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我穿JK裙子掀开被后面进了

2022-05-24 15:37:0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姑师国皇帝狄浔禹也是佛竺教的信徒,他亲自到宫门口迎接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大祭司为狄浔禹摸顶,狄浔禹双膝跪地,只有在大祭司面前,他才会变得虔诚、谦逊。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听

姑师国皇帝狄浔禹也是佛竺教的信徒,他亲自到宫门口迎接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大祭司为狄浔禹摸顶,狄浔禹双膝跪地,只有在大祭司面前,他才会变得虔诚、谦逊。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听狄浔禹说完楼兰的遭遇以后,双眉紧锁。他沉吟道:“汉朝是东方的大国,对于我们来说,发怒的他,比洪水猛兽更加可怕!”

 

  狄浔禹悔不当初,对于汉朝这个危险的存在,一筹莫展。“汉军,只用七百人便攻陷了楼兰城。我已经听到风声,汉军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姑师!”其实,根本不用听什么风声,明眼人一看便知!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说道:“我国既没有良马,可以去贿赂汉朝的皇帝,也没有辽阔的国土作为后盾!现在就算我们匍匐在汉朝皇帝的脚下,他也不会收回他的军队,更不会原谅我们的!”

 

  狄浔禹道:“我已经派人带着珠宝、黄金去贿赂汉朝的将军,希望他能在汉朝皇帝面前为我们说一些好话!

 

  另外,去汉朝求情的使团已经在昨日出发了!”

 

  “国主明断!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向汉朝低头,不过,在向汉朝求饶的同时,我们恐怕还要求助于匈奴人!”

 

  “请上师明示!”

 

  “匈奴人在西域地区活动频繁,他们一直暗中挑起西域和汉朝的冲突,如今终于如他们所愿。我姑师国小力微,倘若汉朝皇帝下定了决定要攻打姑师,我们毫无还手之力。若我们求助于匈奴人,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经过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的一番点拨,狄浔禹终于又找到了另外一条生路,他马上下令着人去匈奴人那里搬救兵。又派人到乌孙国去买良马,希望投其所好,汉朝皇帝能放弃攻打姑师的念头!”

 

  狄浔禹为了挽救姑师,不惜倾尽国力,买良马、贿赂汉朝的官员、寻求匈奴人的帮助!姑师上下一时间人心惶惶、鸡飞狗跳。

 

  幽深的百草谷以他伟岸的身躯挡在了太阳之前,最后一抹夕阳被暮色笼罩,雁奴终于踏着散乱的步伐,疲惫的回到了茅庐。

 

  “爷爷!我回来了!”雁奴老远的喊着,为的是让老人放心。

 

  驻颜神医转头想侯窕兰笑着说道:“她回来了!”

 

  侯窕兰的心中竟掠上一丝期待,转头看向门口。

 

  低矮的茅屋内已经点燃一盏油灯,灯火随风而动。门开着,等着晚归的亲人回家。

 

  雁奴快步走入屋内,驻颜神医品着茶,道:“雁奴,这是侯姑姑!”

 

  每年来找神医看病的人自然不少,在雁奴的心中,除了神医,其他的人都与她无关。神医对那些来求医的人向来不会客气,今日对这个女人却这样热情,雁奴也不得不装作乖巧,给神医一些面子。

 

  “侯姑姑好!”雁奴站在神医的身边,道:“爷爷,我去煮饭!你们聊着!”

 

  侯窕兰的视线一直追随着雁奴,直到她消失在门口。“她为何带着面纱?”侯窕兰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驻颜神医道:“她被捡回来的时候左脸便受了伤,她现在还小,不适合用药。只能用纱巾遮面。”

 

  侯窕兰一阵出神,又道:“这孩子叫雁奴?她多大了?”

 

  “十二岁!”

 

  “十二岁……倘若我的孩子还活着,也是这个年纪!她是哪里人,父母是谁?你知道吗?”侯窕兰问的急切,眼中带了一丝希望。

 

  可驻颜神医不得不打破她的梦。“这孩子自小伤了脑子,小时候的记忆全无,若不是师兄送来的及时,她恐怕活不到今日!”

 

  “这么说,她也有可能是我的女儿!”侯窕兰一阵欢喜,坐立不安。

 

  驻颜神医思索片刻道:“你曾说,你将女儿藏到了东山的一座庙里,可是我师兄却在去西塘的路上捡到了她。去西塘的路,不会经过东山,一个八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独自一人跑的那么远呢!”

