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坐在学长的上面写作业: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2022-05-23 16:19:15【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悠、悠二┅┅我得赶快帮你止血才行!”纪香手忙脚乱的从医药箱中拿出一堆棉花、纱布┅┅等等的,对他的忧心还让纪香紧张到东掉一个瓶子,西掉一个盖子。   “

“悠、悠二┅┅我得赶快帮你止血才行!”纪香手忙脚乱的从医药箱中拿出一堆棉花、纱布┅┅等等的,对他的忧心还让纪香紧张到东掉一个瓶子,西掉一个盖子。

 

  “你还好吧?你脸色好苍白┅┅”武城琳也着急的在一旁帮忙。

 

  “嗯,还好子弹直接穿过去,不然卡在体内可就不好受了┅┅”悠二看着头被绷带缠了好几圈,而且又昏迷不醒的谷川,皱眉道∶“但是我还是比较担心那个笨蛋┅┅头被重创总比腹部被穿了一个洞还惨呢┅┅”

 

  “谷川┅┅”我靠近谷川,并且蹲在谷川旁边看着他的脸。

 

  从熟识阿御后,常常发生这种坏事,明明早就想到了可能会因此丧命,或许我一开始根本就不该┅┅接近他。

 

  悠二看到了我的表情,吃力的移动到我身旁,“野山,你听着,反正都已经发生这种事了,所以就没必要后悔什么,虽然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原因会搞成这样,至少我看得出来书呆子可是在尽力挽救这些事的发生。”

 

  听完悠二的话,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就现在而言┅┅我无法判断阿御的存在对我们而言是好是坏。

 

  “那个戴眼镜的小鬼在干嘛啊┅┅”莱德托着下巴盯着萤幕瞧。

 

  “喂?麦克风试音,有听到我说话吗?”阿御的声音突然从莱德腰际上的对讲机传出来。

 

  “┅┅书呆子在干嘛啊?他怎么弄到对讲机的?”悠二疑惑。

 

  我站起身来往监视器一看,阿御现在人在谷川扁倒的那个黑衣人身旁,看来对讲机就是从那个黑衣人身上搜来的。

 

  莱德把自己腰际上的对讲机拿起来问∶“你想干嘛?该不会是怕了吧?”

 

  “谁怕啊?当然是因为方便啊,你直接告诉我你剩馀的手下在哪,我懒得自己去找。”阿御回答。

 

  “哼!真臭屁,你当真自己有那种本事能赢吗?”莱德挑眉。

 

  “┅┅F●●kyourm●●●er!小气死刺猬橘子头。”

 

  “你说什──喂!去你的死书呆子!自以为聪明啊?!”莱德气呼呼的对着对讲机骂着,但是阿御却故意把对讲机的电源关掉不让莱德回答。

 

  阿御还真不怕死啊,竟然还烙英文开他玩笑┅┅我看过去纪香和武城琳那,发现她们两个也破涕为笑的笑着┅┅难道是阿御他故意这样做,好让我们放松心情?

 

  “看来书呆子自信满满呢。”悠二脸上也扬起淡淡的笑容。

 

  阿御把对讲机放入口袋后便走上了四楼,在没有开灯的情况下,走廊的尾端黑得让人总感觉随时会有东西蹦出来似的。

 

  当阿御上前几步时,几声的枪响从黑暗之中砰然而出,阿御惊觉之下立即一个闪身闪开,其中一枪好险只射偏过他的脸颊,接着他立即冲进旁边的教室,并且把门关上。

 

  开枪的黑衣人一见阿御进了教室,便上前小心翼翼的接近门口,在他想先下手为强先开门冲进教室时,却被眼前冒出不明的白色烟雾*退到靠窗之前。黑衣人当下朝着弥漫的白雾中开了几枪,几声铿锵的声响之后,突然飞到眼前的灭火器,狠狠的击中黑衣人的脑袋。

 

  阿御看到黑衣人连同灭火器一起飞出窗外后,故意拿出对讲机并且打开电源说∶“Yes!好球!”

 

  看到这一幕之后又加上阿御故意拿出对讲机挑衅,莱德嘴角不禁抽蓄几下,“死戴眼镜的,你还真会耍小聪明啊┅┅”

 

  “哈哈,这就是书呆子式的打法,而且是你们太笨啦!”阿御说完,也故意不让莱德有回话的机会,关掉电源。

 

  “他妈的!”莱德气得想要把对讲机摔到一旁,但是忍了下来继续往萤幕上看去。

 

  “没想到书呆子还能乐在其中啊┅┅”悠二无奈的搔了搔自己的头。

 

  “真搞不懂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书呆到不懂什么叫害怕。”武城琳露出了微笑,而纪香也微笑的点头以示同意。

 

  呼┅┅我松了一口气,既然阿御还能这样开玩笑,那代表他很有自信能赢过他们,可是还是不能太大意,毕竟最后的莱德看起来不太好对付┅┅好像还剩一苹小黑处理完就可以对付莱德,看来是用不着牺牲书呆子的身份拔刀了。阿御惯性推了一下眼镜,并把对讲机放回自己的口袋中,接着小心的往门外偷看几眼,确定大概没事后才走出了教室。

 

  才刚踏出门口没几步,突然的连续枪响声,*得阿御立即掉头往五楼跑去。

 

  “靠!竟然用上了机关枪┅┅还说不会杀人是骗鬼的喔?”阿御暗自抱怨了几声,跑上了五楼躲进某间教室里。

 

  阿御!我惊慌的看着萤幕上的影像,对着莱德怒道∶“你不是说不会杀我们?!那你怎么可以┅┅”

 

  “哼哼,放心吧,只要不要打中要害就好了,如果他自己乱逃被打中的话也不干我的事。”莱德笑道。

 

  “要是你杀了他的话,你就不知道那个叫做「狱」的人在哪了。”悠二瞪着他。

 

  “没关系,反正我说过我时间多,所以才提议玩这场游戏的。”莱德对着悠二挑眉道∶“再说,你真的认为我会相信只有书呆子知道那个人在哪吗?”

 

  “你┅┅”悠二咬牙。

 

  最后的黑衣人一见阿御逃到五楼去,便立即跟了上去。踏上五楼后,整条空荡荡的走廊让他判定,阿御可能又要像刚才一样耍贱招。

 

  阿御躲进教室后,便躲在某个角落环视四周看看自己躲到哪。这里好像是自然科学研究室┅┅哦,也有灭火器可以玩了!不过刚才的招数可能都被看到了吧┅┅阿御拿起灭火器皱着眉头再看看四周,人体模型、分组用的大桌子┅┅哼哼,这招可行喔!阿御勾起不怀好意的微笑。

 

  黑衣人从头开始搜查着教室,每次的搜查都是一打开门,立即用机关枪扫射整间教室。

 

  渐渐走到阿御位于的第四间教室时,黑衣人一打开门一样被突然的白色烟雾*退了几步,他当下立即伸出手做准备好接住可能会扔过来的灭火器,几秒后还真的有一个灭火器直直飞了过来,黑衣人立即把灭火器挡掉,直接拿机关枪朝着白色烟雾中朦胧的人影开枪。

 

  “阿御!”我看着监视器的画面,不自觉的惊叫出来。

 

  莱德缓缓转过头来,一脸凶恶的问∶“你刚才┅┅叫那个书呆子什么?”

