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小荡货公共场所H文小辣文NP 把冰葡萄一颗一颗往里堆

2022-05-23 16:17:2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  我和谷川尾随著阿御走出客厅,这时阿御蹲了下来,看著墙上自己造成的血手印。    “你要现在清理吗?”谷川问。    “地板和走廊拖一拖就好,这个我想留著。

  我和谷川尾随著阿御走出客厅,这时阿御蹲了下来,看著墙上自己造成的血手印。

 

   “你要现在清理吗?”谷川问。

 

   “地板和走廊拖一拖就好,这个我想留著。”阿御摸著墙上的血手印。

 

   “你没事留这个可怕的手印干麻?”我无奈的问。

 

   “因为我喜欢,回来在清理吧。”阿御起身走出门外。

 

   真是怪胎┅┅一般人不会刻意在家里留著可怕的血手印吧?

 

   我们三个走出阿御家的大门后,“你要现在去找万圣节服装吗?”谷川看著正在锁门的阿御问。

 

   “嗯,昨天晚上我回家处理伤口时,那个男人婆班长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整晚一直在玩夺命连环Call,害我一边接电话还得一边处理自己的伤,搞得我快累死了。”阿御锁完门后,便从口袋拿出眼镜戴上。

 

   怪不得你会倒在客厅睡觉啊┅┅不过我们的班长大人也真大胆,平常冷漠到不行的阿御都没人想接近他,班长竟然还可以一直闹他啊。

 

   “不过你干麻要戴眼镜呢?”我好奇的问,他明明就没近视,找个衣服也要装书呆?

 

   “因为┅┅我们要去学校的Cosplay社找武城琳借衣服┅┅”阿御无奈的回答。

 

   真的假的?!要找那个疯婆子啊┅┅我和谷川不禁为阿御倒吸了一口气。武城琳是我们班上的其中一人,她同时也是Cosplay社的社长,去年我和谷川就是找她借衣服,结果她竟然*我们两个穿了一堆奇奇怪怪的衣服,还包括一些丢死人的女装┅┅穿完之后她竟然还拍照留念。

 

   现在想起来真丢脸,也不知道她要拿那些照片去做什么┅┅为了预防未来还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我和谷川当时就破费买下那些万圣节衣服。

 

   “我可不可以不要去?”我和谷川不约而同的问。

 

   “不行。”阿御转过来对著我们两个微笑。

 

   看到阿御那种笑容,我看我和谷川真的不去不行了┅┅

 

   “去学校之前,我们先去商店街买早餐吃吧。”阿御放小树下来让它自由活动,而小树也乖乖的跟在阿御后面走,真没想到小树那么快就把阿御当主人看了。

 

   “对了,昨天那些黑衣人是谁?为什么他们要杀你?”我突然想到就脱口问著。

 

   “┅┅你们还是别知道的好。”阿御淡淡的说。

 

   “是怕我们被杀吗?”谷川跟著问。

 

   “不只,还有对我而言更重要的原因┅┅”阿御微微的低著头,好让我们看不到他的表情。

 

   对阿御而言更重要的原因?该不是我吧┅┅我根本就没办法对他产生那种感情,要是日后又遇到更危险的事,而阿御又牺牲自己保护我的话┅┅那我到底该怎么办┅┅

 

   “嘿!反正我们两个的命早就在你手里了,我们才不会因此就背叛你!”谷川竖起大拇指,真搞不懂他脑袋瓜里是在想什么。

 

   “┅┅以后再跟你们说吧。”阿御微笑道,但是在我眼里看来,却好像是苦笑。

 

   这时阿御突然停下脚步,对著旁边的早餐店叫道∶“老板,我要两个汉堡和一杯咖啡。”说完之后,阿御接著把谷川推到前面说∶“你付钱。”

 

   “咦?为什么要我付?!”谷川抗议。

 

   “不满意的话我在追加两个汉堡,如何?”阿御搭上谷川的肩,故意带著微笑看著他。

 

   “好啦!我付就是了┅┅”谷川垂头丧气的拿出钱包。

 

   “对了,顺便买一份今天的报纸吧,我想看昨天晚上的事。”阿御突然笑的很诡异。

 

   “今天的报纸我有,谷川今天早上放在我这忘记拿走的。”我说完之后,就从口袋拿出折得小小的报纸交给阿御。

 

   “你们应该也不要这份报纸了吧?就送我吧。”阿御接过报纸。

 

   这时早餐店的老板也准备好了阿御的早餐,阿御接过早餐后,竟然要我和谷川一个人帮他拿汉堡,另一个帮他拿咖啡,真的完全把我们当奴隶看待了┅┅而阿御就大剌剌的站在早餐店门口看著报纸,边开始吃他的第一个汉堡。

 

   “你要报纸做什么?”本来想抱怨阿御叫我们帮他拿早餐的事,不过想一想还是算了┅┅

 

   “收集我干过的好事。”阿御边吃边说,看他的吃相还真吓人,一个汉堡只咬个三口就没了。

 

   “所以说┅┅你家里还有以前你收集的?”我怀疑的问,顺便把我手中的汉堡交给阿御,说不定他藏在家中的好事都已经堆成一座山了。

 

   “以前我都不会让警方说出是杀人魔在作怪,不过这次我好像玩太过火了,竟然不小心曝露了自己的行踪。”阿御蛮不在意的回答,也真没想到他竟然把杀人的事当成在玩。“比如说呢?”谷川突然问。

 

   阿御歪著脑袋想了一下答道∶“嗯┅┅两年前○○公路上的连环车祸事件。”

 

   “那个不是因为有人突然选在那附近的高架桥上自杀造成的?”我感到奇怪的问,只会拿刀乱乱砍的阿御,还会砍到车祸?

 

   “因为是我把人丢下去的。”阿御回答。

 

   我和谷川听到阿御这么说,心里不自觉开始发凉┅┅没想到阿御下手那么狠,路上乱砍杀人就算了,竟然还造成死伤惨重的连环车祸┅┅要是哪天想杀我们的话,会是用什么方式杀啊?

