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公交车上~嗯啊被高潮,师弯腰漏出两个奶头

2022-05-24 15:38:2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当天夜里,准岳坚持让伽禾睡在他们随行的马车里,准岳则睡在马车外的草地上。   镇长已经为大家安排了住处,可是所有的僧人都选择守护在伽禾身边。   伽禾总觉得准岳过分小

 当天夜里,准岳坚持让伽禾睡在他们随行的马车里,准岳则睡在马车外的草地上。

 

  镇长已经为大家安排了住处,可是所有的僧人都选择守护在伽禾身边。

 

  伽禾总觉得准岳过分小心了,可他却不得不接受准岳的安排。

 

  凄惨的哭声,痛苦的哀号声,在夜里听来要比白天喧嚣几倍。伽禾盘腿坐在马车里,双手结印,口中不断念着经文。真心为那些死去的亡灵超度。

 

  二十个灰衣僧人围着马车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明日,伽禾会带领这二十个僧人为死去的人做一场法式。七日的水陆道场,礼佛拜忏,追荐亡灵,并超度水陆一切鬼魂,普及六道四生,望早登极乐。

 

  伽禾想着白天看到的,默默的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天过的并不轻松。

 

  很快,困意席卷了伽禾,刚刚闭上眼睛,他就陷入了一个梦境。

 

  一个老迈的僧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那个老人俨然就是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烛火微动,一个黑影自窗外闪身进入屋内,手中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老人的视线艰难的转向黑影,那把刀已经架在了老人的脖子上。黑影毫不迟疑,手起刀落,只一刀,老人便身首异处!

 

  伽禾急促喘息着张开眼睛,吓的一身冷汗。准岳上前忙问:“上师!怎么了!您看到了什么?”

 

  佛竺教的每代大祭司都有预言的能力,伽禾虽然还未真正的继位,却也能看出一些事情的端倪。

 

  伽禾自小便不常做梦,每次做梦都预示着某些事情要发生。

 

  有人要对大祭司不利!这是伽禾醒后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准岳守在一旁,一脸关切,手中拿着帕子为伽禾拭去额头上的汗水。“上师是不是今日看到的脏东西太多了,睡不安稳?”

 

  伽禾摇头,道:“我没事,你去休息吧!已经连累你们要睡在马车外,我不想再因为我的关系,让你们睡不安稳。”

 

  准岳是一个知道分寸的人,自伽禾进入贡布神殿的那天准岳便被指定,贴身伺候伽禾。可见准岳的淳朴、善良已经被大家所认可,因而被委以重任。

 

  第二日,一早准岳便问:“上师,是否已经知道了疫病的传染源?”

 

  伽禾笑了,道:“倒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

 

  准岳道:“虽然我只是一个小扎吧,可我毕竟从小在贡布神殿长大,我知道历代的大祭司都有预言的能力。虽然上师现在还未继承大祭司之位,可是灵童天生就有一些特殊的能力。所以您能看出桂花镇的几处水源,到底是哪处出了问题。”

 

  伽禾匆忙洗过了脸,顾不上吃东西便去了纪府。路上,伽禾对准岳道:“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昨日所看的那几眼水井的水均不能饮用,只要对病人、已经死去的人进行妥当的处理,每日的死亡人数是可以控制的。

 

  只是,我还是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去救治那些已经染病的人。”

 

  此时,镇长欣喜若狂的从纪府跑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张写了些字的纸。

 

  准岳上前问道:“镇长如此高兴,所为何事?”

 

  镇长将手中的纸在伽禾面前展开,道:“上师,这是一位刚刚从外面回来的人带回的药方!前几日许春到百草谷求医,昨天夜里才回来。他带回了这个,说是百草谷中的神医亲自开的!我们倒不妨一试!”

 

  伽禾知道百草谷,虽然到百草谷中去过,却不曾见过谷中的神医。

 

  准岳问道:“镇长,你所说的那位神医真的很厉害吗?他开的这药方能医好镇上众人的怪疾?”

 

  镇长道:“百草谷神医的医术当真是天下无双,他一听说镇上的人得了怪病,就二话不说开了这药方。对了!”镇长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药瓶,递到伽禾手中道:“上师,这是神医让许春带回来的,说是没有生病的人吃上这药,就能不再被传染!”

