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别揉了宝贝~都出水了——解开同桌的裙子猛烈进入

2022-05-24 15:35:1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天还未亮,侯野吟和石羽浩就收拾好行装出发了。   卧房中,白禾仍旧在昏睡着。没有意识的,不由自主的。   侯野吟望了望白禾的房间,石羽浩站在他的身边低声道:“希望我

 天还未亮,侯野吟和石羽浩就收拾好行装出发了。

 

  卧房中,白禾仍旧在昏睡着。没有意识的,不由自主的。

 

  侯野吟望了望白禾的房间,石羽浩站在他的身边低声道:“希望我们今天能找到神医说的那种药,早点让白禾好起来!”

 

  侯野吟道:“没想到,我们也有这样平心静气在一起聊天的时候!”

 

  “是啊!这世间的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东方微微出现了些许白色,天色开始亮起来了。

 

  侯野吟和石羽浩分头行动,向百草谷的深处走去!步步沉重!

 

  雁奴紧随其后,迎着清晨的第一道曙光。

 

  雁奴要找的草药,名曰三叶兰,是一种长在阴湿环境中的植物。开紫色的花,花茎上的叶子,是三片连在一起的,故而得名。

 

  听说三叶兰只有百草谷有,这种东西并不名贵,却也不好得到。有的时候,会遇到一大片三叶兰,可只有开了花的才能入药,所以,遇到了,并不意味着就能得到!

 

  雁奴脚上穿的是一双草鞋,从小到大,在夏季,她只穿草鞋。轻便、凉快。

 

  可此时,雁奴却后悔自己穿了草鞋出来。

 

  想找到三叶兰,必须要到潮湿的地方去寻,雁奴几次陷入了泥坑,差点拔不出脚来。此时,脚上的那双草鞋沾满了泥巴,重且破!再掉进泥里一次,恐怕这鞋就穿不成了。

 

  雁奴正懊恼,脚下一滑,一只脚卡在了石缝中。

 

  已经走出数十里,离家已远,就算是大声呼救,爷爷也不一定能听得到。这悠悠深谷,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雁奴尝试着把脚从石缝中拔出来,可总归是血肉之躯,不是那草根子,随便一用力便好了。自己的脚会疼的!

 

  雁奴颓然坐在了地上,稚嫩的脸上挂满了慌张和焦虑。

 

  想了想,还是试着喊了几声,万一有人听见呢!

 

  “救命啊!救命!”

 

  女声穿过层层树叶、枝杈,沿着谷壁传向了远处。

 

  伽禾身背竹篓,手持木铲正在林间穿行,视线在草地上灵活的移动着,他在找一味药。

 

  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再去细听,竟听到了女孩的哭声。

 

  伽禾循声而走,终于看到了坐在石头上抹着眼泪、无助的雁奴。

 

  “先生!先生救救我!”女孩的脸上遮着纱巾,只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动。伽禾看了一眼,便知道了女孩求救的原因,立刻走上前去。

 

  雁奴见到终于有人出现,高兴中仍旧不忘爷爷曾经交代过她的事情,除了爷爷,不要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脸。

 

  伽禾上前问:“你怎么了,为何呼救?”随手将竹篓放到了旁边。

 

  雁奴擦干了眼泪,道:“我的脚被卡在了石缝中!”

 

  伽禾看向石缝,稍皱眉,道:“你忍着疼!”

 

  雁奴立刻咬住下唇,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随后便觉脚腕处一热。

 

  “好了!”伽禾拍了拍手,道:“你活动活动,看看是否伤到了筋骨?”

 

  雁奴张开眼睛,立刻瞪大了眼睛,竟不知这十几岁的少年,是如何做到的,竟然能把她的脚自石缝中解放出来。

 

  雁奴动了动脚腕,不疼。她立刻道:“多谢先生相救!”

 

  伽禾立刻说道:“虽然没有伤到筋骨,毕竟也伤到了皮肉,山上的路不好走,你要小心!”说着,伽禾自衣服上扯下一块布,为雁奴包扎脚踝上的伤口。

 

  在谷中生活了这么多年,出了爷爷,雁奴还从未与其他男子有过这样亲近的接触。雁奴只觉得心头有些甜,又有些乱。这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少女的羞涩早早的就印在了脸上,只是被那纱巾挡住,他看不见。他也并未留意,救了雁奴,不过是举手之劳,他做的心安,也不求回报。

 

  他欲离开,雁奴立刻出声道:“先生进谷是为采药?”

