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比赛作文,电动按摩棒

2022-05-23 16:18:13【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哼哼,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秀树┅┅”阿御邪笑着朝着我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酥麻的感觉马上遍及全身┅┅奇怪┅┅我什么时候被阿御压在我房间床上的?而且我怎么被

 “哼哼,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秀树┅┅”阿御邪笑着朝着我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酥麻的感觉马上遍及全身┅┅奇怪┅┅我什么时候被阿御压在我房间床上的?而且我怎么被绑起来了?!

 

  “你、你怎么--唔!”阿御突然吻上我的嘴,好让我说不出话。

 

  阿御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里搅和着,手也没闲着的在我身上到处游移┅┅接着阿御开始亲吻着我的颈部、肩胛骨,接着便开始解开我制服的钮扣┅┅“我根本就没把你的事说出去!你怎么可以对我做这种事!”我生气的大吼挣扎着,我妈到底跑哪去了啊?为什么会任阿御跑来我家乱来?!

 

  阿御轻抚摸着我的脸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道∶“我忍不住嘛┅┅你等一下就好好享受就好,在那之后┅┅我会让你解脱的。”

 

  我看到阿御另外一苹手上拿着他的爱刀,刀身还发出淡红色的光芒┅┅他、他该不会是真的想把我先奸后杀吧?!

 

  “你的表情真棒┅┅真不愧是秀树,猜的到我在想什么。”阿御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缓缓的将长刀架在我的颈旁。

 

  “我不要--”

 

  “咚!”的一声,我从床上掉了下来,仔细一看,原来绑着我的是棉被啊┅┅而且阿御也不在┅┅我真他妈的做什么鸟恶梦啊?!

 

  “秀树!你怎么了吗?”我妈听到我的叫声惊慌的冲了进来,看了我一眼笑道∶“唉呀,你做恶梦是吗?怎么睡的把自己绑的跟毛毛虫一样?”

 

  “别说了啦,现在几点?”我稍微移动身子,可是这该死的棉被绑的我好紧!

 

  “现在才早上六点。”我妈靠近我,帮我一起把身上的棉被解开,还摸着我的额头问∶“你睡到发烧吗?脸怎么那么红?”

 

  “没、没有啦,我想先吃早餐,你煮好了吗?”我把解开的棉被丢到一旁,顺便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制服准备换上。今天是礼拜六,正常来说是不用上学,不过今天是为了万圣节园游会而补课的。

 

  我妈看了看我的样子,突然笑了出来说∶“呵呵,我家秀树长大了啊?做春梦是吗?”

 

  被我妈这样一说,我差点撞到椅子跌倒,“够了啦,妈!请你先出去,我想先换衣服!”都几岁的人了,还这样跟自己的小孩说话┅┅“好好,那我在楼下等你喔。”我妈微笑的摸摸我的头,接着就走了出去把门关上。

 

  我母亲的名子叫做野山秋,我是跟我母亲姓的,因为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病过世了,所以整家就只有我和我妈相依为命。我妈当时为了我,不断的奔波找工作,而现在则是在一家模特儿的公司当总经理,所以我们的日子也不算难过,不过我妈天天几乎是早出晚归,让我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会承受不了,虽然她常常这样很开朗似的开我玩笑┅┅我走到楼下厨房,看见我妈正在帮我倒牛奶,我坐了下来开始吃我的早餐,而她把椅子拉了过来,坐在我正对面,而且还满脸笑容的看着我。

 

  “┅┅你今天心情看起来很好嘛。”

 

  “先别说这个,你做梦的对象是谁呀?男的女的?”我妈一脸兴奋的问。

 

  “噗!”我正拿起牛奶要喝,听完她的话后让我不小心把牛奶喷了出来,“干、干嘛问这个?而且男的女的又是什么意思?”我无奈的拿抹布把桌子擦乾净,我妈她该不会怀疑我性向有问题吧?

 

  “唉呀?说溜嘴了┅┅上班上班!快迟到了!我先走棉,秀树!”我妈拿着自己的包包,匆忙的离开厨房。

 

  差点就被发现了,还不能让那孩子知道事实┅┅野山秋暗自想着。多亏当初桩小姐的提拔,我才能找到这份工作养活秀树到大的,要不是最近桩小姐突然恳求我,我也不愿意让秀树┅┅可是天冥家有权有势,可能的话,秀树这孩子应该能过无忧无虑的生活吧。

 

  “┅┅路上小心。”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装做没听到的好┅┅到了教室门口,我连门都还没碰到,就听到里头传来“碰!”的一声,听起来好像是桌子被撞倒的声音吧?接着我又听到纪香大喊∶“悠二!你在干嘛啊?!”

 

  我把门打开一看,眼前的景象让我愣在原地┅┅现在是发生什么事啊?悠二竟然勾着阿御的脖子,而且阿御也不知道为什么把书包抱的死死的,好好一个风纪竟然光明正大的欺负起书呆子来了?

 

  “他们两个在干嘛啊?”我问着站在门口的谷川。

 

  “抢书包,你要阻止他们吗?”谷川指着他们两个反问。

 

  你是不会自己去阻止吗?干嘛非得要等我来?看了一眼现在阿御把悠二推去撞墙后,我不想理会他们两个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书包随便搁在一旁便趴在桌上。

 

  “你书包里是不是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还怕给人看?”悠二硬抢着阿御的书包。

 

  “个人隐私,你少管。”阿御推了一下眼镜,悠二一见到阿御还有闲暇推眼镜,于是拉着阿御的头发抢的更凶。

 

  “你们两个够了没啊?!禁止打架!”纪香奋力的想拉开他们两个,可是却无动于衷。

 

  干嘛一大早就那么吵啊┅┅我再看一眼阿御踹了悠二一脚后,就把脸埋进桌上,现在只要一看到阿御,就会让我想到那该死的恶梦┅┅“秀树,你还好吧?你怎么不阻止他们快要打起来了?”谷川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转过来看着我。

 

  我把头微微抬起来,回道∶“我不要,要阻止你自己去阻止,不然要吵就随他们吵吧。”

 

  “干嘛一大早的脾气就那么差?而且你的脸好像红红的┅┅”谷川看了一眼现在正在互推对方脑袋的阿御和悠二,接着露出很欠打的笑容问∶“该不会你昨晚梦到天冥了吧?”

 

  “┅┅要你多管闲事!”我伸出手拉着谷川的脸颊。

 

  “痛!好啦,别拉了啦!啊咧?”

