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往下边塞玉器见客人:学长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

2022-05-24 15:32:46【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白鹤绝将手中的东西,丢在俏子染面前。   “说说看,这是什么?”眸子里直接射出火光。   俏子染吞了吞口水,呃!这个这个居然是,自己脸上黑色的那块东东。   靠,还真

白鹤绝将手中的东西,丢在俏子染面前。

 

  “说说看,这是什么?”眸子里直接射出火光。

 

  俏子染吞了吞口水,呃!这个这个居然是,自己脸上黑色的那块东东。

 

  靠,还真是倒霉死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个装死没听见。

 

  “倾城!滚进去给我洗干净再出来。”声音如五顶轰雷。

 

  俏子染感觉到整个房子都在晃动中,气也不敢大喘,唰的一下人便已经不见,后门倒是开了。

 

  白鹤绝扬起一丝笑,后门一开,便是一个无比大的游泳池。

 

  “啊”

 

  扑通落水的声音,让白鹤绝脸上更多了一丝笑容。

 

  俏子染整个人在水里扑了几下,越来越沉。

 

  “救救,命,我不会,,,,”咕咚咕咚,只感觉到无尽的水,猛往自己的嘴里灌进去。

 

  推开门,????白鹤绝脑袋有那么一秒的迟纯?人呢?靠,她不会真掉水里去了吧?

 

  扑通,又一声落水的声音,三分钟后,白鹤绝将如死猪一般的俏子染拉上。

 

  “喂,醒醒!”啪啪啪,拍了两拍她的脸,但地上的人儿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靠,不会这样就被淹死了吧?白鹤绝立马抱起俏子染,走进大厅。

 

  将她放到沙发上,再瞥一眼她,就是这一瞥,整个人都倒吸一口气。

 

  怎么会是她?当眼镜掉下,脸上的那块黑乎乎的东东也掉后,白鹤绝居然觉得这个女,十分像那个叫俏子染的女人。

 

  伸手将她脸上那一颗颗黑色的东西拿走。

 

  呃!果然是她!那张清纯天真美艳的脸,慢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的心那么小小的跳动了一下下。

 

  嘴角扬起一丝丝笑容,这个女人还真是无处不在!看看快死一般的女人,再看一眼那微微嘟起的嘴吧。

 

  白鹤绝绉了绉眉,还是低头啄住那张小嘴吻下去。

 

  “别动我是警察。”话落,俏子染还很正经的摆出她那个惊人的动作,手一扬脚一踹。

 

  “啊”正中某人的下环。

 

  “靠,俏子染你发什么疯?”白鹤绝几乎都快抓狂,那一脚正中胯下!

 

  这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一脚踹中他的小兄弟,痛得他连冷汗都流下来.盯着沙发上那个摆着马步,双手假意举着枪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有一种想要将她剁掉的冲动,却在看到那张脸有许多的不舍。

 

  看来这个女人想当女警已经走火入魔了,底下头再次想要人工呼吸时,耳边突然响起。

 

  “呼呼呼……”再看看声音发源处,某女正摆着那威武的动作,早已熟睡。

 

  呃!白鹤绝头上直流汗“感情这女人睡着了?”自己还傻傻的想要救人?为她人工呼吸?还差点被这女人将小弟弟给残了?

 

  这难道就是腐女中的战斗机?看着一身湿漉漉的她,起身一脚将某女踹到地上。

 

  白鹤绝头上的黑线越来越多,直到一群乌鸦飞过.他才醒过来这个女人绝非人类,用一般正常人的方法是叫不醒她的。

 

  眼睛扫了一眼四周,立马架起旁边的音响,拿着话筒对着某人的耳朵。

 

  “抢劫”

 

  “啊”

 

  “亲们偶是俏子染,喜欢偶滴就收藏收藏、推荐推荐、不然别动我是警察,全部都捉起来。”某俏子染摆威中某俏子染摆威中

“不许动,我是警察?”俏子染猛的从沙发上起身,不小心将旁边正弯身起来的白鹤绝又撞倒在地上。

 

  “总裁你被人抢劫?”俏子染看看四周,与有些狼狈的大厅,在看看更加狼狈的白鹤绝。脑子第一个想法,便是刚才有人进来狠扫了一下这间房子。

 

  白鹤绝忍着要爆发的火气,咬牙切齿的看着某女。

 

  “快给我滚去洗澡。”声音虽然大,但对于还处在思考中的某女没用。

 

  白鹤绝看到,此时站起来的俏子染一身湿漉漉的,将她那凹凸有至的身材,显示于眼前。

 

  原来这搓衣板也能这样丰满?白鹤绝立马喉咙一阵滚动“没想到,搓衣板也会被水泡的发胀?”