 

  “你我年纪相仿,你叫我大哥便可,不必那样客气!”

 

  “大哥!”

 

  “我进谷是为了找三叶兰,听说三叶兰只有百草谷中才有!”

 

  “不错!

 

  可是,大哥,百草谷口有瘴气,你不怕吗,你是如何进入谷中的?”

 

  伽禾指了指侧面的谷壁道:“我是从上面下来的!”他心中却想,原来这谷叫做百草谷。他又看向雁奴,心中疑惑更胜,也不知这女娃是何人,竟一直用纱巾蒙住脸,难道是怕人看不成!

 

  雁奴不知道嘉禾的心思,只是立刻佩服的说道:“大哥好身手!不瞒大哥,我也在找三叶兰!不妨我们一同寻找,也好有个照应!”

 

  “也好!”伽禾虽然有些不愿意,可又想到自己一个人找那三叶兰实在有些困难,便同意了。雁奴高兴的立刻笑了起来。

 

  雁奴雀跃的跟在伽禾的身后说道:“听我爷爷说,三叶兰喜阴,一般情况下都生长在潮湿的地方,我看,我们只要找那些比较潮湿之处,一定可以找到三叶兰!”

 

  伽禾点头,道:“不错!幸好遇到了你,我在这谷中转了大半天,竟一无所获呢!”

 

  “大哥找三叶兰可是为了救人?”

 

  “我的一个朋友病了,只缺这味药救命!”

 

  “那我们可要好好的找,我家里也有一位病人等着这味药救命呢!”

 

  二人并肩向谷中走去,遇到伽禾以后,雁奴那满腹的不甘心竟化作乌有!想来真是奇怪的很呢!

 

  有时候,雁奴会壮着胆子向伽禾的脸上看上一眼,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宁静的时候如花,紧抿双唇,眼神炯炯。动起来时整张脸似乎又赋予了另外一种生命,眼耳口鼻都配合的恰到好处,如风、如雾,让人看了便拔不开眼睛!

 

  “你看我做什么?”他发现了!

 

  雁奴的眼睛如同被针刺了一下,立刻跳开,红了脸。

 

  伽禾以手在脸上摸了摸,道:“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东西!”

 

  雁奴摇头,实话实说,道:“你真好看!”不像我,脸上有一道丑陋的伤疤,时时刻刻都要用这纱巾遮着!

 

  伽禾听了一愣,大概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吧!随后他道:“不过皮囊而已!”

 

  是,不过皮囊而已。

 

  可是不同的人对于这一副皮囊却有不同的看法,他生的好看,是天生的,也许会不在乎吧,可是那些总是到谷中求医的人,不就是为了换一副皮囊吗!

 

  雁奴捂着脸,对于伽禾的那句话,她有着不同的理解。如果她也能对自己的容貌不在乎就好了,可是她总不能一辈子都带着纱巾吧!如果不是她毁了容,她现在大可用真面目视人,那样就能让这个男子记住她的长相,不必在他日见到了,还当作是陌生人!

 

  小小的忧虑袭上了雁奴的心头,突然,伽禾高兴的喊道:“你看!那里是不是三叶兰!”

 

  雁奴立刻抬头看去,在一个石壁之下,是一簇簇淡紫色的小花,躲在石壁的阴影下面,开的正好。不是三叶兰,又会是什么!

 

  雁奴高兴的向前跑,道:“就是三叶兰!这下你的朋友和白姑娘都有救了!”

 

  一只小手小心翼翼的放在三叶兰的根部,贴着地,轻轻的、用力的向上提。这药要连根拔起,以根入药。

 

  伽禾也凑上前来,跟着雁奴一起拔。

 

  雁奴高兴的道:“我们今天真是运气好,竟然碰到一大片开了花的三叶兰!不知道侯公子和石公子是不是也有这么好的运气!”

 

  “还有另外两个人在这谷中寻药?”伽禾有些惊讶。

 

  “是呢,他们走的早,现在恐怕已经走了很远呢!”

 

  “你一个小姑娘,竟然独自一人在这谷中采药,倒是胆子大,遇到野兽又该如何!到时候恐怕后悔都来不及呢!”这句话也许只是伽禾无意的关心,可雁奴还是心中一暖。

 

  她道:“我自小长在谷中,对这里的环境熟悉,这谷中虽然大,倒没什么猛兽出没!”

