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梅的性荡生活——强壮的公么把我弄得好爽

2022-05-23 16:21:0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下轮的牌局继续开始了一段时间后,这次来抽最后决胜负的牌是我和武城琳。   好,这次我可不想输啊┅┅当我挑定要抽武城琳左边那张牌的时候,原本坐在我大腿上的小树   突然上

下轮的牌局继续开始了一段时间后,这次来抽最后决胜负的牌是我和武城琳。

 

  好,这次我可不想输啊┅┅当我挑定要抽武城琳左边那张牌的时候,原本坐在我大腿上的小树

 

  突然上前代替我咬了一张牌,可是它咬的牌竟然是右边那张鬼牌┅┅这时武城琳趁机挑走我手中另

 

  外的牌。

 

  “哈!又赢了!”武城琳高兴的叫着。

 

  “靠!这局不算啦!”我慌张的想把小树嘴上咬的牌拿下来,可是小树却以为我在跟它玩,紧

 

  紧死咬着不放┅┅

 

  “那好歹也是天冥同学养的猫呀,所以算是你们那组的!”林理泉窃笑的说着。

 

  “把猫给我吧,我让它趴在悠二大腿上好了,反正悠二他在睡觉,我想应该没关系吧。”谷川

 

  无奈的笑道着。

 

  “哪有人连猫也一起算进去的啊┅┅”我相当不满结果,并且把小树抱起来交给谷川。

 

  “噗嗤,那张牌被它咬烂了耶,等等还要继续吗?”纪香。

 

  “当然要继续啦!”武城琳说着,并且又把盒子中另外一张鬼牌拿出来∶“反正还有一张,那

 

  张就送给小猫咪玩吧!”

 

  这时我听到阿御的窃笑声,转过去想看他到底在笑什么时,阿御同时低声的道∶「嘻嘻,我知

 

  道你输的很不甘愿,所以我代替小树向你道歉。但至少不管结果如何,好像都是我比较吃香呢。」

 

  这个家伙┅┅听阿御说完话的那时,我真的有种冲动想要敲他一拳┅┅这时林理泉道∶“既然

 

  上一场没让你们两个亲到嘴,所以这次我要看你们两个接吻!”

 

  “林同学,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啊?!”樱香慌张的说着。

 

  “还好啦,反正他们俩个都是男的,所以也不算太过分啦!”林理泉。

 

  “喔喔,这还真是苦了天冥同学啊┅┅”纪香一副就是认为阿御好像比较可怜。

 

  拜托┅┅明明最可怜的是我好吗?我不满的想着。

 

  “你们要亲嘴是吧?等我一下,我找一下我的照相机┅┅”武城琳边说边翻着自己的背包。

 

  “哈哈,你赶快和天冥亲一下吧,秀树!”谷川欠打的笑着。

 

  去你的┅┅死谷川明明是跟我们同一组的,先撇开阿御的心态不谈,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是我在

 

  受罚啊?

 

  “喔?亲嘴啊┅┅”阿御说着,便举起自己的右手,把食指和中指伸直之后,贴了自己的嘴唇

 

  一下,之后又贴到我的嘴唇上∶“这样就亲到嘴了。”

 

  看完阿御的举动后,不只林理泉傻傻的愣在那里,连我和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想到

 

  阿御还真会动脑筋避开林理泉的企图啊┅┅

 

  “不是这样啦!我要看的是你们两个嘴巴亲嘴巴!”林理泉抗议着。

 

  “对啊,嘴巴亲嘴巴了呀。”阿御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刚才的动作再做一次给林理泉看。

 

  “你、你┅┅”林理泉指着阿御说不出话来,接着默默的把牌全部收了回去∶“下一场我绝对

 

  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意的┅┅”

 

  “你还真是固执啊┅┅”阿御惯性推了一下眼镜,一脸无奈的摇头。

 

  唉┅┅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才会换我们赢啊┅┅我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默默的整理自己手

 

  中的牌。

 

  「不行┅┅还是认真一点好了,再玩下去我怕我会受不了┅┅」阿御低着头整理自己手中的牌

 

  碎念着。

 

  这样你就快要受不了?!听到阿御碎念的内容,让我不禁紧张一下┅┅要是等等又输的话,那

 

  阿御该不会当着大家的面前对我┅┅

 

  我们玩了一段时间后,大家的手中已经没牌了,现在换阿御在抽樱香手中最后的牌。

 

  “加油喔,樱香!”纪香。

 

  “我尽量啦,可是鬼牌现在在我手上呢,还要看天冥同学会不会抽到它。”樱香无奈的笑着。

 

