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男生说想吃我的扇贝是什么意思:男朋友老是蹭自己是咋回事

2022-05-26 13:47:2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虽然总觉得许诺言不怀好意,也知道她的东西再好,她都不能要,但是心里还是想拥有一件许诺言那样的衣服。就好像有一种错觉,拥有了那样一件衣服,她就会成为那样的人。她的衣服,可能自

虽然总觉得许诺言不怀好意,也知道她的东西再好,她都不能要,但是心里还是想拥有一件许诺言那样的衣服。

就好像有一种错觉,拥有了那样一件衣服,她就会成为那样的人。

她的衣服,可能自己从小到大加起来的,都没有她一件那么贵吧!

江月华是对她挺好的,但是她却不能靠着这根本就不稳固的亲情,让她付出,即使,这对她来说可能根本就不算设么。

她那样的人,就算是接触还不是太多也是了解得,连自己亲孙女都可以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更何况对于她这个私生女?

现在自己还要靠着她这一点不稳固的亲情来维持自己在许家的地位,她不可以拿这个冒险。

“再加一条裙子!我真的很想玩过家家!”为了让她答应,许诺言又加了一条裙子,虽然这对许诺言来说无所谓,但是对李小夭来说却是很大的诱惑。

为了让李小夭不想其他的,许诺言还可怜兮兮的说自己想要玩过家家。

李小夭最终还是没能受得了诱惑,自己安慰自己说,可能是有钱人家的千金,都没有机会玩过家家吧!

而且,看许诺言的样子也没有说要骗她的,刚刚她都把她推下去了,她不是都没有说什么吗?而且,在她被别人指责的时候,她甚至还帮她了。

“好!我要最好看的一件!”李小夭最终安慰自己,没事,不就是一个衬衫吗?就算是许诺言到时候耍赖,她不过就是损失一件五十块钱的衬衫,到时候她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在爷爷面前抹黑她,说不定爷爷就会让人带她去买衣服了。

许诺言听着她这话,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人,还真的是不客气。

李小夭将自己的衬衫脱下来,然后去包那些花花草草,甚至许诺言还故意将带泥土的草放进去,弄脏她的衬衫。

那边夏正熙看着这个小女孩不知道要干什么,眉头皱了皱,拉住了想要过去看看的夏曦仪,然后给了商业大佬一记眼神,让他讲许甫州拖住。

虽然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但是夏正熙却无条件帮助她。

这边专心做着自己事情得许诺言,并没有注意到那边发生了什么,她一边收拾着那些花花草草,一边和李小夭说着话。

甚至,李小夭有那么一刻有一种错觉,许诺言不是她的对手,而是她的朋友。

“夭夭,其实我挺羡慕你的!”许诺言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让李小夭一愣,心里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装满水的气球突然一下子炸开了,然后波涛汹涌的水,就这样绵延不断的涌过来。

“啊……啊?”李小夭真的没有反应过来,许诺言羡慕她?她有什么好羡慕的?她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女,从前爸爸无所事事,妈妈靠着一个个男人生活,从前她不懂,但是现在又怎么会不懂?

如今,虽然她进了许家,却还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多行一步路,多数一句话,唯恐被别人嫌弃,被别人看不起。

虽然她告诉自己她讨厌许诺言,但是她知道,那是羡慕,甚至是嫉妒。是想和许诺言做朋友无果之后的记恨。

从来没想过,许诺言居然会羡慕她。

“我出身好,从来就不会因为钱而发愁,从小都有别人羡慕的风光是吗?”许诺言像是自言自语,像是在和李小夭在说。

李小夭现在脑子里还是懵懵地,许诺言说的不是吗?都有这么多好的东西了,怎么还会羡慕别人?