 

  伽禾将药瓶打开,里面是一粒粒的药丸,有淡淡的药香,闻起来很舒服。伽禾将瓶子递到镇长手中,道:“先将药发下去,让没有染病的人都先吃上。就按照这药方抓药,煎好后给病人服下。有药方可试,总比坐以待毙的要好!”

 

  得到伽禾的首肯,镇长马上派人去抓药。

 

  准岳问:“上师,那药房真的能用?”

 

  “反正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最多这方子没有效果,毕竟他们没有办法医治,左右是活不成的!我倒盼着这方子能救了他们的命!”

 

  “是啊,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伽禾带着准岳到各家各户去慰问,看到最多的是死了双亲的孩子,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镇长,这些孩子你打算怎么处理?”伽禾问镇长。

 

  镇长有些为难的想了想,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桂花镇是个大镇,在这次疫病中丧命的人也不少。现在,镇上活着的人,还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我本想建个私塾将他们安置进去,可是孩子还小,总不能每年都等朝廷拨银子吧!这……还请上师指条明路!”

 

  伽禾道:“我会派人请示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倘若他同意,我会将那些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的孩子带回贡布神殿!”

 

  镇长感恩戴德连忙点头,道:“若果真能如此,真是太好了!我代那些孩子先拜谢上师!”

 

  此时,一个当兵的老远的跑了过来,一脸的喜色。跑到近前大声说道:“止住了!止住了!”

 

  准岳皱着眉头,问:“你说清楚!什么止住了!”

 

  当兵的喘了好一会,才把气喘匀,道:“病人们吃了许春带回的药方上的药,已经止住腹泻和呕吐了!张郎中让我跑过来告诉上师!”

 

  众人一听,大喜。伽禾道:“快走!我们到纪府看看去!”

 

  “百草谷的神医,果然厉害!这一副药下去,所有的人都不吐也不拉了。你看,大家的气色好多了!”张郎中在病房里忙活着,见伽禾和镇长来了,连忙上前说道。

 

  众人闻此,均面露喜色,伽禾的心中更是无比安慰。此时,那守护着父母的孩子跑上前来,道:“大哥哥,我爹娘好多了呢!都可以吃东西了!”伽禾伸手将他抱在怀中,问道:“你叫什么?”

 

  “二宝!”

 

  “二宝,爹娘生病的时候,你害怕吗?”

 

  二宝摇头,非常认真的道:“二宝不怕!因为大哥哥来了,所以二宝不怕!”

 

  “等爹娘的病好了,二宝要听爹娘的话,好不好!”

 

  “好!”

 

  二宝带着一脸天真的笑,复跑到母亲的床边。头靠在母亲的大手上,甜甜的说了几句悄悄话,引得母亲一阵发笑。

 

  张郎中道:“照这种情况看来,今晚这些病人的情况就会稳定下来!”

 

  正如张郎中所言,桂花镇的疫情很快便控制住了。人们心中想的最多的,除了伽禾的到来,还有那神奇的百草谷神医。他仅凭一个少年简略的叙述,便知道镇上的人生了怎样的病,最可贵的是,竟能对症下药!

 

  伽禾在桂花镇停留了半月,便功成身退。

 

  回到贡布神殿时,酷暑已尽。皇上特意赶到贡布神殿,赏赐了伽禾等人不少好东西,以表彰他们的无私奉献和丰功伟绩。

 

  伽禾脑海中所想的一直是镇长给他讲的那些,桂花镇盛产桂花酒,很多外乡人在这里做酒水生意。疫病来的突然,很多人客死异乡,再也没能见到家人。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见伽禾医治若有所思,便问:“这次去桂花镇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被那些病人吓到?”

 

  伽禾道:“生病的人没什么可怕的,都是受苦不是吗!只是有些不忍心,很多人死的时候,连家人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还有那些无辜、可怜的孩子!”

 

  烛影摇晃中,佛影都若隐若现,影子投在四壁。伽禾一脸悲怆的神色,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了然的道:“人生多变,命运多舛,但转瞬间四大皆空,五蕴无我。”

 

  伽禾看向已经燃了一半的香,香烟在半空中结成一张白色的网,复杂如一个人的一生。

 

  “这几日,弟子一直做着同一个梦,还请师父为弟子解解!”伽禾突然想起了那晚的梦境,对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和盘托出。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一脸慈悲道:“讲来!”