 

  俏子染在听到这句话时,很自然的往往自己身上看,身上的衣服湿透。白色的衣服变得更加透明,连里面黑色的内内都一清二楚。俏子染鄙视的瞪着白鹤绝“这不是被水泡成的,而且天生的魔鬼身材。”俏子染帅气挑挑眉不对呀,再看看此时自己完全被别人免费看光光啦!

 

  “啊!。。。。。”俏子染瞬间捂着胸部“你这偷窥狂,连未成年都不放过”

 

  白鹤绝指着左边的浴室“你再不去,我可不敢保证,不吃了你!”声音故意带着浓浓的鼻音。

 

  “啊”又是一声尖叫,俏子染立马跑进浴室,将原本冰冷的身子泡在浴缸里。手一边揉着满是泡泡的头发,另一只手将很多泡泡在身上耍来耍去。

 

  忽的旁边的热水突然间停了,俏子染伸出玉手扭了两下???为毛没水出?不会没水了吧。

 

  俏子染立马起身,向旁边的地方去开水,呜呜感情不带这么倒霉吧,居然真的停水了。

 

  “白鹤绝”一阵尖叫声,从浴室里传出来。

 

  正在外面沙发上,优雅喝着茶的白鹤绝手猛的被吓得抖了抖,茶杯里的茶洒到自己身上。

 

  含着一肚子火,来到浴室门外。

 

  扣扣扣。

 

  “快给我开门,滚出来。”

 

  门开了一个小小的裂缝,一个满头泡泡的脑袋伸出来。

 

  “那个停水了我怎么办?”俏子染可怜惜惜的盯着白鹤绝看。

 

  白鹤绝抬眼,一个不小心被某女的行动呛了,想笑却又极力忍住,因此脸被憋得通红。

 

  俏子染立马将头缩回去“你不会有反应了吧。”

 

  靠!这个女人,她的思想未免也太过偏激了吧,怎么动不动就说自己有反应?难道自己在她眼里,只是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你见过有反应的人会脸红的吗?”

 

  "你不就是其中一个?”

 

  。。。。。。。。

 

  “开门”白鹤绝干脆忽略这个问题,跟这个女人讲道理,完全是对牛弹琴!

 

  白鹤绝全然不相信自己家,居然会有停水这一说。他敢肯定,如果地球上缺水,他这里也没人敢停他的水。

 

  “干什么?”某人的小脑袋又往回缩了点。

 

  “靠,你不开门,我怎么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停水?”俏子染看到白鹤绝那种抓狂的样子,才缓缓打开门。

 

  白鹤绝走进去一看,嘎嘎嘎,一群乌鸦在次华丽丽的飞过,他在也忍不住。

 

  “啊哈哈哈哈哈,见过白痴的,但没见过你这么白痴的,啊哈哈哈哈。”

 

  俏子染傻了???“有这么好笑吗?”看到白鹤绝盯着自己,猛笑个不停,好像下一秒他就会笑抽了一般。

 

  立马走到大大的镜子面前,一照张大的嘴吧在也合不上,里面的她居然……

 镜子里面的她,胸部两个地方是自己随意拿了自己的袜子,挡住了一些春光.而夸张的是,下半身则全是泡泡外加上一条若隐若现的小内内。头上顶着个鸡?一般的泡泡头,全身上下几乎都被泡泡包住。

 

  俏子染张大嘴吧,摘了半天,原来自己一直被人看笑话?

 

  “其实,这样子还是挺有看头的。”俏子染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里不是有浴巾?”白鹤绝笑得整个人都快抽掉“你还搞这一出?难道是为了在我面前显示出,腐女中的战斗鸡的指数?”

