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见一次面做3次超详细&男生说想吃我的扇贝是什么意思

2022-05-26 13:18:1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由于下午留下的阴影,许诺言一回到家就换上了裤子,穿着短裤在镜子前面照了照,最后索性短裤一脱,直接换上了长长的牛仔裤。看着自己纤细的小短腿,被厚厚的牛仔裤包裹上之后,许诺言顿

由于下午留下的阴影,许诺言一回到家就换上了裤子,穿着短裤在镜子前面照了照,最后索性短裤一脱,直接换上了长长的牛仔裤。

看着自己纤细的小短腿,被厚厚的牛仔裤包裹上之后,许诺言顿时觉得有安全感多了,照着镜子怎么看自己,怎么顺眼。

下去吃饭的时候,许振邦看许诺言早上长裙子,下午百褶裙,现在又换成了厚厚的牛仔裤,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言言,你穿成这个样子,不热吗?”

许诺言原本慢悠悠地,从楼梯上走下来,结果听到许振邦这句话,脑子里,顿时想到了夏正熙看着自己红红的耳朵,吓得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

“额……咳咳,爷爷,我冷。”许诺言不知道回答什么,只能干笑着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太阳,然后违心的说冷。

“嗯。”许诺言倒是没什么,只是,坐在江月华旁边的李小夭,看了看许诺言的衣服,心里嫉妒得很,手中抱着米饭的筷子,狠狠得戳着米饭,等到碗里的米饭,都被戳散了,李小夭的心里也没有多舒服一点。

许诺言一天之中换了三件衣服,而且她知道,许诺言的每一件衣服都价值不菲,甚至很多都是限量款。

一天之中就换了三件衣服,那她究竟有多少衣服可以换?

李小夭虽然只有七岁,因为早熟,所以正是爱美的年纪,平时自己捯饬来,捯饬去,也不过就是那几件衣服,能够拿得出手的,更是少的可怜,哪能像许诺言一样,一天换好几件衣服?而且,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

人和人的比较,其实,挺无聊的,和不如你的人比较,她就是屎,和比你强的人比较,你就是屎,那既然大家都是屎,为什么还要比较呢?

显然,李小夭可不是这么想的,手中的筷子,恨不得被她折断,恨不得手中的筷子就是许诺言。

自己身上得衣服,本来她是引以为傲的,来许家之前,觉得自己一定会比许诺言好看很多,但是当来到之后,一次一次的被打击,自己唯一一件最好看的衣服,现在却沦为了陪衬。

李小夭烦躁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一口老血都差点喷出来了。自己刚刚太生气了,一直用筷子戳碗里面的米,一个没注意,竟然碗里面的米戳到了裙子上。

原本米掉在裙子上也没有什么的,关键是她喜欢将鱼汤盛一些倒在米饭里面吃,米饭里面带了鱼汤,现在掉了好几块在自己的衣服上。

最让人生气的是,今天自己穿得衣服是一条白色的裙子,掉在上面的米饭留下了一大块的痕迹。

李小夭咬了咬牙,太阳穴的青筋在抖动,强忍下心中的不快。这件衣服虽然和许诺言的没有办法比,但是是自己所有衣服中最好的,怎么说,勉强也算得上是二线的衣服,如今只穿了一次就毁了。

不用说,李小夭这次的仇自然是记在了许诺言的头上。

抬起头,李小夭又是那个笑得甜甜的,天真无邪,没有一点杀伤力的小女孩。

“奶奶,开学之前我想去爬山。”李小夭心生一计,已经想好了怎么算计许诺言了。

正在喝汤的许诺言一愣,爬山?上辈子可没有这档子事儿啊!

“好!”江月华对李小夭的新鲜劲还没有过去,不过就是爬个山而已,江月华自然是宠着她的。

“诺言妹妹也一起去吧!”李小夭睁着无辜的内双小眼睛,真诚的就像是邀请自己的小伙伴出去玩一样,丝毫没有算计。

一口汤正含在嘴里,还没有咽下去的许诺言,差点直接对着她的脸喷出来,我跟你很熟吗?还诺言妹妹!还一起去爬山?

