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情报动漫情报

下面被揉得又湿又痒:皇上调教 贱乳 大屁股扒开

2022-05-23 16:16:37【动漫情报】人已围观

摘要我好不容易硬把谷川拉来商店街入口,远远看到阿御时,“等等,先过来一下!”我把谷川拉到一旁躲起来。   “怎么了吗?为什么要躲起来?”谷川不解的问。   &l

我好不容易硬把谷川拉来商店街入口,远远看到阿御时,“等等,先过来一下!”我把谷川拉到一旁躲起来。

 

  “怎么了吗?为什么要躲起来?”谷川不解的问。

 

  “你看,有奇怪的人在和阿御说话。”我手指着远处的阿御。

 

  虽然阿御和平常一样把头发梳齐且绑成马尾的模样,不过没有戴眼镜,而在他面前还有个穿着从头黑到脚,戴帽子又戴墨镜的怪人。

 

  那个黑衣人看起来好像有事请求阿御帮忙,但是阿御一直频频摇头以示不答应,结果那个黑衣人开始对着阿御下跪继续恳求,直到阿御的脸上开始出现不耐烦的神情,二话不说之后,就拿着还未拔出刀鞘的刀,用力的朝着那个黑衣人的脑袋K了一下。

 

  “滚!”阿御的声音大到连躲在远处这里的我们都听得到。

 

  “好可怕┅┅现在天冥正气在头上耶,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好了┅┅”谷川脸上出现害怕的神情。

 

  “他现在正气在头上,我们又放他鸽子的话不是更惨吗?”我无奈的说。

 

  那个黑衣人吃痛的连滚带爬的逃走,看来他也知道阿御不是好惹的┅┅这时阿御拿起手机开始在讲电话,我决定就趁现在拉着谷川过去好了。

 

  “真的要现在过去啊?”谷川不满。

 

  “对啊,多亏你和你爸的搞笑戏码把时间拖到快中午了,而且阿御也说过中午以前去找他不是吗?”我硬拉着谷川走去阿御那。

 

  我在想,阿御昨天说中午以前去找他,说不定就是和那个黑衣人订好时间谈话的吧?

 

  “呜呜┅┅我想我们这次可能真的要冷的回去了┅┅”

 

  “乌鸦嘴!”我白了谷川一眼。

 

  我们走到阿御面前停下,阿御看了我们一眼,“我现在有事,你继续做你的工作,别三不五十打给我。”阿御对着手机说完后,就立刻把手机合上收入口袋,“早啊。”阿御对我们微笑道。

 

  “早、早啊。”我和谷川同时苦笑的道早。

 

  “干麻脸色那么难看?不高兴来就别来啊,我又不会因为这样就杀了你们。”阿御微笑马上止住,还一脸不悦。

 

  “没有啦,对了,你旁边的箱子是什么东西?”我指着阿御身旁的箱子,希望能趁机把他的注意力引开。

 

  “我也不知道,我早上来就在这了。”阿御伸手想把箱子打开来看。

 

  “如果那是别人暂时放在这的东西,那随便打开来的话不太好吧?”谷川说。

 

  “没差,只是看一眼而已。”

 

  阿御打开箱子后,我和谷川也好奇的一块探头过去观看,箱子里头装着一苹猫,这苹猫大概只比两苹手掌还大一些,全身脏的连毛色也看不出来是啥颜色,而且还病厌厌的躺着不动,真不知道是哪户坏心人家乱丢在这里的。

 

  “看来这是弃猫┅┅你们有谁想养的吗?”阿御问。

 

  “我妈肯定不会答应的。”我先回答。

 

  “我妈对动物的毛过敏。”谷川接后答道。

 

  “那给我养好了,反正我独居也无聊。”阿御把猫抱了起来。

 

  “你┅┅真的要养吗?”我怀疑的问,总觉得这苹猫被阿御虐待的的可能性很大┅┅阿御开始用“我像是那种坏人吗?”的眼神看着我说∶“别以为全部的杀人魔都会有虐杀动物的习惯好吗?”