 

  伽禾将梦中的情景说了一遍,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他道:“你的梦正印证了我所说的,我的大限将至,不是寿终正寝,而是人为!”

 

  伽禾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惊慌的道:“人为!师父,是谁要害你!”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倒是一脸平静,道:“就算我们能预知未来,也终究难逃一劫,是福是祸躲是躲不掉的!”

入夜,贡布神殿中的众僧侣们都已经做完了最后的晚课,收敛了所有的杂念,准备进入梦乡,或者已经进入梦乡。

 

  可是伽禾的心中却并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样平静,他的心很乱。就像一群蚂蚁在热锅上转。

 

  他闭着眼睛,气息均匀,似乎已经睡熟。那只不过是做出来给别人看的。

 

  他的脑海中,一会是躺在桂花镇的大街上的死人,一会是那全家都死光的纪家,一会是为镇上的百姓操碎了心的镇长,一会是百草谷中的神医。

 

  说到百草谷,伽禾去年倒是去过一次,不过那次去的匆忙,为了救索情才去了百草谷找三叶兰。一晃,一年过去了,若不是这次听桂花镇上的人说起百草谷,伽禾几乎忘了世上还有百草谷这个地方。也几乎忘了,他这个出家人,曾为了一个女人整日辗转反侧,为了见她一面,想尽了办法,找尽了借口。

 

  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而他,还是他。

 

  他已经成为了贡布神殿的灵童,既不能娶她为妻,又不能许她未来。又有什么资格阻止她嫁人!

 

  唉!

 

  伽禾叹了口气,翻了个身。

 

  睡在外间的准岳耳朵立刻立了起来,支着耳朵听了好一会,确定没有什么动静了,才又安心睡下。

 

  一直到了后半夜,里屋才又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过这次准岳没有理会,他太困了,困的根本没有听入耳中。

 

  伽禾着了一身稍微厚实一点的灰色僧衣,先将半个头探出门外,仔细且小心的盯着准岳看了一会,像是怕目光会吵醒准岳一样,伽禾的整个心都悬在半空。良久,听清了准岳那平稳的呼吸声,他才一步一顿的步出了禅房。

 

  禅房外,皓月当空,斑驳的树影清晰的印在墙上。草丛中隐约传来几声虫叫,吓得伽禾一哆嗦,差点扔掉了手中的衣裳。伽禾轻抚胸口,四下看了看,无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便在回廊间穿梭起来,走的极快。

 

  禅房向左是藏经阁,过了藏经阁边上的小门,就到了公德堂。

 

  公德堂内的那尊大佛依然端庄、严肃,慈眉善目的看着天下芸芸众生。月光自窗棂而入,照在大佛的眼睛上。伽禾透过窗子看了一眼,仿佛被大佛看透了心思,立刻惭愧的低下了头。他怪自己不能定性,贪恋红尘。一时间他的心,便在严守戒律与外面的花花世界上面踌躇了起来。

 

  敲更的僧人刚刚自公德堂前走过,敲了三更鼓。

 

  再不走,恐怕就没机会了。

 

  想了想,伽禾还是硬着头皮打开了公德堂的大门。

 

  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了头,伽禾在大佛的身上找到了机关,轻轻一按,大佛转身,后面是一个悠长的暗道。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慵懒的照在百草谷的谷壁上,一朵小花正躲在草丛中静静的绽放。

 

  一个光头藏在一堆枝叶下,一动不动。

 

  在天穹树与巢穴间来回奔忙采食花蜜的蜂鸟,忙里偷闲,停在树梢上好奇的看着。鸟儿震动翅膀,引得枝叶颤动。露珠在树叶上滑动,慢慢的聚集,来到了树叶的边缘,未等鸟儿去接,那露珠便脱离树叶落了下去。

 

  可巧,露珠刚好落在了那光头的鼻尖上。

 

  鸟儿低头细看,那人闭着眼睛,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眉清目秀,皮肤光洁白皙。虽然身着灰色僧衣,但仍旧难掩飘逸、潇洒的气质。倒是少有的风流坯子。

 

  清凉的露珠吵醒了熟睡中的伽禾,惺忪的睡眼中,出现了一个快速扑腾翅膀的小鸟,小的不细看,几乎不易察觉。

 

  伽禾被这乖巧的鸟吓了一跳,蜂鸟见那光头终于动了,也慌乱了起来,立刻转了个弯,直奔天穹树而去。

 

  伽禾抬头看了看日头,心下一惊,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的这样沉,到了这个时候才醒。再不马上回贡布神殿,怕是要引起大乱子了!

