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浪妇…呻吟嗯啊——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

2022-05-23 16:20: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下车后,迎面而来的冷风顿时让人清醒不少,放眼望去的树林,高大而耸立的排在车道旁;潺   潺的流水声,清脆的回响在耳边;在附近还有个小断崖,虽然高度摔不死人,不过一个不小心掉下

 下车后,迎面而来的冷风顿时让人清醒不少,放眼望去的树林,高大而耸立的排在车道旁;潺

 

  潺的流水声,清脆的回响在耳边;在附近还有个小断崖,虽然高度摔不死人,不过一个不小心掉下

 

  去的话,骨折说不定也是难免的。这种美不胜收的自然景色,对我们这些来自于都市的小孩对此感

 

  到振奋。平常看惯的砖瓦泥地,实在比不上这里的美景。

 

  我们的游览车就停在休息站外的停车场,我们班一一到休息站内排好队伍,并且点名确认人数

 

  是否有少。在确认无误之后,老师就交代班长向我们班宣布一些注意事项,而自己就和其他班级的

 

  老师先到休息站内的餐厅去。

 

  站在队伍前头的纪香,突然又拿出扩音器∶“二C的听好!我们先暂时停在这个国家公园的休

 

  息站休息,一般该注意的事项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了!等等想吃午饭的进去休息站内的餐厅吃,想去

 

  玩的也不要跑太远,我们最晚午时一点要集合!好准备到今天晚上我们要去的温泉旅馆过夜。今天

 

  晚上就好好的养足精神准备明天最新开幕的游乐园!以上没有问题的话,那我们就就此解散!”

 

  谷川在纪香说完话的时候,对着和自己同一个组别的我们三个问道∶“你们想要先吃午饭吗?

 

  还是先到处去逛逛?”

 

  “随便啦,反正这种地方也没啥好玩的。”悠二搔了搔自己的头发,四处张望着这里的景色。

 

  “我都可以,阿御你呢?”我转头看着紧紧抱着小树的阿御。

 

  “呼┅┅”阿御吐了一口气,看着自己吐出的热气被现在的气候冷的变成一团白雾∶“好冷┅

 

  ┅我还是回车上继续睡觉好了。”

 

  在阿御转身想走向游览车时,悠二突然拉住阿御的外套后面的帽子道∶“既然你都难得出来玩

 

  了,就不要光只想睡觉,而且我也不想等等坐车时,闻到一堆不该有的菸味。”

 

  “真烦┅┅拜托你不要老是婆婆妈妈的对我管东管西的好吗?”阿御用手打掉悠二拉住他的帽

 

  子的那苹手。

 

  “哼,你认为我爱管你啊?要不是你那种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假形象,害的我被老师命令要特别-

 

  照顾-你,不然的话我才懒的管你!”悠二带点不悦的语气说着。

 

  “懒的管我就不要管啊,难道老师的命令有那么重要?叫你去跳楼你就去跳吗?”阿御挑眉看

 

  着悠二说着。

 

  “你就是要故意找我吵架就对了?”悠二声音稍微放大对着阿御怒道着。

 

  “你--”“好了啦!”我跑到阿御面前想阻止他们两个继续吵下去∶“既然大家都难得一起

 

  出来玩,就不要吵架嘛!”

 

  “就是说啊,不然我们先进去休息站内的一些商店逛逛好了,那边说不定就比较不会冷了。”

 

  谷川苦笑的帮忙打圆场。

 

  “哼!”阿御和悠二同时冷哼一声,并且背对着对方。

 

  反正不会演变成打架就好了┅┅我和谷川看着他们两个无奈的想着。

 

  我们四个进到休息站内的商店区,里头的规模倒是不小,感觉上应有尽有一样。不只有小型市

 

  场,还有一些书店、精品店、餐厅┅┅等等的。

 

  阿御走到一半时,突然把小树放下让它自己自由活动,而小树都乖乖的跟在阿御的后头,偶尔

 

  还会跑到我和谷川的面前撒娇一下。

 

  在我们经过一家玩具店时,阿御突然停下脚步看着透明橱窗内的东西,我们三个好奇的靠过去

 

  想看阿御在看什么东西。透明橱窗内摆了不少的玩具,其中唯一会动的就是那些会跟着轨道一直又

 

  转又跑的小玩具车。

 