 

  “呃┅┅”我低头反省,我真不应该随便怀疑一个人的品行,而且阿御说的也没错┅┅“这苹猫好像病的不轻耶,我们要带它去动物医院看一下吗?”谷川看着猫问道。

 

  “嗯。”阿御点头。

 

  我们走进商店街,找了一家在这商店街里头唯一的兽医院,毕竟这里也算是属于专门给年轻人鬼混的街道,到了晚上也像夜市一样吵杂,所以像兽医院这种店开这里我看很难赚吧。

 

  我们才刚打开门进入医院,里头的医生立即高兴的冲了过来说∶“终于有生意上门了吗?”

 

  “亏你还是兽医,你把动物的生命当成钱吗?”阿御沉着脸,拿着未拔出刀鞘的刀指着医生的脸。

 

  我抓着阿御拿刀的手,要他把刀放下,“别这样啦!那个┅┅可以帮我们看看这苹猫吗?”要是阿御在这里杀了人就糟了┅┅“我的错!真不好意思啊,因为很久没有人来了,这个月的手头实在很紧┅┅”医生满脸愧疚。

 

  “刚才的事就算了,这苹弃猫你医一下,还要把它洗乾净,总之你会做的都做!”阿御命令着医生。

 

  人家好歹也算是医学院毕业的,你还真敢命令别人呢┅┅“没问题!以我的技术加上猫的状况好的话,你们傍晚就可以来接它了!”医生说。

 

  “对了,天冥,你要养的话是不是也要把猫砂或着防蚤项圈之类的也准备好?”谷川问。

 

  “说的也是┅┅你还真了解呢,医生!你也把那些东西给准备好吧!”阿御又开始命令着。

 

  “阿御!这里是医院耶,怎么会卖那些东--”

 

  “没问题!可是价钱你们出的起吗?”医生打断我的话回问,看来这医生在这里做生意做到连这些东西也在卖了┅┅这时阿御从口袋掏出了一张好像支票的纸,又拿出笔在上面填了我们不知道的数字递给医生,并且问∶“这样应该就够了吧?”

 

  医生接过支票看了一眼之后,脸上的笑容笑的更开,对我们的态度也更是必恭必敬┅┅我说阿御啊┅┅你到底是填了多少钱给他啊?

 

  我们把猫交给医生,要离开医院时,医生还对着我们弯了九十度的敬礼┅┅看来阿御给他的钱说不定够让他再开一家兽医院了┅┅“我们就先在商店街混到傍晚在去我家吧,如何?”阿御提议。

 

  “嗯,可以啊!”谷川先回道。

 

  “那我们先去吃午餐好了。”我接道。

 

  我们找了上次我和阿御去过的那家猪排店,找了个位置、各自点了餐点坐下来。

 

  “对了,阿御,你不是有戴眼镜吗?可是我看你走路都很顺,也不会撞到东西呢,难道你改换隐形眼镜戴了?”我好奇的问。

 

  “喏,你戴了就知道了。”阿御把眼镜从口袋掏出来放到桌上。

 

  我拿起阿御的黑色粗框眼镜试戴了一下看看,眼前完全看的很清楚?这该不会只是普通的玻璃镜片而已吧?!竟然假装书呆子装到这种程度┅┅“其实天冥你很好相处呢。”谷川突然说着。

 

  “你怎么没头没脑的说这个?”我顺手把眼镜还给阿御。

 

  “其实当天冥说把我当成奴隶二号以后,我还以为他会*我做一些不法的事呢。”谷川傻笑的抓抓头。

 

  唉,果然是个笨蛋,竟然还说出来提醒阿御┅┅“放心,你这个奴隶现在该做的事来了。”阿御举手喊道∶“老板!我还要追加两份猪排饭!”看阿御的脸上又开始扬起笑容,很明显的,阿御是想*谷川付帐吧。

 

  “等等!你该不会是要┅┅我付钱吧?”谷川紧张的问。

 

  “没错!连同秀树的喔!”阿御微笑。

 

  “可是我这个月的零用钱已经花了差不多了┅┅”

 

  “要命还是要钱?”阿御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浓烈。

 

  这时看到谷川那种想哭的脸,虽然我很同情你,不过我就先感谢你请我吃饭啦!

