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被合租糙汉室友CAO到哭H——校园刺激全黄H全肉细节文

2022-05-24 15:43:34【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古琴上密密麻麻刻着奇怪的古文,看上去神秘又吸引,充满着魔力。父女俩面面相觑,彼此窃笑了一番,暮行龙义不容辞推开窟窿,紧紧抓住古琴,拉着女儿就往外跑。   暮行龙的推断果然

 古琴上密密麻麻刻着奇怪的古文,看上去神秘又吸引,充满着魔力。父女俩面面相觑,彼此窃笑了一番,暮行龙义不容辞推开窟窿,紧紧抓住古琴,拉着女儿就往外跑。

 

  暮行龙的推断果然没有错,墓地剧烈晃动,发出渗人的声音,不一会儿坟墓瞬间乱石坠地,一瞬间整个崩塌,只剩灰尘。

 

  暮殷殷还没反映过来,已经被暮行龙用气功迅速拉到外面的陆地平安无事。

 

  “爹?怎么回事?墓地怎么自己塌了?”暮殷殷心有余悸缓了缓气息说道,内心里还有几丝惊魂未定。

 

  暮行龙望着手里的这把古琴,满心窃喜。心满意足的看着殷殷说道:“宝贝女儿,看来墓地的主人很看重这把琴,生怕落入他人手中,特意制造了这毁灭一切的机关,还好我早有预谋,咱俩幸好没被压在这鬼墓地里。看来这把琴大有来头,不然千玉老人家也不会费尽心机去做这么一个机关。”

 

  “爹,你看这古琴幽幽透着一股邪气,上面的文字也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万一是邪恶之人设下的蛊,那咱们岂不玩完?听说千百年前,特别盛行用阴险的蛊术施加在物品上来害人,这古琴会不会不祥?”殷殷略有担心的说道。

 

  “你呀,想太多了。这古琴如此害人,千玉老人家为何到死还要留着它不肯放手?定然是它的价值所在,你所说幽幽的邪气定然是制造者故弄玄虚。”暮行龙拍了拍殷殷的双肩安慰道。

 

  “独孤家族也太有面子了,皇上亲自让爹爹去给他们寻琴,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大家,皇上最重视的是独孤家族!”暮殷殷灵机一动,闷闷不乐的嘀咕道。

 

  暮行龙只是低着头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道,“朝廷的事你不懂,虽然独孤家族有皇上撑腰,可是皇上的确不敢得罪和怠慢他们,他们的武功足以铲平朝廷,皇上自然是畏惧他们要讨好他们,而我暮行龙虽不及独孤家,却也称得上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了。”

 

  “女儿不服!独孤家当年臭名远扬,杀人如麻,冷血无情,灭绝人性!为何现在反倒成了人人尊敬的舞林霸主?爹爹可是尽忠尽力倾尽一生的忠臣,却还要被独孤家踩在脚下,实在气愤,现如今,我们还要为他们险些丧命的去寻宝琴,太不公平了!”她咬着牙,拳头捏得紧紧的,心里很是不平衡。

 

  “好了,我的乖女儿,我这一生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只要你和琉璃快乐,我什么烦恼也没有了。”暮行龙弯下身子轻轻的摸了摸殷殷的头。

 

  “爹——”殷殷眼眶一阵红润,紧紧抱住爹爹,她知道这个世界只有他爹爹最疼她,其次就是姐姐琉璃,最后就是陌零大哥。娘亲死的早,至于原因,她再也不想提,那是她心里无法复合的伤口。

 

  回到暮家,陌零早早守在门口,见到暮殷殷完好无损的身影,他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只要能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就算付出生命也愿意。

 

  暮殷殷两眼一亮,眼前站的人正是陌零大哥,虽然陌零蒙着面,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殷殷从心里感觉到陌零大哥对她的关心。“陌零大哥,你是专门等我的吗?”殷殷兴奋的跑到陌零面前满怀期待的问道。

 

  陌零显然是愣了一下,一时不知所措,沉默不语,一脸阴沉的转过身去,一步一步离去,消失在殷殷的眼前。

 

殷殷一脸茫然,不过对于陌零大哥这样诡异的行为早已习惯,她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殷殷不知不觉走到姐姐的房间,进门一看,琉璃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面若桃花,轻笑盈盈的绣着女红。“姐姐!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琉璃一抹浅浅抿笑,“殷殷,听说今晚有灯会,我们好久没去凑热闹了,一起去吧。”

 

  灯会?“姐姐什么时候对灯会也有兴趣了?”殷殷好奇的歪着脑袋说道。

 

  “今日卦象,说我会遇见命中注定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琉璃语气平稳缓缓说道,脸上已浮现娇羞。

 

  “喔。”殷殷挑着眉毛不怀好意的看着琉璃,“原来姐姐思春了!”

