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松动图片:苏雪把腿抬起来让我进去小说

2022-05-23 16:21:58【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在我们尾随阿御离开房间之后,在走廊的尾端看到纪香她们都是躲在林理泉背后和阿御说话,   而莱德则是一脸郁卒的样子站在阿御的背后。   “书呆子,那个人┅┅”武

在我们尾随阿御离开房间之后,在走廊的尾端看到纪香她们都是躲在林理泉背后和阿御说话,

 

  而莱德则是一脸郁卒的样子站在阿御的背后。

 

  “书呆子,那个人┅┅”武城琳紧紧依着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林理泉指着莱德。

 

  “你们干麻那么怕他啊?”林理泉不解的问躲在自己背后的三人。

 

  “真的不是梦┅┅”樱香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紧紧抓着纪香。

 

  “相信我,他不会对你们怎样的。”阿御说完后,就突然够住莱德的脖子,一直朝着他的头用

 

  力的转转转∶“看吧,他有任何想要动手的意思吗?”

 

  “@#$∧%┅┅”莱德口里又开始碎念着我们不懂的义大利语,看来他在阿御面前想生气也

 

  不行啊┅┅

 

  这实纪香上前看着被阿御勾着的莱德,当我们还在疑惑她想干麻时,纪香突然开始拉着莱德的

 

  脸颊。我们几个知道莱德的身份人,都被纪香这种莫名的举动愣在原地,而莱德一脸无奈的看着纪

 

  香,随后再看到阿御脸上,阿御给莱德一个淡笑后,莱德就一脸更加悲哀的低着头随纪香拉着他的

 

  脸颊。

 

  “这算是他的报应吗?我总觉得莱德他好可怜啊┅┅”谷川无奈的说着。

 

  我们四个上前靠近阿御他们,樱香和武城琳看到我们接近之后,武城琳便拉着一脸疑惑的林理

 

  泉跟着樱香躲到了悠二的背后。

 

  “┅┅你在干麻?”悠二问着纪香。

 

  “我只是确定他是不是真心改过┅┅”纪香放开拉着莱德脸颊的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道∶

 

  “既然他不敢还手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可以趁机好好整整他呢?”纪香脸上开始勾起不怀好意的

 

  笑容。

 

  “你--@#$%$!”在莱德想抗议的时候,阿御突然捂住莱德的嘴巴说∶“随便你们想怎

 

  么整他都可以,不过别整死他了,我以后还想叫他帮我做一些家事什么的。”

 

  “好了啦,阿御,我觉得莱德很可怜。”我无奈的笑着。

 

  “会吗?”阿御突然放开莱德让他趴到地板上,并且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我先去餐厅棉。”阿御说完后,就迳自转身继续往餐厅走去。而莱德爬起来后,一脸无奈的继续跟在阿御的后头。

 

  “那个人还真听天冥同学的话啊,简直就像他的跟班一样。”林理泉看着离去的两人说着自己

 

  的想法。

 

  “跟班?哼!我才不会输呢!”方望带着怒意说完后,便气匆匆的赶紧跟了上去。

 

  “哈哈,原田他在某方面还真是跟你一样的单纯啊。”谷川看着我笑着道。

 

  “喂喂!少拿我跟他相提并论!”我白了一眼谷川说着。

 

  “你们两个都看到了吧,所以就没必要再继续怕那个家伙了。”悠二望了一眼继续躲在自己背

 

  后的樱香和武城林。

 

  “嘿!我刚才就可以大胆的捏他脸颊了,我想你们一定也可以!”纪香笑嘻嘻的竖起大拇指。

 

  “可是┅┅”武城琳偏头想了一下,突然握拳继续说∶“好吧,既然你都可以办到了,我想我

 

  一定也可以!”

 

  “你们两个!既然人家诚心要改过了,怎么可以欺负他呢?”樱香指责着纪香和武城琳。

 

  “好啦!话题到此为止,去吃饭吧!”悠二说完后,就率先走往餐厅的方向。

 

  当我们走到了餐厅,其他的班级已经来了不少人坐在自己的指定餐桌的位子上等着吃饭。悠二

 

  环视了整个餐厅一下,看到阿御已经坐在我们这桌的位子上,便指了阿御的方向带领我们过去。

 

  “你们先过去吧,我和纪香去另外找两张椅子给原田同学和艾因特先生坐。”樱香说完后,便

 

  拉着纪香离开。

 

  “我想上厕所!我刚才饮料喝太多了┅┅”林理泉不好意思的搔着自己的头说着。

 

  “那我陪小泉去上厕所吧,你们男生先过去好了。”武城琳说完后,林理泉一副很急的样子,

 

  马上拉着武城琳离开。

 

  阿御闭着眼环抱着自己的双手,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好像在想什么事似的。而莱德就好

 

  像保镳似的站在阿御的背后,一旁的方望也不甘示弱的学莱德的样子站在阿御的背后,并且还吸引

 

  不少其他班级的人看着阿御窃窃私语着。

 