  “加油啊!一定要赢!”林理泉在一旁激动的说着,连坐在她旁边的武城琳也无奈的摇头。

 

  “加油喔,天冥。我们至少也要赢一场吧?从刚才就输到现在说┅┅”谷川无奈的搔着自己的

 

  脸颊说着。

 

  “我知道,所以这场我们赢了之后,我打算要求停止游戏。”阿御说完后,随即抽了樱香手中

 

  的牌,接着阿御把自己手中的牌摊开∶“我赢了。”

 

  “嗄--竟然输了!还被要求停止玩下去┅┅太可惜了啦!”林理泉抱怨着。

 

  “真抱歉,我手气不太好┅┅”樱香合掌道歉着。

 

  「,天冥,你该不会又是靠直觉吧?」谷川用只有我和阿御听的到的音量问着。

 

  「呵呵,你说呢?要不是秀树一直露出那种惊慌又可爱的表情,不然我还想继续-输-下去呢。可是又考虑到班长她们在场,总不能在她们面前表演儿童不宜的事吧?」阿御嘴角上扬的回答。

 

  所以我们本来能靠你赢的,你却故意输就对了┅┅我和谷川同时无奈的想着。

 

  “啊!糟糕┅┅我竟然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纪香突然说着。

 

  “什么事啊?”众人同时问着。

 

  “表演晚会啊!我们班还没选出要上台表演的人!天啊┅┅我真失职!”纪香苦恼的抓着自己

 

  的头发。

 

  “要不要找个有意愿的人上去唱个歌就好了?不然临时要找表演者很难吧。”樱香。

 

  “那有人要上去唱歌吗?”谷川突然问着。

 

  “┅┅”众人同时沉默了几秒,看来大家都不想去表演啊┅┅

 

  这时武城琳拉着林理泉靠近纪香她们,并且还偷偷摸摸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樱香突然抬头惊

 

  呼∶“咦?!这样不--”话还没说完就被武城琳压回去。如果是樱香会抗议的事,那肯定不是一

 

  件好事吧┅┅

 

  我和谷川以及阿御满脸疑惑的看着她们四个讲悄悄话讲了一段时间,这时纪香已很诡异的笑容

 

  看着我们三个道∶“这次就拜托你们三个上台唱歌吧!我也会强行拉悠二进去帮你们的!”

 

  “咦?为什么啊?!”我和谷川同时不满的反驳,而阿御故意装做没听到,开始在装睡┅┅

 

  “唉呀--你们几个在万圣节园游会的时候名声还算不错嘛,特别是书呆子和悠二的外表,简

 

  直帅到萌杀我们学校的女生呢!”武城琳竖起大拇指说着。

 

  “滕也同学是长的帅没错啦,可是天冥同学┅┅”林理泉一脸疑惑的拖着下巴。虽然园游会那

 

  天我不在场,可是书呆子又加上那副粗框眼镜┅┅

 

  “哈!你别看他戴眼镜的样子,那样不准啦!”武城琳突然冲到我旁边把装睡的阿御拉了过去

 

  ,并且抢下他的眼镜和发圈,还搓乱他的头发。接着勾住阿御的脖子,然后又拨起阿御的留海把他

 

  的脸面向林理泉她们∶“你们看一下!觉得如何?”

 

  “觉得如何┅┅天冥同学长的很整齐啊。”樱香。

 

  “整齐?不对吧,这根本就是┅┅太帅了!我以前都没发现,他拿下眼镜竟然就有完全不同于

 

  书呆子的外表耶!”林理泉吃惊的看着阿御的金眸说着。

 

  “那就要麻烦你们棉,天冥同学!”纪香笑嘻嘻的说着。

 

  “┅┅女人,你最好不要给我太超过了!”阿御带着怒意的语气看着武城琳说着。

 

  听到阿御这么说之后的武城琳突然放开阿御,让阿御差点趴到地板上,而纪香她们则被阿御说

 

  的话愣在一旁。

 

  “算了啦,不要麻烦天冥同学了!你们都把他惹到生气了!”樱香惊慌的说着。

 

  “真抱歉啊,你先别生气嘛,我说笑的啦┅┅”纪香苦笑的道歉着。

 

  “天冥啊,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啊,当作是难得的体验嘛!”谷川。

 

  “┅┅好,我答应就是了。”阿御抢回自己的眼镜和发圈说着。难得的体验吗┅┅说的也是,

 

  反正我都要死了,可能也没有未来可以做这种蠢事了┅┅

 

  “咦?你答应啊?不愿意就不用免强了啊┅┅”林理泉。

 

  “没关系。”阿御把眼镜戴上,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阿御在绑头发的同时看了看窗外,

 

  好像又突然想到什么∶“要不要找原田一起参加?”