 

  侯窕兰不想放弃,道:“我想看看她的样子!如果她是我的女儿,她肯定长得像我,或者她的父亲!”

 

  驻颜神医点头,道:“也好!”

 

  晚饭后,侯窕兰试探着提出了想看看雁奴长相的要求,雁奴毫不迟疑,一口便回绝了!“我并非天生丽质,没什么可看的!”

 

  侯窕兰慌了,赶紧解释:“雁奴,你别生气,我只是……”

 

  不等侯窕兰说完,雁奴一脸不悦的对驻颜神医说道:“爷爷,你的朋友好生无礼!就算是我只是个孩子,可还有虚荣心,明知道我容貌已毁,还硬要我摘下面纱!这岂不是强人所难!”雁奴并不知道侯窕兰丢了女儿,小孩子自然只凭心中的感觉去对待一个人,不会伪装,也不会奉承。侯窕兰对她所做的,恰好触到了她的痛处,让她非常反感。

 

  驻颜神医见屋中的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立刻出声劝说:“雁奴,不得无礼!侯姑姑并没有要你难堪的意思,她只是想看看,你与她的女儿长的像不像!”

 

  “像与不像,又有什么关系,世上的人千千万,容貌相似的人大有人在,就算是像,我也不是她的女儿,看了又有什么用!”雁奴虽然百般不愿意,却不敢违背驻颜神医的意思,将面纱揭了下来。

 

  雁奴脸上那道长长的疤痕仍旧触目惊心,牵动着脸部的皮肤变得扭曲、丑陋。世上的孩子,哪有个个都长的像父母双亲的,就算是相像,也不过是某一处像罢了!更何况雁奴的整张脸都被这疤痕牵动,早就变了形,又怎么辨认的出!

 

  侯窕兰倒是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觉得雁奴的鼻子、眼睛与自己张的相像,可却不敢以此来断定雁奴就是她丢失多年的孩子!

 

  侯窕兰矛盾的想:虽然脸上带了伤,可这的确像我的孩子!可如果我把她误认为我的孩子,那么我的孩子就会继续在别处受苦,永远都无法脱身了!

 

  侯窕兰突然想到狄遥玲自小体弱,所以她的父亲便把传国之宝冥玉石戴在了她的身上。她随口问道:“孩子!你的身上有没有一块玉石?”

 

  雁奴一副受够了的样子,重新戴上纱巾,道:“我的脸,你已经看了,还不够!什么玉不玉,石不石的,从未见过!爷爷,我去睡觉了!”雁奴赌着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不再理会侯窕兰。

 

  驻颜神医叹息的道:“这孩子平时不是这样的,怕是今日心情不好!”

 

  “都是我不好,不能怪她!神医,雁奴来到谷中的时候,身上可曾带了什么东西?”

 

  驻颜神医思索着,道:“我记得,师兄抱她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留下,至于她身上带没带东西,我却不知道!孩子大了,我毕竟不好过于亲近!”驻颜神医露出了些许为难的神色,又道:“夫人已经看过了雁奴的容貌,可曾有收获?”

 

  侯窕兰摇头,道:“我倒是觉得这孩子的鼻子、眼睛与我有些相像,可却也不能由此便下了论断!我的女儿,自小身上便带着一块玉石,不知雁奴的身上有没有?”

 

  驻颜神医摇头,侯窕兰的脸上立刻显露出失望、悲伤的神色,驻颜神医立刻说道:“倘若师兄再来,我定会替夫人问问,他当年是在哪里捡到的雁奴,是否在他的身上见过什么东西!”

 

  侯窕兰立刻感激的说道:“如此,便劳烦神医了!”

 

  清晨,雁奴早早的起床洗漱,侯窕兰却在她起床之前便离开了百草谷。

 

  雁奴向驻颜神医抱怨,道:“爷爷,那位侯姑姑真啰嗦!难道她把我当成了她失散的女儿不成!”

 

  驻颜神医道:“你也知道你不是我亲生的孙女,你失去记忆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以至于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倒是希望你的家人能找上门来,那样就能弄清你的身世了!”

 

  驻颜神医还没说完,雁奴的眼泪便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驻颜神医一惊,道:“你这孩子,怎么哭了!”