 

   阿御吃完第二个汉堡后,接过谷川手中的咖啡,“这话题到此为止吧,你们的表情看起来一副很怕我似的。”阿御说完,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便自己先行往前走。

 

   “我想你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我拉著谷川跟上他,毕竟杀人这种事可不是普通人精神上可以支撑下来的,一定跟阿御的背景有关。

 

   “你还真善良啊┅┅不过我也希望如此。”阿御微笑。

 

   我和谷川看在眼里都知晓,他的表情明明看起来就很痛苦,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笑┅┅

 

   我们去学校的路上也没再多说话,我看著阿御的背影,感觉上他好像很孤单┅┅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和压迫感,让人觉得很难接近他。

 

   我们三个到了学校校门口时,阿御停下说∶“我不知道武城琳的社团在哪,你们带路。”

 

   我和谷川走在前头带领阿御到武城琳所在的社团,亏他还是这里的学生,竟然连一个社团也不知道在哪┅┅不对,应该说是他根本就对社团没兴趣吧?虽然他在一年级时,不知道为什么参加过全部的体育系社团,但是都在隔天之后退社,最后就留在剑道社里,而且还听说阿御在剑道社内完全不参与任何活动,都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角看书,就连指导老师也拿他没办法。

 

   终于到了Cosplay社团的门口,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进去!这时门被突然“碰!”的一声打开来了,有几个穿的很点点点的人把我们三个硬抓了进去。

 

   “嘿!我大老远就看到你们走过来了!所以在这埋伏好久!”武城琳穿著鲜艳的和服叉腰道。

 

   前面介绍过武城琳是此社的社长,平常她是把自己的长发用两条红丝带绑著,不过一到社团时间的话,她老把自己的发型变换成各种样子,而且还常常对自己喜爱的嗜好乱暴走。

 

   “这有什么好埋伏的啊?还不是都在同一个地方。”谷川无奈。

 

   “小事情别在意,照惯例!你们两个去换衣服让我拍几张照片吧!”武城琳不知道在High些什么的马上拿出照相机。

 

   “我才不要!这次要借衣服的人是他!”我用手指著阿御。

 

   武城琳看了阿御一眼,阿御也惯性推了一下眼镜当作问候,这时武城琳开始绕著阿御走,一直左看看、右看看的,看完之后停在阿御面前一直盯著他的刀和眼睛看,而她的这些举动还让阿御不自觉的倒退好几步┅┅原来阿御也会怕她乱来啊?

 

   “这真是┅┅太完美了!没想到仔细一看书呆子的脸,还真是┅┅萌啊!长发配金眸又加上武士刀,活像是个江户时期的剑客一样!”武城琳自顾自高兴的说了一堆,旁人一看都知道她快要暴走了。

 

   这时阿御又推了一下眼镜,“我看还是算了,我想先走了。”阿御说完,便转身想先离开现场,不料在场的其他社员在武城琳的一声∶“把书呆子拖进去!”之后,三、四个人把阿御架著强制绑了进去┅┅现在就连我也开始怕阿御要暴走了┅┅

 

   “那个┅┅天冥交给你们处理了,我还有事想先走┅┅”谷川说完也想转身离开,我看他是想趁机落跑吧?毕竟谷川的金发碧眼,也是当初让武城琳暴走的原因之一。

 

   “不准走!把谷川也一起拖进去!”武城琳一声令下,又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奇装异服的人把谷川给拖了进去。

 

   我原本想趁谷川被拖进去的同时想开溜,但偏偏被武城琳抓住了我的后领子,“你别想溜走!乖乖进去换衣服让我拍照吧!”

 

   “谁想听你的话啊?”我先送她白眼,想也知道我不可能会乖乖的进入更衣间,“靠!干什么啦?!”但我还是被她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的社员给搬进去,真搞不懂武城琳到底强迫多少人来当她的手下。

 

   一段时间后,谷川可怜兮兮的被强制穿上女仆装,我也被*换上哥德萝莉装给她猛拍┅┅真是想哭也哭不出来,一个大男人的被*穿上女装,实在好不到哪去┅┅不过阿御他们怎么换那么久?

 

   才刚想到阿御时,“痛死了!别碰我的肩膀!”阿御突然从更衣间冲出来,后面还有三、四个人在猛拉他┅┅原来是阿御一直不肯乖乖就范啊┅┅

 

   我看著阿御身上穿的服装,那应该是新撰组的衣服吧?为什么只有阿御不用被*换上女装啊┅┅

 

   “干麻戴著这个老土的眼镜?拿掉拿掉!这样看起来有架势多了!”武城琳趁阿御被好几个人架住时,直接拿走他的眼镜┅┅看来武城琳是继班长之后不怕阿御的人。

 

   “你这个┅┅他妈的臭婊子!本大爷岂是能让你乱来的?!我一定要把你给--”我和谷川一起冲上前堵住阿御的嘴┅┅看来阿御已经不管自己的书呆子身份开始暴走了啊!

 

   “冷静一点嘛,天冥!你又没像我们这么惨!”谷川无奈的带著笑容劝说。

 

   “就是啊!反正等等就会换掉了,用不著发怒啊!”我紧抓著阿御拿刀的那苹手,深怕他会突然开始乱砍人。

 

   “真是太棒了!口出狂言才有剑客的样子嘛!就这样乖乖的让我拍照吧!”武城琳开始高兴的拿起相机猛拍。

 

   奇怪了,她怎么不在意阿御骂脏话啊?书呆子突然乱骂人,应该都会让人很讶异的啊。

 

   “@#$%^&*!”阿御因为被我和谷川堵著嘴,所以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我敢肯定那一定是一堆不能听的脏话。

 

   这时阿御突然停止挣扎,看了我和谷川一眼,还示意要我们从他嘴上拿开自己的手,而我和谷川对看了一下,确定阿御可能稍微冷静一点之后才放开他。

 

   “他们两个你拍了吗?”阿御问著武城琳。

 

  

 

   “当然啦!换了衣服不拍太可惜了!”武城琳高兴的回答。

 

   “我让你拍,不过条件是把他们两个的照片加洗给我。”

 

   “当然没问题啦!”武城琳竖起大拇指,很爽快的答应。

 

   “你这家伙要照片干什么?”我鄙夷的问,这个变态该不会想┅┅

 

   阿御贼笑的说∶“你们两个穿这样实在太可爱了,不留几张做纪念太可惜了。对了,你等等可不可以抱著小树再多拍几张给我?”

 

   最好只是做纪念而已!“你这该死的--”我原本想冲过去灌阿御一拳的,可是谷川却在此时阻止我。

 

   “好了啦!只是拍照而已又没什么!”谷川无奈的勾著我不放。

 

   “最好没什么啦!”我白他一眼,要笨也不是笨到这种地步吧?

 

   “哇啊!好可爱的小猫呀!是书呆子养的吗?野山同学你赶快抱著它让我拍几张吧!”武城琳边先对著小树拍了几张照下来。

 

   “喵--咕噜咕噜!”小树好似凑热闹的跑到我旁边撒娇著。

 

  

 

   ┅┅连猫也要跟我作对?我还真是被气到说不出话来┅┅

 

   被折腾个大半天后,终于停止疯狂拍照的武城琳,愿意让我们换回原来的衣服了,不过给武城琳留下那些照片就够丢脸了,给阿御那种变态留著,还真不知道他会想要拿去干嘛,我连想都不敢想啊┅┅

 

   “好了,切回正题,我想跟你借吸血鬼样式的万圣节衣服。”阿御抢过武城琳手中的眼镜戴上。

 

   “当然没问题!不过你先试穿一下让我拍吧!”武城琳又拿出相机,已做好随时备战的样子。

 

   阿御皱了一下眉头,只差没冒青筋的说∶“你想拍等到园游会开始在拍,到时候我们班一堆人给你拍总不会不够吧?”