 

  一想到准岳、大祭司和几个长老那担忧又失望的神情,伽禾便感到心中不安。

 

  他拾起地上的僧衣,转身便走。

 

  此时,远处传来女孩低低的笑声。“蜂儿,你别跑!看我抓了你,拔了你的毛!你别跑!”

 

  风儿循着声音,率先看到了一个身穿彩色织锦、面戴纱巾的小女孩,那女孩正追着一只蜂鸟,在草丛间、树林里扑腾着、追逐着。

 

  那蜂鸟也不急于逃走,只在前面慢慢腾腾的飞着,可是那女孩刚要加快速度,它便转了弯,逃掉了!

 

  追着蜂鸟跑的女孩,正是雁奴。

 

  她累的气喘吁吁,绕着天穹树跑了好几圈,用尽了办法都捉不住一只蜂鸟。

 

  哼!

 

  雁奴挽了挽袖子,一副住不到蜂鸟便誓不罢休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我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我不是说过了,只要你让我抓住,我看看便放了你!想不到你这般小气!看我抓住了你,再跟你计较!”

 

  说着,雁奴便也像鸟儿一样绕着天穹树飞了起来,轻功还是胡成教给她的,她领会的不错,用起轻功来,便更得心应手了。

 

  走到天穹树下的伽禾刚好看到了这一幕,他躲在一丛树叶后看着雁奴,瞪大了眼睛。

 

  雁奴飞在半空,开心的笑着,小心的避开天穹树的花朵,在黄色的小花间搜寻着蜂鸟的影子。翩若惊鸿、舞若游龙。

 

  小小的蜂鸟,怎么能逃得过雁奴的追踪,绕了两圈,便被雁奴抓在了手中。

 

  “哈哈!我说我会抓到你,看我不要你好看!再叫你跑!”雁奴得意的抓着小蜂鸟说着,回身坐在了一棵松树的树冠上。

 

  雁奴正兀自得意,远处传来了莫叶枫生气的声音:“雁奴!你个死丫头,又跑到哪去了!”

 

  “糟了!”听到了爷爷的声音,雁奴吓得魂儿都丢了,吓的蜂鸟也扔了,连滚带爬的就从树上摔了下来。

 

  只听得噗通一声,吓的在周围乱逛的鸟儿都四散逃飞,这一下摔的可不轻,雁奴哎呀一声,摔疼了又不敢大声叫。伽禾看着雁奴那慌张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雁奴揉了揉屁股,像是做了亏心事,被人发现了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雁奴消失的背影,伽禾忍不住心道:这女孩生活的倒自在,无忧无虑、与世无争。不知道那百草谷中的神医,与她有没有关系!

 

  伽禾回到禅房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做完了早课。正准备吃早饭。

 

  准岳在贡布神殿找了好几圈,累的满头大汗,看到伽禾就扑了上去。忙道:“上师,您这是去哪了!让我好找!”

 

  伽禾知道自己惹了祸,问道:“还有谁知道我不在殿中?”

 

  准岳摇头,道:“我只对大家说上师身体不舒服,在禅房里休息。没人知道上师出去了!上师,您再要出去做些什么,千万告诉我知道!我也好为上师圆谎不是!”

 

  伽禾在准岳的头上敲了一下,微嗔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的谎话怎么随口就来!”

 

  准岳一惊,没想到心急之下说走了嘴,忙道:“这不是急的!准岳知道错了!这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上师离开了贡布神殿,那样会引起大乱子的!”准岳越说声音越小。

 

  伽禾将手中的僧衣放下,道:“都是我任性,连累了你!你放心,所有的罪孽都是因我而起,我定会一力承当!”

 

  准岳听了伽禾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凄凉,道:“上师说这样的话,根本就是没拿准岳当自己人!准岳是上师的人,不为上师着想,又为着谁着想!”