 

  雁奴哭着,道:“难道爷爷嫌雁奴累赘,不想要雁奴了,想让别人把雁奴领了去!”

 

  “傻孩子,爷爷怎么会不要你!我倒巴不得,你留在我身边,陪我一辈子!”

 

  “那爷爷以后就不要再提雁奴家人的事情了,就算他们来了,我也是爷爷的亲孙女,谁都别想把我从爷爷身边带走!”

 

  雁奴一头扎进驻颜神医的怀中,驻颜神医拍着雁奴的背,道:“你不嫌谷中的生活孤苦,不闹着要出去,爷爷愿意留你再身边!以后,我们便不离不弃,相依为命,可好?”

 

  “好!”雁奴使劲点头。

 

  这一老一小在茅庐中相拥痛哭,好一会心情才平复了。

 

  驻颜神医道:“侯姑姑不是坏人,她昨晚对你说的那些话,也不是想伤害你,她只是想找回她丢失的女儿。你是小孩子,失去了亲人还有爷爷照顾,可是她这一生只有一个女儿,丢了女儿,就像丢了魂儿一样。她心中的苦闷怕是你心中的几十倍!”

 

  雁奴明白了,点了点头,道:“是我错怪她了,等她再来,我一定像女儿一样好好照顾她,那样也可抚慰她心中的伤痛!”

 

  “对呢!你真是个善良的孩子!侯姑姑走的时候留下了不少从汉使手中买来的织锦,说是留给你做几身新衣裳!”

 

  雁奴一听,侯姑姑对自己这样大方,又想到昨晚自己的言行,羞愧难当,脸立刻便红了。

 这晚的姑师城变得格外宁静,所有的人都为自己的国家的前途担心,大家跪在佛前用虔诚的祷告,祈求着。

 

  左傅彪不是唯一一个不希望看到姑师安定的人,还有他今晚要见的人。

 

  墨陵寻在百花楼中,已经等候他多时了。

 

  左傅彪是姑师的相国,可是出现在百花楼中的时候,他的穿着、打扮却像一个卖力气的农夫。不过他那偏瘦的身材、弱不禁风的样子,却又完全不像一个农夫。

 

  墨陵寻已经习惯了左傅彪这种装神弄鬼的把戏,所以他见到了穿着粗布衣服的相国大人也毫不吃惊。他们已经合作过很多次,私下里见到相国,并不像在公开场合那样,需要一些必须的礼数。聊到畅快的时候,他们甚至可以称兄道弟!

 

  早来的墨陵寻仍旧稳稳的坐着,手中的茶盏早早的就换成了酒杯,看来他今天的心情不错!墨陵寻的酒量就像他的武功一样好,大多数的时候,人们在看到他豪爽的一面的同时,也会受到他的照顾。不过,大多数时候,大家从他那里看到的都是他铁血的一面。

 

  左傅彪关好了门才摘下了头上的斗笠,一双疲惫的眼睛看向墨陵寻。墨陵寻开口道:“相国大人这么急着约我出来,可是又有什么指示了!”不算客气的语气,却也不敢过于逾越。

 

  左傅彪坐在墨陵寻的对面,道:“楼兰的事情相信你已经知道了!”

 

  “汉军的七百勇士果然神勇,这件事又有谁不知道呢!”

 

  “汉军收拾了楼兰,下一个就要轮到姑师了,我们伟大的国主还幻想着汉使能看在黄金的份上放过姑师!很可笑,不是吗!”

 

  “国主想用黄金贿赂汉使?听说这次领大军前来的汉使叫王恢,他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可是王恢贪财!所以国主还是有胜算的可能!不过,他的美梦,恐怕做不成,而且,很快就会变成噩梦!”

 

  “相国大人似乎已经有了新的计划?”

 

  “不!计划一直都没有变,只是汉军来的正是时候罢了!我要你杀了王恢!”

 

  “刺杀汉使,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是你的问题!只要王恢一死,愤怒的汉军定会攻入姑师!到时候,狄浔禹只能变成汉军的阶下囚!”

 

  “到时候相国大人再出面给汉军沉痛一击,姑师的宝座便是相国大人您的了!”

 

  墨陵寻是个聪明人,句句都说到了左傅彪的心里,可左傅彪却因墨陵寻的聪明有些恼怒,他冷冷的看了墨陵寻一眼,怪他太过逾越。“一定要杀了王恢!不要坏了我的大事!”