 

   “这倒也是┅┅好吧,我会忍耐的!”武城琳一脸就是很难耐的样子。

 

   “天冥,我劝你还是买下来比较好,不然明年你还想这样被她乱搞吗?”谷川偷偷的在阿御耳边说。

 

   听了谷川的话后,阿御点点头道∶“说的也是,你和秀树付钱吧。”

 

   “咦?为什么要我付?!”谷川和我同时叫著。

 

   “不勉强,不过你们真的不想付吗?”阿御故意靠我和谷川很近的微笑。

 

   “好,我付┅┅”我和谷川一起回答,也同时拿出钱来┅┅我看不只是我们的命,连荷包也被阿御吃的死死的┅┅

 

   “你们是想要买棉?众社员听著!去里面找一件适合书呆子身材的吸血鬼衣服出来!”武城琳命令道,接著在场几个奇装异服的人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著。

 

   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听话啊?看来这里的社员真的全都是被武城琳强迫拉来的,而且她的行为模式简直跟班长有得拼了。

 

   “我从刚刚就很好奇┅┅书呆子竟然说话了!太不可思议了吧!”武城琳惊讶的说。

 

   拜托,你怎么现在才发现啊?

 

   阿御送她一颗白眼道∶“我好歹也是人,除了哑巴外,有哪个人是不会说话的?”

 

   “靠!不只会说话!还会呛人耶!嗯?谢谢。”武城琳顺手接过一旁的人拿给她的衣服。

 

   “这样就可以了吧?我们可以走了吗?”我直接拿走武城琳的衣服,我怕她再继续说下去,阿御可能又会被她惹到生气。

 

  

 

   “那我们就先谢谢你的衣服棉。”谷川无奈的笑道。

 

   “不客气啦!不过我希望书呆子也能像这样和我们班其他人说话,毕竟太好玩了!”武城琳微笑。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还好玩?玩你去--”我和谷川趁阿御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马上同时堵他的嘴走出去。

 

   我们把门关上后,还听到武城琳从里面大喊∶“掰掰棉!明天见!”

 

   这时阿御甩开我和谷川的手,像是故意要给武城琳听到的喊∶“疯婆子!”

 

   我和谷川见到这样的阿御,也只能无奈的苦笑,还好他没有一时暴走乱杀人。

 

   走出了校门口,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并且转过来对我们说∶“今天辛苦你们了。”

 

   “这点小事没什么啦。”谷川无奈的笑道。虽然是小事┅┅可是今天我付最多钱啊!

 

   “那么我先回去了,谢谢你们到我家关心。”阿御接过衣服,对我们两个微笑。

 

   “阿御,我们送你回去好了,毕竟你身上还有伤┅┅”

 

   “不用担心,我还不至于会因此消失的,你们也早点回去吧,再见。”阿御道别后,转身自行先走了,而小树也还是乖乖的跟在后头。

 

   “虽然天冥把我们当奴隶看,不过却好像很高兴跟我们相处一样,但是我总觉得他又好像┅┅不太愿意靠近我们,他会不会是担心他自己会害到我们?”谷川看著阿御的背影。

 

   “我不知道,我也没注意到这点┅┅是我们对他的了解太少了吧。”我回应。

 

   “如果我们┅┅不是因为被天冥杀掉,而是因为他的关系而死,你会怎么想?”谷川淡淡的说。

 

   为什么平常那么笨的你,会想到这么复杂的问题?

 

   “不知道。”这问题我从没想过,我也就老实的回答。

 

   因阿御而死?那阿御他又会怎么想┅┅假如我和谷川是他第一次交到的朋友,那他不是又要孤单一个人了?

 

   “哈哈!我会这么说又没什么,你的表情干嘛跟苦瓜一样?”谷川搭上我的肩膀笑道。

 

   “┅┅不然你会怎么想?”

 

   “嗯┅┅因为我是笨蛋嘛,所以要是因为天冥的关系死了的话应该也没关系吧,反正我相信他其实是很重视我们的就好。”谷川笑著回答。

 

   我看著谷川的眼睛,天蓝色的碧眼纯粹得让人摸不透,说不定我其实也不完全了解谷川是个什么样的人┅┅明明平常的举动跟笨蛋一样,等到他说出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话,真的会让人难以置信现在站在我面前的人是谷川。

 

   “其实你用不著想那么多啦。”谷川突然踢了躺在我们前面不远的铁罐,铁罐就这样被他踢进放在校门口的垃圾桶里,“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不论你怎么想,我看天冥都会尊重你的,我的话┅┅我才不管他那么多!哈!”

 

   看著谷川的笑脸以及他那种过度乐天的个性,还有想到阿御┅┅不管是什么,我开始对未来即将发生的事很不安。 

  要是┅┅我能一直看着你的笑容到你毕业就好,或者,只要能看到你毕业典礼上的笑容也好┅┅“咚!”地一声,不经意的把牛你给撞倒,洒了一地的浊白,有苹毛色鲜明的虎班猫趁时靠了过来,想舔一舔地板上的牛你,不料被眼前不小心弄倒牛你的人抱起。

 

  “喵呜--”被抱在怀里的猫发出不满的叫声。

 

  “小树┅┅等我离开以后,你要替我好好保护他喔┅┅”

 

  隔天。

 

  我一如往常的到了教室,大致上我来学校的时间,都是班上的人来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

 

  “早安啊,秀树。”谷川一见到我进教室就跟我问候。

 

  “早啊。”我回应道,顺势看过去阿御那边,他也推了一下眼镜当作早安,毕竟现在的时间是他扮演书呆子的时候。

 

  现在的我们班啊,可是为了这个礼拜五的园游会吵的不得了,几乎每个人开口闭口都是园游会的事,我想这个礼拜也是跟去年一样,老师都会把上课时间交给我们学生自己准备园游会要用的东西。

 

  不过我看阿御可能也只会继续看他的书吧,而另一个跟阿御一样,不喜欢参与任何活动的悠二,大概也是跟去年一样趴睡个一整天。

 

  “野山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樱香靠过来问,一脸有事相求一样。

 

  “怎么了吗?”

 

  “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虽然感觉上很勉强你┅┅”樱香扭扭捏捏的说。

 

  “嘿!想告白的话可不行!秀树早就有中意的人了!”谷川从我后面插道。

 

  “去你的!”我敲了一下谷川的脑袋,瞪着他说∶“我警告你可别乱说话!”不用想也知道谷川说的人是谁!而且我哪时候有中意过阿御的!

 

  “不是啦!”樱香急忙的摇头,接着又继续扭捏的说∶“因为我听纪香说,你好像是唯一能和天冥同学说话的人,所以我想拜托你帮我问天冥同学一件事,好吗?”

 

  “哦?该不会是想拜托你去帮她告白吧?你有情敌了!”谷川欠打的在我耳边偷偷地说。

 

  “你再乱说话当心我扁你!说不定她只是想问阿御别的事而已,少来一直想到那边去!”我故意弹他耳朵一下。

 

  “因为你们都知道天冥同学不管是成绩,在其他方面上他也都很拿手,因为纪香临时提议说陪客人走完鬼屋后,要送他们一些小礼物好吸引更多人来玩,毕竟我们班的女生大部分都粗手粗脚的,要做一些小点心的话,又没几个人会做,所以我想请求你拜托一下天冥同学帮忙。”樱香合掌请求。

 

  我搔了搔自己的头,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不确定阿御他会不会答应┅┅”

 

  “交给秀树的话,天冥一定会答应的!”谷川又插嘴道。

 

  “太好了!那就拜托你啦!沟通传达器!”纪香突然从樱香后面跳出来竖起大拇指。

 

  “你这家伙到底想把我推入几个坑啊?!”我伸手掐住谷川。还有沟通传达器是啥鬼东西?该不会说我是阿御的传话器吧?