 

  我们吃饱以后,一脸满足的从店里走出来,不过谷川的倒是一脸郁卒,不过我提议到电动游乐间玩后,谷川整张脸马上就清爽了起来,当然,这次换成我付帐的关系┅┅看着谷川和阿御连线玩街头快打玩得很开心的样子┅┅谷川不是才刚刚被阿御欺负过吗?怎么马上又跟他那么要好玩起来了?这时我看到阿御的脸去,看到他那种玩的跟小孩子的表情一样,真的很难想像他会杀人┅┅这时候我觉得他的脸,其实也蛮可爱的┅┅不行不行!我在想什么鬼啊?!要是对他有一点好感的话我就输了!

 

  “不好,秀树,换你接手!”阿御突然把我推到游戏机台上。

 

  “怎么了吗--咦?”我满腹疑惑的看着阿御拿出眼镜戴上。

 

  “好像┅┅有熟人来了。”阿御推了一下眼镜。

 

  阿御才刚说完之时,“哟,书呆子也会到这种地方来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悠二,走到我们面前对我们招手。

 

  “┅┅”阿御推了一下眼镜当作问候,之后偷偷用手肘戳了我一下。

 

  “咦?那个┅┅”我突然被阿御戳了一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们只是看书呆子平常太过认真了,所以才找他出来放松精神而已。”谷川插进来答道。

 

  “是吗?”悠二有些怀疑的挑眉,“那好吧,你们可别乱教书呆子把他变成坏学生,我先失陪。”悠二说完后便先行离去。

 

  “看不出来你反应真快,秀树,你要多多跟谷川学习了。”阿御把眼镜收回口袋。

 

  “是是,我只不过因为太过突然,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已嘛。”我白了现在对着我比着胜利V字的谷川一眼。

 

  不过阿御的预感也太好了吧,竟然马上察觉有熟人来┅┅我们继续在这里玩了不知道多久,不知不觉过了好几个小时,时间好像差不多是下午五点多了,接着阿御说要回去兽医院看看那苹猫,虽然不想承认,不过身为奴隶的我们两个,当然也要一起陪阿御回去。

 

  才刚开门踏入兽医院时,医生就已经抱着猫走过来,“我给这苹猫用我店里最高级的设备治疗了,而且它的状况出乎意料之外的好呢!大概静养个几天就能生龙活虎了喔!”

 

  阿御接过猫抱着,猫洗乾净之后身上的虎斑毛色,活像苹小老虎似的,不过它的双眼还是一样紧闭着。

 

  “其他的东西呢?”阿御问。

 

  “您的东西我完全都准备好了,就放在那!”医生指着自己身后的一堆宠物用品。

 

  “秀树和谷川,你们两个去搬吧,不过笼子我不需要。”阿御抱着猫先走出门外,这小子真的完全把我们当仆人看待了┅┅我和谷川可怜兮兮的抱起大包小包的东西,还好阿御不要那个大笼子,不然就这样直接走在路上一定很拙┅┅“欢迎你们下次的光临喔!”医生微笑的看着我们离去,当时我真的有股冲动想要把东西都砸到他身上!

 

  “阿御!你家到底到了没啊?”我不满的抱怨着,我们已经走了很久,甚至是超过我和谷川的家了。

 

  这时阿御突然停了下来,面对着一间房子说∶“已经到了。”

 

  阿御搔了搔猫的头后,把手伸进口袋摸索着钥匙,而我和谷川顺势往旁边一看,是一间三层楼高的民宅,不过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会不会太奢侈了点?

 

  我们尾随阿御进去他家,映入眼帘的走廊乾净的不得了,连一旁的鞋柜看起来也很新,原来阿御平常也会打扫呀┅┅阿御要我们把东西随便放着之后,便带着我们走入客厅,接着眼前的东西让我和谷川不自觉的看得目瞪口呆┅┅超大的液晶萤幕电视机、旁边摆放着Wii、PS2┅┅等等的游戏机台,一旁的柜子里还放满了一堆游戏片┅┅阿御未免也太有钱了吧?!