 

  “相国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为相国大人取来王恢的首级!更不会忘记,让汉军知道,王恢的人头,是姑师人取走的!”

 

  左傅彪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墨陵寻此时脸上的贪婪之色不必左傅彪的少,他说道:“相国大人客气了!墨某什么都不缺,只想得到冥玉石,还望相国大人成全!”

 

  左傅彪不耐烦的戴上斗笠,道:“我既答应你,就一定会帮你找到冥玉石!不过是一块石头罢了,你还真的想指望他使你称霸武林不成!”

 

  墨陵寻自然知道冥玉石的好处,冥玉石与光之权杖是姑师国代代相传的两件宝物,冥玉石在历代的国主手中,光之权杖则在大祭司的手里。这两件宝物不仅能够起死回生,而且还能凭借他们练就世上最厉害的武功,如果神功练成,可塑金刚不坏之身,而且可长生不老!

 

  剑宗墨家以铸剑为名,拥有这世上最好的几把绝世好剑。值得骄傲的是,这几把剑均出自他墨家自己人之手。天下人无不眼红,却任凭你如何抓心挠肺的想,都是得不到的。因为墨家有墨氏一族的守护,除了绝世的武功、绝世好剑,还有墨家宗主那铁血手腕。

 

  如今,墨家宗主墨陵寻年近五十,为人越发的豪迈、张扬。他不仅想让整个武林臣服在他的脚下,而且还想拥有整个姑师城!这个有野心,有豪情的男人,早在二十年前就成为了江湖豪杰心目中的偶像。生于剑宗世家,将剑宗进一步发扬光大,带领着墨家全族,坐上了武林中的第一把交椅。

 

  无论黑道白道,只要墨家出手,就没有落空的时候,墨家,已经成为了姑师城中的传奇,屹立不倒的传奇。

 

  在墨陵寻年近五十的今日,他的豪情不但不减当年,而且还有三个儿子相助,江湖中人对墨家从钦佩,追随,到如今的望而却步,谈之色变。无不印证着墨家在江湖中的地位一再攀升。

 

  为了统一武林,墨家在骊山论剑之时大败武林群雄,墨家三位少爷也一战成名,墨家一跃成为武林之最,更是无人能敌。

 

  现在的墨陵寻要声望有声望,要地位有地位,要财富有财富,若说他的生命中还缺少了什么,那就是不老的容颜和不死之身!

 

  墨陵寻不止一次的幻想着,身怀绝技,称霸武林的他能够永远屹立不倒,不经老迈之痛,不历死亡之劫。如果运气好,还能坐上龙椅,成为一国之君!

 

  在左傅彪面前墨陵寻不敢太得意,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用非常谦恭的语气对左傅彪说道:“还希望相国大人成全!”

 

  左傅彪很喜欢听别人奉承他,更愿意看到别人在他的面前低头,墨陵寻的表现让他非常喜欢,所以他也大方的说道:“只要墨宗主帮我坐上国主之位,那么冥玉石,就是你的!”

 

  左傅彪交代的事情,墨陵寻不敢耽搁,当晚杀手们便离开姑师向汉军驻扎的方向奔去。十几个杀手,都是墨家一顶一的好手,用的都是绝世好剑。十几个武林高手对付一个武夫,胜券在握!

 

  “爹!我们墨家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就连国主也要给我们几分面子,我们为何还要为左傅彪卖命!”墨如竭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可他还远远赶不上他的父亲那样深谋远虑。

 

  墨陵寻道:“你身为墨家长孙,就该懂得以大局为重。左傅彪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现在,不只是他需要我们,我们也同样需要他们!你以为墨家凭什么能在姑师如此嚣张?

 

  记住,看事情,一定不要只看表面!”

 

  墨如竭立刻点头,道:“儿子记住了!”

 

  墨陵寻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墨如竭在处理某方面事情的时候,还比较稚嫩,可他已经是一个很优秀的接班人。他不仅继承了他父亲英俊的长相、绝世的武功,而且还继承了他父亲那份坚毅和睿智。

 

  当然,最让墨陵寻满意的还是,墨如竭继承了他父亲的那份狠辣!

 

  墨如竭继续问:“儿子还有一个疑问!”