 

  伽禾没想伤害准岳的情绪,又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我也不愿连累你。今日发生的事情既然其他人并不知道,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否则定会引起大麻烦!”

 

  准岳点头,道:“上师还是在床上躺上一躺,我怕等会大祭司和几位长老要过来瞧您!”

 

  伽禾叹息一声,道:“罪过、罪过!犯了错不接受惩罚,还要继续说谎骗人!”伽禾的心中虽然矛盾着,但还是按照准岳所说的去做了。

 

  昨天夜里睡在野地里,没睡踏实,现在躺在床上倒是有些困意。

 

  伽禾似睡非睡的时候,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带着八位长老来了。他不敢睁眼,继续装睡。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问准岳:“巴诃穆达怎么样了,可好些了?”

 

  准岳回答,道:“大概是昨晚被子没盖好,天不亮就有些发热。吃了些药,刚刚睡下!”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点头,看向床上的伽禾。

 

  大长老看了一眼伽禾,便一脸不快的对准岳说道:“定是你没有伺候好!又不是什么寒冬,怎么说冻着,就冻着了!”

 

  准岳立刻诚惶诚恐,道:“准岳知道自己天分不高,可自从留在上师身边伺候,便一点不敢怠慢!准岳宁愿生病的是自己,也不愿看到上师受苦!”

 

  大长老眯着眼,不打算放过他,咄咄逼人的道:“你说你一心全为巴诃穆达上师,上师天不亮便病了,晨间我却见你在殿内闲逛!你那是一心为主!明明就是心无恒定,一心只想着自己!”

 

  闻言,准岳心中咯噔一跳,没想到大长老会看到他在神殿内乱逛,一时间找不到辩解的理由,准岳本想下跪认错,再一想,又怕伽禾离开神殿的事情节外生枝,只好在慌乱中找借口道:“大长老有所不知,准岳晨间离开巴诃穆达上师,是因为上师突然发热发的厉害,准岳心中着急,便出去找人来帮忙。并非丢弃主子不顾!”

 

  大长老仿佛不信,还要再问,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开口道:“巴诃穆达的身体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准岳你好生伺候着,有什么事情便来我的禅房来找我!”

 

  准岳合掌,道:“是!”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对着八大长老道:“巴诃穆达是我亲选的灵童,在我圆寂之后,他便是这贡布神殿的主人,也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平日里也该好生照顾,不要等到出了事情,再去责怪他人!”

 

  八个老头不敢含糊,立刻合掌道:“属下定当尽力辅佐巴诃穆达上师!”

  送走了九个古稀的老人,准岳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呼哧呼哧的喘了半天。

 

  伽禾从床上坐了起来,打趣的说道:“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大祭司不是什么都没说,你怕什么!”

 

  准岳一肚子委屈,道:“我的好上师!您躺在床上装睡,倒霉的可是我。大长老抓着我的小辫子不放,在抓的紧点,要掉的就是脑袋了!”

 

  听了准岳的话,伽禾的心中也有了些想法,脸上的表情变得不是很好看了。眼神冰冷的看了看门外,低声道:“大长老今日说的这些话,你怎么看?”

 

  准岳身后在脑袋后摸了摸,道:“除了大祭司,平日里只有三张老、五张老最关心上师,倒是没看到大长老对上师的事情怎么上心,今日倒是让准岳意外。”

 

  伽禾点头,若有所思的道:“这就对了!他平日里都不知道关心我,现在却紧张起来了!表面看上去,他是在责怪你,实际上,是在威胁我!”

 

  “不会吧!”准岳性情憨厚,看不透人心,更不愿相信贡布神殿中会有人心怀不轨。伽禾道:“他明知道你在我身边已经呆了两年,我们的感情深厚,现在他却来针对你,不是逼我为你出头吗!到时候,他就会抓住我的把柄不放。再狠狠的把我从这个位置上拉下去!”

 

  准岳越听越心惊,又觉得有些可笑。他道:“我的好上师!您可是大祭司亲选的,生来就是贵胄之身!谁能取代您的位置!”