 

  “你们想玩什么就自己先弄来玩吧,我先安顿一下这苹猫。”阿御在客厅的一角铺设着给猫躺的小床垫,还很宠溺般的摸着猫的头。

 

  看着这样的阿御,我心头浮上了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感觉,他的行为模式真是越来越让我搞不懂哪个才是他的本性┅┅“秀树!我们先来玩这个吧!”谷川高兴的拿着一片游戏在我面前晃着,真搞不懂当初是谁打死都不愿意来阿御家的┅┅“你们有打算留多久吗?不急的话要不要吃过晚饭在走?”阿御看着正玩的高兴的我们问着。

 

  “大概最多留两个小时吧,而且我妈有煮晚饭了。”谷川盯着游戏萤幕回答。

 

  “我也是。”我把游戏手把递到阿御面前问∶“阿御,你要玩吗?”

 

  “不了,你们难得来,所以你们玩就好。”阿御挥手。

 

  我和谷川一直玩着游戏,时间也不知不觉过的快要两个小时,而阿御偶尔会转过来看我们玩的怎样,其馀时间也只是一直盯着猫瞧,好像深怕它醒不过来似的。

 

  “谷川,时间差不多了,我想我们应该走了吧。”我看着墙上的挂钟说着。

 

  “再等一下下啦!我快杀掉那苹怪物了耶!”谷川说。

 

  “真是的┅┅亏你一开始还不敢来阿御家。”我没好气的说着,顺便把电视机萤幕给他关掉。

 

  “啊!你太过分了啦!”谷川不满的说。

 

  “明天还有一天假期,想玩可以明天再来玩,反正你们都已经知道我家怎么走了不是?”阿御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阿御微笑的表情,他好像很高兴我们能来这里玩一样,就算这之间我们没说些什么话┅┅这时阿御突然止住微笑,皱了一下眉头说∶“时间很晚了,我送你们回家吧,我有点担心一些事┅┅”阿御说完之后,我和谷川同时不解的对望了一下。

 

  阿御在准备送我们回家之前,还把自己的发圈卸下,而且他总是刀不离身的,他该不会是想送我们回家之后跑去杀人吧?

 

  我们走在沉静的夜路上,寒风吹得我直哆嗦,一路上阿御沉默不语,连平常很吵的谷川也不知道为什么安静的很,可能是阿御身上莫名的压迫感的关系吧,这种感觉的真叫人难受┅┅当我们走到快要接近谷川家时,“等等不管发生什么事,为了你们自己的小命着想,千万别冲出来。”阿御突然说完之后,就把我和谷川推到一旁又挤又狭小的暗巷里,而我们两个因为阿御的动作太过突然,还一起跌坐下去。

 

  “你干麻--”

 

  “嘘┅┅”阿御用刀指着我,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看正前方。

 

  我和谷川一起偷偷的朝着阿御的目光看过去┅┅前面突然冒出的人,不正是白天那个黑衣人吗?!而且后面还尾随着四、五个黑衣人┅┅此时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白天的事,您还是不肯答应吗?”站在最前头的黑衣人问着。

 

  “废话,我跟本就不想浪费力气帮你们,那么想找人帮忙的话,你们不会去找桩吗?”阿御冷冷的说。

 

  桩?阿御说的桩┅┅好像在哪听过┅┅“既然如此┅┅我们老板说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只好除掉你,桩小姐那边也一样。”最前头的黑衣人说完后,他身后的人开始往阿御靠近,而且每个人手中还拿着枪械之类的武器。

 

  “哦?因为害怕所以才要赶尽杀绝?果然像懦弱的低等生物会做的。”阿御嘲笑道。

 

  难不成他们想杀掉阿御?阿御那个笨蛋竟然还挑衅他们┅┅他们手上几乎都拿着枪,而阿御手中只有刀,怎么能拼过他们?!我和谷川遇到这种情况也只能害怕的躲在一旁,我所能做的只有暗自祈祷着,希望阿御不会有事才好┅┅ 

  其中一个黑衣人正举起枪的同时,“砰咚!”人头落地┅┅大量的鲜血飞溅出来的那一瞬间,使前头几个也拿着枪的人都不禁退缩了一步。

 

  我和谷川看到这种怵目惊心的画面,为了避免对方会吓到尖叫出来,我们两个还同时互堵了对方的嘴,此时不知为何一旁其中的街灯开始闪烁不定。

 

  “┅┅是你干的吗?”站在最后头的黑衣人问。

 

  “哼哼,你看我动刀了吗?”阿御的脸上扬起恶魔般的笑容。

 

  “是拔刀术吧?刀毕竟还是刀,终究比不上枪的速度。”