“其实不是的,这都是你表面上看到的!”许诺言为了表演得更像,甚至偷偷的掐自己一下,生生的给自己掐出了哭腔。

可能是许诺言掐得太狠了,一下子疼得眼泪真的快掉下来了,抬起头的眼睛也是雾蒙蒙得。“我从小就有许多东西要做,许多东西要学,一样的孩子,别人在外面玩,而我要弹钢琴,练芭蕾。别人认为的天赋,都是我付出了无数的辛苦和汗水换来的。”

“只要我做错了一步,就会有人告诉我,你这个样子不符合许家大小姐的身份,时间长了,我都不知道我究竟是许诺言还是许家的大小姐。”说罢,许诺言还伸手擦了擦已经被风吹干了的眼泪。

“还有我爸妈,我出生以来见过他们的次数少之又少,甚至我都不知道他们究竟爱不爱我!”擦过眼泪之后,许诺言一直扒拉着那些花草,在找刚刚的自己故意放进去得那只白胖虫子。

找了许久的许诺言都没有找到不禁有些着急,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呢?难不成她刚刚没注意的时候不见了?不会啊,她一直盯着的,若是跑了她不可能没有发现。

旁边的李小夭听到许诺言的话,愣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些话,只有很好很好的朋友之间才会说的,她和许诺言又算得了什么?许诺言为什么会平白无故的和她说这些?

找到了!

许诺言心里一喜,差点一个激动将胖乎乎的虫子捏死在手里。

“啊!”

“救命!”许诺言吓得将虫子往李小夭身上一丢,好巧不巧的丢进了李小夭穿着吊带的肩膀上。

“啊!”李小夭还不知道怎么了就突然听到一声尖叫,还有救命,然后感觉自己肩膀上有个凉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顿时就吓得魂飞魄散,整个人都跳起来了。

“救我!”许诺言趁着李小夭慌乱中一把抱住了她,然后在她耳边郑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别动!”

可能是许诺言的语气太过严肃和认真,竟然让李小夭真的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而且,许诺言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对她这么亲近,亲近到两个人可以敞开心扉地去拥抱。

李小夭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应该做出来什么反应。

“你别动,让我抱抱你!”许诺言一边抱着她,一边用指甲刀开始割她吊带的带子,一点一点的,也不敢动静太大,怕被她发现。

“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害怕,害怕到没有人去诉说!”虽然许诺言已经小心翼翼的了,但是指甲刀并不是那么锋利,需要一点一点的磨,难免发出来一点声音,为了不让李小夭发现,许诺言就只能通过说话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我有的时候真的,真的很羡慕你,不只是你,我甚至有时候希望自己成为全世界,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

许诺言一边尽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词汇,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甚至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在说什么。

那边夏曦仪看到许诺言伸手抱着李小夭,顿时就不淡定了,也不知道白鹅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抱她?她怎么忘记了,刚刚明明就是她把白鹅推下去的?

白鹅原谅她了并不代表她就会原谅她?还有,抱就抱么,为什么要抱什么长时间?

最最最重要的是,白鹅从来就没有抱过她!

要不是夏正熙拉着,说不定夏曦仪都能跑到李小夭面前,给她一巴掌,然后告诉她,我是白鹅的好朋友,最好最好的朋友,你算什么?

什么嘛,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送开!

其实,许诺言究竟想要干什么,夏正熙也不知道,只不过本能的相信许诺言,也想知道许诺言究竟想要做什么。

本能的觉得,许诺言不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上次在自己家,她都能恩将仇报,他就不相信,这样的人,能够像圣母玛利亚一样以德报怨。

许诺言见带子已经割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两根线连着,就离开了她。

她才不会这么傻,若是现在就把她的带子全部剪掉了,这事肯定和自己脱不了干系,所以她要就出来一点点,表示这事和自己没有关系。

“好了,我心里舒服多了,谢谢你,李小夭!”许诺言在离开她的身体之前将指甲刀一扔,一个闪亮的东西在空中滑过一个美丽的弧度,毁掉凶器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说罢,许诺言就像是没事人一样,自己摆弄她的花花草草。

突然,她将一根草对着李小夭的肩膀扔过去,然后用两个人都可以的声音喊:“啊,虫子!”

“啊!”一直李小夭都是处于懵懵地状态,突然听到许诺言又开始叫起来,顿时吓得跳脚,而且好像还有什么凉凉的东西趴在自己身上。

想到那种白白的,胖胖的东西,李小夭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她这辈子,最怕的生物就是毛毛虫,那浑身白白胖胖的,她看了心里就直发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小夭刚因为毛毛虫而害怕的跳脚,结果自己一个动作过大就听到“啪!”的一声,自己的上半身一凉,挣脱了束缚,而且自己脚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上面。

“啊!”李小夭还没有来得及低头看,就又听到了许诺言的尖叫,而且这次的尖叫和刚刚的时候不一样。刚刚的尖叫只能两个人听到,而现在的尖叫恨不得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让所有人都听到。

