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师变成全体同学的玩具,糖盒H太妃糖17V22

2022-05-24 15:25:3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不知今个儿是什么大日子,青峰山上的金顶寺中人潮涌动,香火鼎盛,寺前小贩们的叫喊声,人们的交谈声,寺里的钟声全部汇集在一起,很是热闹的说,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轻摇手的折扇,嘴角浮

 不知今个儿是什么大日子,青峰山上的金顶寺中人潮涌动,香火鼎盛,寺前小贩们的叫喊声,人们的交谈声,寺里的钟声全部汇集在一起,很是热闹的说,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我轻摇手的折扇,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嗯,要玩几天比较好呢,两天?还是三天?拜完神佛,再去山上边喝茶边赏花,然后晚上就住在寺庙里,第二日在去游游湖...嗯,好想法。

 

  我不禁失笑出声,身旁的翠烟用胳膊肘撞了下我,小声说道:“小,,不对,公子人们都在看你呢,”额,我敛起笑容,四周看了看,果不其然,人们的目光都汇集到我身上,还有些许未出阁的姑娘们羞红了脸,怯生生的看着我。我确实该注意下,虽然我身着男装,但在这种公共场合我还是要收敛些比较好。身边的翠烟则是一袭淡绿色衣裳,头戴白色珠花,可爱中又不失优雅。

 

  我伸出青葱玉手,轻点了下翠烟的额头,模仿男子的语气开口调侃道:“咳,翠烟啊,来给本公子笑一个”

 

此话一出,翠烟双颊迅速绯红了起来,低着头语气羞涩的说:“公子又拿翠烟开涮”看着翠烟那羞答答的模样,我哈哈笑了起来,大步朝前走去。

 

翠烟小跑着跟了上来,伸长了脖子,在我身边低语道:“小姐虽身着男装,但那迷惑人心的风采却依旧不减,你瞧那些官家小姐,个个都红着个小脸偷偷瞧着公子你呢”

 

  迷惑人心?我撇着眉头侧头望向翠烟:“你的意思是说你主子我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孽咯,”

 

“那个,不,不是,翠烟是在夸公子你呢,”瞧这丫头,还结巴起来了。我笑笑,摸了摸翠烟的头,随后进了大殿。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流云,你看出什么来了么?”男子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角落响起,丝毫没有温度的语气,让人感觉冷的快要窒息。

 

“不就是一个富家公子,带着个侍女逛寺庙么,没有什么特别啊,”

 

  男子嘴角诡异一笑,视线紧紧的追逐着那个白色的身影,一件雪白的直襟长袍,衣服的垂感极好,腰束月白祥云纹的宽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墨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

 

乌发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没有束冠也没有插簪,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女扮男装”冷漠男子淡淡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啊,我说呢,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原来是个女的”

 

站在墙边的流云一脸讶异紧着问道:“主子为何会对这个女子有兴趣?”在他映像中,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除了对旗下的店铺生意稍微关心点之外,还没什么能提起他的兴趣呢,这个女的真这么特别?想不通。

 

  “你见过有那个女子虽身着男装,但却依然魅惑诱人,并且伪装的极好,此人头脑聪慧,定不是凡人”

 

流云一脸迷茫?他还是不太明白主子是什么意思,那女的确实长得很美,但这有和头脑有何关系?难不成,看上了人家的相貌,才这般感兴趣。

 

不对呀,我家主子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也生的一张俊脸。能让主子这般感兴趣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流云,走了”冷漠男子冰冷的声音在远方响起,待流云回过神来,才发现他的主子已离他很远,他箭步追了上去,跟在主子后面。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的走着,突然暴露在阳光下的他们显得格外耀眼,先前一直在暗处站着,无人发觉,这下走出来了,不禁,顷刻成为众人们的焦点。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肤色白皙,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迷倒了周围的不少怀春少女。苏婉馨,看来我们还会再见。   

男子嘴角的笑容直到好久之后才慢慢散去,一旁跟着的流云看着自己主子唇边的笑容却不寒而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脊背凉的厉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流云狠狠咽了口口水,依旧默默的跟在主子身后默不作声。