 

  “哈哈哈!那我们来试试看,如何呀?”阿御发狂似的笑道,连表情也变的相当的可怕,比那天杀掉那些小混混时的表情还要狰狞万分。

 

  前头的四个人举起了枪对准阿御,而阿御同时把刀拔出且往前冲了过去,疑似被阿御的动作给吓到射偏的枪响之后,把一旁其中的街灯给打破了,剩下唯一闪烁不定的灯光下传出了其中一人的哀嚎声,而站在最后头的黑衣人退后了几步,看起来想趁隙攻击。

 

  此时最靠近阿御的人拿着枪对准阿御的脑袋开了一枪,那一瞬间阿御好像突然产生分身似的闪过,且重砍了开枪的那个人。他那种超越人体极限的闪躲动作根本不像是个人,根本就像个恶魔在玩弄这些人一样。

 

  阿御在刺杀一个人的同时,把刀前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往前用力一推,挡下了最后的人开的几枪,接着阿御冲上前抓着他的头用力扭了一下,传出“喀!”的一声倒下。

 

  这时我看到躲在最后的黑衣人也举起了枪对准阿御,我一时情急担心阿御之下冲了出去。

 

  “不要啊!秀树!”谷川手没抓到我而大叫。

 

  “什──危险!秀树!”阿御奋力的往前冲。

 

  当我看到黑衣人连开了好几枪之后,心里剩下我可能要死了的想法,这时我的肩膀突然被阿御抓住,他用力将我往后一拉而自己冲上前去,而黑衣人看到阿御冲了上来,也不小心射偏了几枪,其中一枪把唯一在闪烁的灯光也打坏了,最后在黑暗之中,传出了那个黑衣人的哀嚎声。

 

  确定一切都安全以后,“秀树!你刚才为什么要做那么危险的事?!”谷川出来看看惊魂未定的我有没有受伤。

 

  “对不起┅┅因、因为我看到那个人要偷袭阿御┅┅”

 

  “算了,你没事就好。”阿御站在远处把刀收起来。

 

  “天冥┅┅你中弹了吧?”谷川站起来问。

 

  阿御中弹了?该不会是因为我的关系┅┅看着站在远处的阿御,没有街灯而只有星光的照射之下,实在看不清楚阿御到底有没有受伤,甚至是他的表情┅┅“┅┅我没有,时间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家去吧,刚才的几声枪响可能让附近的人报警了。”

 

  “你骗人,你一定受伤了!我们得把你送到医院才--”

 

  “棉唆!”谷川话还没说完,就被阿御插道∶“你马上送秀树回家,送完之后你自己也是!”

 

  “阿御!别这样!我们送你去医院吧!”我担心的说。

 

  “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快给我滚回去!”阿御吼完之后,模糊不清的身影也随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阿御┅┅”

 

  “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好了┅┅明天在去天冥家看他,好吗?”谷川看着一脸愧疚的我,安慰的说。

 

  “┅┅”

 

  “那我们明天同一时间在商店街入口见面,嗯?”

 

  “好┅┅”

 

  翌日。

 

  因为担心阿御的关系,一整晚睡不好,更别说是有那个心情吃早餐了,不过看着桌上我妈为我准备的餐点┅┅为了不辜负我妈的心意,我也只好*自己吞下去┅┅到了商店街入口,远远的就看到谷川坐在那附近的椅子上吃着三明治、看着报纸┅┅他还真有那个心情┅┅我走靠近谷川那,而他刚好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时看到我走过来。

 

  “早啊,你没睡好啊?”谷川看着我的表情担心的问。

 

  “昨天发生那种事,会有那个心情睡的很好吗?”我没好气的说。

 

  “喏,你先看看这个。”谷川把他手中的报纸递给我看。

 

  我看着谷川用手指的头条部分,是关于昨天的事∶杀人魔再现!●●县市的某知名商店街在几天前发生杀人魔洗礼小混混事件,在昨日晚上又发生了一起疑似杀人魔对上黑帮,依附近居民的说法,当天晚上街灯全部被打坏,黑暗之中看不清楚有哪些人,只有听到一连串的枪响和人的哀嚎声。现在警方部分开始搜查此名杀人魔身分,就只担忧这个杀人魔会不会哪天一时兴起而开始滥杀无辜。