 

  当我硬拖着谷川靠近看书看到打哈欠的阿御时,班上的一些人连同纪香和樱香都跑去教室门外偷看着┅┅只是和阿御说话而已,有需要刻意躲起来看吗?

 

  “那个┅┅能拜托你帮忙有关于园游会的事吗?”我问着阿御,而他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推了一下眼镜,意思可能是要我说说看。

 

  “虽然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做点心什么的,不过班长他们想拜托你做一些园游会当天要用的小点心,不知道你答不答应┅┅”我问着阿御的同时,偷瞄了一下躲在门外的那堆人┅┅竟然都在做加油的动作┅┅“会做是会做,不过我讨厌甜食。”阿御回答。

 

  “喔喔!天冥同学说话了!而且他还讨厌--”纪香惊讶的大叫,不过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其他人给堵住嘴拖了出去。

 

  拜托┅┅你们大家都认为阿御不会说话啊?看着阿御因为班长说的话,无奈的嘴角抽蓄了几下,就连我也不自觉能体会到他的心情┅┅况且你们都已经被阿御发现了,干麻还要继续躲起来?

 

  “反正到时那些点心你又不一定吃的到,讨厌甜食也没差吧,问题在于你帮不帮忙而已。”谷川说。

 

  阿御托着下巴,想了一下回答∶“说的也是。”

 

  “原来天冥同学也会跟井上同学说话啊!”这次换樱香惊讶的大叫,不过马上也被其他人给拖了出去。

 

  看着你们那种夸张的举动,接着看看无奈到低着头摇头的阿御,我看原本有可能会答应帮忙的他,也会被你们搞到不答应了吧┅┅“还不只这样呢,书呆子还会骂脏话喔!昨天我就被他骂了一堆不堪入耳的话,好可惜我没想到要录音!”武城琳突然从躲起来的那堆人中跳出来。

 

  我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阿御的反应┅┅他好像不在意武城琳说他什么,也只是打了个哈欠,接着继续看自己的书。

 

  “你骗人,书呆子平常都懒得和人说话了,哪有可能骂人?”躲在门外的某同学回道,看来这一切好像也在阿御的料想之中啊。

 

  “我说真的啦!不然我惹他生气给你们看!”武城琳说完后就靠近阿御,开始拉阿御的脸颊┅┅她还真不要命!

 

  “┅┅”虽然阿御对她的举动完全没反应,不过看起来好危险啊┅┅“我看只有神经病才会想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书呆子吧。”悠二从他的位子上看过来。

 

  “你说我欺负他?!他明明就──”

 

  “打扰各位上课的时间一下,请二年C班,二C的天冥御同学,到校长室一趟。”突然的广播声,阻止了可能会和悠二吵起来的武城琳。

 

  被广播点名的阿御把自己桌上的书本合上,起身要走出去教室外之前,对着躲在门外的那堆人说∶“园游会那天,我在教你们做点心,不然会坏掉。”

 

  “喔喔!”门外的那堆人同时发出惊叹声,还一同让出了一条路给阿御出去,他们大概没想到阿御也会和他们说话吧。

 

  “秀树,你还记得礼拜六天冥和那堆黑衣人说了什么吗?”谷川突然低声的问我。

 

  “说什么──咦?不会吧┅┅该不会┅┅”我突然想到阿御那天提到的名字,以及想到我们学校的某个人士而惊讶。

 

  谷川点点头说∶“我们校长的名字就叫做「桩」啊!”

 

  校长室。

 

  进入校长室之后,面前突然飞来了一小盒的香菸,阿御伸手接住后,就望了一眼独自一人坐在办公桌上的人影。

 

  “这是见面礼,应该是最新产品吧?盒子和你的眼眸一样是金色的喔!赶快进来坐下吧,御。”有着一头红色波浪长发的女人微笑着,纯黑的穿着显现着眼前的女人特有的神秘气质,黑色的眼眸中,还透着跟阿御一样的残暴气息。

 

  阿御把门关上且把眼镜拿下,之后就大剌剌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上,还很嚣张的翘起二郎腿靠在玻璃桌上,并开始点起刚才接到的香菸抽着。

 

  阿御吐了一口烟雾问∶“桩,特地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别那么冷淡嘛!叫我一声姊姊来听听,我好久没看到我可爱的弟弟了!”桩发出谄媚的声音一步一步靠近阿御。

 

  阿御拔出刀来指着桩的脸,“老姊,这样你满意了吧?还有,我可不想闻你身上那种浓厚到令人想吐的香水味。”

 

  桩摸着刀的前端露出微笑,“哼哼,好嘛,人家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

 

  桩转身走到窗边,开始望着窗外的广大*场,阿御看了一眼桩的动作,收起刀来阖着眼问∶“那帮人是你搞的鬼吧?”

 

  “抱歉,因为我临时有事走不开身,所以才没有亲手解决他们,不过还好你都帮我解决了,这样目前也没什么问题了,还有┅┅”桩转过来看着阿御继续说∶“我要通知你,你那两位母亲的死讯,你有想要回去看看吗?”

 

  “那两个荡妇死了?哈哈哈,这样正好!那我就不用冒着被逮的危险回去动手了!”

 

  “哼哼,果然只有我们天冥家的人才不管自家人的死活呢,而且你跟你的双胞胎哥哥的回答很像呢。”桩走靠近沙发微笑着。

 

  “我和那家伙才不是双胞胎!”

 

  “我知道啦,你们两个只是刚好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而已,而且又刚好长一个样。那你不回去关心一下财产继承权的问题吗?我和你共用一个户头迟早都会被发现的。”

 

  “我才不要天冥家的一切,那家伙想要就让给他就好,反正我又不缺钱,户头的事,等我成年之后,我会自己去办一个。”

 

  “你不想要也不行,父亲有说过,家规就是要男性后代互相残杀来决定,可惜我是女的,不然我也想参一脚呢。”桩一脸吃亏的吐了吐舌头。

 

  “你想要财产?很简单,你回去跟他们说你已经杀了我,并且我死前有亲自说要给你继承的机会就好了,要不然我写封假遗书也可以。”

 

  “有这么简单就好棉┅┅对了,那孩子┅┅是你的「东西」吗?我看你最近跟他走得蛮近的嘛。”桩挑了挑眉。

 

  这时阿御突然用凶残的眼光,恶狠狠的瞪着桩道∶“如果你敢动手的话,那就别怪我也对你的「东西」下手┅┅”

 

  “我才不会下手呢,我只是稍微嫉妒他有我这么可爱的弟弟守护着他而已,不过你要小心点,你哥哥可能就会下手了,说不定父亲还会利用你这个「弱点」,来*你和你哥哥互相残杀呢┅┅”

 

  “┅┅”

 

  秀树是┅┅我的弱点?