 

  “咦?原田同学他没有参加这次的校外教学呀,怎么能找他参加?”武城琳。

 

  “放心吧,你们看一下窗外。”阿御嘴角微微杨起说着。

 

  我们几个同时都从车上的窗子往外看,有个人戴着安全帽骑着机车好好的跟在游览车旁,从安

 

  全帽后面露出的绿色发尾来看,看来他就是原田方望没错┅┅难道阿御想藉着方望对他的崇拜来陷

 

  害他吗?我和谷川同时想着,不禁也为方望感到可怜。不过我想方望他应该会很高兴吧,毕竟是阿

 

  御命令的┅┅

 

  “唔喔!原田同学偷偷跟着我们来了啊┅┅”纪香看着窗外说着。

 

  “可是原田同学会答应吗?”樱香担心的问着。

 

  “放心,他一定会答应的。”阿御不管纪香她们一脸疑惑的样子,就迳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一段时间后,游览车终于开到我们今天要住的温泉旅馆。下车之后,老师把各组的旅馆房间钥

 

  匙分发给我们之后,便要我们先行去自己组别的房间先休息。

 

  悠二领在前头带着我们找自己的房间,而我和谷川以及抱着小树的阿御跟在后头。在上二楼时

 

  ,阿御突然拿起手机接听,听了一对时间后,阿御简单的回应“是吗?”之后,就把手机合上收进

 

  口袋。

 

  “是你姊姊打来的吗?”我好奇的问着。

 

  “嗯,她说等等会有礼物送过来给我。”

 

  “礼物?什么礼物?”谷川也问着。

 

  “不知道。”阿御耸耸肩回应。

 

  “我们到棉。”悠二说着,并且用钥匙打开了我们这组的房间门。

 

  我们四个进到房间,并且打开电灯看了看房间的样子。整个房间的摆饰还真的挺豪华的,两张

 

  大张的双人床就摆在门口进来就看的到的地方,而且还有很大的衣橱就摆在阳台旁边,还有一张沙

 

  发、电视机,和一个大梳妆镜┅┅等等的。

 

  我们四个随意把自己的行李丢在门口附近,便脱了鞋子走进去。而阿御也把小树放了下来,让

 

  它自己高兴的在房间内乱跑。

 

  “不好意思打扰棉!”

 

  我们四个同时往声音来源一看,方望竟然从门外走进来我们房间,而且还一副理所当然的脱了

 

  鞋子进来。

 

  “喂!你竟然跟到这里啊?我们可没多馀的床让你睡啊!”悠二不满的看着方望。

 

  “我可以睡沙发啊,为了老大我跟到这里也是应该的!”方望又开始闪着大眼和摇着尾巴似的

 

  看着阿御。看来他好像不在意阿御把他骗走的样子啊┅┅

 

  “哈哈,看来今天晚上很热闹呢!”谷川。

 

  “不要烦到我就好。”阿御一边说着,一边在搜着梳妆镜台的抽屉∶“有好多奇怪的东西呢┅

 

  ┅茶包、即溶咖啡┅┅嗯?这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阿御手上拿的让他疑惑的东西┅┅那、那不是保险套吗?!为什么房间内会有这种

 

  东西啊?!

 

  这时阿御满脸诡异的微笑看到了我这边来,我赶紧把自己的脸别到一旁┅┅希望你是把那种东

 

  西当成气球看待,千万不要动到我身上啊┅┅

 

  “秀树!”阿御突然冲到我面前把我扑到床上∶“今天晚上我和你睡好不好?”阿御头上好像

 

  冒着一堆爱心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脸颊磨蹭着我的脸颊说着。

 

  “我什么都没看到、都没看到┅┅”谷川刻意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但是却从指缝中偷偷看过来

 

  碎念着。而悠二则是满脸错愕的愣在原地看着我和阿御反应不过来,另外的方望则是靠在阳台边,

 

  一副要吐不吐的样子。

 

  “去你的!”我把阿御反过来压到床上,掐着他的脖子怒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要通知你们--”纪香她们突然开门进来,看到我掐着阿御在床上的样子之后,全部

 

  都嘴巴张开开的愣在门口。

 

  “呜--对我温柔一点,我怕痛┅┅”阿御突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别过一旁说着。

 

  这下可好了┅┅我又被阿御给陷害了┅┅阿御在说出那些话的同时,还微微发抖着,从纪香她

 

