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怎么样吃女朋友小扇贝?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的

2022-05-26 13:46:2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喂,你们俩就不知道要关心我一下吗?”在旁边坐着还没有站起来的夏正熙,不满地对着两个人叫道。本来看两个人关心这个,关心那个的,想等夏曦仪关心完了许诺言,应该就能轮到自己

喂,你们俩就不知道要关心我一下吗?”在旁边坐着还没有站起来的夏正熙,不满地对着两个人叫道。

本来看两个人关心这个,关心那个的,想等夏曦仪关心完了许诺言,应该就能轮到自己了吧。

结果两个人关心完了,就开始没心没肺地互相调侃起来了,然后一个忘了自己的亲哥哥,一个忘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哦,忘了!”许诺言干笑了两下,她光顾着二妹了,居然给他忘记了。

倒是夏曦仪一副,你居然还需要人关心啊的样子。

夏正熙腿上的伤并不是特别的严重,但是由于接触到了泥土,所以还是需要好好清洗的。

虽然许诺言有着二十多岁的灵魂和经验,但是还是不敢轻易帮夏正熙处理伤口,而且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工具。

那边许甫州和商业朋友聊着聊着,旁边的李小夭,哭得梨花带雨地拉他的袖子。

原本他就不喜欢这个私生女,现在他和商业上的朋友正在聊天,她居然哭着去拉他,简直就是不懂事。

早知道,这个商业上的朋友绝对是个大佬,和中央的关系匪浅。有时候你多结交一个朋友,尤其是一个有本事的朋友,不知道要省下多少力气,不知道会给家族带来多少利益。

这个不知死活的私生女,居然连这种事情也来打扰,一时之间,许甫州不知道有多后悔带这个女娃子来。

“大伯!”李小夭不知道许甫州为什么总是对她冷冰冰的,难道是她不够楚楚可怜吗?一定是许诺言那个小贱人不知道和大伯说了什么。

如果许诺言直到李小夭这么想的话,自己一定比窦娥还冤枉。

她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见大伯,而且一直都是三个人在一起,她哪有机会说她什么啊?

“怎么了?”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许甫州还是应付得回答她一句。

“诺言妹妹,诺言妹妹……她……”李小夭哭得更厉害了,梨花带雨地,连说话都说不清不了。

“她……她……”李小夭哽咽着,实际上再想拖延一些时间,让许诺在下面多吃点苦。

反正别人没有看到,就算是她说是自己把她推下去的,她也没有证据。

其实李小夭忘记了,许甫州是许诺言的亲大伯,两个人说的话,为何需要证据?

“她到底怎么了?”许甫州皱着眉头,漆黑的瞳孔里似乎有两条愤怒的黑龙在盘旋着,环绕着,好像随时都能冲破束缚,然后飞出家。

“她……”李小夭被他吓得一哽咽,没想到这个大伯凶起来比平时看上去那么恐怖,一时之间竟然吓得真的说不出话来来,心虚得直冒冷汗。

“到底怎么了?”此时的许甫州也不管那个商业上什么朋友不朋友的课,许诺言也不知道怎么了,且不说老爷子知道她出事了会怎么样,自己的侄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事,绝不是他能允许的。

“先去看看吧!”旁边的商业朋友倒是没有在意,家里面的人出事了,谁都会紧张,会害怕,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的课。

许甫州点了点头,没有再问李小夭,刚刚他是被生气冲昏了头脑,逻辑思维都有些混乱了。

想着刚刚许诺言还在石头上坐着的。就过去看看,结果发现石头上根本就没有人,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突然间就像是有一块大石头砸在许甫州的头口上,砰的一下,然后石头在他的心口上硬生生地摔裂了。

“大伯,诺言妹妹从这里摔下去了!”紧接着而来的李小夭看许甫州已经到许诺言坐的地方了,怕许诺言上来之后胡说,所以想先入为主的说许诺言从这里摔下去了。

到时候,就算是大伯半信半疑的,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以后只要自己再装可怜一下,大伯最喜欢的还是自己,她许诺言算个什么东西啊!

“从这里摔下去了?”这里有多高许甫州是知道的,但是下面有没有石头他倒是没有在意。这么高的地方,若是摔下去还没有没命都不一定,万一要是有石头的话,那……

许甫州根本不敢往下想。

脚步有些颤抖,混乱的往前面走,做好了心理准备面对自己不想面对得那一幕,然后鼓起勇气往下看,却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草地。

不过还好……没有草。

只不过,放眼望去都没有人。

一时之间,许甫州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好,还是不高兴好。

“言言!”许甫州冲着下面喊,然而回应她的,就只有空旷的回音。

“言言!”许甫州不死心地又叫了一遍,然而和上次并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又是一声他自己的回音。

许甫州脚步踉跄地往下面跑,害怕许诺言摔在了哪个比较高的草地里,自己没有发现。

许甫州从来就没有这么狼狈过,脚步踉跄着,有些颤抖,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究竟在哪里?