 

  糟了!悠二吃力的急忙跑到我面前挡着莱德,“你这个笨蛋,竟然暴露书呆子的身份了┅┅”

 

  ┅┅完了!我竟然不小心就┅┅我紧紧抓着悠二的肩膀退了几步,深怕莱德会随时冲过来,但他只是单单看了我们一眼,便转回去继续看着萤幕上的画面。

 

  黑衣人瞥见眼前朦胧的人影倒下后,便挥散了剩下的白雾,但看清楚眼前地板上躺的是┅┅人体模型?!还在错愕之时,突然一张大桌子从门里面直直的飞过来,狠狠的撞飞了黑衣人,并且连同桌子一起掉到窗外。

 

  啊,糟糕┅┅阿御搔了搔头看着面前空荡荡的走廊。我忘记我现在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把那张大桌子丢出去好像就曝光了。

 

  看到这一幕的莱德,用力的用拳头敲了一下眼前的桌子,“碰!”了一声之后,从那张铁桌凹下去的程度来看,莱德现在真的很愤怒。

 

  “还真是没想到啊┅┅这对不是双包胎的双子还真没做过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已经没办法了。”莱德语气冰冷的低声呢喃,接着转过来看着我们又说∶“要不是这次上级吩咐过,不要滥杀无辜,虽然不小心杀了个警卫┅┅算了,反正只要把那个爱整人的尸体带回去就好。”莱德说完,便气冲冲的快步离开警卫室。

 

  “不要!”我急忙尾随着莱德冲出警卫室。

 

  “野山别去!”悠二勉强的想跟上去,却被纪香挡下道∶“你现在身上有伤,去也是白白送死啊!”

 

  “呜呜┅┅现在该怎么办┅┅书呆子可能会被杀掉啊┅┅”武城琳又开始哭了出来。

 

  “我至少也要把野山带回来啊!再怎么说也不能平白无故让他送死啊!”悠二推开纪香,想立刻冲出门外,不料从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挡下。

 

  “你们待在这就好,由我来结束这场游戏。”

 

  “你是──”悠二和纪香以及武城琳,皆吃惊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好了┅┅现在就剩下莱德了。

 

  阿御拿出对讲机,想开电源的同时,从背后突然传出莱德的声音道∶“不用麻烦了,狱少爷。”

 

  什──阿御惊觉之下立刻转身,还来不及反应之时,莱德直接朝着阿御的胸口狠狠地踢了下去,“唔!”阿御闷哼一声,这一脚还让阿御狠狠的撞击到墙壁上去。

 

  “咳、咳┅┅被你发现啦┅┅”阿御滑坐在地板上,面对这种情况,毫不畏惧的带着留出一丝血痕嘴角勾起微笑。

 

  莱德拿出枪对准阿御的脑袋说∶“哼!这下子你就没有把戏捉弄人了!”

 

  糟了!阿御他┅┅我在楼梯口看见莱德已经掏出枪来对准阿御,想冲上前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人猛拉回楼梯中。

 

  “你别去,你可是我亲爱的弟弟最重视的人呢。”

 

  “咦?校、校长?!”我看着眼前有着一头鲜红色波浪长发的人,也相当吃惊她突然的出现。

 

  “看在以前我还当过你的保母一段时间的份上,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莱德脸上勾起了难以言喻的微笑。

 

  “咳┅┅有┅┅”阿御的脸上也带着微笑说∶“你去死。”

 

  在莱德准备扣下板机的一瞬间,桩突然冲上前踢开了莱德手中的枪,使得那一枪射偏而打到一旁教室的窗户。

 

  莱德一惊觉有人阻止,立即从腰际上掏出一把刀想刺杀冲上来的这个人时,却被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吓到而停顿了一下。

 

  “桩、桩小姐?!”

 

  桩趁着莱德停顿的那一煞那,狠狠地朝着莱德的腹部用力踢了一脚,同样都是身为杀手的莫名怪力,莱德吃了这脚后直直的飞出窗外,为了避免不致于让他有机会活着,桩掏出了枪顺手补了莱德一记,他中弹后,就直接从这五楼的高度摔了下去。

 

  “呼,下手真狠啊你┅┅还有女孩子不要穿着裙子就随便乱踢人。”阿御松了一口气。

 

  “唉呀,我都是为了要救你呀!反正姊姊我都结婚了,被看光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呀!”桩蹲了下来,看着阿御微笑着。

 

  “我很在意啊!真是有够伤眼的┅┅”阿御随手抹掉自己嘴角的血痕。

 

  “┅┅我可以把刚才的话当作没听到吗?”桩微笑的拉着阿御的脸颊,很明显这种笑容是在生气。

 

  “┅┅你都老大不小了,还耍什么幼稚啊?!”阿御额头浮出青筋甩开桩的手。

 

  “阿御!”我上前看着眼前坐在地板上的人,想到他又是为了保护我而牺牲自己┅┅让我不自觉抱着阿御说∶“还好你没死┅┅”

 

  “秀树┅┅”阿御高兴的露出微笑,还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

 

  “好嫉妒┅┅嫉妒死我了啦!我老公看到我就想落跑,都没像这样冲过来抱我!”桩不满的抓着自己的头乱发脾气。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吧┅┅我和阿御无奈的想着。

 

  “呜┅┅算了┅┅还是先处理正事吧。”桩含着泪停止闹脾气。

 

  校长室。

 

  悠二他们一进到校长室,看到阿御和我安然无恙的坐在沙发上,武城琳先高兴的喊道∶“书呆子!还好你没事!”

 

  “看不出来你那么厉害耶!”纪香也高兴的竖起大拇指。

 

  “那只是┅┅因为遇到危险才突发的潜能罢了。”阿御推了一下眼镜,眼神还看到别处。

 

  “┅┅原来如此啊!”纪香和武城琳同时一脸恍然大悟的敲掌。

 

  你们未免也太好骗了吧┅┅我无奈。

 

  “在警卫室昏迷不醒的两位我已经派人各自安顿好了,你们三个先坐下吧,我有话要跟你们说。”桩坐在她的办公位子上,一脸严肃的样子跟刚才闹脾气时截然不同。

 

  悠二才刚坐下来,就直接问∶“你们两个是什么来头?一个可以干掉杀手,一个竟然会有杀手想来杀人灭口?”