 

  所以说阿御又没被发现棉┅┅“说真的,那天在屋顶上,我还以为天冥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我万万也想不到他真的会动手杀人┅┅”谷川淡淡的说。

 

  “谷川┅┅”

 

  “不过我不会说出去的,事到如今我也大概了解天冥是个什么样的人,要是背叛他的话,说不定我爸妈就死定了┅┅”

 

  “┅┅”总觉得┅┅是我拖累他的,毕竟谷川是我的好朋友,他当时会想来找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却不小心害他┅┅这时谷川搭上我的肩膀,一脸笑嘻嘻的道∶“脸色别那么难看,我会这么说又没什么,我们一起努力从奴隶的身份变成朋友的身份看看吧!”

 

  “嗯┅┅你果然还是笨蛋啊。”我露出笑容。

 

  “好啦!我笨就笨咩,笨一辈子总比苦瓜脸一辈子好吧?我们快点去找天冥吧,现在最担心的还是他身上的伤┅┅”

 

  “嗯!”

 

  我和谷川一同从商店街开始往阿御家的方向前进,走了一段时间后,前面的转角处就是昨天发生阿御杀人的地方,这时谷川拉住我停下。

 

  “怎么了吗?”我问。

 

  “我们绕道吧,我今天起个大早本来想先去天冥家看看的,结果前面的路都被警察封锁了,而且要是有经过的路人,他们几乎每个都抓来问话呢。”谷川回答。

 

  “想不到你还真有心啊。”

 

  谷川耸肩微笑的道∶“因为我就是笨蛋啊,担心朋友的笨蛋!”

 

  为了预防万一之下,我们绕了一大圈到了阿御家,我先上前按了电铃,等了一段时间没人回应,用力敲了几下门也一样无回应┅┅阿御不可能没回家吧,他那种打死都不去医院的个性还会去哪?

 

  “我在想┅┅天冥该不会死在家里了吧?”谷川担忧的说。

 

  “没事别乱咒人好吗?”我没好气的说,不过说真的我也有点担心,阿御该不会┅┅“让开一下,秀树。”

 

  我回头看谷川时,他竟然一脚飞踢过来,我临时做出反应的往旁边跳开,“碰!”的一声,门被谷川给一脚踹开了。

 

  “你干什么啊!要是把门踹坏了怎么办?这是阿御家的,你不怕他扁你吗?”

 

  “现在担心的不是门吧?”谷川没好气的说。

 

  “呃┅┅说的也是┅┅”看来跟谷川相处久了也会被传染笨蛋病啊┅┅谷川先行进入阿御家门里,我原本想尾随着谷川进去,这时谷川突然往后倒让我吓了一跳,我再次的做出反应往旁边躲开,接着在一旁看着倒在地上的谷川,而他脸上还莫名奇妙的趴着一苹猫。

 

  “噗嗤┅┅阿御的猫呀,真有精神。”我窃笑的说。

 

  谷川先把脸上的猫推到一旁,坐起身子生气的说∶“笑什么啊?这苹猫狠狠的把我给吓了一大跳耶!”

 

  这时那苹有着鲜艳的虎斑毛色的猫,开始咬着谷川的裤管一直往后拉,该不会是要我们赶快进去吧?

 

  我和谷川同时往里面看了一眼,到处都是血迹┅┅墙上还有血手印,走廊和墙壁上的血看起来就好像是阿御扶着墙壁走一样。

 

  谷川抱起了猫和我赶紧跑了进去,我进去后还顺便把门锁上,以免前面不远的警察巡逻到这里时,而看见里头到处都是血的情景。

 

  我们两个跟着血迹沿路跑到了客厅,浓厚的菸味随之扑鼻而来,我们先看到客厅的桌上放着一些好像医院动手术在用的工具,在一旁血淋淋的铁盘里还有一颗子弹,阿御可能是边抽菸边处理自己的伤口吧。

 

  不过这样做能减轻自己的疼痛吗?转眼看去,阿御就倒在离桌子不远的角落中,旁边还放着他的爱刀和昨天阿御穿的白衬衫,不过衬衫已经被他自己身上的血染的鲜红,而且阿御身上的绷带看起来也很凌乱,毕竟一个人负伤还要做到这种程度实在是太勉强了。

