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老师变成全体同学的玩具,公车上乱J伦小说肉小说

2022-05-24 15:24:01【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元庆432年,元国国君顾云铮病重不起,一时间全国上下人心惶惶,虽说顾云铮膝下有两子,二皇子顾洛桀及三皇子顾洛亦,但却没有立下任何传位诏书属意谁为太子,也没有可以暂时担任监国重

元庆432年,元国国君顾云铮病重不起,一时间全国上下人心惶惶,虽说顾云铮膝下有两子,二皇子顾洛桀及三皇子顾洛亦,但却没有立下任何传位诏书属意谁为太子,也没有可以暂时担任监国重任的朝廷大臣,这让众大臣们焦急难安。

 

  日日呈上的奏折没人批阅不说,好多的重大事项也没人做决定,大臣们既不敢私自做主,又不能将一封封奏章呈给皇子们审读,顾云铮曾下令道,没有他的旨意,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擅自决定国家大事。

 

  顾云铮,十五岁封王,元庆400年,顾云铮20岁时,在元国崇城举行了成人加冕仪式,开始“亲理朝政”。元庆403年至元庆409年,先后灭金顶,楚嘉,齐云三个邻国,三十岁时完成了灭三国之大业,建立一个以汉族为主体的的强大国家——元国,定都青城。

 

  对于这样一个在而立之年就完成了连灭三国的伟大君主,做为臣子的自然不敢不听从一国之君的命令,谁敢违反那可是要杀头的,除非有人嫌自己命太长。

 

  偌大的元国皇宫乱作一团,时不时会传来宫内嫔妃的低啜声,无非是感叹自己命苦还未熬出头就要老死宫中了,要不就是在一定品阶之上并深受皇上喜爱,在圣上驾崩之后会陪同殉葬的妃妾。后宫嫔妃姑且如此,更别说在顾云铮榻前忙前忙后的太医们了一个不小心项上人头就会不保。

 

  皇宫群龙无首,乱作一团。但国都内被誉为青城第一楼的聚仙居门前却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不热闹。甚至还有人一大早就等在门口了,门外一片喧哗,门内却安静异常各忙各的,离聚仙楼营业时间细细算算也不过只剩不到一个时辰,但门外的人显然已等的耐不住性子了,纷纷在楼下忿忿然,某个身着白衫的男子率先开口道:“这聚仙居,今个儿怎么到了这个时辰还不开门?对面的群芳阁都开门做生意了,”男子清秀的面容上带有些许烦躁的抱怨起来。

 

  白衫男子话音刚落,便听不远处一位衣着华丽的公子也开了口:“莫非,这位兄台也有事相求于婉馨姑娘,”白衫男子不语轻轻点了点头.

 

华服公子又接着说道:“既然有求于人,多等些时间又有何妨,何必在人家门前怨声载道的呢,万一,不巧被婉馨姑娘听见了兄台你拿烟花之地与这聚仙居相比,想必,姑娘会不高兴的,再者还有损兄台的形象不是?”华服公子,轻摇折扇缓缓道出的几句话,让白衫男子顿时噤了声,没有在出言抱怨

 

  聚仙居,青城第一楼,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达官贵人,在遇到难解的事情时,无一不撷事来此。楼内最有名气的当属有“再世诸葛”之称苏婉馨了。

 

  苏婉馨,心思缜密,机智聪慧,是个很有谋略的女子,生的一张绝美面容,天资国色,倾国倾城,迷倒了城中不少富家公子,享有元国第一美人之称。

 

  更有甚者说,要是苏婉馨在早生几年,那顾云铮就不用动用几十万大军去讨伐那三个邻国,只要将她带往阵前一站,微微一笑,那区区三国又算的了什么,还不照样拜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之下。

 

  当此话原样传到苏婉馨耳中时,苏婉馨只是一笑置之,不予理会。她相信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还是有人会不再乎她长得如何,只是欣赏她的才华而已。无论美丑,终究不过是副皮囊而已,他年,葬入黄土,还不是会烟消云散,自己又何苦去在意他人怎么评论     

 外面仍然喧嚣依旧,聚仙楼内也开始热闹了起来,这快到开业的时辰了,楼内的姑娘们也忙活了起来,练琴的练琴,梳妆的梳妆,就连后院中的厨房也忙的不可开交,又是准备早饭,又是烧水煮茶的。每个人的额头上都泛着点点汗珠,丫鬟和姑娘们都忙的不可开交,但唯有一人,还在厢房内慢吞吞的什么都没收拾,那人就是苏婉馨

 