 

  “别瞎说,对了,古琴你们找到了?”琉璃平静的岔开话题,殷殷却一点也未察觉出话题被转移了。

 

  “找到了,明天我们就要把古琴送进皇宫。皇上一定会大大赏我们暮家的,爹说不定还会加官呢!到时候看独孤家还耀武扬威?”暮殷殷一脸倔强,不服输的性格在她身上全部展现。

 

  柳下笙歌庭院,花间姊妹秋千。记得春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谁寄小莲。绛蜡等闲陪泪,吴蚕到了缠绵。绿鬓能供多少恨,未肯无情比断弦。今年老去年。

 

  嗟叹红颜泪、英雄殁,人世苦多。山河永寂、怎堪欢颜。

 

  终是谁使弦断,花落肩头,恍惚迷离。

 

  殷殷与琉璃来到市街上,眼前人来人往,百花灯挂在树上,烛光通亮,夜晚的市街显得格外明亮。跟诗人描写的十五夜观灯的场景一样,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殷殷仍然是一身男儿装的打扮,一眼就看到额头上不搭调的紫色美人痣,带着几分阴柔的淡然的沉默的美,不知是她炼毒的原因,双眸犀利尖锐的不可直视,傲气凛然般幽深的眼睛,不知者远看着是女子的柔美,走进细瞧却是贵公子白皙俊朗的俏模样。

 

  琉璃看着殷殷的装扮,不禁叹了叹气,这个妹妹真是伤脑筋,怎么如此酷爱男装呢?两姐妹同父同母,性格脾性大不相同。

 

  不少妙龄少女看见殷殷这般帅气的白面小生都羡慕的看着琉璃,似乎认定琉璃与她是一对神仙眷侣。       

 “姐姐你看,大家都羡慕你呢,找了个如此帅气的小生,何德何能啊。”暮殷殷开着玩笑,自己很是满意自己的整个造型,活脱脱的潇洒小生,俊美之气无人能比。

 

  琉璃很无奈的低下了头,叹了口气,“叫我该说你什么好呢,以后肯定嫁不出了。”

 

  暮殷殷两眼发光,炯炯有神,一脸逍遥自在的模样说道:“好啊,本小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可不想嫁人,我只想行侠仗义,走遍天下!”

 

  琉璃虽然清高,可是骨子里毕竟是个女人,也想早日得到如意郎中,求一份细水长流的爱情。身边的故事比比皆是,不少在江湖上享有地位身份的人,他们的女儿都是嫁给同行的人,几乎没有自由可言,只是为了巩固地位,虽然爹并没有强行要求琉璃嫁给谁,琉璃也早有预感,如果还未遇得心上人,注定和那些人的结局一样。

 

  清高,骨子里还是盼望着,有情郎可以出现。

 

  “姐姐,你注定的那个人到底在哪啊?”暮殷殷眨巴着眼睛,满心期待的问道。

 

  琉璃摇了摇头,忽然看见远处江边渔船热闹非凡,烛光亮眼。“好热闹啊,我们去那里看看吧。”琉璃的神情早已被那边的景色吸引住了。

 

  暮殷殷点了点头,俩人一起走到江边,几艘渔船停在岸边,一搜大型的船上装满了荧光灯笼,喜气洋洋的。

 

  人来人往,灯会吸引了不少常温于闺房中的女子,热闹的江边,暗蓝的天空被无数的烛光照亮。

 

  如果这里开始就是宿命,宁愿一切都不曾出现,宁愿都是假象。匆匆一眼,却将时光停留,悲剧上演,只叹这荒唐一眼。

 

  “殷殷,我知道你想进入江湖,可是姐姐不得不提醒你,你那所谓的江湖梦,只能是梦。你看每次穿着男装,爹有多伤心吗?他不是不知道你的想法,只是不想让你失望。可是变本加厉,你又不是武林高手,要真碰上武功高强的人,你不也只有死路一条?既然今天我们单独出来,我也想把这些话告诉你。”琉璃经过几番犹豫,最终还是决定将心里的想法告诉她。

 

  殷殷心里自是明白,可是谁无梦?

