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我和隔壁的少妇人妻HD 少妇修空调的工人师傅

2022-05-24 15:34: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俏子染看着四周那如梦幻一般的婚理场景。   要是我也能够有一次这样的婚礼,就算死了也心甘情愿。人生谁不向往那梦中的婚礼?   “你就是俏子染?还不过来帮忙?”

 俏子染看着四周那如梦幻一般的婚理场景。

 

  要是我也能够有一次这样的婚礼,就算死了也心甘情愿。人生谁不向往那梦中的婚礼?

 

  “你就是俏子染?还不过来帮忙?”旁边的高领小姐上前一把拽住俏子染,将她拖到化装室。

 

  四周布置,是别人设计的而俏子染自己啥也不懂,整个人座在化装台旁边任由别人摆弄。

 

  靠真不知道那个姓白的是不是脑子抽风了,自己在怎么说也是个伤员居然这样对待。

 

  “今天的礼仪小姐就由你来担。"俏子染一听整个人立马从椅子上蹦起,来表情十分着急瞪大眼睛双手猛的摇着。

 

  “经理,我不行的你还是找别人吧。”俏子染尽量让自己脸上微笑而且还坚定的想要推掉。

 

  此时门外一阵骚动。一个身材高挑丰满,浓装艳抹样貌惊艳的女人出现。她的身后还跟着三四个大象缓缓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你就是俏子染?”带头的女人很不屑的将俏子染从头看到脚再由脚看到头“这样的货?也能跟本小姐抢?”

 

  “。。。。。”俏子染无语中,不是因为她怕事逆来顺受而是她压根就不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事。眼睛一抬转动了两下刚站起来的身子。

 

  碰被带头的女人一推又从新坐下去。俏子染吸了口气,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拉出一丝微笑十分狗腿的看着这个气势胸胸的女人。

 

  “请问你是谁?我抢了你神马东西?”

 

  “啪”

 

  俏子染头一歪,白析的脸上印上明显的五指印嘴角落出一丝鲜血,昨天被砸到的头原本还痛此时更加有点晕。

 

  “溅人我是林小小你抢了我的出场秀,还抢我的男人还问我是谁?”

 

  呃,转了一大圈俏子染终于知道自己犯了哪个小人,白鹤绝泥妈还真是个扫把星遇上你我就没好事。

 

  俏子染捂着脸退后一步“小姐,我想你应该搞,,,,"“啪”

 

  又一掌俏子染心中暗,念冲动是魔鬼冲动要是魔鬼你她妈的冲动要是魔鬼我就会被你打成鬼。

 

  啪,俏子染轮起拳头一拳猫过去。

 

  “啊!”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划破长空。

 

  俏子染还想上前猛K那个女人,却被她身后的三只大恐龙挡住。

 

  “让开。”声音冰冷眼神如果可以杀人,那么在场的几只恐龙早就已经死了几百遍。

 

  “你这溅人还真欠抽。”一个超级大肥婆上前朝俏子染冲过去想要将她冲倒。狠狠压在身下。

 

  俏子染鄙视的瞪了一眼肥婆人一蹲脚一出一撂。碰一个若大的肥婆便直直的倒在众人面前。

 

  四周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人出来挡,林小小看到那么大的一个人都被她放倒,心下有点害怕转身想逃。

 

  “美人你想到哪去呀?”俏子染的声音突然变得流里流气,活像个女流氓。

 

  “我,啊,,,,,,,,,,,,,”

 

  俏子染转身拍了两拍手,自豪的看着地上自己的杰作。此时林小小已经面目全非,的倒在地上双目露出恨意。

 

  “你敢打我白鹤绝不会放过你。”

 

  “哈哈”俏子染弯腰低头语气温柔“白鹤绝?他没告诉你?我们两个早就已经那个啦?”

 

  “什么?”林小小不敢相信的瞪着俏子染。那个冰山冷怎么会对女人?这么宽容?难道他们已经,,,,,“没错,如你所想。”俏子染看到林小小的表情,十分满意一笑转身“这个礼义小姐你们谁爱当谁当去姐姐我不想。”

 

  俏子染转身出到门口的身体,不知因为何原因又缓缓像回退。

  “白总”

 

  当俏子染整个人被逼到化装台边,白鹤绝那冰冷帅气的样子让在场的每一位女生尖叫,却不包括某俏女。

 

  “绝你要帮我,,,”林小小一看到白鹤绝整个身子便挂上去。

 

  白鹤绝一脸厌恶的瞥了一眼“滚开。”声音温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却是让人无法反抗。

 

  “你,,”林小小不相信这个平时对自己温柔如水男人此时会这样对自己,自然而然那冰冷的眸子转到俏子染身上。

 

  俏子染无奈的耸了耸肩,还她一个百害无一害的微笑,看到某男的靠近俏子染全当空气,转身想要从他身边跨过手臂猛的被人拉住。

 

  “今天,这个礼仪小姐你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

 

  白鹤绝强大的气场,一字一字的从他嘴里吐出来。可俏子染怎么看都像是狗嘴里吐不出像牙。这事已成定局要是真做不来就来个脚低抹油有多远逃多远。

 

  “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别忘记你有东西在我手上。”

 

  白鹤绝扬扬手中的手机,指着她小小的脑袋胡乱一戳“你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

 

  三十份钟后世界有名的婚礼公司,举办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婚礼秀.婚礼的场地自然是由全世界最有名的婚礼公司,梦色婚礼而设计。

 

  “下面有请我们的策划者俏子染小姐,上台为大家说两句。”

 