  “书呆子,你不觉得你身后的那两个太突兀了吗?”悠二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嗯?”阿御察觉我们来了之后,便睁开了眼看了一下站在自己背后的两个人∶“管他,反正

 

  我只是个书呆子而已,大不了被别人认为这两个人是要欺负我吧。”

 

  “┅┅我是不会做出对主人无理的事,倒是绿毛的看起来比较有可能。”莱德瞥了一眼方望。

 

  “哼!你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才没资格说我!谁知道你是不是心怀不轨的在暗算些什么!”方望不甘示弱的反驳着。

 

  “好了啦,这种小事也没必要吵,不管你们谁想对天冥做什么,不过都会被反将一军吧?”谷

 

  川刻意坐在悠二隔壁,并且留了一个位置故意要让我坐在阿御的旁边。而我们听完谷川的话,除了

 

  阿御之外,我们同时无奈的看着谷川,后着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一脸傻样的回望着我们。

 

  “有时候你说话真该先想过之后再说出口比较好吧。”我无奈的坐到阿御和谷川之间,而其他

 

  人除了谷川之外,同时同意我的说法而点头。

 

  “咦?我又说错话了吗?”谷川一脸傻笑的搔着自己的头。

 

  “对了,莱德。”阿御叫了莱德的名子之后,后着便走到阿御旁边∶“是,主人有何吩咐?”

 

  “以后除了私底下和在这几个人的面前,不准叫我主人或是少爷什么的,直接叫我的名子。”

 

  “了解。”莱德简单的回应后,便微微的弯身鞠躬,并且退回阿御后面继续站着。

 

  原来这就是有钱人家和自己属下说话的方式啊┅┅简直就跟漫画和小说里写的好像呢。我们同

 

  时对这种景象感到惊奇的想着,而方望则是一脸很不满的样子看着莱德。

 

  不久之后,纪香和樱香一人拿着一张椅子靠近我们。而在这时候,武城琳和林理泉也从门外走

 

  了进来,看到纪香和樱香后,便与她们两个同行一起过来。

 

  “呐,原田同学,这椅子给你坐吧!你就和我们同一桌好了!”纪香笑嘻嘻的把椅子交给了方

 

  望。

 

  “唔,谢谢。”方望有点吃惊的道谢。自己本来就是个小混混,原本还以为班长会一脸臭脸的

 

  丢给我呢┅┅

 

  “那个┅┅艾因特先生,这张椅子给你坐┅┅”樱香带点恐惧的样子,怯怯的把椅子放到莱德

 

  面前。

 

  “小姐,称呼我莱德就好。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站着就好,谢谢。”

 

  樱香被莱德的回答惊慌的不知所措,并且赶紧跑到纪香的旁边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这

 

  时纪香看到莱德不领樱香的好意,便跑去阿御的旁边,偷偷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者听完后还点

 

  点头以示同意。

 

  “莱德,你就坐下一起吃饭吧。”阿御。

 

  “可是┅┅”

 

  “莱德,你就坐下和我们一起吃饭吧。”我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你想惹火阿御吗?-

 

  “┅┅我不饿,而且吃太多会让人懒散。”莱德。

 

  “我叫你坐下你没听到吗?坐下!”阿御声音稍微放大说着。

 

  莱德震惊了一下阿御的语气,随后一脸无奈的拉着椅子靠近餐桌。这时候方望抢先莱德一步,

 

  坐在阿御的旁边,在莱德想换到别的地方坐时,阿御突然道∶“我要莱德坐我旁边。”

 

  “我--”在方望想抗议的同时,阿御在他耳边偷偷道∶“如果你不想被我整的话。”

 

  在方望听完阿御的话后,一脸恍然大悟之后带着贼笑。在我们看到方望的笑容之后,我们大概

 

  也猜的到,莱德又要被阿御整了┅┅

 

  在我们大家坐下不久后,其他班级几乎都已经全部塞满了了餐厅,而服务生也开始纷纷的送菜

 

  送到了每一桌,纪香还要求服务生多拿两副餐具要给方望和莱德。这时餐厅理特别设置好的表演舞

 

  台,已经上去了第一个班级表演,而我们班好像就排在第四个吧。

 

  阿御看了一眼送上来的第一道菜,便拿下眼镜收进口袋∶“我先开动棉。”

 

  看了一眼阿御已经先动筷子夹菜吃,除了悠二和莱德之外,我们大家也同时说∶“我要开动棉。”

 

  在我们一边吃的同时,服务生不断的一直送餐点上来。在清空第一个的盘子后,我发现莱德完

 

  全没有想要动筷子的样子,只是单纯环抱着自己的手看着我们吃饭。

 

  “来来!不要客气,多吃一点嘛!”纪香看到莱德不想吃,便故意夹起一大把的菜,塞到莱德

 

  的碗里面。

 

  “你--”在莱德想抗议的时候,阿御也学着纪香夹起一大把的菜塞到莱德碗里。

 

  “主┅┅狱,你这是┅┅”

 

  “嗄?搞错了吗?我近视嘛--我本来要夹给秀树的。”阿御贼笑的说着。

 

  真是好一个近视的烂理由┅┅我和悠二以及被陷害的莱德同时想着。

 

  “快点吃嘛,吃剩下会被雷公打喔!”武城琳也跟着开始夹菜给莱德。

 

  “我不想--嗄?!”