 

  站在江边,来来去去,春风一过,隐隐清香。“姐姐,其实……”殷殷正开口,突如其来一个黑影巨大的撞击力将她毫无防备的推到江里。

 

  江水很快将她包围,头晕目眩,殷殷赶紧挣扎不停拍打着水花,“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琉璃吓的脸都白了,两姐妹天不怕地不怕就是不会游泳。

 

  所有的人都听到呼救声,齐齐聚了过来凑热闹。“你们快救人啊!别愣着啊!这不是看热闹的时候!”琉璃急的眼角带泪,赶紧呼喊道。

 

  “救命啊——我不会游泳的!”殷殷哭喊着,心里怕急了。

 

  一个黑影不顾一切迅速的跳下江去,挥臂前进,一把将暮殷殷紧紧搂住,一跃从江中飞起,双脚在天空蹬了几下,众人都惊叹的轻功,一下就来到陆地。

 

  暮殷殷被呛了水,衣服被水打湿后紧紧贴覆在身上,女人的身材立即暴露了出来。琉璃赶紧冲到殷殷面前将她一把扶住,担心的问道:“殷殷,你怎么样了?”

 

  殷殷摇了摇头,缓过神,看着眼前这个救她的人不正是刚才不小心把她推入水中的人吗?“你!是你推我的?”

 

  眼前的这个男子,身形很长,一身橙色的绸缎长袍,腰间佩戴一块上好的和田玉佩,眉眼竟然有几丝妖气。“什么,你把我妹妹推下水的?”琉璃一脸愤怒的看着这个人,妹妹是她最疼爱的人,决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两位姑娘误会了,刚才人太多了,我才不小心将姑娘撞了出去,可没想到我力气太大让她落水了,所以我立即就去救她上来了。”男子急忙解释道。

 

  暮殷殷还没缓过神来,整个人还处于星星月亮的世界里。

 

  “你……强词夺理,妹妹我们走!”琉璃气不过,一把拉着殷殷走出人群,只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后会有期啊!在下孤独玄翼!”

 

  回到暮府,琉璃回到房间,仔细回想今日的经过,明明星相说今日遇见命中注定的人,可是为什么遇到的那个人竟然如此她愤怒,这绝对不是她注定的那个人,一定是星相有误。

 

  不过,那个人说自己叫独孤玄翼?难道是独孤家族的?

 

梦里,一个小女孩四处跑,就在这样的房间里,她很快乐,脸上全是满满的笑容,抱着一大堆的树叶揣在怀中,好像小孩子本来就喜欢捡一些东西带回家。只看见一个十二岁模样的大哥哥,正在屋外洗衣,小女孩跑了出来……

 

  第二日,暮殷殷早起床梳洗打扮一番,今日是她和爹爹一起进宫进献宝琴的日子。

 

  头上没有其他装饰,只有用一根白色丝带束这头发,一身素雅的衣服,几丝仙气。如果说暮琉璃是妖间仙女,那暮殷殷一定是凡间精灵。

 

  暮殷殷来到院子,陌零大哥一如既往的守在院内独自欣赏着凋零的花瓣,不知他心事究竟是怎样。

 

  殷殷站在陌零身后,他似乎并没有察觉。“陌零大哥?”她轻声呼唤着。

 

  陌零微微一愣,缓缓转过身来,望着一身素净的殷殷,“恩?”

 

  殷殷一阵欢喜,陌零居然回答她了,算是难得的一件事了。“陌零大哥,你是不是有心事啊?”殷殷看着陌零的眼神里透着淡淡悲哀。

 

  “没有。”他淡淡的说道,看不见他的表情,可是殷殷知道,她明白,陌零有自己的心思和秘密。

 

  暮行龙带着殷殷来到皇宫,皇上看见宝琴一脸的欣喜,龙颜大悦,抚摸着宝琴说道:“果然是好琴!来人,把这琴速速送去独孤家。”

 

  皇上给了暮行龙不少黄金,还给他加封官位,很快消息已经传遍满城百姓耳里,无人不知无人晓,暮行龙又开始耀武扬威起来

 回到幕府,如同往常一样,暮殷殷总是跟在陌零大哥身后屁颠屁颠的捉弄他。

 

  “陌零大哥!我想吃雪糖糕,你去帮我买,好不好?”暮殷殷撒娇的说道,她的目的就是希望陌零离开她的视线范围这样她就可以偷偷跑出去。

 

  陌零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就这么想吃?”

