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做错一道题学长就插一支笔视频,女主都和男二he

2022-05-23 16:22:59【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那时年少,亭台楼阁银装素裹,心中只得一个“玩”字而已。   新年在即,大战告捷,陈国送了位美貌公主前来和亲,皇帝大悦,设宴宴请百官,可带家眷入宫。   旨意接到后,我

 那时年少,亭台楼阁银装素裹,心中只得一个“玩”字而已。

 

  新年在即,大战告捷,陈国送了位美貌公主前来和亲,皇帝大悦,设宴宴请百官,可带家眷入宫。

 

  旨意接到后,我欢呼着跟随爹爹和娘亲进宫凑这场空前的热闹。

 

  那年的雪下的格外大。

 

  就是在那次,我遇到了他,我心中一生的刻骨铭心。兮洛。

 

  大堂之上,皇帝金冕流苏,宝石玉扣,金黄色明黄龙袍黄的耀眼。他身侧搂着一位娇弱美貌的女子,那女子不过十六七岁,服饰与周边有异,该是那位和亲而来的公主。

 

  皇帝今年少说也有五十多岁了,皇帝的大公主儿子都八岁了,太子的妾室所生的娃娃也跟我一般大了。那位公主,做皇帝的女儿都还小,如今,却做了他的妃子。

 

  看看那位公主,总觉得心里闷闷的。当时年纪小,并不知晓这种感觉是对那位公主的怜惜,加上宴间一片歌舞升平,敬酒声,献媚声,合在一起吵的人头疼。

 

  于是便动了出去看看的心思。环顾四周,爹爹在和官员们交谈,娘亲在和夫人们说笑,丫鬟们个个垂首敛目,身边各家的公子小姐众多,并没有人刻意的注意到我,很好。我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檐下琉璃灯火摇曳,小雪纷扬轻落,寂静了大殿中的觥筹交错。

 

  一出殿门,一阵寒风吹来,冻的人瑟瑟发抖,还好顺手带上了披风。

 

  “呼,终于出来了,还是外面清静。”我一边躲着怕丫鬟们寻找,一边偷偷往走廊上溜。好想看看皇宫是长什么样子的,是不是真如他们平时所说的那般富丽堂皇。

 

  沿着大殿,周围一片艳红。屋檐下的灯火照着附近的景色,万点白中一片红,如火的梅花在飞雪的映衬下越发显得清冷无边。

 

  跳出走廊,脚踏在不染纤尘的白雪上发出“咯叽”的声音,觉得好玩儿,便踩得不亦乐乎。正在乐不可支之时,猝不及防间撞上了一堵软墙,吓得我噔噔退后几步。

 

  “你没有事吧?”那堵软墙突然开口说话,软软的语调,软软的声音。月光透过梅花的枝桠撒下来,我才看清这是一个人。

 

  由于背光,并看不清样貌,但看那身量,约莫也是五六岁的年纪。

 

  “你,你这个娃娃,怎的站在这里吓人!”我惊魂不定的怒视着他。寒风过去后,宫灯明亮了些,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貌。

 

  胖嘟嘟的小脸,粉面捏的似的鼻子,粉嫩嫩的小嘴微张,灿若星子的眼睛正看着我。被周围一片红色缭绕着,越发显得可爱。不知怎的,突然之间就感觉脸上发烫了起来。

 

  “抱歉,吓到你了。里面太酒气太过,出来透透气。”那男孩子双手负在背后,转首镇定的看着周遭的艳红梅花,又道:“外族野心蠢蠢欲动,只一位公主而已,就让一众臣子忘了外患,纵情声乐,我大雍江山,危也。”

 

  我怔住,当时我才五岁,并不懂得忧国忧民,每日所做的也是玩乐,突然有一天,有个跟我一般大的孩子,在我面前如此老气横秋的叹息,着实让我受到很大的震动。

 