“嗯,言言也一起去锻炼锻炼吧!”在许振邦眼中,许诺言一直都是瘦瘦小小的小身板,多出去玩玩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也有利于将来能长个高个。

“爷爷……”说实话,许诺言不是不想去,是不想和李小夭去,谁知道到了那里将来会出现什么幺蛾子,好好的心情都被破坏了。

“不行,要去锻炼一下!”许振邦虽然慈爱,但是语气已经是不容反驳。

锻炼身体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也想让两个人多在一起,多熟悉一下,两个人的关系也能好一些。

“好的吧!”许诺言郁闷地用勺子搅拌着汤,吃饭的时候她都尽量保持不说话,低头吃饭了,就是怕被恶心得吃不下去饭,但是每次,李小夭都能成功的把她恶心得吃不下去饭,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她的能耐。

“对了,爷爷,你要带我们去吗?”许诺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让许振邦带自己去还好一些,可千万不要让江月华带着她们去,她会疯的。

“不是。”许振邦说着吃了一筷子的青菜。

许诺言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原本和李小夭去,就已经够可怜的了,这下子还要让江月华带着她们去,许诺言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生无可恋了。

一个小巫婆,再加一个老巫婆,带着可怜巴巴的,只有五岁的自己,许诺言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在许诺言觉得世界没有希望的时候,许振邦慢悠悠地吃完嘴里的青菜之后,又喝了一口汤,再加了一句:“你大伯快回来了,让他带你们去!”

知道经历过绝望之后再获得新生的感觉吗?反正许诺言经历过。

“哦!”许诺言压下去心里面的喜悦,终于听见了一点好的消息,但是又怕江月华再说自己什么,所以假装很淡定。

对于这个大伯,许诺言印象不深,上辈子倒是记得他回来过一次,但是又因为什么事情堕落了,好像是因为情伤还是什么的。

印象中自己这个大伯在商业上也是叱咤风云,商业响当当的人物,上层圈子里出了名的单身钻石王老五,多少的大家闺秀等着呢,但是上辈子一直到自己死,大伯都是单身一个人。

许诺言原本晚上就打算喝碗汤的,谁知道被李小夭这么一恶心,连汤都喝不下去了,只吸溜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回到房间之后,许诺言又用带刺的干玫瑰泡了水,喝了一小杯,也不敢多喝,怕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会浮肿,这才将心里的不舒服,稍微压制了一些。

洗完澡之后,许诺言认认真真的涂了面霜,在身上也涂好了之后,一边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腿按摩着,一边坐在阳台前,静静看着外面的夜景。

勤按摩小腿,会让小腿更加纤细,就算是走路,跑步多了,也不会长肌肉,若是小腿很粗的话,就算是穿上了再好看的裙子,也不会好看的。

虽然知道,上辈子的自己也不差,就算是没有注意护理,比腿和谁都没有输过,只不过,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有一双纤细笔直的大长腿?

因为天已经黑了,外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颜色的灯光,照耀得整条街都是五颜六色的,非常漂亮,甚至比白天还要漂亮。

许诺言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突然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痴痴的笑了两下之后,许诺言又在手上涂了一些护手霜继续按摩着自己的手指,然后一点一点轻轻地往外面拔,虽然不知道这样作用的效果有多大,但是心理上总觉得拔过了之后自己的手更加修长了。

完了以后又在床上做了一分钟的平板支撑和空中自行车,最后才小心翼翼的将被子盖好,沉沉地睡过去。

在梦中的许诺言,暂时放下了心里的仇恨和芥蒂,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五岁的孩子一样,睡得香甜。

……

与此同时,在某个豪华的酒店里,一个长相妩媚,身姿妖娆的女子和一个强壮的男子正在抵死缠/绵。

一片温柔而又不温柔的纠缠过后,男人慢慢地从床上起来,围上了酒店的浴巾,露出八块腹肌,头也不回的转身去了浴室。

这个男人就是许诺言的大伯许甫州,小小年纪就去了部队里面当兵,回来之后变进入了商场。

别人都觉得一个富二代,或者是一个刚从部队里面出来的人,一点商业上的东西都不懂,到商场要么就是去玩的,要不就是纯粹的去败家的。

谁知道,就在大家不看好他的时候,他却出其不意的,闯出了一片新天地,让商场上的人刮目相看。

虽然自己这个大伯,在商场上如鱼得水,名声非常好,但是在私生活上面,许诺言是真的不敢恭维。别人为了讨好他自然没少往他那里送女人,而他都是来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