 

  伽禾了然,道:“怪不得,你与外面的女子不同!”伽禾从一旁摘下一朵小花,道:“你看,你就像它呢!”

 

  雁奴受宠若惊的收着,道:“很漂亮!”

 

  伽禾像是开玩笑,笑道:“你的眼睛很漂亮,像它!”雁奴下意识的去捂脸,自惭形秽的连忙躲开。

 

  “大哥勿要笑我,虽然我自小在谷中长大,却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大哥若欺负我,我定有办法让你困在这里!”雁奴撂着狠话,生气了。

 

  伽禾还没有做好准备,就被雁奴呛了一句,他立刻求饶道:“我无意冒犯你,你万万不要生气才好!”

 

  雁奴看着谷壁道:“你怎么回去,还是从这陡峭的谷壁上去?”不等伽禾回答,雁奴立刻接着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从谷口出去!”

 

  伽禾重新背上竹篓,准备离开,他感谢的点头,道:“多谢你的好意,恐怕我还是得从这谷壁上去。这里离我家近些,我出来的时候不短了,怕家里人担心!

 

  今日多亏了你,否则我也不一定能找到三叶兰!我就住在诵禹,倘若你哪天在谷中呆的闷了,可要到那里去找我玩!”

 

  雁奴想谢谢伽禾的好意,可是她连诵禹在哪里都不知道!不禁又有些失落了!

 

  伽禾立刻变得行色匆匆起来,仿佛一团雾,悠悠的来了,又急急的走了。

 

  雁奴沿着小路往回走,时不时的看看谷壁,匆匆一面,竟如同一个梦。

 

  石羽浩和侯野吟一无所获的回到草庐,幸好雁奴不辱使命,白禾总算有救了!

 

  白禾服了驻颜神医的百草丸,第二天便清醒了过来,只是,他们三人再也没有更好的东西送给驻颜神医,神医再也不肯为白禾花上一分力气,她的脸上仍旧有着一道丑陋、耻辱的刀疤!

 

  “既然毒已经完全清除,我老头子这里也不留吃闲饭的,收拾好了就走吧!”驻颜神医发话将三人扫地出门!

 

  侯野吟丢了剑,空手出谷,有些颓然。

 

  石羽浩照顾着白禾的情绪,不敢有一丝疏忽。

 

  白禾如一截枯木,或走、或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比冬日里结冰的湖水更冷。

 

  侯野吟本以为可以求驻颜神医恢复白禾的美貌,就算丢了宝剑,最后抱得美人归也不算吃亏,可是现在,白禾变成了一个冰人,一个丑陋的、脾气古怪的冰人。真真的是让男人望而却步。

 

  来不及将白禾送回石家堡,侯野吟便匆忙告辞了。石羽浩看着远去的侯野吟,悲哀的看着白禾,这就是所谓的大少爷世界中的柔情。从始至终,不过是为了那张脸罢了!

 

  “表妹,跟我回石家堡吧!”石羽浩试探着问。

 

  白禾给自己戴上一个大大的斗笠,以便能够遮住丑陋的脸。

 

  她道:“我丢了白家的人,还输掉了白家的剑谱,没有脸去见姑姑!”

 

  “可是你一个人能去哪呢!”

 

  “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去处!”

  侯野吟、石羽浩护送着那个伤心、绝望的女子离开了,百草谷又恢复了平静。

 

  谷中的生活是简单的、单纯的、与世无争的。偶尔有求医的人来到谷中,带来外面世界的一点新鲜的变化,接着,仍旧是平淡的生活。

 

  驻颜神医从这天开始,突发奇想要教雁奴医术。雁奴有些受宠若惊,她从未想过,除了养育之恩以外,她还能从这个古板的老头身上得到什么!