  “喔!这东西我小时后玩过耶!”谷川看着阿御看的橱窗内,会自己跑轨道的小玩具车说着。

 

  “这有什么好看的啊?”悠二。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阿御盯着橱窗内的玩具车说着。

 

  “咦?一般来说每个人的小时候,多多少少会有玩具吧?我小时后也有这种玩具车呢。”我不

 

  解的看着阿御用新奇的眼光看着橱窗内的玩具。

 

  “玩具?我不懂那是什么。”阿御皱了一下眉头看着我。

 

  “你小时后没玩具吗?那你小时后都在玩什么?”谷川问着。

 

  阿御被谷川这样一问,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使得眼神变的空洞。我还感觉从阿御的金眸中,还

 

  闪过一丝丝的恐惧以及厌恶感。

 

  “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话啦?”谷川被阿御突然发呆的样子惊慌的问着。

 

  “没有啦,只是我小时候玩的,可能跟你们小时候的不太一样罢了。”阿御露出微笑的回答。

 

  又是那种苦笑┅┅真是搞不懂为什么阿御要一直*自己微笑?这时悠二看了一眼我看阿御时的

 

  担忧表情,又想着刚才阿御莫名其妙的话∶“书呆子,你想进去里面看看吗?反正时间多的是。”

 

  “不用,你们一定会觉得很无聊吧?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好了。”阿御。

 

  “没关系啦!我们进去里面看看吧,我也很好奇现在的小孩玩的东西,说不定会比我们以前玩

 

  的还要好玩呢!”谷川说完后,就拉着阿御的手走进玩具店里头。

 

  在我想跟着进去的同时,悠二突然道∶“天冥这个姓氏,在某些地方是很有势力的财团。”

 

  “咦?”我不解的看着悠二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个。

 

  “我无聊私底下去调查这个姓氏时,还调查到一些关于他们背后不好听的话┅┅听说天冥家的

 

  人都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不择手段办事的。而且┅┅他们为了确保自家的继承问题能顺利的传承下

 

  去,都是用很不人道的方式教育自己的后代,如果书呆子他真的会杀人的话,那我也觉得没什么好

 

  奇怪了。还有,你和谷川两个人要小心,谁叫你们两个常常和他鬼混在一起,说不定哪天你们会因

 

  为书呆子的关系而惹祸上身。”悠二说完后,就自己先走进玩具店里,留下我一个站在原地想着他

 

  刚才说的话。

 

  惹祸上身是吗?这种问题我和谷川老早想过关于这种事了,而不人道的方式┅┅这就是阿御他

 

  逃家的原因吗?一听到悠二这么说,真是让我越来越想了解关于阿御的事了,可是他一定又会为了

 

  我的安全着想而不跟我说吧┅┅

 

  我走进玩具店找寻他们三个人的身影,这时我看到阿御头偏着头把弄着自己手中一把前头插着

 

  吸盘的玩具枪,而谷川就蹲在阿御附近看着一些模型。

 

  “谷川。”阿御突然叫了谷川一声,谷川转头看向阿御的同时,阿御就朝着谷川的头开了一枪

 

  ,吸盘就不偏不倚的命中在谷川的额头上。

 

  “┅┅真的射不死人耶!”阿御看着谷川额头上的吸盘感到惊奇的说着。

 

  “干麻拿我当实验品啊?!”谷川没好气的回应,顺便拔掉自己额头上的吸盘。要是是真枪的

 

  话,我就真的就挂定了┅┅谷川无奈的想着。

 

  “噗嗤!你要体谅阿御嘛,他从来没看过玩具呀。”我好笑的看着阿御的举动对谷川说着。阿

 

  御现在的样子,就跟第一次看到玩具的小孩一样。

 

  “,书呆子,你开开看这盒子。”悠二突然从店里头的另外一个走道拿着一个小盒子靠近

 

  我们说着。

 

  那个好像是吓人箱吧┅┅悠二还真会找机会恶搞他┅┅我和谷川同时想着。不过我真的还挺好

 

  奇阿御会有什么反应。

 

  阿御好奇的接过悠二手中的箱子,东转西转着看着自己手中的箱子,阿御稍微偏头一下想打开

 

  盖子来看。阿御把箱子打开后,从箱子里头跳出来一个吐着舌头的弹簧蛇娃娃,阿御嘴巴微开的愣

 