 

  “你在啊咧什么?唔?!”我稍微偏头一看,阿御和悠二不知道何时停止打闹了,而且还蹲在我桌子旁盯着我看。

 

  “干、干嘛?你们两个怎么不继续吵了?”我问。

 

  “想看你脸红的样子。”、“想看你看书呆子的表情。”阿御和悠二同时说。

 

  “你们两个是把我当消遣吗?!”我怒道,这两个人的欠打个性还真像!

 

  我趁着下课的时间,到了屋顶上去吹冷风,想冷醒自己好忘记昨天的恶梦,还好恶梦中的罪魁祸首,阿御,只有中午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

 

  我靠在楼梯外的围墙上,看着青空中被狂风吹动的浮云。自从亲眼看见阿御杀人后,几乎没发生过一件好事,但阿御却从那时候开始主动保护我┅┅我和他真正相处的时间也没多久,而且也没要好到哪去,他是故意在我面前演戏的吗?可是就算是演戏,挡子弹也太┅┅回想着第一次看到阿御杀人的时候的那种表情,以及当时威胁我的话;回想着阿御当时为了我而挡子弹时的时候,还有昨天代替我当垫背的以免被烫伤┅┅“唉┅┅”我叹了一口气,继续抬头望着蓝天。以阿御那种捉摸不定的行为模式,或许他真的是在演戏给我看的吧┅┅“你有什么心事吗?”阿御突然从楼梯上的屋檐出现,倒吊一颗脑袋下来看着我。

 

  “哇啊!痛┅┅你干什么啦?!”我被阿御吓了一大跳而跌坐了下来,害我还撞到脑袋,而他的长发使他自己倒着看我时,活像是鬼出现了一样。

 

  “我只是┅┅啊!眼镜──”阿御脸上的眼镜因为地心引力往下掉了下来,阿御伸手为了想接住自己的眼镜而忘记支撑自己的身体,接着“咚!”了一声,很拙的以倒头栽的样子摔了下来。

 

  “痛┅┅我只是想关心你而已。”阿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后,坐起身子把眼镜捡起来戴上。

 

  “┅┅不用你关心啦。”看阿御刚才摔下来的样子很好笑,怕自己会笑出来,我刻意把脸别过一旁去。

 

  “你到底怎么--喂喂!”我本来没打算等阿御说完话就想先走人,可是阿御却上前拉住了我又问∶“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我回头看了阿御一眼,他深锁着眉头看着我┅┅他是真的在关心我吗?

 

  “你┅┅是不是很在意我?”我看着阿御问。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和你熟识没多久,你根本就没必要为了我做那些事吧?再说,我也是被你威胁的┅┅”我甩开阿御拉着我的手。

 

  “当初我只是跟你开玩笑的,我不会做出让你不--”

 

  “你骗人吧!”我打断阿御说的话,且继续说∶“我看你都是在演戏的吧?其实你根本就想找机会杀了我和谷川而演戏的吧!”

 

  “秀树。”阿御突然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一脸很正经的解释道∶“听我说,我根本就不想做出会伤害到你的事,而且我们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很久以前?怎么可能┅┅像阿御这种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的人我怎么会不记得?他一定又想骗我吧?

 

  “就算你当我骗人的也没关系┅┅反正我就是从那时候就很在意你了,就算你讨厌我也没关系,我只希望能看到你在你毕业前,能够开开心心的就好┅┅”阿御的眼神中,夹杂着温柔又带点忧伤,我看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的吞了回去。

 

  “毕业前?所以说你会在毕业后杀了我?”

 

  “不是!我说过我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到你的事,反正你毕业后应该会更高兴吧┅┅到时候我┅┅我会自动消失在你面前的。”阿御眼神中透出痛苦。

 

  我看着阿御的眼神,他或许┅┅不是对我演戏?那消失又是指什么?他是想离开这里?还是┅┅我突然想起来礼拜一时,阿御问我∶「要是我死了,你会怎么想?」的那句话。

 

  “你该不会┅┅”会死?这两个字我莫名的说不出口┅┅┅┅阿御的手轻碰着我的脸颊,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知道他又想吻我,可是这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对阿御这样的举动而反抗,或着是躲开┅┅对嘴的几秒后,上课的钟声响了。

 

  阿御离开我的唇,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道∶“上课了,我们先回去吧。”在那之前,我唯一能做出让我不遗憾的事┅┅就让我守护你直到我消失吧。

 

  “嗯┅┅”

 

  接下来的几堂课,阿御跟平常一样在扮演书呆子的角色,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而一到中午的钟声响时转去过看他,人竟然不在┅┅真搞不懂他的动作怎么可以那么快。

 

  我和谷川和平常一样到屋顶上去找阿御,不过说老实话,应该是谷川想吃免费的便当才去找阿御的吧。

 

  一到屋顶上,见到阿御把眼镜和发圈拿下,坐在固定的地方抽着菸、看着报纸,旁边还放着他的三层便当盒没动。

 

  阿御一见到我们上来找他,露出微笑道∶“给你们吃吧,我不饿。”

 

  “我就知道天冥人最大方了!”谷川高兴的靠近开始动便当盒。

 

  什么最大方┅┅明明是你太厚脸皮了吧?

 

  “你又在看你做的什么好事吗?”我坐在阿御旁边问着。

 

  “不是,我在看桩干的好事。”阿御把报纸递给了我。

 

  我看着头条的部分,没想到我们的校长真的会杀人啊┅┅不对,她是阿御的姊姊,会杀人应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报纸内容如下∶某家知名的大企业公司在昨日半夜遭到数名不明歹徒的挟持,公司里头还有几名职员被歹徒当作人质,警方在外等待歹徒有何要求时,突然公司里头传来好几声的枪响,接着里头的人质纷纷逃了出来。警方在确认人质全员平安时,进到公司里查看情况,惊人的发现到歹徒全员死亡,而且死状相当骇人┅┅目前警方判断歹徒可能是为了钱财分配不均而互相残杀┅┅跟阿御的作风还真像,完全都没被抓到是被另有其人杀的。

 

  “老实说我老姊不会随便出手杀人的,只因为那家公司是她丈夫待的地方,所以一气之下才动手的吧。”阿御吐了一口烟雾。

 

  “咦?校长结婚了啊?”谷川问。

 

  “你姊跟男的结婚吗?”我好奇的问。

 

  阿御无奈白了我一眼回答∶“当然是男的,女的跟女的怎么结婚?”