 

  “哈啾!现在还是冬天耶!干嘛要特地到屋顶上吹风啊?”谷川双手抱着自己的身子发抖着。

 

  “因为我想阿御从以前到现在的午休总是看不到人,他有可能等等会在这出现吧。”我也抱着自己的身子发抖。

 

  “咿--锵!”屋顶的门被打了开来,走出来的人是阿御,他果然会固定在这种时间到这里报到,而且手还提着之前看过的三层精致的便当盒。

 

  “┅┅你们两个呆子怎么在这里吹冷风啊?”阿御看到我们,皱了一下眉头。

 

  “你还敢说?是谁一年四季都在这里吹风吃便当的?”我没好气的说。

 

  阿御耸了耸肩,提着便当盒靠近我和谷川说∶“给你们吃吧,我不饿。”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棉!”谷川高兴的先动手。

 

  “你真厚脸皮┅┅对了,校长找你一整个上午做什么?”我跟着阿御坐了下来问道,这时阿御又开始点菸抽着。

 

  “┅┅没什么,单纯问我对园游会有何感想而已。”

 

  “为什么只挑你问呢?”我看着吐了一口烟雾的阿御故意继续问,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唬咙我。

 

  “嗯┅┅她随机挑的,刚好挑到我罢了。”阿御回答,但他的眼神给我的感觉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

 

  “上次那些你杀掉的那些黑衣人时,我好像有听你提到桩耶。”谷川提起重点。

 

  “┅┅和我们校长刚好同名而已,别乱猜想那么多。”阿御眼神看到别的地方。

 

  “你骗人吧?”我看着阿御,他也刚好转过来对上我的眼睛,之后眼神又随即看到别的地方去。

 

  这时阿御皱了一下眉头,沉默了好几秒道∶“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阿御轻闭上了眼睛,在睁眼的那一瞬间又好像露出些许的痛苦。

 

  “我们不能多了解你一点吗?看你这样老是闷着不好吧?”谷川边吃边问。

 

  “┅┅”阿御又闭上眼没回答,看起来好像在沉思什么。

 

  “如果你不想回答就算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烦恼,不勉强。”我说。

 

  这时阿御睁开了眼看着我,把手中的菸蒂随手一丢后,突然就扑过来抱着我不放,而谷川看到嘴上咬的肉还差点掉了下来,我原本以为阿御要偷袭我而一直推他的脑袋,一段时间后,我才发现阿御也只是单纯抱着不放而已。

 

  “┅┅你到底怎么了?”凭阿御的那种莫名怪力,我也放弃挣扎让他继续抱着。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想?”阿御紧紧抱着,声音压的很低的问。

 

  “你在胡说什么啊?你厉害的跟什么鬼一样,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死了?校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让你乱想成这样?”今天阿御到底是怎么了啊?干嘛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哈哈哈,说的也是,我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死了┅┅”阿御突然抬头一脸呆样的大笑着,接着表情又僵了下来沉默。

 

  “天冥,你还好吗?”谷川看到这样的阿御,不禁为他担心。

 

  天冥家代代生下的孩子,都有一种专属于自己的绝对本能┅┅真讽刺,杀了那么多人,我自己完全都不会去体会到那些人已死去的感觉,现在,我绝对的直觉┅┅我会死。

 

  “阿御┅┅你没事吧?”我看着突然发起呆的阿御问。

 

  “是不是校长跟你一样也会背地里杀人啊?难道校长想杀你吗?”谷川紧张的问。

 

  “不会啦,桩其实是我的大姊,她只是想看我最近过的好不好而已。”阿御面向着谷川微笑。

 

  “咦?她是你的姊姊?!”谷川惊讶。

 

  “可是她的名子不是只有桩一个字而已?”连个天冥的姓氏都没有,突然说是阿御的姊姊,这点也让我很惊讶。

 

  “她的全名叫天冥桩,因为为了一些私人问题,才舍弃姓氏只用桩一个字而已。”阿御继续微笑着。

 

  “那你姊应该不只是想看你过的好不好吧,一定是有更重要的问题,对吧?”谷川难得一脸认真的问。

 

  我和谷川盯着阿御看,看他那副搔头思考的样子,肯定又是想找藉口搪塞我们┅┅“算了吧,反正你们没事就好。”阿御回答。

 

  “我们当然没事啊,现在看起来最有事的人是你耶!”我皱眉。

 

  这时阿御突然勾上我和谷川的肩膀笑说∶“好了好了,我一点事也没有,我们还是来想这个礼拜的园游会要怎么好好的玩吧。”

 

  笑的那么勉强,怎么可能一点事也没有┅┅阿御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要瞒着我们不说?什么死不死的,真莫名其妙┅┅下午的课,我们班的人都忙碌着制作一些鬼屋道具,由于阿御上午难得对我们班的人开口说话,导致现在有不少人围在阿御旁边请他帮忙做一些道具,或着问他一些关于鬼屋的意见。虽然阿御跟往常一样也是用推眼镜的动作来回答,加上武城琳也开始和班长一样,藉机喜欢骚扰阿御闹他,但扮演着书呆子的他,也一样完全不搭理武城琳的任何举动。

 

  到了放学,我就和谷川跟着阿御一起回家,虽然一直想问清楚关于阿御他自己的事,可是他都有办法找到藉口带开话题┅┅我当然早就发现了!只是谷川那个笨蛋真的傻傻的被阿御骗的团团转,搞的我们老是没问清楚。

 

  就这样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也都结束了,鬼屋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要问

 万圣节园游会当天。

 

  “欢迎大家参观我们高中的万圣节园游会喔!不只有很多好玩的,还可以享用各式点心,而且还有各种活动会送上精美小礼物喔!”

 

  校门口有几个Cosplay社的社员,穿着很夸张的在校门口边发传单边大喊着,还有的会随机乱抓一些经过的路人强行拉进我们学校里去┅┅这么乱来的举动,校长怎么都不会管啊?

 

  “早安啊,狐仙大人!”谷川看见站在校门口的我,便跟我问候。

 

  狐先大人嘛┅┅很难为情的,是指我身上的穿着,很单纯的土黄色和服配上一条超大的狐狸尾巴,头上还戴着不知道是狗还是猫耳的发箍当作是狐狸耳,这是武城琳她连选都不让我选,自己擅自帮我挑的。

 

  “早啊,大笨狗。”我笑着道早。

 

  谷川他身上穿的是狼人服装,除了他那颗金脑袋外,脖子以下到脚都是毛茸茸的灰色,头上应该是戴狗耳的发箍,就类似跟游乐园里面那种穿着超大玩偶装发气球的人一样,这也是武城琳不让他选擅自挑的。

 

  其实正常来说,穿着像这样衣服走在路上是不对的,不过在我们这个市区,我们的学校要是碰上这种要变装的活动,很多人都是懒得特地带一堆衣服到学校换,所以看见满街奇装异服的学生,也就成了这里的风景特色。

 

  “我才不是狗咧!当心我咬你喔!”谷川做出想要咬我的动作,我马上对着他的脑袋开始抠芭乐,我们两个就这样开始在校门口打闹着。

 

  不一会儿的时间,阿御就从另外一条路出来,靠近我们微笑道∶“你们两个精神很好嘛。”

 

  我和谷川停止打闹看着阿御身上的吸血鬼服装,还真是莫名其妙的太适合他了,穿在阿御身上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协调感,不过一样戴着眼镜和绑着头发给人的感觉还真怪,就好像是说眼前这个吸血鬼是书呆子一样,加上又带着那把长刀┅┅难不成他认为自己是书呆子版的吸血鬼武士啊?