  了几秒钟之后,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真是吓我一跳┅┅”

 

  我们三个无言的看着阿御的反应,你被吓到的样子还真不是普通的不正常啊┅┅

 

  我在玩具店里头挑了几个小吊饰到柜台结帐,回头看到谷川那边,他正在跟悠二聊那些模型的

 

  话题,想不到悠二会对那些模型有兴趣啊。我再看到另外一头正在看着刀身会缩进去刀柄内的玩具

 

  刀的阿御,看着阿御用不解的表情戳弄着那把玩具小刀,他可能万万没想到可以杀人的工具,竟然

 

  会变成无害的小孩玩具吧。

 

  我靠近阿御,一边想着悠二刚才在外头跟我说过的话,一边问着阿御∶“你可以告诉我,你小

 

  时候是怎么度过的吗?”

 

  “唔┅┅我不想说。”阿御把玩具刀放回原处,又拿起一个塑胶制的空心手榴弹看着∶“我说

 

  了你一定会讨厌我┅┅”

 

  “┅┅不会啦,有时候我的确是讨厌你想对我性骚扰┅┅但是我真的蛮担心你的,常常看到你

 

  自己都把心事闷在心里,而一脸郁闷的在一旁发呆,闷久了可是会生病的。”

 

  “┅┅当初捡到小树的时候,你当时就在想我一定会虐待它吧?所以┅┅”

 

  “那也是当时啊,而且现在小树不是过的很好的跟在你身旁,反倒是我错怪你了。”

 

  阿御听完我的话后,把自己手中的玩具放回原处∶“我┅┅一开始拿到的玩具是兔子┅┅”

 

  “兔子?那应该算是宠物吧?”我不解的问着,兔子怎么能算是玩具呢?

 

  “因为我从小就被一个人锁在什么都没有的房间里,而且陪伴我的是一苹兔子┅┅我父亲命令

 

  我,要是我没把兔子杀了,他就要把我关在房间里头关到死。”

 

  “这、这太过分了吧!哪有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的?!”我吃惊了一下,这算是哪门子的

 

  父亲啊?既然会*自己的孩子残害动物?!

 

  阿御把头微微的低着,眼神还相当痛苦的继续道∶“我当时就是因为不忍心,整整一个礼拜没

 

  吃没喝┅┅想活下去的生理欲望终究还是赢过我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就把那苹兔子的脖子扭断┅┅

 

  第一苹兔子死了之后,我父亲还是没给我东西吃,反而又丢进更多的兔子到房间里头,还说那些都

 

  是我的玩具,我必须把它们全部弄坏了才可以出来┅┅”

 

  这时阿御蹲下来抱着小树继续说着∶“我根本就┅┅所以在当初看到小树的时候,我才想抱着

 

  赎罪心态养它的┅┅但是根本就不行┅┅原本以为我会因此有所改变,但是我却还是会继续想杀人

 

  ,想活下去的心态*的我不得不杀┅┅到最后我自己也变的跟恶魔一样喜爱嗜血┅┅”

 

  “阿御┅┅对不起,我不该问你的┅┅我没想到会让你想到那么痛苦的事┅┅”我愧疚的低着

 

  头道歉,阿御的家庭实在太吓人了,竟然真的不人道到这种地步┅┅难怪当时送小树到兽医院时,

 

  阿御会突然生气那个兽医说的话。

 

  “哈哈--你道歉什么啊?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啊。”阿御突然大笑

 

  了出来,好像刚才说出口的话根本很没什么。

 

  阿御突然大笑的举动让我吓了一跳,没想到阿御的家庭竟然会把他*成现在这种恐怖样子┅┅

 

  我看就算再怎么正常的人,也很难像阿御一样可以很有理智的活到现在了吧。

 

  “看吧,你的表情一定是讨厌我了吧?所以我才说我不想说的。”阿御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抱着

 

  小树说着。

 

  “我没说我讨厌你啊!”我从口袋拿出一个神似小树外貌的手机吊饰递给阿御∶“这个送你,

 

  我真的讨厌你的话我就不会送你东西了。”

 

  阿御吃惊的睁大了眼看着我手中的吊饰,阿御在接过吊饰的同时还露出很高兴似的微笑。

 