现在许家,许振邦年纪大了,身体上自然不如年轻的时候了,劳累太多身体也吃不消。

许诺言的亲爹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所以许家的生意绝大多数都是这个大伯来管理的。

床上的女人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轻轻地拉上被子挡住了自己傲人得双峰,一头长而卷的头发掉下来,让露出一半的双峰若隐若现。美眸此时有些放空,抱着腿坐在床上发呆。

当初刚认识的时候说好了只进入对方的身体,不进入生活。

当初的自己多么潇洒,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可能每个女人,都有每个女人的征服欲,每一个女人,都是认为浪子回头都是难能可贵的,甚至每一个女人都会觉得自己,会是那个让浪子回头的重要人物。

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是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句话还是作用很大的。

当初自己信誓旦旦得想,三个月就给他拿下,让他浪子回头,但是现在距离自己做他的女人已经三年了。

三年了,他没有浪子回头,而自己却是越陷越深,如今,已经到了离不开他的地步了。

曼莎低下头,将头埋进自己的手臂里。有一滴眼泪,无声的滑进了被子里面,然后,消失在了层层的棉被中。

当初潇洒的开始,如今却不知道怎么结束。她知道,无论怎么样,自己,终将会以一种狼狈的姿态退场。

三年了,一个女人的青春有几个三年?从当初自己大学毕业到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了。

她真的怕了,怕自己的岁月一点一点的流失,看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结婚,一个接着一个的有了自己的孩子,曼莎说不羡慕,不想结婚是假的。

三年来,他虽然会经常来自己这里,但是从来就不会这里过夜,她知道,他每次洗完澡离开的以后,都是去了另外一个女人那里,然后拥抱着另外一个女人。

她只有他一个男人,而他却又无数个女人,甚至有一次她在大街上看到他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很亲密的样子,她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转身离开。

她不是不想过问,只是没有资格过问。

自己若是他的老婆,自然会理直气壮的问他究竟死到哪里去了,自己若是他的女朋友,依旧可以问他去找哪个死女人了?那个女人是谁?

但是,自己只是他的情人,怎么会有质问的资格。

可能一个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想结婚,现在的她,真的想结婚了,但是她喜欢的那个男人,又怎么会娶她?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生下他的孩子?

当初在一起,只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情人和金主之间谈感情,就是可笑至极。

想着想着,浴室的门突然开了,那个男人洗完澡依旧围着浴巾出来了,裸露的上半身让人移不开眼睛,虽然已经看了无数遍了,但是每一次还是忍不住的血脉喷张。

这么优秀的男人,可惜不是自己的。

男人在她面前丝毫都不避讳,当着她的面就开始换衣服,直接了当的脱下浴巾,然后一件一件的将自己的衣服穿好,头发吹干。

习惯性的抓起桌子上的钥匙就打算出去的时候,床上抱着腿坐着的女人突然出声:“你要去哪里?

最让人窒息的,就是空气中突然安静和凝结。

原本手中抓着钥匙,准备离开的许甫州一愣,随即转过身来,眸子漆黑,里面似有条黑龙在盘旋着,目光冰冷地看着,仍然在床上坐着的曼莎。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他们在身体上,虽然做过全世界,最亲密的事情,但是精神上,却是疏远得,不能再疏远的陌生人。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曼莎却是紧张得,没有办法呼吸,三年来,这是她第一次越界,第一次说了,自己不该说的话。

明知道,他会不高兴,但是却忍不住,去试探一下,他的底线,看他能容忍自己到什么时候。

男人的面庞,依旧得棱角分明,就算在温暖暧昧的灯光的映衬下,依旧没有让他的面庞柔和一点。薄唇紧抿,嘴角宣誓着冷漠。三年来,他一直如此,自己却还是沉沦了。

两个人的对视,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就在曼莎觉得自己因为不呼吸而死掉的时候,许甫州终于开口:“今晚不走了。”

“什么?”许甫州开口,曼莎以为自己迎来的是许甫州的怒火,所以他刚开口,曼莎就忍不住低下了头,准备承接他的怒火。

谁知道,回应曼莎的,不是许甫州的怒火,而是说要留下来陪着她。

三年中,他何曾陪她过过夜?