 

  伽禾一听准岳说话的口气,便知他不知这其中的厉害,便道:“你定会觉得可笑,那是因为你没有看到那些黑暗的东西!算了,这些事,我对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倒是为你增添烦恼!”

 

  准岳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道:“我是不懂,不过我知道我应该做的就是好好伺候上师,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伤害您!”

 

  伽禾怕窗外有耳朵,不敢再说昨夜出去的事情,转而说道:“我身上有些乏了,你去打盆水来,我洗洗!”

 

  准岳转身出去打水,伽禾隔着窗子看到大长老正跟一个小扎吧说着什么,说了两句,小扎吧便急急的去了。

 

  伽禾总觉得心中不安,待准岳打了水来,洗过了脸和手,拈了香,跪在佛前默默忏悔。

 

  “弟子有辱佛祖教诲,贪恋红尘,不能放下万缘,更无法做到四大皆空。”伽禾磕长头祈求着原谅,承受着现实世界中八热地狱的折磨。那清凉世界的七宝莲池,离他似乎越发的远了,因为他始终不能放下,因为他太过于沉重,无人愿意度他!

 

  准岳在一旁默默地念着偈语,他能看到伽禾跪在蒲团之上,匍匐在地,却不能看到他苦涩、矛盾、颤抖的心。

 

  暑往寒来,又过了一年。

 

  伽禾的梦境越发的真实了,那是一个血腥的场面,只看一眼便心惊胆战、触目惊心!

 

  从夜色中走来的人,穿一身剪裁极合身、质料极高贵、色彩极明的紫衣,手持金鳞紫金刀。五十多岁的样子,却有着年轻人都不能比拟的朝气,英挺,颀长,风神秀朗,气概威武。

 

  烛光在颤抖着,为这比年轻人还有朝气的“老人”颤抖。

 

  他手中持刀,走路的姿态安详而优雅,明明是来杀人的,却并不像一个心急的杀手。

 

  刀被缓缓提起,映着烛光,闪动着寒冷、嗜血的光。慢慢的放在了老人的脖子上。

 

  他的嘴在动,伽禾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听,却是徒劳。

 

  男人提着刀的手,手腕外翻,看上去,这人是用不惯刀的。可是他的手中明明是一把刀。

 

  被刀驾着脖子的正是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老人微弱的呼吸,几乎转眼便可断气。完全没有必要再受一刀。

 

  可是,男人已经将刀提起,毫不犹豫,手起刀落!

 

  头颅已经离开了身体,男人还在看着老人的表情。男人在疑惑,为何被杀的时候,他的脸上也能那样从容,从容的让人愧疚。

 

  可是男人的心已经坚如铁石,从来不曾为谁愧疚。

 

  血,自老人的脖颈中流出,很快便湿了被褥。

 

  伽禾大叫一声自梦中醒来,不断的大口喘息。

 

  准岳闻声连忙点燃了蜡烛,跑了进来。“上师,你又做噩梦了?”

 

  伽禾颤抖着双手,伸手去拿衣服,准岳把衣服递到伽禾的手中,道:“上师,您这是要去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伽禾仿佛还未从梦中完全醒过来,痴痴的道:“别拦我,我要去千佛塔!”

 

  准岳帮伽禾穿上了鞋,道:“这么晚了您去哪做什么!大祭司恐怕已经睡下了!”

 

  千佛塔正是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修行的地方,伽禾做了怪梦,心中惦记着,怕大祭司真的会遭人暗害,着急要去看看。听到准岳阻拦的话,伽禾不悦的道:“你便在这里呆着,休要管我!”

 

  准岳不敢不管,提了纱灯紧紧的随着。

 

  莫说是千佛塔,整个贡布神殿都已经在这深沉的夜色中沉睡着,而且睡的很沉,任凭准岳如何去呼喊,如何去摇晃,没有任何人去理会他。

 

  一路走来,由灵童所居住的日华禅房,入百慈门,穿越五百步远的长廊,进万圣门到千佛塔。除了一直不敢做声的准岳,只有惹人心烦的风陪着。

 

  千佛塔中所有的灯都亮着,那是长明灯。有僧人定时上香油,一刻都不准灭。

 

  伽禾仰头,向塔内望了一眼,除了灯光,什么都没有看到。他知道他想见的人在哪里,却又不想扰了大家的清梦。

 

  人到了门口,却踟躇不前。

 

  准岳上前,问道:“上师,是否要上塔?”