 

  “说的也是,我还以为你姊跟你一样┅┅”

 

  “是一样,不过她最先看上的是我姊夫,不是的话可能就真的找女的私奔去了。”

 

  喂喂┅┅该不会你们一家人都是性向有问题啊?

 

  这时悠二不知道为什么会知道我们会在这,突然从楼梯间走出来,看了我们一眼便打招呼∶“哟!你们还真的在屋顶--啊!书呆子你果然会抽烟!”悠二错愕的指着阿御。

 

  阿御看了悠二一眼,缓缓的又吐了一口烟雾,接着举起他自己左手对着悠二比了个“凸”┅┅你没事挑衅悠二干嘛啊?

 

  “你这该死的┅┅算了,我找你们有要紧的事。”悠二无奈忍下怒意,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纸,靠近我们问∶“这个你们参不参加?”

 

  我接下那张纸,而阿御和谷川也靠了过来一起看着。原来是两天一夜的校外教学通知单啊,而且还是段考后的活动。

 

  “无聊,我不参加。”阿御把菸蒂随手一丢。

 

  阿御一年级的时候好像也没参加嘛,我看向悠二,他一脸贼笑┅┅他想干嘛啊?该不会是想*阿御参加?

 

  “书呆子啊,你不参加的话你可能会后悔喔。”悠二说。

 

  “后悔什么鬼?本大爷才不会做出自己会后悔的事。”阿御不爽的回应。

 

  这时谷川的眼神好像突然想到某事一样,亮了起来说∶“天冥,悠二说的没错喔,你不参加可能真的会后悔喔!”

 

  “┅┅你皮痒欠我扁吗?”阿御瞪着谷川。

 

  “别这么说嘛,虽然这一趟是出去玩,可是路上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道呀。”谷川偷偷看着我窃笑着。

 

  该不会┅┅是想拿我的安全来*阿御参加?

 

  “说的没错!难道你不想管野山的安全吗?我还以为你很爱护他呢。”悠二坐到我旁边,故意搭上我的肩膀贼笑着。

 

  阿御见状,接着突然拔出他的刀来,插入我和悠二中间的墙壁,沉着脸不爽的说∶“你别碰他,我参加。”

 

  我无奈看着阿御,怎么看也知道悠二是随便说嘴挑衅你的,你未免也太好上当了吧?

 

  “喔?你果然会拿刀攻击人啊?我还以为你一直带在身上是带好看的。”悠二把手收了回去,以手当枕的靠在墙壁上又说∶“刚好这次是四人一组,就我们四个一组吧。”

 

  “喂喂┅┅真的还假的啊?”我被利用在这种蠢事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次悠二怎么那么反常啊?一知道阿御不是正常的书呆子后,好像老是喜欢去挑衅他、要找他干架一样,与其是风纪,还更像个流氓。

 

  我趁着下午某节下课的时间,想去厕所一下,一打开教室的门想出去时┅┅搞什东西?怎么一堆别班的女生聚集在我们班门口?

 

  “你们看!昨天的狐狸出来了!”门外的某个女同学A大叫着,接着在附近的其他女生突然把我拖了出去。

 

  “你们班的那苹吸血鬼是哪位同学啊?”、“他现在有在教室吗?”、“你和他有什么关系吗?”┅┅那堆女生一把我拖出来后,就同时开始对我批哩啪啦的问了一大堆。

 

  虽然不太清楚她们的问题重点,不过应该是要问吸血鬼嘛,“吸血鬼┅┅”我搔了搔头在犹豫要不要说出吸血鬼就是我们班的书呆子,可是说出去的话可能会被被武城琳责怪,而且┅┅和他有什么关系又是怎样啊?!

 

  这时教室门又被打开了,出来的人是┅┅阿御,他这时候跑出来干什么啊?

 

  阿御看了我一眼,再看看那堆女生一眼,推了一下眼镜就绕过那堆女生走开了,看他走的方向,他应该也是要去厕所吧。

 

  “金色的眼眸┅┅不可能吧,闻名整个学校,书呆到不行的二C书呆子怎么可能是那苹吸血鬼?”某个女同学说完后,其他的女生开始窃窃私语着。

 

  原来阿御的书呆子形象,全校的人都知道啊┅┅我都不知道当一个书呆子也是一个会引人注意的方法。

 

  “你不觉得很像吗?长头发又金眸耶。”、“他真的是那苹吸血鬼吗?可是他是书呆子耶。”“那苹吸血鬼说话那么甜,这个书呆子连话都不会说,真的是他吗?”、“可是二C唯一金眼的,就是那个书呆子呀。”┅┅那堆女生又开始同时各说各的在猜测阿御的身份,我看你们在说下去可能就真的要猜出来了。

 

  “二C的狐狸同学!能请你告诉我们答案吗?”某个女同学问完后,其他女生也跟着看过来。

 

  “咦?这个嘛┅┅”好犹豫要不要说啊,而且我的名子又不是狐狸。

 

  我还在犹豫的不久之后,武城琳好像听到门外的骚动,突然抱着她自己的书包冲了出来,“吸血鬼是本班的商业机密!不准你们有任何人想要找他!”说完后,武城琳从她自己的书包抓了一堆小玩具丢向那堆女生,看一看好像有蟑螂、老鼠、青蛙、蜘蛛、毛毛虫┅┅一般女孩子不会在书包塞那些东西吧?

 

  “哇啊啊啊!”那堆女生开始边尖叫边四处逃窜,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几乎跑光了。

 

  这时阿御也刚好回来了,动作还真快,我想他大概只是去洗手而已,他看了看武城琳的举动后,推了一下眼镜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头。

 

  你会不会做的太过分了啊?而且还把阿御当成赚钱工具┅┅不过这样也好啦,我终于能去上厕所了。

 

  到了放学的时间,班上的人几乎都是听到钟声就跑光了,留在教室的剩下阿御、班长、副班长、风纪委员、武城琳、谷川和我。

 

  我和谷川一边整理书包,一边聊着明天要去哪混,或是乾脆去阿御家打电动,可是都要段考了,还去打电动不太好吧?