  我有点不懂的问他:“我大雍打跑了外族,他们还送来了国主最疼爱的公主,我们已经得胜了,你为什么会想那么多呢?”那时,我是真的不懂。

 

  他没有回头,充满稚气的声音被寒风送来:“养虎为患,一头猛虎,即使暂时驯服了它,你又焉知等它元气恢复之后不会择机弑主,斩草,就要除根。”明明只是一个六岁大的孩子,为何说的话会如此不带一点感情,生生激起我一个冷颤。

 

  我有些蒙了,为何不给别人留一点机会呢?若那头猛虎是真心臣服,那杀了它,不就妄造一场杀孽么?悬崖勒马,为时不晚。这个人,怎的心肠歹毒如斯!

 

  直到最后的最后,我才明白,即是猛虎,就断断没有臣服的可能,那时,我是如此痛恨我此时的想法,和接下来的话。

 

  “谁都没有权利剥夺别人的机会,你小小年纪怎么就有如此歹毒的心肠,长大之

 丞相府,滴翠阁。

 

  天色渐暗,只见一丫鬟神色焦急,一路往内堂急跑:“小姐,不好了!二少爷又出去闯祸了!”

 

  雕花木门玲珑,门上高悬木匾,上书“滴翠阁”三个墨黑大字,笔走游龙,大气之中透漏出些许娟秀,倒似是女子所书。

 

  一路往里走去,古色古香,弯曲环绕,各种书籍陈列,像是一个书房。一种典雅之气犹然而生,让人心绪不觉间平和下来。

 

  阁内屏风后掩藏一木质台阶,顺着台阶往上,绕过面前屏风,眼前豁然开朗。片片沙幔围绕中,一个宽大却不显粗狂的雕花木床静卧其中。床头帷幕勾起,里面空无一人。

 

  再往右看,明亮的烛光照射着楼台,台上放一矮几,浅紫衣裳的女子在旁拈笔挥墨,黛眉轻蹙,水波潋滟的杏目中透漏出思虑的神色。

 

  看到来人,我疑惑道:“怜烟,你不是去拿糕点了么?怎的两手空空?”

 

  被唤做怜烟的丫鬟急步上前:“哎呀,我的小姐,我叫那么大声你都没有听到么?二少爷又闯祸了!”

 

  我极稳的把笔放下,淡定道:“好了,你可以说了,这次又闯了什么祸?”

 

  是了,天雍四十九年,娘亲又给我添了一个弟弟,而娘亲则因为难产去世了。

 

  那年我六岁。已是傍晚,产房中传来娘亲压抑的痛呼声,爹爹不在,被皇帝叫到宫中议事了,是府里的管家去请的稳婆。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天色都有些泛白了。娘亲的声音越来越弱,我很害怕。

 

  这时,我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我以为没事了,都好了,但是稳婆却急跑出来说娘亲唤我进去。

 

  我忐忑的走进去,娘亲正虚弱至极的躺在床上,她身侧放着刚出生的弟弟。

 

  娘亲带着苍白却温暖的笑看着那小小的婴儿说“尘儿,这是你弟弟,我给他取名“冱尘”。‘冱’通‘护’,希望往他以后能保护你。”然后看向我,眼里透出不舍,遗憾,和期望。她说“尘儿,你最听话了,那么聪明,你一直是娘亲的骄傲。”

 

  我感觉不对,但我不懂,只能不安的拉住她的手说“娘亲要快些好,尘儿听话,尘儿乖乖的,娘亲会快点好的。”

 

  娘亲还是笑着,但却带着遗憾,气息有些微弱,她说“可惜看不到你们长大后的模样了……尘儿,你爹爹忙,以后娘亲不在了,你是姐姐,要好好带着你弟弟,看好他……”

 

  “娘亲……”失控的哭喊传出门外,定住了刚刚回来的爹爹。

 

  娘亲就那样合上了慈爱的眼睛……我不知道娘亲的话说完没有,但她的表情并不安详,我想,娘亲或许是担心弟弟。不过还有我,就算爹爹没时间教导他,还有我。

 

  所以在日后的时间里,我对弟弟极为宠爱,我容不得别人欺他半分,也就造成了他无法无天的性子。

 

  “小姐!我给你说的你听到没!”耳边怜烟的声音忽然拔高,一震之下我便回神了。

 

  “嗯?你说,我听着呢,是又把尚书家的宝贝字画撕了,还是把侍郎家的后花园毁了?”