  “谢谢,你真善良┅┅”阿御高兴的突然站起来抱住我。

 

  “你--不用客气啦┅┅”本来想抗议阿御这种突然的举动,但是看不到他的表情和感觉上他

 

  越抱越紧,我知道他现在心里真的很难过┅┅

 

  一段时间之后,我因为被店里的一些店员看着我和阿御的异样眼光*的很受不了,于是我就拉

 

  着阿御到谷川和悠二他们那边。

 

  “哟,你们看好了吧?准备要走了吗?”悠二看到我们靠近问着。

 

  “嗯,对了。”我又从口袋拿出两个吊饰递到谷川和悠二面前道∶“这个送你们吧。”

 

  “喔!谢啦。”“那我不客气的收下棉。”悠二和谷川同时接过我手中的吊饰。这两个脸皮都

 

  很厚的人也不会问为什么就收下吗?

 

  “原来不只送我一个人喔┅┅”阿御一副很失望的的样子看着我。

 

  “这点小事用不着在意吧┅┅”我无奈的说着。

 

  这时我看到谷川在偷偷的窃笑着,想也知道他一定又想到哪了┅┅要不是我看在你头上还有好

 

  几圈的绷带绑着,我真的恨不得立刻给你敲下去!

 

  “喔?你还会吃醋啊?你看你看,这是野山送我的吊饰喔!”悠二故意拿着我送他的吊饰在阿

 

  御面前晃着。

 

  阿御惯性推了一下眼镜,还露出一副很无奈的笑容道∶“真幼稚,都几岁的人了┅┅”

 

  “你这家伙┅┅你明明就很在意吧?何必这样替自己找藉口呢?”悠二不甘示弱的反驳回去。

 

  “幼稚的家伙没资格批评我吧?”

 

  “哼!你也不赖啊,还会跑到这种地方看玩具。”

 

  我看着阿御和悠二又开始“啪滋、啪滋┅┅”的互瞪着,我看你们两个都很幼稚吧,不管什么

 

  大小事,都像小孩子似的可以全拿来吵┅┅

 

  我们离开玩具店后,想去别处继续逛时,这时从不远的地方出现了熟悉的人影┅┅那个有着一

 

  头绿发的人瞥见到我们后,突然朝着我们冲过来┅┅这个人不是原田方望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种地方啊?!

 

  “老大--我终于找到你了!”方望冲到阿御的面前,闪着水汪汪大眼高兴的说着,而且又出

 

  现那种他正高兴的摇着尾巴的错觉。

 

  阿御愣了一下,并且推了一下眼镜∶“你是谁啊?”

 

  喂喂┅┅你昨天和前天不是才在考试之前和他起冲突吗?除了方望之外的我们三个人,同时无

 

  奈的想着。

 

  “不要故意忘记掉我!我知道你明明记得的!”方望没好气的说着。

 

  “,你怎么会叫书呆子老大啊?而且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悠二问着。

 

  “我叫他老大你没必要知道,因为你一定不能了解的!还有,我可是为了追随老大的脚步,而

 

  骑着自家的摩托车一路尾随到这的!”

 

  你该不会也跟着我们的游览车上了高速公路吧?我们四个头上挂满黑线条无奈的想着。

 

  “啊,我有东西忘记在刚才的店里头┅┅”阿御看向方望继续道∶“你去帮我拿来好吗?”

 

  “好!我马上去!”方望高兴的接下阿御的第一个命令,马上跑回我们刚才走来的路线。

 

  这时阿御看着方望跑掉的样子,对着我们三个道∶“趁现在我们回去游览车上休息吧。”

 

  “咦?你要放他鸽子啊?”谷川。

 

  “我又没跟他说我掉了什么,他就傻傻的冲回去,还是不要理他这个笨蛋比较好。”阿御。

 

  “那你是真的有掉东西在店里头棉?那我们不是要走回去跟他说一下?”我问着。

 

  “不用,我只是单纯想要骗他而已。”阿御窃笑的说着。

 

  我们三个听完阿御的话后,同时为方望默哀┅┅竟然会认了阿御这种故意爱整人的人当老大,

 

  以后一定够方望有的受了。

 阿御把方望骗走之后,就走在前头领着我们打算离开休息站的商街。我们跟着阿御走了一段时

 

  间后,发现他好像没打算立刻回游览车上,反而是不停的兜圈子,进了一家店之后又从那家的的另

 