 

  而另一边正在金顶寺内,烧香祈福的我并未察觉到丝毫异样,我起身理理衣角,又对着面前的佛像恭敬参拜了一番之后,才迈步离开,刚走到大殿门口,又反身折了回来我走到求签筒面前停下,开口对着身边的翠烟道:“翠烟,我们求支签怎么样”

 

翠烟一脸疑问的看向我:“公子不是从不信签文这些的么,为何要求?”我不答,只是随手从签筒里抽出一根签,马马虎虎的瞧了一眼之后,便去解签人那里解签了

 

  我将手中的竹签交给面前的白发长者,他拿起签文捋着下巴上长长胡须,眉头紧皱:“目下意难舒,有客来徐徐,金车虽历险,吝必有终与。”老者慢悠悠的念出竹签上的签文,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迟迟不可能开口。

 

良久之后,老者才开口道:“签文之意是,阁下心事纠结不开,待客访友迟延难遇,日后处境将留怅恨”我恭敬的对老者点头道了声谢,让翠烟给了钱之后,才迈步出了大殿。

 

  脑海里却还回荡着老者所说的那一句话,耍耍小聪明我还是可以的,但是解签文这种事情,我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不知签中所指的心结到底是什么,翠烟见我一脸愁思,心想我一定是为了那签文在发愁,她笑着开解道:“公子不用想太多,签文之意未必就是真的,不是有句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么。”

 

我侧头望着翠烟,心道:翠烟说的也在理,我摇摇手中的折扇,表示也认定她这个说法。

 

  我将折扇合拢,往翠烟头上一敲,笑着道:“呀,我们家翠烟顺口说出的一句话还真挺管用的昂,让我思虑顷刻全消,这样吧,晚上本公子定要重重奖赏你”

 

“不知公子要赏翠烟什么呢,能否先透露下让翠烟知道知道”翠烟双眼放光,那高兴劲儿,脸上都快笑开了花了,我轻咳一声,冲翠烟勾勾手示意她凑近点,待翠烟靠过来之后,我便对着她的耳边说了几个字,随后见翠烟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我连忙一溜烟跑开了。

 

  只听翠烟愤愤的抱怨声在我身后响起:“公子,你又戏弄奴婢,翠烟可真要生气了”

 

  我背对着翠烟捂着嘴偷笑起来,真是的,我家翠烟还真可爱,我不过就对她说了句“今晚本公子就赏你帮我暖床好了”她就突然的脸红的嚷嚷起来,那万一以后嫁人了可要怎么办才好了,我真为她担忧啊,不会应为害怕洞房花烛,哭着跑来找我把,哈哈,越想越好笑。

 

  正笑的开心的我,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一道阴冷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我看,直到感觉自己脊背有些发凉想转身探个究竟的时候,才发现翠烟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面色阴暗的看着我,糟了,被翠烟逮了个正着。

 

我哈哈干笑两声:“翠烟啊,你瞧前面的花儿开的多好,我去看看,你慢慢走不着急昂”我深知大事不妙,所以话音刚落,我便快步跑开了,边跑还边回头看看翠烟的表情。

 

  那小脸儿上的愤怒的表情,就像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了般,反正她也不会真生气,过会就应该好了把,我自顾自的想着,完全忘记了看眼前的路。

 

只听一声惊呼,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我撞到了,我连忙回神,伸手接住了摇摇欲坠的人儿,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面相清秀的女子,幸好我眼疾手快,要是摔了人家可怎么好。

 

  “姑娘,没事把,”我望着怀里的女子,关心的询问道。

 

女子木然的点点头,呆呆的望着我。好俊俏的公子,他肤色白皙,五官是那么俊美异常,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好美的男子,简直,简直可以与元国第一美人苏婉馨相媲美,不对,应该还要比她美上几分。

 

  “没事就好,是我太过鲁莽了,还请姑娘莫要见怪”我将怀中的女子扶起,退后一步抱拳恭敬的说。

 

