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强行征服邻居人妻hd高清,少妇修空调的工人师傅

2022-05-24 15:33:40【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俏子染对着白鹤绝一笑“你等下,我立马去换衣服。”苦笑一下转身“啊涕,我上楼换件衣服,这个店你今天一个人看,没问题吧?”   “当然。”   超

俏子染对着白鹤绝一笑“你等下,我立马去换衣服。”苦笑一下转身“啊涕,我上楼换件衣服,这个店你今天一个人看,没问题吧?”

 

  “当然。”

 

  超涕盯着白鹤绝.一个人在那里傻笑.天呀!俏子染这个家伙,难怪对任何男人都没兴趣,原来还藏着个这么惊艳的绝色美男?

 

  “帅哥,你,,,”

 

  嘎嘎嘎,一群乌鸦飞过。

 

  超涕原本想跟白鹤绝说话,只是人家长发一甩身子一转,优雅的靠在旁边的椅子上。

 

  天呀好帅呀!某女被电中幻想中,,。。。。。。

 

  俏子染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在一边发呆的超涕,正要过去,却被一只大手拉住。

 

  只见白鹤绝黑着一张脸“快点,我赶时间。”直接连拉带拖的将某女拉上车。

 

  俏子染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超涕“她怎么啦?”

 

  白鹤绝脸上的表情,没任何变化。

 

  “中邪。”

 

  喀嚓,一阵强烈的摩擦声,坐在车中认真开车的俏子染,一个没注易,脑袋狠狠的磕在方向盘上。白鹤绝摇摇头丢给她一个,你无可救药的表情。

 

  起身,下车。

 

  “我们去哪里?”俏子染跟在白鹤绝身后。

 

  白鹤绝露出一个奸笑“带你去熟悉,工作环境。”笑意中有着说不出的奸,让俏子染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靠,这种男人,直接将他捉起来不就得了吗?为毛还要让她牺牲色相?还要为他服务?才能得到有用的资料?

 

  靠,老娘看他们就是想将我往火里推。

 

  俏子染一个人站在旁边,将警局里每一个人的祖宗都问候个遍。

 

  “还站在那里做什么?等着我抱你进去?”

 

  “靠,来啦。”俏子染一扭一扭的跟上前,一抬头看见“爱疯酒吧?”四个大字。

 

  “我不去酒吧的。”俏子染丢给他一个,偶可是很纯滴表情,转身就想走。

 

  这个女人还真会装,要不是她自己又怎么会被捉进警局?

 

  “不会让你跟别人上面的”白鹤绝低头,轻轻在她耳边吹了吹气“况且,就你这未成年样?人家指不定会愿意上你呢!”

 

  俏子染瞪大双眼“靠,你的意思就是说我倒贴都没人要?”

 

  白鹤绝无所谓的摊摊手“我可没这样说。”

 

  靠,俏子染看着折鹤绝的靠近而后退一步却没成功,腰上突然多出一只手,紧紧的将她扣一拉一带,俏子染整个人就挂在白鹤绝身上。

 

  “给你看样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一看。

 

  “妈的”俏子染暗骂一句,里面是自己当时丢人的画面。

 

  白鹤绝一阵暗笑“进去搞定里面的男人,我便将这个东西还给你。”

 

  推开门,感觉依旧让俏子染不爽的绉着眉头,紧跟在白鹤绝身边。

 

  两人来到一间宽大的包间,推开门。

 

  呃!里面座着许多人,老少齐全,每个男人旁边,都坐着一个妖媚的女人。

 

  夸张的发型、爆露的衣服、发骚的声音、销魂的动作。

 

  俏子染看到那些人穿得如此的少,还有那忽之欲出的胸部,让俏子染很不自在的转头。眼睛却不小心瞥到两道人影,第一道便是她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男人——俏子容。另一个则是一身水蓝色裙子的女人——俏仙仙。

 

  俏子染看着那一个方向,一动不动的站着。

 

  白鹤绝嘴角扬起45度微笑。“怎么?难道你们认识?”眸子里却是鄙视。

 

  俏子染挑眉“我这种小人物,怎么会认识大人物?”

 白鹤绝拉着俏子染座到中间,留好的一个位置。

 

  “不好意思来迟了。”优雅入座,还不忘握着紧俏子染的腰。

 

  俏子染心中冒起星星小火,本想推开却看到俏子容身边的那个女人后一呆,然后顺势靠在白鹤绝身上。

 

  白鹤绝先是一震随后一笑拿起一杯洒。“今天让我们不醉不归。”首先喝光,接下来的人都十分给面子。

 

  “小染儿。”

 

  呃,正在游神的俏子染,忽然被这种声音叫得全身起鸡皮疙瘩,回头刚好对上白鹤绝那张祸国秧民的脸。

 

  吞了吞口水“神马事?”

 

  这样的情况,这样的关系让自己感到十分尴尬。一个是自己爱过的男人,一个是被自己捉过的男人,另一个则是一脸冰冷却一直狠狠瞪着自己的男人。

 

  “这个是俏子容海外归官,我强烈的后盾。”指了指此时淡淀喝酒的俏子容。再指了指旁边一直盯着自己的黑衣男人。“这个是黑蝙蝠的老大血连”

 

  呃!干毛跟我讲这些呀!又不关我的事,俏子染瞪了一眼他们。只惜自身气场不够大,最后只能缩在白鹤绝身上,像个小鸟依人一般。

 

  “这个是泪是林志伊,你们在我家中见过面的。”声音很淡,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挑衅。

 

  果然,俏子容原本淡定的表情,此时有一丝微微的变动,俏仙仙拉了拉他的手,俏子容立马又回到原本淡定的表情。

 

  俏子染瞥了一眼四周“这里没我的事,那我先回去了。”起身手却依旧被白鹤绝拉着。

 