 

  “别急,我现在要说的就是这个。”桩托着下巴继续说∶“这单纯只是为了财产继承权而衍生的无聊事而已,而我单纯是防身术比较强而已。还有,我希望你们别把今晚的事说出去,不然你们今后的自身安全我可不保证。”

 

  “那┅┅财产继承是指书呆子他┅┅”武城琳指着阿御小心问着,毕竟在眼前的人是这所学校的校长,难免都会让人有点小紧张。

 

  “嗯哼,我们天冥家的继承人之一。”桩露出微笑。

 

  “那您说的我们是指┅┅”纪香跟着小心的问。

 

  “姊弟。”桩和阿御同时回答。

 

  “不会吧?!”在场不知情的三人同时惊叫着,想不到阿御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就算了,居然还是校长的弟弟更是让人惊讶。

 

  “你平常和天冥同学比较好,你早知道他是这回事吗?”纪香偷偷问着我。

 

  “我知道啊,我当时也很惊讶┅┅”我回答。

 

  “怪不得你跟他那么要好┅┅”武城琳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点头。

 

  我白了武城琳一眼,我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种贪图钱财的人好吗?!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三个也赶快回家去吧,我会叫我老姊派几个保镳送你们回去的,等等我会和秀树一起走回去。”阿御说。

 

  “咦?可是我还想──”武城琳话说到一半时,桩拿出手机按了几下,从门外走进两个黑西装的人,硬是把好奇心强的武城琳给架出去。

 

  “呃┅┅哈哈,那就麻烦您了。”纪香傻笑道,我可不想被那堆怪保镳用奇怪的方式拖出去┅┅桩目送纪香离开后,看向见此还是不为所动的悠二身上,说∶“你还不想回家吗?还是你想像刚才那位女同学一样被架出去?”

 

  “┅┅我觉得你们一定还有所隐瞒,一般来说,有人会为了财产而杀掉自己的亲人吗?一定还有其他原因吧?”悠二抱胸挑了挑眉。

 

  阿御和桩互看了一眼,总觉得现在的气氛开始变得不太和善┅┅“我问你喔,你有没有听过┅┅”阿御突然拔出刀来,架在悠二的脖子前带着邪笑的问∶“一句成语呢?”

 

  “哼哼,好奇心会害死一苹猫的喔。”桩也勾起一抹邪笑,且掏出枪来指着悠二。

 

  “阿御!你、你们┅┅千万别动手啊!”搞什么鬼啊?!为什么突然┅┅我惊慌的拉着阿御的手,要他把刀放下,但他完全不为所动。

 

  “哼!怕被人抓了把柄就想杀人灭口?我可是没在怕的。”悠二不知道哪来勇气,他居然不怕死的带着微笑。

 

  “你可要搞清楚啊,滕也悠二同学┅┅”阿御看他好像不怎么怕,于是无奈的把刀收了回去,继续说∶“有些事你最好是不要知道太多,当心不只是你,你身旁的所有人也会受到牵连的。”

 

  “好一个勇气可嘉的青年。”桩也把枪收了起来,接着说∶“我可是完全知道你的来历呢,而且我也知道要是你有那个心,想查出天冥家的背景也是迟早的事。”

 

  “喔?所以呢?你们姊弟俩不打算杀我了?”悠二不怕死的继续问。

 

  搞什么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完全搞不懂!我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三人对峙着。

 

  “因为天冥家对我们两个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阿御闭目。

 

  “所以你要查也随你去查,但是┅┅你要是牵连到我们两个的话,你可就别怪我,不只是对你的家人,也对你那两位青梅竹马下手。”桩微笑着。

 

  “哼!”悠二鼻哼一声,突然转身直接离开校长室。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悠二离开,而阿御突然搭上我的肩膀,微笑道∶“我送你回家吧。”

 

  “咦?喔,好┅┅”

 

  “啊啊!好嫉妒啊!讨厌啦!”桩又开始闹着脾气。

 

  你有完没完啊┅┅我无奈的看着桩又开始乱抓头发。

 

  阿御送我回家的路上,我们两个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默默的陪在我旁边走着,而我也不知道该对阿御说些什么,感觉上是被刚才的事闹得不知道如何开口。

 

  直到了我家门口,阿御停下脚步,低下头对我说∶“抱歉┅┅因为我的关系让你碰上那么危险的事┅┅”

 

  “那个┅┅反正事情都过了┅┅大家都还好好的活着就好。”

 

  阿御听完我的话后,似乎感到很欣慰的扬起笑容,他上前轻抚着我的脸颊,接着┅┅他又突然亲了我!

 

  ┅┅靠!我用力推开他,“你干嘛整天都只想对我乱来?!”

 

  “哼哼,因为你可爱又善良啊,明天段考要加油喔。”阿御微笑的摸摸我的头后,便转身离开,还顺便挥手说∶“明天见棉。”

 

  ┅┅我看着阿御离开的背影┅┅对吼!明天段考!今天真是被害惨了┅┅都没看到书啊! 

  隔天。

 

  今天居然正常上下课啊┅┅我走在上学的路上,担心昨晚在学校发生的事┅┅好像绝大部分的地方都被破坏了不是吗?今天还要继续段考会不会有问题啊?说不定等等到学校就会看到一堆警察呢┅┅不过我最担心的还是谷川和悠二┅┅他们两个都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今天可能不会来考试吧?说不定樱香也是,总觉得她会因为惊吓过大而不敢来学校┅┅“秀树!”谷川突然从另一条街冲出来,“还好你平安无事!”

 

  “谷川?你怎么没请假在家休息?”我上前靠近谷川,并且摸摸他的头,“你的头还好吧?你这样勉强到学校受得了吗?”虽然谷川头上还是缠着好几圈的绷带,不过看到他精神还不错我就放心了不少。

 

  “哈哈,还好平时被你乱敲也不是敲假的,反而练成了铁头功呢!虽然现在头还是有点晕啦。”谷川大笑道。

 

  “你爸妈看到你受伤没说什么吗?”

 

  “这个嘛┅┅”谷川无奈的搔搔自己的脸颊,“我老爸他很高兴的说,他认为我终于长大成人会去找人干架呢┅┅”

 

  ┅┅你那是啥老爸啊?看到自己儿子受重伤,居然还高兴自己儿子会打架?!

 

  学校。

 

  太扯了┅┅看向昨天几乎被破坏过的窗户,怎么全部都被换新的了?我和谷川漫步走到自己教室,路上来来往往的其他学生,他们好像也完全没提到哪些教室被枪林弹雨扫过一样。

 

  校长和阿御真不愧是姊弟啊┅┅想隐瞒某件事的话,就一定会隐瞒的很好。

 

  我和谷川进到我们班的教室,才刚踏入门口时,“你们早──”正想问早的樱香愣了一下,接着对谷川惊呼道∶“井、井上同学!你的头还好吧?发生了什么事吗?!”