 

  也不知道倾冱尘是想干嘛,也就十岁的年纪,每日里东窜西跑的惹麻烦。仿佛一日不给我找些事做,他就不罢休似的!

 

  “不是不是都不是!二少爷他居然,居然跑到,跑到青楼里去了!”怜烟说的一脸义愤填膺。

 

  我也怔住了:“什么?青楼?”他小小年纪怎会想到跑去青楼里面?

 

  “对!刚才二少爷的贴身小厮差人回来禀报的,他怕二少爷惹出什么乱子,让我赶紧通知小姐,也就您能管住他了!”

 

  千万不能让爹爹知道!

 

  “怜烟,换上衣服,我们走!”我转身到衣柜里拿出一套男装换上。由于经常为倾冱尘处理麻烦,定是不能本装出场的,于是这些男装就出现了。

趁着夜色,偷偷从相府后门溜出来。轻车熟路,守夜的小厮见了我们也习以为常,只当我们不存在。

 

  拐过巷子,有人在等着,看到我们出来,直接带我们往夜市之中最为繁华的街道走去。

 

  灯红酒绿,一片绯糜,个个门口都有穿着爆露的女子甩着帕子招呼路人,淫词浪语不绝与耳,听的我直皱眉头。

 

  怜烟紧紧拽着我的袖子,似是怕被那些女子拉进去似的:“小,小姐,这些女子好生孟浪,少爷怎么会来这个地方?”

 

  我望一眼周围,强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尽量心平气和的回答她:“我怎知他的审美竟是这样!看来以后定要好好改正他的审美观了!”

 

  “嗯嗯,要改正!一定要改正!”怜烟慌不迭失的点头附和。

 

  终于,带路的在前面停下了,我抬头一看,呵,好一座“春风楼”,楼高三层,两侧火红灯笼长长垂下。门口细腰女子着艳色轻纱,手中帕子抖的那叫一个销魂。

 

  有机灵点的看到我们站在这里,连忙上来招呼:“哎呦~这两位面生的紧,定是第一次来吧!我们春风楼可是周遭数一数二的大院子,包您满意~”浓重的香气呛的我直皱眉。

 

  数一数二?很好,这小子看来是翅膀硬了。

 

  “小姐,我们要进去么?”怜烟紧张的拉着我袖子轻声问。

 

  “当然得进去,我要进去好好看看那小子在干嘛!”可能是我说的太过咬牙切齿,把旁边那姑娘吓的禁了声。

 

  我忙收起表情,努力表现出轻浮的样子来:“是啊,本公子这可是第一次来,你可要好生招待啊。”

 

  “是是是,来,我领您进去。”那姑娘也不与我们寒暄了,领着我们直奔大堂。

 

  对面迎过来一个年约四十的妇女,保养倒还得当,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青楼中人似的。

 

  甩帕子的姑娘把我们引到这个女人面前,就立马消失不见了,这大妈级的倒是贴上来了:“公子生的好俊俏,第一次来吧,我定会给您好好安排一个知心意的~”

 

  阴阳怪气的声调激的我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拉紧怜烟的手,用张狂的口气道:“小爷就是第一来怎么的!没看我带的有人了么!把房间备好便可,其他的不需要!银子少不了你的!”说罢,丢给她了一琔银子。

 