“言言!”

“言言!”许甫州又叫了几声,但是依旧没有人回应她。

“大伯……”上面传来迟疑的声音。

“哎呀你烦不烦,你不知道言言不见了吗?”许甫州以为是李小夭,本来他就正心烦呢,这个不知死活的私生女居然还叫他?

言言这件事能不能和她拖得了关系还不一定呢,结果还叫自己,别以为她不说,他就不知道她是想干什么的,别以为她哭得楚楚可怜他就会同情她。

当兵的几年里,他最不会的就是心软,同时他也知道至亲的重要性。

一遍不耐烦的抬头一遍顺着视线向上看了一眼,本以为看到的会是李小夭那张讨厌的脸,结果没有想到看到的是许诺言有些苍白的小脸,正在上面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许甫州。

“言言你没事吧!”许甫州看到许诺言,就像是压在心里面的一颗定时炸弹原本以为它要爆炸了,结果突然被拆掉了一样。

“我……我没事!”许诺言回答得有些迟疑。

事就好!”许甫州看许诺言虽然小脸有些苍白,身上却没有什么事,甚至衣服都没有脏,长舒了口气,还好没事。

“大伯你快点上来吧!”许诺言用笑容,掩饰自己有些发酸的鼻子。

今天是怎么了,一直以来,都以为除了爷爷,没有人关心自己的许诺言,一天之中,一次又一次感受别人的关心和好意,让她冰冷的心一点一点融化。

她讨好大伯,不过就是为了让大伯和她统一战线,不要跑到李小夭那里去了,没有想到她出事,这个除了今天,其他和她基本上没有什么交集的大伯居然会这么关心她。

那边许甫州的商业朋友看到夏正熙先是一愣,随即点头哈腰的,差点没行跪拜大礼了,甚至原本风度翩翩的人,此刻头顶都开始冒冷汗了。

谁知道来爬个山,居然会遇到这个小祖宗啊。这兄妹俩虽然年纪不大,但都是平时连遇到都不会遇到的主,谁知道今天居然两个都遇到了。

遇到就遇到吧,结果这个大祖宗腿上好像是受伤了,按理说,他要是现在把大祖宗送到医院,那可是功德无量。可是大祖宗说了,不让自己把他送到医院,甚至还不让他告诉别人他的真实身份,就把他当做是普通的小孩就可以了。

这……

说的轻松,若是他没有受伤他还可以勉强演一下,但是他受伤了,万一要是出了点设么事情,到时候夏家的人可会放过他?

这个小祖宗,那可是夏家的独苗。

但是,要是不听他的,这小祖宗现在就跟他不对头,得罪他,和得罪整个夏家有什么区别?

这边商业大佬还在满脸的纠结,和夏正熙和夏曦仪已经是泰然自若的样子了,就好像刚刚冷着脸威胁他的不是他们俩一样。

“大伯是这个哥哥救的我,但是他腿受伤了,我们送他去医院吧!”

许诺言拉着许甫州到夏正熙坐着的地方过去,虽然在她心里,夏正熙就是个熊孩子,但是在许甫州面前,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叫他哥哥吧。

“谢谢你!”难得的,许甫州难得那么认真地对着一个孩子说话。

“没关系!”夏正熙无所谓的耸耸肩,本来他救许诺言就不是为了别人的夸奖。

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当时遇到那种情况,他做出来的第一反应,身体不由自主的,不受控制。

可能是因为她是夏曦仪的朋友吧,夏正熙在心里想。

“叔叔!”夏曦仪看了一眼在旁边脸色发白的李小夭,心里已经把她人肉了人肉了无数遍了。

若是没有昨天晚上白鹅和她说会和一个很讨厌的人出去爬山,她说不定也会觉得是白鹅自己摔下去得,但是目前情况来看,肯定是这个女的搞得鬼。

“嗯?”许甫州正掏出手机准备叫医生,就听见一个甜美的声音:“叔叔,白鹅玩得好好的,怎么会掉下去的嘛!”说罢小嘴撅得高高的,表示自己的不满。

夏曦仪在陌生人面前很会撒娇,虽然平时并不喜欢撒娇。

“这……”