 

  这时阿御突然勾上我和谷川的肩膀,微笑的说∶“你们这两苹小动物看起来真可爱呢,让我好想咬你们两个一口。”

 

  “你要咬就咬秀树吧,他看起来比较好吃。”谷川逃开阿御的手,而阿御转过来开始用另外一苹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还露出那种可怕的邪笑┅┅喂喂┅┅这里可是校门口啊!“别闹了啦,我们还是赶快去我们班吧。”我一把推开了阿御,我怕他等等不是咬我,而是直接扑过来┅┅到了我们班,因为教室已经被弄成鬼屋的样子,加上我们办的又是什么牛郎美女相伴游,所以我们班的人几乎都站在走廊上待命,而少部分还没轮到班的人是已经先冲去别的地方玩了。

 

  “你!书呆子!真是大错特错!”武城琳一身穿的跟猫一样,突然从鬼屋里冲出来大叫着,而站在我和谷川后面的阿御,也只是推了一下眼镜。

 

  “亏你还穿着我特别为你准备的衣服,你竟然还敢戴着眼镜?而且又把头发梳的那么整齐!”武城琳不满的指着阿御的鼻子。

 

  “天冥平常就是这样了啊,这样哪里有错啊?”谷川疑惑。

 

  “当然有错啊!带着刀就算了,你有看过哪个吸血鬼像个书呆子一样吗?太不敬业了!”

 

  “阿御本来就对角色扮演没兴趣嘛,再说他本来就是书呆子啊。”我没好气的回答。

 

  “我不管啦!跟班一号和二号!给我架住书呆子!”武城琳大声喊道。

 

  这时从走廊的尾端冲过来两个人,一个钢弹、一个蜘蛛人┅┅你的社团还真是什么怪人都有啊┅┅这两个怪人架住阿御后,武城琳就抢下阿御的眼镜和发圈,开始乱搓阿御的脑袋,好让他头发看起来乱一点┅┅我怕等等阿御可能又要抓狂了。

 

  武城琳搞到自己满意之后才停下来,看着现在外表被她自己弄得很狂野的阿御,武城琳突然又拿出她的相机兴奋道∶“真是太帅、太完美了!现在的样子简直活像是一个吸血鬼呀!萌死我了!”

 

  “妈的┅┅你不想要命了是吧?”阿御放低音量威吓着,并且抬头恶狠狠的瞪着武城琳,而我和谷川在旁边戒备着,现在的阿御已经快要暴走了啊┅┅“冷静点啊,天冥!太生气可是会长皱纹的啊!”谷川无奈的傻笑劝道。

 

  “你那样说一点让人冷静的意思都没有吧?!”我吐嘲谷川。

 

  “太棒了!金眸又狂野的邪媚吸血鬼┅┅简直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呀!笑一个给我看一下嘛!”武城琳陶醉的开始猛拍着阿御,完全没发现阿御他现在的表情,就跟他想杀人的时候一样┅┅“喂!疯婆子!你又再欺负书呆子了啊?”悠二从走廊的另一边走过来看着武城林,而且身为风纪委员的他,也敬业的撤走架住阿御的那两个怪人。

 

  “咦?我还以为你今年也会穿着制服来耶。”谷川好奇的问。

 

  我看了一眼悠二身上穿的服装,只是单纯的便服而已嘛┅┅只不过在头上戴着好像科学怪人穿过脑袋的钉子发箍,和脸上画一条疤而已也行啊?当初还真是给武城琳白整了┅┅悠二一脸无奈的回答∶“白痴班长天天跑到我家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你想我有办法吗?害的我父母都认为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真不愧是班长啊,不管什么事还真敢做┅┅才刚想到班长时,一身巫婆装扮的纪香突然就从鬼屋里冲出来,“哈!我终于找到你了!天冥同--哇靠!你真的是天冥同学吗?你的眼镜呢?弄成这样还真帅呢!”纪香惊讶的看着阿御。

 

  “哼哼,这可是我的精心杰作呢!”武城琳一脸骄傲的说。

 

  “对了对了,还有更重要的事,天冥同学,跟我来吧!”纪香抓着阿御的手,一路在走廊上狂奔到不见人影。

 

  像阿御这样乖乖的任由她们整,我还真怕他会忍不住而开始暴走杀人了┅┅“啊!差点就忘了一件事,你们三个包括书呆子在内,拿着这个推销我们班的招牌,绕整个校园一圈吧!”武城琳拿了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招牌塞给我。

 

  “啊?我也要喔?”悠二怀疑的问。

 

  “当然啊!你敢不答应的话,我就学纪香到你家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给你父母看!让你父母认为你是一个*大罗卜!还有,我会调查一些客人是被你们之中的谁吸引过来的,要是你敢偷懒的话就给我试试看!”

 

  “┅┅”

 

  我们三个无奈接下武城琳交代的任务,走在找寻阿御的路上中。

 

  好好的一个万圣节园游会,干嘛还要一直帮人跑腿啊?而且我们班的女生怎么几乎每个都那么蛮横霸道啊?光担心阿御乱杀人就很吃不消了,还得听武城琳的话┅┅我看明年我请假算了┅┅这时悠二看到我无奈的表情,不知道是好心提醒,还是跟着抱怨的说∶“女人生来就是个麻烦,少碰为妙。”

 

  我和谷川听了之后也只能无奈的苦笑,怪不得那么多女生追你,你都不答应啊。

 

  “哇啊!你看你看,有帅哥吸血鬼在教人做饼乾耶!”

 

  “那个吸血鬼是几班的啊?有人认识他吗?”

 

  “他好像是二C的人耶,二C哪时候有这个帅哥在呀?”