 

  “放心啦,我只是不小心跌一跤而已。”谷川搔了搔自己的头。

 

  对吼┅┅昨天樱香一开始就先晕倒了,完全不知道谷川受伤这回事,而且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谷川他也会有这种不想让人太过*心他的一面。

 

  “你要多多注意自己的安全喔,也别太过于逞强,有休息的时间就要乖乖养好你的伤。那我先回去读书了,你们两个考试要加油喔!”樱香带着微笑说完后,准备掉头回去自己座位上要继续读书时,我好像听到她低声碎念∶“呼┅┅原来昨天真的只是一场梦啊┅┅”

 

  ┅┅原来她认为那是一场梦啊┅┅我和谷川同时为了樱香的神经大条而感到无奈。

 

  我不经意的看到阿御的座位上去,虽然书包和课本放在一样的地方,可是人怎么不在?

 

  “咳、咳┅┅嗯?”阿御拿着手帕捂着自己的嘴从门外走了进来,一看到我和谷川便问后道∶“你们早啊。”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难道他昨天有受伤?

 

  “我还好,谢谢。”阿御微笑的说,而这时谷川突然拉着阿御拿手帕的那苹手,靠近一看,纯白的手帕上头染了些点点血斑。

 

  “你、你怎么吐血了?!”谷川吓到了。

 

  “这只是淤血而已,不小心被昨天那个橘子头踢了一脚罢了,没什么大碍啦。”阿御抽回自己的手后,继续说∶“等等就要开始考试了,你们两个也赶快进去读书吧。”阿御微笑的说完,便走进教室到自己的座位上。

 

  ┅┅为什么┅┅他总是这样不想让人关心他?而且老是勉强自己微笑┅┅在我还傻傻看着阿御读书的样子时,有一双手搭上我的肩膀,我回过头时吓了一大跳,悠二没事把脸贴那么近干嘛啊?!

 

  “喂!你真的煞到书呆子了喔?”悠二挑眉问。

 

  “我、我哪有啊!没事不要乱讲好吗!我只是有点担心阿御的身体状况而已!”我不悦的说,谷川就算了,怎么连悠二也要这样开我玩笑!

 

  “是喔?”谷川和悠二同时用很不屑眼神看着我。

 

  “我说是就是啦!别用那种鸟眼神怀疑我好吗?!”我没好气的叫道。

 

  “喂喂!快进教室!等等纪香会来宣布不得了的事!”武城琳突然从门外进过来喊着。

 

  第一节课时间,我们班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着,“该不会是他要来上学吧?”、“不会吧?他怎么会挑在段考时间回来啊?”、“那家伙要来上学啊?!又要被当成跑腿的┅┅”听到不少人私谈的内容,我看向阿御右手边的空位子上┅┅那个被留级两年而放到我们班,而且又爱辍学的学长要回来上课?

 

  “大消息!”纪香从门外冲进教室大喊着∶“老师刚才说原田方望今天会来学校考试!”

 

  “天啊!还真的啊!”听完纪香的话,不少人已经开始抱怨着。

 

  这下子班上又要不安宁了┅┅想到一年级时,原田方望这人常常打架闹事,搞的全校都无所不知晓我们二C班上有这样的人┅┅原本想说他不来上课,也许能让我们班已经臭到不行的名声暂时被人淡忘吧,可是怎么会挑今天突然想来学校啊?

 

  “碰!”地一声,门被用力的甩开,我们班从很吵杂的状态中都被这一下吓的顿时鸦雀无声,而从门外走进来的是,留着一头略长至肩膀的墨绿色头发,且很有不良学生的样子把两苹耳多穿了一排的耳洞,体型也比号称全班最高的谷川还要高大┅┅原田方望真的来了。

 

  方望缓步走进教室,站在讲台前环视了我们整个班一眼,而我们班的人也被他看得更是连吞咽口水这点小动作也不敢做,只求他别找麻烦,能安静度过这天就好。

 

  但照当时新生训练时一样,班上唯一两个不搭理他的人就是阿御和悠二两个,他们两个也只是单单的看了方望一眼,便回头继续看书还是打个哈欠什么的。

 

  虽然已到了上课时间,方望还是不疾不徐的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书包随手一丢,便大剌剌翘起二郎腿靠在桌子上,而他也跟刚入学当时一样,偏偏被自己身旁的阿御引起注意的问道∶“我们班上什么时候多出这个书呆子?”

 

  他从刚入学就在了啊,亏你还坐在他旁边┅┅众人没好气的想着,而阿御也和当时一样,看了方望一眼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接着目光就继续回到自己的课本上。至于方望第一次在学校闹出打架闹事的臭名,也是和现在这种情况一样啊!只是那时班上的人会因为大家都还刚认识,且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替阿御讨公道,可是现在的话┅┅大概会选择见死不救。

 

  “喔?看你的样子┅┅”方望站起身子,重拍了一下阿御的桌子又说∶“你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是吧?”

 

  “打从一开始就没把你放到眼里过,不过刚才看你一眼算是已经给你面子了。”阿御紧盯着自己的课本回答。

 

  “真不愧是天冥啊,天不怕地不怕的┅┅”谷川低声对我说。

 

  “他会怕才有鬼咧┅┅”我没好气的回应,不过阿御没事干嘛挑衅他啊┅┅“哼!你还真有种!”方望突然把阿御的桌子翻倒在一旁,继续说∶“我最厌恶你这种自以为聪明的书呆子!看了真叫人不爽!”

 

  阿御看了看自己的桌子被翻倒了,课本书包什么的全落在地板上,但他还是蛮不在意的翘起二郎腿,托着自己的下巴说∶“不看书我也能保证我可以考出好成绩,你这样做是激怒不了我的。”

 

  还真嚣张!“那我就把你的手给打断!让你连考试也不能考!”方望正想一拳挥下去时,不知道悠二何时绕到他背后,并且拉住他的手阻止道∶“欺负这种弱不禁风的书呆子会让你有面子吗?”

 

  “你也想讨打吗?”方望不悦的甩开悠二的手。

 

  “想打架我奉陪,我相信我自己的打架能力可不输给你!”悠二起了兴致开始摩拳擦掌。

 

  悠二你没事找什么麻烦啊?!难道他忘了他自己也是昨天受伤的伤患之一吗?

 

  “喂!那边那几个在干什么?”老师从门外进来,当然最先指着方望训斥,“要考试了,你可别再找麻烦!赶快给我回到座位上!否则我再记你几支过!”

