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吃扇贝的感觉,让女生舒服到嗯哼的动作

2022-05-26 13:41:0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一顿饭李小夭吃得很不是滋味,就连平时喜欢喝的豆浆,也是食之无味。倒是许诺言,一顿饭吃的贼开心,又是喝豆浆,又是吃油条的。虽然油条没敢吃太多,只是吃了半根解解馋而已,这东西吃多

一顿饭李小夭吃得很不是滋味,就连平时喜欢喝的豆浆,也是食之无味。

倒是许诺言,一顿饭吃的贼开心,又是喝豆浆,又是吃油条的。虽然油条没敢吃太多,只是吃了半根解解馋而已,这东西吃多了不仅对身体不好,而且还会发胖,荷包蛋却是整整吃了两个。

这也不能怪她,谁让李妈做得荷包蛋里面的蛋黄都还是流动的,特别符合许诺言的胃口。

完饭之后,两个小朋友坐在后面,许甫州在前面开车。本来想叫许洋尘一起来的,但是他今天有跆拳道课,所以只能作罢。

因为不喜欢李小夭,但是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一直在找许甫州说话,虽然许甫州回答她有些敷衍,但是总比一路上不说话的好。

比如说:

“大伯,你的多大了?你比我爸爸大几岁啊?”

“四岁!”

“大伯,你帅还是我爸爸帅呢?人家都说我爸爸长得像爷爷,那你长得像爷爷,还是奶奶呢?”

“我帅。”

“大伯,我们等下去爬山之前,买点好吃的好不好?我想吃奶油草莓,香蕉,牛油果,酸奶,柚子,火龙果,嗯……要不,再加一小袋辣条吧!”

“不好。”

“……”许诺言犹豫再三,终于狠下心来放纵自己一下,允许自己吃一小袋不健康的东西了,结果,自己好不容易将自己想吃的东西,一口气说完,他居然只说了两个字,还是拒绝的。

许诺言越想越生气,干脆噘着嘴巴,双手插着腰,坐在车里不说话了。

许甫州看着原本叽叽喳喳的许诺言一下子不说话了,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是不给买,只是有些忍受不了在他车里吃东西,所以想等着到那里再吃。

现在看起来,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原来叽叽喳喳的,突然安静了一时之间倒还有些不适应。

通过后视镜看许诺言生气地小模样不禁哑然失笑,怎么突然觉得小朋友也不是那么麻烦了呢?

要不……等下回去洗车吧。

就在许甫州开口想说让步的时候,蔫了的许诺言,又重新打起精神来了。

“大伯,你手臂上的肉肉好硬啊!是太胖了吗?”

“那是肌肉。”许甫州觉得自己太阳穴得青筋猛的跳了一下,最后想想,又加了一句“练的!”

“大伯,你为什么要练胖肉呢?奶奶说,有肉了不好看!”

“……”

怎么突然觉得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肌肉,被别人嫌弃了呢?

想当年,他在部队里面,身材可是一等一的好,后来出来了更是没有人可以比。

李小夭看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互动,虽然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许诺言在说,许甫州敷衍着,但是她怎么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会有家里,温馨的感觉,而她坐在车里,没有一个人搭理她,她就像个外人一样。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会选择沉默不语,但是李小夭可不是一般人。

她也学着许诺言睁着厚眼皮,内双小眼睛,巴巴的学着许诺言,对着许甫州撒娇说:“大伯,为什么言言妹妹叫二伯叫爸爸,那大伯你什么时候有人叫你爸爸啊?”

此话一出,车里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就连一直喋喋不休的许诺言也干笑了两下,闭上了嘴巴。

想大伯一辈子没有结婚,一定对结婚这种事情有特别的抵触,或者是喜欢的女人嫁给了别人,否则,正常人怎么可能一辈子不结婚?