 

  这时那苹虎斑猫跳离谷川的手中,靠近阿御舔了舔他的脸颊,还一直用自己的脑袋蹭着阿御的脸,不过他完全没有反应。

 

  “喵呜--咕噜噜┅┅”那苹虎斑猫见阿御没反应,也只能在一旁发出无助的叫声。

 

  “阿御┅┅”我靠近阿御将他扶坐起来,谷川抱起了猫也跪坐在一旁看着。

 

  我拨开阿御的头发,好看清楚他的脸┅┅阿御的脸色好苍白,双眼也紧闭着,但还好他还有呼吸,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天冥应该没事吧┅┅”谷川担心的问。

 

  “大概吧┅┅唔!”阿御突然间吻了过来,一旁的谷川因为太过惊讶的关系去盖住猫的脸┅┅拜托!那只是猫而已,又不是不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小孩!

 

  这时阿御把我扑倒在地,一脸贼样的笑道∶“在想什么?以为我死了?我可是还有力气在这里做一场喔。”

 

  看到阿御又想亲过来,我一时气愤之下用力的把阿御往旁边推过去,“碰!”的一声,阿御撞到桌角就倒了下去┅┅天啊!我该不会杀了他吧┅┅不过他活该!

 

  “痛死了┅┅对伤患做这种事太过分了吧┅┅”阿御吃痛的爬起来,接着才看到一旁的谷川,“嗯?原来谷川也在啊。”

 

  “呃┅┅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吧。”谷川继续盖住猫的脸说。

 

  “继续你个大头鬼啦!”我生气的叫着。

 

  重整一下心情后,“你家还有绷带吧?”我问着阿御。

 

  “有啊,干嘛?你想玩SM啊?”阿御故意回问。

 

  “玩你个大头啦!我想要帮你重新包扎!你看你自己绑的乱七八糟的,还有脸想到那边去!”我白了阿御一眼。

 

  “噗嗤!”我听到谷川的笑声转过去瞪他,他却故意在跟猫玩,好像都没听到一样┅┅真欠揍!

 

  这时阿御坐下之后又点了一根菸抽着,手还指着一旁放电玩光碟最下层的抽屉,我去打开抽屉一看,里头放了一堆医疗用品,还有一些手术台上才会看的到的工具┅┅他到底从哪弄来那么多奇怪的东西啊?

 

  “干嘛那么好心帮我包扎?还是你想趁机戳我一刀?”阿御挑眉的问。

 

  “好心被雷劈┅┅我只是良心不安而已。”我拿着一些绷带和纱布等等的靠近阿御。

 

  “昨天的事?那根本没什么,是你不应该冲出来的,你以为他打的到我?”阿御没好气的耸肩。

 

  ┅┅我默默的解开阿御自己乱绑的绷带没回答,而阿御也跟着沉默了下来没再多说什么,看见阿御左肩上的弹痕,血还浅浅的流着┅┅对于昨天的事,真的让我愧疚到不自觉哭了出来┅┅毕竟我是头一次遭遇到这种事,也万万没想到阿御他会保护我。

 

  “嗯?烟熏到你了吗?抱歉,我马上熄掉┅┅”阿御急忙的把香菸弄熄在菸灰钢里。

 

  “对不起┅┅”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可是眼泪还是不断的流出┅┅“那个┅┅我去厨房喂猫好了┅┅”谷川看到我哭,也识相的抱着猫离开现场。

 

  阿御听到我道歉后,嘴巴微开且睁大了眼看着我,好像很惊讶我会道歉一样。

 

  “你┅┅这只是小伤而已,根本就无须道歉啊┅┅”阿御安慰着我。

 

  “什么只是小伤而已!要是要偏一点的话就打中心脏了啊!要是你死了┅┅那我┅┅”我说到这也只能一直哭着,根本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这时阿御突然伸手抱住我,完全没有像刚才想整我一样的抱着,我的头也只能靠在他的肩膀上,“谢谢,你还是第一个那么关心我的人┅┅”阿御说着,也抱的更紧。

 

  “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我抽噎了几下。

 

  “不要道歉了,我才要对不起呢,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轻轻推开阿御,再一次用袖子擦了眼泪,“我帮你包扎┅┅”

 

  阿御看着我继续帮他包扎伤口,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从他的眼中,看来他好像很高兴┅┅他真的像谷川说的那样很在意我?有需要在意到为了我而牺牲自己去挡子弹的程度?