 

  暮殷殷激动的点了点头,一个劲的抓着陌零的袖子拉扯着。

 

  陌零无奈的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叫他如何忍心拒绝呢?只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只身走了出去。

 

  暮殷殷心里一阵欣喜,探头探脑的看看陌零走出去多远了。一脸兴奋,心底是乐开了花,脑海里早已浮现外面的大好风景,正准备离开。

 

一阵逆风,吹散了她本来盘好的头发,突然一个黑影从她身旁飞过,速度敏捷,一股刺人的邪恶之气息,逆风力道之强,险些跌倒。

 

似乎嗅到了几丝血腥的气息,一眨眼个功夫就不见了,暮殷殷心里一紧,跟着黑影追了过去,越跑越害怕,这不是往爹爹的房间冲去的吗?

 

  暮殷殷脚步赶紧加快了速度跑了过去,那个人轻功非常高,一眨眼的功夫全然不见,自己仅仅只能靠着气味去辨别。

 

心里提心吊胆的,这人的轻功极好,还带着一股阴邪之气,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刚踏进爹的院内,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爹!”暮殷殷担心的大喊道,身体一阵慌乱,微微发凉,有些站不稳。

 

  只看见一个蒙着面,一身橙黄色的绸缎长袍,腰间佩戴一块上好的和田玉佩,眉清目秀,甚是俊美眉,眼间透着妖邪之气的男子与暮行龙撕打着,男子一拳朝暮行龙猛击过去。

 

一掌拍在他胸口上,强大内功直逼着暮行龙不停后退。心脏几乎停止了血液的流动,眼睛一阵剧烈收缩,这人好面熟,这……不就是昨日推她下水的那个男子?

 

记得,他说自己叫?

 

  对,独孤玄翼!

 

  “独孤玄翼?爹——!”暮殷殷双腿轻轻一蹬,一跃飞了过去,赶紧出手挡在暮行龙面前,险些没有站稳脚步。

 

立即拔出暮氏剑和独孤玄翼打了起来,独孤玄翼纵身而上,独孤玄翼出剑每一招都是致命,步步逼退殷殷,殷殷只能防守,不能其攻。

 

他眼里充满了恨意。

 

暮殷殷几乎挡不住的他的进攻,暮行龙受了重伤,手臂一直在流血,“殷殷,小心。”

 

  独孤玄翼面部青筋暴起,神如罗刹,飞脚狠狠的向殷殷的腰上踢了过去,一脚下去,殷殷憋不住内气一口吐出鲜血来,浸染了身上的衣服。

 

殷殷心里一心想着要救爹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独孤玄翼武功太高,殷殷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对方杀意已起,手上的血管早已突起,剑光一扫。

 

一阵刺眼的光亮,逼的她赶紧闭上了眼睛,瞬间,剑毫无防备的刺进了她的右肩上,剧烈的疼痛,长剑狠狠一转,毫不留情的从身体里抽了出来,殷红的血花四溅。

 

凄凉中鬼魅的绽放,独孤玄翼一声冷笑,更是用力的一掌拍在她伤口上,整个人弹了出去。

 

“咚——”的一声重重的摔在石桌上,一滩殷红的鲜血从她嘴里吐了出来,洒在石桌上。

 

  独孤玄翼一声怒吼,宣泄着心中的痛苦,指着暮行龙大骂:“暮行龙,王八蛋!你就该千刀万剐!臭老头,老子今天就要灭你全家!你们暮家的千年古琴真好!我们的小弟弟独孤灵就是这样被你们害死,他才十四岁,没想到这把琴居然如此邪恶,一碰当场丧命!暮行龙,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为我弟弟报仇!”

 

  独孤玄翼冲了过去一把将暮行龙抓住。

 

狠狠拽着他肩上的衣角,强大的力道让暮行龙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暮行龙吓得心脏似要从口中跳了出来。

 

刀光剑影,一声惨叫,血飞四溅,独孤玄翼的长剑刺入了他的心脏,剑无情的迅速一转,愤怒的一下将剑狠狠拔了出,血喷涌了数尺之外,血花四溅在暮殷殷奄奄一息的脸颊上。

 

  一丝冰凉,血腥味刺激着神经。“不要!爹——”暮殷殷看着眼前的一幕,眼泪已经从眼角流了出来,一阵窒息的沉重,大脑一片空白,心里一阵慌乱,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爹爹的尸体,缓缓掉下泪来。

 

  暮行龙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双膝一弯,重重的跪在地上,倒在血泊中。独孤玄翼已经杀红了眼,转身看向暮殷殷,愤怒的咬着牙。

 

眼角闪烁的泪光,拖着带血的长剑朝殷殷走了过去。殷殷手无缚鸡之力,独孤玄翼恶狠狠的冷笑了一声。

 

一脚重重踩在她受伤的肩膀上,使劲用力狠狠的踩着。

 

  “啊——”殷殷一声凄厉的惨叫。

 

剧烈的疼痛,眼泪滚滚而下,情急之下她正准备出手下毒,独孤玄翼一眼就发现她的动作。

 

一脚用力狠狠的踩在她娇嫩的手腕上,听见“咯吱——”的一声骨头响声。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暮殷殷哭喊道,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古琴只要弹奏的人内力不足,就会被琴弦刺入心脏而死!独孤灵是我们最小的弟弟,却惨遭毒手。我要你们血债血还!”