许诺言上辈子,偶然间听爷爷跟奶奶说过,好像大伯喜欢上一个出身贫寒的女人,只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两个人不欢而散。究竟是什么原因,许诺言也不是特别清楚。

不管怎么样,这个问题一定是大伯的逆鳞。

连爷爷奶奶都不敢轻易提起的事情,她这个新来外人,居然不要命的提起来。

原本许诺言和他搭话,只不过是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好一些,让这次三个人的旅行,她有一个同盟。

谁知道,李小夭居然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许甫州根本没有接她的话,在他眼中,李小夭只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比不得许诺言是许家唯一的公主。许家收留她,本就是为了不让外人说闲话而已,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理会她。

许甫州不说话,许诺言自然也不会说话,车里一下子冷清起来。

李小夭说完之后巴巴的等着许甫州像回答许诺言那样虽然不耐烦,还是还是有些无奈的回答她。

而且,她没有像许诺言那样,问那么弱智的问题,她觉得自己问得问题还是比较有深度的,能够像个大人一样,和许甫州讨论这个问题。

结果,她撑着,好不容易睁大了一些的眼睛,甚至等着许甫州转过头来看她一眼,结果挣得她眼睛都疼了,许甫州都没有回过头来,甚至连句话都没有。

而且,他和许诺言也不说话了。本来他们俩不说话,她应该高兴的,但是现在看起来,怎么都像是她搅了他们俩的兴致一样。

她忍下心里的委屈和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告诉自己一定是刚刚许诺言那个小贱人一直在吵,大伯没有听见,所以大伯才没有回答她的。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撑大眼睛,问:“大伯,为什么诺言妹妹有人叫爸爸,那大伯,什么时候有人叫你爸爸啊?”

已经选择闭目养神的许诺言听了这话,眼皮跳了两下,这个李小夭,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遍没有人理会,她居然还敢来第二遍。

前面开车的许甫州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曼莎那张唯美妖娆脸,为什么提到结婚,自己第一反应就是她?

难不成……

许甫州不动声色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身边女人无数,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女人?

一定是那个女人昨天晚上留了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吧。

其他的女人,可从来没有这么对他说过话,更别说留他了。

看来,自己最近不太正常啊。

下了车之后,许诺言也不娇气,一个人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跟着许甫州,不吵也不闹。

这点让许甫州,倒是挺新奇的,原本,他已经做好了许诺言娇气,让他背着,耍赖不走的准备了,但是没想到许诺言一点也不娇气。

这样也挺好,小小年纪,就有名媛的气质了。在别人眼中,名媛可能要只要每天打扮得美美的,然后逛逛街,喝喝下午茶就好了,实际上,一个合格的名媛要学习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出来的,吃得苦也比普通人多得多。

倒是李小夭满头汗,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

牛仔裤就像是绑在她身上一样难受,紧紧得贴在她的腿上,腿上的汗粘湿了牛仔裤,让她伸不开腿。

最难受得是脚底下的这双鞋,虽然看起来好看,但是并不舒服。

她的衣服,只有昨天那一天是好的,其他的都是随便买来的地摊货。虽然她已经竭尽所能地,去找看起来比较贵的衣服和鞋子了。

但是,价钱放在那里,就算是看起来比较贵,质量也不会好的。

骗得了视觉,但是不能上手摸或者真的穿。

甚至,李小夭觉得皮鞋里面内增高摇摇欲坠,自己的脚后面好像黏糊糊的,有什么液体流出来。

相比较之下,许诺言就好多了,此时,看她一双运动鞋特别刺眼,但是看着也没有那么丑了。

甚至,她还有一种冲动,想把许诺言脚上的鞋子扒下来,然后套在自己身上。

“你们……等等我!”落在后面的李小夭有气无力的,看着前面爬得正高兴的两个人,忍不住开口。

许甫州皱了皱眉毛,这个比许诺言还大的养女怎么这么娇气?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停下来等了她一会儿。

“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啊?”夏曦仪撅着小嘴。

夏正熙在前面走,丝毫没有理会后面跟不上的夏曦仪。昨天是她吵着要来爬山的,结果今天来了又说累。

夏曦仪在后面憋着嘴,要不是昨天和白鹅打电话,她说今天要来爬山,还说要跟一个很讨厌的人爬山。

她知道她当时就是想吐槽一下的,后来自己又问她说她可以解决好的,虽然她这么说了,她还是不放心,所以跟过来看看。

随后,她又觉得如果自己来得话说不定还会吃亏,所以十分坑哥哥的把夏正熙找来了。

“我为什么不理你,难道你不知道吗?”夏正熙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丝毫没有把自己妹妹扔在后面的愧疚感。

“额……”明知道他不可能知道的,还是夏曦仪还是丝丝的心虚。

自己这个哥哥,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吗?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衡量。