  们那种角度来看,一定会认为我想对阿御做什么┅┅可是从我这边来看,阿御他根本就是偷笑到在

 

  发抖啊┅┅

 

  “对、对不起!打扰了!”樱香惊慌的赶紧跑了开来。

 

  “这太刺激了┅┅真叫人受不了┅┅”林理泉一副要喷鼻血的样子捂住自己的口鼻说着。

 

  “原来野山你有这种嗜好啊┅┅”武城琳嘴角抽续了几下看着我和阿御说着。

 

  “你、你想对天冥同学干什么啊?!”纪香用手指着我大叫着。

 

  “误会啦!我根本┅┅总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啦!”我慌张的挥着手解释着。

 

  这时悠二冷静一下叹了一口气,走到门边对着纪香说∶“你要通知我们等等要去吃饭对吧?这

 

  里就交给我处理就好,你们赶快回去自己房间吧。”悠二一边说着,一边想把门关上,免的等等经

 

  过的人又看到这种景象。

 

  “可、可是,他们俩个┅┅”纪香想阻止悠二关上门的举动。

 

  “别这样啦,我还想多看一眼啦!”林理泉也一起想阻止悠二把门关上。

 

  “好了啦,小泉,我们先走吧。”武城琳无奈的架住林理泉,想把她托离现场。

 

  “你们先回去吧!”悠二不管纪香的举动,用力的把门关上,并起锁了起来。

 

  “哈哈哈!我不行了┅┅笑到肚子好痛--”阿御在悠二把门关上的同时,开始捧腹大笑着。

 

  “书呆子你还真无聊啊,这种事还敢这样做给她们看┅┅”悠二无奈的说着。

 

  “你这家伙到底想陷害我几次啊!”我生气的抓着还在笑个不停的阿御的领子摇晃着。

 

  “哈哈--别生气嘛,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等等在跟她们解释就好了嘛。”阿御边笑边说

 

  着,接着阿御看向方望又道∶“你去我的背包拿PS2吧,我的背包是放在最靠近门那边的。”

 

  “你有带PS2来玩啊!”谷川惊讶的说着。

 

  “嗯,特地带给你们玩的,顺便当作给秀树的赔罪吧!”

 

  “什么顺便啊!你根本就是想敷衍我!”我继续抓着阿御的领子生气的摇晃着。

 

  “老大,连光碟也一起拿出来吗?”方望问着。

 

  “对,全部拿出来。”

 

  “不要故意无视我的存在!”我生气的对着还在笑的阿御叫着。

 

  “喀咚--”漆黑的阳台外面突然传出来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吵闹声,原本笑个不停的阿御表

 

  情也瞬间止住。

 

  阿御把我推到一旁,自己起身靠近阳台边,并且还拿起自己的爱刀拔出来指着阳台∶“谁?”

 

  阳台外的人缓缓的把玻璃门推开,走进来的人竟然是莱德艾因特?!我紧张的退到谷川旁边

 

  ,而悠二也挡在我们两个面前掏出自己的枪指着莱德,而方望则是一脸讶异的看着我们的举动和眼

 

  前不认识的橘发刺-头。

 

  阿御一看到莱德走进来,就想朝着他的脖子挥刀下去,这时莱德突然跪在阿御面前,而阿御的

 

  刀子刚好停在莱德的脖子上。

 

  “你这是在干什么?”阿御的语气冷到最低点,和刚才大笑的模样比较之后,更显的截然不同

 

  的恐怖。

 

  “┅┅我是桩小姐要给您的礼物,从今天开始您就是我的主人。” 

你当我是笨蛋吗?我不管桩她是怎么想的,你想我怎么可能会让曾经想杀了我的人跟在我身

 

  边?”阿御继续把刀架在莱德的脖子上说着。

 

  “您应该能了解才对,天冥家的规矩┅┅我自己本身也知道,不管是回去天冥家,或是来投靠

 

  您和桩小姐,两方面的人必定不会放过我。所以┅┅”莱德突然抓住阿御的刀的前端刺向自己的左

 

  肩继续道∶“我宁愿选择死在您和桩小姐的之下,也不愿意死在天冥家那种地方。”

 

  莱德紧紧抓着阿御的刀的前端,缓缓的刺进自己肩膀越刺越深,莱德的肩膀开始不断的流出鲜

 

  血,血流逐渐的把自己的左手也染的鲜红。而莱德自己抓着刀的手掌,也开始沁出鲜红,一滴滴的

 

  沿着刀口滴落在地板上,而阿御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莱德的举动,且并没有打算阻止他的自残行为

 

  的意思。

 