 

  一堆其他班的女生围在烹饪教室门外吵着,几个经过的男同学也会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下,但是看过后都好像一脸自认不如人似的低头离开。

 

  听她们说到的吸血鬼,里头的人大概就是阿御了,不过┅┅真没想到拿掉眼镜的阿御,吸引力竟然会那么大啊。

 

  “麻烦借过一下┅┅痛!”原本想挤进去看看的谷川,反被门外的那堆女生给用力推了回去,现在的女生为了看帅哥还真暴力啊。

 

  “喂!你们挡住我的路了,当心我这个风纪委员把你们全部抓回去记过!”悠二这样一吼,门外的那堆女生都带着不满离开,而且有几个人还暗自咒骂了悠二几声。

 

  “你还真厉害呢┅┅”不只厉害,还真会藉机滥用职权。

 

  “当风纪委员的好处就在这里。”悠二耸了耸肩。

 

  我们三个走进了烹饪教室,看到阿御身边围着一堆我们班的女生,不过在这里的女生除了班长之外,剩下的都是在我们班上属于文静乖乖牌的,看来个性比较Man的女生,大部分都跑去玩了吧。

 

  “照我的说法做就好了,然后大约烤个十到十五分钟左右,要注意盯着烤箱,不然会烤焦┅┅”虽然阿御没有亲自做给她们看,不过倒是会解释给她们听,一旁还有些人拿出笔记在猛抄。

 

  虽然现在的画面看起来好像是阿御享尽齐人之福一样,不过靠阿御最近的女生,眼睛几乎都变成了爱心一样,一直不断的*近阿御,搞的他看起来就是很想落跑似的。

 

  “原来你不戴眼镜就会说话啊?”悠二问。

 

  阿御看了我们三个一眼,原本想推推自己的眼镜,但是突然想起来眼镜被抢走了,于是只好无奈的回答∶“我戴眼镜时也会说话,只不过我不想说而已。”

 

  “喔?还真有个性,喏,接着。”悠二抢过我手中的招牌,直直的对着阿御丢了过去。

 

  阿御周围的女生吓了一跳都纷纷躲开来,而阿御单手接下后,一脸疑惑的问∶“这要干嘛?”

 

  我和谷川看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平常悠二应该不会这样做的啊,虽然阿御是冒牌书呆子,不过身为风纪委员的悠二,光是被老师命令赶走想欺负阿御的人就够他受了,怎会轮到他自己也想欺负阿御?

 

  “看不出来你力气挺大的嘛,这招牌我都还要两苹手拿着才不会晃呢。”悠二挑眉道。

 

  “你是什么意思?”阿御露出不和善的眼神,现在的情况是悠二在挑衅阿御吗?这也太不会挑时间地点了吧?

 

  阿御和悠二对看了良久,我和谷川还有在场的女生,也被这样的气氛压迫的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而且我总觉得他们两个在互瞪之间,还擦出“啪滋、啪滋┅┅”的挑衅火光,该不会他们两个已经认定对方是敌人了吧?

 

  “喂喂!禁止打架和吵架!”纪香突然挡在中间,双手做出大叉叉的样子。

 

  过了几秒,悠二淡笑道∶“算了,那个疯婆子要我们带着这个招牌去走*场一圈,我们边走边逛*场上的摊贩吧,而且我蛮欣赏你的个性,还想多了解一点关于你的事呢。”

 

  “哦?彼此彼此。”阿御的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这时我又感觉到“啪滋、啪滋┅┅”的声响了┅┅我们到了*场上,放眼望去都是各式各样的摊贩,不过现在可没那个心情好好逛了吧┅┅阿御和悠二走在前头,而我拿着招牌和谷川跟在后头,看着眼前一个是杀人魔,而另一个是跟警方有关的人,像这样完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走在一起,那感觉还真说不出的怪啊┅┅“秀树,你会累的话跟我说一声,我会帮你拿招牌的。”阿御转过来对着我微笑的说。

 

  看到这一幕的悠二,嘴角上扬的说∶“果然没错,你好像只会在他们两个面前露出自己的笑容嘛,你怎么不一起做出你今早在校门口想对野山做的事呢?顺便对野山露出那种看起来很暧昧的笑容呢?”

 

  咦?被他看到了吗?!我头低到都想拿招牌来挡,这下子我可能会无脸见人了┅┅死谷川还在一旁偷笑┅┅真是非痛扁他不可!

 

  “你想看我还不给你看呢,你想宣传这种事就去宣传吧。”阿御一脸不在意的说。

 

  喂喂┅┅怎么都不会顾虑到我啊?你不在意就算了,我可是很在意的啊!

 

  “我知道我把这种事拿去宣传也没用,因为你那种冒牌的好学生形象已经在我们学校里扎根了,我光是调查你一年级时的奇怪行为和最近从你书包搜到香菸,以及今早你对野山的特别举动┅┅就足以让我怀疑你实在不正常。”悠二说。

 

  “你胆子还真大,竟敢偷搜我的书包?这实在不太像一个风纪委员该做的事啊┅┅”阿御眼神越来越凶狠。

 

  “哼!会抽菸和诱拐同性同学也不像是个好好学生会做的事啊。”悠二冷冷的回应。

 

  这时我觉得他们两个又开始“啪滋、啪滋!”了┅┅你们该不会是想要在这里打起来吧?

 

  “嘻!我想到一个很好玩的事了!”谷川偷偷的跟我说了一声,原本我要问他想干嘛的,结果他马上就跑到阿御和悠二之间说∶“别吵了,我们还得去拉一些客人呢!刚好你们两个都是属于很冷漠那型的,你们应该要先想想看自己要怎么吸引客人来才对吧?”

 

  “哦?那正好,书呆子,我们就用这个来比赛吧,看谁能受到最多人的支持。”悠二说。

 

  “哼哼,我会让你哭着回去的。”阿御扬起微笑。

 

  喂喂┅┅这就是你的目的啊?用这种方式挑衅他们两个的敌对意识升高,再趁机让他们藉由比赛的方式来拉拢客人好让自己偷懒┅┅还真有你的啊,谷川。

 

  悠二先开始靠近离自己最近的一家章鱼烧摊子,刚好那时候的客人都是女生,接着悠二靠在摊子旁的铁竿旁,摆出了和平常的自己截然不同的帅气姿势和笑容对那些女生说∶“嗨,可爱的女孩们,我们二C了办一个鬼屋相伴游的活动喔,只要你们愿意用我的名义去捧场一下,我可以陪着你们走一趟喔。”悠二说完后,那些女生的眼睛开始变成爱心一样。

 

  悠二的受欢迎程度还真吓人┅┅阿御平常就跟书呆子一样,而且也没什么名气,加上又有些人看不起他的书呆子身份会欺负他,看来阿御好像会输一样。

 

  阿御看完了悠二的举动,也靠近了那家章鱼烧摊子,接着阿御单膝跪下,牵起其中一个女生的手做出亲吻手的动作,“我的公主们,我诚心的希望你们是用我的名义去二C参观一下。”接着阿御站起身子,轻抚着自己面前的女孩的脸,露出很邪媚的笑容又说∶“你们会怕的话,我可以抱着你们走完鬼屋的。”阿御说完后,眼前的那一堆女生开始闪着爱心眼尖叫,一旁的谷川也不自觉的佩服到拍着手,连其他摊子的女生也靠了过来。

 

  哇赛┅┅想不到阿御那么会应付女生啊,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没有女人缘才对我性骚扰的┅┅这样看来,悠二好像会输吧。

 

  这时悠二抢过阿御牵的那个女生的手说∶“你太卑鄙了!她们是我先看到的!”说完之后,那些女生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悠二身上。

 

  “哼哼,这种事没有讲求卑鄙不卑鄙的,我看你是怕输吧?”阿御说完后,对着现在被悠二牵着手的女生眨了眨眼,接着那些女生又看回阿御身上,战况还真激烈啊┅┅“你┅┅该死的变态双性恋!”悠二怒骂道,接着就对着阿御挥了一拳。

 

  阿御闪过悠二的那一拳笑道∶“哈哈,恼羞成怒啊?”