 

  “哼!”方望忿忿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悠二搔了搔自己的头也走回去自己的位子上,而阿御则把自己的桌子翻回来,掉落的东西全收好以后,便坐了下来准备考试。

 

  由于今天是段考,所以我们待在学校的时间也只有上午的时间,等到一接近中午,今天的份也考完了,加上今天原田方望的出现┅┅导致中午钟声一响时,班上的人皆很有默契的在同一时间全冲了出去。

 

  剩下在教室的,平常都是漫不经心的阿御和悠二,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还是准备看热闹的我和谷川,以及原田方望。

 

  方望看着正在收拾自己书包的阿御,很故意的又把阿御的桌子给踢倒了,而阿御单纯看了方望一眼,习惯性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也是选择不予理会的继续收拾自己的书包。

 

  “哦?书呆子都是这样自以为是吗?被人欺负也要坚持不吭声的耍帅就是了?”方望挑眉。

 

  “你自己也不差嘛,不是吗?就只会欺负看起来比自己弱小的人而已。”悠二从他自己的位子上看过去说,真搞不懂他是要尽到自己身为风纪的本分,还是因为好玩才去挑衅方望。

 

  “喔喔!这下有好戏瞧了!”谷川偷偷的对我说。

 

  “喂喂,等等闹出人命怎么办啊?”我没好气的回答。

 

  “别以为你是风纪委员,我就会怕你,在我看来你和这个书呆子是一样的。”方望瞥了悠二一眼。

 

  “真受不了┅┅”阿御从自己的书包拿出香菸叼在嘴上,并且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点火,试着缓缓吐了一口烟雾,又禁不住咳了几声,“咳、咳┅┅果然还是会痛,烟瘾一升上来真麻烦。”

 

  “喂!别在教室抽菸!要抽去别的地方抽!”悠二指着阿御怒道。

 

  这不是重点吧┅┅而且阿御自己的伤都还没好,干嘛要这样虐待自己啊┅┅方望似乎有些意外的看着阿御抽菸,挑眉问∶“原来你会抽菸啊?”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微笑道∶“你会的我都会,你不会的我还是会。”

 

  “这么说你也会打架棉?”方望折弄着自己的拳头关节得喀喀作响,一副迫不及待似的想要立即扁下去。

 

  正当阿御也准备举起拳头时,“嗯?先等等。”阿御从口袋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号码,说∶“桩打来的,我先接一下。”

 

  方望不自觉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并且还皱了一下眉头,看来他相当地吃惊为什么校长会打电话给阿御,说不定还忧关着自己可能会被退学的危机。

 

  阿御听着手机另外一头的桩说了一段时间后,对着手机回道∶“用不着担心,既然他任务失败了,他回去也只是死路一条,况且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下场,所以不可能会回去通报的。”阿御说完,便把手机收回口袋。

 

  “你们又在做什么不法的勾当吗?”悠二挑眉问,而方望听到这,更是满脸疑惑的看着阿御。

 

  阿御闭了双眼一下,摸了摸下巴思索着刚才桩说的事,接着睁开双眼对我们说∶“昨天晚上桩的手下找不到莱德的尸体,我想他可能还活着。”

 

  “不会吧?!”我和谷川同时震惊道,莱德该不会又会回来攻击我们吧?!

 

  “真命大,中弹后又从五楼摔下去,这样竟然还没死。”悠二皱眉。

 

  “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死的又尸体的?而且校长为什么又会打给你?”方望对着阿御问。

 

  “我家的事根本就没必要告诉你。”阿御说完后,不管会不会烧到别人的鸟窝头,直接就把香菸丢到窗外,并且还突然冲到我面前死抱着我,边用自己的脸磨蹭着我的脸,说∶“不过秀树你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你这死变态干嘛啊?!”看到阿御突然冲过来就吓呆我了,我拼命想推开他,可是他却故意死死紧抱着,我总感觉到他头上不断冒出来的小爱心还一直在K我的脑袋┅┅方望见此,吃惊的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一脸好像看到鬼一样,不断抖动的食指指着阿御说∶“你、你┅┅原来是个同性恋?!”

 

  “错了,他是有变态倾向的双性恋!”悠二额头浮出青筋,很用力的替我拉开阿御。这小子一下抽菸,一下又想性骚扰别人,当我这个风纪委员吃饱没事做啊?

 

  “哼哼,谢谢夸奖啊。”阿御故意搭上悠二的肩膀,并且笑得很诡异的看着方望。而方望当场浑身就起了鸡皮疙瘩,吓得他不自觉的倒退好几步。

 

  “没事别牵连我,我对你没兴趣。”悠二甩开阿御的手,像是怕沾到什么细菌一样,顺便把被他碰过的地方拍一拍。

 

  “老子我不玩了!跟一个死变态打架一点意思也没有!”方望一说完,立刻拿起自己的书包飞也似的冲出教室。

 

  “唔喔!他被吓跑了耶。”谷川将手放在眉上观望着他逃走的路线。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看到他的表情没有?”阿御捧腹大笑着。

 

  你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变态啊┅┅隔天。

 

  今天是第二天,也算是最后的段考日,考完之后的明后两天就是校外教学了,虽然很高兴能出远门去大玩特玩,不过校长为什么都要把行程排的那么紧凑啊?感觉就跟阿御一样,自己不想做的事就随边敷衍过去。

 

  而方望今天也到了学校来考试,不过并没有像昨天一样无故去乱招惹阿御,反而在考试的期间,还把自己的桌子刻意搬离阿御的桌子远一点。等到考完试的午时钟声敲响,班上大部分的人都因为方望的存在皆而立刻跑光,而方望他自己也手忙脚乱的收拾书包┅┅看来他对阿御的性向有很严重的歧视。

 

  至于阿御在收拾自己的书包同时,看了看方望的举动,很明显换他想找方望的麻烦而窃笑道∶“喂!今天想不想跟我打架啊?反正我时间多的是。”

 

  方望白了一眼阿御说∶“我今天有要紧事,再说我也不屑跟你打!”方望说完,和昨天一样立刻拿起自己的书包冲出去。

 

  “啧!真没意思。”阿御一脸很可惜的样子叹了一声。

 

  “真是够了你┅┅”悠二低声碎念着,接着背起书包对我们说∶“我先回去棉,我有事要去我老爸那里一趟。”

 

  阿御一听,挑眉看着悠二贼笑道∶“喔?哼哼,希望是要紧的事。”

 

  “反正对你应该不造成任何影响。”悠二冷冷地瞥了阿御一眼,之后就直接离开。

 

  “对了。”阿御在悠二离开后,看着我和谷川问∶“你们两个下午有事吗?”

 

  谷川搔了搔自己的脸颊想了一下,随后答道∶“好像没事吧,秀树你呢?”

 

  “应该也没事,反正我妈也不在家。”我回答。

 

  “那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然后去商店街打电动如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御撼起自己的书包说着。

 

  喂┅┅你该不会又是要我们付钱吧?我和谷川同时不安的想着。

 

  无奈给阿御半强迫式的决定后,我和谷川只好勉强答应陪他消磨消磨时间。

 

  商店街其实就离我们学校很近,只要穿过学校旁的一个公园就可以到了,因此我们学校的学生在闲暇之馀时,绝大部分都会出现在那,这就成了专门给年轻人闲晃的聚集之地。

 

  我和谷川跟在阿御后面走着,一面担忧着自己的荷包大概会被阿御吃掉多少,走到了公园的入口时,阿御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公园内发呆着。

 

  “你怎么了吗?”我问。

 

  “嗯┅┅我的直觉告诉我,走这好像不太好。”阿御托着下巴不断四处环视。

 

  “什么东西不太好?”谷川接着问。

 

  “好像┅┅会出事吧,虽然感觉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阿御搔着自己的头。

 

  “怎么跟你走到哪都会出事啊?”我没好气的说。

 