  一个出口出来,感觉他好像故意这样乱走一样。

 

  “书呆子,你在干麻啊?不是说要回游览车上休息吗?”悠二先不耐烦的说着。

 

  “因为好像有人从刚才的玩具店开始跟着我们一直跟到现在,我想看她跟到哪时。”阿御推了

 

  一下眼镜说着。

 

  听阿御说完之后,我们三个一边跟着阿御的后头走着,一边回头看了几眼。跟在我们后头的,

 

  好像也是跟我们一样是出来校外教学的学生之一,看她身上的穿着┅┅应该是女孩子吧?不过她干

 

  麻一直跟着我们?

 

  “我们直接把她抓起来要吗?”谷川偷偷的说着。

 

  “不然我们假装进去一家店,然后在门口埋伏如何?”我指着离我们最近的一家书店说着。

 

  阿御听完我说的话之后,点点头后便立即转身快步走到书店里头,我们三个因为阿御突然加快

 

  脚步,也开始用小跑步的方式跟在后头。

 

  在我们躲在门口附近准备等那个女孩冲进来,悠二一直抱怨的说∶“干麻这样偷偷摸摸的啊?

 

  直接回头把她抓起来不就好了?”毕竟悠二还是个风纪委员,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实在不适合自己的

 

  身份。

 

  “你不想被那个女孩大叫你是变态的话,那你就乖乖跟我们这样做。”阿御。

 

  在悠二发出不满的啧啧声之后,真的有个女孩冲了进来,她一看到我们躲在门口等她出现,便

 

  立即想要掉头逃走。

 

  这时谷川当下立刻上前抓住那个女孩的手,看了一眼眼前的人∶“咦?林理泉同学?”

 

  林理泉在之前也有说过,她是我们同班同学之一。虽然她的头发不长,可是她老是把自己的头

 

  发绑成短短的低马尾,而且也不知道会什么她的头上总是会翘着一根天线。

 

  “哈哈,没想到被你们抓到了啊┅┅”林理泉搔了搔自己的头发,苦哈哈的说着。

 

  “你干麻一直跟着我们?是想干什么坏事吗?”悠二不满林理泉的举动的问着。

 

  “因为我刚才在经过玩具店的时候看到很不得了的光景嘛,这种机会可不是想看就看的到的说。”林理泉双手贴着自己的脸颊,做出害羞的样子说着。

 

  不得了的光景?该、该不会是┅┅我不安的想着,看她做出那种害羞的动作┅┅难道是刚才阿

 

  御抱着我的画面吗?这时除了我满脸不安加上挂满黑线之外的三个人,同时都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林

 

  理泉。

 

  “怎么连当事人也一脸疑惑的样子呀?就是刚才--”林理泉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插道∶“别

 

  说了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以我更不想从你口中听到你说什么!”

 

  “咦?秀树你干麻那么紧张啊?”谷川不解的问着。

 

  这时悠二瞥了一脸疑惑的阿御一眼,再看着我紧张的样子∶“书呆子刚才又对你性骚扰了?”

 

  听完悠二的话后,我真是恨不得立刻撞墙把我自己撞昏算了┅┅而阿御和谷川同时做出原来如

 

  此的动作。

 

  “性骚扰?难道你们两个还会搞出更刺激的事吗?”林理泉满脸兴奋的样子看着我和阿御。

 

  我们四个无言的看着不知道在兴奋什么鬼的林理泉,这时候阿御推了一下眼镜,一脸猜测的样

 

  子问∶“依你的样子来看,你该不会是┅┅”

 

  “别说啊!我是腐女这种话可不能让大家知道--啊┅┅糟糕┅┅”林理泉紧张的挥动自己的

 

  双手,在她发现自己不小心说出来之后,林理泉当场愣住了一下。

 

  听完林理泉傻傻的自己招共出来,这时我们四个同时头上都挂满黑线┅┅没想到腐女这种生物

 

  我们班竟然也有啊?!而且还让她看到那种画面┅┅

 

  这时书店里头的人纷纷都往我们这个方向看过来,看来是我们的声音太大了,毕竟书店本来就

 

  是个很安静的地方。再看着书店里头的一些店员和客人对着我们露出那种奇异的眼光,看来我们的

 

  对话被他们完完全全听到了┅┅

 

  “我要回去游览车上休息了┅┅”阿御先受不了被奇异的眼光盯着看,说完之后就立刻动身离

 

  开。而我们三个也不喜欢被当成异类来看,所以在阿御走了之后,我们也跟着阿御的后头走。

 

  当我们走出休息站,要到停车场找我们班的游览车时,发现林理泉还是继续跟在我们后头,这

 

  时悠二回头不满的问∶“你干麻还继续跟着我们?”