  “绝看样子你的马子很不给面子哦?”声音来自那个叫血连的男人方向。

 

  “这样吧,绝如果你的女人打得过那位女人,我们就将东部让给你。”血连缓缓开口,声音不冰不冷,却让人打心底里寒。

 

  “这倒是个好主意。”白鹤绝冷不零丁的蹦了一句话。

 

  靠,当她们女人是神马?他们想要看斗鸡吗?自己才不跟那些非正常女人一般见识。

 

  碰一屁股座下来,心中有火却不能发,看到那双牵在一起的手,拿起旁边白鹤绝的酒,头一仰全部喝得一滴不剩。

 

  “好。”

 

  四周的男人都拍起手来,白鹤绝微微扬起的笑容却如此的诡意。俏子容却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刚才想要阻止的动作,在接收到俏仙仙的眼神而停止。

 

  “溅人果然是溅人,丢了一个立马找到另一个。”俏仙仙瞪着白鹤绝看,心中暗骂俏子染怎么好事全让她一个人撞着?

 

  幽幽如莺的声音响起,只是为何?在俏子染耳朵里听起来,却是比狗叫还要难听。

 

  俏子染眼睛一抬“才什么时候?居然有鸡开始叫男”

 

  死女人别以为你是俏家的女儿,就可以欺负自己,这个世界上可以欺负我的人还没出世呢。

 

  俏仙仙一听,两眼睛冒火蹭的一声站起来,指着俏子染。“小三生的女儿果然不同。”

 

  嘎,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有些带笑的场合此时一片安静,连白鹤绝也是微微一楞,转目盯着俏子染。

 

  只是为何?那个女人骂的是俏子染,自己却有一种想要杀了她的冲动?俏子染抬眼瞥了一眼淡定喝酒的俏子容。

 

  哈真是好笑,这个男人一向只会为了他的势力与地位而服从任何人的安排,根本不会为了她而去得罪这个女人。

 

  “啪”一阵清亮的响声,全场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俏子染抬起的手缓缓收回,目光冰冷“如果,你再敢说一句我妈的不是,我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啪”又是一阵清亮的掌声响起。

俏子染嘴角留出一丝丝血迹,冰冷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俏子容伸出的手缓缓收回目光却是静静的看着俏子染,看着她脸上被自己打的掌印伸手想要安慰。

 

  俏仙仙瞥见此时俏子染狼狈的样子,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瞥到旁边的一个啤酒瓶说时迟那时快,轮起瓶子对着俏子杂的头就砸下去。

 

  碰,啪。时间静止。

 

  滴哒,几滴血滴在俏子染的衣服上,白色的运动装上立马开出,鲜红的花朵。

 

  “你没事吧。”俏子容紧张的想要上前去看看她到底有没有事,脚还没夸出去便被旁边的俏仙仙拉住。

 

  俏子容甩开俏仙仙的手立马上前想要拉俏子染的手“快我送你去医院。”。

 

  白鹤绝冰冷的目光看了一眼俏子容,手一伸将俏子染抱入怀中。

 

  “我的女人,我来送你还是管好你的贱人吧。”

 

  “小染你听我,,”俏子容正要解释点什么。

 

  碰,随着未说完的话俏子染的身子歪,刚好倒在白鹤绝怀里。

 

  白鹤绝脸上并未有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睛一挑,对着旁边的泪林志伊使了个眼色,几个人一同走了出去。

 

  医院里“医生,她没事吧。”白鹤绝声音淡然,听不出有任何的关心与恨。

 

  “嗯,现在就可以出院。”

 

  白鹤绝没再回话走到病房里将俏子染抱起,转身消失在医院。

 

  “莲你猜,那个女人会不会真的是白鹤绝的马子?”

 

  医院门口,两道黑影看着远去的车子。

 

  血莲缓缓开口“不可能,他至始至终最爱的人都是叫白月儿的女人。”转身“我是不会猜错的。”

 

  另外一道身影摇摇头这个男人太过利害,所以显得他目空一切。

 

  次日,俏子染睁开眼睛“咝”怎么头会那么的痛?闭上眼睛,昨天晚上的一幕幕全部从现。

 

  俏子染双手紧紧的握着被子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帅气的的俊脸。

 

  “你怎么在这里?”俏子染,完全将昨天晚上某人救某人的事情全部忘掉。

 

  白鹤绝起身递给俏子染一个药瓶子。

 

  “吃了它,跟我上班去。”

 

  转身碰门被甩上。

 

  靠,这些都是什么人?一个个想救就救?想伤害就伤害想让自己吃药就吃药?靠我还是吃吧。

 

  俏子染打开房门整个人摇晃了两下差点摔倒,一双强有力的手紧紧的握着她的腰。

 

  一阵熟悉而清淡的香味传入鼻中,俏子染回神伸出手想要推开他。

 

  结果“啊!你要干什么?白鹤绝快放我下来。”俏子染整个人被抱起来。

 

  “再动我就丢你去喂鱼。”声音冰冷却不可怕,俏子染只是瞪大眼睛没敢再反抗心里极为不爽。

 

  靠你这样抱着姐姐,本人的清白都让你毁了。

 

  二十分钟后,当俏子染从办公室出来整个脸比黑炭还要黑。

 

  靠,白鹤绝你够狠说好让我来做清洁工,现在居然不给我做却让我去做神马礼仪小姐?

 

  虽然姐姐知道我身材好,但我才不要免费秀给那些猥琐男看呢。

 

  俏子染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自己跟自己大眼瞪小眼。

 

  那准备多月的国际婚礼秀就要开始啦,办公室中的人早就一个个兴奋得跟个屁一样。

动漫关键词:少妇修空调的工人师傅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