  “既然不是大不了的事,那我们还要绕道吗?”谷川提问。

 

  “我觉得还是绕道好了,明知道可能会出事,那干嘛还要故意找麻烦?”我说。

 

  “还是穿过公园好了,我现在肚子好饿,再说出事我也不怕。”阿御说完,就先行踏入公园。

 

  结果是以你的肚子来决定啊┅┅我和谷川替自己的钱包感到哀愿的跟了上去,以阿御那种想吃的时候就吃很多的胃口来看,这下子荷包真的要大失血了┅┅因为只要穿过这里就可以到达商店街,所以这座公园平时也有不少人来来往往,但奇怪的事,自从我们走进了公园这一段时间,发现整座公园好像就只有我们三个在,根本就没人一样。

 

  当我们快走到公园中心时,我们班上的林理泉匆忙地从我们身边跑过去,当她跑到一半的时候,又突然紧急煞车的跑回来,并且喘着大气的对我们三个说∶“呼、呼┅┅先让我喘一下┅┅啊,不对,你们别前进了吧!原田同学在前面和别人打群架呢,而且就快打到这里了!所以我先落跑啦!再见!”林理泉对我们竖起大拇指之后,就继续掉头逃她的。

 

  “你的直觉还真准啊。”谷川佩服的说。

 

  “还好啦┅┅”阿御看着林理泉逃走的背影问∶“她到底是谁啊?”

 

  我倒┅┅这家伙居然连同班一年多的人也不认识?“她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啦!”该不会阿御除了我和谷川,以及班长他们之外的人都不记得吧?

 

  当阿御做出原来如此的样子敲掌点头时,说人人到,方望好像被人打一拳一样,突然从旁边的草丛飞到我们面前。

 

  “可恶!竟然还到我打工的地方闹事┅┅”方望摸着自己被人揍了一拳的脸颊,准备起身时才发现到我们,“咦?你们怎么会在这?!”

 

  “┅┅哟!早啊。”阿御和谷川同时举起手打招呼。

 

  “早什么早啊?!现在都已经中午了!”我和方望同时白他们两个一眼吐嘲,看来我以后的吐嘲对象可能又要多了一个阿御┅┅

 “他在这里!快点过来!”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且穿着很老土的人指着方望喊着,接着传来一阵跑步的声音,不一会儿的时间后,这里就聚集了好几个一样穿着很老土的欧吉尚。

 

  “该死,你们三个还待在这干什么?只会碍事的快滚啦!”方望对我们叫着。

 

  谷川看了看那堆面相凶恶的欧吉尚一眼,再想想自己身旁还有个魔王阿御,于是窃笑的搭上我的肩膀说∶“同学有难,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对吧,秀树?”

 

  我送谷川白眼说∶“要不是考虑到你头上还有伤,我早就一拳敲下去了!”总不能万事都要我央求阿御去做吧?我才没那么伟大!

 

  “你是白痴啊?他们是讨债公司的人,不是你们可以应付的!”方望没好气的说。

 

  “唔喔,你这么年轻就负债了啊?真了不起耶。”阿御故意拍拍手。

 

  ┅┅这种时候你怎么还有心情挑衅他啊?

 

  “屁啦!要不是我老爸跟他们借了钱之后就挂掉了,加上我老妈又因为我们要被迫走上负债的生活而病倒了,那我还需要那么辛苦吗?!”方望对着阿御怒道。

 

  “噗嗤┅┅你的遭遇简直活像是从连续剧里蹦出来的人一样呢。”阿御窃笑。

 

  方望送给阿御一颗大白眼,怒吼道∶“你这家伙说话怎么那么欠揍啊?!”

 

  “喂喂!不要故意无视我们的存在!”其中一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叫道着,接着他身后的秃头中年人接着说∶“绿毛的!你再不还钱的话,我们就连你的朋友也一起宰了!”

 

  我想这肯定是交友不慎,方望他老爸大概是傻傻的被朋友的名义给骗了才跟他们借钱,还好我认识的谷川只是看起来像小混混而已,至于阿御┅┅他不算数。

 

  “阿御,你帮帮他好了,他毕竟也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啊。”我蛮同情方望的遭遇替他要求,同样都是因为父亲提早过世而辛苦过日子的感受,我多少能体会一点。

 

  “你要书呆子帮我打跑他们?你是脑袋秀抖了啊?乾脆我自己拼完还比较快。”方望没好气的耸肩。

 

  我先送方望一个白眼,要不是看在你的遭遇份上,我还会替你向阿御求情吗?

 

  “不要。”阿御想都没想的就拒绝,“他被挂掉了,不就正好少了一个危害社会和平的害虫吗?”

 

  亏你真敢说!你不也是害虫之一吗?!虽然我很想把这句话当面奉送给他,但还是忍了下来,换个婉转一点的方式说∶“是喔?我妈说过要我别跟没良心的人交朋友,那我和谷川先回家了喔。”

 

  “呃?!好啦!”阿御很不甘愿的说∶“虽然不太想帮他,可是你确定要我对付他们吗?我可能会当场杀了他们喔。”

 

  “那你就别杀他们啊!难道你不能用不杀死人的方法制服别人吗?”我没好气的说。

 

  阿御托着下巴面有难色的说∶“这个┅┅好困难啊,我常常不懂得节制,回过神来就死一堆了。”

 

  “真的还假的啊┅┅你竟然不会不杀人?”谷川无奈。

 

  “什么杀不杀人的?这个书呆子会杀人的话,我看世界上早就没好人了!”方望翻了翻白眼。

 

  反正你眼前的书呆子也不算是好人吧┅┅我和谷川同时想着。

 

  这时那堆人之中,看起来比较年轻的一位突然爆笑出来说∶“哈哈哈!那个戴眼镜的会杀人?我看你还是乖乖回家去读书吧!死娘娘腔!”

 

  “啪兹!”我怎么好像听到理智线断掉的声音?我回过头看向阿御┅┅天啊!头冒青筋又一脸狰狞的样子,盖上一层阴影中的金色双眸还不断透出怒火┅┅该不会阿御要暴走了吧?!