 

  这时纪香和樱香靠近我们两个,纪香先放低音量说∶“我在想都快要段考了,所以我们明天一起去读书吧!而且你们两个和书呆子比较好,所以你们帮我问问看书呆子,明天能不能到他家去读书。”

 

  “因为天冥同学成绩很好,所以我们想有他的帮忙应该很轻松。”樱香合掌说着。

 

  “咦?你们想去他家读书啊┅┅”她们去阿御家会不会有危险啊?樱香说不定没事,但是纪香那种个性┅┅很难保证不会出事。

 

  “嘿!要去书呆子家读书啊?好像很好玩!让我参一脚吧!”武城琳靠近道。

 

  “听起来不错,我也参加,反正我明天也是闲着。”悠二也靠近说。

 

  怎么你们全部都想要凑热闹啊┅┅而且我看悠二根本就是想找阿御的碴吧?

 

  “不会有问题吧?他们想要去天冥家┅┅”谷川偷偷的问着。

 

  “我不知道┅┅总之先看看阿御的意见吧。”

 

  我和谷川靠近正在整理书包的阿御,他抬头先看到我们,接着看看我们身后的班长他们┅┅看阿御稍微皱了一下眉头的样子,好像是猜到班长他们一定又想找他干什么了。

 

  “那个┅┅后面那堆明天想到你家去读书。”我用手指了自己身后的班长他们。

 

  阿御听完后,歪着头闭目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点点头道∶“应该可以,明天同一时间地点找我,不来最好。”说完后,阿御就迳自先离开教室。

 

  不来最好┅┅说的还真直接,我们也不想带班长他们去啊┅┅我和谷川无奈。

 

  隔天。

 

  我和谷川打算先到商店街入口找阿御,之后在去校门口接班长他们。

 

  到了离商店街不远处,我决定先拉着谷川躲起来看看阿御是不是又像上次一样有怪人找他谈话,看过去阿御那边,他跟平常一样绑着梳得整齐的高马尾,且戴着那副黑色粗框眼镜,一样身着白衬衫和黑长裤┅┅而他现在正拿着手机在讲电话,看来应该是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吧。

 

  我和谷川靠近阿御,他刚好对着手机讲道∶“我会注意的,今天别再打给我。”说完之后阿御看到我们两个,深皱了一下眉头,“你们还真的要来啊。”

 

  “没办法,班长那种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无奈道。

 

  “那我们现在去校门口接班长他们吧。”谷川说。

 

  “再等一下,我等人拿东西给我。”阿御推了一下眼镜。

 

  我和谷川疑惑的对望了一眼,不久之后,有个看似紧张兮兮的中年男人靠近了我们,他好像没料想到这里有三个人在,更紧张的靠近我们之前又回头踱步了几下,可是又要走不走的来回一直往我们这边看。

 

  看着那个男人犹豫不决的动作不久后,阿御突然上前去对那个男人说∶“你要找的人是我,东西?”

 

  那个男人被阿御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随后马上定了定自己的心情下来,并且递给了阿御一个土黄色的牛皮纸袋。

 

  阿御把牛皮纸袋打开,随机抽取里头的一张纸看了一眼,之后收了回去问道∶“你确定?到时候别反悔。”

 

  “我非常确定,拜托您的帮忙了┅┅”那个男人对阿御深深的鞠了躬,之后就快步离开现场。

 

  在男人离开之后,“他是谁?他是拜托你什么事吗?”谷川靠近阿御问着。

 

  “没什么啦,你们看他也只不过像是某个公司的小职员吧?我只是单纯帮他处理一些文件来赚取一些外快而已。”阿御推了推眼镜。

 

  骗人吧?怎么可能会有人找高中生来帮忙处理文件?而且怎么看都不觉得阿御是帮那个人做好事┅┅我和谷川紧盯着阿御手中的牛皮纸袋,真是有够叫人好奇里头的内容,可是阿御一定不会给我们看。

 

  “秀树,你的工作来了,你去问问天冥他到底在搞什么?”谷川偷偷对我说。

 

  “为什么要我去问?”

 

  “你看天冥那么在意你,我想他应该不忍心对你说谎吧。”谷川窃笑道。

 

  看我们两个窃窃私语的样子,阿御上前勾住谷川的脖子,用拳头在谷川的脑袋猛力地转转转,“在想什么啊?你想利用秀树做什么事?”

 

  看到这一幕,我知道谷川他自己欠打活该!虽然我真的也蛮好奇的。

 

  “阿御,你能老实告诉我事实吗?”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之下,我还是故意开口问他。

 

  “我刚才不是说了?是谷川叫你问我的吧。”阿御开始拉着谷川的脸颊。

 

  先撇开一直喊痛和挣扎的谷川不管,我继续说∶“你真的在意我的话,就不应该对我说谎话,不然昨天在屋顶上你跟我说的话都是在骗我吗?”说完,我总觉得我根本就是在利用阿御对我的感情*他说实话┅┅这样好像不太应该┅┅“┅┅我担心你知道太多会有危险。”阿御皱眉。

 

  果然,阿御他果然又是为了这种事才说谎的┅┅“对不起。”还是算了,不该知道的事别知道太多也是好。

 

  阿御听到我道歉后,好像挺讶异的稍微睁大双眼,闭目思考了一会儿后,接着就捶了谷川的脑袋一下让他趴到地板上,接着坐在谷川的身上说∶“你没必要跟我道歉。”

 

  阿御换成盘腿坐的姿势,托着腮帮子又说∶“好吧┅┅你们应该知道什么是买凶杀人吧?刚才那个人是委托人,而我是收钱的执行者。”

 

  “你在当┅┅杀手?!”我和谷川惊讶。

 

  这时我想起阿御曾经跟我说过,他不愿意动用到自己户头里的钱,加上上次在兽医院开支票的样子,让我霎时明白,原来阿御他自己的生活费是这样赚的,可是杀人毕竟不太好┅┅而且又是必须冒着自己的生命危险去做的┅┅“嗯,因为我从懂事的时候开始,就算再怎么不愿意,还是被迫必须这么做┅┅一被*久了,连我也不自觉的开始享受在其中┅┅”阿御的眼神变得很迷离,好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靠杀人活下去。

 

  “天冥,这样听起来你的家人好像都┅┅不太正常。没有人会教育自己的孩子去做坏事吧?”虽然知道谷川是在关心,可是从他趴着的样子看来,实在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阿御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微笑道∶“别提了,我们去接班长他们吧,等等他们可能又再吵我们太慢了。”

 

  ┅┅又是那种,强迫自己微笑的笑容┅┅到了校门口附近,纪香远远的看见我们就大喊∶“你们太慢啦!让我们多等了十五分钟!”