  一位国际名人,站在主台上点着俏子染的名字。台下俏子染正在后台努力的拉着,快掉快掉的公主裙。为什么?自然是因为她身材太小,撑不起那套裙子。当俏子染握住胸部的领口时,挡住她的屏幕突然间拉开。

 

  众人看到的一目便是一个穿着公主裙的美女,正努力的拉着要掉要掉的裙子。

 

  “哈哈”

 

  直到一阵阵大笑传入耳边俏子染才发现,此时的自己已经爆露于众人眼前。

 

  俏子染尴尬却又不失风度的微笑着,从那人手中抢过话筒“大家好我是这次的主,,。”

 

  俏子染穿着七厘米的水晶高跟鞋,突然扭了一下脚。

 

  “啊”整个人差点摔个狗吃屎。

 

  “哈哈。”场下又是一阵阵尖笑。

 

  女A叫道“这个女人还真是丢人。”

 

  女B回应“长得倒是很勾男人。”

 

  “不过,我看应该是别人的私生女吧。”

 

  白鹤绝转身微笑俏子染今天我就让你颜面扫地,看你还敢不敢跟我狂?。

 

  俏子染的心碰的一阵急跳,是在听到那句私生女后立马升起一阵阵烟火,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

 

  妈妈,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问清楚自己的身世,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俏子染并不是私生女,并不是被丢弃不要的女儿。

 

  优雅的踩着碎步.“我们这里是以幸福为目标以祝福为前提,向大家策划的每一场婚礼,都是用真心在做。”

 

  俏子染停了停,眼睛不小心瞥到台下斜靠在一边的白鹤绝,心突然一阵扑通快速的跳了两下。

 

  我这是怎么啦?难道对那个男人?不不不不可能,我怎么会对那个神经病,杀人犯有感觉呢?吸了口气提了提神立马扬起自己的招牌微笑。

 

  “下面请大家看看,通过梦色婚礼而得到幸福的家庭。”

 

  俏子染对着旁边的工作人员一笑,表示可以开始。工作人员看了一眼白鹤绝。

 

  白鹤绝轻微的点下头。全场人几乎都屏住呼吸等待着那多媒体内出现的画面.然而上面出现的居然是,,,,,

然而当那画面放出来时,那都是让众人面红耳赤画面,宽大的屏幕上两个赤?的身子紧紧缠在,一起身体还不断起伏。

 

  “啊!”俏子染尖叫一声立马把屏幕关掉,脸色微红表情尴尬的笑笑。

 

  “对不起,不小心搞错。”

 

  白鹤绝很是时候的闪出来讽刺一番。“色女果然是色女,居然在上班时间看片儿,传出去还以为我白鹤绝也是这样的人呢。”结果台下的观众很是给面子的一起来讽笑她。

 

  俏子染黑着脸,你才是色男一个大男人居然这样陷害我,难怪一大早让我来上班原来早有阴谋,真是该死的男人。

 

  “真没想到长得这么纯,却在上班时间观看这种片子。”

 

  “这个女人看上去应该还没结婚,说不定人家这是婚前先预习呢?”某A男很自然的盯着俏子染看,那猥琐的眼神在俏子染身上缓缓移动着。

 

  靠,这些该死的男人老子的人也容你们看?白鹤绝缓缓伸手进口袋“叫人来,把刚才说的那个男人干掉。"挂上电话发了张照片过去,依旧风轻动淡的看着俏子染。

 

  俏子染没理他转身要回去找带子时,她的助手小李拿着带子急急跑过来。

 

  “部长这是你的带子。”

 

  俏子染像得到求世主一般的向她微笑。

 

  “谢谢。”

 

  小李却一脸苦笑刚才她正赶来这边的时,不小心撞到一个女人,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上,可恶的是当下她才发现两个人的片子外形,居然是一模一样的。没办法,当下也只能赌一把所以随便拿了一个就向这边跑来。

 

  俏子染得意的看向白鹤绝再次走到放影机旁边,将带子拿出来从新放进去。大家心中都有点着急,当里面的画面再次出现却更加让众人尖叫。

 

  画面里居然是,刚才白鹤绝与俏子染一起从家里出来,然后俏子染被白鹤绝抱上车里的那一目。

 

  “那个不是白总吗?”

 

  A男为林小小打抱不平“白总不是跟林家千金林小小订婚了吗?怎么还跟这个女人一起从房间里面出来?"B男跟着起哄“看来这两个人关系并非一般呀。”

 

  “难怪女主要临时换人,说不定这便是她卖身折条件呢!”C男大唉一声

 

  台下一个个摇头摆手,感情像他们一个个亲眼看到这一切事情的发生一般。

 

  靠,这些没脑子的人干什么都去同情那个胸女人?而把最受害最无辜的她挂在一边?直接当枪靶子拿着击关机直扫?

 

  白鹤绝半眨着眼睛,到底是谁?居然敢这样跟踪我?他们的目地在她还是在自己?

 

  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俏子染的一举一动。

 

  “天呀,这个女人还真不要脸,居然勾引别人的未婚夫。”台下又是纷纷咒骂。

 

  一时之间,各种各样恶毒的语言都指向俏子染,而白鹤绝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一步无法控制的地步。

 

  俏子染闭上眼睛将那些难听的话,全部一一听入耳朵记在心里。

 

  “砸死,她。”

 

  碰一个苹果砸狠狠的砸在俏子染的头上,俏子染却像一个被抽掉灵魂的人。不闪也不躲站在那里任人狠狠的唾骂。

 

  碰,又一个东西砸在她的身上头上脸上,原本白皙的皮肤已经出现一块块青青紫紫的痕迹。

动漫关键词:少妇修空调的工人师傅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