所以……夏曦仪心里面的小人在不停地在斗争,到底要不要和夏正熙坦白。

凭借她对他高达六年的认识和熟识程度,他要是知道了就等着你说的,你若是说了,基本上没有什么事,但是你要是不说,事情就大了。

左思右想,一翻纠结之后,夏曦仪决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那个……”夏曦仪最终决定和夏正熙坦白从宽,跟夏正熙耗到底,她从来就没有赢过。

她犹豫着开口,却没有想到夏正熙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的意思。

“哎呀,哥!我坦白还不成吗?”夏曦仪气的跺脚,但是又不敢跺得太大,怕夏正熙会不高兴,然后她会更惨的。

夏曦仪抬起头来看夏正熙,结果看到的还是从下往上看到的后脑勺。“哥!”夏正熙就算是再生气都没有办法,她还没有那个胆量,冲夏正熙发火。

“哥,其实我是怕白鹅被欺负嘛!”夏曦仪有些心虚地说,因为在她了解中的夏正熙,是从来不会管这种闲事的。

“她怎么了?”原本的夏曦仪,以为这次回答自己的肯定又是空气,谁知道居然从头上飘过来一句话,而这句话的主人,正是夏正熙。

虽然夏正熙还是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但是脚步似乎慢了一些。

“她说她这次出来,会有人欺负她,我怕她被人欺负,所以想出来帮帮她。”夏曦仪看夏正熙的脚步稍微慢了一些,急忙迈着小碎步跟了上去,就连腿上的酸痛,似乎都减轻了许多。

“她?”夏正熙眯着眼睛,似乎在想夏曦仪所说的她,究竟指的是谁。

“嗯!”夏曦仪看她还是有点反应的,看来自己想让他帮衬着点的想法,还不是没有可能的。想到他对女生没有什么记忆力,便想开口解释,但是夏曦仪还没有解释,夏正熙清冷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她不让别人吃亏就是好事了!”脑子里突然想起来那个凶巴巴,没礼貌,又暴露狂的女生,夏正熙不禁哑然失笑。

“嗯?”夏曦仪有些茫然地抬头,小脑袋里转了转,他这是在说白鹅?

那边许甫州在爬山,却遇到了商业上的朋友,两个人难免寒暄了一翻,只剩下两个人在旁边玩。

许诺言干脆找到一块大石头,一屁股坐在上面欣赏下面的风景,视线尽量不去看李小夭,免得难受。

可有些人,你不愿意招惹她,她却是愿意招惹你的。

李小夭自己在旁边玩,无聊得很,看许诺言悠哉悠哉的在那里坐着,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嫉妒。

爬个山,本来自己应该比她好看的,谁知道最后居然弄成这个样子。

而且,她穿得是内增高,她现在都不敢多走路,更别说是爬山了,生怕一个不小心,自己的鞋底掉了。

“诺言妹妹!”许诺言听到李小夭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个人为什么到哪里都不能稍微消停一点儿呢?

许诺言依旧看着前面的景,没有理她。

李小夭看许诺言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更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看着许诺言淡定的样子,再看着周围的地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朝着那个娇小可人的身影,伸了过去。

“啊!”许诺言原本坐在石头上认真看着风景,至于李小夭的话,她全都是当耳边风的,谁知道她居然会突然推自己。

李小夭本来就比许诺言大,用的力气也不小,所以许诺言冷不丁的就被推了下去。

她坐的这里是上风坡,下面虽然没有石头,但是一推土还有杂草,脏兮兮的,若是滚下去,受伤倒是不会。只是这身衣服,应该毁得差不多了。

许甫州这边还和商场上的朋友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这边,两个小女孩的交锋。

许诺言这边已经是昏天黑地,眼冒金星了,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里面的血液在倒流,甚至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冲上了脑门。

完了,这么高的地方肯定摔死了。她才重生几天,难道就要这么死了吗?她还没有报仇,还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好,还没有好好孝顺爷爷,她什么都没有做呢?难不成这几天的重生是老天爷看她可怜,额外赠送给她的?

许诺言刚刚一直在看风景,知道地方高,但是并不知道下面没有什么石头。所以摔下来的那一刻,许诺言真的以为自己还没过几天的好日子就这样结束了。

唉!许诺言从心底深深地叹了口气。

就在许诺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却突然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怀抱的味道很好闻,没有浓浓的香水味,更没有汗臭味,有的只是淡淡的,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

许诺言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个不算大的怀抱,却给了她异常的安全感。

“嘶!”