 

  “别在意我啦,我不会吵到你们的。”林理泉一手搔着自己的后脑杓,一手挥着道。

 

  你这样说我们会更在意吧,用膝盖想也知道你跟着我们是想要干麻┅┅我们四个无奈的想着。

 

  我们找到我们班的游览车之后,阿御敲了敲前门要司机打开门让我们先上车。司机开门之后,

 

  阿御喊了一声“跳。”,小树就乖乖跳进阿御的怀中让阿御抱着它上车。

 

  阿御率先走上车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好,并且又从自己的小背包拿出书来看。我们三个也坐到

 

  自己的位子上时,发现林理泉坐在我的隔壁,我记得那原本是武城琳的位子吧?

 

  “你怎么会坐在那啊?”我不满的问着,因为林理泉坐我旁边的话,我岂不是一路上都要被她

 

  盯着我和阿御瞧?

 

  “我本来就坐在小琳的旁边啊,跟她换个位子她应该也不在意吧。”林理泉叫着武城琳的小名

 

  微笑的说着。

 

  真受不了┅┅我一脸不满的看着林理泉,这时小树跳到我的大腿上开始对我撒娇着,我的注意

 

  力随即转到小树身上。

 

  “书呆子,我一直很好奇你看书是看真的还是看假的啊?”悠二转过来趴在椅背头上问着。

 

  “半真半假,一方面是消磨时间,另一方面是做给你们看的。”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回答。

 

  “那你就别看了吧,都难得一起出来玩。”谷川也趴在椅背头上说着。

 

  “可是秀树又不理我,加上某人又一直对我嫌东嫌西的┅┅”阿御故意露出无辜的表情看着我

 

  ,之后又用凶恶的表情瞥了悠二一眼。

 

  “哼!”悠二不削的冷哼一声回应。

 

  “呃┅┅我又不是故意不理你,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罢了┅┅”我无奈的回答,谁叫

 

  阿御他会杀人,而且还隐瞒自己不为人知的过去,这样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相处嘛┅┅

 

  “都可以。”阿御把书合上,并且看着我微笑的继续道∶“只要用你高兴的方式跟我相处就可

 

  以了。”

 

  看着阿御的微笑之后,我尴尬的低着头搔着小树的下巴┅┅什么我高兴就好啊?这样我反而会

 

  觉得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相处┅┅

 

  “咻--书呆子你对野山还真温柔啊。”悠二吹了一下口哨嘲笑似的说着。

 

  “嘻嘻,就是嘛,秀树,天冥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不回应他呢?”谷川又用那种欠打的笑

 

  容说着。

 

  我白了谷川一眼道∶“要你管啊!”

 

  “太萌了!”林理泉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好像一副快要喷鼻血的继续道∶“没想到只有在漫

 

  画和小说中才看的到的光景,竟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真是太幸运了!”

 

  “你够了没啊┅┅”我不满的抱怨着。

 

  我们几个继续在车上喧哗了一段时间之后,班长她们也回到车上休息。纪香和樱香的位子是坐

 

  在五张椅子合并的后座,而武城琳看到琳理泉做到自己的位子上也没说什么,直接自己就走进靠窗

 

  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泉,你刚刚不是说要上厕所?怎么上到车上来啦?”武城琳叫着林理泉的小名问着。

 

  “抱歉抱歉!因为我突然发现天冥同学很有趣嘛,所以就跟着他们先回到车上来了。”林理泉

 

  合掌一脸歉意的说着。

 

  “哈哈!突然会说话的天冥同学真的比较有趣多了!”纪香趴在阿御的椅背上头说着。

 

  “┅┅我又不是哑巴突然会讲话,这有什么好有趣的?”阿御推了一下眼镜不满的说着。

 

  “就是嘛,纪香,你这样说很不礼貌喔!”樱香斥责着纪香。

 