 

  若没有大祭司的允许,上塔需要过十八棍僧这道关,十八棍僧的功夫极高,他们是大祭司的亲卫,只认命令,不认人。

 

  准岳抬头看着千佛塔,低声道:“若就这样贸然上去,恐怕要惊动不少人!”

 

  可不是要惊动不少人吗,一旦进入塔中便会遇到守塔的十八棍僧,一旦打起来,事情便闹大了!

 

  准岳试探着问道:“上师,现在怎么办?”

 

  伽禾未语,席地而坐,稳如钟。准岳心里明白,伽禾这是入定了。

 

  大祭司与灵童之间,意念是可相通的。既然不进入塔中,只有用意念想通的办法请示大祭司本人了。

 

  果然,过了一会,一个身材魁梧的灰衣僧人自塔中走出来,对伽禾说道:“上师,大祭司请您入塔!”

 

  次八凡索提在千佛塔中的第九十九层修行,老人夜里休息的时候,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躺在床上,自他二十五岁以后,他便可以以打坐入定来增加自身的修为。

 

  伽禾来到千佛塔第九十九层的时候,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正面壁而坐。

 

  老人并未转身,开口问道:“这么晚来找我,可是有事?”老人的背有些佝偻,腰板不能挺直。银丝飘拂,却又红颜白须出尘。

 

  伽禾跪在老人坐前,道:“那梦境越发真实了,我担心师父有危险!”

 

  老人似乎已经有所准备,淡然的道:“命中注定的劫难,想逃是没有办法的!那些血腥的场面看的多了,也就习惯了。关于将要发生的事情,你不是一直都看在眼中,难道还没有习惯?”

 

  因为太关心的关系,伽禾的心中仍旧有一丝慌乱,他道:“不知师父可有对策!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道:“我身居千佛塔,又有武功高强的十八棍僧守护,如果这里都不是一个安全的所在,还有哪里比这里更安全呢!”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早就看淡了生死,倒让伽禾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祭司见伽禾心神不宁,便想着要宽慰几句,他道:“你放心,我早就做了安排,就算是我真的会死在歹人刀下,我也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由此看来,他们想要的不是我手中的权杖,就是我现在的身份。这两样东西,他们想得到并非易事!

 

  你且记住,你是我亲选的灵童,待我百年之后,只要你手中握有光之权杖,你就是贡布神殿名正言顺的主人!

 

  若有一日我真的遇害,且权杖下落不明,你也莫要惊慌。权杖本该属于你,无论谁拿到了,最后还是会回到你的手中!那时,你定要稳住自身,稳住大局!

 

  切记!”

 

  伽禾几乎一步一回头的出了千佛塔,他心里明白,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肯定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不想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就算已经参透了天机,但劫数难逃。

 

  准岳持了纱灯,一手扶着伽禾缓步前行。

 

  伽禾心神不宁,几次差点摔倒,幸好准岳手疾眼快。

 

  准岳一心为主,这个时候自然关心伽禾的身体,他道:“千佛塔已经去过了,大祭司好好的,并没有发生可怕的事情。可见那梦并非真实发生的事情,上师大可放心回去休息,不要想那些扰人的事情,倒乱了上师的心神!”

 

  伽禾摇头,道:“你不懂!我也不懂!懂的人偏偏不说,只叫不懂的人去胡思乱想。师父叫我万事小心,可我连自己的梦都弄不明白,我又该小心些什么!”

 

  次八凡索提不让伽禾知道太多的事情,不过是想保护伽禾罢了。不过,大祭司万万不会想到,这个为了保伽禾周全的法子,也几乎将伽禾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是……”伽禾的年纪毕竟还小,听到大祭司会有危险,顿时乱了阵脚。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道:“这样看来,我陪在你身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现在还不知道要对我下手的是什么人。无论是内鬼还是外贼,你都要当心。我离开以后,你的处境毕竟不会太好!因此,你要时时留意!”

 

  伽禾郑重的点头,虽然听着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叮嘱,可心中还是慌乱不堪。仿佛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还没有喝到母乳就要离开母亲,孤立无援。凄凉的情绪,油然而生。

动漫关键词:公交车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