 

  莱德不解的看向又夹菜给他的阿御,阿御回望他一下道∶“哈哈,抱歉,我有点左右不分。”

 

  “呐,这就当作我们第一天认识的礼物吧!”方望也夹了一大把的菜给莱德。

 

  在这四个人猛夹菜给莱德,莱德一边想抗议又被阿御打断时,莱德碗里的菜在不知不觉的时候

 

  ,渐渐的堆了快要跟山一样高了。

 

  “你们这样会不会太过火了?”樱香惊慌的说着。

 

  “没关系啦,看起来很好玩呢!”林理泉也开始凑热闹的帮莱德眼前的那座小山增高。

 

  莱德发现自己眼前的小山之后,满脸错愕的看着自己碗里被堆成这样的菜,这时阿御说着∶“

 

  快吃吧,-不准剩下-喔!”阿御刻意加重语气说着。

 

  我和谷川以及悠二看着真的要欲哭无泪的莱德,同时无奈的为莱德默哀。我看他要吃完自己碗

 

  里头的东西,可能要花上一段时间吧┅┅

 

  在纪香夹菜给莱德的同时望了一眼正在台上表演数来宝的第二个班级,纪香放下筷子说∶“时

 

  间差不多了,我们先到外面一下练习一下吧!”

 

  “我还玩不够呢,再等--”阿御还没说完,纪香就勾住阿御的脖子想把他拖到外面∶“要玩

 

  回来再玩!先去准备一下啦!”

 

  你还想玩啊┅┅我们唯一为莱德感到可怜的几个人,同时无奈的想着。而莱德也在心里无奈的

 

  想着∶呜呜--未来不被狱少爷整死才奇怪了┅┅

 

  在场的男生放下筷子,想跟着拖着阿御走的纪香走出去之前,林理泉突然道∶“加油喔!期待

 

  看你们的表演!”

 

  “哈哈,我会把你们的一举一动拍下来的!”武城琳拿出自己的照相机说着。

 

  “不要太勉强了喔!”樱香贴心的说着。

 

  “哈哈--我们尽力而为啦。”谷川无奈搔着自己的头笑道着。

 

  我们走出去门口,看到离门口不远处的阿御正站在清点乐器的纪香背后。

 

  当我们上前靠近阿御时,纪香一瞥见我们靠近,便拿起放在一旁大鼓上的纸,塞给我们每人一张

 

  说∶“这是我帮你们挑好的歌曲小抄和乐谱,毕竟是临时决定的,所以你们就一边看着,一边唱、边

 

  弹奏乐器也没关系。”

 

  在我们看着自己手上的纸张同时,纪香拿着两个吉他塞给悠二和方望道∶“你们两个先熟悉一下

 

  吧,至少等等在台上不要走音的太离谱就好。”

 

  悠二和方望接过吉他后,悠二先轻松的弹出纸上写的乐谱的前奏,而方望也很得心应手似的在后

 

  头接了一小段。

 

  利害,这根本就不像很久没玩吉他的人会弹出来的样子嘛┅┅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悠二却说∶

 

  “果然太久没玩,有点不熟悉呢,我去旁边练习一下。”

 

  “我也是。”方望。

 

  “这样哪叫有点不熟悉啊┅┅”谷川无奈说着,便打开电子琴的电源试弹了一下乐谱上的前奏。

 

  谷川流利的弹了一小段前奏,除了阿御做出了拍手的动作,我和纪香则是满脸吃惊的看着谷川。

 

  而谷川看到我和纪香的表情后,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不像他们很久没玩啦,其实我最近

 

  多少还是有在家里和我妈学。”

 

  这时莱德突然用鼓棒敲打着一段很轻快的节奏,看不出来一个杀手竟然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去学

 

  这些东西啊┅┅

 

  “秀树,我们也到一旁练习吧。”阿御微笑的说着。

 

  “嗯。”我简单的回应后,便跟着阿御到不远处去作练习。

 

  “开头我先唱好了,毕竟我们没一起练习过,接着再一人唱一段吧,这样比较公平,最后在一起

 

  合唱好了。”阿御。

 

  “嗯,老实说我有点紧张呢,毕竟要再那么多人面前唱歌┅┅”我无奈说着。

 

  “放轻松点,至少我们的表演不像前头其中一个班级白痴呀。”阿御微笑的说着。

 

  “你不会觉得紧张吗?”

 

  “其实也还好,因为我还在幼稚园的时候,有去参加过钢琴发表会的关系吧。”

 

  “┅┅对了,你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我的?”