 

  悠二眼见自己的一拳没打中,于是又对着阿御转身踢了一脚,阿御单手挡下后,冲上前去抓着悠二的领子重重的摔了出去,悠二被摔出去后,灵巧的着地滚了一圈,接着想对着阿御的脚扫了下去,而在场的女生看到他们两个为了她们而大打出手,几乎高兴的快晕倒了。

 

  没想到事情会演发成这样┅┅我冲上前想阻止阿御,而谷川想去阻止悠二,不料悠二把冲上前的谷川直接推到一旁,接着就对阿御做出扫腿的动作。这时因为我冲上前的时机太突然,结果悠二反倒连我也一起攻击,我被悠二的一脚扫到后,一个重心不稳,直直的往后面的那家章鱼烧摊贩倒了下去。

 

  “秀树!”阿御冲上前挡在我后面,以自己作为垫背的代替我往后面的章鱼烧火炉躺了下去,而整家无辜的章鱼烧摊贩,就这样被我们给撞烂了。

 

  “阿御!你没事吧!”我着急起身拉起阿御,以免火炉会烧伤他。

 

  “烫烫烫!要命,还好只是油烫到我而已,没烧起来就好。”阿御拉着自己后面被油泼到的衣服说着。

 

  “对不起┅┅”我一脸愧疚的道歉,真没想到阿御又挺身保护我了。

 

  “我没事啦,反倒是你的狐狸尾巴好像烧到一点,我才要道歉呢。”阿御微笑的摸着我的头,而周围的女生用很惊讶的表情看的我们,接着又开始兴奋的尖叫┅┅真让人搞不懂你们在兴奋个什么鬼?

 

  悠二看了我们俩一眼,接着靠近那家章鱼烧摊贩的老板说∶“这件事因我而起,我负责赔偿吧。”说完之后,悠二转眼看着阿御,“算我输了吧,没想到你会保护他呢,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人┅┅”

 

  “哪种人?”阿御挑眉问。

 

  “算了,没事。嗯┅┅还请你从今天以后多指教,不过我希望认识的不是书呆子的你。”悠二伸出右手说着。

 

  “┅┅看我心情吧。”阿御也伸出手和悠二握手。

 

  为什么还得要看你心情啊┅┅这样就算和解了吗?

 

  我们四个在帮忙整理章鱼烧的摊子时,远方突然有两阵烟团冲过来停下,原来是班长和武城琳啊,跑步的方式还真夸张啊,我好像还看到你们两个撞飞了不少人┅┅“哈哈!好消息!现在我们的鬼屋大排长龙耶!”纪香兴奋的握拳道。

 

  “而且几乎都是要找吸血鬼和悠二的喔!不过大部分的人一直想知道吸血鬼是谁,我光是帮你隐瞒身份就忙不过来了,要是客人知道吸血鬼是书呆子的话,肯定会跑光的!”武城琳好像自己很忙的样子说,不过还是藏不住满脸的喜悦。

 

  原本在我和谷川后面默默整理东西的阿御和悠二,听到她们两个这样一说之后,好像想一起趁机溜走┅┅落跑什么啊?客人都是你们两个引来的耶!

 

  眼见准备开溜的两人,纪香马上上前抓住了阿御和悠二的领子,双眼还闪出光芒,“你们两个别想溜啊!乖乖跟我回去吧!”说完后,纪香就强行拉着他们两个以刚才的夸张跑法拖了回去。

 

  真可怜┅┅我为你们两个默哀。我和谷川同时无奈的摇头,但武城琳好死不死也抓住了我和谷川的领子说∶“嘿!当中也有不少客人是喜欢看起来很可爱的你们两个喔!少认为自己逃过一劫!”说完后,她也拉着我和谷川一起拖了回去┅┅今天怎么会那么累人啊?

 

  唉┅┅来鬼屋的人虽然大部分都是女生,可是要求一个比一个还过分,牵手或勾勾手就算了,居然还要搂搂抱抱、叫女王、只能学动物乱叫┅┅更甚至还直接要求结婚?!不过比较可怜的就是阿御了,他几乎都是抱着女生走完鬼屋的,走完之后还被要求要一张合照。

 

  你们大概会觉得阿御要是抱到正咩(美女)的话很吃香吧?等你抱到一苹恐龙和被恐龙要求一起照相,或被恐龙要求直接结婚什么的,你就知道阿御的痛苦了。

 

  这一天结束后,看在我们四个帮鬼屋赚了不少的班长,好心的放我们提早回家休息,不过那个武城琳就别提了,竟然还敢嫌赚不够┅┅我们四个走到校门口,而阿御突然停下伸了个懒腰说∶“明年我一定要翘课。”

 

  你不想顾书呆子的身份了吗?正当我想这么说的时候,悠二就抢先说∶“我也是。”

 

  虽然我很能理解你们两个的苦楚,不过连风纪委员也想翘课?这不太好吧┅┅“可是也蛮好玩的说,等到未来我们回想起来的话,不是很有趣吗?”谷川满脸笑容的说。

 

  我看谷川这么乐观的个性,以后一定会吃亏的┅┅不对,应该说他早就很吃亏了。

 

  这时阿御搭上谷川的肩,一脸正经的说∶“你这种太过乐观的个性,以后肯定很吃亏的┅┅应该说,你现在就很吃亏了。”阿御说完后,就转过来对着微笑┅┅竟然把我的心事猜出来说给谷川听!

 

  “吃亏没什么不好,反正未来就知道了。”悠二转过身,背对着我们又说∶“明天见棉,书呆子,还有你们两个傻子。”说完后,悠二就自己一个人走在夕阳之下的街头上。

 

  “说谷川傻就算了,竟然还说我傻┅┅”我碎念着。

 

  “什么嘛,你自己也不错傻啊!”谷川欠打的笑道。

 

  “那我先回去了,我还得要喂小树吃饭,不过在那之前┅┅”阿御靠近我,我还在想他要干嘛时,他竟然直接给我吻过来!

 

  “你、你┅┅这里可是校门口啊!被悠二看到就够惨了!要是又被人看到怎么办?!”我用力推开阿御且生气的对他吼。

 

  “哼哼,要是又被人看到,我就宰了那个人。而且┅┅这就当做我代替你当垫背的补偿吧。”阿御贼笑的说完后,就转过身挥手道∶“再见棉。”

 

  我们两个目送阿御离开之后,谷川又开始用那种欠打笑容对我说∶“你们小俩口感情不错喔!”

 

  “去死啦!”我重重捶了谷川一拳,成天就只想凑合我跟阿御不可能的关系。

 

  不过看到阿御他今天又为了我而牺牲自已,我真的很怕哪天会不自觉的因此陷下去┅┅ 

动漫关键词:把冰葡萄一颗一颗往里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