一片昏天黑地之后,许诺言听到头顶倒吸气的声音。

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以及好看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五官。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的,居然会是这个熊孩子,而且,现在的情况好像是……这个熊孩子……救了她?

夏正熙抱着她在地上滚了那么多圈,头也是转得晕乎乎的,期间腿不知道碰到哪里了,然后就感觉腿上面黏糊糊的,好像有什么液体在流动。

“夏正熙?”许诺言有些懵。

“你起来!”夏正熙看着怀里望着他,眨巴着大眼睛的女孩。他现在腿非常疼,不知道是不是断了。

而且,他从小就不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连说话,如果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都是不愿意说的。

第一次,有女孩子离他那么近,夏正熙感觉浑身说不出的别扭和不适应。

“我……”许诺言很想对这个没礼貌的熊孩子发火,但是一下子想到还是这个熊孩子救的自己,而且如果没有这个熊孩子的话,说不定自己已经去见上辈子的自己了。

“起来!”夏正熙看着自己身上得女孩子不仅没有起来的意思,甚至还扑闪着眼睛盯着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见他说的话。

就算是他救了许诺言,但是一次又一次被别人嫌弃,许诺言还是忍不住有些生气了,伸手撑了他一下,然后从他身上跳起来了。

“啊!”原本夏正熙看她有起来的意思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结果她手撑着自己,胳膊肘抵在他肚子上,那酸爽,不能用言语表达。

原本许诺言是有些不高兴的,但是起来的一瞬间看到了夏正熙膝盖上的红色血液,那一瞬间,大脑都是空白的。

“你……”因为大脑的空白,许诺言连反应都慢了许多。“你的腿……”

“我没事。”夏正熙从小逞强惯了,就算是不舒服也不愿意表露出来,更何况在一个比他小的女孩子面前?

“我带你去包一下吧!”许诺言看到他腿上的伤之后,就算是心里再不高兴也没有了,一瞬间被温暖和感动填满。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被一个人保护着,此刻的感动,居然是一个熊孩子给她的。

在许诺言的眼中,自己比夏正熙要大一辈,所以,就算是现在顶着五岁的身体,许诺言还是觉得夏正熙是小孩子。

“不用了!”因为从小就学习跆拳道,参加各种身体素质的训练,收获无数次伤,从来都是自己涂药,自己包扎,不出太大的问题的话,连医院都不会去的。

所以,这算是从小到大,第一次来自一个同龄人的关心。

“白鹅你没事吧!”接着过来的是夏曦仪,她在上面,亲眼看到两个人滚下来了,恨不得跟着一起跳下来。

白鹅本来说自己没事得,她想着就不放心,就拉着哥哥一起来了,结果发现自己不放心是正确的,自己和哥哥找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结果,好不容易找到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白鹅从上面要滚下来的情景。

当时的她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等她脑子稍微能转动一些,能反应的时候,哥哥已经抱着白鹅从上面滚下来了。

等到他们落地的时候,夏曦仪的第一反应就是白鹅有没有受伤,白鹅怎么样了?

“我没事!”许诺言摇了摇头,本来她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有想到居然这个熊孩子救了自己。

“真没事?真的假的?白鹅,你吓死我了!”顺着夏曦仪还不相信,拉着许诺言做转转,右看看,生怕她出了什么事情不告诉自己。

“你看你看,我真的没事。”许诺言顺着还在她面前转了一圈,然后动了动胳膊,抬了抬腿,甚至弯了弯腰表示自己一点事情都没有。

“没事?没事那我就放心了!白鹅你疼不疼啊?”夏曦仪虽然还很担心,但是比起刚才已经好多了。

“二妹。你怎么那么啰嗦啊,不知道你这么啰嗦,以后会不会没有人要你啊?”许诺言了解她,要是一直这么被她问下去,说不定没完没了了,所以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哪里啰嗦了,白鹅你怎么那么不识好人心啊?我那件关心你!”夏曦仪气得想敲许诺言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又怕她刚刚摔倒了脑袋,自己现在要是敲的话会更疼。

动漫关键词:被吃扇贝的感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