  “嘿嘿,是我的错啦。”纪香搔着自己的头,还吐了吐舌头傻笑的说着。

 

  “一堆八婆还真吵┅┅我要继续睡觉了。”悠二说完后,便坐好自己的位子上阖眼继续睡。

 

  “你说什么?!死悠二别装死!快给我起来!”纪香生气的叫着。

 

  “好了啦,悠二的个性本来就是这样呀。”而樱香在纪香旁边抓着她,苦笑的要她冷静一点。

 

  “,秀树、天冥,我们要不要玩点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而且看到天冥一直看书也很

 

  无聊吧?”谷川。

 

  “我没--”“等一下!”林理泉突然大叫着打断阿御说的话。

 

  这时我看到林理泉偷偷的不知道在武城琳耳边说些什么,不过看到武城琳那副窃笑的样子┅┅

 

  她们两个肯定要动歪脑筋在我和阿御的身上吧┅┅

 

  她们两个在窃窃私语的同时,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大家集合的时候,而我们班的人也纷纷的回到

 

  了车上。最后回到车上的老师开始清点人数,确认我们班的人数没少之后,便示意要司机可以先开

 

  车。

 

  在车子发动的同时,武城琳提议道∶“我们来玩抽鬼牌吧!输的一方要听赢的一方做一件事!

 

  如何呀?”

 

  “不过前提是,天冥同学和野山同学一定要参加!”林理泉指着我和阿御说着,这时林理泉又

 

  偷偷的对着我道∶“放心吧,我没把你和天冥同学的事说出去。”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耶!,樱香,我们也一起参加吧!”纪香说着。

 

  “好是好,可是我不太擅长玩这些呢。”樱香苦笑的说着。

 

  “我也要玩!”谷川举起手说着。

 

  想也知道她们要是赢的话,会命令我和阿御做什么┅┅这时阿御拉了一下我的袖子偷偷的问∶

 

  “抽鬼牌是什么东西?”

 

  惨了┅┅从来没玩过玩具的阿御理所当然也不知道怎么玩扑克牌吧┅┅这下子根本就是稳输的

 

  嘛!我的内心已经哀怨到沉落谷底了┅┅

 

  “等等一边玩,我一边教你吧┅┅”我相当无奈和抱着想哭的心情的回答。

 

  “嘻嘻,想不要要玩的人数挺多的嘛!还好我和小泉的扑克牌可以一起拿来混着玩!”武城琳

 

  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的背包开始找寻扑克牌。

 

  “那我们就分组吧,男生一组、女生一组,不管谁赢,都可以和自己的组别讨论要求输家做什

 

  么!”林理泉也开始翻着自己的背包找寻扑克牌。

 

  林理泉找到扑克牌后,便交给了武城琳,武城琳抽掉一张鬼排放回盒子后,便把手中的牌全部

 

  混在一起开始洗牌。这时阿御开始用惊奇的眼光看着武城琳俐落的洗牌动作,没想到阿御他真的没

 

  看过扑克牌啊┅┅

 

  武城琳洗玩牌后,便交给林理泉发牌。等到每个人手中的牌数都一样的时候,大家便开始把自

 

  己手中的牌,把一对对一样的牌给挑出来。

 

  “阿御,你要把你手中的牌一样数字的牌给挑出来。”我一边挑着自己的牌,一边教着阿御。

 

  后者点点头后,开始慢慢的挑着一样的牌出来。

 

  “咦?书呆子不会玩抽鬼牌呀?”武城琳一副赢定了的表情窃笑的说着。

 

  “没想到天冥同学用功到这种地步啊!”纪香惊讶的说着。

 

  不对,事情跟你们所想的根本就不一样┅┅我们男生组的同时无奈的想着。

 

  等到大家把牌都挑出来后,我便做出把自己手中的牌弄成扇型的样子给阿御看,而阿御也有样

 

  学样的把自己的牌弄成扇型的样子。

 

  接着我和林理泉猜拳哪组的人要先抽牌,并且决定自己组别的抽牌顺序。猜拳的结果是我输了

 

  ,从一开始的猜拳就输了,让我对赢的想法更不抱期待了┅┅

 

  “阿御,等等抽牌的时候只能抽一张,抽到跟自己手中有一样数字的牌也要挑出来,没有的话

 

  就先搁着等下一次的抽牌。”

 

  “嗯。”阿御简单的回应之后,我们便开始互相抽牌。

 

  一段时间后,我和谷川的牌已经全数抽完了,而且武城琳、纪香和樱香也是,现在就剩下阿御

 

  和林理泉在抽最后的决胜负牌。

 

  “天冥,加油喔!”谷川。

 

  “嘿嘿!小泉,借咬耳朵一下!”武城琳说完后,便在林理泉耳边不知道偷偷的说了什么。林

 

  理泉听完之后,还回给武城琳一句∶“好主意!”