 

  “娘娘腔是吗?”阿御很莫名奇妙要生气又要保持微笑的样子,把自己的眼镜收进口袋说∶“本大爷生平最讨厌别人说我是娘娘腔┅┅”阿御对自己的拳头关节折弄得喀喀作响。

 

  “冷静一点啊!天冥!”谷川急忙挡在阿御面前。

 

  “喂喂!你现在暴走还得了啊?!这里是公园耶!”我慌张的也挡在他面前。

 

  他的眼睛┅┅是金色的?方望傻愣愣的看着阿御暴怒的样子。

 

  阿御用力推开我和谷川,准备上前去想宰了那堆人时,我趁时冲上去赶紧把他的刀给抢了过来,不知道他手上没刀,会不会下手轻一点┅┅阿御看了我一眼,露出恶魔般的微笑说∶“哼哼,你以为我没拿刀就不会杀人吗?你的想法还真可爱呢。”

 

  “呃┅┅”看到阿御那种笑容,让我不自觉的紧抓着他的刀退到谷川后面。

 

  阿御缓步走向旁边放置在公园内的铁制路灯,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突然使尽全力地朝着路灯杆挥了一拳,而这倒楣的路灯因为阿御的这一拳,无辜呈现了四十五度角的弯度。

 

  “不、不会吧?!”现场的人包括我在内,皆都惊叹的大叫,没想到阿御的怪力竟然可怕到这种程度┅┅无端端的灌了路灯一拳还不够,阿御抓着路灯杆弯曲部分以上,硬是给它用力地扯断下来,阿御接续拿着被他折断的那一节路灯杆靠近面前的那堆人,而那堆人一见阿御*近,刚刚凶神恶煞的气势全消,纷纷不由自主的向后退。

 

  “我可不会让你们逃走的!”阿御迅速冲上前,用手中的那一节路灯杆朝着那堆人扫了下去。真是好一个全垒打┅┅因为阿御的这一挥棒出击,那堆人瞬间全被打飞,并且化成天边的一颗星。

 

  “呼┅┅舒畅多了。”阿御随意把手中的路灯杆丢到草丛中,而我们三个从头到尾亲眼目睹了阿御那种夸张的举动,被吓得脑袋空白,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言,就连嘴巴都张开开的忘记合起来。

 

  金眼又有怪力,加上有刀┅┅错不了了!“老大!我这辈子跟定你了!”方望突然跑到阿御面前跪了下来,并且还闪着水汪汪大眼,总有种让人觉得他高兴的在摇着尾巴的错觉。

 

  “┅┅啊?”阿御愣了一下,嘴巴也忘记合上,而我和谷川也无意中做出一样的反应。

 

  “我绝对不会再继续歧视你的身份和性向的!我还会帮你跑腿、帮你拿书包、帮你赶跑骚扰你的人、帮你┅┅”方望不断自顾自的念着,一方面用跪姿前进靠向阿御,而阿御无可奈何下被他*得只能猛向后退。

 

  “想不到原田他┅┅是这种人。”谷川的嘴角抽续了几下。

 

  “嗯,人不可貌相嘛┅┅”我无奈的回应。

 

  “好,那┅┅”阿御看起来是同意了方望的意愿,并且面带微笑的要扶方望起身,但阿御却是突然将他整个人举起来,毫不留情的把他扔到一旁的草丛中,“我看我还是回家好了,这个白痴给你们两个应付吧。”阿御说完,快步靠近我拿走他自己的爱刀,并且掉头离开公园。

 

  “我看我们也回各自的家算了。”谷川说。

 

  “说的也是。”其实我是了解谷川想要逃避应付方望的现实,而我的想法也一样。

 

  当我和谷川正准备要掉头离开时,方望突然抓住我和谷川的肩膀阻止,还满脸微笑的说∶“给我等一下!我看你们两个好像跟老大很好嘛?”

 

  “呃?还、还好啦┅┅”我和谷川同时苦笑回答。

 

  “那我们一起到处逛逛吧,顺便认识认识!”方望满脸微笑的说,总觉得他背后好像在开小花┅┅“可是┅┅”我和谷川对望了一下,本来想跟他说我们要回家了,但是他抓我们的肩膀的那苹手越抓越紧┅┅我们两个只好乖乖陪他到处乱晃了。

 

  隔天。

 

  今天是二年级生校外教学的日子,我们必须在正常上课时间到之前集合好去坐游览车,为了方便也为了不造成其他路人的麻烦,校方安排在离校不远的交流道路口统一集合,等游览车来了也可以顺势直接出发。

 

  还好昨天我和谷川没被整得很惨,方望他一下子拉我们去吃饭,一下又拉我们一起去玩电动┅┅虽然都是他付钱,不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让他请客总觉得怪可怕的,特别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的时候┅┅但还好方望他今天不会来参加校外教学,毕竟报名时间早就过了。

 

  “哟,早啊。”悠二一看见我和谷川便问候,接着继续问道∶“书呆子还没来吗?”

 

  “好像还没来呢。”谷川回答。

 

  “阿御他平常都是最早到的不是吗?”我也感到奇怪,不说校外活动要集合,班上负责最早开门的人总都是阿御。

 

  “我早就来了。”阿御突然从我们背后的暗巷发出声音。

 

  “靠!你躲在那干嘛啊?”我被他小吓了一跳,谁叫阿御是从我的正后方出现的。

 

  “现在挺冷的耶,你怎么不把外套穿上?”谷川对抱着外套的阿御感到疑惑。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要躲起来。”阿御把他自己的便服外套上的连身帽掀开来,“喵!”小树突然从里头冒出来喵叫了一声,怕引起注意的关系,阿御立刻又把帽子盖回去。

 

  “你怎么把你家的猫给带出来了?”悠二问。

 

  “不在家两天,总不能也把它放在家里饿两天吧?”阿御隔着帽子搓了搓小树的头,似乎要它安分点别乱动。

 

  “好!二C听好了!游览车差不多就快要到了,请各小组确认人数且排好队后,准备抢在别班之前先上车!”纪香拿着不知道哪冒出来的扩音器大喊着。

 

  你那个扩音器是哪来的啊?我们班全体的人以相当无奈的眼神看着纪香,都用扩音器大声说出来了,这样别班就知道你的目的了啊┅┅在我们一一排队准备上游览车时,谷川戳了我一下偷偷的说∶“等等我和悠二一起坐,而你就和天冥一起坐吧!”

 

  “为、为什么啊?”

 

  “天冥本来不是不想参加的吗?他好歹也是为了你才参加这次的校外教学嘛,而且以他的个性来说,他可能又会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看书,难得他都出来玩了,你就陪陪他吧!”谷川窃笑。

 

  ┅┅你真的很欠扁。

 

  轮到我们这组上车时,阿御率先走了上去,而我们就跟在他的后头走到了最后一排。他挑了倒数第二排的位子坐靠窗的座位,想想以阿御的个性来说,他可能宁愿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也不要和其他吵杂的人挤在一起,况且最后一排是五张椅子合并在一起的,而最吵的纪香也坐那。

 

  阿御坐下后,先把他自己的背包和他的爱刀放在自己的脚边,正当他想把小树放在自己旁边的座位上时,而我就抢先坐到他身旁的位子上。

 

  “咦?”阿御睁大了双眼看我,有点吃惊的问∶“你不是都和谷川一起坐的吗?”

 

  “因为┅┅谷川他想和悠二一起坐。”我把脸别过一旁,总不能说是有些同情他,看他从头搞自闭搞到尾吧?

 

  “┅┅是吗?”阿御露出了微笑。

 

  “你干嘛那么高兴啊?”我没好气的看着阿御的笑脸。

 

  “小俩口气氛不错喔。”谷川带着欠打的笑容,从前面的椅背上露出一颗头。

 

  坐在前头靠窗边的悠二,也转过来凑热闹的说∶“野山,书呆子偷袭你的话,你要叫出来喔。”

 

  “你们两个用不着一直转过来啦!”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吃饱太闲想看我笑话!