 

  “┅┅这不重要啦,等等我们就要上台了,还是多少练习一点吧。”

 

  “我至少想知道,我当时是做了什么事,会让你在意我到现在┅┅”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越说越

 

  小声。

 

  “┅┅是吗?”阿御轻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当时,我真的应该要当面谢谢你┅┅而不是拖到

 

  现在。”阿御微笑的说着,从他的金眸中,还透着一丝丝的温柔。

 

  “嗄?我当时有做了什么吗?”我疑惑的看着阿御的表情。

 

  “我觉得你还是自己想起来比较好,因为就算我说了,我想你一定也不明白吧┅┅”

 

  “我--”“喂!你们两个!要准备上台啦!”纪香突然打断我说话,大声喊着。

 

  “走吧,我们准备上台吧。”阿御微笑的说完后,便转过身先行靠近纪香他们。当时要是没有

 

  秀树的话,我想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今天也是,要是我杀了莱德的话┅┅我就不再是-御-了

 

  吧┅┅

 

  我看着阿御的背影,本来想伸手抓住他,可是我又缩了回来┅┅我突然觉得我很讨厌看到阿御

 

  的背影,一种莫名难受的感觉在我心底窜起,就好像在说,阿御的背影会随时消失一样,直接消失

 

  在世上┅┅

 

  我和阿御帮忙莱德把敲打乐器搬到台上,而谷川他们也拿着自己要弹奏的乐器跟在我们后面。

 

  在莱德把大鼓放下的同时,低声的说∶“不好意思让主人帮我做这种事。”

 

  “我没关系,主要是你让秀树帮你搬东西,这才叫我生气。”

 

  “┅┅”

 

  “我没关系啦,这点小事而已。”我无奈的说着,我怎么觉得阿御他好像越来越体贴我了┅┅

 

  “喂喂!天冥同学!过来一下!”纪香在舞台的右边挥着手。

 

  阿御靠近纪香后,纪香突然抓着阿御的肩膀,让阿御背向自己,并且抢下阿御的发圈,还顺手

 

  搓乱他的头发∶“等等不准戴眼镜喔!好了!好好表现吧!”纪香说完后,便推了阿御一下,还差

 

  点让后着趴到舞台上。

 

  “真是┅┅最近怎么好像常常被别人做这种事啊┅┅”阿御不满的暗自抱怨了几声,在上台的

 

  同时,服务生还递给阿御一支麦克风,并且也帮我们每人弄来一支麦克风。

 

  在阿御靠近我们的同时,悠二突然说∶“书呆子啊,看来你是这场表演的主角呢。”

 

  “嗯?”阿御听完悠二的话,同时往台下一看,台下不少女生的眼睛好像变成爱心一样的看着

 

  他,而有些男生部分则是一脸很难相信阿御就是书呆子的样子看着阿御。

 

  “天冥!既然你是主角,就来段开场白吧!”谷川笑嘻嘻的说着。

 

  “唉┅┅”阿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把麦克风的电源打开,一边靠近我一边对着麦克风道∶

 

  “大家好,我们二年C班主要要表演什么,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我也不想多说。我是代表二年

 

  C班出来表演者之一的天冥御,还请大家多多指教。”阿御在说的同时,还用一副很专业似的笑容

 

  说着,不只是我和我们班而已,其他班级的人也不敢置信的张大嘴看着阿御,其中还有一些人连筷

 

  子正夹着的菜掉了也不知道。

 

  “唉呀?怎么大家好像都被我吓到似的,很难相信平时死读书又不会说话的书呆子会变成这副

 

  开朗的模样吧?算了,这不是重点,我先请其他表演者一一自我介绍吧!”阿御用专业般的笑容说

 

  着,还偷戳了一下被愣到还没反应过来的我。

 

  “咦?我、我是野山秀树,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这时谷川随意的弹了一小段顺耳的节奏∶“我是井上谷川,不好意思要让大家见笑了。”

 

  “滕也悠二。”悠二什么也不做,单纯简单的报出自己的名子。

 

  方望也学着谷川弹出一小段节奏∶“我是原田方望,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莱德也随意的打奏出一段节奏,还一脸无奈的道∶“鼓手,莱德艾因特。”

 

  在我们全部介绍完的同时,台下已经开始聒噪着∶“哇靠!他真的是二C的书呆子吗?!”“

 

  哇赛!一群帅哥耶!”“喂喂!你的数位相机录好后回去传一份给我!”“他果然就是当天的吸血

 

  鬼耶!”“等等可以陪我过去要签名吗?”┅┅

 

  “请大家稍安勿躁!毕竟表演时间有限,所以我们就此献唱一曲吧!Areyourea

 

  dy?!”

 

  在阿御说完的同时,台下的人已经兴奋的开始尖叫┅┅没想到阿御的影响那么大啊┅┅我看日

 

  后我们班一定要每天不得安宁了┅┅ 

莱德先敲击一段节奏,原本台下很吵杂的观众也顿时安静了下来,接着谷川开始配合着莱德的

 

  节奏开始奏乐,悠二和方望也同时一起弹奏起来。

 

  天啊┅┅大家怎么都那么专业啊┅┅我现在真的觉得好后悔上台表演了┅┅

 

  词、作曲∶叶棂曲风∶流行明亮曲风带点忧伤(叶棂∶不好意思啊,不想被误会我是抄

 

  谁的歌,所以请大家将就点我乱掰的歌啦!)