 

  “靠?你你……”俏子染一边捂住自己的某些部位,一边后退“还不是怪你家的破自来水?”

 

  “小姐我家不用自来水,这些水是山上直流下来的。”眼睛很不爽的瞥了一眼,某小姐此时的造型。内心有一种小小的冲动,想将她拍下来。

 

  “果然是猪。”伸手将,原本被某女碰到的总开关,重新打开。

 

  "你……"俏子染指着白鹤,绝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白鹤绝鄙视的瞪着她“说你是猪还抬举你,你应该连猪都不如。”

 

  “你……”

 

  “这个是被你碰到的吧。”指着,洗头水旁边的总开关。

 

  “你……”

 

  嘎嘎……一阵乌鸦飞过“你你你你,是否应该出去?”俏子染做了个请的样子。

 

  “嗯!”白鹤绝点点头。

 

  “咔嚓”

 

  就在俏子染眨眼的那一刻,白鹤绝手一伸快门一按,在某女完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这目拍了下来。

 

  谁也不知道,这张搞笑的照片将会成为两人,唯一的记念物。

 

  碰,浴室门被甩上,白鹤绝张开嘴吧,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哈哈大笑。

 

  只是他没发现,此时他的笑会是那样得天真,如此的真,完全没有往日的冰冷与忧伤。

 

  次日,碰碰碰,一阵紧张的敲门声,让正在与周公约会的某女,不爽的拉上被子。

 

  “俏子染,你还不起来?”

 

  听到门外捉狂的声音,俏子染明显呆了一下,碰的从床上跳起来。

 

  糟糕,自己怎么忘记自己的任务?要是在被那个男人赶出去,就别想在进来,到那个时候自己岂不是又要滚蛋?

 

  俏子染一拉开门,还未看清楚,脑袋便被人袭击,某人的手对着她的脑袋就猛敲下去。

 

  “啊!”

 

  呃,白鹤绝当做神马也没发生,转身。

 

  “十分钟换好衣服,跟出来。”

 

  “啊!”

 

  “五分钟”

 

  “你,,,,,”

 

  “三分钟。”

 

  “OK”

 

  白鹤绝刚走到自己车门前,准备开锁,眼前乎起一阵风,随即立马而停。

 

  “啊!鬼呀!”尖叫一声,定神才发现,俏子染此时已经站在他面前。

 

  “哪里不对吗?”俏子染对着自己身上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不对。抬起眼睛伸长脖子向白鹤绝靠近一步。

 

  “哪里不对吗?”

 

  白鹤绝诺诺滴退后一步,看着此时长发打结,衣服未换的女人,吸了一口气。

 

  “我叫你换好衣服再出来,你这个鬼样子大白天出来想吓死谁?”

 

  “就想吓死你”俏子染口快,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来,感觉到某人的目光,俏子染立马把手捂住嘴吧一笑“口误决对是口误,你那么好,应该是自己去死,怎么会被我吓死呢?”

 

  “俏子染”白鹤绝对着俏子染,就是乱吼一阵。

 

  俏子染翻着白眼,没理他转身拿过他手中的钥匙,将车门打开,座到驾驶位。

 

  一系列的动作娴熟,而利落。

 

  “你到底上不上来?”俏子染伸出头,很不耐烦的瞪着他。

 

  靠,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地球人?她知不知道,这个车是我的?白鹤绝无奈摇摇头,只能乖乖的跟上车。

 

  两人谁都没说话,车在一间叫换衣阁的地方停了下来。俏子染理也没理旁边的人,转身下车直接向换衣阁走去。

 

  靠,感情这女人当自己是神马?是空气?还是屁?

 

  “啊涕,我来啦!”俏子染上前,一把抱住那个正在打扫的女人。

 

  超涕转过身“舍得出现?”

 

  两人手拉手,坐到旁边的小桌旁边。长聊起来。

 

  白鹤绝黑着脸,看了看手上的表。

 

  “俏子染,如果你想昨天晚上的事情被人知道,你就……”

 

  白鹤绝话还没说完,眼前起了一阵风,随后自己的嘴吧就被人捂住。

   

动漫关键词:往下边塞玉器见客人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