 

  “喵呜!喵咕噜咕噜┅┅”小树突然从阿御怀中的外套里钻出来,抖了抖自己被弄乱的毛茸茸身子,接着就跳到我的大腿上撒娇着。

 

  “奇怪?它┅┅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好像长大许多?”我摸着小树的头问着阿御。

 

  “好像真的有点变大苹了一点呢。”谷川从前头伸出手来逗弄着小树,而小树也用它的猫掌在戳谷川的手。

 

  “会不会是吃太胖了?”悠二看着小树问。

 

  “不太像,我印象中大概这么大而已。”我用手比出先前到阿御读书时,看到小树的身材大小,整整多长大了它半颗脑袋!

 

  “有吗?我看不出来。”阿御摸了摸下巴看着小树回答,是不是给它吃太好了?

 

  “哇!天冥同学你把猫带来啦!”纪香从后面冒出来大喊。

 

  “可以让我抱它抱一整天吗?”坐在我右手边的武城琳,是先抱走小树才问。

 

  “你好诈!我也抱啦!”、“哇!有小猫耶!”、“我也要抱抱它啦!”、“也让我摸摸看啦!”┅┅坐在后半段的女生纷纷骚动了起来,一堆人都开始抢着想要抱阿御带来的猫。

 

  “喂┅┅小树给她们这样抱来抱去没关系吗?”我担心小树可能会被她们给整死的问。

 

  “哼哼,没关系,等小树想上厕所可就好玩了。”阿御托着下巴靠在窗子上贼笑着。

 

  居然不担心猫,又想陷害别人┅┅你这家伙的心肠怎么那么邪恶啊?

 

  车子开始发动了一段时间,悠二便倒头开始呼呼大睡,而我和谷川开始玩自己带来的NDS,一边交换游戏片来玩,至于阿御也和平常一样,总是不嫌腻的默默看着自己带来的书。

 

  抬头看了看最前面的电子时间,过了将进一个小时半,车上的吵闹声盖过了导游的说话声从头吵到现在,正当我想看看窗外看车开到哪时,意外发现阿御的表情好像不太对劲,低着头且紧皱眉头的看着书。

 

  “你怎么了吗?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我有些担心的问。

 

  “唔┅┅我鲜少坐这种大型交通工具┅┅所以有点┅┅”阿御捂起自己的嘴,面色难看的挤出话来。

 

  “你晕车了?要不要换到前面一点的位子?这样至少能减轻一点晕车的感觉。”

 

  “没关系,我睡一下好了┅┅”阿御合上书本。

 

  阿御把书收到背包后,便抱胸阖上自己的双眼,我本来想问他脸上的眼镜怎么不先摘下来?不然无意中压坏了可就不好了,但看他现在脸色难看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去吵他休息。

 

  我继续玩着自己的游戏机,大概经过了快三十分钟的时间吧,我正想回过头去看看阿御有没有好一点时,他的手臂则在这时捶下来碰到我。

 

  没想到阿御睡着的速度还真快啊┅┅我伸出手本来想帮阿御把他的眼镜拿下来时,车子突然震了一下,好死不死的,他虽然没有醒过来,不过他的头就直接靠到我肩膀上┅┅靠!这下该怎么办啊┅┅等等被谷川看到的话,他一定又会故意消遣我说闲话┅┅该不该先叫醒他啊?我低头看看阿御的脸,脸色好多了,至少没像刚才那么难看,不过他睡的那么安稳,连一般人睡觉时会发出的呼噜声都没有┅┅他该不会就这样睡死了吧?我伸出食指靠近阿御的鼻下,还有呼吸┅┅不对,我会这样想还真有点白痴。

 

  还是先别吵醒他好了┅┅当我想帮阿御把他的眼镜摘下来的时候,谷川的脑袋突然从我前面的椅背上冒出来,“秀树,我想跟你借──”谷川看到阿御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当场愣了好几秒,接着才缓缓把自己的头潜下去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你的笨脑袋到底装了什么啊?我拿个眼镜而已也能让你想歪吗?!

 

  “对了,秀树。”谷川又从椅背上冒出头来,还用很欠打的笑容问道∶“你怎么不让天冥睡在你的大腿上?像传说中的膝枕那样。”

 

  “传说你个头啦!白痴──糟糕┅┅”我起身想拉谷川的脸颊,不料这次阿御却直接倒在我的大腿上。

 

  ┅┅“噗嗤!你挺傻的嘛,秀树。”谷川窃笑着把头潜了回去。

 

  “不要拿我跟你做比较!”我吼他,接着看看阿御的睡脸┅┅人太好心也是个麻烦,这下子真的欲哭无泪了┅┅车子再继续开了一段时间,我怕阿御会睡到滚下去,无奈放弃玩我的游戏紧紧抓着他,还得假装没事的避开别人的眼光。

 

  “秀树┅┅”阿御睡一睡还咕哝了一声。

 

  ┅┅决定了,他敢再一次睡到叫我的名子,我就让他滚下去。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老师通知我们即将要到达第一个目的地时,我轻轻摇晃着阿御要他醒来,避免等等要下车时,从后面要下车的人经过看到这一幕。

 

  还不醒,“阿御,快醒来啦,我们快要到了。”我拍了拍他的脸颊。

 

  “嗯┅┅”阿御醒了,半睁开的眼皮遮盖的金眸斜斜朝上看了我一眼,“再让我睡一下嘛。”阿御突然抱住我的腰。

 

  “靠!快起来啦!白痴!等等被人看到怎么办啊?!”我放低音量在他耳边叫着,一边故意拉他脸颊,一边也想把他推下去!

 

  “好啦,我起来了┅┅”阿御不甘愿的坐起身子,打了歌哈欠还伸了伸懒腰。

 

  阿御恍神了几秒钟,习惯性的本想推推自己的眼镜,才发现自己的眼镜不见了,“啊咧?我的眼镜呢?”阿御以为自己的眼镜掉到地上,还弯下身去找。

 

  “喏,你的眼镜。”我把眼镜递到阿御面前。

 

  阿御接过眼镜,并把眼镜给戴上,微笑的说∶“谢谢,你真贴心。”

 

  “没有啦,一点小事而已。”我眼神飘到别的地方。

 

  “嗯?你们两个在干嘛?”

 

  我听到阿御的问话跟着他的视线往前一看,发现悠二和谷川从椅背上露出半颗头,也是用很欠打的眼神直盯着我和阿御看。

 

  “原来你真的煞上他了啊,野山。”悠二说完,便把自己的脑袋缩回去。

 

  “不好意思再次打扰了┅┅”谷川也跟着缩回去。

 

  “你们两个闹够了没啊?!”就只会把我当成消遣的对象,这两个人怎么那么闲啊?

动漫关键词:坐在学长的上面写作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