 

  在不安与困惑时你闯入了我的心我内心中的枷锁瞬间被你瓦解

 

  不在乎外人的蜚言流语一心只想串起属于你我的圈

 

  代替你受尽任何的风吹雨打代替你受尽任何的寒风烈日

 

  就让我成为你的守护天使守护你生生世世

 

  就让我成为你的守护天使守护你直到永远

 

  咦?我怎么觉得这首歌好像是作者故意弄成这样的?(叶棂∶哈哈!别在意啦!)算了,先不

 

  管这个,面对这种紧绷的气氛,还是先唱完最要紧。

 

  我看着阿御先唱着第一段,看着阿御唱歌的样子,发现他的金眸中透着柔情,又文雅的带着些

 

  许忧伤夹杂媚惑似的情感看着观众,底下的观众痴迷的看着阿御唱歌,听着阿御的歌声听的皆尽浑

 

  然忘我一样。

 

  轮到我唱的时候,我不免还是有些许的紧张,不过看到大家都那么的尽全力表演着,我决定豁

 

  出去了!我努力抛开紧张感,用和阿御不同的音调唱着歌词,不过我没办法像阿御一样做出那种表

 

  情┅┅还是平常那样笑着唱好了。

 

  哼哼┅┅秀树也不错嘛,和我完全相反的风格呢,明明我唱的很适合这首歌的忧伤,被秀树一

 

  唱之后,感觉就渐渐的开朗起来了。阿御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微笑想着,好,我也不能输!

 

  好不容易和阿御一起合唱到了最后,音乐也随着我和阿御的歌声一起渐渐的停了来。台下观众

 

  看着我们看的一脸妄神的样子,几秒之后,几声零落的掌声开始共鸣起整个餐厅的人一起鼓掌,连

 

  原本忙碌的服务生也停了下来,看完我们的表演一起鼓掌着。

 

  “非常感谢大家的热烈支持,我们二年C班的表演到此结束,谢谢。”阿御对着麦克风说完后

 

  ,便对着台下的人微微的鞠躬,而我和后面演奏乐器的谷川他们,也跟着阿御对台下的人鞠躬。

 

  这时台下开始有不少人突然冲到舞台前∶“我可以跟你们要签名吗?”“那两个碧眼的是兄弟

 

  吗?好帅呀!”“求你当我的男朋友嘛!”“可以教我怎么弹吉他吗?”┅┅一堆人挤在舞台前,

 

  几乎同时大叫着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这场面简直就是,快要暴走了啊┅┅

 

  “┅┅看来我们下不去了。”莱德趴在大鼓上看着唯一可以上下舞台的楼梯、被服务生挡着要

 

  冲上来的观众,无奈的说着。

 

  “所以我一开始就不想答应来表演的嘛┅┅”悠二一副想按摩太阳穴的头痛样子说着。

 

  “我好饿,这样还可以继续吃饭吗?”阿御看着我,指着台下要暴走的人问着。

 

  “我看应该不行吧┅┅没被他们扒光吃了就该偷笑了┅┅”我无奈的吐嘲着阿御,这种样子怎

 

  么看也知道不能好好吃饭了吧?竟然还一脸正经的问我这种呆问题┅┅

 

  “要不要叫武城琳拿烟雾弹救我们啊?我看她奇怪的道具还挺多的说。”谷川。

 

  “喂喂!你当她是忍者啊?而且就算有烟雾弹,我们下不去也没用啊!”方望白了一眼谷川说

 

  着。

 

  “喂!干什么啦!不准你们这些人对我们班的人动手--!”纪香又拿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扩音器大吼着,还故意拉长音飙高最后一个字,在纪香附近的樱香她们都受不了的捂起自己的耳朵

 

  ,以免自己的耳膜会被纪香的声音震破。

 

  “,你生日是几月几号呀?”“橘发的那位有没有女朋友啊?”“可以告诉我你喜欢吃什

 

  么吗?”“愿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呢?”┅┅挤在台前的众人一副没听到纪香的吼叫声,继续自顾自

 

  的不断猛问着我们。

 

  “去他的┅┅竟然敢故意没听到我说的话┅┅”纪香头上冒着满满的清筋怒骂着,一副好像快

 

  要气到暴走似的。

 

  “冷、冷静点嘛,纪香!”樱香慌张的拉着纪香,以免她真的暴走又会不知道干什么事出来。

 

  “没想到他们的人气会那么高呀┅┅”林理泉看着壮观要暴走的群众说着。

 

  “啊啊,我竟然没想到要带鞭炮来┅┅太可惜了!”武城琳一脸可惜的弹了一下手指。

 

  “那边那个服务生,可以帮我把麦克风的声音调到最大吗?”阿御用麦克风说着,毕竟现在这

 