“额,没事的,”女子低埋着头,轻声应道。她是怎么了,怎么心跳会这么快,王祈雨伸手按住起伏不定的胸口,将头埋的低低的不敢抬头。

  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只晓得,当她以为自己被哪个登徒浪子故意撞到快要跌下去的时候,是他及时拥住了自己,后面她才晓得,原来自己心里所想的哪个登徒浪子就是他。

 

明明受了惊吓,却丝毫生不起气来,面前的人儿是那么的俊美温柔,在拥住她的第一刻就及时问她有没有怎么样,这样的一个翩翩公子,又怎么会是自己脑中所想的那种人呢。

 

  “冲撞到姑娘真是抱歉,改日,在下一定登门赔罪”我语气恭顺的对面前的女子说道。

 

本来就是自己的不是,我理应该赔不是才对,但愿那女子,不要生气才好,姨娘要是知道我惹出麻烦来,估计会狠狠的训斥我一番,王祈雨听到这番话猛地回神连连说没事。

 

凑巧,此时翠烟也来到我的身旁,“公子,这,这是怎么了”我将担心的询问的翠烟拉至一旁,跟她细说了事情原委。

 

翠烟低叹了一口气,:“翠烟还以为公子你惹出什么事情了呢,原来是这样啊,”我附和着点了点头

 

  我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那个女子,先前只顾着道歉赔不是,却还没仔细瞧瞧她素白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黄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用金线勾勒出的祥云,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飘扬秀美。虽谈不上绝美,淡却清秀可佳,也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啊。

 

  “公子言重了。祈雨并没有伤到哪,公子不用这样”王祈雨被面前的男子盯得脸色发红,强装镇定,淡淡的说道。

 

就算她这样说,我也不能就不管不顾的大摇大摆的走了啊,总得做些什么才能心安,“姑娘既然不让在下登门赔罪,那不如我请姑娘一同去山上看花可好,”

 

我见那女子面无表情,心想她或许是不放心我,也是,一个官家女子突然收到一个陌生男子的邀请自然会担心。

 

  我接着补充说道:“姑娘大可放心,赏花的地方不是什么偏远之地,在下也不是轻薄之人,若姑娘还是对在下心存芥蒂就当安某没说这话就好,姑娘可直接携安某去官府说安某轻薄姑娘”

 

王祈雨一听顿时慌了连连摆手道:“公子误会了,祈雨并不是这个意思”她怎么会认为他是轻薄的狂徒呢,她绝不会这样想的,既然他有意邀请赔罪,不如就应了把。

 

“小姐,奴婢瞧着这个俊俏公子也不像坏人啊,不如小姐就应了人家把,若有危险,奴婢定会带小姐去报官”王祈雨身边的婢女绿衣对她耳语道。

 

  王祈雨点点头,开口答应了一同赏花之事,一方面是不想让那个俊俏公子心存歉意,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自己的私心把,她真的也还能想去看看,那个公子所说的看花之地到底是有多么的特别,再者,她相信面前的男子,绝不会是乱来之人。

 

苏婉馨见那女子应允了看花之事,心里也松了口气,如果到时候,人家不喜欢,那就只能登门谢罪了,还好还好。

 

  “在下安梓成,还未请教姑娘芳名是”我话刚出口又觉不妥,随后又接着道“姑娘别误会,在下只是怕姑娘一会不喜欢那里的风景负了气到时候,安某不知道该去哪里赔罪才好,青城这么大,不知该如何找姑娘呢”

 

王祈雨微微一笑:“小女名叫王祈雨,公子过虑了,祈雨素来喜欢赏花吟诗,不会不喜欢的。”

 

我也对名叫王祈雨的她轻轻一笑“姑娘叫我梓成叫好,”王祈雨应了一声之后,我便在前面引路带她们去山上赏花,留翠烟在后面跟着照顾王祈雨。

 

  王祈雨此时的心情难以言表,他竟开口问了自己的名字,呵呵,他是那么彬彬有礼,那么风度翩翩,原来他叫安梓成,有着那么好看的笑容,那么迷人的气质,还生的这样好看。她双眸直直的瞧着不远处的那抹白色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动漫关键词:糖盒H太妃糖17V22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