 

  雁奴并不十分聪明,对医术而言更没有天赋,但只要是驻颜神医说过的,她都牢牢的记在心里。

 

  驻颜神医不但要教雁奴医术,还要求她学武。雁奴从来不知道,驻颜神医竟然是一位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

 

  “我教你医术、教你武功,但是,不到万不得己,这两钟本事,你都不能用!也不能让外人知道!”驻颜神医郑重其事的对雁奴这样说。

 

  雁奴自然不明白,为何学了不用,可她不能问,也不敢问。她必须学好爷爷教给她的每一样东西。

 

  雁奴还小,每天的日子过的都是无忧无虑的。她看不懂爷爷双眉深锁下的隐忧,看不到外面花花世界的美好和纷乱。更不会知道此时的姑师国正在经历着一场巨变,一场浩劫。

 

  姑师国的东侧,是诵禹,那里有全国最大的、最豪华的宗教宫殿,贡布神殿!

 

  她是姑师的文化中心,佛竺教在这里起源,在这里发扬光大。佛竺教的领导人,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就住在这里,他是佛竺教第八任大祭司,受到姑师所有人的拥戴。历代大祭司都忠诚的辅佐国主,帮助国主管理姑师国内的事务。

 

  来到贡布神殿朝圣的人,不仅能看到贡布神殿,能看到殿内的僧侣,幸运的人还能得到大祭司的摸顶赐福,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八位百岁高龄的长老围绕在大祭司的身边,他们在一起讨论佛法,一起商讨解决姑师国内大小事务的办法。

 

  六月,次八凡索提大祭司选出的转世灵童伽禾,从西塘来到了贡布神殿,他拜次八凡索提大祭司为师,削发受戒,并且在那里举行了坐床典礼。世人全都知道,身为转世灵童的伽禾就是贡布神殿未来的的主人,姑师的未来,由他主宰。

 

  举行过坐床典礼以后,伽禾每天跟在次八法索提大祭司的身边修行佛法。

 

  修行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对一个在凡间长大,自由自在惯了的人。

 

  伽禾进入贡布神殿的时候,已经十五岁了,并不像其他的灵童那样,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接入神殿抚养。

 

  他有一颗向往自由,无拘无束,情感丰富的心。

 

  刚刚进入神殿的他,就像一只被困在鸟笼里的小鸟,一只被折断了翅膀的小鸟。

 

  每天最煎熬的事情,并不是他的双脚不能踏出贡布神殿的大门,而是他的心,必须时时刻刻接受佛经、佛家礼仪的洗礼。他们要求他远离尘世,他们要求他变得宁静、豁达、仁慈、博爱!

 

  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力量的束缚,就像端午节的粽子,被紧紧的包裹,被沸腾的开水慢慢蒸煮。

 

  每天的修行不仅仅只有诵经礼佛那么简单,修行包括生活中、生命中的一切。坐、卧、行、走、吃、穿、内心的活动,甚至是一个眼神。

 

  清晨,伽禾早早的起床,穿鞋、洗脸、叠被,所有的动作都必须轻柔无声。

 

  早课的时间到了,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和众僧人齐聚大殿。

 

  伽禾站在次八法索提大祭司的身旁,不远不近。他的身后,是德高望重的八位长老,他们同大祭司一样,须眉皆白,慈眉善目。

 

  众人双掌合十念诵偈语,伽禾不敢造次,默默的念,可心中所想的却是另一件事。

 

  索情昨日来看望伽禾,带来了她要成亲的消息。

 

  她的未婚夫是赛柏的一个姓赵的地主家的儿子,赵家有权有势,家境显赫。是索情的母亲托了好几个媒婆给说和的亲事。

 

  对索情来说,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有什么比找一个好婆家更重要的呢!

 

  只要索情嫁进赵家,索情的家里便衣食无忧了,就连索情的父亲欠下的所有的赌债都能一分不差的还清。

 

  索情就要脱离穷苦的日子了,伽禾应该为她感到高兴。

 

  可是,伽禾的心中却一点都没有高兴的感觉,相反的,他的心很悲伤。

 

  昨夜,伽禾坐在禅房里,为此偷偷的哭了一夜。

 

  记得伽禾刚刚进入贡布神殿的时候,索情经常偷偷的到诵禹来看他。他们约会的地点,是贡布神殿外的小河边。刚刚离开家人的伽禾,内心时分的孤独,索情是他唯一的安慰。

 

  索情在诵禹病倒了,伽禾为了他经常从贡布神殿溜出来,照顾她,为她寻找治病的药材。

 

  那个时候,伽禾生活的很辛苦,可是却非常的快乐。

 

  可惜,好景不长,伽禾做梦都没有想到,索情这么快就要嫁人!