 

  我们三个靠近班长他们,而阿御先推了一下眼镜,指着自己手中的牛皮纸袋解释∶“因为我在路上临时去书店找资料。”

 

  还真会掰。

 

  “说话了!”纪香惊讶的指着阿御。

 

  “你怎么还没习惯书呆子会说话啊?”悠二没好气的说。

 

  “先别说这个,我们快去书呆子他家吧!我超好奇他家长的什么样子!”武城琳兴奋的说。

 

  “那今天就麻烦天冥同学照顾了。”樱香微笑道。

 

  远远的看到阿御他三层楼高的民宅时,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血手印弄掉了没啊?还是他真的把血手印当成壁纸摆好看而没弄掉?

 

  我们到了阿御家的门口,除了我和谷川,其他人正欣赏着阿御家的外景,我猜他们大概在猜想这很明显就是有钱人在住的地方,而阿御开始在口袋摸索钥匙,这时从门的对面传出有动物在抓门的声音,我想那应该是小树吧。

 

  在阿御开门的一瞬间,小树跳了起来,高兴的朝阿御扑去,不料阿御一闪身,却扑到谷川的脸上,狠给了谷川一个倒葱栽。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窃笑的看着谷川说∶“看来它很喜欢你嘛。”

 

  谷川把脸上的小树抓起来,坐起身子怒道∶“明明就是你故意的!”

 

  “好可爱呀,这是天冥同学养的猫吗?”樱香搔着谷川手中的小树的头问。

 

  “也让我抱一下嘛!”纪香抢过谷川手中的小树。

 

  “喵喵!喵呜?”小树歪着头看着在场它第一次看到的人。

 

  “哈哈!还好我有备而来,看这里笑一个吧!”武城琳突然拿出相机拍着现在正抱着小树,而且又在比V字姿势的纪香。

 

  什么来读书啊?我看这群人根本就是来观光的┅┅“看不出来你还会养猫啊?还是养来虐待的?”悠二挑眉。

 

  阿御听完悠二的话后,给他白了一眼而没答话,接着就率先领着我们进入家里去。我想阿御应该是考虑到还有班长她们在,所以才对悠二的话不做回应吧。

 

  我们尾随着阿御踏入他家,果然,那要命的血手印还在。

 

  这时武城琳看到墙上的血手印,惊讶的大喊∶“哇靠!这是啥啊?!先拍照存证!”武城琳马上冲上前,拿着相机猛拍。

 

  “为什么天冥同学家会有这样一个可怕的图案┅┅”樱香躲在纪香后面,要看却又不太敢看那个血手印。

 

  阿御关上门,推了一下眼镜回答∶“个人兴趣,而且这是我自己画上去的。”

 

  “天才都有那么奇怪的兴趣吗?”纪香好奇的摸了摸墙上的血手印。

 

  “怪胎,真是令人嫌恶的烂兴趣。”悠二瞥了阿御一眼,说不定正怀疑着事实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

 

  大家还真的被他唬得团团转啊┅┅“谷川,你带他们先到客厅稍等吧,我去帮你们倒茶,秀树来帮我的忙。”阿御说完后,就迳自走到里面,而无奈被当成奴隶的我,只好跟在阿御的后头。

 

  谷川领着班长他们到客厅,而我跟着阿御来到他家的厨房,没想到他家的厨房看起来还挺大的,而且白白净净的感觉就像是全部都是新的一样,让我有点怀疑阿御是不是有洁癖啊?

 

  “在想什么?瞧你参观厨房的表情,就好像在说我有洁癖一样。”阿御把厨房的门关上,接着把牛皮纸袋随意塞到一个抽屉后,拿起一旁的茶壶开始装水。

 

  “没、没有啦,那┅┅要我帮什么忙?”为什么阿御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啊?

 

  “帮我从你后面上方的柜子里拿茶杯吧。”阿御盯着茶壶等待水满的时候。

 

  “嗯。”我简单回答后,转过身打开柜子开始拿茶杯,看着里头的杯子┅┅阿御他自己一个人住,哪来用得到那么多杯子啊?而且这些茶杯看起来也很新,该不会是他昨天放学时,专程跑去买的吧?

 

  这时候阿御突然从我的背后用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我被他吓了一跳,茶杯还差点掉下去。

 

  “你干嘛--唔哇!”阿御突然用一苹手把我的双手紧紧扣住,另一苹手还偷偷伸进我的上衣搂抱住我的腰,“你、你┅┅我警告你可别乱来喔!还有,你的手很冰耶!快走开啦你!”我被阿御的举动吓的一直猛挣扎,但对他完全不为所动。

 

  阿御邪笑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会冰?等等就会热了,你的一举一动实在太可爱了,让我忍不住想欺负你一下。”阿御说完,就在我颈部落下一吻,而我被他突然的动作,吓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你不怕我大叫班长他们过来吗?!这样你的书呆子身份就会被猜穿喔!”我试图想威胁阿御。

 

  “你放心。”这时阿御搂住我的腰的那苹手,开始游移到我的胸膛去,接着又说∶“这里的隔音设备很好,你不用担心班长他们会来打扰我们。”

 

  唰啦地一声,茶壶的水满了,不过阿御好像并不想搭理。这下我惨了┅┅竟然威胁失败啊!难怪他刚刚会关门┅┅我该不会就这样被阿御夺走我的第一次吧?!

 

  这时阿御那苹在乱摸我的手,开始想解开我牛仔裤上面的扣子,我惊觉之下,想都没想的用我的后脑杓往后用力撞了阿御一下,而阿御被我撞了之后,松开狼手向后退了一步,眼镜也被我撞掉在地板上。

 

  痛┅┅不对!现在没时间觉得痛!要赶快溜!我趁阿御在捡他自己的眼镜时,赶紧冲到门边,正高兴快要碰触到门把时,没想到阿御的动作竟然还比我快!

 

  阿御用力把我拉了回去,把我推到厨房里唯一的桌子上,接着阿御压了上来紧抓着我的双手,让我躺在桌子上而无法动弹。

 

  阿御带着邪笑的推了一下眼镜,“哼哼,你吓了我一跳呢,我真没想到你会来这招,这样我就可以放心的好好享用了。”说完,阿御用另外一苹手轻抚摸着我的脸颊,“放心,我不会弄痛你的。”

 

  看到阿御的脸逐渐靠近┅┅让我忍不住大叫∶“不要啊!不管谁都好!快来救我啊!”