  种吵杂的情况,用普通讲话的声音一定也听不到一点什么吧。

 

  “书呆子,你想干麻啊?”悠二不解的问着。

 

  “你们先把耳朵捂起来,等等你们就知道了。”阿御刻意捂着麦克风头,对着我们说着。

 

  当我们一脸疑惑的听阿御的话照做时,阿御突然用怒意的表情,睁着恐怖的金眼对着麦克风大

 

  吼∶“喂!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不要给我太过分了!通通给我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阿御突然的大吼和那种恐怖的表情,吓的底下的观众顿时安静下来,并且还同时捂着耳朵乖乖

 

  的迅速跑回自己的位子上,连服务生也捂着自己的耳朵乖乖的继续忙自己手上的事,就只差玻璃没

 

  被麦克风加大的阿御的声音震破而已。

 

  “哇靠!吓死人了!你在搞啥鬼啊?!”我拍了拍自己的耳朵,好像还有点耳鸣┅┅

 

  “等等走到门口,我想还是快点落跑比较好。”阿御转过来,偷偷的对着我们说着。

 

  “那这些乐器呢?”谷川问着。

 

  “放着就好,等等自然会有服务生收走。”阿御说完后,故意装着一脸怒意的表情看着台下的

 

  人,并且领着我们下台去。

 

  当我们走到快接近门口时,突然不知道是谁大喊着∶“啊!他们想逃走啦!”,阿御一听到我

 

  们被拆穿想逃掉之后,阿御简单的说了一声∶“快溜!”,我们便跟着阿御开始死命的猛冲到自己

 

  的房间,途中还故意绕了好几圈,以免那些暴走的观众会来围堵我们房间的门口,不然到时候可就

 

  进退两难了┅┅

 

  我们逃命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甩开追在我们后头的一堆人后,躲回自己的房间去锁上门。确

 

  定没事后,我们六个同时滑坐到地板上轻叹了一口气∶“呼┅┅这下安全了┅┅”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那么疯狂啊┅┅”莱德起身走靠近阳台,并且靠着墙坐了下来。

 

  “拜托,你又没老到哪去。”悠二起身靠近床,便大剌剌的躺了下来,以自己的双手当枕头休

 

  息。

 

  “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对你们而言算老啦!”莱德没好气的说着。

 

  “天冥,我可以去玩你的PS2吗?”谷川问着。

 

  “老大!我也想玩,可以吗?”方望举起自己的手说着。

 

  “嗯,随便你们玩吧。”阿御微笑的回应。

 

  在谷川把PS2装到电视机上,而方望在挑要玩哪种游戏时,躲在房间里头许久的小树,突然

 

  从床底下跑了出来,并且冲到阿御的怀里撒娇着,还不断的发出咕噜声。

 

  “啊,我还没喂它吃饭呢┅┅唉,刚才只顾着整莱德,结果自己也没吃到什么。”阿御无奈的

 

  摸着小树的头说着,语气好像在说都是莱德的错一样。

 

  “你不要整天就只想欺负人好吗?”我没好气的说着。不过又看到阿御那么喜欢整莱德,我不

 

  免庆幸的认为他以后说不定会比较少整我一些吧┅┅

 

  “喂?”悠二突然拿起手机接听着,看来他跟阿御一样,手机的铃声都是弄成震动的。悠二听

 

  了几秒之后,回应“我知道了。”就把手机收回口袋。

 

  这时悠二从躺着的样子改成坐在床上说∶“刚才纪香说,我们几个要洗澡的话就要趁现在,毕

 

  竟表演晚会还没结束,所以追着我们的那堆人现在都回去餐厅了。”

 

  “这样会不会太赶了一点?”谷川从游戏萤幕上回头说着。

 

  “没差,反正男生洗澡本来就都洗很快的,不过书呆子┅┅”悠二看着阿御那头长发,我看那

 

  头长发要洗好需要很久的时间吧┅┅

 

  “十分钟。”阿御突然用双手比了个十出来,接着环抱着自己的手继续道∶“从小到大,我洗

 

  澡只需要十分钟,就算是现在也一样。”

 

  “原来你洗澡都那么快啊┅┅”我看向莱德问∶“那莱德也要跟我们去洗澡吗?”

 

  “不了,跟一堆男人洗实在没什么意思。”

 

  这时谷川问着自己旁边的方望∶“那你呢?你是突然跟我们来的,所以没带换洗的衣物吧?”