 

  远处钟声清越、浑厚的响起,众僧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向“慈悲堂”,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坐在首座,为大家讲经。

 

  伽禾心中有心事,比别人慢了一步。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看出端倪,正坐而言:“巴诃穆达!”

 

  伽禾警醒,立刻合十双掌恭敬的道:“弟子在!”巴诃穆达既是伽禾的法号,也是他未来的封号。

 

  “一入空门,所有的红尘往事,自当看破、放下!你的力气够吗!”一双慈祥、洞察一切的眼睛紧紧的看着伽禾,不容逃避。

 

  伽禾一身僧衣,此时的他,是远离了尘世的,目空一切。“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弟子一定努力驱赶心魔!让去者自去!”

 

  大祭司看到终于恭顺的伽禾,似乎可以满意了。他点了头,继续为众僧讲经。

 

  身为八大长老之首的桑措,冷冷的看了伽禾一眼,这个总是一心往外跑、不守戒律、不理政、行为放浪的灵童,让他打心底里讨厌。在看到他的第一天,桑措就认定了,伽禾不是下一任大祭司的合格人选。

 

  让他有这种想法的原因,是伽禾一直一来差劲的表现,和他多年来暗中策划的一个阴谋。

 

  看着伽禾那光秃秃的脑袋,一丝得意掠过了桑措的嘴角。

 

  同为法老的图卜其恰到好处的捕捉到了桑措的这个表情,桑措心中一颤,立刻低眉顺眼认真听经,生怕图卜其看透了他的心思。

 

  时间到了正午,伽禾独自发呆。

 

  耳朵似乎越过了所有的障碍,来到了赛柏的上空,悠扬的礼乐传入伽禾的耳中。

 

  索情坐在大红的花轿上,众人簇拥着,她的脸上带着笑。

 

  烦躁不安的手用力的蹂躏着一颗光头,头皮被狠狠的揉搓着,一片通红。

 

  今日是索情成亲的日子,伽禾越想索情坐在花轿中的样子,心里就越烦躁不安!

 

  红衣、俏脸、娉婷转身,这一切都不再属于他了!

 

  一个小扎吧步至:“巴诃穆达上师,大祭司着你到公德堂去!”

 

  他回头,目中的悲痛已经隐没无踪。两目祥和平淡。

 

  午间的风带着热气,直扑人面。

 

  伸入窗内的一枝银杏凌乱的晃动着所有的叶子,如羞怯的少女,忽左忽右的躲闪着别人投来的视线。

 

  叶子本应被窗棂格挡在外,是伽禾让他们有机会将身子探入屋内,畅快的呼吸佛堂内的空气。

 

  太过张扬的枝叶,总会被人折断,或许此时已经有一只无情的手,正在跃跃欲试。

 

  此时的伽禾已经没有闲暇为一枝银杏去担心什么,抻平了衣角上的褶皱,心如止水。

 

  门口是一条由青砖铺就的路,挡在窗口的那棵银杏的影子刚好打在门口,高处的枝杈上,一串串小巧的银杏紧紧的靠在一起,告诉人们,她已经有所收获。

 

  看了一眼,伽禾不再留恋,径直向公德堂走去。

 

  一只奋力震动翅膀的蜜蜂在伽禾的身边转来转去,伽禾听不懂他的语言,不予理睬。视线向公德堂的方向望去,远处的矮树影影绰绰,看不真切,脚步未停。

 

  是两个穿官服的人,正坐、衣冠楚楚、脸上带着谦恭。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和桑措、拓拮两位长老伴着饮茶。

 

  伽禾走近,两个人立刻起身、行礼。

 

  次八凡索提大祭司说道:“巴诃穆达,这两位是国主派来传话的官员,国主有事找我们商议,你与我们一同去!”

 

  伽禾点头,道:“是!师父!”

 

  再抬头,伽禾的目光落在了公德堂内供奉的一尊神像的身上,神像端坐、双手结印,慈悲的观望世人。这样的神像在贡布神殿有很多,他并不是最特殊的一个。可是伽禾恰好知道这尊大佛的秘密。

 

  因为他曾经不小心触动了安在神像身上的机关,在大佛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甬道幽深,一直通往一个仙境般的深谷。

 

  他曾经穿过甬道,去山谷中寻找三叶兰,有个用纱巾遮住脸的女孩告诉他,那个山谷叫做百草谷。

动漫关键词:解开同桌的裙子猛烈进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