  “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不会闹出人命吧┅┅”方望还搞不清楚眼前的情况,紧张问

 

  着。

 

  “不知道的话就别知道了,当心下一个死的人是你。”悠二持续警戒的持枪对着莱德。

 

  “您如果不愿意让我跟在您的身边的话,那我可以当场自尽当作之前的赔罪。”莱德把刀口,

 

  开始从自己的左肩移到自己的左胸前∶“麻烦您做出决定吧。”

 

  “哼哼哼┅┅”阿御突然开始冷笑着,那种笑容,简直就跟恶魔在嘲笑人的愚蠢一样似的。

 

  “你的手先放开┅┅”阿御说完后,莱德乖乖的把自己紧抓着刀口的手放开∶“看在同样都是

 

  厌恶本家的份上,还是让我亲自送你一程吧。”

 

  “喂!你该不要在这里杀人吧?!”悠二担忧的问。

 

  “尸体我会自行处理的。”阿御说完后,便把自己的刀举起对准莱德脖子,满脸尽是那种可怕

 

  的微笑又道∶“我不会让你感觉到痛的,永别了。”

 

  “不要--!”我在阿御挥刀之前,冲上前从他背后抱住他∶“不要杀他┅┅我知道你不喜欢

 

  杀人的!”

 

  “秀树?”阿御被我突然的举动,满脸讶异的看着我。

 

  “┅┅小弟,我用不着你来同情我,这是我自愿的。”莱德。

 

  “才不是同情呢┅┅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家是什么样子,但是我知道你们都过的很痛苦,要是阿

 

  御杀了你的话,那对阿御而言也不好受啊!”听完我说的话的阿御和莱德,两人同时都睁大眼看着

 

  我。

 

  “┅┅嗄?”阿御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发出疑问声。

 

  “野山,你可要搞清楚让他继续活下去到底是好是坏!说不定他哪天会反悔又想要杀了我们!”悠二。

 

  “因为我不喜欢看到阿御杀人的样子┅┅”我把手缩回来,停止抱着阿御继续道∶“我知道你

 

  喜欢杀人,但那都是被*的吧┅┅我很怕你会因此越陷越深,到时候就变成不是我现在眼前所看到

 

  的阿御了!”

 

  阿御听完我说的话后,便开始深锁着眉头低头犹豫,连自己手中正想要砍杀莱德刀,不自觉的

 

  开始微微的颤抖着。

 

  莱德看了一眼阿御现在的模样,也开始皱着眉头不解的又看向我。狱少爷竟然┅┅会受到他说

 

  的话犹豫?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天冥,你让他跟在你身边也没什么不好的啊,感觉就像你多了一个哥哥不是吗?”谷川突然

 

  说着。

 

  我被谷川突然说的话吃惊了一下,不过我想谷川这种开玩笑似的说法,可能是要转换阿御的心

 

  情吧┅┅我不自觉的嘴角杨起想着。

 

  “哥哥?”阿御和莱德被谷川突然说的话,惊讶的同时对看了一眼。

 

  “不可能的,怎么想都不可能┅┅哪有人会把自己奉承的少爷当成自己的弟弟看待┅┅”莱德

 

  一副很头痛的摇头说着。要是狱少爷是我的弟弟的话,那我不被他整死才怪┅┅还不如现在杀了我

 

  算了┅┅

 

  “嗯┅┅”阿御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还碎念着∶“至少比那家伙好多了┅┅”阿御把自己的

 

  刀收进刀鞘继续道∶“就留你下来,以后我叫你,你必须随传随到。你胆敢有任何让我不满的举动

 

  ,杀无赦。”

 

  莱德被阿御突然的决定震惊了一下,随后又冷静回答∶“是,主人。”

 

  “┅┅书呆子,希望你的决定是好的,可别到时后发生了什么事。”悠二把枪收了回去。

 

  “不管发生什么事,全都由我自己承担就好,用不着你多虑。”阿御。

 

  “┅┅我完全搞不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还有那个奇怪的家伙竟然想跟我抢老大的左右手的位

 

  置?!”方望指着莱德不满的说着。

 

  “绿毛的,你说话客气一点,你的实力和我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就算我现在左手不能用,但

 

  我还是可以当场毙了你!”莱德挑眉讽刺着方望。

 

  “我打架从没输过人的,要不要现在就试试看?”方望不爽的回应着。

 

  “两个白痴┅┅当书呆子的奴隶有啥好的,还不是都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悠二没好气的说

 

  着。

 

  “你说什么?!”方望和莱德同时对着悠二叫着。

 