  本来稍有不快的表情看见银子立马转变,笑的开了花儿似的:“是的是的,倒是奴家没有眼力,这就带您去房间,您这边请,这边请。”

 

  倒是旁边的众人不停的回头看怜烟,估计是把她当成小倌了。看着怜烟通红的脸,我也忍俊不禁的露出一丝笑意。

 

  “小姐!你怎么,怎么老是不按常理行事!还和他们一起取笑我!”怜烟委屈的盯着我。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跟了我这么久你还不习惯么?”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怜烟自知无奈,只得闭口不言。

 

  一路跟随老鸨上得二楼,在下面时不曾发现,原来楼上地方如此之大,左手边一间间房间错落有致的挨着,顺着过道直通向尽头转弯处,右手边透过红漆栏杆可把楼下景象看的清楚。

 

  观察间老鸨已经停下,打开一扇门笑道:“公子,这个房间比较安静,最适合您这种内敛的客人了,茶水早已备好,快快请进吧!”

 

  我点头,随之拉着怜烟入内,老鸨识趣的退下,顺便还把门关的严严的。

 

  一入门,怜烟就急道:“小姐,我们是来找少爷的,你怎么要了间房间呢!而且,还给了老鸨那么大琔银子!”

 

  我嘴角抽搐,其实最后一句话才是她想说的吧。

 

  我无奈道:“怜烟,你放心,我带的银子够多,而且,不在这儿安定住,怎么去找人,人家会让你进门么?”我就知道,她最关心的是银子!

 

  “哦,带够了就好。”呼出一口长气,又道:“那我们怎么去找少爷?”

 

  我极淡定的回答:“肯定就是,找!啊!”说罢,打开窗子探头探脑的看,不错,没人注意到,那就要开工了!

 

  我打开房门,指着比较热闹那边:“怜烟,这事不可声张,分头行事,你到那边,连着一楼也找找。”而后瞥了一眼相对来说比较安静的方向,道:“我到这边,里面的人应该都是权贵,我怕你应付不了。待会我再去三楼看看,一个时辰后还在这里集合,开始吧。”

 

  “是,小姐,那我先过去了,你要小心!”说罢,越过我走了过去。

 

  我也悄悄关上房门,蹑手蹑脚的往前面溜去,一间间听着声音。

 

  第一间,路过门口就可听到隐隐约约的女子娇笑声和男子的调笑。淫词浪语不断传来,不可能是,换下一个。

 

  第二间,趴在门缝上,隐约可见一男一女于桌前相对而坐,女子不停往男子杯中添酒,似是在吟诗作对。叹,好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第三间,在门口听不到什么动静,难道是隔音太好?伸出手指,在门纸上戳一个洞,一只眼睛对上去,天!鸾床摇晃,隐隐有喘息相间传来,我连忙撤回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默念着这句话极淡定的接着找。

 

  ……

 

  约莫半个时辰,我已把二楼三楼全部看遍,靠坐在三楼拐角处没人的房门边歇息,这一趟跑的,的确累极,特别是极容易遇到某种不佳场景,这需要一颗坚定的心!

 

  奇怪,在房间居然没找到倾冱尘,难道在下面?但他应该不会与下面的人一块儿挤啊,如此不懂享受不像他的风格。

 

  正在冥思苦想间,突然背后房门承受不住我的重量被我压开,我猝不及防间一下子栽了进去……    

后,可还了得!”我如此一番话说的正气凌然,可那人也只是回头蔑视的瞥了我一眼而已。

 

  “无知者,不欲与之论也。”说罢,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徒留我被他一句话气的七窍生烟。

 

  朝着他的方向喊道:“我可是当朝丞相之女!你敢留下你的名字么!”

 

  “太傅府,兮洛。”他的声音并无起伏,伴着满天雪花和阵阵寒风吹拂过来,而那个名字,从此在我心中生根发芽。

 

  兮洛。

动漫关键词:女主都和男二he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