  在鹅黄的暖帐中水墨画屏风后面,正有一女子坐在浴桶内闭目养神,那宛如绸缎般的秀发懒散的垂在浴桶外侧,那放在浴桶两边的玉臂是那么的白皙诱人,美人宛如青葱的指尖在香肩上来回摩擦着,看的不禁让人心神荡漾,难以自持。

 

  突然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来人梳着高高的盘桓髻,盘桓髻其梳编法是将发蟠曲交卷,盘叠于头顶上,稳而不走落,称为盘桓髻。髻上还插着支宝蓝色的点翠珠钗,耳戴白玉耳坠,手带纹丝银镯,身着拽地烟笼梅花白水裙,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简洁素雅,完全看不出此人已年过三十有余,分明才二十出头嘛,此风韵犹存的妇人正是聚仙楼中的掌柜,刘玉婷,刘姨娘。

 

  “婉馨,婉馨,你可在房中?”刘姨娘边说着,边朝屏风后走去,当看到浴桶旁正穿衣的人儿时不禁一愣,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连刘姨娘都看的出了神,虽说,已在同一屋檐下相处了十几年,她看着她的一点一滴的变化,但就算一起生活这么久,每每当她看见苏婉馨那张可以魅惑心智的脸时还是会六神无主。女人尚且如此,更别说,在门外翘首以盼的男子了

 

  “姨娘,姨娘。”绝美的人儿脸带焦急的唤着面前那望着她直直发愣的人。

 

“额,怎么了”刘姨娘回过神反问道“扑哧,姨娘,恐是又看着婉馨的脸,看的出了神了”

 

我轻笑一声调侃起刘姨娘来,“婉馨出落的是越发标致了,这元国第一美人之称果真当得。”我伸手挽着姨娘的胳膊,笑而不答。

 

  那年,还在襁褓中的我,被不知名的父母遗弃在群芳阁门前,是刘姨娘出门送客时看见了我,从此便收养了我,将我寄养在膝下,给了我一个安生之所,小时候的我就聪慧异常,学什么会什么,于是,就在我还未及鬓之时,在群芳阁的对面又开了间聚仙楼,目的就是让我学有所用。

 

转眼已过五年,聚仙楼扬名元国内外,我的名字也被世人熟知。我能有今天,全是拜刘姨娘所赐,是她养我育我,才没让我在那寒雪交加的夜里冻死,她的抚育之恩,我没齿难忘。

 

  元国女子十四岁及并,如今的我虚岁已年方十九,在寻常百姓家我已是老姑娘了,到了这个年龄却还未出嫁,刘姨娘也不止一次的催促过我,让我找个好人嫁了,可是这成亲之事谈何容易,想要找到能真心待我之人,更是难于上青天。

 

生的再美又能如何,还不是知己难觅,一夫难求。那些爱慕我的富家公子,达官贵人,又有几人是真心喜欢我的呢?归根究底还是应为我这副相貌这些小聪明而已,要是我没了这张脸,没了聪慧又有几人会像现在这样苦守在门前,只为见我一面呢?罢了,人心难测,不想也罢。

 

  我挽着姨娘的胳膊刚到圆桌前坐定,便瞧,我的贴身丫鬟翠烟端着木盆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翠烟,乃是我十岁时在街头买来的,跟了我已经九年,今年年方十七,生的一张鹅蛋脸,乌溜溜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小口,在映着那洁白的肤色,煞是可爱。

 

“翠烟,怎么这般火急火燎的,身后有谁追着你不成,都是大姑娘了,还这般毛躁,”刘姨娘望着翠烟训斥道

 

  “姨娘,莫生气,翠烟从小就是这毛躁性子,要是改了反而不像她了,对了翠烟,这么风风火火的进来,可是有事?”我拿起桌上的紫砂壶,为了自己和姨娘倒了杯茶,边倒边问。

 

  “回小姐,翠烟看小姐要沐浴,所以就去后院摘了玫瑰花瓣想给小姐沐浴之用,谁知,在回来的半道上被晓雪劫走了,奴婢也不敢与她争辩去夺过来,一心想着小姐,所以又回去摘了一盆”

 

看着翠烟那应为委屈而撅起的小嘴,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到我身侧,指尖轻抚上她的头,语气温柔的说,:“傻丫头,放下把还端着呢“翠烟笑着点了点头,将木盆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将收伸出盆中,捡起一片花瓣用手指细细抚摸着:“你刚说的晓雪,可是香雅身边的丫鬟晓雪”我语气淡漠的问道“小姐,正是她”我勾起唇角,将手中的花瓣扔回盆中,并示意翠烟拿出去倒掉,翠烟和刘姨娘都一脸不解的看着我,