 

  “喀啦!”我听到有人转动门把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真是太感谢上帝老天爷的帮助了

 “糟糕┅┅我竟然忘记锁门了。”阿御望着门,无奈的皱起眉头。

 

  “书呆子,我想问你家有没──”悠二开门进来,看见阿御把我压在桌上,当场愣了好几秒,等他清醒了过来才惊讶的指着阿御大叫∶“你、你到底在干嘛啊?!”

 

  “*啊,你还看不出来吗?”阿御没好气的回答。

 

  *这种事你还敢说出来?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烂人啊?!

 

  “强┅┅有没有搞错啊?!野山他是男的!我先前还以为你只是想整他!”悠二吼道。

 

  “那又怎样?不过你还真芭乐,竟然在这种时候跑来打扰。”阿御推了一下眼镜。

 

  “竟然还敢嫌我芭乐┅┅”悠二靠了过来,把阿御从我上面拉开说∶“野山,你去客厅和纪香他们去读书吧,我来帮书呆子准备茶点。”

 

  “太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我赶紧从桌上下来,冲去客厅。

 

  “啧。”阿御不满的叹一声。

 

  “你啧什么啧啊?!看不出来你真是个变态!”悠二瞪他。

 

  “谢谢夸奖啊。”阿御走去关水龙头,把茶壶放在火炉上,开始用最大火力点火。

 

  妈的┅┅真是叫人生气的家伙!悠二怒想着。

 

  我才刚冲到客厅门口,因为受到过大的惊吓还差点自己绊倒自己的脚,在客厅安静读书的人,皆被我突然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秀树,你怎么了吗?干嘛那么慌张的样子?”谷川看着我问。

 

  “没、没有┅┅”

 

  我捡起我自己的背包坐到谷川旁边,我把书放在桌上时,小树就跑到我大腿上缩着,可能是天气太冷了。我搔着小树的头,还放松的叹了一口气,这下安全了┅┅虽然不是第一次被阿御偷袭,不过以后还真该提醒自己,绝对不要跟阿御单独在一起!

 

  “野山同学,你还好吗?脸怎么红红的?”樱香关心的问。

 

  “而且悠二跑到哪去了?他不是去问书呆子他家有没有点心可以吃吗?”纪香跟着问。

 

  “我、我只是有点小感冒啦┅┅而且悠二他看到我不太舒服,就接手去帮阿御的忙。”

 

  “你要多加衣服了!最近天气比较冷呢。”武城琳提醒。

 

  这时谷川用手肘戳了我一下,窃笑的偷偷问∶“是不是天冥他想强暴你啊?”

 

  去你的!我偷捏了谷川的大腿一把,瞪他一眼回道∶“要你多管闲事!”

 

  过了几分钟,悠二率先端着茶走进了客厅,他把茶放好在桌上供其他人自己拿,阿御也在这时端着一些点心进来。

 

  悠二一见阿御走近自己之时,很故意的用脚绊倒阿御,而阿御惊觉之后,用一苹手撑住身体,并且往前踏一步,伸出手中的盘子接住差点全飞走的点心。

 

  在场的人原本被阿御差点跌倒的样子给吓了一跳,不过阿御接住那些茶点的动作,反让大家不自觉的佩服到拍手。

 

  “还真吓人啊┅┅”谷川惊叹。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悠二窃笑。

 

  “┅┅”阿御送给悠二一颗大白眼后,推了一下眼镜就把茶点放到桌上。

 

  “书呆子,你身手不错喔!”武城琳竖起大拇指。

 

  “悠二,你怎么可以欺负天冥同学?亏你还是风纪委员!”樱香生气的说。

 

  “我又不是故意的。”悠二耸耸肩。

 

  “真没想到天冥同学的手脚那么灵巧!给人一副文武双全的感觉呢!”纪香佩服的说。

 

  “过奖了。”阿御敷衍的回应。

 

  阿御随意拿本书靠了过来,大概是想坐在我旁边,让我不自觉的往谷川那边一直硬挤,而悠二一看见这样的情景,很故意的抢先坐在我和阿御之间。

 

  阿御见了悠二故意找他碴,杀气腾腾的眼神好像在说“你想找死吗?”的瞪着悠二,而悠二一脸就是“我就是要故意找你麻烦!”的瞪了回去,啪滋、啪滋的,我好像又听到火光在交错的声音。

 

  “书呆子,帮我解这一题吧!”武城琳突然把她自己的课本丢到阿御面前,才化解了阿御和悠二之间的战火。

 

  阿御接过课本后,默默的帮武城琳解题,不用一分钟后,阿御就把课本丢了回去。

 

  武城琳看着阿御在她课本上写的端正的字体,佩服的说∶“太强了!你真是一本活字典耶!”

 

  阿御白了武城琳一眼,什么活字典嘛┅┅这么简单的题目也不会,明明就是你自己不用功!

 

  接着樱香也开始请教阿御她自己不会的题目,在场的人除了悠二之外,纷纷开始卯起来不断的请阿御帮忙解题,而阿御总是能在一分钟之内轻松解完,真难想像像阿御这种人,头脑还真聪明,而且他又是在当杀手这种不正当职业┅┅我突然想到阿御家那么多游戏和游戏光碟,怎么没人问他游戏的事时,我的眼神飘到一旁摆放游戏片的柜子┅┅咦?游戏光碟怎么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堆莫名其妙的书┅┅真没想到阿御装书呆子竟然装得那么极至啊。

 

  时间过了很久,不知不觉的到了傍晚的时间,班长他们也在这时提起自己差不多该回家了,而且让我庆幸的是,在阿御家读书的班长他们都安好没事。

 

  阿御陪着我们到校门口送我们回去,纪香还在途中提议,礼拜一乾脆留在学校读书读晚一点,反正段考在礼拜二和礼拜三,还强制阿御一定也要一起留下。除了阿御之外,其他人理所当然都同意。

 

  “今天太谢谢你啦,书呆子!明天见棉!”武城琳先道别离开。

 

  “哈哈,明天还要继续请你帮忙棉!”纪香笑嘻嘻的说。

 

  “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明天还请你多帮忙了。”樱香微笑的敬礼。

 

  “不会。”阿御简单回应。

 

  “明天见棉,还有啊,野山,你可别太靠近书呆子啊。”悠二说完后就转身离开,而纪香和樱香也匆匆跟了过去。

 

  “哼!狂妄的家伙,真想宰了他!”阿御不爽的念道。

 

  “你宰了他还得了啊?”我没好气的说。

 