  “不错嘛,没想到你们马上就能打成一片了。”阿御靠在墙上,环抱着自己的双手说着。

 

  “谁跟这些家伙打成一片啦?!”悠二和方望以及莱德同时反驳着阿御,反驳完之后,还因为

 

  另外的两个人说出同样的话而互瞪着。

 

  “哈哈,这样的结果也不错啦!”谷川笑着。

 

  在谷川说完话的同时,我们房间的房门突然被门外的人用力敲了几下大叫着∶“喂喂!野山同

 

  学该不会真的和天冥同学搞起来了吧?!死悠二快给我开门呐!”纪香边敲边叫着。

 

  “糟糕!”悠二面向莱德紧张的道∶“你赶快去躲起来!要是被纪香看到你在这的话就糟了!

 

  她很有可能把你这个杀手的存在通知整个旅馆的人都知道!”

 

  “┅┅我才不要为了一个黄毛丫头做这种--”莱德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阿御踹到床边∶“

 

  给我躲到床下去!”

 

  “莱德现在可是有伤在身啊┅┅你又踹又要他躲到床下不好吧?!”我担心的问着。

 

  “没关系,反正他死不了的。”阿御对我说完后又转向莱德∶“快给我躲进去!立刻!”

 

  莱德不满的暗自抱怨了几声,便拖着自己负伤的左肩爬到床底下去躲起来。身为一个杀手竟然

 

  要做这种蠢事┅┅刚才真因该直接自尽算了┅┅

 

  谷川确定莱德已经躲好之后,便走向门口把门打开。打开门之后,却没看到纪香的人影,几秒

 

  之后,纪香从们的边边缓缓的露出一颗头看进来∶“你们两个还没做吧┅┅”

 

  “噗嗤!”阿御坐回床上把头别到一旁窃笑着。

 

  “刚才那个是误会啦!我怎么可能会对阿御做那种事!”我不满的叫着。

 

  “你看他们俩个的衣服都还好好的穿在身上啊,况且有悠二在,就算天冥想┅┅不对,就算秀

 

  树想对天冥干什么事也是不可能的。”谷川窃笑的说着。

 

  “我怎么可能想对阿御干什么!”我白了谷川一眼。

 

  “我尽量啦,但是我又不是能二十四小时随时监督你们两个。”悠二瞥了一眼正在窃笑的主要

 

  罪魁祸首,阿御,说着。

 

  “真的吗?”纪香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真的,刚才那是秀树不小心跌倒压到我而已,而我只是被他吓一跳才会那么说的。”阿御强

 

  忍着笑意说着。

 

  你还真会掰啊┅┅在场知道事实的人同时想着。

 

  “喔喔!”纪香踏进门内继续说∶“你们现在快点决定要唱什么歌吧!等等可是要一边吃饭,

 

  一边看着轮流上台表演的人呢!”

 

  “唱歌?”悠二和方望同时不解的问。

 

  “因为我们班要上台的人就是我们几个啊。”谷川无奈的傻笑解释。

 

  “┅┅这种蠢事我才不干!”悠二环抱着自己的双手回应。

 

  “你敢不答应就给我试试看!”纪香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着,悠二一看到纪香的笑容,便无奈的

 

  别过头。我怎么这么倒楣会认识她这种人啊┅┅

 

  “我也--”“方望你就陪我上台吧。”阿御在方望一脸臭脸想抗议时插道着,方望一听到阿

 

  御的话,马上就转变态度∶“好!没问题!我一定奉陪到底的!”

 

  “太好了!”纪香竖起大拇指又继续道∶“为了让我们班给众人的印象加深,我已经叫樱香她

 

  们帮我们找来一些能让你们看起来帅气一点的乐器!你们应该会玩一些乐器吧?男生不都喜欢玩吉

 

  他和打鼓什么的吗?”

 

  “我不会呢┅┅”我搔着头无奈的回答,况且谁说男生都一定会玩那些东西的啊┅┅

 

  “嗯┅┅我会玩吉他啦,不过我已经很久没玩了。”方望偏头想着。

 

  “我也是。”悠二。

 

  “我会弹电子琴。”谷川说完话的同时,众人一副不可置信的看着谷川,谷川看了我们大家的

 

  表情后,一脸无奈的笑∶“因为我妈在我小时后都会弹电子琴给我听,所以我就跟我妈学了一段时

 

  间啦。”

 

  “那天冥同学呢?”纪香问着。

 

  “呃┅┅你找来的那些我可能都不会玩吧,我小时后只有学过小提琴、钢琴那类的。”阿御搔

 

  着头说着。

 