 

  “秀树,等等能帮我梳头发吗?”阿御问。

 

  “嗯┅┅好。”

 

  过了一段时间,我总算帮阿御包扎好了,也帮他把头发梳好,不过我故意把他的头发绑成长辫子,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干嘛绑成这样?平常那样就好了啊。”阿御抓着自己的发尾看着,一脸不满的说。

 

  “我觉得这样绑,说不定你会少作怪!”我笑道。

 

  “┅┅那可不一定吧。”阿御看了我一眼,并且把脸别过一旁┅┅干嘛啊?他该不会是在害羞吧?现在我终于了解“”字这种怪脸的心情了┅┅这时阿御站起身子,走到靠近走廊边,用力的把谷川拉了出来,“偷听很久了吧,去楼上我的房间帮我拿另外一件衬衫!”阿御说完后直接抢过谷川手中的猫,还顺便踹了他一脚。

 

  “我只是担心你会欺负秀树嘛!”谷川好像自己很无辜的说,接着不甘愿的走到楼上去。

 

  说的那么好听,我竟然完全没发现谷川在偷听┅┅啊!刚才我和阿御抱在一起的画面┅┅死谷川!我一定要痛扁你到失忆!

 

  这时阿御把猫抱过来问∶“名字,要取什么?”

 

  “你养的你自己决定就好了啊。”

 

  “猫丸子?”

 

  我倒┅┅亏阿御在班上成绩那么好,取个名字竟然取成这种鸟样子┅┅“哈哈哈!没人取这种怪名子的啦!”看到阿御用那种正经脸说出这样的名字,实在很难不让人爆笑。

 

  阿御皱了一下眉头再问∶“有那么好笑吗?不然就取喵喵丸?”

 

  “噗嗤!哈哈哈!我快笑死了!你只想的到这种的吗?”我抱着肚子继续笑着,真的快要笑到痛死了,名字都不离“丸”字,难道他的脑袋中塞满了一堆鱼丸还是贡丸啊?

 

  看我笑成这样,阿御又皱眉苦恼了一阵子,接着突然露出笑容说∶“决定了!就叫做小树吧!”

 

  “咦?等等!我没听错吧?为啥要叫做小树啊?!”

 

  “可以联想到你,我也可以好好欺负一下。”阿御脸上的笑容笑得更开。

 

  “当心我告你虐猫!”我白了阿御一眼。

 

  “骗你的啦,我一定会好好爱护它的。”阿御宠溺的搔了搔猫的下巴。

 

  “喵呜!咕噜噜--”阿御怀中的猫,看起来很高兴似的回应着。

 

  看到阿御这样,虽然他爱猫是很好,不过把名字取成┅┅实在让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接着,又不知道谷川从什么时候躲在一旁,“呐,你的衬衫,猫取成小树很好呢!”谷川一走进客厅,就故意说给我听。

 

  “你这该死的┅┅真爱偷听啊!”我瞪他。

 

  “可是这代表天冥他真的很--痛!”我为了不让谷川说完话,用力的朝他头上敲下去!

 

  阿御把猫放下,开始穿着谷川拿下来的另一件白衬衫,完全不理会正在互拉脸颊的我和谷川,等他穿好衣服后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搞不懂我们这样乱吵嘴,你是在无奈个什么鬼?

 

  “看来你心情好很快嘛,这样也不错。”阿御微笑着,接着拿起放在一旁,小树睡的小床里头的项圈坐了下来,开始帮它绑上项圈。

 

  “看吧,天冥他真的很--唔!”我用手肘用力地顶了谷川的腹部一下,好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这个欠揍的笨蛋说话总是没头没脑的!

 

  “好了,你们两个陪我去一个地方吧,顺便带小树出去透透气好了。”阿御说。

 

  “去哪?”我和谷川同时问。

 

  “唉┅┅男人婆班长的棉唆任务。”阿御无奈的回答。 

动漫关键词:下面被揉得又湿又痒

很赞哦! ()

推荐漫画