 

  墨陵寻是一个好父亲,在儿子面前他无时无刻不充当着一个好的老师,他道:“有什么问题?”

 

  “其实,以墨家现在的地位,完全可以摆脱左傅彪了,就算是为了冥玉石,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办法!”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们对现在所拥有的,已经心满意足了,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就此停手,不去为任何人卖命,不去奉承任何人!可问题是,现在离我们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冥玉石是历代国主的传国之物,如果不借助左傅彪,我们很难得到!

 

  而且,我听说,冥玉石现在根本就不在皇宫里,除了国主,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还不能接近国主,所以,只能依靠左傅彪!”

 

  “可是,我觉得左傅彪这个人并不可靠!”

 

  “不错!白首相知犹按剑,朱门早达笑谈冠!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朋友,更何况我们与左傅彪不过是相互利用而已!能否拿到冥玉石,这就要看我们的手段了!

 

  想要达到目的,当然不能让别人牵着我们的鼻子走!我们的手中,必须有能够扭转大局的筹码!

 

  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父亲交代的事情,儿子不敢疏忽!

 

  自大皇子狄遥琦死后,二皇子狄遥琤和三皇子狄遥琼备受国主喜爱,两位皇子相比之下,二皇子要略胜一筹!

 

  因为狄遥琤的生母叶妃攀上了左傅彪这棵大树!”

 

  “难道你调查了这么久,只查到了这些表面上的事情!”墨陵寻有些失望,语气低沉。

 

  墨如竭不敢再拐弯抹角,立刻说出重点。“侯家人一直在追查蝶妃的下落,月初,蝶妃去了百草谷!”

 

  墨陵寻终于对墨如竭的话有了些兴趣,他问:“蝶妃?侯窈兰!她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可是在她失踪以后,没有人找到她的尸体!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有可能还活着!也许,是住在百草谷的那个怪老头救了她!”

 

  “蝶妃的消息从何而来,可靠吗?”

 

  “蓝海追踪侯穹之的时候,在百草谷附近发现了侯窕兰,她到百草谷之前蒙着面纱,她孤身一人!”

 

  “侯穹之是去找侯窕兰?”

 

  “不!他还不知道侯窕兰的事情,否则侯家的人不会到现在仍旧四处寻找侯窕兰的下落!

 

  听说当年侯窕兰最得皇上宠幸,说不定她知道冥玉石的下落!”

 

  墨陵寻的眼中闪过精光,道:“侯窕兰知道狄遥琦死亡的真相,找到她,否则她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墨如竭如同接到了一枚令牌,立刻附和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一个女人孤立无援,成不了大气候!”

 

  “冬眠的蛇最咬人!她能够死里逃生,就足以说明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墨陵寻提醒儿子不要轻敌。

 

  墨如竭的神情突然变的愤怒起来,他道:“都是左旗那个废物,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女人!”

 

  墨陵寻道:“不能怪他!当时谁也不会预料到,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跌落到深谷中,还能活命。倒是百草谷的那个老头,他几次三番的坏我们的事情,必须得给他点教训才行!”

 

  “父亲放心,有儿子在,不会让他好过的!”

  阳光沿着林荫道穿行,姑师城迎来了她的深秋。

 

  姑师的秋是红艳的,令人炫目,令人难以忘怀!

 

  窗外的风,就像一只预言的手,永远指向枝头那几片必然在冬季到来之前就会跌落的树叶。

 

  雁奴透过树枝上那最后一片树叶看天空的颜色,阳光照在树叶上,这是个变化多端的季节。雁奴似乎已经可以像一个大人一样欣赏这个季节的优美了,只是她还不确定,她的这份欣赏与其他人的是否一样。

 

  并不聪明的雁奴,对医学也没有天赋,可是让驻颜神医高兴的是,她学的很快。

 

  百草谷又来了客人,两个受了伤的剑客。

 

  这两个剑客差不多有五六十岁的样子,一个高大、骠悍,一个矮小、瘦弱。这两个人一路上骂骂咧咧,似乎受了莫大的委屈。

 

  “幸好你这个老东西还活着,不然我们俩个的命就丢了!”高个子的人叫高达,见到驻颜神医便操着大嗓门用力的大喊,从他的声音上,一定都听不出他受伤的痕迹。

 

  矮个子的老人叫胡成,他下巴留着胡子,虽然一直在骂人,可总是笑呵呵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孩子。“高老头说的没错!莫叶枫,外面变天了!你在这谷中还能老实的呆着!”