  “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小孩会学的东西啊┅┅”纪香一副苦恼的说着,接着又说∶“不然你和

 

  秀树唱歌就好,接着必须在找一个会打鼓的┅┅”纪香拖着下巴想着有哪个人是会打鼓的。

 

  “┅┅我是知道谁会玩那种打击乐器,如果你不介意你所厌恶的某人的话。”阿御一副认为纪

 

  香一定不会答应的表情说着,还刻意别过头继续窃笑着。

 

  “谁啊?而且我从来没讨厌过任何人啊!”纪香抗议阿御的说法。

 

  “┅┅莱德艾因特。”

 

  阿御说完话的同时,众人一副-你说什么?!-的表情看着阿御,而在我们身后最靠近阳台的

 

  那张床,突然震动了一下,而且又好像有某人去撞到头的声音┅┅看来莱德他自己也很惊讶阿御会

 

  这么说吧。

 

  刚到狱少爷身边而已,就马上又要被他陷害┅┅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非得要被这个天杀

 

  的整死我啊?!莱德不满的在内心里抱怨着。

 

  “你、你说笑的吧?!那个人不是老早就挂了?!”纪香不可置信的说着。

 

  “他没死呢,你不想找他也是可以,但是你必须多花时间另外找人了。”阿御。

 

  “这┅┅”纪香开始苦恼的左右来回踱步着,一脸相当犹豫的样子∶“那个人┅┅不会杀了我

 

  们吧?而且你怎么又会想要找他来?”

 

  “嗯┅┅因为他受到我老姐的感化后,决定洗心革面跟在我身边赎罪┅┅”阿御说完后,除了

 

  纪香之外,我们马上就认定你又在唬滥人了┅┅连莱德也在内心不满的叫着∶我最好有那么容易洗

 

  心革面啦!而且我就算要被感化,也不会挑你们变态一家人来帮我感化啦!

 

  “我┅┅那我去和樱香她们说说看好了┅┅希望你说的话是事实。”纪香说完后,就马上转身

 

  离开。

 

  在纪香离开不久之后,莱德从床底下爬出来∶“主人!您有没有搞错啊?!竟然要一个杀手去

 

  做那种在台上唱唱跳跳的蠢事?!”

 

  “嗤嗤--只是打鼓而已,又不是叫你唱歌跳舞。”阿御贼笑的说着。

 

  “这种决定会不会太过乱来了啊?”悠二把房门关上说着。

 

  “没关系,好玩就好。”阿御回答。

 

  “@$~#%∧&*!”莱德口里碎念着我们没听过的语言,不过感觉上他好像在骂脏话吧。

 

  “别以为你说义大利语,我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阿御微笑的挑眉看了一眼莱德。

 

  真可怜,完完全全被阿御吃的死死的┅┅我看着被气到有苦说不出的莱德,为他默哀着。

 

  “对了,奴隶一号跟二号。”阿御突然指着谷川和方望∶“你们两个去帮莱德处理一下他左肩

 

  的伤,等等他这样满身血的上台话,不吓死一堆人才怪呢。”

 

  “咦?我升级成一号了?”谷川一脸疑惑的指着自己,接着又指向我∶“我一直以为秀树才是

 

  奴隶一号呢。”

 

  “那是之前的事,现在的秀树也升级了呀!”阿御满脸微笑的看着我,我还觉得他的头上好像

 

  又开始冒出一堆爱心了┅┅

 

  “我还是来帮谷川的忙好了┅┅”我刻意避开阿御的视线说着。

 

  “我为什么是奴隶二号?!为何金发的是一号?!那那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他是几号?”

 

  方望不满的问着。

 

  一般人应该是在意自己为何会变成奴隶吧┅┅你怎么是在意自己是几号啊?众人同时无奈的想

 

  着。

 

  “因为我比较早认识谷川啊,而且莱德他应该可以算是我的心腹了吧,毕竟我从小几乎都是受

 

  他的照顾比我的父母来的多呢。”

 

  “太可恶了┅┅”方望对着莱德不满的继续说∶“我总有一天会把你打的落花流水,来抢心腹

 

  的位置!”