  这时阿御转过来对着我和谷川说∶“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赶快回家吧。”说完,阿御就把自己的眼镜收进口袋,并且把自己的发圈卸下。

 

  “你是不是要┅┅那个啊?”谷川怯怯的问。

 

  “嗯,去工作。”阿御随手拨乱了自己的长发。

 

  “你除了杀人之外,难道不能做其他的工作吗?”我好奇的问。

 

  “┅┅抱歉啊,这是我一生中被注定的生存方式。”阿御苦笑答道。

 

  我看着阿御苦笑之后的痛苦神情,不自觉的吐出∶“你┅┅路上小心。”

 

  阿御听完之后,好像很惊讶的睁大眼看着我,接着他又露出微笑道∶“谢谢,你们也早点回去吧。”阿御说完后,就迳自先离开。

 

  看着阿御离去的背影,我不自觉的产生一丝丝怜惜感,而且还觉得很怕阿御会不会就这样一去不回┅┅谷川看了看我的表情,问道∶“你真的爱上天冥了喔?”

 

  “你在胡说什么?我才没有!”我顺手灌了谷川一拳又说∶“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懂不懂啊你?!”

 

  “好啦!算我说错话,不要老是突然一拳K过来嘛┅┅又不只是你,我也会担心天冥他会不会一去不回。”谷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听完谷川的话,我也有点愧疚┅┅谷川看了一眼我低着头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我相信明天能好好的看到天冥继续装他的书呆子!”

 

  “嗯┅┅”

 

  深夜。

 

  “不、不要┅┅求、求你饶了──”跪在阿御眼前的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不留情的砍下头颅。

 

  真是浪费了我不少时间┅┅阿御抓着躺在眼前的无头尸的衣服,把刀身上了血迹擦拭乾净。

 

  “嗯?”阿御察觉自己左手边的口袋的手机传来震动感,随即拿出手机接听。

 

  “御,你在工作吗?”手机另一头的人问道。

 

  原来是桩啊,“有什么事吗?”

 

  “嗯,我在本家的间谍刚才告诉我,你哥哥好像派了一些人来到附近搜查你的行踪了。”

 

  明知道我对家产没兴趣,那家伙竟然还玩真的┅┅阿御皱着眉头问∶“什么时候会到?”

 

  “还不太确定,不过最快的话,可能是明天傍晚吧┅┅”

 

  明天傍晚?这下可好了┅┅阿御闭上了眼沉思,开始用自己的直觉来评断如何处理,最麻烦的还是在同一个时间点,要一同留下读书的人。

 

  这时手机另一头的桩又说∶“而且这次带头搜查的,好像是莱德艾因特,你父亲旗下养的走狗杀手之一,如何?”

 

  莱德是吗┅┅阿御睁开了眼笑道∶“哼哼,了解了,谢谢你的警告,老姊。”阿御说完后,不等桩还想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哼!有意思,莱德是吗┅┅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个人活着回去的。

 

  隔天。

 

  我开门进入教室,班上已经来了不少人,我转过去看到阿御平时坐的座位上┅┅他怎么还没来?阿御平常都是最早来开门的啊,还是他真的┅┅“在想什么?”

 

  我被背后突如其来声音给吓了一跳,差一点就去撞到门了,而阿御看到我的动作则笑道∶“噗嗤,吓到你了?动作还真夸张呢。”

 

  “谁叫你老是喜欢突然出现在别人背后啊┅┅”我没好气的说,不过看到阿御还好手好脚的站在眼前,让我不自觉的放松了一口气。

 

  这时阿御好像想到某事的止住笑容,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秀树,你和谷川今天务必到屋顶上找我,我有要紧的事要跟你们说。”

 

  “怎么了吗?为什么不能现在说?”

 

  “这里不太方便,而且也不需要让太多人知道不必要的事实┅┅”阿御推了一下眼镜。

 

  “到底怎么--唔!”悠二突然从我的背后搭上我的肩膀。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书呆子又想强暴人了是吗?”悠二挑眉看着阿御。

 

  “┅┅随便你怎么说。”阿御瞪了悠二一眼,接着强行从我和悠二之间穿过去进到教室。

 

  “那家伙找你干什么?又是威胁你,想对你性搔扰吗?”悠二看着阿御坐回自己座位上,且又装模作样的拿书起来看。

 

  “没有啦,他又不是整天只想对我性骚扰。”我没好气的回答。

 

  悠二看着阿御,闭上眼思索了一会儿说∶“那家伙给我的感觉很危险┅┅你最好不要太过接近他。”悠二拍拍我的肩膀后,就转身进到教室。

 

  很危险啊┅┅既然知道危险,那你干嘛还那么喜欢挑衅他?

 

  午休时间。

 

  我和谷川到了屋顶上,看到阿御一样坐在固定的位置抽菸,不过他现在正在拿着手机讲电话。

 

  我们两个靠近阿御,而阿御看了我们两个一眼之后,对着手机说∶“你因为工作赶不上没关系,我会尽力自己解决的。”说完,阿御就合上手机收进口袋,接着把便当推到我们两个的面前,“来,这给你们吃吧,边吃边听我说。”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谷川坐了下来,难得没有先动手去碰便当。

 

  我看了看阿御吐了一口烟雾,自己也跟着坐了下来等待他的回答,好像真有什么要紧的事让他感到很头疼。

 

  “听着,今天放学之后,你们两个去劝班长他们别留着读书了,请他们赶快回家。”

 

  “为什么?你不想陪他们读书吗?”我问,不过想也知道阿御根本就不想陪他们。

 

  “不是,因为┅┅”阿御闭上双眼,像是在犹豫该不该说明理由,但还是睁开了眼老实解释∶“今天傍晚,可能会有杀手袭击学校。”

 

  “杀、杀手?!”我惊讶。

 

  “他们为什么要袭击学校?!”谷川慌张的问着。

 

  “┅┅他们是来杀我的,所以没必要把你们也一起拖进来。”阿御回答。

 

  “杀你?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是你工作上和他们起冲突吗?”我问着。

 

  阿御又吐了一口烟雾,缓缓的说∶“杀手这种职业人士在工作时,是不会跟其他杀手有任何冲突的,因为身为杀手的都知道,杀人并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没必要抢着杀人。”

 

  原来杀手也会有这点职业道德啊┅┅“可是那又是为什么┅┅”谷川疑惑。

 