 

  听了胡成的话,雁奴才知道驻颜神医的名字叫莫叶枫。

 

  驻颜神医则是一贯傲慢的态度,两个老头满身是血,他仍旧无动于衷的道:“先别套近乎!你们知道我为人治病的条件!”

 

  “少在我面前装出那种令人恶心的态度!”高达气的满脸通红,道:“你成了名医就不认识我们这些老朋友了?还是说你从来都没有把我们当成朋友!”

 

  胡成见高达发脾气,立刻出声道:“高老头,你胡说什么!莫叶枫也没说不帮我们!”

 

  高达仍旧生气,瞪大了眼珠子看着莫叶枫,道:“他的话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否则是什么意思!”

 

  莫叶枫见两位老朋友真的要生气了,立刻放下了所有的架子,他上前拉了胡成向屋里走,道:“这么多年了,高达还是个急性子!老朋友了,连一句玩笑都开不起!”

 

  三个老头立刻便笑了,胡成道:“你在谷中隐居多年,见你一次倒不容易!”

 

  莫叶枫道:“见我有什么不容易的,我不出去,你们还不能到谷中来!我看你们早就把我这个老头子忘了,受了伤才想起我来!”

 

  高达跟在莫叶枫的身后进了屋,道:“倒不是我们把你忘了,你不相信我们,也该信我们之间的交情!你在谷中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乱套的很,我们是怕给你添麻烦!”

 

  莫叶枫找了些治伤药,才发现高达和胡成都中了冥销露,他惊讶的道:“是墨家的人伤了你们!”

 

  高达脾气不好,大嗓门的说道:“除了墨家,谁还能伤了我们北域双雄!”

 

  莫叶枫追问道:“你们如何惹上了墨家的人!”

 

  胡成抢先道:“你也该知道墨家在江湖中的地位,和他们办事狠辣的手法!我和高达虽然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可我们又怎么敢轻易的去惹墨家的人!”

 

  高达哼了一声道:“最近几年江湖上的一桩桩血案难道还少吗!那些人有哪个是真正得罪了他墨家的!不过是碍了他们的眼罢了!”

 

  莫叶枫有些莫名其妙的又问:“到底是怎么了!你们怎么会被墨家盯上了!”

 

  胡成无奈的叹息一声道:“现在的墨家是一条毒蛇,他们不仅要称霸武林,还想让整个武林臣服在他的脚下,有谁若不向他们低头,他们就要用尽一切办法除掉他!你知道,我们三个打拼了一辈子,向谁低过头!现在要我们向姓墨的低头,我们怎么会甘心!”

 

  莫叶枫让两人服下百草丸,道:“人在屋檐下,该低头时就该低头,总要比送了性命……”莫叶枫的话还未说完,高达突然拔高了声音道:“你说什么!莫叶枫!你在百草谷中呆了几年,胆子也变小了吗!就算是送了命,我姓高的也绝不向那墨家低头!”

 

  莫叶枫沉默不再说话,雁奴在莫叶枫的脸上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失落,她躲在一边不敢出声,生怕一个不留神惹了那两个人。

 

  胡成伤的最重,左臂差点被人卸下来,流了不少血。现在脸色苍白的像纸。他道:“我们的确不能向墨家低头,可现在也不是硬碰硬的时候!现在到处都是墨家的人,恐怕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进了百草谷,我怕会给你惹来麻烦!”

 

  莫叶枫摇头,道:“其他的我做不了,保全你们两个我还是有这个能力的!”他问胡成,道:“墨家这样嚣张,难道江湖上就没人能斗得过他?”

 

  胡成摇了摇头,道:“墨家几乎对整个江湖的人下了黑手,谁又敢与他为敌!”

 

  高达也一改愤怒的语气,失落的道:“是啊!谁又愿意拼着粉身碎骨的勇气,与墨家为敌!”

 

  胡成眯着眼睛休息了一会,道:“不过我倒是听说江湖上近来出现了一个叫‘洗黑盟’的组织,他们正召集江湖上对墨家不满的人士,一起对抗墨家!”

 

  莫叶枫道:“希望他们能有所成就,不要早早的夭折了便好!”