 

  “翠烟,你闻闻那花瓣上沾了什么。”

 

翠烟点点头,端起木盆鼻子凑近闻了闻,接着便骤起眉头,看向我“小姐,这里面,这里面掺了辣椒粉,奴婢发誓这真的不是奴婢干的,翠烟打从开始服侍小姐时便知道小姐不喜辣椒,对此物过敏,就连饮食中都没有,奴婢是万万不敢那么做的”翠烟泪眼婆娑的跪在地上道

 

  “是啊,婉馨,翠烟打小就跟在你身边,她是断断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刘姨娘说着便扶起跪在地上的翠烟,看着翠烟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说“我何时说是你做的了,这事是谁做的显而易见,算了,不说了,翠烟将这东西拿出去到了罢”语毕,我端起,桌上的茶水细细品尝起来。翠烟点点头吸了吸鼻子,端着木盆出了房门。   

待翠烟关上门,走远了之后,刘姨娘才缓缓开口道:“此事是香雅所为把,这聚仙楼呢,要说第一个和你过不去的恐怕也只有她了”我放下手中的茶杯,捋了捋袖口,默不吭气,香雅,全名李香雅,原是青城一富商家中被视为掌上明珠的大小姐,衣来张手,饭来张口无忧无虑,谁知就在一夕之间,他父亲经商失败,身负巨债,连原本居住的大宅都被拿去抵债。

 

  昨日,她还是一个被家人万般宠爱的小姐,今日,就成了一个必须为生计而奔波的普通女子。自从她进了聚仙楼卖艺以来,我们明争暗斗无数,斗来斗去也不过是为了争几个客人而已,刚开始的我也是好胜心作祟,后来慢慢的便觉得毫无乐趣可言了。

 

  大家都是为了生计而已,又何苦互相为难,彼此算计呢。

 

  我是想通了,但香雅似乎还未想通,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处处针对我,有在我的饮食中下过泻药,有在我的床榻上放带有剧毒的蛇,这次又是辣椒粉。真不知道她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头。我苦恼的暗叹一声。

 

  不知是不是到了开业的时辰,聚仙楼外的嘈杂声愈来愈胜,我譬眉,望向那扇打开的窗户,吵闹声就是从那外面传来的,“姨娘,今个是什么日子怎的外面怎么这么吵?”

 

只见姨娘想了半晌才开口答:“对了,瞧我这脑子,纪丞相家的二公子纪远哲一早就在门口候着了,还有,鸿福酒楼的陆老板,我先前来就想告诉你让你快些准备来着,谁想;竟聊着聊着给忘记了”

 

  刘姨娘说着,起身,从罗袖内掏出一张纸,上面列着今日来拜访我的名单,从前置后一共二十多位,排在首位的赫然就是那当朝宰相家的二公子,想必这事花了不少钱,才让姨娘将他列在首位的把,那么舍得花钱,不知道何事呢?

 

  姨娘见我呆望着纪远哲的名字看的出神,“怎么了婉馨,可是这纪远哲有什么问题?

 

  纪公子可是花了三千两来买今日的头客”刘姨娘言语中透着喜悦说道,三千两,也难怪,姨娘会这么高兴了,自从皇上病重以来,朝中大臣门都为立太子之事急的焦头烂额,聚仙楼的客源也少了许多,毕竟,有些国家大事,是不能对我这种一介女流讲的

 

  因此,来聚仙楼的朝中大臣也少了许多,这纪远哲还是近几日来的第一个,我只听闻皇上缠绵病榻,朝中大事无人打理,宫内乱作一团,这点消息还是昨日从城中一富商家的公子口中得知的,不知为何,我不禁对纪远哲的来意有了几分兴趣。

 

  希望会是有趣的事情,我实在不想在处理那些零零星星的琐碎小事了,大到置房卖田,小到纳妾娶妻,都来问我,我既不是风水先生,也不是西街那个王媒婆,干嘛无论大小事都来找我,我也是个人,不是神仙~一件件平凡无奇的事情处理的多了,突然觉得没什么乐趣可言,要是来点有意思的,刺激的事情就好了。纪远哲,我真的很好奇你会应为什么找我。

 

  “姨娘,待会让纪远哲上来把,”我唇角泛笑的对着站在身后的姨娘说道。

 

“嗯好,那我先下去打理一下”说罢,姨娘便转身出了厢房。只剩我一人,手拿紫砂杯若有所思的笑着。   

动漫关键词:公车上乱J伦小说肉小说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