 

  “嗯,所以我继续待在这里玩就好。”方望看着游戏萤幕回应。

 

  “嗯?不好意思,换我接个电话一下。”阿御说完后,便从口袋拿出手机接听,阿御听了一段

 

  时间后,便对着手机说∶“随便你,你真的要来的话,顺便买几样我喜欢吃的东西过来。嗯?等等

 

  --”

 

  这时阿御用手捂着手机问我们∶“你们有谁想吃些什么吗?某个闲人刚好到这附近说要来看看

 

  我、顺便帮我买点东西。”

 

  “你请客吗?”悠二。

 

  “那个闲鬼要请客,你们想吃什么就说吧,很贵也没关系。”

 

  “我不用了,谢谢。”我说着。

 

  “我要果汁就好了!”谷川突然说着。

 

  “那我就泡面吧。”悠二。

 

  “老大帮我决定就好!”方望。

 

  “我不用了,感谢主人的大方。”莱德。

 

  阿御点点头后,便对着手机道∶“果汁和泡面,其馀的照往常,我另外还要生鱼片给我养的猫

 

  吃。对啦,我有养猫啦!你那什么态度啊?”阿御不等对方说完,便合上手机收进口袋。

 

  “好了,要洗澡的各自去拿自己的衣服吧,免的时间拖太晚。”悠二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

 

  “主人,我想先去附近逛逛,有事在叫我回来。”莱德一边说着,一边打开阳台的玻璃门,出

 

  去之前还道∶“毕竟我不想跟一个白痴绿毛仔单独相处在一间房间。”说完之后不等方望抱怨就立

 

  刻走出阳台。

 

  “哼!”方望瞥了一眼阳台冷哼着。

 

  我们四个到了这家温泉旅馆的澡堂,里面还真是大到不得了耶!而且还看起来亮晶晶的!我们

 

  先各自到澡堂里的冲澡间洗澡,洗好澡之后再打算去泡温泉。不过我们毕竟还在躲那些可怕的崇拜

 

  者,所以大概有泡跟没泡一样吧┅┅但是都难得来温泉旅馆了,至少泡个一分钟也好吧。

 

  “谷川,你的头碰到水没关系吗?”我一边洗澡,一边对着隔壁间的谷川问着。

 

  “放心吧!我不会去碰到--好痛!”

 

  ┅┅虽然隔着一道墙没看到,不过听他那样一喊┅┅噗嗤!才刚说完就碰到了啊┅┅果然真是

 

  个笨蛋。

 

  在我们洗了大概快五分钟时候,我也洗的差不多了。我正想要冲水把身上的泡沫冲乾净时,阿

 

  御突然在门外道∶“我洗好了,我先进去泡温泉棉。”

 

  “唔?!还真快啊!”我惊讶的说着,阿御那种长发让我真怀疑,他到底是有没有洗啊?

 

  “嗯?野山,你洗的还真慢呢,笨蛋都已经出来了。”悠二也在门外说着。

 

  “咦?!谷川也洗好了?”这样不是说我是最后一个吗?

 

  “哈哈,毕竟我和悠二都是有伤在身的人嘛!所以当然洗的快呀!”谷川在门外笑着道。

 

  真是的,大家怎么动作那么快啊┅┅我赶紧冲乾净身上的泡沫,随即拿条浴巾绑在腰上。浴巾

 

  大约长到大腿以下,膝盖以上,反正能遮住重点部位就好。

 

  我走出冲澡间,看到谷川和悠二就站在门口等我。我看到谷川头上的绷带,以及悠二腹部间绑

 

  的绷带,不由的担心问∶“你们┅┅这样子去泡温泉没问题吗?”

 

  “我只要不要碰到头就好了!”谷川微笑的说着。

 

  “我没有要泡温泉,我单纯要监视你和书呆子而已。现在你和那个书呆子都脱光光了,难道你

 

  不怕他偷袭你吗?”悠二挑眉说着。

 

  “唔┅┅说的也是啦┅┅”我完全没想到这点呢,还真多亏悠二提醒┅┅

 

  我尾随着谷川和悠二走进温泉间,看到阿御还没有先下水泡温泉,只是单纯站在那看着温泉上

 

  冒出的热气,偶尔还蹲下来手伸进水里试温度,然后又一副很烫的样子缩回来。看来阿御他不只是

 

  怕冷而已,好像还挺怕烫的┅┅这是有钱人家小孩的通病吗?

 

  我们三个走靠近阿御,悠二先出声问∶“你在干麻啊?你怕烫?”

 

  “是有一点┅┅嗯?”阿御转过来说着,随即就站在原地发愣。

 

  阿御也和我们一样,腰间围着一条浴巾。说真的┅┅要是挡住阿御上半身和下半身某个地方不

 

  看的话,从他那头长发配起来来看,还真的有点像女人一样呢┅┅加上阿御他那种好像营养不良的

 

  苍白肤色,发丝间串着珍珠般的水滴,温泉的热气还朦胧的围绕在一旁,把阿御搞的整体看起来就

 

  好像很妖艳似的。

 

  不过┅┅怪怪的,阿御他在发什么愣啊┅┅从他的目光来看┅┅他好像是在看我?我看着阿御

 

  的视线在看我哪里┅┅他根本就把我从头看到脚了嘛!