 

独孤玄翼双眸布满了血丝,眼角的泪光隐隐闪烁着。

 

  “我们并不知道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了寻找这古琴,差点丧命!”暮殷殷已经哭成泪人,手上的疼痛,肩膀上的伤口,爹的死,几乎会快让她崩溃。

 

  “我今天留你一条命,下次再让我见到你,我绝不手下留情!”独孤玄翼狠狠的丢下这句话,拖着血迹长袍,从殷殷的眼前消失。

 

  “爹——爹——”殷殷赶紧冲了上去,双手颤抖,疼痛不已,毫无力气。紧紧将爹抱在怀里,拼命的哭喊着,暮行龙缓缓睁开眼睛虚弱的凑在殷殷耳边用尽全身内功,说道,“你还有个妹妹……叫暮子子……在九云溪……”暮行龙说完,手重重的垂了下去,眼睛翻起了白眼。

 

  “爹,你醒醒啊!我是殷殷,爹——”

 

  “爹——”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暮行龙已经断气了,殷殷的心痛已经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

 

  四周变得的冰冷,似乎冰雪冰封。

 

  陌零拿着雪糖糕兴奋的走回暮家,就看见哭成泪人的暮殷殷坐在地上,身上全是血,殷殷怀里躺着的是脸色泛白的暮行龙,他的胸口上的血也开始凝固了。

 

  “殷殷……”陌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睛一扫,发现她也受伤了,走过去,赶紧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陌零大哥……”殷殷放肆的哭了起来,将脸埋在他怀中狠狠的嚎嚎大哭,陌零看着她这般模样,心隐隐撕心的疼。

 

  琉璃从集市回来,一进院子,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琉璃四处环顾,心里突然一紧,这味道是从爹的房间那边传来的,脑袋里突然产生不好的预感。

 

  突如其来的噩耗,凄惨的尸体,受伤的殷殷,一切都像是噩梦。琉璃静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血染院子的尸体,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

 

  所有人都知道了暮老爷被刺杀的消息,皇上似乎没有过问,继续讨好独孤家族。

 

  琉璃静静的坐在灵堂里,她已经三天没有说过话。殷殷的身子也没痊愈,偶尔身体一动还会浸出血。

 

陌零一只紧紧跟在殷殷声旁,生怕她的伤口裂开了。

 

  琉璃一句话也不说,脸上的表情阴沉的很。

 

  陌零担忧的看了琉璃一眼,琉璃原本清澈见底的双眸已成了暗淡无光,里面充满了幽幽的仇恨,面无表情,看上去阴沉的很。

 

  叔叔暮友湘一直在操劳丧事,整个人也瘦了一圈。

 

  宿命,终究逃不过。如果是注定的,只能叹息。

 

  琉璃搀扶着殷殷走出灵堂,来到花园里。琉璃一脸阴暗,如同充满寒气冰封的利剑,罂粟花一般的女子。

 

“殷殷,我要杀了独孤玄翼那家伙!”琉璃愤怒的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姐姐,我们一起去杀了他!绝不能姑息这种人的存在!”暮殷殷也是一脸发愤怒,不过现在她虚弱的很,自从受了伤,伤口常常流血。

 

  陌零也跟着走了出来,默默的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殷殷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陌零大哥都会保护她,如果要报仇,他也会在她身边的。

 

  “我们只要找到独孤家,就可以杀了他!”暮殷殷紧紧捏着拳头,一想到爹被杀的场景,她的愤怒就不能平息,一心只想杀了那个人。

 

  或许,这就是宿命的开始,命运的齿轮开启,躲不过,催人泪下。

 

  那是他们的爹,从小到大,都是爹一手带大的,从未去思考离去,就是独孤玄翼,害死了爹,伤害了殷殷,让暮家上下陷入了一片悲哀中。

 

  生死注定在一瞬间,仇恨也是在一刹那。有些花开注定无果,萌芽之果,毒性巨大

动漫关键词:被合租糙汉室友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