 

  “┅┅你想要那个位置就拿去啊,就算主人倒贴我也不想要呢。”莱德没好气的回应着。

 

  “真是有够白痴的人┅┅你们快点弄好吧,我可是从中午到现在都还没吃饭呢。”悠二坐到床

 

  上,翘起二郎腿拖着下巴说着。

 

  “你是故意找碴就对了?”方望不爽的对着悠二说着。

 

  “看到你那种白痴举动,不找碴也很难吧。”悠二露出挑衅似的笑容回答。

 

  无奈的看着现在正在和悠二吵架的方望,谷川先从梳妆镜其中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箱医药箱,我

 

  们两个再看一眼快吵到要打起来的方望和悠二┅┅还是撇开他们俩不管好了,先帮莱德处理伤口再

 

  说。

 

  之前的莱德是我们的敌人,而现在则是变成站在我们这边的人,并且还要帮他包扎他身上的伤

 

  口,还真有点说不出口的尴尬呢┅┅

 

  “会痛你要说喔,毕竟我没帮过人做包扎这种事的。”谷川说着。

 

  莱德坐到地板上,闭上眼没回答。我想他应该也会觉得很尴尬吧,现在还要被我们这些曾经被

 

  他自己伤害过的人来帮他,换做是我我也会觉得这种感觉很怪。

 

  “黑发的小弟,你叫什么名子?”莱德争开眼看了我一眼,小声的问着。

 

  “咦?我、我叫野山秀树。”我被莱德突然的一问吓了一跳。

 

  “你呢?”莱德看向了谷川问着。

 

  “我┅┅井上谷川。”谷川也有点吓到的回答。

 

  “嗯,谢谢你们刚才┅┅帮我说话。”莱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着,接着又缓缓的道∶“我本来

 

  认定我非死不可,完全没想到你们会帮我说话┅┅特别是你,秀树小弟。”

 

  “我、我怎么了吗?”

 

  “从刚才狱少爷的样子来看,我想你一定是狱少爷的情人吧?”

 

  “我、我才不是他的什么人呢!”我挥着双手反驳着。

 

  “你否认也没用,只要是被天冥家的人看上,在怎么逃也没用,狱少爷肯定会纠缠你一辈子的。天冥家那种遗传性的残暴个性,真是让人伤脑筋的想抗拒也不行,像当初桩小姐逃家也是个很好

 

  的例子。”

 

  “咦?”我和谷川同时发出疑问声,没想到阿御的姊姊也跟阿御一样逃家啊┅┅

 

  “当初桩小姐在她十四岁的生日舞会那天,某个瞎眼的大企业少爷邀她共舞,好像还跟桩小姐

 

  聊天聊了一阵子,舞会结束后的一个礼拜,桩小姐就逃家了。而狱少爷在桩小姐逃家后的一个月,

 

  也跟着逃家了。”这时莱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秀树小弟,你说你姓野山吧┅┅当初邀请桩小

 

  姐共舞的男子,我记得他好像叫做野山冬┅┅”

 

  “咦?!”我和谷川同时更惊讶的发出疑问声,野山冬他是┅┅他是我舅舅啊!我记得我舅舅

 

  有一段时间闹失踪┅┅该不会就是那时候阿御的姊姊跑去找他吧┅┅

 

  “没想到天冥也可以算是你的亲戚耶┅┅”谷川一脸不太敢相信的说着。

 

  “你们三个说够了没有?”阿御不知道何时已经蹲在我们背后偷听了多久。

 

  我们三个同时被阿御吓了一跳,这时莱德想起身∶“呃┅┅我去附近巡逻一下┅┅”莱德不管

 

  自己身上的绷带有没有绑好,就敛起自己的上衣穿上想要先落跑。

 

  “你这该死的┅┅”阿御在莱德想溜走之前,勾住莱德的脖子用力垂他的脑袋∶“你下次敢再

 

  跟其他人说我的事,我保证我会虐待你到你想死都不行!”

 

  “好啦!主人!算我错了行不行啊?!唔--”阿御故意把勾住莱德的那苹手,掐的更紧。

 

  “阿、阿御┅┅那个┅┅”

 

  “走啦!我们先去吃饭!”阿御拖着狼狈不堪的莱德想走出去。在靠近房门之前,望了一眼正

 

  想要和悠二打架的方望,于是踹了方望一脚让他趴地∶“别玩了,要打吃饱在打!”说完之后,阿

 

  御继续勾着莱德把他拖到门口,并且还用力的把房间门甩开,迳自继续拖着可怜的莱德离开。

 

  “┅┅书呆子在发什么脾气啊?”悠二看着吃痛的摸着自己的屁股的方望,不解的问着。

 

  “哈哈┅┅他的心腹说了让他不高兴的话啦。”谷川无奈笑道着。

 

  “┅┅我们也去吃饭吧,免的等等班长又要来骂人了。”我一定要搞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时候认

 

  识阿御的┅┅就算阿御不告诉我,我还是可以偷偷去问莱德! 

动漫关键词:小梅的性荡生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