 

  正当阿御还在犹豫要抽林理泉手中那两张牌的哪一张时,林理泉突然指着自己其中一张牌说∶

 

  “天冥同学,我这张是鬼牌喔!”

 

  我讶异林理泉为什么会承认自己的鬼牌是哪一张的时候,阿御却把那张鬼牌给抽了出来┅┅

 

  “咦?!她都告诉你鬼牌是哪张了,你为什么要抽它?”我讶异的问着。

 

  “错了吗?抽鬼牌不就是要-抽到鬼牌-才算赢吗?”阿御一脸疑惑的说着。

 

  “哈哈哈!我肚子快痛死了!”谷川被阿御的话笑的人仰马翻一样。

 

  “噗嗤!不是啦,天冥同学,实际上是抽到鬼牌就输了!”樱香也忍不住笑意,一边说着,连

 

  纪香也在一旁抱着自己的肚子笑个不停。

 

  我倒┅┅没想到阿御一直把字面上的意思当成这样啊┅┅看到阿御那种原来如此的表情,实在

 

  让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Ya!赢了!”林理泉和武城琳同时高兴的击掌。

 

  “那么,就由赢家的我先提出要求你们做什么吧!”林理泉窃笑的说着。除了我抱着自己的头

 

  不想听之外,其他的人都等着林理泉要提出什么样的要求。

 

  “嗯┅┅一开始还是不要太刺激好了,那就┅┅请天冥同学亲野山同学一下吧!”林理泉指着

 

  我和阿御说着。

 

  不要啊--!结果果然是这样没错┅┅我真的恨不得立刻从窗户跳到车外算了┅┅

 

  “小泉啊,这样哪算不要太刺激啊?根本就太过刺激了。”武城琳一脸无奈的说着,没想到小

 

  泉的腐女想法,竟然会动到他们两个身上啊┅┅

 

  “哇赛!你想到的处罚方式还真特别耶!”纪香惊讶的说着。

 

  “噗嗤!你就乖乖的接受处罚吧,秀树!”谷川窃笑的说着。

 

  “那、那个┅┅这种事还是不要太过勉强啦!”樱香劝着林理泉说着。

 

  “没关系啦!我还提出更过分的要求他们就该偷笑了!”接着林理泉转向我这边继续道∶“来

 

  ,你们赶快亲一下吧!”

 

  “可不可以换成别种啊?!我根本就不想--”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御掐住我的脸颊,转向

 

  自己道∶“我可是很乐意接受的喔。”当我被阿御突然的举动吓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阿御就

 

  亲了我的额头一下。

 

  “咦?”我相当讶异阿御怎么只有亲我的额头看着他。

 

  阿御给了我一个淡笑后,便放开手说∶“反正你们也没说要亲哪,这样就算处罚完了吧?”

 

  “啊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林理泉懊恼的搔着自己的头,接着突然收起全部的牌开始洗着

 

  ∶“继续下一轮!”

 

  “小泉啊,你可不要走火入魔啊!”武城琳苦笑的说着。

 

  “哈哈,越来越好玩了!”纪香大笑着。

 

  “你们不可以出太过分的处罚啦!”樱香无奈的说着。

 

  “我们继续玩吧,反正到晚上要住的地方还久的呢。”谷川。

 

  我根本就不想继续玩下去了啊┅┅我无奈的看着林理泉洗着牌,接着在看到阿御那边去,我很

 

  好奇平常阿御想对我干麻时,哪有像现在那么理智的啊?

 

  这时阿御看了我一眼,并且杨起微笑小声的道∶“反正只是游戏而已,以后多的是机会。”

 

  我还以为阿御终于想清楚不应该随便对我乱来,看来是我会错意了┅┅ 

动漫关键词: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