 

  高达出声道:“据说‘洗黑盟’的人行动非常隐秘,墨陵寻的人几次追查,都没有查到他的蛛丝马迹!”

 

  莫叶枫似乎是有些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照这样看来,‘洗黑盟’还多少有些前途。”

 

  胡成道:“如果能联系上‘洗黑盟’的人就好了,至少算是有了个依靠!”

 

  莫叶枫责怪的道:“你们俩就安心的在我这里住着,若墨家的人真的打上门来,我也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站在一旁的雁奴看了看莫叶枫,心道:“爷爷到底有什么法子对付那些穷凶极恶的人呢!”

 

  高达则一副不以为然的道:“但愿!希望你别像二十年前那样,明明说过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最后却因你的疏忽而差点死掉!”高达是一个直爽的人,说话的时候,大多不会经过大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莫叶枫和胡成听了这话,全都默不作声,而且莫叶枫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就像见到了死人一般。

 

  就连雁奴都能看出莫叶枫的反常!

 

  北域双雄进入百草谷的第三天,雁奴在谷外的瘴气林中发现了三具尸体,他们都着黑衣,手臂纹简单的剑纹,那是墨家剑宗的标志。

 

  高达忧心忡忡的道:“看来墨家的人已经开始对百草谷动手了!”莫叶枫见高达和胡成有要离开的意思,可是他们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出谷就是死路一条。

 

  莫叶枫非常肯定的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出去送死!如果你们想离开,先杀了我!”

 

  胡成笑了,道:“大神医,你开什么玩笑!别说让我们俩杀了你,就算是动你一根手指头,等我们离开这里,不用墨家人动手,我们就得身首异处!你应该相信,你在江湖中的影响力并不小!”

 

  莫叶枫有些自嘲的道:“不过是那些爱美的人,还舍不得我死罢了!”

 

  高达道:“所以,墨家的人再跋扈,也不敢轻易的动你!”

 

  莫叶枫道:“那倒未必,只是我这百草谷,并不好进罢了!”

 

  胡成想成全莫叶枫的好意,道:“我答应你,我和老高暂时留在这里,只是,如果墨家的杀手攻进来,我们一定不会逃走!要死,我们要死在一起!”

 

  胡成的最后一句话似乎让莫叶枫的内心有所触动,他的脸色立刻变的忧郁了。

 

  雁奴还是个孩子,虽然胆子不小,可她还是想知道这几位加起来有几百岁的老人,会用什么方法对付那些杀手,难道是肉搏吗?所以,雁奴问道:“爷爷,你真的想到对付那些杀手的办法了吗?会不会是看到他们以后再拿着刀冲上去?”雁奴说着做了一个拿刀向前冲的姿势。

 

  莫叶枫毫不留情的在雁奴的头上狠狠的拍了一下,道:“笨丫头!爷爷们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该是你这个年轻人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再说,你已经在我这里学了不少东西,也该有所贡献吧!”

 

  莫叶枫这句无意的指点,让雁奴动了个小心思,她开始冥思苦想,如果墨家的那些杀手真的攻进来,要怎样不费力的就能除掉他们!

 

  三位老人总是背着雁奴细数那些沉淀在他们脑海中的、已经泛黄、散发着被雨水湮黄的顶棚气息的、被他们深深的刻在心中、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的记忆。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或许还有人记得,或许已经被人遗忘。

 

  不过有一件事,那些曾经经历过的、并且还活着的人,永远不会忘记。莫叶枫想遗忘,却记得更加真切,那天发生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他的脑海中重演。

 

  莫叶枫瞪着眼睛,神情有些恍惚,他似乎看到了那曾经年轻、美丽、温柔的、女人的脸。

 

  高达突然说出的话,打算了莫叶枫的思考,他道:“其实你没有必要那样自责,至少她还活着!”

 

  莫叶枫一脸追悔莫及,道:“可是我伤了她的心,她说她的心在那一天便死了!”

 

  胡成骂了一句,道:“算了吧!那个女人嫁给了姓墨的恶魔!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差点葬身红梅镇!说到底,她应该为她的选择感到羞耻,而不是你自责终身!”

 

  莫叶枫激动的大喊道:“够了!我不想再听到别人说她的坏话!”

 

  胡成和高达都默契的做了让步,因为他们与莫叶枫是最好的朋友,他们也知道那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位,知道那个女人对他的重要性!

动漫关键词: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