还是说,他对她,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丝毫没有感情?

曼莎的心里,忍不住滑过一丝丝的涟漪和感动。

女人就是这样,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哪怕有一丝丝的可能性,也会被当做是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住不放。

“你……”曼莎有些迟疑,整个人的动作都慢了半拍,脑子里面有那么一瞬间是空白的,抱着被子的手不自觉的一松,然后被子就顺势滑下来了。

许甫州的望着面前长发披肩,香气迷人的女子,眼神深了深,扔下了手中抓着的钥匙,然后,俯身。

一场令人遐想的声音过后,许甫州呼吸沉重,倒在了曼莎的旁边,身上带着轻微的汗水,大口喘着粗气。

“甫州……”曼莎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体力,一向是不行的。

虽然累到了极致,但是曼莎心里,还是蔓延着一丝丝的高兴和幸福。可能,这算是一个好的开端吧,他会因为她的询问而留下来。

可是,现实,往往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泼你一头的冷水,让你凉得彻底。

之后的许甫州,并没有对曼莎有太多的表示,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之后,洗个澡,便躺在旁边,睡着了,连句话都没有。

曼莎一直保持着刚刚她问他话的姿势,愣愣地看着这个男人,从他起来去洗澡,再到他洗完澡,掀开被子,躺在自己身边,然后转过身去睡着,只留给自己一个没有表情后脑勺。

从他结束之后,就没有再和自己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明明,他现在就躺在自己身边,刚刚,刚刚还和她做过最亲近的事情,而此时,两个人明明就睡在同一张床上,却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

曼莎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究竟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

越是看他的背影,曼莎的心就越是一点一点地下沉,之前仅有的那一点喜悦也被冲淡,最后消失不见。

若是生气了为什么还会留下来陪自己?若是没有生气为什么到现在为止,留给自己的都是背影?

她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两个人在一张床上睡觉,如果一个人背对着自己,那么,就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就是你们两个人的关系太过亲密,对方可以放心的将丝毫没有防御能力的后背交给你。

曼莎觉得,如果那样的话,肯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了吧,如果,他能够对她这个样子,就算是让她付出再多,她也是愿意的。

女人,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动物。

曼莎很希望是这样,然而,现实却是一盆冷水,很显然,曼莎和许甫州肯定不是这个。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对方只是和你拼个床而已,至于其他的,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曼莎很有自知之明的想,她和他,应该就是这一种吧!

呵呵。

曼莎无声的自嘲了一下,这个男人,自己何曾看清楚过他?

旁边的人很快就进去了梦乡,而曼莎却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动,怕把身边的人吵醒了,所以一直僵硬着,直到第一缕阳光照进来,打在曼莎脸上的时候,她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一夜过得真漫长,她就像是一个将要被凌迟的人,一刀一刀地下来,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终于在曼莎的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身边得男人才悠悠转醒。醒来以后没有任何迟疑,掀开被子,穿上自己的衣服之后,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就离开了。

那个样子,冷酷的,恨不得能掉进冰里。

曼莎看着他,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心一点一点地,沉入谷底。

昨天他是答应自己留下来了,但是态度却对自己冷淡了这么多。

为什么,是因为自己越界了吗?

“曼莎小姐!”打断曼莎的是许甫州的助理,曼莎慌忙地抹掉自己的眼泪,然后抬头故作镇定的看着他。

“什么事?”即使吃了再多的苦,在人前,她也不愿意露出来一点的软弱。

她老家在农村,是一个没有高楼大厦,没有咖啡酒吧,甚至没有铁路的地方。

从小她爸爸就告诉她,让她上完初中就回去嫁人,然后相夫教子。

她见了太多这样的女孩,几乎她们那边所有的女孩,都是这个样子,有的甚至连初中,都没有上完。

她不愿意像她们一样,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仅仅是二十出头脸上就布满了皱纹,每天抱着孩子,待在这种地方,浑浑噩噩过一辈子。

所以她拼命读书,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不和其他人一样。

终于,她是他们那个地方,唯一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人。

她以为,她的人生可以不一样了,但是,等她毕业以后才知道,当初想的桃李满天下,最终,还是会被现实打败。

动漫关键词:见一次面做3次超详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