李小夭皱了皱眉,刚想说许诺言有病啊,为什么要叫,但是最后又听见许诺言惊恐中带着些许激动的声音。

“夭夭,你在做什么?”最后一句话,惹得周围的人都朝着这个方向看过来。

一听到这个话,李小夭的脸色顿时发白了,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整个头顶都充血,好像浑身上下所有的血液都在脑袋中要爆炸了。

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和耻笑让李小夭整个人都石化在了原地,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不敢低头看,生怕看到什么看了一眼就让自己昏死过去的东西。

怎么会……

远处的夏正熙看到这一幕无奈而又自豪的勾了勾嘴角,夏曦仪看到这个也是高兴得恨不得跑到凳子上跳起来,原来白鹅没有叛变,原来白鹅对她还是很好的,原来白鹅抱她是因为这个。

但是,白鹅抱别人还是有些不高兴的。

她们有自己那么爱白鹅吗?肯定没有!所以,她们都不可以抱白鹅!

“这孩子……小小年纪不好学,为了红想疯了吧!”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声音也越来越大,根本就不怕李小夭听到。

“不会吧,我觉得她有可能和她妈学的,说不定她妈就不是什么好人呢!”一个看起来长相很虚浮的人说,虽然年轻,但是身体已经是亏空了,脸像是在水里面泡过的一样,看起来又白又膨胀。

“不过这个小妞身材不错啊!”虽然李小夭里面是穿了衣服的,但是这种当众的行为,还是不好。

李小夭的身体虽然还没有发育,但是由于平时注重保养,所以李小夭不仅不胖,反而非常瘦,是那种有肉的瘦。

脸蛋不够,身材来补,说的就是李小夭。

可能七岁的孩子大多数都还不懂的这些,但是由于李妈的关系,李小夭想不知道都难,所以,自然也听得出来周围的人,话里话外究竟有多么难听。

“是不错,不知道究竟怎么样!”和那个人一起的人,两个人分明就是臭味相投。

李小夭站在人群中就像是一个任人观赏的牲口一样,屈辱得没有一丝话语权和尊严。

虽然她里面穿衣服了,但是,这样的行为,对于她来说,分明就是羞辱。

她想生气,想发火,却又无可奈何。

许诺言看着她满意的勾起了嘴角,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李小夭不过七岁,这件事多多少少就会影响她以后。

能在这个地方玩的人,非富即贵,如果有一天李小夭嫁人了,这些不知道这些会不会对李小夭产生影响。

虽然看的人可能以后都不记得还有这件事了。但是李小夭记得,这件事对她以后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有些自卑一到养成,哪怕就算是用一生的努力去改变,去弥补,都弥补不了。

相信这件事情,李小夭无论什么时候都记忆犹新吧!

李小夭,不知道我送你的这份大礼,你还喜欢吗?

许诺言勾起嘴角,对于这种时时刻刻都想着害她的人,她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一度让李小夭眼前眼前一黑,差点晕厥过去,但是现实是,上天不会让她晕厥过去的,而是让她继续面对这些她并不想接受的现实。

她现在除了那个吊带,没有任何避体的东西,而那叫衬衫还被许诺言抱在怀里,还带着些花花草草以及泥土。

她第一反应,就是想打许诺言,这一切都是她搞得鬼,从她让自己脱衬衫的时候就开始了,她的目的就是现在这个。

刚刚自己把她推下去,她不是不记仇,只不过用了另外一种报仇。

李小夭伸手就去打,结果原本掉在一般的吊带彻底的掉了下去,和泥土来了个亲密接触。

“原来真的是自己脱的!”周围原本还偶尔有几个同情她的,觉得可能是意外掉了的现在却亲眼看到她把衣服脱掉了。

“小小年纪就这样了,以后可怎么好?”语气中带着嘲讽和调侃。

“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

“啧啧,我儿子长大了,绝对不能让他娶这样的女人,我司徒家绝对不能要这样的女人。有辱门风,有辱门风啊!”

