班花的名头怎么可能是她佳怡的?

“来,佳怡,奶茶喝了,奶茶喝了心情就会好了!”刘静殷勤的给她递奶茶。

佳怡习惯性的伸口就喝,连手都不会抬一下的,却没有注意到刘静心里闪过的一丝隐逸。

喝吧,喝吧,这奶茶都是她跑腿买的,好好喝吧,早点喝胖了就臭美不了了,这种奶茶是她专门买的热量最高的奶茶,而且每天一大杯,照这个速度下去绝对会胖的。

让她每次都仗着自己家境好,仗着自己好看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家境她是动不了,但是长相就不一定了。

这些个声音许诺言不是没有听见,只不过自动屏蔽了而已。

不重要的人,不重要的事,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放下书包,许诺言朝着司徒皓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同学,你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也不会觉得没有礼貌。

原本闭目养神,对于他这个新同桌没有什么好感的司徒皓,听到这声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结果没做想到,一入眼的,居然是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子,好看得不得了,是他从小到大遇到的女娃子中最好看的。

尤其是一双葡萄一样的眼睛,还有一直给别人清冷,高傲的感觉,居然该死的,让他有一种和她做朋友的冲动。

要知道,从小到大,都是别人要和他做朋友,什么时候轮到他想去和别人做朋友了?

而且,这个女娃子居然打个招呼之后便坐下上课了,其中没有一刻是朝着这边看的。

动漫关键词:想知道第一次是啥感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