虽然许甫州心理怀疑许诺言是不是被李小夭推下去的,但是这事毕竟没有证据,也不能说是她推的,而且,处理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觉得他们欺负小孩子,甚至说亏待养女。

“言言,好好的,你怎么会掉下去呢?”许甫州弯下腰,摸了摸许诺言毛茸茸的小脑袋,然后问她。

李小夭听了这话脸色更加惨白,背后也开始冒冷汗,就连呼吸,也因为害怕而变得不流畅了。

她刚刚也只是一时冲动,想着只要是自己咬死不肯承认,就算是许诺言说是自己也没有办法,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们自始至终都是相信许诺言的,从来不会相信自己。

“是啊,我都看到诺言妹妹从那里摔下去了!”因为心虚,李小夭有些口不择言,说出来的话也忍不住音调高了许多。

许甫州是什么人?怎么会听不出来她话里面的心虚?就算是心里知道也要等到许诺言的确认。

至于她,承不承认无所谓。

夏正熙原本的眼睛一直看着别处,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转向了李小夭,目光虽然清澈,不含有一起杂质,不知道为什么却将李小夭看得很心虚,仿佛自己在她面前就像是没有穿衣服一样,什么事情,甚至自己有几根肋骨,他都一清二楚。

“是吗?”夏正熙轻飘飘的吐出来两个字,似乎是意味深长,意有所指,但是又感觉只是顺着李小夭的话,随口回答得一句。

没做过的人只会觉得他是随口提一下,但是做过的人就会不自觉的心虚,感觉会把两个字不自觉的联想出来很多的话。

“当然是!”因为慌乱和害怕,李小夭的声音很尖锐,甚至还带着些许哭腔。“我告诉你,你可别乱冤枉我,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原本她是对这个长得非常好看的男孩子印象非常好的,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结果,这个男孩子嘴里说出来的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我哥哥没有冤枉你,我哥哥只是没听清楚,问问你而已,没有做过,至于那么心虚吗?”有些时候,夏曦仪和夏正熙会配合的非常好,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甚至都能把人活生生的气到吐血。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李小夭就算是平时再会装可怜也不代表是和没脾气的,两句话就把她的本性激发出来了。

旁边的商业大佬看到几个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心里忍不住哭惨,这女娃子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知道自己惹得是谁,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还有甫州老弟啊,管好你的女娃子把,可别再让她得罪人了,她连自己得罪得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可惜,商业大佬就算是心里再咆哮都没有用,甚至李小夭都没有注意还有这么个人,更别说他的内心戏了。

不是,是我自己摔下去的,和别人没有关系。”许诺言在旁边没有说话,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也只是低着头在听着。

原本,她也是想直接和许甫州说是李小夭给她推下去的,但是在刚刚低头的一瞬间,她改变了主意。

就算是告诉了,他相信了又能怎么样了?能让她滚出许家吗?不能!只要不能,那就只能惩罚她,惩罚她这种事情,也就只能她来做了。

“言言!”

“白鹅!”

除了夏正熙,其他两个人都挺惊讶,其实结果已经挺明显的了,至于许诺言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们也表示自己不能理解。

其实,就连许正熙也是颇为不解地看着她,只是没有像两个人表现出来的那么惊讶而已。

旁边被忽略许久的商业大佬忍不住赞叹,不过时未来的唯一接班人,就是不一样,别人就算是做出来再费解的事情,他都能知道一二。

“真的没有!”许诺言笑着耸耸肩,然后无所谓的样子给他们看。

“好了大伯,你去忙你的吧,这里没事了,等下医生来了就好了!”许诺言未了让许甫州放心,甚至还忍着自己嫌弃自己的风险,在原地蹦哒了两下,表示自己没有一点事情。

旁边的商业大佬在接到夏正熙的眼神之后,便和许甫州开始聊起来,只不过和刚刚的比较起来,现在说话就客气,热情了许多。

医生来的还是很快的,尤其是看到打电话给自己的人的手机号的时候,动作更加迅速,甚至比平时快了一倍之多。

他腿伤的伤口好想比许诺言想象中的改造严重一些,因为之前一直有土还有衣服遮住了,只是外表看着有血,但是具体严重到什么地步,她也看不出来。

如今医生来了将他的裤子剪掉,她才看清楚原来夏正熙腿上的伤这么严重,整个膝盖都在流血,甚至伤口周围还在翻着肉,甚至整个膝盖都用血肉模糊来形容都不为过。

动漫关键词:穿戴式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的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