 

  “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啦!”我没好气的说着,并且躲到谷川后面去。

 

  “┅┅!谷川闪开啦!我才不要看你咧!”阿御一边挥手说着。

 

  “啊咧?唔┅┅我也想啊,可是秀树一直紧抓着我嘛。”谷川一脸无辜的说着。

 

  “你这家伙!朋友是这样当的吗?借我挡一下又不会死!”我勾着谷川的脖子不让他逃开。

 

  “┅┅当心我--”阿御话还没说完,站在一旁的悠二就突然把阿御推到温泉里面,溅起的

 

  水花还高到快要跟悠二一样高,我和谷川被悠二突然的举动吓到张大嘴呆愣在一旁。

 

  “有完没完啊?死好色的书呆子┅┅嗯?”悠二看着阿御掉下水里的地方,几秒之后发现阿御

 

  并没有浮出水面,只有阿御的头发一丝丝的透出来,还不时的冒出几个气泡┅┅搞的好像随时有水

 

  鬼要冲出来一样。

 

  “喂┅┅书呆子该不会淹死了吧?”悠二脸上浮现一点惊愕的表情,并且蹲了下来看着阿御浮

 

  出的头发。

 

  在悠二想伸手伸进水里的同时,突然一苹手从水里冲出来抓住悠二的手臂,硬是把悠二狠狠的

 

  拖进水里,悠二在被拖进水里的同时,也溅起了和刚才阿御掉到水里面的水花一样高。

 

  “噗啊!他妈的┅┅吓本大爷一跳┅┅”阿御把头露出水面,趴在温泉边边的石头上,一头被

 

  浸湿的长发散乱的披在阿御的脸上和肩膀上,看起来还真像个水鬼似的┅┅

 

  “呃┅┅悠、悠二他还有伤在身耶,你把他拖到水里┅┅”我继续躲在谷川背后,还不免被刚

 

  才他们两个的举动吓的错愕的问着阿御。

 

  “谁鸟他的死--”“去你的!”阿御话还没说完,悠二就从他背后冒出来,狠狠的抓着阿御

 

  的头发,把他又压回水里,“咕哇!”阿御在被压回水里的同时还抓着谷川的脚,连同我和谷川也

 

  一起拖到水里面,这时又溅起了像刚才一样高的水花┅┅

 

  “噗啊!干麻一起拖我们下水啊?!”我浮出水面不满的说着。

 

  “痛┅┅要怪就怪书呆子啊!反正你们也本来就要下水泡温泉不是?啧┅┅这下绷带又得重新

 

  弄了┅┅”悠二没好气的说着。

 

  这时谷川抱着自己的头,缓缓浮出水面∶“呜┅┅碰到水了啦!咦?天冥还没浮出来吗?”

 

  “咦?哇--唔?!”在谷川说完话的同时,阿御突然从我面前浮出来,一手搂住我的腰,另一

 

  苹手紧紧抓着我的头接吻着。我不断用双手想推开阿御,阿御却不为所动,还一直把舌头伸进我的

 

  嘴里┅┅而谷川和悠二则是被这样突然的景象,吓的张大嘴呆愣着。

 

  “秀树┅┅”阿御发出暧昧的声音在我耳边吹了一口气,这时我感觉到┅┅他搂住我的腰的那

 

  苹手竟然在摸我的屁股!

 

  “别、别碰我啦!谷川救我啦!”我紧抓着阿御的手不要让他继续乱摸下去,一边对着谷川求

 

  救,阿御在这时却亲吻着我的颈部,还伸出舌头从我的耳垂开始沿着舔到我的锁骨。

 

  “┅┅我看等我们回家的时候,我请你吃红豆饭算了。”谷川一副认定我一定会被阿御当场吃

 

  掉说着。

 

  “去你的!你怎么可以--靠!不要乱弄啦!你这死变态!悠二救我啦!”本来想好好的痛斥

 

  谷川,阿御却突然想把我系在腰际间的浴巾脱掉,一边拼命阻止阿御,一边对着还在错愕中的悠二

 

  求救。

 

  “唔┅┅太可怕了,这种景象┅┅”悠二听到我的叫声才反应过来,而且还一副很伤眼似的闭

 

  眼摇头。接着悠二靠近还在对我性骚扰中阿御,并且突然勾住后着的脖子用力将我推离阿御的魔掌

 

  中,还再度把他压到水里。

 

  “噗啊!你干什么啊?!干麻一直阻止我办事?!”阿御冒出水面,放大声音不满的对着悠二

 

  叫着。

 

  “*这种事还敢说的那么好听?!回去啦!泡也泡够了!”悠二没好气的说完后,便勾着阿

 

  御的脖子想把他拖上岸。

 

  “不要!我还想抱我的秀树啦!”阿御不满的反抗着悠二。

 

  “先回去啦!等等那些追我们的人来怎么办?”悠二奋力的硬拉阿御上岸,一边继续把他拖离

 

  温泉间,嘴里还碎念着∶“怪不得你的名子会叫做御,真是个欲求不满的家伙┅┅”

 

  “谁是你的秀树啊┅┅”我没好气的看着被拖走着阿御说着,我现在开始担心今天晚上睡觉的

 

  时候该怎么办啊┅┅ 

动漫关键词: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松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