……

倘若前面两句,都还能让李小夭厚着脸皮,装作听不见的话,那么最后一个,算是给李小夭致命的打击。

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将来能找个有钱的人家嫁了,富裕得永远当个阔太太,一辈子衣食无忧。

今天却亲自听到富豪说,绝对不让她这样的进门,心里一直以来的信念,好像一下子被人戳破了,一下子被贬低到尘埃里。

不让进门,不让进门……

这四个字就像是诅咒一样,一直在李小夭的脑海中回荡,让她一直一点一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崩塌。

“哇!”一下子,李小夭的情绪绷不住了,抱着吊带,也不穿,直接蹲在地上就大声哭起来了。

许诺言在旁边冷眼看着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李小夭抱着吊带,委屈的哭起来,口中还呢喃。

“我不想这样的,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李小夭的声音一抽一抽的,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人听得清楚。

那边就算是商业大佬再怎么尽量拖住许甫州,这边这么大的动静,许甫州想不知道都难。

商业大佬歉意地看了一眼夏正熙,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他是已经竭尽所能的拖延住许甫州了。

“你这是怎么了?”许甫州带着威严,颇为不满的看着李小夭,他刚刚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会儿,这个私生女怎么给他捅了这么大的篓子?

“大伯!”李小夭咬着唇,声音颤抖的,可怜巴巴的看着许甫州。

一直以来都是靠着眼泪生活的李小夭,也有眼泪不好用的时候,可能这次是真的哭的,没有注意到自己哭的形象,甚至连鼻涕都出来了,然后又低着头哭,眼泪鼻涕什么的,都抹了一手臂都是,看着就恶心。

而且可以是哭得太认真了,平时的哭都是掉几滴眼泪在脸上,然后不擦掉,就这样一直挂在脸上。

而今天是真的哭了,一双本来就不大的内双眼睛,因为哭而变得红肿起来,显得眼睛更小,就像是蚊子在眼睛上面叮了一下,然后肿起来了一样。

许甫州本来就是有些洁癖的,看到李小夭眼泪鼻涕弄了一手臂心里忍不住的厌烦。

早知道就不带她出来了,就会给自己惹麻烦。

“还不把衣服穿上!”许甫州皱着眉头,带着几分不耐烦,对于她可怜巴巴,求安慰的信号直接忽略不计了。

“我……”李小夭脑子里很混乱,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窸窸窣窣的将吊带重新打个结,穿好。

慢慢穿衣服这个动作在别人眼中就是不愿意穿衣服,故意磨蹭时间了,本来想说话更难听的,但是由于旁边的那个男人气场太过强大,他们张了张嘴,还是没敢说。

这些风凉话不过是图一时嘴快,但是他们并不傻,若对方只是个没什么攻击力的小女孩,他们自然无所谓,但是现在是个西装革履的大人,他们才不会因为一时嘴快而得罪别人。

许诺言看着她磨磨蹭蹭的穿衣服心里笑了一下,然后抓着手中沾着泥土的花草,在怀里抱着的衬衫使劲又蹭了两下,让手中的衬衫充分的接触到泥土,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

“夭夭姐姐,我都说了女孩子不可以随便脱衣服的,羞羞!”许诺言鼓着小嘴,就像是鼓着气的金鱼一样可爱,然后将怀里的衬衫递给了李小夭。

“夭夭姐姐,刚刚有个人说你不知羞耻。”许诺言低着头,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抬起头,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颇为纠结的说:“夭夭姐姐,你比言言大,你给言言解释一下什么叫不知羞耻好不好?言言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听懂。”

李小夭听了这话之后,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了,明明是她让她把衬衫脱下来给她的,而且好好的衣服又怎么会掉?一定是许诺言搞得鬼。

李小夭还没有说话,许诺言又冲着许甫州道:“大伯,夭夭姐姐也不知道,那大伯你知不知道不知羞耻是什么意思啊?是在夸夭夭姐姐漂亮吗?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夸言言啊?是因为言言长得太丑了吗?”说罢,许诺言还很委屈的撇了撇嘴,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噗嗤!”夏曦仪和夏正熙虽然好像在悠哉悠哉的发着呆,实际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边,生怕许诺言吃什么亏。

结果,许诺言哪能吃什么亏嘛,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厉害得很。

“白鹅她也太逗了吧,骂人都带这么骂的,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夏曦仪虽然思想单纯一些,但是并不傻,许诺言拐着弯骂人的话,她怎么可能没有听懂?

“嗯。”就连一惯不喜欢说话的夏正熙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有意思。

动漫关键词:男朋友老是蹭自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