  “大概是受了那家伙的委托吧,为了财产继承权和┅┅”阿御欲言又止,似乎不愿意继续说下去。

 

  “财产继承权?是你哥哥指使的吗?”我再问。

 

  “嗯┅┅所以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我希望──”阿御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的开门声给打断,从门后进来的人是悠二。

 

  “哼!又在抽菸┅┅看来这里果然变成你们三个的据点了。”悠二边靠近说道。

 

  阿御冷冷的瞪了悠二一眼,默默的看着天空,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书呆子今天怎么那么反常啊?怎没对我比中指还是骂脏话?”悠二也跟着坐了下来,看见眼前放着三层精致的便当盒没人动,于是自己不问些什么,就迳自打开来吃。

 

  这家伙怎么比谷川还厚脸皮啊?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拿起来吃了┅┅“真不错吃,是你们之中的谁的母亲做的吗?”悠二边吃边问着。

 

  “阿御自己做的。”、“天冥自己做的。”、“本大爷自己做的。”我和谷川同时指着阿御说着,而阿御则抱胸也同时说出口。

 

  悠二听完后,惊讶的噎着了自己,捶了几下自己的胸口,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阿御,“咳、咳┅┅真的还假的啊?”不小心夸了一句┅┅“既然你都吃了,我有事要拜托你。”阿御面无表情的看着悠二。

 

  “要干嘛?还是你想趁机威胁我?我可不吃这套的。”悠二挑眉,也不想多管继续吃。

 

  “很简单的事而已。”阿御把香菸捻熄在地板上又说∶“你和班长她们比较好,你叫她们今天放学直接回家,别留着读书了。”

 

  “你不屑陪她们读书?而且我也没必要听你的。”

 

  “┅┅当心会后悔,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阿御说完后,就起身迳自先离开屋顶。

 

  谷川看着阿御离开屋顶后,对着悠二说∶“你还是听天冥的话会比较好。”

 

  “为什么?你们在耍什么把戏吗?”悠二问。

 

  “因为┅┅很危险┅┅”我也只能这样回答。

 

  “危险?”

 

  回到了教室,我和谷川在下午第一节下课时,跑去劝班长她们今天别留下读书,可是又不能说出原因┅┅而不讲理的班长大人相当坚持要继续留下,被*问到什么原因时,也让我和谷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无助的看过去阿御那边,虽然他桌上还放着课本,可是连看也没看一眼,反而是皱着眉头望着窗外,还焦躁的一直用自己的指甲抓着自己爱刀的刀柄。

 

  “快说啊!为什么不让我们留下继续读书?还是你想趁机超越我的成绩?!”纪香猛戳着我的额头。

 

  我白了纪香一眼,拜托┅┅我的成绩早就超越你的成绩了好吗?

 

  悠二看了一眼阿御现在的样子,对着纪香说∶“我看今天就别留了吧,晚上的学校不太安全呢。”

 

  我和谷川相当惊讶的看着悠二,完全没想到他会帮我们说话。

 

  “有你这个风纪委员在,还怕不安全?”纪香挑眉的抱胸。

 

  悠二白了纪香一眼说∶“我可没那么好心来保护你们的安全啊!”

 

  “好了啦,纪香,我们还是回家读书好了,而且他们说的其实也没错,晚上比较危险呢。”樱香劝说着。

 

  “可是┅┅好吧,连你都这么说了┅┅”纪香不满的嘟着嘴。

 

  到了放学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担心今天阿御说的话,总觉得时间过的异常的快。

 

  “那么明天段考要加油喔!”樱香拉着不满的纪香,以及还不知道原因猛问着为什么的武城琳离开。

 

  “总算走了。”阿御拿起自己的爱刀靠近我们又说∶“你们也赶快回家去。”

 

  “我不要。”悠二抱胸。

 

  “你想干嘛啊?我们还是赶快回去的好┅┅”谷川无奈道。

 

  “我想看看书呆子到底想搞什么鬼。”悠二看着面无表情的阿御。

 

  “我也不要┅┅”我低着头说。

 

  “什┅┅”阿御惊讶的睁大了眼,好像很着急的劝道∶“不行!快回去!我不能让你遇到危险!”

 

  “可是我也不能白白看到你遭遇到危险啊!”我大声回答,而阿御则是皱了一下眉头。

 

  “秀树┅┅”谷川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危险不危险的,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悠二不悦的问。

 

  “有点难以启齿┅┅”阿御推了一下眼镜说∶“总之等等会有非法之徒攻击学校。”

 

  “非法之徒?你┅┅赶我们回去就是为了这个?”悠二惊讶的看着阿御问.而他以点头做回应,见此,悠二放大音量吼道∶“你怎么知道有人会攻击学校?难道你自以为你一个人能够应付吗?!”

 

  “别说了!赶快给我滚回去!我就是有办法能够自己一个人解决!要是你们被抓去当人质反而会造成我的麻烦!”阿御不爽的吼回去。

 

  “你凭什么有办法能够自己一个人对付非法之徒?你这样也只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悠二吼着。

 

  “好了啦,别吵了!这样吵也不是办法啊!”谷川急忙从中介入。

 

  “要你多管闲事!我自己有几分斤两我还不知道吗?!”阿御无视谷川,继续吼回去。

 

  “你这家伙--”

 

  “碰!”的一声,突然的甩门声打断悠二继续怒骂下去。

 

  “你们在吵架啊?声音大到楼梯那边都听得到呢。”武城琳看着我们,接着连纪香也跳了出,双手摆着叉叉架势说∶“喂喂!禁止吵架啦!”

 

  “对不起,因为武城同学不肯乖乖回去┅┅”樱香合掌道歉着。

 

  “你们回来干什么?为什么不赶快回家?!”阿御对着站在门口的三人吼道,而纪香她们第一次看见阿御突然那么生气的一吼,吓得说不出话来。

 

  “轰隆──”突然的地震传来,站在门口的三人,一时重心不稳跌坐了下去,而我和谷川以及悠二赶紧抓着旁边的桌子稳住重心。

 

  “啧!他们来了┅┅”阿御怒叹。 

  阿御勾起一抹邪笑,把刀收回刀鞘说∶“哼哼,当心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少了一苹手还是脚都不知道。”

 

  “是喔?我好怕喔。”悠二不在意的说。

 

  看阿御和悠二眼神又在互瞪着,我又感觉到啪滋、啪滋的声音传来┅┅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就算了啊,我担心阿御真的可能会这样做┅┅ 

动漫关键词: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